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请 登录注册
当前位置:雨枫轩> 原创长篇小说 > 社会|历史 > 历史军事小说 > 少年的你,如此美丽 > 正文 > 第二十一章
第二十一章



更新日期:2021-07-15 + 放大字体 | - 减小字体 本书总阅读量:

    “陈念?”

    “嗯?”女孩似乎心不在焉,总望着窗外的阳光,需要郑易他们的提醒,她才会回过神来,用那双湛黑的眼睛看他们。

    纯净的眼神让人相信她说的话是真实。

    “你恨魏莱吗?”

    “还好。”她说。

    “什么叫还好?”

    “你们不提,我就,不会想,起这个人。”

    这回答叫人张口难言,郑易一时不知道下句接什么。

    陈念说完,又望窗外了。现在十二点半,正是夏天阳光最烈的时候,空气被晒裂成细小的碎晶。

    老杨问:“那现在呢,现在提起她了,你恨她吗?”

    陈念仿佛再次被打扰,回过头来,说:“还好。”

    “怎么又是还好?”

    “我已经记,记不太清她长,长什么样了。”她的口吃似乎变严重了。

    老杨也被堵了。

    安静时,她忽又说:“听说,死了的人,她的脸会在,活人的记,忆里,模糊掉。但没死的人他,他的脸一直清,晰,即使很多年不,见面。”

    郑易若有所思,但其他人对这句话并不感兴趣。

    老杨出其不意,问:“魏莱失踪那天,你在哪儿?”

    陈念慢慢抬起眼皮,问:“哪一天?”

    常用的小诡计没有生效,老杨只得说:“就是你被她欺.凌后的第二天。”

    “上学。”陈念说。

    “为什么不请假?”

    “要复习,时间很,重要。”

    匪夷所思,却又无言以对。

    “你一整天都在学校?”

    “是啊。”北野说,“他妈的有什么好?”

    他这么一说,大康反倒扭转立场,过来给他打气:“走就走吧,好好闯。到时发达了可别忘记我。”

    “嗯。”北野说,“如果走了。”

    他像一棵树,想飞却生了根。

    “对了。”大康想起正事儿,“老师给你打电话没?领结业证。”

    “打了。”北野踹他屁股一脚,让他给他腾地儿,他也倒在床上,手臂枕着脑袋,说,“那破证书有什么好领的?”

    “别拿职专不当回事。好歹能证明你学过一项技术。现在大学生都不如技工呢。”

    “切。”北野说,“这话也就糊弄你。”

    “真的,我都找着工作了,等几年攒够钱了就自己单干。我不像你,你大伯和姑妈都有钱,嘴上说不认你,背地里又舍不得。”

    北野没反应,大康也懊恼自己嘴快,赶紧换话题,道:“诶,你听说那个雨衣人了没,好像是我们的同龄人。”

    北野扭头看他:“怎么突然说这个?”

    “昨天我和几个老油条去领结业证,有几个奇怪的男人坐在老师办公室上下打量我们。那眼神和气势,估计是警察。”他冷哼一声,“班主任够阴险,把我们几个不务正业的一起叫去,真把我们当嫌疑人了。我.操。”

    北野无话。风扇吹得他的额发掉进眼睛里,他甩了甩。

    大康又道:“诶,你的结业证记得去拿啊。”

    “知道。”

    ……

    陈念放学后做值日时,又看见了郑易,立在教室门口,却是来找徐渺的。

    徐渺经过陈念身边,把手里的扫帚递给她,说了句:“本就该你扫的,我得走了。”

    陈念立在原地没动。

    教学楼里没人了,郑易远去的声音不大,但她听得清清楚楚。

    “……你和魏莱的关系冷处理了,她也明白。我查过她的通话记录,那时,魏莱有一个多星期没和你联系,为什么偏偏失踪那天给你打了电话?”

    “我不是和你说过了吗?”徐渺声音很小。

    郑易说:“我不是怀疑你,我只是认为,你隐瞒了一些关键的事情。”

    徐渺隐瞒的,是魏莱当时在电话里说了地点,后山;和相约的人,陈念。

    陈念一点儿都不怀疑郑易的能力,第一次看见他的眼睛,她就知道这个年轻的警察不一般。

    她去走廊上望,校园里空荡荡的,郑易和徐渺一高一矮,边走边说话,在花坛边停了一会儿,随后徐渺出校门上了自家的车。郑易也走了。

    陈念立在空荡高耸的教学楼上,感到一股阴森的危险,有股力量在她身后推她。

    她猛地回头,教室门大开,一室的桌椅,空无一人。

    陈念再次看校外,街对面的冷饮店里有一个白色的身影。

    陈念跑回教室,想着徐渺刚才说的话,手脚有些哆嗦。她把扫帚扔在一旁,背上书包跑下楼,冲出学校。根本不管北野了。

    她走得很快,走平时不走的各条远路,七弯八绕,像摆脱什么。一直走到那熟悉的荒地上,看到夕阳像那个她看过无数次的大蛋黄。

    身后脚步声追上来,她立刻跑起来,跑得飞快。可还是敌不过他。

    北野冲上来拉住她的手腕,皱着眉:“你往哪儿跑呢?”

    她推他,推不开;他拖着她往回走,往她的家走,可她只想去另一个方向,他家的方向。

    “你今天怎么了?”他眉心成了疙瘩。

    “我想回家。”她冲他喊,要挣脱他的手,挣不开。

    北野往身后看,举目之处都没有人,他这才看她,说:“你家在那个方向。”

    “我想回家。”她又说了一遍,更大声。

    北野沉默了,看着有些失控的她,声音轻了下去,竟微微笑了,说:“你该明白我的意思啊?”

    我明白,北野,我明白。可是……

    “瞒不住的。”陈念也微微笑了,轻声说,“我杀了魏莱,瞒不住的。”

    话未落,北野握住她的后脑勺,把她紧紧摁进怀里。

    “别乱说话。”他用力贴住她的鬓角,“你听着,我找到她的时候,她还没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