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请 登录注册
当前位置:雨枫轩> 原创长篇小说 > 社会|历史 > 历史军事小说 > 少年的你,如此美丽 > 正文 > 第二十六章
第二十六章



更新日期:2021-07-17 + 放大字体 | - 减小字体 本书总阅读量:

    最后一场考试结束,考生们如释重负,走在校园里就开始约时间去唱K郊游打台球。

    陈念快走到大门口时,突然看见街对面那穿着白衬衫的高高瘦瘦的男孩。

    她飞快冲下去,慌慌张张拨开相聚的家长学生,晃过拥挤的车流人群跑去对面,拉住他的衣袖扯了扯。

    少年回头,并不是他。

    陌生的少年看一眼她的身后,陈念松开手,回头,

    郑易和警车,还有更多的几位便衣。

    她过去坐进车里,从一个牢笼走进另一个。

    “他是谁?”老杨问。

    “认错了。”她变了面孔,冷而静。

    “你原本认识的是谁?”

    “班上,一个同学。”

    “像北野吗?”

    “所有人都相似。”她脸色冷白。窗外,身着校服的人密密麻麻分不清楚。

    “不是。”

    “你是否喜欢陈念?”

    “不喜欢。”

    “你跟我们谈条件为她争取考试时间,你怎么解释这种行为?”

    “无聊,想做就做了。”

    “无聊,想做就做?”

    “我天生就是这样的人,活着不追求什么意义,也就没有束缚。想做什么做什么,强.奸,杀人,都是因为这样,没有原因,就是突然想这么做。”

    “突然为她好,也是想做就做了。”

    “啊。”

    “魏莱是你杀的?”

    “是。”

    “为什么杀她?”

    这问题问了无数遍,杀人动机杀人动机,北野看他们一眼,眼含冷笑,一字一句,说:“因。为。她。看。见。我。的。脸。了。”

    “你知道陈念受欺.凌的事吗?”

    “不知道。”

    “你杀魏莱不是为了给陈念报仇。”

    “不是。”

    “你的确是雨衣人?”

    “是。”

    “新发现的那具尸体,死者叫什么?”

    “赖子。”

    “全名。”

    “赖青。”

    “他和你是什么关系?”

    “朋友。”

    “为什么你知道他的尸体所在地?”

    “因为我杀的他。”

    “为什么杀他?”

    “他发现了我的身份。”

    “什么身份?”

    “他发现我是雨衣人。”

    “所以你杀了他。”

    “不然留着告密么?”北野冷笑。

    “他和你一起长大?”

    “是。”

    “你仍然决定杀了他,为什么?”

    “只有死人的嘴不会透露秘密。”少年说。

    天衣无缝,严丝合密。

    老杨等一行人出了审讯室商量对策。

    两个少年,隔着一堵墙,冷静而沉默地坐着;他们甚至不知道离对方咫尺之近。

    两个少年,一个个滴水不漏,毫无破绽,如果不是心理素质过硬,那就只剩说的是真话。

    但人往往有一种直觉,尤其是刑警。说不清的怪异笼罩在郑易的心头。

    然而也有人偏向于相信现在所得就是事实,小姚说:“他知道我们都不知道的没有报警的受害者;他甚至为了隐瞒罪行而杀了他的朋友。”

    “如果呢?”郑易盯着两面玻璃后各自独坐的少年,突然用力指了一下北野,问,“如果,他为了证明他是雨衣人而杀人呢?”

    这种思维太耸人听闻。

    “你说什么?!”

    “如果,那件衬衫没有完全销毁,是为了证明他是杀人犯;那件雨衣没有销毁完全,是为了证明他是雨衣人。”

    “他不是雨衣人,所以想方设法证明他自己是?”老杨一脸听了天书的荒谬,质问,“为什么?”

    “隐瞒杀害魏莱的动机。”郑易语速飞快,“因为如果他不是雨衣人,就没有对魏莱的杀人动机。不是雨衣人,他就无法隐瞒对魏莱真正的杀人动机:陈念。

    因为陈念,他想保护她!”

    郑易低喊:“这根本就不是一起连环案!”

    老杨驳斥:“这只是你的猜想,虽然有那段视频,可没有确凿的证据能证明你所谓真正的杀人动机。更何况,他为什么要隐瞒杀害魏莱的动机?因为陈念?!保不保护谁有什么关系,反正是他杀的。都已经杀了人,还在乎动机?”

    郑易被问倒,额冒冷汗,眉凝成川,脑子里千万种念头糅杂在一起,突然,他猛地扭头看着玻璃另一面的陈念,背脊发凉,道:“除非……”

    “除非什么?”

    “除非陈念是共犯!”郑易脸色惨白,语速更快,“扒去魏莱的衣服,不是害怕多少个月后被发现时暴露季节。而是因为她的衣服上留了关键的证据,比如另一名共犯的血手印!”

    脱口而出的一刻,郑易脑子一懵,突然间无名地后悔起来。

    老杨等人瞠目结舌。

    小姚急声反驳:“郑易,你的猜想违背了目前的证据链!你要讲证据,而不是感觉用事,你这种做法不公平!”

    天黑了,灯亮了,案子要结了。

    走廊上的挂钟滴答敲打,郑易眼神空了,脑海里飞速闪回,陈念北野,每一声回答,每一个表情。

    玻璃窗的那一头,北野很平静,陈念也很平静,

    为什么?

    “为什么杀魏莱?”

    “因为她看到了我的脸。”

    “你恨魏莱吗?”

    “不知道。”

    “放学了我去接你?”

    “不用。没事了。”

    “你是个敏感的人吗?”

    “不。他和我不小心撞到了。”

    “不怕陈念拒绝吗?”

    “我听见她说票很难买。”

    “陈念说,有人保护她。”

    “我见过这女的,小北说欠她钱,很多钱。”

    这一切究竟是无稽虚幻还是致命线索,只有一个证明方法。郑易突然拔脚,冲向第一间审讯室。

    陈念正在签字,准备要离开了。郑易冲进去,掀开纸张圆珠笔,捉住她的手,拎小鸡一样把她从座位上提起来,一路扯,

    他猛地踹开第二间审讯室的门,把陈念推进去;陈念摔在墙壁上,头发散乱;与此同时,北野豁然抬头,

    四目相对,怔然结舌,

    郑易瞬间把陈念拖出去,唰地关上审讯间的门,一切阻隔,

    只有一眼,但足够了,

    因为,

    爱,是藏不住的;闭上嘴巴,眼睛也会说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