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请 登录注册
当前位置:雨枫轩> 原创长篇小说 > 玄幻|武侠 > 传统武侠小说 > 幽灵门 > 正文 > 第十九章 反心之丹
第十九章 反心之丹



更新日期:2021-07-11 + 放大字体 | - 减小字体 本书总阅读量:

“幽灵老人”说王文青不加入他的门下,使王文青将杀光“神剑门”门人,这话骇人无比,使王文青打了一个冷战!

“王门主,你不信吗?”

王文青早已料到“幽灵老人”会施出任何手段来,但他自信“幽灵老人”想叫他杀光门人,是一件办不到的事。

除非他用了那“移神大法”。

想到了“移神大法”王文青打一个冷战,难到“幽灵老人”要用这恐怖的邪法,使自己迷失了本性,而做到了杀光“神剑门”所有门人的手段?如所料不差,这后果岂堪设想?

王文青想到这里,真是不寒而栗,他咬了一咬钢牙,说道:“莫非你门主又要用移神大法?”

“不必,再说你王门主既然知道我的移神大法之妙用,不过,对你也发生不了太大作用,是以,我还有比‘移神大法’更好的办法!”

“不知是什么办法,王文青倒愿一闻其详。”

“幽灵老人”冷冷一笑,道:“我以二十年岁月,制成了一种‘反心丹’此丹一经服下,与‘移神大法’大同小异,但你必须每天杀二十四个人!……”

“什么?”

王文青乍闻此言,打了一个冷战,的确是一件骇人听闻之事,如此情属实未免太过可怕。

“幽灵老人”阴恻恻一笑,道:“所以,我要你跟我合作,共霸武林巨业,否则的话,嘿嘿嘿,我只好让你服下‘反心丹’!”

王文青冷冷一笑,道:“怎么合作法,你不妨先说个明白。”

“你听我指使行事,第一,现在即刻修书令贵门副门主兵争少林!……”

王文青脸色一变,道:“这一件事我王文青做不出来。”

“幽灵老人”脸色一变,道:“那么,你是不跟我合作了?”

“这条件我王文青难于接受!”

“幽灵老人”脸色一变,道:“王门主,你何必敬酒不吃吃罚酒,识时务为俊杰,狂傲行事,对你只有不利!……”

王文青脸色一变,道:“苏门主何必多说废话?”

“幽灵老人”的脸上,突然闪过了一片杀机,沉声喝道:“左右使者!”

“在!”

两个黑影,应声而出,“幽灵老人”喝道:“制住他!”

两个黑影应了一声是,以左右欺向了王文青,把王文青挟住,“幽灵老人”阴恻恻一笑,道:“王门主,我再给你一个机会。”

王文青脸色为之惨变,事情显而易见,如果他不答应下来,他势必受制而服下了“反心丹”,致做出了不可思议之事。

但他能答应吗?

王文青自然不能答应,否则,他将变成一个杀人魔王,武林各派,将分别毁在他的手中。

工文青想到这里,气得肝胆皆炸,他暴喝道:“‘幽灵老人’,你!……”

“我话已经说明在前,如果你王门主不合作,就别怪我心黑手辣,对你下毒手了!……”

王文青喝道:“你敢用这下流手段吗?”

“有什么不敢,我再问你一句……”

“你就是问一千句,一万句也是一样……”

“很好……”

“幽灵老人”话犹未落,右手猝然点出,王文青身上一麻,人已木然站立,“幽灵老人”带着那阴冷的笑容,伸手进入了怀中,摸出了一颗似拇指大小的黄色药丸!

他缓缓走到了王文青面前,喝道:“张开口!”

王文青此时已不能说话,他只是咬着牙根,他就是拚了命,也不能把此药服下。

“幽灵老人”冷冷一笑,就在他冷笑之声未落之际,一阵急促的脚步声,突响自门外!

“幽灵老人”突地一怔,沉声喝问道:“谁?”

“禀告门主,不好了……”

“是什么事?”

“有人到了本门之中……”

“擒下他!”

“禀告门主,来人武功太高,已杀了数个门人,副门主亦伤在了他的手下……”

“这话当真?”

“正是,所以,特来禀告门主定夺!”

“幽灵老人”的脸上,掠过了一片浓厚的杀机,他的目光,骤然落在了王文青的脸上,沉声问道:“是不是‘神剑门’门人!”

“回禀门主,正是‘神剑门’门人!”

“施毒毁了他!”

“回禀门主,对方不怕毒!”

“什么?不怕毒?”

“正是!”

“幽灵老人”突然打了一个冷战,他目光一扫王文青之后,说道:“知道了,退回去了!”

“幽灵老人”话声甫落,人已向大门之外纵去。

“幽灵老人”甫自到了门口,便闻有人喝道:“还不叫‘幽灵老人’滚出来了吗?”

这话之人,正是程英。

大殿之上,笼罩了一层可怕杀机,数十个门人,截住了程英去路,地上已躺了五六具尸体!

程英目光一扫,又喝道:“你们不叫他滚出来吗?”

程英话狱未落,突然,一声阴恻恻的冷笑之声,在大殿之内,传了起来!

幽灵般的人影一闪,一条人影,已经到了大殿之后,程英脸色一变,喝道:“‘幽灵老人’,还记得程英吗?”

“幽灵老人”略感一怔,道:“原来是阁下,在少林寺之时,我们已经会过了面!……”

“不错,想不到你门主记性还这么好……”

“阁下到此为何?”

“要你交还本门主……”

“要我交出王文青?”

“对了!”

“阁下凭什么?”

程英脸色一变,喝道:“你交不交本门门主?”

“只要你有本事……”

程英再也忍不住,大喝一声,身子已经射起,疾如电光石火一般,向“幽灵老人”射了过去。

程英这飞身一射,其势何等之快,就在程英扑身攻招之际,两条黑影,分左右向他射了过来。

这两个黑影,正是“幽灵老人”的“左右使者”。

“左右使者”的武功,除了“幽灵老人”之外,无人可与比拟,这两人疾扑程英,其势也快得令人咋舌!

程英一声断喝:“你们找死吗?”

双手一分,两掌分击“左右使者”,这两掌约以程英毕生功力所发,力道之猛,非同小可?

“左右使者”之武功,也非等闲可比,一进一闪,两人有条不紊地分击程英,攻势锐利无比。

倏然——

“幽灵老人”一声断喝:“住手!”

“幽灵老人”这突然一喝,“左右使者”不由同时收身后退,“幽灵老人”一个箭步,欺到了程英面前。

程英下意识退了两步,怒视着“幽灵老人”。

“幽灵老人”阴恻恻一笑,道:“阁下既是找我而来,我自然不能叫门人与你动手,不过,你假如想要救王文青也不难,有一个条件…”

“什么条件?”

“试试我的移神大法,如果你能不被我‘移神大法’所迷,我交给你王文青……”

程英冷冷一笑道:“门主这话当真?”

“不错!”

“很好,我倒想见识你‘移神大法’有什么惊人之处!”

“请随我来……”

“幽灵老人”话落,人已当先向第七道秘门口走了进去,程英冷冷一笑,也当先走了进去。

两人到了“幽灵门”之中,王文青一见程英到来,脸色不由微微一变,可是他的口里却说不出一句话来。

程英一见王文青,脱口而叫:“门主——”

他一个弹身,向王文青射了过去,“幽灵老人”身形比程英快,他一个掠身,截住了去路,冷冷笑道:“阁下何必急在一时?”

程英脸色一变,正待喝话,“左右使者”已挟着王文青,退到了一侧!

程英脸色一变!

“幽灵老人”阴恻恻一笑,道,“只要你能不为我‘移神大法’所迷,我不是说会将王文青交给你吗?”

程荚喝道:“施你的‘移神大法’吧!”

“幽灵老人”缓缓坐到了椅子上,说道:“阁下注视我的眼睛!”

“好!”

程英应了一声好字,目光,迫视在“幽灵老人”如电的双目之中,接受了他的“移神大法”!……

王文青为之心栗。

假如在前时,程英的武功,想抗拒“幽灵老人”的“移神大法”,当不是一件困难之事。

可是“幽灵老人”此时已不能与当初相比,因为他得了“黑魔经”之助,内力之高,势必惊人无比。

可是,他却不能出口说话;只是睁着一双愤怒眼睛,注视着“幽灵老人”……

“移神大法”已经开始了……

倏然——

一阵步履之声,急促传自了门外,红衣人影二闪,但见“玫瑰血神”猝然闪了进来。

她目光一扫,低声道:“禀告门主!”

“幽灵老人”此时正在运功施展“移神大法”,“玫瑰血神”的话他竟似一无所闻!……

右使者问道:“什么事?”

“有人找门主!”

“谁?”

“一个叫‘北极龙’之人!”

王文青闻言,心头一震,因为“神剑门”副门主也已到了这里。

右使者沉声道:“告诉他门主此时没有空,等会儿去见他好了!……”

右使者话犹未落,一声暴喝之声,突告破空传来,紧接着斯杀之声,也应声而起!

这暴喝与斯杀之声,便这“幽灵门”之内,骤呈一般紧张而恐怖的气氛。

倏地——

一条人影,已迅快地闪到了大门之口,右使者见状,暗道一声不好,他突掠身,截住了去路!

这一条闪到门口之人,正是陈绿。

在陈绿闪身到了门口之际,数十条人影,紧迫而至,疯狂地向他扑击过来。

陈绿一声暴喝:“退下——”

右手一封,一掌猝然攻出。

这一掌封退了数十个“幽灵人”的攻势,“右使者”冷冷喝道:“住手!”

陈绿掠身后退数步,目光一扫右使者,冷冷道:“‘幽灵老人’呢?”

“干什么?”

陈绿冷冷一笑,道:“他找叙叙旧呀!”

“本门主现在没有空。”

“没有空也得见!”

“阁下好像是寻仇而来?”

“不错!”

“你找死?”

“不一定!”

“你敢动一动,我就宰了你!”

陈绿冷冷一笑,道:“那就试试!”

陈绿喝话之下,身子一掠,人已朝“右使者”射了过去,出手一掌击了过去。

陈绿出手一击,其势如电,右使者那里会想到陈绿的武功,已是天下无敌?竟出手硬封了一掌。

掌力甫自封出,心头一震,暗道一声不好,忙闪身后退,幸他见机甚早,否则势必被对方掌力所伤。

倏然——

一声暴喝声起,“幽灵老人”强运功力,在猝不及防之下,以闪电之势,反扑程英。

这一扑之力,挟以“幽灵老人”毕生功力所发,其力道之猛,非同小可。

程英那里料到对方正在功力之下,会暴出狠招?发觉闪身,已自不及。

他果不及愧是武功极高之人,在“幽灵老人”弹身一击之下,他出手猛然拍出。

砰!

一声爆响,应声而起,程英脑海一晕,一口鲜血喷了出来,身子猝然栽了下去。

“幽灵老人”也踉跄退了七八步,脸色一变,心血为之浮动,这当儿,“玫瑰血神”已弹身抓起了程英。

“幽灵老人”身子方才站稳,疾如电光石火的人影,已射向了他的面前,这一条人影,正是陈绿。

陈绿一个弹身,射到了“幽灵老人”面前,突发现了王文青,脸色一变,猝然欺身射向了左使者。

陈绿猝然一扑,其势如电,左使者似是估不到陈绿会猝然出手,心头一掠,忙闪了开去。

陈绿出手甚快,一击未中,第二掌已猝然攻出,突然——

“幽灵老人”一声断喝:“住手!”

人影一划,他猝然截在了陈绿的面前,陈绿把目光落在了“幽灵老人”的脸上!

此时的情势,对他极为不利,因为王文青与程英落在人家手里,弄个不好,他说不一定走不出“幽灵门”。

他把满腹杀机压了下来,冷冷一笑,道:“苏门主,还认得陈某吗?”

“幽灵老人”脸色微微一变,道:“阁下是陈绿?”

“对了?”

“你……”

“你意外没有死吗?”

“对了!”

“二十年前,你玩了我的妻子,今日,我就是来向你讨这一笔债!”

“幽灵老人”冷冷一笑,道:“陈绿,想不到你还记得这一件事……”

陈绿冷笑道:“不错,这件事陈某永记不忘,因为你对我太好,你不是爱我妻子吗?”

“不错!”

“她已死九泉,你就去陪她吧!”

“幽灵老人”似乎还不知道陈绿是“神剑门”副门主,他冷冷笑了笑,道:“陈绿,往事已矣,你何不投在我门下?共霸武林巨业?”

陈绿冷冷一笑,道:“陈某没有这个雄心!”

“那么,你的意思!……”

“杀你!”

“幽灵老人”疯狂地笑了起来,道:“陈绿,你能吗?”

“这一点,只要你试一试就会知道了!”

陈绿说话声中,已向“幽灵老人”欺了过去,场面情势,骤现骇人杀机,陈绿与“幽灵老人”,大有不死不休之势!

陈绿会紧随程英而至,自然是想到了“幽灵老人”的“移神大法”,是以,他放下门中职务,而赶到这里。

陈绿既到了这里,自然想到了“幽灵老人”会用毒,是以,“长生老人”给他服下了极大的解毒之药,存心与“幽灵老人”一拚!

陈绿在欺身之下,“幽灵老人”亦为之色变,但见两个人的目光,一瞬不瞬地注视着对方。

倏然——

一声冷喝之声,传自陈绿之口,他一掠身,猝然向“幽灵老人”射了过去,出手一掌击去。

陈绿这击出的一掌,只用了他功力十分之六,他必须保全功力,在“幽灵老人”出其不意之下,全力一拚!

这一掌虽只用了六成功力,但其势之猛,也非同小可,“幽灵老人”一声冷笑,出手封出了一掌。

双方均是十分之快,“幽灵老人”这一掌果然把陈绿这一掌封了开去,但陈绿却在这刹那之间,攻出了第二掌。

两人出手均极快速,人影疾转之间,双方已攻出了三招,看起来,陈绿是较落下风。

其实,陈绿的武功,要在“幽灵老人”之上,只是他故意落于下风,准备全力施于一击。

“幽灵老人”哈哈狂笑,道:“陈绿,以你的功力,是不是报得了仇?我看还是跟我合作算了!……”

“放屁……”

“骂吧!哈哈哈……我擒下了你,一样能叫你忠心于我!”

狂笑声中,连攻三掌,一时之间,把个陈绿盖在掌影之中,看来情势似是十分不妙。

这时被制的王文青,也看得心惊!

倏然——

就在此时,一条人影,疾如电光石火一般,欺到了门口,右使者目光一扫,不由暗吃一惊,喝道:“你来干什么!”

来人,正是“死亡魔姬!”

“死亡魔姬”目光一扫之下,微微色变,她冷冷笑了笑,右使者冷冷喝道:“‘死亡魔姬’,你不回地牢之内,到此找死吗?”

“我来找‘幽灵老人’……”。

“死亡魔姬”说话声中,已向右使者欺了过去,以目前情势,她必须出奇不意地制服了“左使者”,方能救下王文青,而左右使者也不知道“死亡魔姬”已用血梨解去“摄心之毒”。

“右使者”喝道:“你找他干什么?”

“我有话问他!”

“什么话!……”

“右使者”话犹未落,“死亡魔姬”身形已弹出,疾似电芒,射向了“右使者”击去。

“死亡魔姬”这拚命一击之势,何等之快,人影一闪,乍闻一声闷哼,右使者已躺了下去。

“左使者”为之一怔。

这眨眼之间,“死亡魔姬”的身子,已再度射出,就在“死亡魔姬”出手攻向了左使者之际,一条人影,也掠到了门口——

这一条人影,正是“无极老人”。

“无极老人”闪身到了门口之际,程英猝然施于全力,在“玫瑰血神”出其不意之下,一掌拍出。

程英虽然已经受伤,在这一段时间之内,已自行疗伤完毕,这一击之力,挟以他毕生功力所发,其力道之猛,非同小可。

“玫瑰血神”发觉之下,程英已发动了攻势,砰的一声,紧接着一声闷哼,“玫瑰血神”的身子,已栽了出去。

就在同一时间——一声闷哼,传自“左使者”之口,“死亡魔姬”猝然发难,已使他无法招架。

闷哼声起,王文青脱手飞出,身子栽了下去。

“死亡魔姬”接过了王文青的身子之后,掷给了程英,喝道:“快走!”

程英反而一怔。

倏然间,陈绿一声断喝,身子突然暴起,他终于挟以毕生功力,出手攻出了一掌。

这一掌将“幽灵老人”封退了十八步,方才拿桩站稳,突然,一声厉喝之声响起:“住手!”

这一声厉喝,正是出自“无极老人”之口,但见陈绿与“幽灵老人”同时闪了开去。

“幽灵老人”目光一扫,脸色大变,喝道:“你们……”

“无极老人”,笑道:“我们为什么不能找你吗?‘幽灵老人’你施的手段也够辣了,我们终有找你之日!”

“你们中了……”

“哈哈哈……你以为你的毒别人解不了吗?放心,我们已经解了!”

“幽灵老人”这一惊真是非同小可,下意识地他打了一个冷战,退了两三步!

他终不愧是一个老奸巨滑之人,他强颜一笑,道:“你们究竟要怎么样?”

“难道这一笔账不应该算吗?”

“该算该算,不过不知怎么算法?”

说话声中,他缓缓向后退去……

倏然——

“死亡魔姬”一个掠身,向“幽灵老人”射了过去,喝道:“‘幽灵老人’你纳命吧!”

出手一拍,掌力已经扫出。

“幽灵老人”喝道:“找死——”

他出手封出了一掌,身子突然一划,向黑暗之中纵去,“死亡魔姬”为之一怔,这当儿,无数的暗影,向她射了过来。

“死亡魔姬”暗吃一惊,右手拍出了一掌,向袭来的暗器击去,一阵轧轧之声,倏破空传起。

“幽灵门”突然关闭。

“无极老人”喝道:“快走!”

他一个箭步,欺到了门口,一掌向石门击出,轰然一声巨爆,那石门依旧动也不动。

所有之见状,为之色变!

倏然,“幽灵老人”的阴笑之声,破空传来,道:“你们一个也走不了,我将用‘溶心毒雾’,把你们毒死,一个时辰之后,你们就要向阎亡殿报到去了……”

话犹未落,突然,从黑暗的角落,冉冉升起了一缕白色烟雾……所有之人,均不知这“溶心毒雾”到底有什么惊人之处,不过,从“幽灵老人”的口气听来,好像十分厉害!

陈绿牙齿咬得格格作响,道:“‘幽灵老人’,你逃得了今日,可逃不了以后!……”

“幽灵老人”冷冷一笑道:“一个时辰之后,你们便要化为血水而亡了!”

此语一出,顿令所有之人,齐为之打了一个冷战!

但见那升起的白雾,缓缓散开……也越来越多……向门口方向,弥漫过来。

如“幽灵老人”所言不虚,这当真是一件骇人无比之事。

进无门,退无路,在场群豪,骇然悚立当场,好像在等待死亡一般——是的,他们真正是在等待死亡。

这当儿,“死亡魔姬”很快地跑过去抱住了“玫瑰血神”的身子,她把他搂在怀中,像在和一个慈母在死时的刹那,获得着她的子女一般。

程英道:“这怎么办?”

没有一个人知道怎么办,他们只是面面相觑,一片骇然与悚栗之色。

程英叹了一口气,道:“副门主,你怎么也赶到这里?”

陈绿叹了一口气,道:“你走后,我觉得不妥,假如你们两人再中‘幽灵老人’的‘移神大法’,如何是好?于是,我与‘长生老人’商量了一下,便赶来了。”

程英道:“这如何是好!你不来还好,……现在……唉!……”

他又深深叹了一口气,假如陈绿不来,自然要少死一条人命,派中职务,也有人照顾了。

白雾,快要弥漫整个屋子……

情势紧张无伦,可是他们却拿这白雾没有办法,那不是用武所能去阻挡或摧毁的物体。

倏然——

被“死亡魔姬”点倒在地上的“右使者”挪动了一下身子,站了起来,他目光一扫脱口叫了起来:

“这是‘溶心毒雾’呀!”

喝叫之声,栗人无比,所有之人,均为之打了一个冷战。

“右使者”疯狂地向大门扑了过去,击拍着门板,嘶叫道:“门主……还有我们呀……”

回声嗡嗡,那有“幽灵老人”的应声。

他又疯狂大叫:

“门主,放我们出来……”

他的叫声,凄厉无比,这疯狂的叫声使这阴暗的“幽灵门”之内,平添了一份极为恐怖的气氛。

程英冷冷一笑,道:“你不必叫了,他不会救你了!”

“右使者”的阴冷而骇人的目光,迅然落在了程英的脸上,程英淡然一笑,又道:“你就陪我们死在这里吧!”

“右使者”注视了程英一阵,那举动是慑人的,突然,他疯狂地笑了起来,向冉冉升起的白雾中射了过去——

所有之人,均为之脱口而叫!

倏听卡嚓一声……一切沉于死寂!

在“卡嚓”一声之后,那冉冉升起的白雾,突然中断,紧接着“右使者”从白雾中,奔了出来!

在场诸人,均知道这是怎么一回事,“右使者”必然是冒险闭了毒雾涌入之门。

但见“右使者”奔回之刹那,一个踉跄,仆倒下去,所有之人,均为之脱口而叫,但见他身子在抽搐!

程英一个箭步,欺到了他的面前,叫道:“朋友,你……不妨事吧?”

“右使者”抬起了头,他伸手揭去了蒙面黑纱,露在眼前的是一个年约六旬的枯瘦老人,他的口里,溢出了血水。

他看了程英一阵,凄厉的笑了起来,道:“我……活不成了,我已身中毒雾……即将化浓血而亡,小哥儿,想不到我人死在‘幽灵老人’之手……哈哈哈,这……真是天意……”

话落,他又疯狂地笑了起来。

“右使者”又道:“门已被我关闭……那毒雾再也不会升起来,不过,那已进来的……毒……雾……还是……会散开……你……们……快……走……”

血,不断从他口中溢出,他已无力说话了。

他叫程英等人快走,那里是通路?那里才有出入之门?

“右使者”头一摆,死了!

那死状极为可怖与骇人,他的身子在收缩……双手当先溶化,变成了血水……

此情入目,顿令所有之人,齐为之打了一个冷战!

这太过骇人,也太令人不敢置信,“右使者”全身将化血水而亡,这不要说看见,就是听也没有听说过!

倏然——

“左使者”在这时也醒了过来,他踉跄地站了起来,目光一扫,望着那室中缓缓移动的白雾,叫道,“这是‘溶心毒雾’……”

程英冷冷接道:“不错,你那个朋友已经死了。”

“左使者”对于程英之言,似是一无所闻,他疯狂地奔向了大门,拍击着石门,嘶声大叫:

“门主,放我出来!……”

砰砰砰的拍门之声,骇人心跳,他的情形与“右使者”完全相同,可惜“幽灵老人”没有回答,也不会放他出来。

程英冷冷道:“朋友,你别梦想‘幽灵老人’会救你了!”

“左使者”的目光,骤然落在了程英脸上,程英沉说道:“如果‘幽灵老人’人救你,你那个朋友也不人全身化血水而死于他的‘溶心毒雾’之下了。”

“左使者”望了一眼渐渐化为血水的右使者残骸尸体,突然,他疯狂地笑了起来。

笑声凄厉,也充满了愤怒。

他敛笑容,道:“苏飞豹,你先施毒辣手段,也别对怪我不起你!”

这一句话群雄精神一震,可能这“左使者”知道通路,而领他们出去也说不一定!

程英冷冷道:“朋友,你认清了‘幽灵老人’的在目了吧?”

“不错,我算认识了他,我哥哥死在了毒雾之下,可是我还活着呀……哈哈哈!……”

“朋友,你能出去吗?”

“当然可以。”他目光一扫,倏向右侧走去,不久,只闻一阵轧轧声起,“左使者”又退了回来。

举目一望,室内还是好好的,门并未移开。

程英一愕,问道:“怎么了?”

“左使者”冷冷道:“我已开启了‘秘门’……”

“真的?在那里?”

“这‘秘门’在毒雾那一处……”

“想要走出,岂不是要冲过毒雾?”

“不错。”

“这岂不是等于死亡?”

“只要不吸入毒雾,溶不了心,慑不了骨,就不会有死亡之险……”

“你说只要不吸入毒雾,就死不了?”

“对了!”

话犹未落,他一个掠身,向毒雾之中,冲了过去,刹那身影已杳。

所有之人,脸色齐为之一变!

“无极老人”喊了一声“走”,身子也告飞起,向白雾纵去,刹那间也告消失。

程英挟着王文青的身子,正待纵去,陈绿突喝道:“慢着!”

程英一怔,不由把脚步停了下来,问道:“副门主有何吩咐?”

“先解开门主的穴道!”

直到这时,大家才记起王文青的穴道还未解开,但王文青对于眼前的一切情形,却看得清楚,只是口里说不出话来。

陈绿摸过了王文青的穴道之后,脸色为之一变,道:“不好……独特的点穴之法……”

陈绿此语一出,顿令所有之人,齐为之色变,程英问道:“解不了吗?”

“对了,解不了!”

“这怎办?”——

没有一个人知道怎么办,程英说道:“只好先离开这里再说了。”

“不行,假如他吸进毒雾呢?”

是的,假如王文青吸进毒雾呢?因为此刻他已是没有功力之人,假如吸进了毒雾,岂有生还之理?

王文青干着急,他想告诉他们,自己虽是穴道被点。丧失功力之人,但他还是可以停止呼吸的。

陈绿向王文青道:“门主,怎么办?”

王文青用眼神向陈绿示意出去!

陈绿愕然道:“出去?”

王文青点了点头,陈绿又问道:“你能停止呼吸吗?”

王文青又点了点头,表示可以!

陈绿沉重地颔了一首,向程英道:“程总管!”

“弟子在!”

“你带门主出去,动作要快!”

“我知道!”

当下程英缓缓走到距毒雾一尺之处,向王文青道:“门主请停止呼吸!”

王文青点了点头,程英身子猝然掠起,疾如电光石火,向毒雾之中,射了过去。

陈绿望了“死亡魔姬”抱着“玫瑰血神”怔在那里,不由说道:“夫人请快走!”

“死亡魔姬”如梦方醒,说道:“她受伤甚重!”

陈绿问道:“她是谁?”

“我女儿!”

“你女儿?”

“是的,我女儿,我总不能看她死呀。”

“那么,我们两人合力为她疗伤吧。”

“死亡魔姬”颔一颔首,当下两人合运功力,为“玫瑰血神”疗伤,这两人均是绝代高手,一阵行功之后,“玫瑰血神”伤势已愈。

“玫瑰血神”望了他们两人一眼,脱口问道:“怎么回事?”

“死亡魔姬”双目突然滚泪,道:“女儿,你……”

她忍不住把她又搂在怀里,切切哭了起来,陈绿忙叫道:“我们快走,否则再也走不了。”

“玫瑰血神”用手推开了“死亡魔姬”,喝道:“你不是我母亲……”

“女儿……”

“别叫我女儿,你不是我母亲……”

“死亡魔姬”深知“玫瑰血神”已中了“移神大法”,她自然不会相信“死亡魔姬”是她母亲,当下“死亡魔姬”说道:“不管你承认不承认我是不是你母亲,但我们必须离开这里,否则,一经攻入毒雾,便要全身化血水而亡!”

“玫瑰血神”粉腮悚然色变。

“死亡魔姬”一把抱住了“玫瑰血神”,喝道:“停止呼呼,否则你没有命!”

不管“玫瑰血神”是不是变成了一个穷凶恶极,丧失本性之人,她终是一个活人,她自然有求生欲望。

当下她点了点头,“死亡魔姬”身形弹起,向白雾之中,射了过去,陈绿紧随着其后。

到了室后,但见石壁之中,有一道山门,“死亡魔姬”向门内射去,穿过了“秘门”,依旧有白色的毒雾。

这是一条门道,很狭也很长,奔出了六七丈,才过了毒雾范围,三人不由齐吐了一口气。

陈绿朗声叫道:“程总管。”

前面传来了程英的应声,道:“副门主,我们在这里!”

陈绿与“死亡魔姬”双双奔了过去,果见程英等一行人,已在前面等候,这些人像万劫余生一般,悚然站立。

陈绿向“左使者”道:“多谢朋友救命之恩!”

“左使者”冷冷说道:“我是为自己逃命,不谢也罢。”

“朋友,这是什么地方?”

“秘道!”

“通路呢?”

“已被堵死……”

“那么,还是出不了这里了?”

“‘幽灵门’之内,秘道无数,暗门百条,每一条都有数个出处,但目前我记不起是那一条秘径。”

“只要你记起来这‘秘径’方位,你便可以找到出路?”

“对了,让我推算一下。”

话落。他坐了下来,闭眼思索!

死亡虽已过去,但第二次的死亡危机,又告降临,这一次是否能走出这秘径,还是一个问题。

陈绿向王文青说道:“门主;你无大碍了吧?”

王文青摇了摇头,“死亡魔姬”走到了王文青的面前,说道:“让我看看是否能解他穴道,或者他用是黑魔经上的武功也说不一定!”

话落,她伸手摸了一下王文青的穴道之后,说道:“不错,用的正是‘黑魔经’上的点穴法。”

“你能解吗?”

“可以!”

“死亡魔姬”话落,右手拍出,以其绝快的手法,点了王文青周身五处大穴,然后在他的“命门穴”上一阵推拿。

半晌,王文青果觉内力畅通!

“死亡魔姬”退了回来,说道:“王文青,你觉得怎么样?”

一时,王文青还是没有说话,良久,他才叹了一口气,道:“多谢阿姨解穴之恩,唉!好可怕的时刻,好长的一日,能予不死,总算侥幸了。”

倏然——

“左使者”说道:“我想起来了!”

这一句话无疑像一剂兴奋剂,使所有之人精神一震,这当儿,“左使者”已站了起来。

王文青当先走了过去,道:“朋友,请受王文青一拜,以谢救命之恩!”

话落,施身一拜。

“左使者”冷冷一笑,道:“何谢之有,我自己也想逃命,算了!”

话落,他的身子突向后走了回来,他的目光,一瞬不瞬地在各处寻视着,突然,他把脚步停了下来。

他突伏身,在地上摸了一阵,脱口道:“不错,在这里。”

他从地上,揭起了一块石板,伸手向洞中摸去,突闻一阵轧轧声起,石壁之间,又现出了一道门来。

所有之人,心头为之大喜。

“左使者”道:“你们跟我来。”

话落,当先向石门步了进去。

“无极老人”紧随其后,其余之人,也鱼贯而入,弯弯拐拐,不知走了多远,突然,“幽灵老人”冷笑之声,在这地道之中,又响了起来。

王文青脸上,骤现杀机,喝道:“‘幽灵老人’,有本事出来好了,你怪笑什么?”

“幽灵老人”阴恻恻的冷笑之声,破空传来,道:“左使者,你好大的胆子……”

“左使者”狂笑道:“‘幽灵老人’,是你先要我们的命,不是我背叛你!”

“嘿嘿,左使者,背叛我者死!”

王文青冷冷一笑,道:“只怕未必!”

“幽灵老人”的声音不再传来,这地道之中,骤现一投死寂的阴影,这死亡的阴影,无形中压在了所有之人的心头。

王文青一个箭步,欺到了“左使者”身侧,冷冷一笑:“我倒要看看他用什么办法对付你!”

他与“左使者”并肩而行,行约三丈,一声冷喝,突告响起,一条黑影,猛“左使者”击了过来!

这一条人影来势奇快,“左使者”一个掠身,猝然闪开,就在“左使者”,一闪之下,王文青的身子,猛然射了过去,拍出一掌。

这一掌击出之力,挟以王文青毕生功力所发,力道之猛,有排山倒海之势,在王文青射身之下,陈绿也掠身射了过去。

这两个人发动攻势奇快无比,倏然那黑影大喝一声,投出了数点暗器,分击王文青与陈绿。

陈绿与王文青一声断喝,双掌猝然劈出。

“左使者”倏喝道:“不要出掌……”

他出声虽快,但亦慢了一步,王文青与陈绿的掌力,已同时击向了那暗器!

砰砰砰!

一连三声巨爆,王文青陈绿大骇,双双收身后退,在二声爆炸之后,这猝小的地道之内,漫起了白烟!

这白烟迅快地散开……使在场之人,虽见眼前景物,“左使者”当先喝道:“冲过去。”

“去”字甫出,他一掠身,已当先掠了过去,“无极老人”紧随其后。倏然,一声凄厉的惨叫之声,骤然传来。

紧接着“无极老人”喝道:“‘幽灵老人’,我跟你拚了。”

王文青与陈绿同时一怔,暴喝之声,突告响起,王文青一个箭步,射了过去。

王文青欺身之际,第二声惨叫之声,倏又告破空传来,一条黑影,朝王文青的面前泻落。

王文青双手接过了那射来的黑影,穷极目力望去,他突脱口而叫,蹬蹬蹬退了三四步,手中之人,突掉在地上。

只见“无圾老人”口吐鲜血而亡。

王文青一声狂吼,道:“‘幽灵老人’,你好辣呀!”

他一声狂吼之后,向漫漫白烟之中,射了过去,倏然,就在王文青一掠身之下,一道掌力当胸涌到。

在浓浓白烟之中,王文青对眼前景物,一无所见,当下由暗吃一惊,右手封出,人已退了回来。

在王文青一退之下,程英也欺身过来,倏然,破风声起,寒风袭到,王文青发觉那是暗器,忙发掌击去。

掌力击出,他大腿上乍觉一麻,一切又恢复了原状,王文青知道他中了暗器。

他厉声喝道:“小心,他施暗急——”

“器”字未出,陈绿已掠身而起,他一声狂吼,道:“‘幽灵老人’,接我这一掌试试。”

“试”字未出口,掌风虎虎,连攻三掌。

“死亡魔姬”喊道:“走!”

她一掠身,当先掠了出去,白茫茫的烟雾之中,只听陈绿与“幽灵老人”的暴喝之声!

王文青喝道:“程总管!”

“弟子在!”

“我们走!”

“门主,我中了暗器,你呢?”

王文青打了一个冷战,道,“什么?你中了暗器?”

“是的,不过,并无大碍!”

“我也中了暗器!”

倏然——

陈绿的声音传来,喝道:“门主,快走!”

“你呢?”

“门主放心,我杀了他之后,自会出来!”

王文青心知陈绿的武功,要高“幽灵老人”不少,当下也就放心了,他向程英喝道:“程总管!走!”

“是!”

王文青在程英应声甫落之际,人已掠身而起,出了白雾范围,已见前洞口有光线射来。

倏地——

一声暴喝之声,传自洞口,王文青与程英疾如电光石火,同时射了过去。

但见洞口,数十个“幽灵人”围攻着“死亡魔姬”,打得难分难解,“死亡魔姬”右手胁下虽然挟着“玫瑰血神”,可是她的动作还是十分迅厉。

王文青一个弹身,射了过去,断喝之下,他的掌力已经攻出,惨叫之声,应声而起。

程英也加入了战围!

倏然,“死亡魔姬”一声闷哼,她的身子,突然栽了下去,这一下令王文青吃了一惊。

程英一个掠身,射了过去,抓起了“死亡魔姬”,就在此时,十数道掌力,齐向他击来。

程英此时拚着受掌力之击,也要救“死亡魔姬”,在他抓起了“死亡魔姬”,之际,三道掌力,已击中了他的身上。

哇!的一声,他口中鲜血应喷出。

王文青一声断喝:“我宰了你们!”

王文青狂吼之下,掌力已狂然击出。

惨叫声中,两个“幽灵人”又应声惨死地上。

数十个“幽灵人”再度向王文青扑击了过来,王文青厉声一喝,左手猛然击出。

王文青掌力甫自攻出,脑中突地一眩,天旋地转一般,一个身子突然栽了下去。

这情形与“死亡魔姬”完全相同。

程英见状,吃了一惊!

他脱口一声大叫:“门主!”

他右手一探,抓向了王文青。

王文青之眩晕倒下,是中了暗器之毒,须知那打在他在腿上的暗器,奇毒无比,在短短的时间内,就会发作。

“死亡魔姬”也因中了暗器之毒,而仆倒于地。

程英探手抓向王文青之际,数道掌力,又向他涌了过来,砰砰两声,程英又中了两掌,两口鲜血又应声喷出。

人影闪动,数个人又向他扑了过来。

如非程英不怕任何剧毒,否则,他此刻也势必与王文青、“死亡魔姬”一样,仰身栽倒了。

他两手分提三个人,已没有出手能力,他心知除了逃命之外,否则他们非同时丧命不可。

他一声厉啸,身子突然掠起,狂奔而去。

背后有人喝道:“阁下逃得了吗?”

十数个“幽灵人”紧迫不舍,程英此时受伤甚重,他这狂奔之势,也是奇快无比。

一阵狂奔,数口鲜血,又应声喷出。

他已无能力再奔下去了,眼前一片黑暗,但他必须救主,救出王文青!

这意念产生了勇气,使他有力气狂奔下去……

后面“幽灵人”穷追不舍!

一连串狂奔,踉跄之下,程英的身子仆倒了下去,鲜血,从他的口里冒了出来!……

他几乎没有能力爬起来!

背后,暴喝与长啸之声,越来越近,那象巨雷一般,震憾着程英的脑袋,震动他即将死亡的心弦!

终于,他咬着钢牙,又爬了起来,抓起了“死亡魔姬”与王文青,狂奔而去。

奔!

除了一个“奔”字,在他的脑中之外,他已记不起自己是否还存在,这一连串的狂奔,已出了数里。

他来到了一处悬崖之上,在理智迷之下,他向悬崖之沿,踉跄奔去!

他的脚踩了个空,“啊”的一声身子连同王文青等人,向悬崖岩下滚落下去……

………………

在眩昏中,王文青经过了一阵猛然的震荡,紧接着全身一冷,他开始醒了过来。

他幌了一幌脑袋,站了起来,睁目一望,发现这是一处小小涧潭,水不深,站起来刚好到胸前,他几乎不知道这是怎么回事?

倏然——

一声女子之声,突告响起,王文青顺着方向看去,但见一个裸身的女子,正在池中洗澡!

王文青心头一震,茫然站立着。

久久,他才记起了程英等人,他勉强提运了功力,把他们向池畔弄去。

费了王文青的全部功力之后,他终于把所有之人,弄到了池畔,他在筋疲力尽下又倒了下去!……

※※※

当他醒来之时,发现自己躺在一间房室之中,这似是间女人的卧室,于是他想到了那涧潭中的女子!

莫非是她救了自已,还有其余之人呢?

王文青想到这里,不由暗吃一惊,突然,一阵轻微的脚步声,向房间之内走了过来。

王文青抬眼一望,但见一个十五六岁的青衣女婢,向他床前走了过来,王文青想跃起,但全身却没有一点力气。

青衣婢女走到王文青面前,她的脸上,一无表情,看了王文青一眼,道:“你醒来多久了?”

王文青一怔,道:“刚刚醒来,这是什么地方?”

“我家二小姐的房间!”

“我的朋友呢?”

“放心,他们在另一间房内养伤,并无大碍!”

王文青心头,这才放下了心头大石,说道:“多谢姑娘救命之恩!”

“又不是我救你,谢我干什么?”

“那么请向你家小姐致谢救命之恩!”

青衣女婢冷冷说道:“小姐要我来带你去见她。”

“干什么?”

“我不知道!”

“可是我!……”

“这里有一包药你服下吧!”

她掏出了一包药,递给了王文青,王文青略为一怔,终于接过了药服下!

药物入口不久,王文青终于能行动了,他站了起来,望着青衣女婢,含笑说道,“姑娘请带路!”

青衣女婢不答话,转身向门外去,王文青也不知这是什么地方,只好,跟青衣女婢走了出去。

出了门,转入了一条回廊,回廊之外,是一片花园假山,景色甚美!

不久,他已被领到了一间大厅之中,厅内装设甚美,王文青突见两间例排坐着两个青衣少女。

其中一人赫是那个在池潭中洗澡的女子!

这两个女子均是十分美丽,面貌也十分酷似,王文青忙上前一礼,道:“多谢二位姑娘救命之恩!”

较大的青衣少女冷冷道:“免了。”

王文青闻这冰冷而又毫无感情的声音,内心不禁打了一个冷战,悚然地望着她们俩人。

较大的那位青衣少女冷冷道:“你别高兴,我还没有救你们呢,那毒针还没有拔去!”

王文青心头一寒,随即笑道:“但总算是救了我们!”

“你叫什么?”

“在下叫王文青!”

“那二女一男的是谁?”

“男的是我门人!”

“这么说来,你是一派之主了?”

“正是!”

“什么门派?……哦,这个我不问了,反正我们对江湖门派一无所知。”她语锋略为一顿,又道:“那女的呢?”

“是我阿姨跟我姐姐呀!”

青衣少女冷冷“嗯”了一声,道:“他们三人也均中了毒针,而其中你姐姐似中了邪法!”

王文青心头一跳,道:“你……怎么知道?”

“我看出来了!”

王文青肃然起敬,道:“想不到姑娘意是身负绝世武功之人,王文青失敬了!”

“不必客气,我问你,你们想死还是想活?”

王文青闻言之下,为之一怔,道:“生死怎么样?”

“有条件!”

“什么条件?”

“想死,我不救你们,送你们出这‘仙水涧’!……”

“想活呢?”

“我救你们,但不准你们出我这里!”

“我们留下?”

“对了,再说,你已看见了我妹妹的身子,男女授授不亲,这天大之事,你不能不作个交待!”

王文青打了一个冷战,栗声道:“你……的意思……”

“要你娶了我妹妹!”

“这!……”

“假如办不到,你们只好死在这里!”

王文青道:“你威胁我?”

“就说是吧!”

王文青一时怔立当场,久久才说道:“娶她可以,但我们必须离开这里!”

“这办不到!”

“你为什么非叫我们留下不可?”

“因为你这位门人将成为我们的丈夫,你们知道那毒针射中你的大腿及小腹之下,这道理非同明显,我们想救你们,只好脱……”说到这里,她突然止口,讪笑道:“我不说你总明白了!”

“所以,你们非留不可!”

王文青道:“我们可以带你们离开这里。”

“我们不离去,现在你可以考虑,愿不愿意随你!”

王文青见对方的口气,已无商榷余地,当下又问道:“你能解我表姐所中的‘移神大法’吗?”

“当然可以!”

王文青心计倏生,他认为对方既然用强迫手段,他何不答应了她,以后再作打算?

他们想还逃出这里,大约也不是一件困难之事。

想到这里,他含笑说道:“也罢,我答应了。”

“真的答应还是假的答应?”

“当然是真的。”

“很好,你别存不良的念头,否则,吃亏的还是你们!”

王文青打了一个冷战,表面依旧说道:“不会的,你放心好了。”

“我不会放心的。”她转脸向较小的青衣少女道:“妹妹我们去疗伤吧!”

那较小的青衣少女站了起来,道:“王少侠,请随我来。”

话落,向来路走去。

王文青正待走去,那青衣少女问道:“王少侠,有一件事我忘了问你。”

“什么事?”

“你那门人叫什么?”

“叫程英!”

“嗯你们去吧!”

王文青随着那青衣少女又走回到了原先他疗伤的房间,青衣少女说道:“躺下吧!”

王文青含笑问道:“姑妨芳名叫什么?”

“我叫吕燕,我姐姐叫吕凤!”

她笑了,笑得很美,也很动人,玉文青说道:“吕姑娘,你们为什么一定要我们留下?”

“我娘的意思。”她笑了一下,道:“王少侠,你也别怪我们强迫你们娶我们,假如你们所中的伤势在别的地方,我们就不会要你们留下了……”

“我了解!”

“勉强的结合,是不会幸福的,夫妻之间,必须以爱情做基础,俟你们对我有了解之后,再结婚不迟。”

对方会说出这种话来,大大出了王文青的意料之外,他突然发现对方是非常美好而又善良的。

她笑了笑,道:“你躺下吧,我要点你穴道了。”

王文青点了点头,青衣少女右手点出,王文青便睡了过去!……

醒来,青衣少女吕燕站在了他的床前,道:“毒针已拔起来了,我已经给我敷上了药,过一两天就会好的,你放心好了。”

王文青叹了一口气,道:“吕姑娘,我不知如何感激你!”

“算了,去见他们吗?”

“也好。”

王文青下了床,行走自如,伤口虽微微发痛,但并不妨事,他移步跟着吕燕向另一间房间走去。

房内,一个人走了出来,那正是吕凤,她的脸上,依旧一无表情,看了王文青一眼,道:“程少侠虽然中了毒针,但他体资特殊,针无法漫延,他已全好了过来,你进去吧,妹妹,我们走!”

王文青道:“我阿姨及表姐呢?”

“我们现在就去救她们两个。”

话落,移步走去,王文青也向门内走去,但见程英站在床前发呆,听王文青脚步声走来,目光骤然落在了王文青的脸上,问道:“门主,是你?”

“正是,你好了?”

“多谢门主关心,但我们怎么办?”

“什么怎么办?”

“那位姑娘说你与我均要留在这里?”

“不错!”

“这怎么成?假如门内发生事故,这后果岂堪设想?门主岂可不想到这点?”

“我想到了,但必须留下……”他把经过告诉了程英一遍,程英脸色一变,道:“要我们跟她们成婚?”

“对了!”

“这不成……这不成,我已答应了于菁……”

王文青突低声道“我知道,所以我们必须逃走!”

“逃得了么?”——

是的,他们逃得出这里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