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请 登录注册
当前位置:雨枫轩> 原创长篇小说 > 玄幻|武侠 > 传统武侠小说 > 幽灵门 > 正文 > 第二十章 忠魂侠骨
第二十章 忠魂侠骨



更新日期:2021-07-12 + 放大字体 | - 减小字体 本书总阅读量:

王文青向程英说他们必须逃出这“仙水涧”,程英问道:“我们逃得了吗?”

是的,他们逃得了吗?

王文青沉声道:“就是逃不了,我们也要试试!”

程英道:“门主一派之尊,岂可言而无信,看业这似乎不妥。”

王文青被程英这一句话说得怔立当场,不错,他是一门之主,岂可失信于人,此事如传出江湖,岂不贻笑武林?

他不由望了程英一眼,道:“这怎么办?”

“我……我怎么知道?”

王文青咬了一咬钢牙,道:“为了眼前事,我不得不失信一次,等灭了‘幽灵门’之后,再回来跟她说明也不迟!”

“如何逃法?”

“自然是乘她们不注意的时候逃!”

程英颔一颔首,他了解王文青的心情,如非为了门中职务与大任,他也不会失信于人。

当下程英问道:“假如她们要跟我们结婚呢?”

“同意。”

“可是你已答应人家!”

“我迫于当时情势,不能不答应!”

程英叹了一口气,道:“只怕这要闹出不可收拾的后果……”

程英话猝未落,一阵步履之声,破空传来,抬眼瞧去,但吕燕领着“死亡魔姬”走了进来。

吕燕向王文青微微一笑,道:“王少侠,你阿姨已没有事了,你们谈谈吧。”

“我姐姐呢?”

“被我姐姐领去解‘移神大法’,相信即刻就恢复过来,我姐姐请你们放心,不知你们还有什么事要我们做吗?”

一片真情溢于言里。

王文青笑了笑,道:“没有什么事了,请向令姐代致王文青的最深谢意。”

“不用客气,那么我走了。”

“姑娘请便。”

吕燕淡淡含笑,移步走了出去,王文青茫然地望着吕燕的背影,下意识地叹了一口气。

“死亡魔姬”道:“她们真是一对好姑娘!”

王文青一愕,脱口道:“好?”

“我认为她们很好,尤其她姐姐!”

程英叫道:“什么,她姐姐?那一脸寒霜之容……”

“你错了,她才是一个心地最好的女人,脸孔的冰冷,内心却充满了热情,这是不可否认的事实。”

“我看不会吧?”

“信不信由你……文青,这位阁下是你阁下的程总管吧?”

“正是,阿姨,我都忘了给你们介绍。”

“死亡魔姬”笑了笑,道:“没有关系,等素珠解去了‘移神大法’之后,我们就可以走了。”

程英苦笑,道:“走?只怕永远走不了啦!”

“为什么?”

“她们不让我们走!”

“哦?文青,有这等事?”

王文青颔一颔首,把经过告诉了“死亡魔姬”一遍,“死亡魔姬”闻言之后,也不由为之色变!

她悚然道:“那么,是你答应她们不走了?”

“是的。”

“也答应跟她们结婚?”

“是的!”

“死亡魔姬”道:“答应结婚倒没有什么关系,只是不离开这里就不行了,‘神剑门’不能无主,再说万一发生了事情,如何是好?”

“不错,所以,我们必须逃!”

“逃?”

“对了,除了逃之外,别无良策!”

“死亡魔姬”皱了一皱头,道:“看来也只如此了……不过倒有一个变通办法更好……”

“什么办法?”

“你们不妨跟她们先成了婚……”

程英叫道:“这怎么成?我已经有了爱人!”

“想不到程总管是这么专情之人,不过,你那女朋友知道人家救了你性命,也就会原谅了!”

王文青问道:“成了婚之后,怎么样?”

“你们才逃走,不管逃得了逃不了,由我来收拾局面。”

“你怎么收拾法?”

“我袖里自有乾坤,放心,误不了事的!”

不久,又是一阵步履传来,但见吕凤领着“玫瑰血神”,走了进来,她的脸上,依旧一无表情。

“玫瑰血神”一脸疑惑之色,凝视着王文青等人,茫然站立,王文青也略感一怔。

吕凤道:“你的‘移神大法’已被我解去!”

“多谢姑娘!”

“玫瑰血神”楞楞望着王文青,问道:“王弟弟,这是怎么回事?我……好像做了什么事似的!”

王文青道:“你做下了可怕的事,还不见过你娘!”

“我母亲?……”她骇然地注视着“死亡魔姬”。

“死亡魔姬”叹了一口气,道:“你把一切事情经过告诉她吧!”

王文青颔一颔首,将一切事情经过,告诉了“玫瑰血神”一遍,“玫瑰血神”闻言之后,突掩面痛哭,道:“天啊!我真的做了这些可怕的事?”

“不错?”

“我……”她突抱头痛哭,夺门而去。

王文青吃了一惊,一个掠身,追了出去,喝道:“姐姐,你怎么了?”

“让路……我不要活了……”

她疯狂地奔去,王文青一个箭步,再度截住了去路,喝道:“姐姐,你疯了?”

“我做下了这可怕的事……我……不要活了!”

她在极度伤心之下,疯狂而丧失了理智,呼的一掌,向王文青当胸击了过去。

王文青大喝道:“姐姐……”

他抖然一扬右手,封出了一掌,向“玫瑰血神”击来的掌力,击了过去。

砰然巨响,“玫瑰血神”退了七八步!

王文青再度厉声喝道:“姐姐,你疯了不成?”

“玫瑰血神”严严地望着王文青,说道:“弟弟,我不想活了……”

“傻子,这事情由‘幽灵老人’一手造成,并不是你的过错,这一点小事你便要寻死,对得起你母亲吗?”

“可是我……”

“别傻想了,快去见你母亲吧。”

“玫瑰血神”还是怔怔站在那里。

“死亡魔姬”这时已走了出来,她脸颊滚泪,道:“素珠!”

“娘!”

“玫瑰血神”痛叫一声,突然投在了“死亡魔姬”的怀中,放声痛哭起来,自然,这一幕是感人的。

久久,“死亡魔姬”才把她推开来,叹了一口气,道:“好了,一切事情都过去了。”

“娘,我太对不起你……”

“这不怪你!”

王文青笑了笑,道:“进去谢吕姑娘及程少侠!”

“玫瑰血神”颔一下首,当下向房内走去,“玫瑰血神”向吕凤说道:“吕姑娘,多谢你相救之恩!”

“不必了!”

“姐姐,见过程少侠——他是本门总管。”

“玫瑰血神”的目光落在程英的脸上时,不由一怔,一时竟楞楞地注视着程英!

所有之人均为之一愕。

王文青突发现了什么:内心不由打了一个冷战,道:“姐姐,你怎么了?”

“玫瑰血神”如梦初醒,忙施礼道:“程少侠,叶素珠有礼了!”

程英忙含笑道:“叶姑娘不必多礼!”

这时,吕风向王文青等人说道:“你们谈谈吧,我走了。”

“死亡魔姬”笑了笑,道:“吕姑娘,我们得于不死,全仗你救命之恩,我们也不言谢了,反正程少侠以后会疼你……”

吕凤被说得冷若寒霜的粉腮,现出了红霞。

“玫瑰血神”突说道:“娘,你说什么?”

“我说这位吕姑娘就要与程少侠结婚了。”

“这……是真的!”——她的声音在战栗着,好像她的内心被重重地击了一下。

任何人都可以听出来,“玫瑰血神”的话声,那是失望而带着黯然的色彩与心声。

“死亡魔姬”内心也不由为之一跳,她是女人,自然知道她女儿这句话的含意!

她的内心,亦打了一个抖颤,道:“当然是真的!”

吕凤自然也看清“玫瑰血神”的表情与心声!

王文青望着“玫瑰血神”怔怔而出神,也不由为之黯然了。

“死亡魔姬”向吕风道:“吕姑娘,有一件事我想问你!”

“请说!”

“不知这结婚要什么仪式?”

“这……”吕凤羞于启齿。

“死亡魔姬”道:“不必害羞,反正都是自己人,什么仪式你说好了。”

“我不知道,简单就行了。”

“那么,今天就成婚好了!”

程英叫道:“老前辈……哦!对了!我与王门主是结拜兄弟,应该叫你阿姨,阿姨,事情非这么快么?”

“死亡魔姬”笑道:“你们迟早总是要结婚,不如早了结了这件事!”

她转脸向吕凤道:“吕姑娘,你的意思如何?”

“我……不知道……只要他们有诚心,什么时候都可以!”她羞答答地低下了螓首。

“死亡魔姬”笑了笑,道:“那么,今晚你们俩对就结婚吧”

当天晚上,在简单而又隆得的仪式下,王文青与这一对姐妹花成婚了,而双双被送入广洞房。

夜静了!

王文青与吕燕行入洞房之后,两人竟不知如何启齿,久久,吕燕向王文青说道:“王相公,莫非你没有诚心与我结合?”

王文青笑了笑,道:“姑娘不必多心!”

“只要你有诚心,不存不良之心,我便一切满意了,就寝吧!”

她熄去灯,双双就寝!

消魂而缠绵的一夜,被旭阳冲散了。

这似梦——在这梦中,两个男人过了幸福而缠绵的,一夜,但这件事,使他们感到了惆怅。

她们是纯洁的,也是善良的!

而她们在不得已之下,将她们的一生幸福,交给了两个陌生的男人,这在她们来说,何尝又是愿意的?

第二天,王文青突发现了程英有些忧郁之色,不由问道:“程总管,你怎么了?”

程英望了王文青一眼,道:“门主,她……”他呐呐说不出话来。

“她怎么了?”

“她们真的是一对好姑娘!”

“为什么?”

“你知道她们为什么不叫我们离去?”

“不知道!”

“因为她们父亲当年也是别她们母亲一去不回,使她们母亲忧郁而死,她们怕失去我们,昨夜,她为自己哭了一夜!”

“她哭什么?”

哭我们迟早会走,她说:“凡事凭你们良心,别忘了我们是可怜的女人就行了!”

“你的意思我们是不是走?”

“我不知道!”

“那么是不走?”

“我也不知道!”

程英的心头是极为矛盾的。这自然因他是一个忠厚的人,既然与吕凤成了婚,如何向于菁作一个交待?

再说吕凤既然把身子献给了他,他岂忍心一走了之?作一个薄幸之人?

是以,程英一时怔立在那里。

王文青道:“走!我们是非走不可,你忘了走得了走不了,我阿姨会给我们打圆场?”

“看来也只好如此……”

程英话犹未落,一阵步履之声传来,但见“死亡魔姬”已向房门走了进来。两人双双见过礼之后,“死亡魔姬”向他们低声道:“你们今晚可以走了!”

王文青与程英同时颔了一颔首!

当天晚上饭毕,王文青借小解为由,离开了吕燕的监视,这时,程英跟着王文青走了出来。

两人使了一个眼色,双双弹身向门外射去。

出了大门,发现这是岩谷之内,四面峭岩如山,一时之间,王文青与程英竟找不到出路。

两个人不由一阵疑惑,目光在四周一阵寻找,发觉前面有一个岩洞,想来这岩洞必是离去之路。

王文青一个箭步,欺到了洞口,他使了一个眼色,程英便紧随王文青之后,两人双双向洞中,奔了过去路。

这洞很大,也很长,行约十来丈,突闻前面淙淙水声传来,王文青抬眼一瞧,但见前面已被水帘断住了去。

穿过了水帘,便到了那先前掉身的池潭。

王文青心头一喜,道:“我们终于脱困了。”

程英道:“我总是觉得不忍”。

“放心,我们会再来找她们的。”

“只怕于菁也不会谅解于我……”

王文青叹了一口气,道:“我们叫她们谅解!”

程英深深地叹了一口气,道:“只怕很难。”

“暂时我们别想这些了,走吧!”

程英喟然点了一点头,与王文青双双弹身向池畔之外奔去,就在王文青与程英弹身奔去之际,倏然——

一声叱喝之声传来:

“站住!”

两条人影,如闪电一般,向王文青与程英射了过去,这一声叱喝无疑像一记闷雷重重地击在了他们的脑海之中。

人影闪处,两条人影,已泻落在他们面前。

王文青与程英目光一扫,为之骇住,来人,正是吕凤与吕燕,但见吕凤脸上,充满了怒容,吕燕却带着凄色!

吕凤冷冷一笑,道:“怎么,二位想走了?”

这一句话说得王文青与程英大为难堪,他们想不到吕凤与吕燕会来得这么快,一时之间,两人不由悚然站立。

吕凤冷冷一笑,道:“二位也走得太快了……”

程英呐呐说道:“吕姑娘,我们……我们……”

“你们非走不可是不是?王文青,你出乎我意料之外了!”

王文青脸上一红,随即说道:“我们非走不可!”

“二位也真是太急了,玩过了我们的身子,就想一走了之!”

王文青急道:“决没有这个意思!”

“那么,二位是认为我们已不值得留恋?”

“也没有这个想法,只是我们非走不可。”

“二位忘了答应的诺言?”

“我们没有忘记!”

“既然没有忘记,跟我们回去!”

吕凤脸色一变,道:“怎么?非走不成么?”

“对了!”

“我不让你们走呢?”

“望你们手下留情!”

吕凤脸色一变,道:“我不会让你们走的,王文青,在你们愿意留下之前,我话已经说明,你们想逃走,吃亏的还是你们。”

王文青打了一个冷战,道:“你要怎么样?”

“很简单,如果你们非离去不可,我也只好杀了你们!”

“姑娘下得了手么?”

“你们既存薄幸之心,我也就有杀人之念。”

王文青蝉地打了一个冷战,道:“可是我们非走不可。”

“你们走试试!”

王文青脸色一变,当下冷冷一笑,他就不相信吕凤姊妹真会杀了他们。

当下冷笑之声未落,他一弹身,突然飞奔而起。

王文青这弹身一掠,其势之快,可是吕凤比他更快,人影一闪之下,已截住了王文青去路,喝道:“找死——”

挟着喝话声中,右手猝然拍出。

这一掌拍出之势,奇快无比,王文青被她一股无形的潜力,迫了回来。

他的身子还没有站稳,吕凤第二掌又告劈到。

王文青似估不到对方身手会快得如此出奇,当下身形一划,正待闪开,对方第三掌已告攻到。

这一掌王文青再也闪避不了,眼看他就要伤在了吕凤的掌下,倏然,一声叱喝声传来:“住手!”

这一声叱喝,使动手的吕凤,下意识把身子收了回去,如非这突然一喝,王文青势必伤在对方手下不可。

抬眼瞧去,“死亡魔姬”与“玫瑰血神”已到了面前。

“死亡魔姬”明知故问,道:“是怎么回事?”

吕凤冷冷道:“这两位阁下玩过了我们的身子之后,准备一走了之。”

“死亡魔姬”脸色微微一变,道:“文青,你这就不对了。”

“不对?”

“是呀,人家已经跟你们结成了夫妻,怎能一走了之?”

“阿姨,我们并不是想一走了之!……”

“那么,你们……”

“我们非走不可!”

“为什么?”

“我身为‘神剑门’门主,门下高手数百人,怎能一日无主,再说,我与‘幽灵门’门主有不共戴天之仇,此仇不能不报……”

“死亡魔姬”道:“不错,‘幽灵老人’害了我几十年,我也去找他报仇……”

王文青又道:“假如这时候‘幽灵老人’突然侵犯本门,后果不堪设想……”

“所以你们必须走?”

“不错!”

“死亡魔姬”向吕凤道:“吕姑娘,你就让他们走好了!”

“什么?你……说什么?”

“让他们离去算了!”

“不!”

“死亡魔姬”道:“不错,他们是答应你们留下,可是假如你爱他们,就应该帮助他们,男人以切身问题为重,这是一件不可加于阻止的事!”

“他们想一走了事,办不到!”

“死亡魔姬”道:“他们决不是那一种人,不如这样吧,你们二位就跟他们一齐走!”

“这怎么行?”

“为什么不行?你们住在这里也不见得好……”

吕凤突想到了什么,问道:“我忘记了一件事,他们两位是不是还有妻子?”

“死亡魔姬”道:“这我就不知道了……”

王文青接道:“有!”

“啊!……这话当真?”

“不错!”

“你们为……什么不早说?”

吕凤十分激动地喝问着!

王文青道:“你们没有问起,我们也忘记了……我已有三位妻子,程总管也有了一位情人……”

一时吕凤怔立在那里,似乎是这一件事令她们极为伤心,突然,她们两姊姊竟掩面痛哭起来。

这一哭反把王文青与程英都怔住了!

“死亡魔姬”看了王文青与程英一眼,轻拍了一下吕凤与吕燕的肩膀,说道:“二位不必难过了!……”

吕凤哭道:“他们……是一对魔鬼,他……们骗了我们……”

“死亡魔姬”叹道:“他们也没有骗你呀……反正一个男人三妻四妾不是没有……”

“不……我……们……”她哭得十分伤心,而不知如何启齿。

“死亡魔姬”说道:“好了,反正事已铸成,再说他们也不是忘恩负义之人,只要你与其他女人相处得好,也没有什么大不了的事……”

“那他们走了会再来么?”

“那么,你跟他们走好了,说不一定灭‘幽灵门’还须要你们呢……”

“我们去遭她们白眼?……”

“不会的……”

“不,我们无依无靠,假如他们待我们不好……”

“死亡魔姬”道:“这样吧,如你不嫌弃,就做我女儿如何?假如他们有对不起你们的地方,由我找他们算帐,你们说好不好?”

事情演变,看来也只好如此,吕凤与吕燕双双跪了下去,道:“义娘请受我们一拜!”

“死亡魔姬”心头大喜,道:“起来起来,不必多礼了。”

她双手扶起了她们两人,“死亡魔姬”向王文青及程英使了一个眼色,王文青与程英双双上前,道:“多谢娘子谅解之情!”

吕凤睨视了程英一眼,道:“只要你别忘了我告诉你的话就行了!”

“程英永不忘记。”

“死亡魔姬”道:“好了,我们也该上路了!”

当下吕凤向“死亡魔姬”道:“义娘,你们等我一下,我去收拾一下东西,以及叫我一位使女一起走!”

“好,你去吧。”

吕凤也不答话,转身向水帘洞奔去,不久,已领着那一个青衣使女,奔了出来。

“死亡魔姬”道:“那么,我们上路吧!”

一行七人,离开了“水仙洞”,向中原奔回,是日,已回到了“无情洞”不远,突然,一声冷喝之声传来:

“谁?”

挟着喝话声中,一条人影,疾如闪电,飘向了王文青,来人,赫然是于菁。

于菁一见王文青与程英回来,心情一片激动,叫了一声:

“程哥哥……”

她投在了程英的怀里,喜极而泣!

这一下令程英为之一愕,道:“于姑娘,你怎么了?”

“你……终于回来了!”

一片情深之色,王文青笑了笑,道:“于姑娘,别忘了还有我们呀!”

于菁粉腮-红,轻轻地推开了程英,向王文青道:“弟子见过门主!”

“免了!”

于菁目光一扫,问道:“这四位是谁?”

“这位是我阿姨,这是我姊姊,这位是……”他介绍到吕凤时,不由顿了一顿,道:“是……程总管的妻子……”

“什么?”于菁脱口叫出,粉腮为之一变,蹬蹬蹬一连退了三四步。

王文青暗地一寒,又道:“她是程总管的妻子,叫吕凤!”

于菁闻言,脸色一阵苍白,王文青这一句话无疑像一记闷雷,重重地打在了于菁的脑海中!

她眼眶泪水骤现,喃喃道:“你回是回来了,但已是多了一个妻子!”

她突然掩面痛哭,向“无情洞”中奔去!

程英一个箭步,欺了过去,截在了于菁面前,道:“于姑娘,你听我说呀!”

于菁厉声喝道:“不必多说了,滚吧!”

迎面一掌,向程英击了过去!

程英一闪身,弹了开去,这当儿,王文青一个掠身,已截在了两人当中,喝道:“于姑娘,住手!”

于菁下意识退了两步,注视着王文青,道,“不知门主有什么吩咐?”

王文青笑了笑,道:“于姑娘,你的醋劲不小呢!”

“我……”

“于姑娘,事情还没有问清楚,便吃起醋来,你怎么会知道如非吕姑娘救了我们,我们已没有命了。”

“于是,他为了报恩,便与她结婚?”

吕凤这时走到于菁面前,向于菁道:“于姑娘,这事是我们不是,他的确是不愿与我结婚的……”她把王文青等人受伤位置,以及迫他们结婚的事,告诉了于菁一遍。

于菁闻言之后,长长一叹,道:“我错怪了你们……假如不是二位姊妹救了他们,或许他们已没有命了……算了……我不怪你们!”

吕凤道:“那么,你肯原谅我了?”

“你并没有什么需要我原谅!”

“那么,你就嫁给程总管,我知道他很爱你的……你愿意我们成为姊妹共事一夫?”

于菁长长一叹,她似乎想不到吕凤有此宏量,当下向吕凤道:“只要你答应,我不知道如何感激你!”——

一阵情海波涛,终算平息了。

当下于菁向王文青说道:“门人都以为你们死了……”

王文青问道:“副门主呢?”

“前天已经回来!”

“门内有什么事情发生没有?”

“没有,不过,在两天之内,离奇失踪了二十多个门人,连‘提灯客’、‘夜蝙蝠’在内……”

“当真有这等事?”

“不错!”

“我们快是去!”

王文青一语甫落,一个箭步,向“无情洞”之内,纵了进去,这时,副门主陈绿,“玉面侠”、“长生老人”、关小秋等一行人及百位门人,已迎于洞外!

陈绿说道:“弟子恭迎门主回门!”

王文青道:“各位起来吧!”

“谢门主!”

所有之人,这时才站了起来。

“玫瑰血神”与“玄衣女侠”见面之后,痛哭失声……

王文青见过了三位妻子蓝淑玲,关淑琴与“地狱魔花”之后,才向诸人介绍了“死亡魔姬”。

所有之人纷纷向“死亡魔姬”见过了礼之后,陈绿才向王文青,说道:“不知门主如何脱险?”

王文青告诉了他们经过,并引吕凤姐妹与他们相见,吕燕拜过了蓝淑琴,她们三人因吕燕对王文青有救命之恩,也特别喜爱。

当下王文青向陈绿,道:“副门主!”

“弟子在!”

“听说本门,离奇失踪了数十位门人?”

“正是!”

“为什么?”

“恕弟子查不出。”

陈绿皱了一皱眉头,好像这是一件根本不可能的事,二十多个门人怎么人离奇失踪?

当下,王文青率领门人进入了“无情洞”陈绿交回了“神剑”之后,王文青说道:“各位就寝吧,有事明天再说!”

所有门人,各回房就寝。

王文青偕着蓝玲、陈凤凤、关淑琴及吕燕回到了房内,越觉这一件事太不可思议了。

他向关淑琴问道:“关妹妹,这事情之发生,难道你一无所知?”

“是的!”

“那有这等怪事?这事发生在什么时候?”

“今天跟昨天!”

王文青心念突然一动,道:“失踪的是什么人?”

关淑琴把失踪之人,一一告诉了王文青,这失踪之人除了“夜蝙蝠”及“提灯客”之外,赫然还有“血河教”教主及白云庄庄主在内。

王文青突然站了起来,向门外走去,陈凤凤问道:“你去那里?”

“你们睡吧,我出去了一下!”

王文青出了门外,向副门主陈绿的房间走了过去,副门主的房间,与他只有数步之隔,王文青轻轻叩了一下门!

里面传来了副门陈绿的问声:

“谁?”

“副门主,是我!”

陈绿把门打开,忙施礼道:“门主不知有何吩咐?”

“副门主,对于本门门人离奇失踪,你是不是派人查过?”

“查过人,可是一无头绪!”

“你去请‘长生老人’来一下!”

“是!”

陈绿应了一声是,向门外走了出去。

王文青在陈绿去后,一个箭步,欺到了房门,他的目光,开始在每一个地方寻索着……

王文青疑心陈绿杀了门人?——

是的,他怀疑他,因为陈绿当初在他们离开“幽灵门”之时,他还在与“幽灵老人”动手,说不定陈绿曾被“幽为老人”擒下,而被迫服下了“反心丹”。

此丹一经服下,他便开始杀人。

除了陈绿杀了这些门人之外,已无人可使这些高手离奇失踪!

王文青进入了陈绿的房间之后,目光一阵寻视,突发现室内有一道小门。

他伸手一推,但见那门应声而开,里面一片漆黑,王文青向小门之内,小心翼翼地走了进去。

行约一丈,他的脚下,突然绊到了什么东西,他举目一看,突然呀的一声,叫了起来!

地上,并排着数十具尸体!

王文青打了一个冷战,一时之间,骇然地站在当场。

这简直是一件令他不敢相信之事,陈绿真的服下了“幽灵老人”的“反心丹”,而做下了残杀门人之事。

倏然——

就在王文青怔怔出神之际,一声阴恻恻的冷笑之声,倏告破空传至,王文青骇然转身,背后,不知什么时候,站立了陈绿。

他的脸上,涌起了一片骇人的杀机,阴恻恻道:“门主,你真聪明……”

王文青内心涌起了一股从未有过的恐惧,喝道:“副门主,你……”

“不错,这离奇失踪的二十几个门人是我干掉的!”

王文青喝道:“副门主,你还不伏首认罪?”

陈绿狂笑道:“门主,你也是将死之人……”

王文青望着陈绿那骇人的杀机,道:“你……要怎么样?”

“杀你……”

“你……敢?”

“门主……我的事既然被你撞破,我自然不会等你杀我,门主,你也纳命吧!”

他突然掠身,向王文青射了过来。

这一来,真叫王文青骇栗了,他已进入这小室之内,没有一个会知道,再说,陈绿的武功高过于他,看来他必将死于陈绿毒手!

这意外之事,的确令人震惊的。

陈绿一扑身,王文青“呛”的一声,“神剑”已攻出了一招,出手奇快无比。

王文青心里明白,他此时势必拚命,逃出这暗室之内,只要到了陈绿房内动手,隔壁卧室的程英,“玉面侠”及他的妻子,便会赶到。

是的,王文青这一击之势,已挟着毕生功力所发。

“神剑”自非凡物,剑光闪闪之下,陈绿不由被迫了回来,王文青一声断喝,连续攻出了三剑。

陈绿果是不愧是一个武功极高之人,他化解了王文青凌厉的三剑攻势之后,猛攻两掌。

掌力快,招式辣,他存心将王文青毁在掌下。

王文青拚命攻招,把生死置之渡外了。

一场生死之斗,打得难分难解。

王文青虽然拚命施为,依旧无法迫退陈绿的身子,这一来,王文青暗叫不好了。

倏地——

陈绿一声大喝,两掌迅然击出,王文青一个闪身不及,已被掌风扫中,哇的一声,一口鲜血猛喷而出,身子栽了下去。

倏地,王文青一跃而起,光寒一闪,他手中的“神剑”在跃起身子的同时,向陈绿射了过去。

王文青这一着大出陈绿的意料之外,他忙幌身闪开,饶他再快,也慢了一步!

嘶的一声,他的衣服已被削去了一大片,胁下也渗出了血液来!

就在陈绿一闪身之际,王文青以拚命之势,向来路奔了过去,这一着也是陈绿防不胜防的之事,一经发觉,王文青已出了暗道,陈绿反身一扑,喝道:“你逃得了么?”

他一个饿虎扑羊之势,向王文青飞扑过来。

这时,王文青已到了他的房内,他口中鲜血不断溢出,似已无能力再战了。

倏地——

陈绿在狂喝声中,如涛的掌力,已向了王文青,出手奇快无伦!

王文青一声狂喝:

“陈绿,你敢杀我?”

王文青的喝声,以全部功力发出,其声之大,震耳欲聋,在喝声之下,他硬封了一掌。

砰!

这一硬接,使王文青眼前金星直冒,哇的一声,口血再度狂飞而出,身子已倒了下去。

陈绿阴恻恻一笑,突然,一阵砰然大响,房门已被人劈开,程英一个箭步,欺了进来,他目光一扫,骇然而问:“是怎么回事?”

陈绿一语不发,向程英射了过来,喝道:“程总管,你也纳命吧!”

程英根本还不知道这是怎么一回事,陈绿的掌力便告涌到,他那里闪得了?

砰!的一声,程英结结实实被击中了一掌,口血狂飞,身子向门外飞了出去。

一条人影接住了程英的身子!

这时,十数个人涌进了门内,当首之人,是“玉面侠”,他厉声一喝:“副门主,你疯了?”

陈绿目光一扫,但见“长生老人”、“太极真君”、雷天仇、关小秋、“凌波仙子”、“死亡魔姬”,王文青四位妻子,及吕凤,全到了这里,他悚然喝道:“你们过来试试!”

“玉面侠”喝道;“副门主,这是怎么回事?”

这当儿,王文青已站了起来,他抹去了口角鲜血,喝道:“副门主,还不伏首主认罪?”

陈绿狂笑道,“认罪?哈哈哈,你们谁能奈何我?”

“玉面侠”问道:“门主,这是怎么回事?”

“他暗杀了本门数十名高手,那失踪之人,就是死在他手里!”

“这话当真?”

“不错!”陈绿冷冷笑了起来,道:“我杀了他们,被门主发觉了,所以我要杀他……”

这些话令所有之人感到了极大的震惊,而悚栗当场!

这是一件做梦也想不到的事,可是,竟发生了,门下之人那里会想到这失踪的人,是被陈绿所杀?

陈绿冷冷一笑,道:“让路吧,我走了!”

话落,他向门口走了出来!

“玉面侠”沉声喝道:“副门主,你罪大滔天,还不伏首认罪,请门主网开一面?”

陈绿像一个丧失理智的人,他疯狂地笑了起来……倏地,就在笑声未落之下,他个弹身欺了过来,一掌已告封出。

倏然——

一声叱喝声起,站在一侧的吕凤猝然欺身,以绝快的身法,弹身扑向了陈绿,出手攻出了一掌。

吕凤这出手一击,其势如电,陈绿竟被吕凤这一掌迫了回来,所有之人,突为之色变,没有一个料想到吕凤的武功会高到如此出奇。

这连陈绿本人,亦为之吓了一跳,他悚然色变,喝问道:“你是谁?”

“我叫吕凤,在我第一次见你时,便知你身中邪毒,如非你是‘神剑门’副门主,我早说破了,现在你还不就缚……”

“你出手试试。”

吕凤一声叱喝,再度欺身而出,出手攻出了一掌,吕凤现在出手,已挟着毕生功力所发,威力之猛,非同小可。

陈绿也不甘示弱,连攻三掌。

这时“玉面侠”走到了王文青面前,道:“门主没有什么大碍吧?”

王文青悲惨地颔一颔首,“玉面侠”了解王文青的心情,因为陈绿是他忠心门人,都会做出这种事,这的确是令他痛心的。

倏地,一声叱喝声起:“躺下!”

砰!的一声,陈绿身子已栽了下去!

陈绿终于受制了,所有之人,均如梦初醒地站在那里,王文青长长一叹,双目突然滚泪!

他向吕凤道:“多谢你出手制伏了他,否则不堪设想!”

“玉面侠”问道:“禀告门主,是不是杀了他?”

“不。”王文青摇了摇头善道:“他可能是服下了‘幽灵老人’的‘反心丹’以致做下了这种事……现在唯一要做的是如何救他!”

吕凤道:“门主,我可以解他所中邪丹之毒!”

“真的?”

“不错!”

“那么,你快救他!”

吕凤点了点头,当下从怀中取出了一只小小的玉瓶,玉瓶中装着白色的液体,她撬开了陈绿的牙关,倒了数滴在他口中,然后以内家功力,推拿着陈绿周身数处大穴。

王文青走过拾起了“神剑”,“长生老人”也掏出了一颗丹药,给王文青服下,说道:“果不出所料,‘幽灵老人’的邪法,终有人可破,这功劳是吕凤第一。”

王文青颔一颔首,今日之事如非吕凤,后果真不堪设想。

这时,陈绿服下了“灵水”之后,再经吕凤一阵推拿,人悠悠醒了过来,他凝视了在场诸人,愕然问道:“是怎么回事?”

“长生老人”道:“副门主难道你不知道你做下了什么事?”

陈绿幌了一幌脑袋,他在思索那已经发生的事……他的脸色开始在转变……口中喃喃说道:“我记起来了……我中了‘幽灵老人’的迷药,被他所擒,他给我服下了‘反心丹’……于是,我一切听命于他……我回到门内,开始秘密杀人!”

说到这里,他突然疯狂大叫:

“天啊,我杀了数十个人呀……也想杀门主……”他疯狂地叫了起来,状极骇人!

所有之人,为他神情所慑,悚然地望着他!

陈绿突疯狂大叫:

“‘幽灵老人’害了我……他害了我……”他的右手突然举起,向自己的天灵盖劈下!

陈绿在恢复神智之后,痛愤难当,他终于想以死谢罪,否则,如何面对那些死于他手里的冤魂?

吕凤一伸纤手,猝然把陈绿的手扣住,喝道:“你干什么?”

陈绿厉声喝道:“给我死……给我死……”

王文青一个箭步,欺了过去,喝道:“副门主,你疯了?”

陈绿被王文青这一喝,方才如梦初醒,他叫了一声门主,倏在王文青的面前跪了下来,道:“门主,请赐我一死。”

王文青长长一叹,道:“此事不能怪你……”

“我屠杀了门人,其罪重大难赦……”

“这是因你中了‘幽灵老人’的‘反心丹’……”

陈绿叫道:“门主,请赐我一死,否则我心难安!”

王文青摇了摇道:道“副门主,我问你,‘幽灵老人’给你服下了‘反心丹’之后,要你屠杀门人?”

“是的,他要我先下手杀死本门武功较高之人,然后以密函通知他,使他一手戮灭‘神剑门’……”

王文青心念突动,说道:“很好,副门主,你愿意将功赎罪?”

“弟子愿意!”

“那么我们将计就计,你修书一封,说你已杀了本门武功较高,地位较尊的门人,要他率领门人来灭本门,而且在信里说我失踪未回,你办得到么?”

“弟子自然办得到。”

“那么,你起来写信吧!”

这真是一个杀“幽灵老人”的好计,“幽灵老人”一经率领门人而至,就像鱼儿入网,再也没有脱身机会。

一场恐怖的杀机,终于过去。

王文青立刻令陈绿修书一封,命吕燕带到“幽灵门”。因为第一“幽灵老人”不认得吕燕,再说假如事机败露,吕燕的功夫,足能应付得来。

一场血劫在进行着!

陈绿向王文青道:“门主,‘幽灵老人’必然不知道我已被解去‘反心丹’,你们到时候隐于暗处,先由我来对付他,否则,他一经用毒,说不一定门人又将死在他手下!”

王文青道:“很好,就这么办。”

十天后,吕燕回来了,她报告了此行经过,并带回来了一封“幽灵老人”的覆信!

“陈副门主!”

密函收到,欣闻你已将“神剑门”高级门人除去,我即刻率领门人,而至,希接应,“神剑门”一灭,武林天下便属于你我!

成功

“幽灵老人书”

王文青看完了信冷冷一笑,道:“‘幽灵老人’,想不到你会死在了你的用毒之下!”

当下他分配人,“长生老人”“玉面侠”等较为高级门人,均在洞外隐伏!

门内剩下了四五十人!

这日,但见“无情洞”外,飞也似的奔上来了数十条人影,隐身暗处之人,心头均为之一震——

“幽灵老人”果率领门人而至。

不久,数十人已到了洞口,当首之人,正是“幽灵老人”他的口中发出了一声冷笑,这时,他已飘落洞口。

他的背后,约有四十个门人!

一个“幽灵人”向“幽灵老人”问道:“禀告门主,是不是即刻攻入!”

“不错!”

“妥当么?”

“放心,有陈绿接应!”

“派谁先进去?”

“我!”

“幽灵老人”一语甫落,他一个箭步,已欺了过去,他正待欺身而入,突闻一声冷喝传来!

“什么人?”

两条人影,突飘身到了洞口,来者正是两个守洞之人,“幽灵老人”冷冷一笑,道:“让路!”

右侧一人明知故问道:“你是谁?”

“我是来灭‘神剑门’之人……”

话犹未落,他的掌力已经劈出,两声惨叫,应声而倒!

人影一闪,陈绿已飘落洞口。

但见“幽灵老人”向陈绿说道:“副门主,情形如何?”

“托门主洪福!”

“幽灵老人”得意一笑,道:“副门主功劳不小。”

“门主要怎么办?”

“你诈败退下去!”

陈绿突冷冷一笑,道:“好!”

“长生老人”突放声一笑,喝道:“‘幽灵老人’,你到本门干什么?”

“灭你‘神剑门’……”

“你出手试试!”

“幽灵老人”那知陈绿已解去了“反心丹”?这两人别有用心,陈绿会猝然下手——他不会诈败的。

“幽灵老人”一语甫落,大喝一声,向陈绿击了一掌,这一掌“幽灵老人”并没有全力而发,只是虚攻一掌。

倏地——

陈绿闪过了“幽灵老人”这一掌抢攻之后,猝然欺身到了“幽灵老人”的面前,猛然攻出了一掌。

“幽灵老人”那里会料到陈绿会真的出手,一个闪身不及,竟挨了一掌。

砰!的一声,“幽灵老人”的身子,踉跄退出了十来步,忍不住喷出了一口鲜血。

“幽灵老人”突然喝道:“陈绿,你——”

陈绿突厉声一笑,道:“幽灵老人,我要你的命!”

陈绿的喝声,充满了骇人的杀机,听来恐怖的骇人,他在喝话中,一个掠身,疾如电光石火,向“幽灵老人”射了过去。

“幽灵老人”喝道;“陈绿,你已解了我‘反心丹’?……”

他的声音,开始颤栗,他似认为这怎么可能的,突然,背后传来了王文青的声音,“不错,‘幽灵老人’,他已经解去了你的‘反心丹’……”

“幽灵老人”陡然色变。

王文青冷冷一笑,道:“‘幽灵老人’,你想不到也会有今天吧?”

“幽灵老人”脸色一片死灰,这的确是一件大大出乎他意料之外之事,他真的感到了震惊。

王文青冷冷笑道:“‘幽灵老人’,你一生用毒计,想不到也会被毒计所误吧。”

说话声中,他缓缓地向“幽灵老人”欺了过来。

“幽灵老人”突大喝一声,一个弹身,突然掠身而起,疾如电光石火,向来路奔去。

程英一个弹身,截住了去路,喝道:“‘幽灵老人’你逃得了么?”

喝话声中,他一掌击向了“幽灵老人”。

“幽灵老人”本是一个受伤极重之人,程英这一封,使他一个拿桩不稳,退了十来步!……

“幽灵老人”脸色一片死灰。

王文青冷冷一笑,道:“‘幽灵老人’,你走不了!”

“幽灵老人”冷冷一笑,道:“这倒不一定!”

“‘幽灵老人’,今天是你恶贯满盈之日!”

王文青一语未落,一个弹身,已向“幽灵老人”射了过来,“神剑”一挥,向“幽灵老人”击了过去。

王文青“神剑”击向“幽灵老人”之际,数十个门人,突然向王文青反扑了过来,掌力同时扫至。

倏然——

一声暴喝之声,破空响起,“神剑门”的百位门人,突如海涛一般,围了上来。

“幽灵门”只有数十个门人,那里是这充满杀机的“神剑门”门人之敌!一时之间,惨叫之声,不绝于耳。

程英突射向了“幽灵老人”喝道:“‘幽灵老人’,你纳命吧!”

出手一掌,击了过去。

吕凤一经出手,王文青、“玉面侠”、“死亡魔姬”、“太极真君”也双双弹身围攻上去。

这几个人出手之势,何等之快?更不要说“幽灵老人”承受不起。

在这刹那间,他也没时间施毒了。

一声闷哼,他已被程英击中了一掌。

寒光一闪,王文青的“神剑”已经击出,一声惨叫应声而起,“幽灵老人”被刺得穿胸而过。死于地上,“死亡魔姬”在他身上,取回了“黑魔经”。

这也是他一生作恶之报。

“死亡魔姬”、“玫瑰血神”、“玄衣女侠”及陈绿余恨未消,连连出掌,把这个作恶多端之人,劈得尸首不存。

暴喝声过去了!

杀机也告消失!

数十个“幽灵门”门人,尽被消灭!

王文青冷冷道:“罪首伏诛,武林可以太平一时了!”

陈绿狂笑道:“‘幽灵老人’你终于死了……”

倏然——

“玫瑰血神”说道:“我要走了,我不愿住在这里,它会令我伤心……”

“伤心?”

“是的!”

王文青突似有所悟,道:“我知道了,因为你爱程总管?”

“是的!”

王文青笑了笑,道:“那何必走?”

“他……并不爱我,而且他已有了两个妻子,唉……”

“假如你愿意与她们共事一夫,我可以做这个媒……”

“只怕她们不肯……”

背后,突闻吕凤的声音道:“在‘仙水涧’之时,我已看出你爱程总管,叶姐姐,你不必走了!这事包在我头上好了!”

“玫瑰血神”想不到吕凤在背后听到了这些话,脸上不由一红。

吕凤握着她的手,道:“叶姐姐,我们进去吧。”

“玫瑰血神”默然颔首,与吕凤向洞里走了进去。

“无情洞”外,一片死寂!——

这里,躺着四十多具尸体,这象徵了死亡——也代表血战后的和平!

一切都平静了!

全书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