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请 登录注册
当前位置:雨枫轩> 原创长篇小说 > 玄幻|武侠 > 传统武侠小说 > 幽灵门 > 正文 > 第十八章 长恨芳魂
第十八章 长恨芳魂



更新日期:2021-07-11 + 放大字体 | - 减小字体 本书总阅读量:

因王文青不杀古碧华,而使一百五十以上的门人激动与愤怒,纷纷移动了脚步,向大殿之外行去,王文青为之目瞪口呆,额角滚出了豆大汗水!

这集体抗议,的确大大出乎了王文青的意料之外,事情之发展,使他感到了可怖与震惊。

“玉面侠”突沉声喝道:“站住!”

“玉面侠”这焦雷似的喝声,使那些移动脚步的门人,全都停了下来,目光不由全落在“玉面侠”的脸上。

“玉面侠”一脸沉重之色,说道:“身为本门弟子,岂可如此对待门主?”

有人叫道:“他不配!……”

“他无能……”

“他不能当‘神剑门’门主!……”

“………………”

“………………”

人又开始叫喊,那人声之激愤,不亚于方才,这情形的确是令人震惊而心惧。

古碧华全身发抖,木然站立当场。

王文青脸色,也苍白如雪,汗水滚滚,神情骤现可怖之色,他似是在思考什么……

“玉面侠”突向王文青叫道:“门主!”

王文青心头一震,他目光一扫“玉面侠”,问道:“什么事?”

“你应该作个决定了。”

“什么决定!”

“杀古碧华!”

王文青脸色一变,喝道:“什么?你也要我杀她?”

“不错;古碧华不杀,人心不服!”

王文青怒道:“难道我们就不能原谅她么?”

“没有人肯原谅她!”

王文青阴冷冷一笑,道:“我不杀她……”

“你要怎么样?”

“我王文青难道保护不了我的妻子么?”

“玉面侠”沉声道:“门主,此时不是意气用事之时!”

“我王文青就是这样,我想要的我要得到,我不要的我能毁去,她是我妻子,我能保护她!”

“玉面侠”冷冷道:“门主,你岂可不顾全大局?”

王文青心头一震,在这开派盛典之下,他岂能不顾及大局,而做下了让人笑话之事?

然而,他如无法保护他妻子的安全,岂不是要让人讥笑他无能?

两者他必须选择其一。

“玉面侠”又道:“门主,‘神剑门’的威望岂可断送在你手里?”

王文青咬一咬钢牙,目光一扫门人,喝道:“你们静下来!”

喧闹的人潮,在王文青的喝话之后,又静了下来,目光又齐落在王文青的脸上,齐待王文青的答覆。

王文青似一只斗败了的公鸡,沉郁地说道:“你们非叫我杀她不可么?”

“不错,杀她……”

“为惨死她手里的人报仇……”

“非杀她不可……”

“………………”

激愤的喝声,象巨雷般地打在王文青的脑海中,一生之中,他从没有感到比这一刻更加悲痛!

喝叫的人声,又停了下来。

王文青愤然道:“她已改过向善,难道你们不能原谅她么?”

人接道:“不行……不能原谅!”

“她杀人无数,不能原谅!”

“………………”

王文青惨然道:“你们何必置她于死地?古语曾云,浪子回头金不换,她已悔悟,难道你们如此残忍?”

“她杀人太多,岂可饶恕?”

“杀她……门主杀她!”

王文青几乎为之惨然泪下,生平,他第一次无法做他要做的事,这怎不叫他悲伤?

有人叫道:“门主如不杀她,我们走了……”

“走!……”

于是,又有人挪动了脚步,向大殿之外行去……

王文青厉声一喝:“站住!”

移动脚步的人群,又被王文青的叫声而停了下来,王文青突然喝道:“你们真迫我杀她?”

“不是迫,这是门主应该做的事!”

“可是她是我妻子,我做不来!”

“那你不配为‘神剑门’门主!”

王文青脸色一变,突然从椅子上站了起来,道:“很好,我王文青不配当‘神剑门’门主,你们可以重立门主,我王文青就离开这里。”

话落,大踏步向殿前走去。

这下,令所有之人,为之震惊,木然而又错愕地注视着王文青,这又是一件大大出人意料外之事。

“玉面侠”一个箭步,欺了过去,截住了王文青去路,喝道:“你疯了?”

王文青狂笑道:“疯了,我王文青不是好好么?”

“那么,你……”

“我不做这‘神剑门’门主了……”

“这怎么成?”

“有什么不可?我王文青如不能保护重新向善的妻子,我当这个门主又有什么用?师伯,让路!”

“玉面侠”悚然望着王文青,下意识让过了去路。

王文青走到了古碧华的面前,道:“我们走!”

古碧华一怔道:“去那里?”

“只要离开这里,到那里都行!”

摇了摇头,道:“我不走!”

“什么?”

“我不走。”她的脸上,现出了坚毅之色,说道:“你做错了这一件事!……”

“我做错了这一件事?为什么?”

古碧华叹了一口气,道:“我了解你是爱我的,但你不爱你的门人吗?”

“我爱!”

“那么,你退回去,我有主意!”

王文青一阵愕然,古碧华黯然道:“我真的是该死!”

“啊!……”

“我不死,人心不服!……”

“我要保护你!”

“这不是你能保护得了的,你能得到的,我应该给你,杀了我,人心归服,我又为什么不做?”

“古碧华,你……”

“杀我!”

王文青激动地叫道:“不,你是我妻子。”

“王文青,不杀我你便是一个懦夫!”

“不,我爱你!”

“现在不是谈爱之时,我一生作恶太多,如我之死能叫人心归服于你,我乐意做这一件事,你也应该下这决心了。”

王文青更加痛苦了。

古碧华之言,句句出自肺腑,可是王文青岂忍心杀她?

古碧华又道:“王文青,难道你没有壮士断腕之心?”

王文青惨然怔立。

古碧华又道:“不必犹豫了,退回去吧,让我跟他们说几句话吧!”

王文青的心情,从无此刻的悲痛,这痛苦是他从未有过的,他爱一个女人,但却没有能力保护她。

他缓缓地走回了大殿,颓然地坐了下来。

古碧华苦笑了一下,目光一扫群雄,说道:“各位朋友请了!”

大殿之内的群豪,目光齐注视古碧华,任何一个人均不知她将说些什么话来。

古碧华坚毅地说道:“各位所为是对的,古碧华双手沾满了血腥,也杀人无数,我是该死,死在各位面前,否则真理何在!正义何在?”她仰制了悲伤情绪,又道:“王文青会杀我的,不过,有一句话我想说,如果我死了,希望各位忠心于王文青,和平是有代价的,那必须用血与汗去换来。”

这一句话说得令人感动!

古碧华又沉声道:“在我死前,我必须加入‘神剑门’否则,王文青岂能掷剑赐死?”

所有之人,为之怔住!

古碧华说完了话,心中似是轻松不少,她缓缓向大殿之上,走了过去!

所有数百高手,为她的话感到了迷惑,也无数的人佩服古碧华的决心与毅力。

她爱王文青是一件不可置疑的事,她要以死,换取了数百人心归服于王文青。

这一点,就不是普通人所能做得出来了。

她走到了神案之前,“玉面侠”佩服古碧华所为,也深深地对她升起了怜惜之情!

“玉面侠”黯然道:“古碧华你愿意加入‘神剑门’么?”

“愿意!”

“拜剑!”

古碧华深深拜了下去,“玉面侠”沉声道:“古碧华,你愿意忠心门主?”

“愿意!”

“立誓!”

古碧华立下了重誓之后,“玉面侠”沉声说道:“古碧华,你已正式成为本门弟子!”

古碧华应了一声之后,突朝王文青跪了下去,道:“禀告门主!”

王文青栗声道:“什么事?”

“弟子尚未加入‘神剑门’之时,为恶甚多,愿加入‘神剑门’之后,以死还我清白!”

王文青全身一颤,他打了几个冷战,天啊,他怎么能赐剑杀她?杀死这个妻子?

他脸色苍白,神情极为可怖,他只是睁着双目,骇然地注视跪在他面前的古碧华!……

大殿之内,鸦雀无声!

“玉面侠”沉声道:“古碧华既愿死于‘神剑’之下为荣,门主当赐剑一死!”

王文青依旧怔怔地,错愕地!

古碧华切切说道:“难道门主不成全弟子之愿?”

王文青在极度的悲伤之中,沉长地叹了一口气,情势的发展,使他必须赐剑,为了“神剑门”,为了人心,他必须做这一件他不愿意做的事。

他有断肠欲泣之情,然而在此时,他必须沉着地忍下来,于是,他突然有了决定。

他沉声道:“古碧华,你愿意一死么?”

“是的!”

“那么,你死吧!”

他取过了“神剑”,交给了古碧华,他握剑的手,发抖得厉害,古碧华双手接过了“神剑”,切切道:“谢门主成全!”——

一件最悲剧的事,终于将发生。

乍然之间,这大殿之内的空气,突然现出了一股悲哀的气氛,王文青的眼眶里,骤现泪水。

古碧华走到了大殿中央,她的脸上,找不出有一丝表情,纵有,也不过是那极为悲伤的色彩。

所有之人的目光,全迫视在她的身上。

她缓缓举起了“神剑”,剑锋已压了她的肚子上,只要她一用力,她将立即死于“神剑”之下。

不少人不忍见悲惨的一幕,而缓缓侧过了脸或垂下了头。

古碧华的双目之内,骤现泪下,滚下了她的粉腮,她想痛哭,然而,她哭不出声音来。

王文青的眼眶里,滚下了两行泪水!……

古碧华凝视着王文青良久,她默默地说:

“王文青,我们别了……永远别了!……”

她没有把话说出来,泪水代表了她的心声,她终于闭上了双目,握着“神剑”的右手,在剧烈地发抖!

王文青侧过了脸!——

他不忍看这一幕悲剧发生,天啊,这将是令他毕生忘呀!

倏然——

一声闷哼,乍然传自古碧华之口!

王文青乍然举目,目光过处,“神剑”已刺进了古碧华的腹中,随着“神剑”的抽出,血箭乍然射了出来。

古碧华脸色一白,娇躯幌了两幌!

她的左手,迅快地按住了伤口上“神剑”当啷一声,掉在了地上,她的身子摇摇欲坠。

王文青一声厉叫:“古碧华!”

他一个弹身,向古碧华扑了过去,他抱着了古碧华倒下的身子!

最悲惨的事发生了。

倏然——

所有门人,全部跪了下去,道:“请门主恕罪!”

王文青行行泪水,滚下了脸颊,他突厉声一笑,道:“死了……死了……哈哈哈……你们迫死了她!……”

笑声凄厉,闻来可怖骇人!

“玉面侠”见状,为之悚然。

王文青抱住了古碧华身子,走过了伏跪在他面前的人群,凄凉地抱着古碧华,向大殿之处行去。

“玉面侠”一个弹身,截住了去路,道:“门主,你怎么了?”

“让路,你们这些杀人魔鬼,你们迫死了她……她死了……你们高兴了吧?哈哈哈……”

他走出了大殿!——

没有一个人去阻止他,任何一个人均了解他此刻的心情。

王文青走出了“无情洞”,他抱着古碧华,漫无目的地向前走去……泪水滴滴滴在古碧华苍白的脸颊上。

古碧华吃力地叫道:“王哥哥?……”

“华妹……”

“你回去吧!”

“不,我要跟你在一起!……”

他疯狂地吻着她——吻着这个即将死的妻子……这吻是最真诚的,他献给了她!

血泪交流,断肠情深!

王文青突叫道:“华妹,我害死了你……假如你回南海……也不会有今天了,华妹,我害死了你……”

“不?王哥哥,我……该死的……”

切切哀语,几难听清,王文青乍闻此话,柔肠寸断,他抱着她哭了,切切而伤心地哭了起来……

她珠泪滴滴,滚下了脸颊……当泪流干之后,她的生命,也将结束。

王文青悲伤地叫道:“华妹……”

“王哥哥……谢谢你……的爱……”

王文青好似被利剑穿截着……血在他内心里流着……他该说什么?又能说些什么?

古碧华惋然笑了一下,道:“王哥哥……我们夫妻无缘……这错……是……我一手……造成的……我辜负了你!……”

“华妹……”

“你相信我……爱你?……”

“我相信!”

“我会怀念……你……在九泉……之下,我会记住……你给我……的爱,王哥哥……你会想我么?”

“我会想你……一辈子想念你。”

“我……已经得到……你……的爱……王哥哥,你愿意来世……我们重做一对夫妻?……”

“愿意的!”

“假如真……有……那么一天……我……会好好待你!……”

“华妹!……”

“王哥哥……”

他们互相地呼喊着……死亡的呼叫,感人泪下,王文青再度疯狂地吻着她!……

她满足了!

人世之中,她做下了最可怕的事,也做下了最善良的事。

少女的憧憬与希望,被她自己所毁灭,她有绝代的姿容,可是却落得这不幸的下场。

她留给人们的是善良的呢?还是丑恶?

王文青疯狂地吻着她,死亡之吻,倍增断肠。

她的樱唇,开始冰冷了……

一缕芳魂,也飘茫地脱离了躯壳……

泪尽了,血亦干了!

王文青嘶声而叫:

“华妹……华妹!”

她不会回答了!

不幸的一生在她微笑之中结束了,她一生之中,得到了什么?是的,她一无所有。

纵有,也不过是她死在了她所爱的人怀中。

王文青嘶声地叫着:“华妹……”

任凭他喊破了喉咙,死去的古碧华那里会回答,她只是安祥地将生命,结束在王文青的怀中。

王文青抱着古碧华的身子,痛哭失声!

一生之中,从未如此悲伤与痛楚过,因为他是间接害死古碧华的凶手。

痛哭之声,绯恻缠绵!

“王哥哥!……”

王文青似是一无所闻,他痛哭着,让心头的悲伤,随着泪水滚了下来。

“王哥哥!……”

这叫声王文青终于听见了,他满脸泪痕,痴痴地转过了脸,展在他眼帘的是一个模糊的人影。

他喃喃说道:“你……是谁?”

“王哥哥,我是淑琴……”

“淑琴?……淑琴!……”

他喃喃地,好像这淑琴两字,对他太过陌生,也像人世之间的事,他已经忘得一干二净!

关淑琴错愕地说道:“王哥哥,难道你忘了我是谁?”

“是的,忘了……一切都忘了!……”

他喃喃地说着,状极悲惨。

关淑琴乍闻此言,为之泪下,她为王文青之遭遇而断肠,她想安慰他,目睹王文青此情,她自己先泣不成声了。

王文青茫然地挪动脚步,抱着古碧华的尸体,缓缓走去!……

关淑琴又叫道:“王哥哥!……”

他微微地把脚步顿了一下,喃喃道:“什么事?”

“你不必太过悲伤了!……”

“我悲伤?……我为什么悲伤!……”

关淑琴惨然道:“王哥哥,你!……到底怎么了?……”

“我?……我不是好好的么?……”

“唉!……这可怕的事不应该发生在你的身上……她太可怜了,别人为什么不肯原谅她?……”

他痴痴地呆望着关淑琴!

关淑琴又道:“王哥哥,不必太过悲伤了,反正她已经死了!”

“死了?……谁死了?……”

“古姐姐呀!”

王文青全身一颤,这一句话使他的记忆乍复过来,他突疯狂地笑了起来!……

关淑琴脱口惊叫:“王哥哥,你怎么了?”

王文青疯狂地笑道:“是的,她死了!……死了……你们害死了她,你们迫死一个改过向善的女子……她无声地死了!……”

“王哥哥,不是我迫死她……”

她叫着,状极动人!

王文青狂笑道:“不是你?……是谁?……我记起来了?……”

他又疯狂地笑着……凄厉地笑着……但这笑声到最后,是断肠痛哭呀!

关淑琴悚然地注视王文青!

带着痛哭,抱着尸体,他缓缓向前走去,那脚步依旧是没有目的的,象一个失魂的人一般!

关淑琴切切地叫着:“王哥哥!……”

然而,沉缅在悲伤的王文青,那里听得见关淑琴这切切痛叫之声?怜惜的呼叫?

他抱着,走向了森林里,纷飞枯叶,凄凉的人影,形成了一张动人的,感人的,悲哀的画面!……

那纷飞的枫叶,也象大地在为这一对不幸的恋人而哭泣!……

他下意识地脚步停了下来,哭声也开始隐去,他站在寂寂林中,悲哀出神!……

一个黑衣人影,走到了他的身后,叫道:“王少侠,人死不能复生,你……也不必太过悲伤了!”

王文青徐徐侧脸,站在他面前是一个黑色而模糊的影子,他喃喃问道:“你……是谁?”

“你忘了我是谁?”

“我看不清……我不知你是谁?”

对方深深一叹,道:“王少侠,她不是古碧华么?”

“是的!……”

“她死了?”

“不……她还活着,活……在我的心目中!”

“她怎么会死?”

“杀死了她?”

“你?怎么会!”

“真的,我杀了她!……”

“既然是你杀了她,你悲伤什么?”

“她是我妻子呀!”

“我知道……我知道她是你的妻子!……”

“你是谁?”

“我是陈凤凤!”

“陈凤凤?……陈凤凤?……”他喃喃念着,好象一时之间,他记不起这陈凤凤是谁?……

“地狱魔花”切切说道:“王少侠,她死了,埋葬她吧!”

“埋葬?不!……”

“难道你要永远把她抱在怀里么?”

“是的,我不埋葬她,我要永远跟她在一起,我……永不离开她!”

“不,入土为安,你不埋葬她,她魂归九泉是不安的!”

王文青木然而错愕地注视着陈凤凤,他不是看她而是回忆着,思索着!……

“地狱魔花”又道:“埋葬她吧!”

他痴痴地颔一颔首,入土为安,他又怎能叫妻子死于九泉而不安呢?他长长一叹,道:“是的,我该埋葬她!……”

他下意识地又伏身吻了古碧华那冰冷的樱唇,然后说道:“你可以帮我埋葬她?”

“当然可以。”

“地狱魔花”陈凤凤在地上用掌力击了一个大窟窿,王文青含泪将古碧华的身子,放了下去。

王文青分不出他此刻心情所存在的是什么,那不是悲伤,也不是痛苦,而是一片空白!

他似乎是感到了人世之间,没有他的存在一般。

这一刻——这埋葬古碧华的一刻,他将永远无法忘记,因为这个深深爱着自己的女人,将永眠黄泉。

古碧华被埋葬了。

王文青在她的坟碑上这样写着:

“故爱妻,古碧华之墓,王文青泣拜”

王文青伏跪坟前,胧朦中,坟碑之中叠出了古碧华的绝代姿颜以及那可爱而迷人的笑容……

一切似真?但伊人已死。

青山芳魂,坯土香魂,空留断肠不了情!

枯黄的飞叶,片片地飞落在她的坟上,象祭古碧华的芳魂!……

如梦的恋情,随一切消失了。

“地狱魔花”说道:“王少侠,节哀顺变!”

王文青喃喃道:“我……怎么忘记得了…她!……”

“她会知道你对她的一片真情的!”

王文青下意识地转过了脸,目光,落在陈凤凤的脸上,这刹那之间,好像使他记起每一件事!

他怔怔望着她,脱口道:“你……是陈姐姐?”

“是的!”

王文青突然好像看到了亲人一般,他疯狂地搂住了陈凤凤的身子,忍不住叫道:“陈姐姐,古碧华死了!……”

他好像见了知心人,要把心中的的委曲说出来一般,是的,“地狱魔花”是了解王文青最深之人,也是王文青的初恋情人。

“地狱魔花”被王文青这一抱,感到了一阵错愕,道:“我知道她死了……”

“陈姐姐,我害死了她!”

王文青忍不住又哭了起来。

“地狱魔花”说道:“到底是怎么回事?你愿告诉我?”

王文青把古碧华的事,告诉了陈凤凤一遍,“地狱魔花”闻言之后,也忍不住滚下了泪水,道:“她应该是善良的,而令人可敬的是她把能给你的,在死前给了你,这不是任何一个人做得到的!……”

“别人为什么不肯原谅她?”

“是的,她虽值得原谅,但不该原谅,她杀人太多,如她不死,天下就不会有正义存在!……王少侠,你懂了吗?”

王文青问道:“你为什么不叫我王弟弟了?”

“我们缘份已尽,叫你王弟弟只是增加我的伤感!……”

“不,陈姐姐,我要娶你!……”

“什么?”“地狱魔花”脱口叫了起来,道:“你要娶我?”

“是的,我要娶你!……”

“不,我不配!”

“陈姐姐,你非嫁给我不可,否则,我会痛苦的,陈姐姐,你一定要嫁给我,我爱你!……”

“难道你忘了我已不是清白之身?”

“不,陈姐姐,你是清白的,那不是出自所愿,你的灵魂依旧没有沾到半点污秽!”

“地狱魔花”感动得掉下了眼泪,道:“不,我不能忘记那件事,我愧对于你!……”

“陈姐姐,我会更加爱你的,请你相信我!……”

“地狱魔花”黯然一叹,道:“王少侠……”

“叫我王弟弟!”

“哦!王弟弟,暂时我们还是不谈这些吧……”

王文青悲切地抱着她,脑中似有所悟,道:“陈姐姐,我有一件事问你!”

“你有一个父亲!……”

“我当然是有父亲!”

“你父亲叫陈绿是不是?”

“地狱魔花”全身一战,脱口道:“你怎么知道?”

王文青一听口气,断定陈绿一定是“地狱魔花”的父亲,当下又道:“你母亲是不是跟‘北极神魔’有染?而被你父亲所杀?”

“地狱魔花”脱口叫道:“不错,你又怎会知道?”

王文青道:“那就不会错了!……”

“什么不会错了?”

“陈绿是你父亲。”

“我父亲真的是叫陈绿。”

“他在这里!”

“真的?”

“不错!你是不是想见他?”

“地狱魔花”叹了一口气,道:“我想见他的,可是,我没有勇气见他!”

“为什么?”

“我再也不是他的好女儿了。”

“地狱魔花”言毕,不由黯然叹了一口气,突然间,一阵步履之声,向他们走了过来。

“地狱魔花”忙推开了王文青,放目一望,但见六条人影,向他们两人立身之处走来。

来人,正是“太极真君”、“长生老人”、“玉面侠”、陈绿、关小秋与关淑琴。

关淑琴一见“地狱魔花”,忙叫道:“你不是陈姐姐吗?”

“地狱魔花”叫道:“不错,在少林寺之中,我们曾经见过面。”

这当儿——

陈绿一个箭步,欺到了“地狱魔花”陈凤凤的面前,激动地叫道:“你……不是凤儿吗?”

陈凤凤,她在愕然之下,全身为之一颤,傻然地注视着陈绿,一时激动得说不出话来。

陈绿又道:“你是不是凤儿?”

“地狱魔花”终于凄声应道:“爹,我就是凤儿!”

她投在了她父亲的怀中,放声痛哭起来,一对相别十九年的父女,终于又相见了。

陈绿把“地狱魔花”搂在怀中,忍不住老泪交流,惨然道:“我的可怜女儿……”

此情使其他之人,为之感动,关小秋向关淑琴低问道:“她就是‘地狱魔花’吗?”

“正是!”

“唉!一个可怜的好姑娘。”

“地狱魔花”伏在陈绿的怀中哭了一阵,突挣脱了身子,道:“爹……我……再也不是你的好女儿了……”

“我知道……王门主已经告诉过了……凤儿,你太不幸了,也太伟大了,你……才是爹的好女儿。”

“爹,你不会看不起我?”

“当然不会的,傻孩子!”

“地狱魔花”又投在了陈绿的怀中,尽情地哭泣着,好像要把她的不幸,借泪水发泄出来。

王文青木然地站在那里!

“玉面侠”走到了他的身前,叫道:“门主请回去吧!”

王文青喃喃道,“回那里?”

“回‘无情洞’呀!”

“不,我要在这里!……我永不回去!……”

“门主岂可一意孤行,数百门人还跪在大殿之中呢!”

王文青冷冷道:“他们不会要我的,他们迫死了我的妻子,现在他们称心如愿了,又装着可怜地跪在那里,你可以叫他们起来,我不回去了。”

“玉面侠”脸色一变,道:“门主岂可如此量窄?再说古碧华是该死的……”

“胡说!”

“如她不死,天下已无真理与正义存在,‘神剑门’岂可立得下信威,古碧华不是说和平是有代价的,如古碧华的血能换得人心,而令未来江湖和平,古碧华之死,当是相当价值的。”

王文青闻言之后,长长一叹,道:“但,她已永远离我而去。”

“她活着的——那向善的心,将永远活着,回去吧,大局不能不顾,数百门人等着你!”

王文青望了古碧华的坟墓一眼,他终于颔一颔首,向“地狱魔花”陈风风道:“陈姐姐,跟我走吧,我要娶你!”

“地狱魔花”娇躯一颤,道:“不,我不跟你走,我不配……”

关小秋突走到了“地狱魔花”的身前,道:“陈姑娘,我是淑琴的母亲,你容我向你说几句话?”

“地狱魔花”怔了一怔,道:“伯母有话请说!”

“王文青在几个女友之中,他最爱你,而你也为他牺牲最大,你虽然遭遇了不幸,但这非你所愿,依旧是纯洁的,你应该嫁给他,忘掉那一件不幸的事,否则,他也会痛苦……”

“不,我……”她切切哭了起来。

关小秋又道:“只要彼此相爱,存心真情,对于贞操似是无关重要的事,没有人会看不起你,嫁给他吧!……”

“长生老人”也说道,“是的,你应该嫁给他!”

陈绿也说道:“凤儿,王门主也不是那一种人,你就嫁给他吧!”

关淑琴握着陈凤凤的手,道:“陈姐姐,你若喜欢我,就嫁给他吧!”

这些人的安慰,使“地狱魔花”有了信心,她终于点了点头,道:“好吧!”

王文青喜道:“陈姐姐,你答应了?”

“是的,我答应了!”

“玉面侠”道:“那么回去吧!”

王文青颔了一颔首,他又依依不舍地看了古碧华的坟墓一眼,他默默地说,“华妹,我会再来看你的……”

他们走了,离开了这新坟,离开了这不幸的去世的女人!

一行八人,回到了“无情洞”!

数百个门人,依旧跪在了大殿之中,王文青茫然地走上大殿,拾起“神剑”,望了那跪于地上的门人,怔怔地出神,“玉面侠”忙道:“叫门人起来!”

王文青依旧在怔立着!

伏跪的门人齐声道:“请门主恕罪!”

王文青长长地叹了一口气,道:“你们无罪,起来吧!”

“谢门主!”

所有门人,全部站了起来,退立一傍!

王文青突沉声说道:“你们听着,古碧华是我的妻子,不错,她死了,对她的死亡,我王文青是伤心的,残酷的事实,无法原谅一个改过向善的人。”他抑制了悲伤情绪又道:“我不怪你们,不错,和平是用血与汗去换来的,你们愿意以血与汗,换取江湖的和平?”

“愿意……”

“我们愿以任何代价换取和平!……”

王文青沉重地点了点头,道:“我愿意向你们保证,我王文青将以善良之心,保护弱小门派,以坚决之心,锄灭邪恶之教,愿你们跟我合作!”

门人齐应道:“我们愿听门主吩咐!……”

王文青又道:“这里房舍甚多,你们分配就寝,对了,你们均还没有吃过东西,本门一切还没有上轨,现在就派五十个人去打些山禽烤着充饥吧!”

当下即挑选了五十个人出去打猎不提。

王文青在五十个门人去后,向门人宣布道:“明天比试武功,并予授位,我也将与三位姑娘成婚,这三位姑娘是陈凤凤、蓝淑玲与关淑琴!”

王文青宣布了他的婚事之后,又问道:“哪位才是正房?”

“玉面侠”接道:“按常情,关姑娘才是‘神剑’指示下的真正妻子,不过,她们三位姑娘不会将大与小放在心上,你们都称三位夫人便了!”

门人诺诺应是!

王文青即刻令“长生老人”进行明天比试事宜,当下六大门派掌门人也齐向王文青告辞了!……

其余事情便留待了明天!

※※※

第二天——

一切事情在按照计划进行,每一个人,均比试了武功,有些人自然认为武功不行而不参加比试。

实际参加比试的,只不过六七十人!

到中午时分,“长生老人”已将比试的名单,交给了王文青,王文青目光一扫门人之后,说道:“比试已全部完事,现在先举行我的婚礼,然后,再正式授位。”

于是,王文青在门人的恭贺下,与三个女人成婚了。

这婚礼简单而隆重!

门人口喊门主与三位夫人白头偕老,爱河永浴。

久后,王文青沉声说道:“现在正式对立!”

所有门人,一片沉寂!

王文青展开了名单,第一名赫然写道:“陈绿!”

王文青并不感到意外,因为陈绿武功,的确是高得惊人,当时他一挥“神剑”,喝道:“陈绿!”

“弟子在!”

“比试结果,你武功最高,王文青代表‘神剑’,封你为副门主!”

“这……弟子不敢接受!”

“为什么?”

“弟子无能当此副门主大任!”

王文青喝道:“陈绿,你敢抗令吗?”

“弟子不敢!”

“受封!”

陈绿只好跪了下去,道:“谢隆恩!”

王文青沉声道:“副门主位极尊显,你愿意发誓忠于门主?爱护门人?”

“愿意!……”陈绿立过了誓站了起来!

王文青一看名单,怔了一怔,又喝道:“程英!”

“弟子在!”程英闪身而出。

“你武功次于副门主,上前受封!”

程英上前跪了下去,道:“弟子恭候令谕!”

“王文青代表‘神剑’,封你为本门总管,掌管一切大小之事!”

“谢隆恩!”

“你愿意忠于正副门主及门人?”

“愿意!”

程英立过誓之后,退了下去。

王文青看了一下名单之后,又道:“‘玉面侠’”

“‘长生老人’!”

“弟子在!”

大殿之前,闪出了“玉面侠”与“长生老人”,王文青沉声说道:“一门之中,执法者为由二位裁决,并不在门主管辖之内!”

“谢隆恩。”

“你等二人愿意忠心于门法,公正无私!”

“愿意!”

两人发誓之后,又退了下去,王文青看了一眼名单之后,又道:“关小秋!”

关小秋应声而出,道:“王文青代表‘神剑’,封你为刑堂堂主!”

“谢隆恩!”

“‘玄衣女侠’王文青代表‘神剑’,封你为内堂堂主!”

“谢隆恩!”

“‘太极真君’王文青代表‘神剑’封你为军堂堂主!”

“谢隆恩!”

王文青看了一下名单之后,第七名写的是“血魔手”詹立品,王文青喝道:“詹立品!”

“弟子在!”

大殿前的人群中走出了一个年约五旬,身材奇痕的老人,缓缓走到了神案之前,道:“弟子恭候令谕!”

“封你为外堂堂主!”

“谢隆恩!……”

“恩”字未出“血魔手”的身子突然向王文青射了过去,人影一闪之下,已到了王文青面前,出手便点!

“血魔手”会向王文青猝然下手,委实是一件令人想像不到之事,因两人距离甚近,在王文青猝不及防之下,那里躲得了这一击之势?

人影乍闪,猛哼之扭,倏告响起!

王文青在闷哼一声之下,人已栽了下去,“血魔手”左手一抄,已把王文青抱在了怀中!

陈绿大喝一声:“找死——”

他一个掠身,射了过去,一掌攻向了“血魔手”!

在陈绿出手一击之下,程英也掠身而起,一掌朝“血魔手”攻了过去,这两人出手之势,奇快无比!

“血魔手”左手一封,喝道:“住手!”

“血魔手”这一喝,使动手的陈绿与程英,不由同时收身后退,但见“血魔手”的脸上,现出了骇人的杀机。

陈绿厉声喝道:“放人!”

“办不到!”

“长生老人”冷冷一笑,道:“朋友会混入本门之内,又露了这一手绝招,的确太出乎我们意料之外,不知朋友是何方人物?‘幽灵门’?”

“不错?”

“奉‘幽灵老人’之命行事?”

“不错!”

“这一招真是绝妙极了,朋友,你还是把人放下的好!”

“办不到!”

“你认为你逃得出这里吗?”

“血魔手”冷冷一笑,道:“有了王文青,我不怕我走不出这里!”

话落,移步向前走去!

数百个门人,齐为之动容,脸上同时现出了杀机,迫视在“血魔手”的脸上。

陈绿一个掠身,截住了去路,喝道:“你真不放人么吗?”

“血魔手”有恃无恐地冷冷一笑,道:“副门主,如果你敢出手,先死的是王文青,不信,你出手试试!”

陈绿与所有门人,气得混身发抖,可是就没有一个出手,否则,对方可能真有毁去王文青之心。

“血魔手”冷冷一笑,道:“让路吧!”

截佳去路的门人,缓缓移开了身子,让出一条路来。

“血魔手”泛着阴冷冷的笑容,一步一步地向大殿这外,行了过去,倏地——

一条人影,悄无声息地攻向了“血魔手”这一条人影身法奇快,只见人影一闪之下,凌厉的一掌已经扫到。

“血魔手”似是估不到会有这一着,当下忙闪身弹了开去,但另一条人影,已向他射了过来,也拍出了一掌。

这两条人影,正是关小秋与“长生老人”,只听一声闷哼,“血魔手”已跄踉退去,口血溅了出来。

“血摩手”就在口血狂之际,他扣住在王文青穴道上的手,猛然拍下,哇的一声大响,王文青也喷出了一口鲜血来。

这一下使动手的关小秋与“长生老人”同时收身后退。

“血魔手”一抹口角血,脸下现出了骇人的杀机,阴恻恻道:“你们敢再出手,我就宰了他!”

但王文青的口角鲜血,还不断溢出,这一来,所有门人,再也没有一个敢再冒然出手了。

所有门人,无不气得钢牙咬得格格作响,可是就拿“血魔手”没有办法!

刹时,“血魔手”挟着王文青,已消失在“无情洞”外!

所有门人,还悚然站在那里!

“玉面侠”拾起了掉在地上的“神剑”,道:“这太出人意外了!”

这句话惊醒了在场之人,“长生老人”道:“想不到‘幽灵老人’会存心如此之毒!”

“现在怎么办?”

数百门人齐叫道:“找‘幽灵老人’报仇!……”

“去救门主!……”

“与‘幽灵老人’一决雌雄!……”

“…………”

“…………”

人声沸腾,激动的声音,闻来可怖骇人,“长生老人”一挥手,道:“静下来!”

骚动的人群,激动的声音,被“长生老人”这一句话压了下去,“长生老人”沉声道:“你们也不必激动,本门门主已落在了‘幽灵老人’之手,看来,我们还不能公然寻仇!……”

“玉面侠”问道:“为什么!”

“一经公然寻仇,王文青在他的手里,先死的还是本门门主!”

“你意如何?”

“长生老人”道:“只要应付得当,本门门主有惊无险!”

“有什么应付之法?”

“长生老人”道:“这只有两个人可去!”

“谁与谁?”

“副门主与‘幽灵老人’有私仇,可以去救他,另外一个是程英总管,除你们两人武功之外,没有一个人是‘幽灵老人’之敌!”

陈绿道:“我去!”

程英道:“我去较妥,第一,门主不在副门主应掌管一切,第二,我不怕‘幽灵老人’所施之毒!”

“长生老人”道:“不错,程总管去较妥!”

“就这么办?”

“程总管当见机行事!”

“我会的,如我十天之内不回来,便断定我发生了意外!”

话落,急急向门外行去!

不说“副门主”陈绿与门人在商讨大事,再说程英走出了“无情洞”,正待弹身奔去,背后突有人叫道:“程总管!”

程英闻声,不由把脚步停了下来,转身望去,但见叫他之人,正是于菁!

程英心头一震,道:“于姑娘,你有什么事吗?”

于菁的脸上,突现黯然之情,道:“你……珍重!……”

她像有千言万语,而不知道何启齿,一副断肠情深之色,溢于言表!

程英突握着她的手,激动地叫着!

“于姑娘!……”

她缓缓垂下了螓首,道:“我……担心你!”

程英激动地说道:“于姑娘,我会回来的,我答应你回来!”——

这一句话比说一千句的爱来得真切,于菁幽幽道:“我会等你回来!”

“你保重!”

“我会的,你去吧!”

他松开了手,凝视着她,两人依依不舍,爱情在这一刻表现出来!

他终于弹身奔去,无情洞口,还站立着于菁的凝视…………

…………

不知经过了多久,王文青终于醒了过来,他的全身剧痛如割,发觉被人挟着胁下狂奔着!

他回忆了一下那发生的事,突然记起他被“血魔手”猝然击中了穴道,其余一切便不知道了。

王文青是一个绝顶聪明之人,他当然知道了这是怎么一回事,当下他默运功力在疗伤。

但“血魔手”的右手却扣在了他的穴道上,使他无法使功力全部恢复过来……。

王文青恢复了八成功力之后,准备做孤注一掷!

当下冷冷道:“朋友,你到底是谁?”

“血魔手”见王文青醒来,当下冷冷一笑,道:“王门主,你想不到吧?”

“不错,这的确是出乎了我意料之外,你究竟是谁!”

“‘幽灵老人’门下!”

王文青闻言,心头一跳,脱口道:“是他?”

“不错!”

“这真是出我王文青意料之外之事!……”

“事”字未出,王文青突然拂出,这一击之力,挟以王文青毕生功力所发,也是拚命施为!

“血魔平”似也料不到王文青有这一着,当下在王文青一掌攻出之际,他已发觉,厉声一喝:“你敢!”

他按在王文青穴道上的手,猛然击下,砰!的一声,王文青这一掌结结实实打在了“血魔手”的身上。

“血魔手”口血狂飞,人已栽了出去,手里的王文青,也告脱手飞出!

王文青身子脱出之后,连吐了七八口鲜血,人已昏倒地上!

两个人两败俱伤,躺在了地上。

不过,王文青本是受伤未愈之人,而“血魔手”所点的又是“命门”大穴,这伤势自然比“血魔手”为重。

久久,“血魔手”终于挪动了一下身子,他站了起来。抹了一下口鲜血,把王文青又提了起来,切齿道:“如非奉门主之命!我就宰了你!”

他运功疗伤一阵之后,又提着王文青,弹身奔而去,王文青一击未中,已无脱身的希望了。

一路上,“血魔手”再也不叫他醒来!……

王文青在全身剧痛,又醒了过来!……他睁目一望,四野一片漆黑,全身软麻无力!

他想运功解穴,可是数处太穴被点,使他力不从心。

他缓缓站了起来,伸手一摸四壁,但觉他似被关在了牢内,四周有粗大的栏杆!

王文青自忖这必是在“幽灵门”之中了!

倏然——

一阵琴声,在这铁牢之内,传了过来!……那竟是摄心之曲,紧接着传出了那狂笑之声!……

这狂笑之声,正是出自“死亡魔姬”之口,王文青打了一个冷战,他发觉这声音就是出在他的右侧!

他向右侧走了过去……黑暗中,他依稀看见了一个黑影在狂舞着……那不是“死亡魔姬”还是谁?

王文青打了一个冷战!

琴声,渐渐逝去!

“死亡魔姬”狂舞的人影,也停了下来!

铁牢之内,又恢复了死寂!

久久,王文青才叫道:“阿姨!”

“死亡魔姬”闻声,心头一震,栗声道:“是谁?”

“阿姨,是我王文青呀!”

“什么,是你?”

“是的,这是什么地方?‘武林皇城’的地室之中?”

“不是,是‘幽灵门’的地牢之中,你!……又被擒来了?”

“是的!”

“为什么?”

王文青将自己经过之事,告诉了“死亡魔姬”一遍,接着又道:“阿姨,我将你要的‘血梨’带来了!”

“真的?”“死亡魔姬”惊叫着!

“不错!”

“在那里,快给我!”

王文青掏出瓶子装的“血梨”道:“阿姨,此物极毒,你小心了!”

他在栏杆中,把瓶子递了过去,“死亡魔姬”接过之后,狂笑道:“哈哈哈……我有救了!……”

她极度的惊喜!

王文青骇然问道:“阿姨,那‘血梨’真的救得了你吗?”

“不错,不但我有救了,就是‘无极老人’也有救了!……”

“死亡魔姬”话狱未落,倏然——

一阵步履之声,破空传来,接着,一道道光线射了进来,但见地室之内被打开了,两个人走了进来。

“死亡魔姬”道:“文青,他们来把你带走!……”

“死亡魔姬”话犹未落,两条人影,已到了牢前,但闻轧轧闻起,铁牢之门已缓缓移开!

两个“幽灵人”缓缓走进了牢门,冷冷一笑,分左右挟着王文青,向地牢之外走去。

王文青脸色一变,喝道:“你们干什么?”

“我们门主有请!”

“这是请法吗?放手,我王文青跟你们去见他就是了!”

两个人松开了王文青的手,一前一后,把王文青挟在当中,向地室之外行去。

出了地室,在弯曲的地道中行去,不久,已来到了“幽灵老人”潜身之所,“幽灵门”外!

当前那个“幽灵人”沉声道:“禀告门主,王文青请到了!”

门内传来了一声朗笑之声,那正是出自“幽灵老人”之口,王文青打了一个冷战,他自忖必然是凶多吉少。

“幽灵老人”一敛笑声,“进来!”

“是!”

当前的“幽灵人”闪了开去,后面的“幽灵人”一推王文青,王文青一个跄踉,向门内冲去。

他站了脚步,目光一扫,但见“幽灵老人”站在当前,他的背后,依旧站着那两个黑影的影子。

“幽灵老人”已能站立,想来他在“黑魔经”上,已参悟了行经之法,两脚痪瘫,已经痊愈了。

“幽灵老人”阴恻恻一笑道:“王门主,想不到我们又在这里见面了!”

王文青冷冷一笑,道:“不错,苏门主真是神通广大!”

“幽灵老人”冷冷一笑道:“王门主,贵门立派之日,恕苏某无法拨冗参与盛典!……”

王文青玲冷道:“不敢,你派你门人参加,比你到来,还要令王文青感激,不知苏门主要怎么样对付在下?”

“对付不敢,苏某有事跟你商量!”

“直言不妨!”

“要你投在我的门下!”

“这一点,我王文青恐怕办不到!”

“幽灵老人”冷冷一笑,道:“如你办不到,你将看到你的门人,将全部死在了你的手中!”

这一句话说得骇人无比,这使王文青下意识地打了一个冷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