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请 登录注册
当前位置:雨枫轩> 原创长篇小说 > 社会|历史 > 历史军事小说 > 少年的你,如此美丽 > 正文 > 第十七章
第十七章



更新日期:2021-07-13 + 放大字体 | - 减小字体 本书总阅读量:

    那天的自习课上,班主任中途进来,敲敲桌子,让同学们把手头上的复习作业都放下来,然后花了半节课给大家讲上下学的安全知识和自我防卫意识。

    “尤其是女生,”他说,“尽量结伴,不要去人少的地方,也别逛公园爬山。晚上就不要再外边乱跑了啊。”

    有人问:“出什么事了?”

    班主任说:“没事,快高考了,各方面都注意点。”说着又讲了些注意饮食和避暑之类的话。

    但少年们察言观色,何其敏感。老师一走,班里就炸开了锅。

    “出事了,肯定出事了。”

    “注意到老师的语气没?‘尤其是女生’,我说啊,就是那方面的。”

    “哪方面啊?”

    “哪方面你不知道啊。我上次就说了雨衣采花大盗,你们偏不信。”

    “哦——”恍然大悟状。

    陈念不关心,放了一颗话梅在嘴里。

    前边的曾好扭头过来,趴在小米桌上,朝陈念勾勾手。

    陈念凑过去,小米也过去,三颗脑袋挤成一团。

    “诶,老师说的那个人,很可能是魏莱。”

    陈念和小米诧异极了。

    曾好:“真的。骗人的掉准考证。”

    陈念嘴里的话梅化开,又酸又咸,问:“她……怎么了?”

    曾好迟疑,仿佛为接下来的话感到难为情,但还是说出了那个词:“先奸.后杀。”

    陈念:“……”

    小米:“真的假的,你三姑六婆乱说的吧?”

    “真的!”曾好说,“一星期前,雨季最后一场暴雨,三水桥垮掉了。”

    这大家都知道,三水桥位置偏僻,还是铁轨桥,也无人员伤亡,不是好谈资。高三末期的学生们谁会在意。

    “工人水下作业时,捞到一只鞋子。一开始以为是垃圾,就带上岸准备扔去垃圾堆。可后来发现……”

    小米插嘴:“魏莱的?”

    “对啊,魏莱失踪后,到处都是寻人启事,她失踪那天穿的衣服鞋子都贴在网上呢。”

    “然后呢?”

    “当然报警了。警察在附近找,后来在三水桥上游一千米左右,江边的淤泥里边找到了女孩尸体。”

    小米问:“她被埋在里边?”

    “嗯,警察捞起来时,浑身赤.裸,什么都没穿。”

    “那也不一定是你说的——那样啊。”

    “你不知道吧。”曾好说,“曦城已经好几个女孩被,那个。但犯人没被抓到。”

    谁都知道那个是哪个。

    陈念想起她去过三水桥,又想起郑易曾提醒她上下学注意安全。她说:“可那也不能证明,死的人就是魏莱。”

    “那你说魏莱失踪去哪儿了?我觉得就是她。肯定是她。”曾好很努力地说。

    如果魏莱出事了,还是那样一种方式,她死前一定很痛苦。

    陈念吸着渐渐变甜的话梅,心里浮起一阵激越而恐怖的快意。

    他淡淡一笑:“你以为我骗你么?”

    “也不是。”陈念说。

    “睡吧。”北野又一次说。

    陈念闭上眼睛,北野也闭上了眼睛。

    午睡起来,北野送陈念去上学。

    出了废旧的厂区,走在杂草丛生的大地上,后方传来少年的呼喊:“北野!”

    是他的朋友,大康,赖子,和他一样青涩高瘦的少年,和他一样坏坏的少年。

    陈念瞬间躲去北野身后,揪紧他的衬衫。她在发抖,他感觉到了。那件事后,她恐惧所有坏的少年,除了他。

    “北哥——”

    “小北——”

    他们跑来,“一起去滑U形板啊。”

    “你们先去,我一会儿去找你们。”

    风吹草动,少年北野的身后闪过女孩乌黑的发丝和白色的裙角。

    “你最近怎么回事?在忙些什么?”大康探头往他身后看,北野迅速往右走一步,挡住他的视线。

    大康只撞见北野警告的眼神,如同御敌。

    大康愣了愣,意外极了。这是他从小一起长大的弟兄。这是头一次。

    兄弟间对视着,或者说,对峙着。

    赖子见状,拉拉大康的胳膊,小声打圆场:“我们先去玩吧,有事过会儿再说。”

    大康看着北野脚底下两道影子,一高一低,紧紧贴着;他很不爽,想说点儿狠话表达这些天的不满,但最终只说了句:“居然也是个重色轻友的家伙。”

    拂袖而去,赖子去拉,大康甩开:“你也滚!”

    赖子看看北野,想说什么,见着他那眼神,咽了下去,说:“过会儿给你打电话。”

    也跑了。

    北野手伸到背后,握住陈念的手,她手心全是汗,捏得紧紧的,他废了好大力才把她松开。

    陈念脸色煞白,低着头。

    “那个人……是你朋友?”

    “不是了。”

    北野牵起她的手,慢慢握紧。她也缓缓握紧,年轻的稚嫩的两股力量交缠捆绑在一起。

    从齐腰高的草丛间走过。有些事,不提。

    那根红色的毛线绳子还系在他右手腕,无意义的小东西,因为恋,变成心头好。

    少年的手牵得紧。

    直到最后,不得不松开。

    到了公路上,不再并肩同行。

    过马路时,陈念站在路边,北野在离她五六米的大树下。背后有人拍陈念的肩膀,她回头,是郑易。

    她愣了愣,本能地想看一眼北野的方向,但没有。

    “郑警官……”

    “陈念,”郑易微笑,“今天中午怎么在外边跑?”他曾经接送过她,知道她中午待在学校不回家。

    陈念说:“我……有时候回去午休。”

    “嗯,趴在桌上睡不舒服。”绿灯亮了,他抬抬下巴,“往前走吧。”

    陈念跟着他走,隐约惴惴不安。

    下午两点的太阳照在马路上,热气蒸人。

    她斟酌半刻,问:“你……怎么……在这边?”

    “哦,来找你的。没想还没到学校,在这儿遇见你了。”

    “找我干什么?”

    有车右转弯,他拉了一下她的胳膊,女孩皮肤微凉,很快缩开。

    他察觉到一股距离感,理解为他们很久不见,且她学习压力大;他说:“快高考了,看你最近过得好不好。”

    “还是……老样子。”

    “嗯。平常心就好。”随意聊了一会儿,郑易又说,“以后放学早点儿回家,下学了别往偏僻人少的地方走。”

    到正题上了。陈念说:“老师……说过了。”

    “嗯,那就好。”郑易点点头,想了很久,最后,不明意味地说,“和同龄的男生保持距离,别轻易相信他们。别单独和男同学一起回家。如果遇到什么事,要冷静,不要激怒对方。”

    陈念心一紧,像突然丢进沸水里的温度计。做鬼心虚,难道他知道北野这个人?可转念一想又觉得不对,这话意思,应该是有嫌疑范围了。

    陈念抬起头,想问个究竟,却又意识到公事无法挑明,郑易不会回答,就作罢了。

    到学校门口,郑易说:“你等一下。”他去街对面的小卖部买了个冰淇淋甜筒给她。

    陈念接过,寒气降在手背上。

    郑易笑了,说:“加油,好好学习。我这段时间很忙,所以没什么时间来看你。高考完了,我请你吃饭。”

    陈念说:“好。”

    郑易走了,陈念看过去,看到了北野。

    他站在梧桐树下的斑驳光影里,太阳光变成一道道白色的光束,在少年单薄的身体上打出一个个的洞。

    陈念捧着冰淇淋立在校门口的台阶上,她不能过去,他也不能过来。

    只一眼,他转身走了,就像从没来过。一串破碎的阳光在他身上流淌。

    陈念回到学校。

    临近上课,教室里几乎沸腾。不知哪儿来的消息,河里发现的那个女生身份确定了。

    正是魏莱。

    曾好眼睛亮得像灯泡,对陈念说:“她下去陪小蝶了。——哦,不,小蝶上天堂了,可魏莱去了地狱。”

    没人会害怕一个死人,恨与怨都不用再隐瞒。

    整个下午,小米都在叹气,陈念:“你今天怎么了?”

    小米说:“我有些难受。”

    “魏莱的事?”

    “嗯。”小米说,“虽然她很讨厌,可又觉得很可怜。比起死掉,还是希望她活着。”

    陈念则不知道,她不知道魏莱是死了好还是活了好。

    在小米面前,她很羞惭,也无力。她们是最好的朋友,可终有些事把她们隔开,而她不知从何讲起。

    “我不懂这个世界。”小米说。当初胡小蝶跳楼时,惶惑的她也说过这句话。

    小米精神不好,去洗脸了;陈念回到教室,徐渺过来坐在她前边胡小蝶的座位上:“魏莱失踪那天给我打过电话。”

    陈念面色不动。

    徐渺叹了口气:“她给我说了你的事,还说约了你去后山见面。让我去‘欣赏’你的狼狈样子,说就在后山,而且是体育课,我去了也不会被爸妈发现。”

    陈念还是看着她,表情冰封。

    “我不想再像她那样,就拒绝了。以前觉得欺负人很拽很威风,现在想想很无聊。”

    陈念说:“好在,你没去。”

    徐渺以为她尴尬,自己也有些尴尬,说:“我现在天天被爸妈教育,以前的德行别提了。不过陈念,那天魏莱没把你怎么样吧?”

    在她眼里,陈念这种弱小的被欺负对象,根本不可能是嫌疑人。

    陈念想起那天魏莱拿着视频嚣张跋扈的样子,侮辱她,威胁她,恐吓她,保证她遭受的厄运将继续;陈念摇摇头:“没。”

    “哦。”徐渺凑过来,小声,“别和任何人说你和她私下见过面,不然天天接受盘问,你别想学习了。”

    陈念点了下头。

    不到半天时间,各种消息像长了翅膀的鸽子,飞遍校园。陈念下楼上体育课时,听见低年级的学生讨论得神乎其神:

    “诶,你看过美剧《犯罪心理》没?”

    “没啊,好看吗?”

    “超好看,你去网上找。我跟你说,像魏莱,她就是那个连环强.奸犯的失控点和爆发点,雨衣人的犯罪已经升级了,以后他再对女孩下手,都会把她们杀掉。”

    “啊?真的假的?”

    “真的。电视里这么说的。他从强.奸里获得的快感无法满足他,杀过一次人,就像打开了潘多拉的盒子,他得继续从杀人里获取快感。”

    “好恐怖哦。——不过你好厉害,以后去当专家。”

    “那当然,这是我的志向。”

    很多学生都在议论。

    他们对被害者怀着可怜,人多时这种感情尤其强烈,从众地写在脸上和嘴上。

    有人号召点蜡烛为魏莱祈福,但临时“组委会”在蜡烛型号,摆放造型,谁来拍照,谁出镜,由谁发布在微博上等事宜起了不小的争执,好在最后达成一致。

    但还没到晚上,就有人在教室里点蜡烛玩,更多的少年加入,又打又闹,又笑又跳,疯成一团,差点引起安全隐患,结果被教导主任训斥一番,说好的祈福行动也就没影儿了。

    有时候,陈念觉得,

    学校是一座奇异的植物园,每个少年都像一株花儿,一根草,或一棵灌木。

    有的少年美丽,有的少年丑陋;有的少年在有一些时候美丽,在有一些时候丑陋;

    他们像葛藤和松木争夺阳光雨水,你死我活;他们像石蕊松萝,互利共赢;更多的时候他们像乔木与灌木,各自找到合适自己的位置,分享自然,互不干扰。

    而连学校都活不过的人,以后如何活得过社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