您好,请 登录注册
当前位置:雨枫轩> 原创长篇小说 > 社会|历史 > 历史军事小说 > 九州·刺客王朝·葵 > 正文 > 第06节
第06节



更新日期:2021-07-09 + 放大字体 | - 减小字体 本书总阅读量:

    六

    圣王八年四月二十五日夜,月上中天。

    安邑坊,露华大街。

    苏晋安站在巷子口,一袭褐色长衣,叼着烟斗,摇着白色的纸扇。易小冉站在他身旁,一身白色条纹棉布的衣裳,束腰是根佩玉的丝绦,头发梳得整整齐齐,脚下是那双新鞋,看起来和城里公卿世家的那些小公子差不多。

    几天前的夜里这里死了几十个人,此刻青石板地面上却连血迹都看不出来,反而人声鼎沸,火树银花,像是什么盛大的节日。这条大街两边都是伎馆,每一间都大门敞开,挂起了写有各自名号的红灯笼,小厮们在街面上洒水,女人们穿着纱衣锦裙,裸露着大片大片的玉质肌肤,有的靠在门边笑盈盈地说话,有的在伎馆里的楼上伸长了脖子眺望,更多的是些游手好闲的男人,抄着手,缩着脖子,嘻嘻哈哈地在路边寒暄,几乎每个人都满是期待的神情,几乎每个人手里都抱着各色鲜花。

    苏晋安看易小冉探头四顾,笑笑:“耐心点,一会儿有新鲜的看。”

    笛声忽的响起,吹笛人功力精深,吹得清澈婉约,仿佛飞鸟投林时的鸣叫。人们不约而同地把目光转向了笛声的方向,同时让开了道路。易小冉先是看见了一个白衣白冠的男子,吹着笛子,缓步而来,脚上一双白绢的方口鞋,没有半点尘埃。易小冉一辈子从没见过那么美的男人,纤细如葱的十指从大袖中露出半截,在笛子上飞动,目光低垂看着地面,眼中雾蒙蒙,眼角却有一丝刻骨的妩媚,像是有一滴嫣红色的泪水在那里凝结,随时会滴落下来。白衣男人的身后,是一个只到他肩头高的锦衣少女,为他举伞遮在头顶,面前也有一个锦衣少女,抱着一张素琴,作为先导,另有一个白衣少年走在他侧面,捧着一柄黑鞘长剑,背着一个和身子等高的大背篓。

    有人鼓掌叫好,带着所有人一齐欢呼,人们把手里的花枝投向白衣小童身后的背篓,很快就积了一整篓,甚至堆出了尖儿来,有些花枝被从人群后面投出来,打在伞上,花朵粉碎,偏偏红色粉色的花瓣从伞缘四散飘落,仿佛一场细雪,衬着那个白衣白冠的男人像是神仙。

    男人黛色的睫毛微微一挑,眼神向着易小冉这边飞来,半是明媚半是婉约,易小冉一时间觉得呼吸接不上来,男人就缓缓地过去了。

    “天女葵,她的花名。她是这帝都里数一数二的琴伎,也是酥合斋的头牌,和你我一样,是八松出来的。”苏晋安说,“今天是花魁游街的日子,她就是今夏的花魁,客人们公认的最美的女人。”

    “妓女!”易小冉醒悟过来。为了掩饰刚才的失态,他的口气冷冷的。

    苏晋安轻声笑笑:“是啊,是妓女,却是最红的妓女,有些达官贵人求见她一面尚不可得。酥合斋花了大价钱买了她去挂头牌,过节时候游花街,每每把别的妓院都比了下去。她在帝都公卿眼里,可比我们这样的人值钱。这几年帝都贵族们流行玩晋北女人,温顺又妖媚,兼了宛州女人和南蛮女人的长处,把男人的心、钱袋和身子都一起掏空,可他们心甘情愿。”

    “那些人也配称公卿?”易小冉满是鄙夷。

    “我知道你这样世家出身的孩子听到这些都觉得是脏的,不过从今天开始你要学习妓院里的事。”

    易小冉一愣:“为什么?”

    “因为你很快就是侍奉天女葵的小厮了,你当然得懂。”

    “我?侍奉妓女?”易小冉一挑眉,怒得脸血红,“凭什么要我侍奉那种脏……”

    苏晋安盯着他的眼睛,竖起一根手指,阻止他继续说下去:“这是你的任务。天女葵的真实身份,是缇卫七所的暗探,我们花了很大的价钱才说动她,但是值得,她给我们送来的情报帮我们抓到了三个天罗本堂的杀手。表面上酥合斋是个达官贵人出没的妓院,事实上所谓的‘义党’和天罗刺客也在其中出没,很多暗地里的事情是我们这些缇卫监视不到的,那些贵人又保着酥合斋,我们轻易没法搜查。”

    易小冉一震,瞪大眼睛:“白发鬼会在里面?”

    “白发鬼未必,不过在天罗中地位更高的人也会在那里出没。如果他们发现你,以你的优秀,一定会被赏识。你又出身名门,为了勤王而来帝都,他们会信任你,给你钱,让你加入他们,为他们杀人。”

    “那样我就能打入天罗内部?”

    “是,那样你就会有机会找到白发鬼,你甚至能帮助我们消灭天罗在帝都的整队杀手,切掉这个毒瘤。”

    “那是……很大的功勋吧?”

    “是很大的功勋,足够你光耀门楣,不……不只,那样的功勋足够让八松易家成为名震东陆的大世家!”

    易小冉愣了一会儿,用力点头。

    “今后我不会轻易联络你,天罗狡猾就像蛇,一旦我们被发现接触,他们立刻会缩回洞里,你也会有危险。不过记着,我始终在距离你并不远的地方,你有危险的时候,我一定会出现。”苏晋安在易小冉的肩膀上拍了拍,“去吧,天女葵在等你。”

    易小冉一愣,觉得手里多了一件东西,他低头看时,发现是一块白木牌,上面用飘逸的书法写着一个字——“剑”。

    易小冉的目光越过众人的头顶,看着渐行渐远的苏晋安,那个背着手的影子离开人群渐渐没入灯火照不到的黑暗里,在这个春风暖软的夜晚,透着一丝萧索寂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