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请 登录注册
当前位置:雨枫轩> 原创长篇小说 > 玄幻|武侠 > 传统武侠小说 > 幽灵门 > 正文 > 第十七章 千古恨
第十七章 千古恨



更新日期:2021-07-10 + 放大字体 | - 减小字体 本书总阅读量:

王文青一见那被自己摧残的少女之后,脑袋如遭锤击,他喃喃说道:“是你!……天!”这女子到底是谁?

那女子错愕地注视着王文青!

这刹那之间,使他们均感到了无比的错愕,像这件事不应该发生,而又真的发生了。

王文青喃喃道:“天啊!怎么真的是你?”

那女子泪水簌簌,她感到了无限的悲哀,她只是望着王文青,一时无言以对!

王文青栗声道:“怎么会是你?你怎么会到了这里?”

她抑制了悲伤情绪,说道:“你!……害了我!”

“为什么?”

“我想救你!……”

她不知说什么才好,终于,她苦笑了一下,道:“这出乎你的意料之外?”

“是的!”

“但我何尝不是感到意外?这是我的错,我不应该出来救你,否则,也不会发生这叫你后悔的事!”

“古碧华,你!……”王文青不知说什么才好。

这女子就是“飞魔帮”代帮主古碧华?

不错,正是她!——

这的确是一件令人震惊之事,因为古碧华会跟王文青出来,而又救了王文青,致发生了这阴差阳错主事。

这的确是太不可思议了。

王文青怎不吃惊?因为他还要杀古碧华,如今竟会发生了这种事,怎不令他感到震惊?

然而,这何尝不是出乎了古碧华的意料之外?

事情终已铸成,他们必须对这事实,不管这是喜剧或是悲剧,他们必须承受下来!

她站了起来,穿好衣服,她凝视着他,良久无语,是的,她不知应该说什么才好。

她终于缓缓垂下了头去,说道:“我走了!”

切切断肠语,无限痴女情。

王文青为之黯然,他一时之间,竟不知该向她说什么才好,因为错由他而起,这责任应该由他去承担。

古碧华移动了脚步,向洞外走去。

王文青突叫道:“古碧华!”

她下意识地停下了脚步,幽幽问道:“还有什么事么?”

“你!……要走了?”

“是的。”

“你去那里?”

“回帮中!”

王文青咬了一咬钢牙,说道:“你暂时留下。”

“有什么话要告诉我?”

王文青苦笑了一下,道:“我对不起你!……”

她乍然回首望着王文青,她的眸子里骤现泪光,不知王文青这句话令她感动,还是她另有所思。

王文青为之感动,他突然发现她有些善良,这善良是他以前从未发现过的。

她突然弹身,投在了王文青的怀里,她哭了,痛哭起来!

王文青木然地抚着她的秀发,似乎是下意识地,他分辨不出是否是爱的表现!

王文青更黯然而悲切了。

她哭泣着,好像要把内心的痛苦,全部发泄出来。

良久,她才抑制了哭声,道:“王文青,我对不起你!”

王文青心头一震,道:“你并没有对不起我!……”

“我做错了!……我对我自己所为发觉做错了!……”

她伤心绝伦地哭了起来!

是的,她一生做错了很多事,她为江湖造下血喔,她不知自己所追求的是什么。

王文青轻轻推开了她,她悲切地说道:“王文青,你相信我爱你?”

“我!……”他茫然不知所答。

古碧华苦笑了一下,说道:“信与不信,这都无关重要,然而,我必须说明的是,我爱你,但我并不把男人放在心上,连你亦在内。

我认为我爱一个人,便可以控制一个人,我可以随心所欲地控制所爱的男人,包括你王文青。

于是我不惜急霸天下武林巨业,我要把这些给你,也叫你听我指使。

可是,我错了。

我因而失去了你,你与别的男人的确不同,你有坚强的自尊心,以及高尚的人格,这是我从前没有想到的。

你不杀我,使我发现你是善良的。

两记耳光,使我唤回了自我,当送走了你们之后,我突然想起了我必须告诉你——我错了。

但,谁会想到,我救了你,却发生了这件事?……”

说到这里,她的珠泪又簌簌下落。

王文青听完了她这一段真心话之后,也不由心头一喜,道:“你对以往所为后悔了?”

“是的,我后悔了。”

“这太好了!”

“不,迟了……”

“什么迟了?”

“我后悔太迟了。”

“不迟!”

她摇了摇头,道:“天下武林,再也没有一个人会原谅我之所为!”

“我原谅你。”

“这有什么用?与你别后,我将率领门回南海……”

“什么,你要回南海?”

“是的,我要回南海去了,从此让我忘记我的所为!”

“不,你不能!”

“为什么!”

“你是我妻子。”

“妻子?”

“难道你否认么?”

“我不配!……我所做恶行太多,我不配。”

王文青道:“不,你是我妻子,浪子回头金不换,我会爱你,我们有夫妻义务,你必须留下!”

“你真的爱我?”

“是的,你必须留下!”

她感激地投入了王文青的怀中,她尽情地哭泣着,王文青抚着她,给予她无限的温暖!

她切切问道:“你一定要我留下?”

“是的,一定要你留下!”

“也罢,我就留下了!”

她说着,脸上现出了坚毅之色。

他忍不住吻她——这吻是真诚的,他把这有感情的吻,献给了他的妻子——古碧华。

热情深化了他们从前的怨恨。

久久,他们才分开来,她注视着他,说道:“王文青,我感激你!”

“别说这些话了。只要你重新向善,我就高兴了。”

“那么,我走了。”

“回帮中?”

“是的,我必须去料理一些事。”

“‘神剑门’创派之时,你来么?”

“什么时候?”

“五月初五。”

“我会来的,我已是你的妻子呀!”

王文青说道:“但我有些事也必须告诉你,除你之外……”

“我知道,我不会吃醋的!”

“那么,我走了,你把衣服穿上吧,我给你带来了。”

王文青直到这时才发觉自己还赤裸着身子。当下脸上一红,冷涩无语,从地上取过了衣服穿上。

古碧华轻移莲步,走了出去。

王文青依旧站在那里发呆。

他好象发觉自己做了一件他自己所不知的事,是的,这事情的发生,自是大大出乎了他意料的。

古碧华走出了山洞,“太极真君”与陈绿、程英三人目光一扫,几乎不约而同地叫了起来:“是你?”

古碧华苦笑了一下,道:“是的,是我!”

三人面面相觑,这件事发生得实在太过令他们震惊,因为,古碧华是王文青欲杀之人。

而她竟与王文青发生了关系。

这女人恶行太多。王文青身得“神剑”,这如何善了?

“太极真君”怔了半晌,说道:“这出乎我意料之外……”

“是的,这也出乎我意料之外。”

“老夫先谢帮主救命之恩!”

“算了。”她苦笑了一下,道:“王文青还在洞内,你们进去看他吧,我走了。”

话落,弹身奔去。

陈绿愕然道:“竟是她!……”

“这太不可思议了,怎么会发生这种事?”

他们惊叹着,一时怔立当场。

“太极真君”沉长地叹了一口气,道:“事情只好等发展之后再说了。”

话落,他向洞内走了进去。

王文青乍闻脚步声,不由脱口问道:“是谁?”

“我!”

王文青目光一扫,脱口而叫:

“老前辈,您的手!……”

“被周丽丽砍掉了!……”

“什么?被周丽丽断去?”

“不错,我断了一臂,算不了什么,而更不幸的是彭北文已死了!……”

“什么?”

王文青脑海如遭锤击,嗡的一声,身子幌了两幌,这件事令他太过震惊。

他栗声道:“您……说彭北文死了?”

“是的,死了!”

“不!……”王文青疯狂地叫着,他的神情,激动无比,泪水倏然滚了下来……

“太极真君”沉郁地说道:“真的,他死了!……死在了周丽丽之手。”

王文青喝叫道:“怎么会?”

“太极真君”把真象告诉了他一遍,王文青听了经过之后,咬牙切齿地厉声,喝道:“我要将她碎尸万断,她呢?”

“在洞外!”

王文青一个弹身,向洞外射了过去,“太极真君”喝道:“王文青,你干么?”

“我要去杀她!”

“杀不得……”

“为什么?”

“别忘了六大门派六部经典还在她身上!”

王文青闻言?心头一震,他一想不错,六大门派六部经典在周丽丽的身上,一时,他还是不能杀她。

想到这里,他牙齿咬得格格作响。

“太极真君”与王文青出了洞口;陈绿见王文青赤裸着身子,脑中似有所悟,弹身奔去,不久,已把惨死的彭北文尸体抱来。

王文青望着惨死的彭北文,他伏在他身上,痛苦失声!……其状感人,其声叫人泪落。

“太极真君”惨然说道:“王文青,人死不能复生,你也不必太过悲伤了。”

王文青喃喃道:“他死得太惨了。”

“是的,他死得太惨了,但我们会为他报仇的。”

王文青缓缓站了起来,他的目光,落在了受伤躺于地上的周丽丽,牙齿咬得格格作响,恨不得杀了她方消心头之恨。

“太极真君”道:“我们将他埋葬吧!”

“好!……”

他们将彭北文的尸体,在当地埋葬了。

一代忠良,就此含恨九泉。

在凄凉的人生旅程上,他一无所得,纵然有,也不过是他与蔡淑娥的短暂恋情。

但这爱情被“虎关”关主所扼杀了!

这初恋,只象坛花一现,随即幻灭了。

人,活着世界上,本来就是一件痛苦的事,而他更是活在了悲欢而又追忆的痛苦之中。

他一无所有,直到死时。

但他留给人间的,是善良的灵魂,忠义的影子。

“太极真君”、陈绿、程英与王文青,均站在他墓前,凭吊着这个为忠义而死之人……

久久,“太极真君”说道:“我们会怀念他的,现在我们该走了。”

王文青沉声道:“是的,我们该走了。”

陈绿将“神剑”收回,归剑入鞘,他一个弹身,抓起了地上的周丽丽。可是一时他不能杀她。

他拍开了周丽丽的穴道,周丽丽醒了过来,目光一扫王文青,苦笑了一下,脸上一无表情地说道:“王文青,现在我又落在了你的手里!”

王文青喝道:“周丽丽,我恨不得将你碎尸万段!……”

“那你就下手呀。”

“现在,我不杀你,我问你,六大门派六部经典在什么地方?”

周丽丽冷冷一笑,道:“你是为了六部经典,还没有追回才不杀我?”

“不错。”

“假如我不告诉你藏处呢!”

“我有办法叫你说!”

“我告诉了你地方,恐怕你也找不到!”

“在什么地方?”

“闪电门。”

“六部经典还在‘闪电门’之内?”

“不错!”

“我跟你一道去取,现在你睡觉吧!”

话落,他又点了周丽丽的穴道,周丽丽轻哼一声,便睡了过去。

“太极真君”问道:“王文青,你选在什么时候开派?”

“五月初五。”

“我去找‘长生老人’,就将此事告诉江湖,届时当有无数的武林高手,愿意投在门下!”

“老前辈去找‘长生老人’?”

“是的,顺便医我伤势!”

“也好!”

“太极真君”颔一颔首,正待举步行去,倏然,他又把脚步停了一下,目光一扫王文青问道:“有一件事我问你!……”

“什么事?”

“太极真君”说道:“‘飞魔帮’帮主会出手来救了我们,的确是出乎了我们的意料之外,不过,你对这件事怎么办!”

“怎么办?您的意思是……”

“我的意思你准备对她如何?”

王文青愕了一愕。道:“我原谅了她!”

“什么?”“太极真君”脱口而叫:“你原谅了她!”

“是的,她已改过向善!”

“太极真君”皱了皱眉头,道:“这件事恐怕有些不妥!……”

“什么不妥!”

“‘飞帮主’帮主虽已改过,但恶行太多,恐怕江湖人物不会原谅于她。”

王文青脸色一变,道:“我就原谅了她,谁敢说个不字?”

“我说的是实情,不过,事情也只好等发展以后再说了。”

他深深一叹,转身行去,刹那已经消失。

王文青虽然感到“太极真君”所言不虚,但,古碧华是他的妻子,他要把这件事承担下来。

当下向陈绿问道:“前辈跟我到‘闪电门’?”

“不错!”

“程兄呢?”

程英微微一笑,道:“兄弟是个孤儿,并无家室之累,自然追随王兄台身侧。”

王文青叹道:“程兄之恩,王文青不知如何感激!”

“这一点事算得什么?”

王文青笑了笑,道:“不知程兄年纪……”

“虚岁二十六!”

“如不嫌弃,我们两人就结为金兰之好如何?”

程英哈哈一笑,道:“你如不嫌弃,这正是我求这不得之事!”

当下两人大喜,就在当地立誓,结为金兰,程英年大为兄,王文青年少称弟。

王文青心头大喜,问道:“大哥,不知除了你师父之外,你是不是不有亲人?”

“没有!”

“有没有情人?”

“青弟,你开玩笑了,我出道不久,那里来情人?”

“要不要我替你介绍一位?”

程英哈哈一笑,道:“谁?”

“到时候你自知,你愿意不愿意?”

“多谢青弟美意,为兄岂有不从之理?”

“好,咱们一言为定,走,现在先到‘闪电门’取回六部经典!”

当下由王文青挟着周丽丽,三条人影,直朝“天魔山”飞奔而来。

是日,三人已到了“天魔峡”之外,突然,一声暴喝,从天魔峡之内,传了出来。

王文青闻声,吃了一惊,当上弹身进入了“天魔峡”,一路无阻,穿过了围墙,突见地上躺了五六具尸体。

大门之口,数十个白衣人围攻着三个人!

王文青一个箭步,射了过去,喝道:“住手!”

挟着喝话声中,所有之人,不由全闪了开去,王文青目光一扫,不由脱口而叫:

被围攻三人,正是雷天仇、关淑琴、以及那蒙着脸孔的关小秋!

关淑琴一见王文青,不由脱口而叫:

“王哥哥,是你?”

“不错!”

“你!……不是死了么?”

“死了?”

“他们说你被炸死了。”

“所幸我没有死!”

“王哥哥!”

关淑琴激动投在了王文青的怀里,像她失去了东西,而又突然得到一般,她忍不住哭了起来。

王文青轻轻把她推了开来,道:“关妹妹,我没有死呀!”

她破涕而笑!

关小秋突喝道:“王文青,你手里的不是周丽丽么?”

“不错。”

这时,数十个“闪电人”一见王文青手中的周丽丽,几乎为之脱口叫出,暴喝声中,同时向王文青扑了过来。

陈绿大喝道:“找死——”

他身影一划,挡住了“闪电人”的去路,一掌已经攻出,惨叫之声,应声而起,两个“闪电人”应声倒地而亡。

王文青脸色骤现杀机,将周丽丽交给了关淑琴,喝道:“你们找死么?”

十几个“闪电人”连连向后退去!

王文青喝道:“你们是想死还是想活?”

有人叫道:“我们想活……”

“我们想活!……”

王文青冷冷一笑,道:“念上苍有好生之德,我也不杀你们,还不过去见你们真正门主!”

十几个“闪电人”忙走到了雷天仇的面前,跪了下去,道:“请门主原谅我等一时昏昧,致受周丽丽利用!……”

“起来吧!”

“谢门主!”

雷天仇叹道:“我雄心已去,无心担此门主,你们就各奔前程吧!……”

“门主,这……”

“‘闪电门’将不会出现在江湖上了,随我进去,银库之内,金银珠甚多,我分发给各位,希望各位以后重新向善……”

“雷门主……”

“这怎么可以!”

“我们愿追随雷门主……”

“…………………………”

二十多个人起了一阵骚动,雷天仇挥了挥手,道:“江湖名利,只是过眼云烟,我意已决,你们随我进来吧……”

话落,向大殿之内行去。

当下在库内取出了无数财宝,分别给这些人,这些亡命之徒再三叩谢,方弹身奔去……

王文青向关小秋道:“伯母,别来一向可好?”

关小秋冷冷问道:“王文青,你叫我什么?”

王文青被关小秋这一问,不由刹然怔住!

陈绿哈哈一笑,道:“王文青,你真的叫错了!”

王文青突然似有所悟,他脸上一红,忙改口道:“岳母!……”

关小秋格格一笑,道:“对了,我女儿既然是你的妻子,我不该当这岳母么?”

“该!该!”

关小秋笑道:“别来我很好,我由玲儿口中知道了‘拜剑’之事,文青,你的确给我太多了。”

“岳母说那儿话?王文青只怕有辱淑琴清誉!”

“你也别太客气了。”

当下王文青走到了雷天仇的面前,道:“岳父!……”

雷天仇长长一叹,道:“你不必多礼,蒙留命之情,雷天仇犬马难报!……”

“过去之事,还提它做什么?”他语锋略为一顿,道:“来,我替你们介绍一下!”

当下为陈绿与程英介绍了一番,彼此寒喧了一阵之后,王文青才向雷天仇道:“岳父,你将六部经典交给这周丽丽?”

“不错!”

“你真不知它藏在什么地方?”

“是的。”

王文青冷冷一笑,道:“周丽丽既然落在了我们的手中,我也不怕她不说!”

话落,他从关淑琴的手中,接过了周丽丽,拍开了她的穴道,周丽丽又醒了过来。

雷天仇在周丽丽醒了过来,喝道:“周丽丽,你还认得我么!”

周丽丽冷眼一扫雷天仇,脸色一变,当下冷冷笑了起来,道:“想不到你会没有死……”

关小秋切齿道:“周丽丽,你是不是还记得关小秋?”

周丽丽望了覆着面孔的关小秋,冷然一笑,道:“当然记得,想不到你也还没死!”

王文青冷冷喝道:“周丽丽,六部经典在什么地方?”

周丽丽冷冷一笑,道:“看来我不说是不行了,你跟我进去取吧。”

“在什么地方?”

“秘室!”

王文青一听“秘室”两字,不由皱了一皱眉头,目光,下意识地落在了雷天仇的脸上。

雷天仇道:“‘闪电门’的确有这个地方!”

王文青点了点头,右手拍出,封出了周丽丽的穴道之后,冷冷说道:“走吧,我跟你去取!”

周丽丽此时穴道被封,功力尽失,当下冷眼一望王文青,举步向后殿之内,走了进去。

王文青似有所悟,冷冷道:“周丽丽,你别玩什么名堂,否则先死的还是你。”

周丽丽也不回答,当下进入了后殿之后,转向一条回廊行去,不久,已到了一处房内。

周丽丽推门走了进去。

王文青也跟着走了进去,但见这是一间精美的闺房,想来这必然是周丽丽的卧室了。

王文青冷冷问道:“就是这里么?”

“大概不是!”

王文青略为一怔,这时,周丽丽已移动了挂在壁上的一块铜镜,轧轧声起,但见壁上现出了一个暗门。

周丽丽真想不到这室内还有这机关设置。这时,周丽丽已移步向那暗门之内,走了进去。

王文青也紧跟而入,他发现所经之处,似是地道,这地道很长,也很宽,不久,周丽丽突把脚步停了下来。

王文青脸色一变,喝道:“周丽丽,你干什么?……”

王文青话犹未落,倏然——

背后破风之声袭到,王文青暗道一声“不好”,他忙转身,一掌击去。

王文青转身一击,其势十分之快,但见数以百计的短箭,罩身向他射了过来。

王文青就想不到周丽丽还会有这一着,而这地道之中,会有这机关设置,这的确太出乎意料之外。

王文青也太傻了,既称“秘室”,自然是机关重重,在王文青不注意之下,周丽丽已踩了地上的暗器开关。

周丽丽自忖必死,是以,她不放过任何机会,王文青那里料到此着,在暗器袭来之际,他出手攻出了一掌。

王文青一掌甫自攻出,头顶上轧轧声起,巨大的石捶,向他当头压了下来!

王文青这一惊真是非同小可,他一掌击出,人猛然向周丽丽射了过去

但此时,那有周丽丽的影子?

这地道之中,自然有无数的暗道,王文青那料到狡兔三窟?在王文青扑之下,砰的一声,石锤已地压在地上,但见火花飞射,威力惊人无比。

王文青目光一扫,向前面奔了过去,倏闻隆隆声起,前面的通路,竟被铁匣断住了去路。

周丽丽冷冷笑声传来,道:“王文青,这一着又出乎了你意料之外吧?”

王文青真气得钢牙咬得格格作响,他摇幌着铁匣,可是这粗若手腕的铁匣,是以精钢制成,分毫未动。

黑暗中,传来周丽丽那得意的笑声:

“王文青,你好好在那里休息吧!”

王文青气得肝胆欲炸,可是他就拿周丽丽没有办法,他更无法把这铁匣弄开。

倏然,他想到了“神剑”,忙抽了出来,他运足真力,向铁匣劈去,当啷声中,铁匣应声而断。

这“神剑”自非凡品,它有断金切玉之力,王文青砍断了铁匣之后,飞身追去。

他掠身之下,已来到了一间巨大的石室之中,但见这石室巨大无比,可是就没有周丽丽的影子。

王文青气得几乎碎钢牙,他突然似有所悟,这秘室之中,必然有其他脱身秘径……

想到这里,他暗道一声不好,他脑中念头一转,突向来路奔了回来。

本路也被铁匣断住了去路。

王文青挥起了“神剑”,将铁匣砍断,人似星泻,向大殿之内,奔了回来。

大殿之内的雷天仇等人一见王文青慌忙奔至,心里不由同是一惊,陈绿当先问道:“怎么了?”

“被她逃脱了。”

“什么?”

所有之人,均为之齐叫出口,雷天仇急急问道:“被她逃脱了?”

“不错,您可知道秘室之内的暗道?”

“知道。”

“是不是还有秘径出路?”

“有,跟我来!”

雷天仇一言甫落,人似闪电一般,向大门之外,射了出去,雷天仇既是“闪电门”门主,自然对机关暗道,了如指掌。

“秘室”另有通道秘往,他自然不会不知道之理。

他掠身奔了大门,忙向山岭之间奔去,来到了一处岩下,但见岩间葛藤垂生。

雷天仇掀开了葛藤,现出了一个山洞,雷天仇一个箭步欺了进去,王文青紧随其后。

倏然——

洞内深处,一阵急急的脚步传来,王文青心头一震,他与雷天仇同时把脚步停了下来。

雷天仇望了王文青一眼,示意王文青隐好身子,王文青把身子贴紧,岩壁凹陷之外。

一条白衣人影,如飞奔出,刹时已到了眼前一丈之处,来人,正是周丽丽。

倏地——

王文青一声大喝:

“周丽丽,你逃得了么?”

挟着喝话声中,他的身子猛向周丽丽扑了过去,猛然攻出了一掌。

周丽丽那里料到劫数难逃,自己正庆幸将逃出王文青的手中,想不到王文青已先截住了秘径。

一声闷哼,她的身子已栽了下去!

拍拍数声,周丽丽所拿的数部书,全部掉在了地上,王文青拾起一看,正是六部经典!

王文青伏身拾起了地上经典,探手把躺在地上的周丽丽提了起来,周丽丽望了王文青一眼,冷冷一笑,道:“我没有料到姓雷的知道这秘径!”

王文青切齿道:“周丽丽,你还有什么本事?不妨再施出来。”

周丽丽冷冷道:“我这次自认逃不了。”王文青冷冷一笑,道:“你也该认命了。”

话落,带着周丽丽出洞。

陈绿、程英、关小秋母女,均已到了洞口,一见王文青擒下了周丽丽,方放下了一颗心头大石。

王文青冷冷喝道:“周丽丽,在你死前,你还有什么话说?”

“没有!”

“如此,我杀了你!”

王文青话落,突把周丽丽的身了抛起在半空中,在周丽丽的身子落地刹那,他手中“神剑”猛然挥出!

一声惨叫,血光骤溅!

但见这个心计毒辣,杀人无数的一代女魔头,身躯被劈成两断,滚落地上。

这也是她一生作恶多端,恶贯满盈之日。

王文青余恨未尽,剑起剑落,将周丽丽碎尸万断,方才收手,口中愤恨说道:“周丽丽,你再也做不了怪了。”

所有之人,心头大快!

唯独雷天仇垂道侧目,不忍眼看周丽丽碎尸,不管如何,他终是爱过这个绝色的淫荡之妇。

关小秋突说道:“文青,你杀她杀错了!”

王文青闻言,不由怔住了一怔,愕然道:“为什么?”

关小秋道:“你忘了她是谁的情妇!”

王文青乍然明白关小秋这语中之意,当下哈哈一笑道:“谁的情妇!”

“你岳丈大人的!”

雷天仇羞愧地说道:“好太太,你这是说那儿话?”

“看她死了,你伤心是不是?”

王文青哈哈一笑,道:“岳母,你醋劲还不小嘛!”

被王文青这一说,所有之人,不由齐声笑了起来。

关小秋哼一声,道:“吃醋?哼,这是实话!”

雷天仇苦笑道:“好太太,你还谈这些干什么?人家已经死了……”

“只怕她无法从你心头死去!”

关淑琴娇笑道:“娘,好了,你也别再挖苦我爹了。”

关小秋笑了笑,道:“现在去那里?”

王文青突向雷天仇道:“岳父,我有一件事求您……”

“什么事你尽管吩咐好了。”

王文青取出了六部经典,交给了雷天仇,道:“烦您将这六部经典,交还给六大门派,并言明本门于五月初五在‘无情洞’开派,盼此事昭告江湖,并派人参与盛典!”

“我当照办!”

“那么,您去吧!”

雷天仇接过了六部经典。向关小秋道:“小秋,你是不是跟我一道走?”

“我才不跟你在一起,你自己走吧!”

雷天仇讪讪一笑,弹身奔去,瞬已消失在“天魔峡”外。

雷天仇去后,关小秋向王文青道:“文青,你去那里?”

“我到‘无情洞’。”

关小秋又问道:“文青,我问你一件事!……”

“请说。”

“请说你除了淑琴,另外还有几个情人?”

王文青被问得一怔,道:“是的!……”

“是那几位?”

王文青只好将他与几个女人之间的事,告诉了关小秋,又道:“此事望您谅解!”

关小秋叹道:“我并不反对一个男人三妻四妾,玲儿对这种事也不放在心上,不过,这倒是一件麻烦事!……”

“什么事麻烦?”

“我问你,在这几个女人之间,你最爱的是陈凤凤是不是?”

“不错!”

“不过,陈凤凤虽然爱你,但毕竟发生了不可收拾的局面……”

陈绿道:“假如她真是我女儿,这岂不是太过悲惨么?”

王文青道:“我还是要娶她!”

关小秋颔首道:“对了,你应该娶她,她为你牺牲太大,你不能不给她一点补偿,再说她是一个好女人,不应该不幸地过一生!”

“是的。”

关小秋叹了一口气,又道:“抛开陈凤凤之外,蓝淑玲是你第一个妻子,古碧华与你指腹为婚,再加上我淑琴,这名份怎么安排?”

“怎么安排?我不知道!”

“按理,古碧华应该为大,不过照事实却应以蓝玲为正,以‘拜剑’来说,淑琴却又是你真正的妻子。”

王文青一想不错,当下不由皱眉道;“我也不知道应该怎么办。”

关淑琴道:“娘,我们不会争这名份的!”

“这怎么成?凡事必有主,不过,对这件事你自己必须好好处理。否则恐怕要闹出笑话!”

“我知道!”

“这就好,我们走吧!”

“岳母是不是跟我们到‘无情洞’?”

“也好。”

当下一行五人,朝“无情洞”奔来。

“神剑”招罗武林高手及立门之事,很快地传开了江湖,它也为此,激起了一片武林狂潮!

无数的武林高手,想投入“神剑门”为荣!

王文青、关小秋母女、程英与陈绿五人,目前只好暂住在“无情洞”计商大事。

数日后,“太极真君”与“长生老人”、“玄衣女侠”连袂而至!

接着“玉面侠”跟他的妻子“凌波仙子”于菁,也先后到来,“凌波仙子”年约四旬,长得十分娇美。

大家分别介绍寒喧一阵之后,王文青才向“玉面侠”问道:“师伯,事情该怎么办?”

“玉面侠”道:“要加入‘神剑门’的,必须先拜剑立誓,才能正式加入门下,然后,再比试武功,按武功高低授与职位。”

王文青道:“就这些事?”

“不错,不过,在门人立主之时,必须先完成门主婚姻,否则,这也不成!”

王文青颔了一颔首,道:“我应该何时成婚?”

“在门人选齐之后,在门下面前成婚,除了关姑娘之外,其他女人亦可同时举行。”

“现在该先办什么事?”

“玉面侠”道:“一个门派,必须要有骨干,这骨干当然是指一些忠心门人而言!……”

“你的意思要请先到这里之人加入门下!作为本门的骨干?”

“不错,这些人凡愿意加入本门之下,均可‘拜剑’加入!”

“长生老人”问道:“不知这仪式如何举行?”

“玉面侠”道:“王文青既是得剑之人,即是‘神剑门’门主,我是护剑之人,由我领去拜剑即可。”

当下“玉面侠”将“神剑”放在了神案上,王文青站立神案之侧,“玉面侠”沉声问道:“谁愿先加入‘神剑门’门下?”

“长生老人”恭恭敬敬走了出去,道:“谷少青愿加入门下!”

“拜剑!”

“长生老人”拜了下去,伏跪地上,“玉面侠”说道:“谷少青,你忠心加入‘神剑门’门下?”

“正是!”

“你愿立下重誓?”

“长生老人”谷少青发下重誓之后,“玉面侠”沉声道:“你已是‘神剑门’门人,你愿意效忠‘神剑’主人?”

“万死不辞!”

“好!退下去!”

“长生老人”退了下来。

紧接着“太极真君”、“玄衣女侠”、关小秋、陈绿、程英“凌波仙子”、于菁、关淑琴,也均发誓加入门下。

这些人先成了“神剑门”的骨干,正式成为“神剑门”门人。

之后,这些人便聚在一起,商讨一些派务,如门人选拔,住、食等问题,都有了详细的计划。

五月初五!——

这一天,正是“神剑门”接受武林人入门之日,自然必须派人接待。

一早,王文青便叫过了程英,说道:“大哥,这招待指引之人,就交给你如何?”

程英笑道:“为兄的岂有不答应之理!”

王文青说道:“大哥,记不记得我要给我介绍一位女友?”

“愚兄岂会忘记?”

“如此甚好。”他伏在了他的耳际,轻声问道:“大哥,

你看于姑娘如何?”

程英心头一震,脱口道:“她?……”

“不错!”

“恐!……愚兄不配!……”

“为什么?”

“于姑娘绝色佳人,而且看来她对你似有一份感情……”

“假如她愿意呢?”

程英道:“愚兄自然感激你!”

“好,一言为定!”

大殿中之人虽然看见了王文青与程英交头接耳,可是就没有一个人听见了他们两人说什么?

王文青接着朗声叫道:“于姑娘,你过来!”

于菁忙走了上去,道;“不知门主有何吩咐?”

“你知道今天是拜剑立门之时?”

“知道!”

“我分派给你任务!……”

“弟子恭候令谕!”

“你与我程大哥负责领人拜剑之责!”

“领谕!”

王文青笑了笑,又道:“于姑娘,你过来,我有些私事跟你商量?”

于菁愕了一愕,当下也不知什么事,只得走近了王文青的面前,王文青压低了嗓子,道:“于姑娘,你知道我要跟你谈什么!”

“门主不说,我怎么知道?”

“给你介绍男朋友!”

“什么?”

于菁意外地叫了起来,王文青这一句话大大出乎了她意料之外,她委实想不到王文青会说出这一种话来。

她深爱王文青,难道王文青不知道么?

王文青低声说道:“我想替你介绍一个男朋友!”

于菁心头突感一酸,惋然道:“门主好意心愿!”

“你……不愿意?”

“是的,弟子已没有这个心情了。”

王文青从于菁幽幽的神情里,他看出来了于菁的心中所思,当下轻轻一叹,道:“于姑娘,你知道我给你介绍什么人么?”

“我怎么会知道?”

“那么,你为什么不愿意?莫非你自己已经有了爱人?”

“我?”她惋然笑了起来,道:“门主取笑了,不过,在我的生命中,我倒是暗恋着一个人……”

“我知道,可是他不配!……”王文青喟然地说!

于菁惋笑道:“我不配,因为我年纪跟他相差太多……”

王文青黯然道:“如果你得到他的爱,未尝是幸福的,因为他的感情已经残缺而不完整了!……你又能从他身上,得到什么?”

“是的,我得不到什么。”

“那么,你何必自寻烦恼?”

于菁苦笑了一下,道:“可是……唉!……”她像有无限凄惋地叹了一口气,道:“你要给我介绍的是谁?”

“我拜兄!”

“什么?是程少侠?”

“对了。”

于菁的脸上,泛起了一阵红润,突然之间,她发现王文青待她太好了!

王文青不是不知道自己爱他,但他却为了自己着想,不愿叫自己跌进了那爱情烦恼的漩祸里,而介绍一个英俊、忠厚的程英给自己!

想到这里,于菁不由深深地叹了一口气,她发觉王文青的内在实在太过美好与善良了。

她叹了一口气,道:“只怕于菁不配!”

“为什么?”

“他太好了!”

王文青笑道:“行了,你既然说他好,看来你对他印象不错,先做做朋友,事情以后再说吧。”

于菁退了回去,与程英向“无情洞”外走去。

在大殿外之人,也不知道王文青在谈什么,这时,王文青再交待一些事情之后,时已近午。

这时——

一阵脚步声传来,但见来人正是雷天仇,他向王文青报告了经过之后,也正式加入了“神剑门”下。

倏然,洞外传来一声朗喝:

“‘天南剑客’蓝大侠偕爱女蓝淑玲到!”

声音甫落,但见大殿之内,走进了一个年约五旬的背剑老者及蓝淑玲。

“长生老人”迎了上去,含笑道:“蓝老弟,你可是加入‘神剑门’而来?”

“天南剑客”一见“长生老人”,不由为之一怔,道:“不是!”

所有之人均被“天南剑客”这一句话说得一怔!

“长生老人”楞了半晌,问道:“不知所为何事?”

“找王文青!”

王文青心头一震,道:“找我何事?”

“你就是王文青?”

“正是!”

“王文青,你准备向我女儿这么办?”

从口气听来,不难听出“天南剑客”是为女儿之事兴师问罪而来,王文青一愕,道:“我不知道……”

“什么?你玩了我女儿还说不知道应该怎么办?”

但见“天南剑客”满脸怒容,目光射出了杀机,迫视在王文青的脸上。

“玉面侠”突哈哈一笑,道:“蓝兄,还认得于忠么?”

“天南剑客”目光一扫,“玉面侠”,脸色不由微微一变,脱口道:“是你?你还活着?”

“对了,蓝兄,你是为他兴师问罪而来?”

“可以怎么说!”

“蓝兄,你何必来势汹汹?我们门主深爱令媛,自然会跟她结婚!……”

“王文青,这是实话?”

“不错,她已是我的妻子,我自然会娶她!”

“玉面侠”笑道:“这么说来,你没有话说了吧?”

“当然没有话说!”

“王文青,还不过来拜见你这位丈人?”

王文青忙走了过去,深深一礼,道:“岳父在上,请受王文青一拜!”

“天南剑客”哈哈一笑,道:“免了!”

王文青走到了蓝淑玲面前,问道:“淑玲,你别来可好?”

“多谢关心!”

当下王文青为他们父女两人介绍其余不相识之人,“天南剑客”自然知道了王文青与关淑琴的事。

寒喧之后,两人才正式加入“神剑门”。

这时——

门外又传来了一声朗喝:

“提灯客到!”

但见于菁领着于忠,走了进来,“玉面侠”沉声道:“‘提灯客’,你是为加入本门而来?”

“正是!”

“上前拜剑!”

“提灯客”上前拜剑立誓之后,缓缓退到殿侧,这时朗喝之声传来:

“夜蝙蝠到!……”

“龙虎侠到!……”

“八指丐王到!……”

“赤目神君到!……”

“‘神行血龙’到!……”

“‘血鞭神君’到!……”

“‘五湖钓客’到!……”

“……………………”

人陆续而至,刹那之间,这大殿之中,聚集了大江南北数十个一流高手!……

倏闻一声朗喝道:“‘血河教’教主暨门人到……”

王文青抬眼望去,但见一个红衣老人,领着数十个门人,步入了大殿!

“玉面侠”说道:“‘血河教主’,不知你到此为何?”

“有事请教!”

“何事?”

“血河教”教主的脸上一无表情,冷冷一笑,道:“请问‘神剑门’以何为宗旨?”

“除恶扶善!”

“以‘神剑’扫平江湖邪恶之徒?为武林正义伸张?”

“不错。”

“那么,我率领我的门人加入‘神剑门’!”

“血河教”教主这一句话说得所有之人,均为之一怔,“血河教”教主说道:“离道不行么?”

“求之不得,尊姓大名?”

“洪友年!”

“拜剑!”

“血河教”教主领着四十多个拜了下去,“玉面侠”沉声道:“洪友年,你与你的弟兄,诚心真意加入本门?”

“是的。”

“你发誓效忠门主?”

“是的!”

“发誓!”

洪友年发下了重誓之后,退了下去,这一下“神剑门”又多了四十几个门人。

这时,有不少人已陆续而至。

近午之时,大殿之内,已到了百名高手,这时一声朗声传来:

“青衣帮帮主及门人驾到!”

但见一个六旬开外的老人,领着二十多个男女门人走了进来,“玉面侠”问道:“青衣帮主,你可是率门人加入本门的?”

“正是,但有一事请问!”

“什么事?”

“‘神剑’一门,可是锄恶行善!为武林和平奋斗?”

“不错!”

“以‘神剑’消灭邪魔之教?”

“正是!”

“我与我门人愿加入!”

随着,尚有白云庄,神龙寨两个门派数十人加入了门下,这时“神剑门”已有了数百个门人了。

黄昏之后,已没有人再入无情洞了!

少林、武当、昆仑、峨嵋、终南崆峒六大门派的六大掌门人,均率领两位门,参加盛典,并感谢王文青追回六部经典之恩。

王文青却在注意着两个人——古碧华与“地狱魔花”,何以此时她们两人还没有到?

难道她们不来了?

倏然——

洞外传来了一声朗喝:

古碧华三宇出唇,使所有之人心头为之一震,约三分之二以上的人,脸色齐为之一变!

这包括了“长生老人”与“玉面侠”在内!

这当儿,但见古碧华莲步姗姗地走了进来!……倏然,冷笑声起,一个红衣人影截住了去路,道:“古帮主,还认得洪某么?”

古碧华脸色,微微一变,道:“认识,想不到洪门主已到了这里!”

这时,“青衣帮”主,神龙寨主及不少人,突然欺到了古碧华面前,有人冷冷问道:“古帮主,冤家路窄,想不到我们会在此碰面,不知你到此何事?”

“我找王文青!……”

“古帮主,你的恶行够多了,我们先算这一笔帐吧!”——

但见数十个向她围了过来,王文青脸色一变,道:“退下去!”

王文青这一喝,所有之人不由把脚步停了下来,目光落在了王文青的脸上,悚然不语。

王文青脸色一变,喝道:“她是我的妻子,你们敢对她怎么样?”

这一句话说得无数的人为之色变!

古碧华一脸痛苦之色,站在了当地!

“血河教”教主欺身上前,道:“禀告门主,古帮主是你妻子?”

“不错!”

“门主难道不知道她在江湖所造血劫?”

“这!……”

“她杀了本教五十多位门人,血债不能不还,请门主主持公道!”

青衣帮主欺身上前,也道:“古帮主也杀了本帮中三十多位门人!……”

“神龙寨主”也上前道:“她也杀了本寨数十个门人,本寨主因技不如她,无法报仇,才投入‘神剑门’……”

站在一侧的终“南派掌”门人也上前道:“王门主,她也杀了本派七位无辜门人……”

“她杀了我父亲……”

“她杀了我哥哥……”

“她杀了!……”

“………………”

“………………”

大殿之中,一片朗叫,人潮骚动,人情激愤!……“玉面侠”也说道:“门主,我也见她杀了一对在山野练药的老夫妻,这一对夫妻因不愿加入在她门下而被杀!……”

王文青的神情为之惨变!

古碧华的粉腮为之苍白、汗水,从她的额角上滚了下来!

人声依旧在喧闹,好象不杀古碧华而不甘心!

王文青的脑袋几乎要炸开来,当下厉声大喝:

“住口!”

喧闹的人声,静了下去!……所有之人的目光,全部落在了王文青的脸上!……

王文青全身在发抖,粟声道:“你们!……要怎么样?”

“杀她!……”

“杀死这魔女!……”

“为那些惨死她手里的人报仇!……”

“杀!……”

“………………”

群情激动,王文青狂然大喝:“住口。”

激动的人群,又被王文青这一句暴喝压了下去,王文青激动地说道:“我不杀她,她是我妻子!”

这一句话说得所有之人脸色齐为一变,“血河教主”、“青衣帮主”“神龙寨主”齐声问道:“门主难道不肯为我们已死的弟兄报仇?”

“不错,她是我妻子!”

“血河教”教主狂然笑道:“王文青,你岂有德做为‘神剑门’门主……哈哈哈!……”

“你说什么?”

王文青厉声暴喝,脸上骤现杀机!

“血河教”教主冷冷道:“如门主不为门下着想,我们就脱离‘神剑门’……”

“我们也退出!……”

“我们也走!……”

“走!……”

人群骚动,四分之三以上,一百五十多人以上门人,均移动脚步,向大殿之外,走了出去!……

王文青为之目瞪口呆,额角滚出了豆大的汗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