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请 登录注册
当前位置:雨枫轩> 原创长篇小说 > 玄幻|武侠 > 传统武侠小说 > 幽灵门 > 正文 > 第十六章 劫数难逃
第十六章 劫数难逃



更新日期:2021-07-10 + 放大字体 | - 减小字体 本书总阅读量:

王文青与陈绿出了山洞,站在了山岭之间,目光又触及那河上的可怖尸体,他下意识地打了一个冷战。

这大河之上,何来这些尸首?

王文青的目光,朝上望去,但见山腰之上,有楼宇观院,王文青心念一动,道:“前辈,你看到了河中尸首?”

“看到了。”

“那山腰楼宇,是什么门派?”

“你认为有人屠杀那个门派,而将尸体丢入这河中?”

“可能,我们去看看如何?”

“好,我们就去看看。”

当下俩人一齐掠身,直朝山腰间的楼宇奔了过去,一条石阶,通往那楼宇。

一路所过,地上有不少具尸体,王文青目睹此情,不由打了一个冷战,有人屠杀,是一件千真万确之事了。

刹时,两人已来到了楼宇之前,但是楼院围墙的大门之口,横陈着十来具尸体,这些人的死状,也十分之惨。

王文青一个掠身,朝当中那间较大的楼宇弹了过去,但见大门之上,横着一块巨匾,上书:

“血河教”

又见大门之口,也横卧着数具尸首,王文青看得皱了一皱眉头,暗道:“好可怕的手段。”

他向大门之内,走了进去,倏然——

一声沉喝之声传来:“什么人?”

王文青闻言,心头一震,目光一扫,但见大厅之内,一个黑影在蠕动,王文青心头一寒,一时没有答话。

“你是谁7”

“在下王文青,你是谁?”

“什么?你是王文青?”

“不错,难道你认识我?”

“我虽未曾见过阁下,可是,对阁下之名,亦常有听闻,少林拜剑,阁下不正是‘神剑’得主吗?”

“不错,你是谁?”

“血河教门人!”

“贵教发生了什么事?”

“阁下何不先问问你妻子?”

王文青闻言,心头一震,脱口道:“我妻子?”

对方冷冷一笑,道:“阁下何必装蒜,‘飞魔帮’代帮主‘金罗刹’不是你的妻子吗?”

王文青闻言,几为之脱口叫了起来,他喝问道:“‘金罗刹’率人到此屠杀贵教门人?”

“对了!”

“为什么?”

“她要本教加入其门下,本教虽是江湖芝麻小教,但亦不为邪恶所利用,因此本教教主加以拒绝!……”

“于是,她率领门人到此屠杀?”

“不错。”

“贵教一共死了多少人?”

“本教门人只不过近百!现已死了一半,其余之人,正在另一处共商应付大计。”

“难道她会再来吗?”

“她临去之时,给我们五天之限,限期一到,如不答应投在她的门下,她便杀光了本教所有门人!”

王文青听得脸色一变,杀机大起。

对方冷冷一笑,道:“阁下能杀别人,为什么不能杀你妻子?无事可以走了。”

王文青被这一句话说得难堪至极,他不知应该向对方说什么才好,他牙根咬得格格作响,道:“我会杀她的……”

他一转身,向门外走去。

“血河教”门人冷冷道:“但愿你阁下记住这句话!”

王文青在充满杀机之中,被说得难堪至极,他一生之中,从没有被人这般侮辱过,现在他尝受到了。

他的心情,突然十分沉重起来,好像这些被杀的人是死在他手里一般,他咬着钢牙,道:“她太可怕了,我会杀她的。”

陈绿奇怪地问道:“你的妻子屠杀了这个门派?”

“不错。”

“怎么会?”

王文青长长一叹,把他与“金罗刹”由父亲指腹为婚的事,以及“金罗刹”在江湖行为告诉了陈绿一遍。

陈绿闻言之后,说道:“她的手段的确太过残忍了,不过,你能杀她吗?”

“为什么不能。”

“只怕你没有勇气!”

王文青脸色一变,傲然之气,油然而生,道:“我既是‘神剑’得主,就要诛尽邪恶,现在我就去找她!”

“你既然要去,我也随往。”

“你也要去?”

“是‘黑魔影’要我扶助‘神剑’得主!”

王文青笑了笑,道:“那么,我们走吧!”

当下两人弹身双双奔去,下了血河教之后,陈绿不由问道:“王少侠,我忘了问你一件事!………”

“什么事?”

“你为什么会满身伤痕,被河水冲到那个地方?”

王文青告诉了他经过,才想到周丽丽被迫跳下断崖不知生死如何!他是不是再去找她?

他终于决定以后再问周丽丽生死不迟,现在他要去找的是“金罗刹”,他要杀她,为江湖除害。

他要让江湖人物证明他能杀别人,是不是也能杀他妻子。当下两人直奔铁牛山而来。

到了铁牛山,王文青延着岩间小路,向“飞魔帮”奔去,刹时,已到了断崖之上的“飞魔帮”花园小院之外!

倏然——

一声冷喝传来:

“站住!”

挟着喝话声中,两个蓝衣妇人,泻落在王文青的面前,来人一望是王文青,脸色不由微微一变,道:“是你?”

“不错,是我!”

“不知王少侠到此为何?”

“找‘金罗刹’!”

右侧的蓝衣妇人说道:“很抱歉,我们帮主下令不见客!”

“连我在内?”

“不错,任何一个人。”

“不知她在干什么?”

“开会!”

“开会?”

“对了,她与数大派掌门人正在商讨大计!”

王文青闻言,暗暗吃惊,因为“金罗刹”与数派掌门正在开会,不问可知是准备发动一场武林大战。

如所料不差,后果的确不堪设想。

心念及此,王文青不由冷冷喝道:“去告诉她,我要见她。”

“也好,你们等等。”

话犹未落,右侧的蓝衣妇人,已弹身奔去,不久,那蓝衣妇人去而复返,但见她的背后,紧跟着“银罗刹”及数个门人。

王文青正待喝话,“银罗刹”已当先开口道:“王少侠,一别月余,不知你驾临本帮,有何见教!”

“我找‘金罗刹’!”

“请吧!”

话落,让过了去路!

王文青与陈绿傲然行去,穿过了花园小院,已到了楼宇的大门之口,只见大门两侧,伫立了数十个门人。

“银罗刹”说道:“王少侠,代帮主会议未毕,请随我到别院稍候不知可否?”

王文青冷冷喝道:“我非此刻见她不可!”

“王少侠怎么可以强人所难?”

“你进去告诉她,说她愿不愿意见我说一声!”

“银罗刹”黛眉微微一颦,道:“也罢!”

话落,向大门之内,走了进去。

王文青望了陈绿一眼,但见他的脸色一无表情,目光注视着大门之内,似是在思考什么?……

不久“银罗刹”返身而出,说道:“王少侠,代帮主有请,随我来吧。”

王文青随着“银罗刹”向大门之内,走了进去,大厅之前两侧,站立了三四个蓝衣人,脸色一片严肃。

“银罗刹”领着王文青,向大殿之后行去,转入了一间小室,但见小室之内,除了“金罗刹”之外,还有五个人!

这五个有俗,道打扮,年纪均在五旬以上,当王文青随着“银罗刹”进来之时,“金罗刹”当先站了起来,笑道:“王门主,什么风把你给吹来?”

“你叫我什么?”

“你不是‘神剑门’门主么?”

王文青才恍然大悟,原来她竟叫自己是王门主,当下冷冷一笑,道:“古碧华,你知道我找你干什么?”

“金罗刹”淡淡一笑,道:“不会是来跟我结婚吧?”

她一敛笑容,又道:“来,我先替你介绍一下,右边这一位是华山派掌门人‘华山剑客’,第二位是点苍掌门‘苍海神龙’,第三位是雪山掌门人‘雪海一蛟’……邙崃派掌门人‘七指道人’……青城派掌门人‘屠龙手’!……”

她一口气介绍了在场五人,接着又道:“至于这位呢,就是大名鼎鼎的王文青!”

王文青冷冷一笑,道:“在下真是幸会各位掌门法驾!”

五位掌门人的脸上,泛起了一丝讪讪笑容。

“金罗刹”目光一扫五位掌门人,道:“他嘛,也就是我的丈夫。”

“住口!”王文青咆哮而惊吓,她依旧娇笑道:“各位,我要争霸武林天下,将这至高无上的地位,送给他!……”

“你住口!”王文青厉声而喝:

“金罗刹”淡淡一笑,道:“这是实话,我将给你一切!……”

王文青冷冷一笑,道:“好意心愿‘古碧华’,你别侮辱人!”

“侮辱?哈哈哈……我怎么敢侮辱你?我取得天下盟主地位之后,还不是给你,这是实话……”

“你说够了没有?”

“金罗刹”一敛笑容,道:“你要跟我谈什么?”

王文青脸色一变,喝问道:“在‘血河教’造下可怕的血劫的是你?”

“不错!”

“好毒辣的手段!”

“这只是略施薄惩而已!”

“好个略施薄惩,四十几条人命,还算薄微,古碧华,我终于认识了你!”

古碧华冷冷一笑,道:“认识我又怎么样?”

“杀你!”

“王文青,如非看在你与我有一点夫妻名份,我早巳毁了你,如果没有其他的事你可以走了。”

王文青疯狂地笑了起来,“呛”的一声,“神剑”已经出鞘,寒光闪闪,光芒耀眼,望之令人生畏。

他一抖“神剑”喝道:“古碧华,在诛邪神剑之下,恕我王文青难念夫妻之情,我要杀你了!……”

他一步一步欺了过去。

在王文青“神剑”出鞘之下,五位掌门人及古碧华脸色同时一变,一种悚然之色,溢于言表。

“金罗刹”冷冷喝道:“王文青,你敢?”

王文青狂笑道:“我有什么不敢,看剑!”

王文青狂喝之下,身形一弹,疾如电光石火,向“金罗刹”射了过去,寒光乍闪,猛然攻出了一剑。

“金罗刹”在王文青闪身出来之际,人已弹了开去,面对这千古神刃,“金罗刹”那有不吃惊的道理。

王文青一剑落空,第二剑又告划起。

倏闻“金罗刹”一声厉喝:

“五位掌门人,不宵替我挡住他?”

在“金罗刹”一声断喝之下,五位掌门人的背上长剑同时出鞘,五道青芒,同时向王文青卷了过来。

这五位掌门人均是剑上名家,五柄长剑似游龙出海,疾闪之间,分击了王文青各处大穴。

王文青不由退了一丈,目射精光,喝道:“你们找死吗?”

“华山剑客”冷冷道:“保护我们盟主安全,我们均有责任。”

王文青心知这五位掌门人只是被迫动手,如果他杀了这五位掌门人,势必激起了武林公愤。

“神剑”之下,不杀无罪善良之人。

王文青心念及此,忍不住一声断喝:

“你们让路!”

但五位掌门人却围成了半圆形,将王文青挡住,“金罗刹”突叹道:“王文青,你要我怎么样?”

“什么怎么样?”

“我要争霸武林天下盟主之位给你,难道你不满意我?”

“放屁,谁要这盟主之位?”

“那么,你要什么?”

“我什么也不要,现在只要你的命!……”

“你下得了手吗?”

“自然下得了手。各位掌门人,你们让不让路?”

“不让!……”

“找死——”

王文青一声叱喝,身子再度射出,“神剑”一扫之下,已攻出了一招,剑光闪闪,威力迫人!

五柄长剑,同时飞起,分击而至。

王文青剑势突变,改点为劈,剑光带起一尺青芒,狂卷而过,当啷声中,“华山剑客”与“苍海神龙”的长剑应声而折!

王文青挟着惊人的威力,向“金罗刹”射了过去。

王文青身子甫自身起,“雪海一蛟”“七指道人”“屠龙手”的三柄长剑,再度凌厉攻到。

出手如电,剑势迫人。

王文青心头一掠,身子不由收了回来,他目光抖露了骇人的杀机,喝道:“你们非找死不可?”

“除非王门主离开这里。”

“你们既是自寻死路,也别怪我心辣了!”

断喝未了,他疯狂扑了过去,此时的王文青真有拚命之势,剑势如狂,刹那间,连攻三剑。

王文青这三剑攻出。握剑的三位掌门人,已被王文青迫退了十来步,暴喝声起,“华山剑客”“苍海神龙”猛然各攻一掌。

一时之间,人影翻飞,剑光迫人。

陈绿站立在门室之口,他的脸上,一无表情,此时还不必他出手之时,他也懒得出手。

而“银罗刹”却在一旁看着他,“银罗刹”认为这怪人如果稍有举动,她便要毁了他。

场面情势,紧张无伦。

王文青虽被五位掌门人围攻,可是“神剑”却发挥了威力,光芒迫人,剑气森森,端的厉害无比。

倏地——

王文青一声大喝,身子一跃,如飞射起,王文青无伤五位掌门人之心,是以,他避过了他们,身向了“金罗刹”。

王文青这弹身一跃,其功夫委实骇人无比,他扑向“金罗刹”之时,“神剑”已经攻出。

五位掌门人不约而同地扑了过去,掌力同时扫出。

王文青出手虽快,但五位掌门人的身法也不慢,在王文青“神剑”攻向“金罗刹”之际,五位掌门人的剑式与掌力,也同一时间击到。

因为双方出手,均极快速,使王文青不得不把攻向“金罗刹”的剑势,收了回来,转身攻向了五位掌门人!

就在王文青一转身之际,“金罗刹”突飞起一剑,向王文青攻了过来。

“金罗刹”猝然出手一击,其势何等之快,倏闻一声暴喝:

“住手!”

这一声暴喝犹似晴天霹雳,震得所有之人,耳鼓嗡嗡作响,心头一寒之下,不由同时收身后退。

抬眼望去,发话之人,正是陈绿。

陈绿冷冷一笑,道:“五位掌门人,你们也太不自量力,是王文青不杀你们,而不是他杀不了你们,再围攻下去,也太没有意思了……”

“依你之见呢?”

陈绿淡淡一笑,道;“王文青找的是古帮主,你们大可不必管这一趟闲事。”

“我们有护主之责。”

“这样吧。”他向场中走了过来,笑了笑,道;“如果你们其中任何人能接我两掌不败,我与王文青即刻离开这里,否则,这“神剑”一声决斗,只好由王文青与古帮主两人解决!”

青城掌门人“屠龙手”冷冷一笑,道:“阁下好大的口气!”

“莫非你掌门人愿意接两掌试试?”

“不错!”

“可是假如你败了呢?”

“屠龙手”一怔,如果他败了,他依旧作不了主不与王文青交手,是以,他一时答不上话来。

陈绿冷冷一笑,道:“你作不了主是不是?”

被陈绿这一激,“屠龙手”一张脸真的挂不住,他脸色一变,喝道:“我接你两掌试试!”

喝话声中,他大踏步走了出来。

陈绿淡淡一笑,道:“要接我两掌可以,你必须保证输了之后,五位掌门人不能出手攻王文青,否则,就别谈了。”

在这五位掌门人之中,以“屠龙手”掌上功夫最好,没有一个相信他接不了这怪人两掌。

当下其余四位掌门人同时颔一了颔首,表示答应下来。

“屠龙手”冷冷喝道:“可以了吧?”

陈绿哈哈一笑,道:“当然可以了,不过,我话必须说明,如果你们不遵照诺言,到时候可别怪我陈某心狠手辣了!

这一句话说得充满了杀机,闻来令人心寒。

“屠龙手”冷冷喝道:“阁下出手吧!”

“好,你接着!……”

话犹未了,他已弹身而起,黑影一旋之下,一掌已告攻出。

陈绿这一掌出得奇快绝伦,“屠龙手”一惊,左手猛然封出,就在“屠龙手”一封之下,陈绿左手疾拍而出。

砰!

“屠龙手”结结实实被陈绿打了一掌,口血狂飞,人已栽了出去。

所有之人,为之哗然,这个看去貌不惊人的怪人,果然在两招之内,伤了“屠龙手”。

其武功之高,当真到了匪夷所思的境界。

陈绿淡淡一笑,道:“承让承让!”

王文青的目光,骤然迫视在“金罗刹”的脸上,喝道:“现在该轮到我们两人了。”

“金罗刹”一抖手中长剑,喝道:“难道我怕你不成?”

一语甫落,人已向王文青欺了过来。

四位掌门人木然站在一侧,不知怎么办才好!

倏地——

一声叱喝声起,“金罗刹”长剑划起了一道青芒,疾如星火,攻向王文青。

“金罗刹”当先出手,其势甚猛。

王文青大喝一声,“神剑”已凌厉封出,剑光环飞之中,“金罗刹”亦不敢硬封神剑。

但见人影疾闪,“金罗刹”已迫退了七八步,在这短短之间,两人已各攻出了三招。

“金罗刹”的剑上功夫虽然不凡,但依旧不是王文青“神剑”之敌,这情形看得四位掌人皆为动容。

倏地——

王文青大喝一声,“神剑”连攻两剑,光芒夺人,威力非同小可,“金罗刹”再也不敢冒然出手封招。

剑影翻飞之中,五招已过。

“金罗刹”连连被迫退了一丈,倏地,她一声厉喝:

“掌门人还不出手?”

在“金罗刹”一声断喝之下,四位掌门人脸色同时一变,狂喝之下,分扑王文青。

陈绿一声厉喝:

“找死——”

挟着喝话声中,他一个掠身,向四位掌门人扑了过去,出手攻出了一掌。

一时,场面变成了混战局面,“银罗刹”叱喝声中,也加入了战围,八个人打作一堆,难分难解。

倏地——

哇哇之声,突告响起,四位掌门人已全部中掌倒了下去,陈绿一转身,向“银罗刹”射了过来。

在陈绿攻向了“银罗刹”之际,王文青喝道:“古碧华,你还有什么绝招。”

断喝声中,连攻三剑。

“金罗刹”突喝道:“住手!”

在“金罗刹”喝话声中,王文青一收身,飘退“神剑”,冷冷喝道:“古碧华,你还有什么话说?”

“金罗刹”喝道:“王文青,你非杀我不可?”

“不错。”

王文青,我什么地方得罪了你?”

“你的行为与手段!”

“这是为了你!”

“好意我王某心领了。”

“金罗刹”惨然一笑,道:“好吧,你既然非杀我不可,你杀吧!”

“呛啷”一声了手中之剑。走到王文青面前三尺之处,把身子停了下来。

这一着王文青为之一怔,他的手中“神剑”终于举了起来,剑锋指在了“金罗刹”的胸膛上。

现在只要王文青一出手,“金罗刹”就会当场死命。

“金罗刹”在王文青剑锋压在了她右胸膛上之时,她缓缓闭上了眼睛,而两颗珠泪却在她阖上眼皮之后,滚了下来。

这泪水代表什么?忏悔?还是使王文青心软的武器?

王文青的目光触及“金罗刹”的泪水时,内心不由打了一个冷颤,他的手开始在发抖!

“金罗刹”切切道:“王文青下手呀!”

王文青把手中之剑垂了下来,他冷冷喝道:“拾起你的剑来,我不杀没有还手之人!”

“金罗刹”冷冷喝道:“你要我跟你动手?”

“不错!”

“很好!”

她俯身拾起了掷在地上的长剑,眸子落在了王文青的脸上,冷冷喝道:“王文青,你可以出手了。”

王文青咬了一咬钢牙,大喝一声,“神剑”抖处,斜斜攻出了一剑。

这一剑击出之力,已挟以王文青毕生功力所发,寒光一闪,化作了三种不同的招式,击向“金罗刹”。

“金罗刹”此时已不将生死放在心上,在王文青出手攻出了一剑之际,她不避反进,出手反攻两剑。

人有了拚命之心,在出手之下,就狠毒了一些,“金罗刹”这两剑的反势,反迫得王文青退了两步。

王文青一咬钢牙,猛挥“神剑”,刹那之间,还击了四剑,这四剑均是“神剑”绝学,变化十分奥妙。

“金罗刹”有招架不住了之势。

刹那之间,十招已过。

王文青一声大喝,身子猝然弹进,寒光乍闪,“金罗刹”的手中长剑,已被王文青击落在地上。

王文青的“神剑”又指在了“金罗刹”的胸膛上。

“金罗刹”的脸上,骤现死灰。

王文青的脸上,一片激动之色,跟第一次一样,只要他一用力,神剑就要穿胸而过,“金罗刹”就得当场死于非命。

他的手在发抖……

“金罗刹”惨然说道:“杀吧!”

“你……以为我不敢么?”

王文青激动得不但手在发抖,即是声音也在发抖!

“金罗刹”惨然道:“我并没有说你不敢!……”

“你真要我杀你?……”

“你王文青不是来杀我的吗?”

王文青闻言,全身一颤,这句话令他感到了可怖,因为他不知是下手好,还是不下手好?

是的,他是来杀她!

可是,她是他的妻子,不管这里面是否有感情的存在,他均必须遵守这夫妻名份与义务。

金罗刹惨然一笑,道:“杀吧!我爱你,死在你手里总是好的!”

王文青内心又似触电地一颤,她口口声声说爱自己,自然,这不会是假的,因为她一向认为自己是她的丈夫。

一时,王文青陷在了痛苦的深渊之中。

杀她?

还是不杀她?

他在痛苦中而怔住了!

“金罗刹”是一个绝代佳人,她此时的神情,更是楚楚可人,王文青岂有勇气摧花?

他的“神剑”放了下来!……

“金罗刹”问道:“王文青,你为什么不杀我?”

“我!……饶你一次!……”

王文青的声音,激动得令人听不清,是的,他没有勇气杀她,因为她是他的妻子。

“金罗刹”冷冷道:“你没有这个勇气?”

“是的,我王文青没有勇气杀你!”

她突冷冷笑了起来。

王文青脸色一变,这笑声像给他极大的侮辱,他大喝一声:

“你笑什么?”

拍拍两声,他伸手打了“金罗刹”两记耳光,这两记耳光打得金罗刹连退了七八步,骇然注视着王文青。

王文青厉声喝道:“古碧华,你不要以为我杀不了你,而是我不忍心杀你,你如果当我是你的丈夫,你就不会做出这损我之事,古碧华我王文青原谅了你一次,让你反省一下!”

话落,转身疾走而去。

王文青的内心,在哀泣着,他有说不出的痛苦,好像这是他生平第一次遭受到了最感辣手的事。

陈绿望着王文青走向门外的背影,叹了一口气,道:“他毕竟是一个善良的人!”

话落,跟着王文青向门外走去。

王文青退出了小屋,但见大殿之上的“飞魔帮”门人,突然横身挡住了两人去路。

王文青脸色一变,喝道:“你们找死么?”

当首一个蓝衣老人冷冷一笑,道:“如无帮主之令,二位阁下难于走出这里。”

王文青的脸上骤现杀机,喝道:“你们真的找死么?”

“不错!”

王文青正待出手,背后传来了“金罗刹”的声音:

“让开!”

“飞魔帮”弟子恭声应是,缓缓分开两侧,王文青看了“金罗刹”一眼,但见她两边粉腮浮起了红肿的指印。

她冷冷说道:“本帮之内,处处设伏,这些对二位虽不放在心上,但总是一件麻烦之事,我就领二位出去吧!”

话落,不待王文青回答,她已当先向门外走去。

她似乎有些变了,变得十分惨然与哀伤,在她领路之下,王文青一路无阻,出了断崖。

“金罗刹”冷冷一笑,道:“二位可以走了。”

王文青看了她一眼,欲语又止,他终于转身奔去,陈绿也紧跟着王文青背后奔去。

下了铁牛山,陈绿说道:“王文青,如何!”

王文青惨然一叹,道:“唉!别提了!”

“我说你杀不了她吧?古碧华果是艳光照人,姿色无双!……”

“老前辈,你别取笑了!”

“不,我说的是实话!”

“我不忍杀她,并不是为了她美,而是我要给她一次反省机会。”

“那你何必到这里?”

“唉!……”

除了沉长的叹息之外,王文青又能说什么?他应该杀她而又不忍杀她!……

“血河派”门人的话,突在他耳边响了起来:“你能杀别人为什么不能杀你妻子?……”

王文青内心在交战着,他似乎为这件事而感到了绝大的痛苦与悲哀!

他叹了一口气,道:“我王文青终非超人!”

“对了,你非超人,换我,可能我也难于下手。”

王文青又是长长一叹!

陈绿问道:“你现在去那里?”

王文青摇了摇头,道:“我不知道。”

“现在应该是‘神剑派’立派之时!”

“也好,在什么地方立派?”

“‘无情洞’!”

“好吧,何时可以立派?”

“最好选个日子,就五月初五这一天吧,只要立派消息传开,我想会有不少人加入本门的。”

王文青颔了一颔首,这是“黑魔影”留剑的遗言,他既是得剑之人,岂可不遵守?

当下说道:“也罢,我们先去“无情洞”,从长计议,再昭告武林天下!”

“如此甚好。”

“那么走吧!”

当下两人弹身奔去,向天魔山方向,飞奔而来。

倏然——

就在他们两人弹身奔之际,远处一阵暴喝之声,破空遥传了过来!

王文青与陈绿闻声,心里同是一怔!

这当儿——

但见一条白色的人影,踉跄飞奔而来,王文青心知此人定是被人追杀,他不由停止观望。

刹时,那白衣人影已到了王文青面前一丈之处,王文青一看,但见来人是一个年约三旬,花容绝世的美妇。

她口角溢着鲜血,似是受伤不轻。

王文青就不知这白衣艳妇是何人,他一个弹身,射了过去,截住了白衣艳妇的去路,喝问道:“你怎么了!”

白衣艳妇乍见有人截住去路,目光下意识一扫,突脱口叫了起来!

她的身子在惊叫声中,下意识退了三四步。

王文青喝问道:“你是谁?……你被什么人追杀?”

白衣艳妇骇然之色,乍然而逝,说道:“有好几个人奸杀我!”

王文青闻言,脸色一变,道:“这话当真!”

“不错!”

“是谁?”

“是……‘幽灵门’三字”脸上骤现杀机,喝道:“你放心,有我在这里。”

他一探手,把白衣艳妇拉向了他的背后,目光注视着前方,蓄势而待。

远处,三条灰衣人影,如飞而至。

白衣艳妇站在了王文青的背后,倏地,她的右手突然扬起,向王文青的背上穴道点去。

这白衣艳妇会向王文青突施辣手,的确令人大大出了意料之外!

陈绿与王文青均在注视着那飞奔而来的人影,那里料到这一着,一声闷哼,王文青已栽了下去。

陈绿一怔,脱口喝道:“你……”

“你”字未出,白衣艳妇左后一圈,已将王文青搂在了怀中。陈绿大喝一声:

“好毒辣的女人!”

他弹身扑了过去,一掌猝然攻出。

在陈绿攻出一掌之际,白衣艳妇厉声喝道:“你不要王文青的命了。”

陈绿心头一寒,不由把手收了回去。

他的双目,迫出了骇人的杀机,喝道:“你与王文青有仇?”

“不错!我与他之仇不共戴天。”

在白衣艳妇说话声中,三条人影已经来到面前,来人,正是“太极真君”、彭北文与程英。

三人目光一扫,同时失口叫了起来。

白衣艳妇冷冷一笑,道:“‘太极真君’,你想不到我会来了救星吧?”

“太极真君”目光落在了陈绿的脸上,问道:“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她骗说被人追奸,乘王文青不注意时,猝然下手。”

“太极真君”一咬钢牙,喝道:“周丽丽,如果我们不撕去了你的面纱,使王文青认不出是你,你今日早已没有命了……”

“她就是周丽丽?为什么跳崖没有死?……”

周丽丽冷冷一笑,道:“想不到因此救了我一命!”

陈绿一声厉喝:

“你放不放人?”

“不放!”

“我杀了你——”

陈绿一声断喝,身子猝然掠起,快逾电光石火,向周丽丽射了过去,一掌攻去。

在陈绿出手一击之下,周丽丽一声厉喝:

“你真不要王文青的命么!”

喝声,充满了杀机听来令人毛骨悚然,不寒而粟,陈绿又把攻出的手,收了回来。

“呛!”的一声,周丽丽已抽起王文青的神剑,压在了王文青的颈子上,冷冷喝道:“你们谁敢出乎,他就会丧命在神剑之下!”

这下使所有之人震栗了。

周丽丽的确是机警心狠,她在发现王文青认不出她就是周丽丽之时,便编造了谎言,叫王文青上当。

王文青所见的周丽丽,均是蒙着面孔,那里会想到她就是周丽丽的真正面目?

“太极真君”冷冷喝道:“周丽丽,你要怎么样?”

周丽丽冷冷一笑,道:“只要你们不出手,我不会杀他的。”

所有之人气得几乎咬碎钢牙,可是就不敢冒然出手,否则,周丽丽想杀王文青,只是举手之劳。

周丽丽冷眼一扫,道:“王文青暂时就交给我吧,你们敢跟来,我还是会先下手杀他。”

话落,挟着王文青,飞奔而去。

王文青成了她的救星,她弹身奔去,一时之间,竟没有一个敢弹身追去。

周丽丽一阵狂奔,她已出了半里,她本朝东奔去,奔出半里之后,她突改向西奔去。

她要躲过“太极真君”的追踪。

一阵狂奔后,她已了出数了数里,展眼望去,眼前林木参天,她不由把脚步停了下来。

她必须找一个地方先疗伤,再作其他打算。

举目四顾,但见远处的林中,有一座破陋的古刹,她掠身射了过去。

这古刹不大,里面尘埃寸厚,屋瓦已经破损,它呈现了年代已久而又失惨的景象。

周丽丽将王文青置于厅堂之前,她右手的“神剑”依旧指在了王文青的胸膛上。

她防万一有人在她服药疗伤之际突然下手!

当下她掏出了一颗丹药,纳入了自己的口中,闭目运功调息疗伤。

王文青依旧在昏迷着!……

约一个时辰的时间,她疗伤已毕,她本已娇艳的粉腮,更加诱惑人了。

周丽丽委实是一个绝代佳人。

她望了王文青一眼,她冷冷笑了起来,这笑容有高深莫测的感觉,她想什么?又想做什么?……

他拍开了王文青睡穴,改点他的麻穴。

王文青悠悠醒了过来,他幌了幌脑袋,好像他已经记不起这是怎么一回事!

他的目光,落在了周丽丽粉腮之上,脸色一变,他突然记起了这是怎么一回事。

他突喝道:“你突向我下手?”

“不错!”

“你是谁?”

“周丽丽!”

“什么?你!……是周丽丽?”

“对了!”

王文青这一惊真是非同小可,想不到这个女人竟是周丽丽,怪不得在他第一次突然想见时,她会脱口叫了起来。

王文青心念及此,冷冷一笑,道:“想不到你会没有死。”

“你以为我如非在断崖放了扶网,我会跳下去么?这一点,大概要出你王文青的意料之外是不是?”

“不错,这的确是出乎了我意料之外。”

“而现在你又落在了我的手里。”

王文青脸色一变,道:“你要怎么样?”

周丽丽突娇媚一笑,这一笑有勾魂夺魄之姿,她原有一般醉人的风韵,这风韵在淫荡中,带着无比诱惑。

王文青一时为之砰然心动。

周丽丽一敛笑容,道:“难道我们就不可以谈谈么!”

王文青下意识地打了一个冷颤,他知道这是一个淫冠天下的女人,她不要对自己做下那不可思议的事?

王文青想到这里,真是不寒而栗。

他镇定了一下情绪,喝道:“你要谈什么?”

“谈你,也谈你父亲,你知道我当年很爱你父亲?”

“知道。”

“可是你父亲却拒我于千里之外!”

“于是,你不惜用各种计谋害死了他?”

“对了!……”她淡淡一笑,道:“你很像你父亲。”

王文青闻言,打了一个冷颤,他悚然地注视着周丽丽。

周丽丽放荡地笑了起来,道:“如能与你一夕消魂,也可抵去我对你父亲相思之苦!……”

“什么?你说什么?”

王文青脱口大叫,他全身起了一阵颤栗。

王文青娇笑道:“你有什么好吃惊的,一夕消魂,对你无损呀!……”

“你……”王文青骇然得说不出话来。

周丽丽突然俯身,轻轻吻着王文青嘴唇;王文青穴道被点,任由对方摆怖!

她轻轻地在他耳边问道:“你干过那快活事没有?”

“你……不要脸!”

王文青喝叫着,但周丽丽却不断地着他……一时,使王文青透不过气来的感觉。

周丽丽妖绝的粉脸上,现出了对性欲饥渴的红润,她的身子因某一方的兴奋,而在发抖……

王文青喝道:“滚开!”

他暴喝着,但却无力推开周丽丽压在他身上的娇躯,那充满着火般的身体,把他整个压住了。

淫荡的女人,将做出了最淫荡的事。

她梦呓般地说道:“王文青,你愿不愿意跟我干那种事呀?”

“放屁!”

周丽丽淡淡一笑,从怀中取出了一快手绢,在王文青眼前一扬,王文青的鼻孔,骤然嗅了一股异香。

他暗道一声不好!

可是他此刻已是穴道被点之人,已无能力闭穴,当那股异香入腹之后、仔的腹中开始有了异样的感觉。

欲火,升了上来!

周丽丽终于用了可怖的手段,使王文青陷于淫恶之地。

王文青的理智,开始被那股升上来的欲火掩饰了!

周丽丽淫荡地笑了起来…

倏然——王文青的双目布满了血丝,张口叫道:“我…要…”

我要!”

周丽丽淫笑道:“我知道你要的!”

王文青满脸发红,眼睛布满了血丝,他手已抓向了周丽丽的衣服,嘶的一声,撕去了一大块。

她露出了那粉红的内衣,双峰在颤抖着!……

王文青疯狂地抱着她,梦呓般地叫着:“我要…我要!”

周丽丽格格笑了起来!

她脱去了她自己的衣服,露出了那充满火般的肉体,她滚落在床上。

王文青扑了上去,周丽丽低声道:“解衣吧;”

王文青疯狂地撕去了她的衣服,赤裸裸的身子,压在了周丽丽的如火的肉体上…”

他的双手,抓向了她的双峰!

她打了一个冷颤,歇斯底里地叫着:“轻点?....“好痛.....”

那声音像出自魔鬼之口,令人心跳!......王文青的手,向她的下部摸去。

于是,可怕的事即将发生。

王文青因中了周丽丽的淫药,不知身做何事。他只是要发泄那被药物引上的肉欲。

倏然一一声冷喝从室外传来:发话者似是“太极真君”的声音,这使周丽丽高涨的欲火,像被洒了冷冷水一般,降了下来。

脚步声,向这室中,走了过来。

倏然一周丽丽推开了王文青,一个翻身,跃了起来,她的脸上充满了更骇人的杀机!

她胡乱地穿好了衣服,手中握着“神剑”,闪到了门口。

突闻王文青嘶声而叫:,“我要呀…快快…”

紧接着王文青喝叫声中,一条人影,已射到了门口!

这一条人影,正是“太极真君”。

他耳闻王文青的不正常叫声,已知情形不妙,他射身到门口,大喝道:“周丽丽,你将王文青怎么了?”

“太极真君”话犹未落,周丽丽冷声而喝:“老毛,你找死——”

她一个掠身射了出来,“神剑”一挥,向“太极真君”

击去,周丽丽这猝然发难,其势太快,使“太极真君”有手不及之感。

寒光一闪,惨叫之声,听声而起。

“太极真君”忍不住剧痛,身子栽了下去。

周丽丽厉声喝:“老毛,去见阎罗王吧!”

寒光一闪,向太极真君刺下。

周丽丽看掌!

挟着喝话声中,一道掌力,涌向了周丽丽的背门,这一道掌力来势甚猛,使周丽丽不得闪身避开。

发掌之人,正是彭北文。

周丽丽一声厉声喝“你找死——”

她向彭北文扑了过去,“神剑”挥处,猛然攻出了一剑彭北文的武功,那里是周丽丽之敌,他忙闪了开去。

周丽丽一击未中,更是暴怒不已,一弹身,再度向彭北文射了过去,出手击去一剑。

这时的彭北文退到了古刹的大殿堂中,终于被周丽丽追上,他反身攻出了一掌!

周丽丽一声而起。

但见彭北文被‘神剑”穿胸而过,血花溅处,仆地死于非命。

可怜一代武林豪杰,竟会落得惨死非命!

周丽丽冷冷一笑,道:“这就是你多管闲事之报!”

她转身进入了后院,躺在地上的“太极真君”,已不知去向,她暗道一声不好,忙奔入房中。

王文青也不见了影子。

她失口叫了起来,这必定是她在追杀彭北文之际,有人救起了王文青与“太极真君”。

她脸色一变,喝骂道:“是什么人有这么大的胆子!……”

她掠身而起,上了屋脊,目光一扫,但见一条黑影,向山野之间射了过去……

她厉声一喝:

“你逃得了么!”

娇躯一掠,施起了闪电身法,向那人追了过去,这时,那条人影又进入了山洞之中!

周丽丽冷冷一笑,道:“你找死——”

几个起落,她已追到了洞口三丈之处,倏然——

一条人影,倏泻落在周丽丽的面前。周丽丽心头一惊,不由把身子收了回来。

来人,正是那位武功高深莫测的灰衣少年程英。

程英的脸上,笼罩了骇人的杀机,喝道:“周丽丽,你逃得了么?”

周丽丽喝道:“你找死么?”

“周丽丽,这一次我不会放过你了。”

“那就试试。”

“试”字甫出,白衣人影一闪,她已向程英射了过去,左手猛然扫出了一掌。

周丽丽此时真有拚命之势,左手攻出,右手“神剑”也猛然击了过去。

程英一声厉喝:“找死——”

他一划身,让过了周丽丽的攻势,身子猝然欺进,在周丽丽还没有出手之下,他已拍出了一掌。

程英武功与身子,毕竟不凡,原先周丽丽受伤而逃,就是中了这灰衣少年一掌。

如非碰见了王文青发生了意外,她可能早巳丧命矣。

程英一掌攻到,周丽丽忙闪了开去,倏然——

一声断喝之声传来:

“住手!”

黑衣人影一闪,陈绿已泻在场中。

程英与周丽丽同时闪了开去,陈绿的目光,迫出了骇人的杀机,迫视着周丽丽的脸上。

周丽丽一惊,陈绿既然在此,那救王文青与“太极真君”进入洞中的到底是谁?……

陈绿喝道:“周丽丽,杀死彭北文的是你?”

“不错!”

程英脱口道:“什么?彭前辈死了?”

“不错,他死在了我手中‘神剑’之下。”

陈绿又喝问道:“王文青与‘太极真君’呢?”

程英道:“我看见他们两人被人救入洞中。”

“这话当真!”

“不错!”

陈绿向程英道:“周丽丽交给你,我进去看看!”

“好!”

“好”字未落,程英一弹身,向周丽丽扑了过来,出手猛攻一掌。

在程英出手之下,陈绿已弹身向洞内扑去,但闻洞内传来了一阵不正常的呼吸之声……

他一个箭步,欺了过去。陈绿甫自弹身,一个人影,跄踉走了出来……

陈绿一声断喝:

“谁?”

“我!”

“是陈前辈?”

“不错。”

但见“太极真君”脸色苍白,左手断臂处,鲜血依旧汨泪而下,陈绿见状,大惊失色,脱口道:“陈前辈,你……怎么了?”

“被周丽丽断了一臂,不过我还承受得起……”

陈绿急急问道:“王文青呢?”

“在里面……”

“太极真君”话犹未落,陈绿已一个箭步,欺了进去,他目光一扫,几为之脱口大叫起来。

但见王文青抱着一个女人,正在干那翻云覆雨之事……

那女子的声而轻微叫着:

“不要……不……要……”

但王文青一无所闻,他疯狂了……

陈绿大惊失色。

“太极真君”突喝:

“陈大侠,退回来!”

陈绿下意识退了出来,他一脸惊惧,望着“太极真君”,骇然而问:“他怎么了?”

“你说王文青怎么了?”

“不错!”

“他中了淫!”

“啊!”

“太极真君”说道:“周丽丽擒下了王文青之后,必是给他服了一种淫药,正要行其好事,我正好赶到,于是我被断了一臂!……”

“彭北文也死了!”

“什么……他死了?”

“不错,我在古刹之内,看见了他的尸体!”

“怪不得我在昏迷中,听见了一声惨叫……可怜一代忠良豪杰,竟会落得惨死‘神剑’之下……”

“太极真君”言至于此,不由暗然泪落……

陈绿问道:“你们被谁所救!”

“一个姑娘,我还没有看清是谁?”

“这位姑娘想救你们,岂不是做了牺牲?”

“不错,周丽丽呢?”

“程英在斗她!”

“今日别让她再走了,否则不堪设想!”

陈绿一想不错,今日如果再让周丽丽走了,她手中既有“神剑”,这后果的确不堪设想!

他一转身,奔了出去。

此时,周丽丽已被程英迫得毫无还手之力,她手中握有一柄“神剑”但却无法发挥威力。

周丽丽心知自己再缠斗下去,必定是凶多吉少,她虚攻一掌,突掠身奔去。

倏地——

就在周丽丽弹身奔去之际,陈绿大喝一声:

“周丽丽,你逃得了么?”

挟着喝话声,陈绿身形一划,疾如电光石火,弹身截住了去路,右手一挥,凌厉攻出了一掌。

陈绿出手一击,其势何等之快,人影一闪,周丽丽的身子不由又被迫了回来。

程英大喝道:“周丽丽,再接我一掌试试!”

凌厉的一掌,已拍向了周丽丽的背部。

陈绿与程英的武功,是何等之高,这不要说周丽丽承受不起,即使任何一个也承受不起。

三招未到,只听砰的一声,周丽丽已被陈绿打中了一掌,口血飞溅,身子栽出了三丈之处倒地不起。

手中“神剑”,也掉落地上。

程英大喝道:“我杀了你——”

他掠身射了过去,一掌劈下。

倏闻“太极真君”喝道:“住手!”

被“太极真君”这一喝,程英不由把劈向周丽丽的掌力,收了回来,错愕地注视着“太极真君”。

“太极真君”说道:“不能杀她!”

“为什么?”

“六大门派尚有六部经典在她手中,杀死了她,就永远追不回来了。”

陈绿俯身拾起了掉落在地上的“神剑”,向“太极真君”问道:“现在怎么办!”

“等王文青事毕再说!……”

程英突惊问道:“老前辈,你怎么了?……”

“被周丽丽断了一臂!”

程英咬牙道:“我恨不得将她碎尸万断,王兄台呢?”

“在里面!……”

“我们进去看看他!”

“去不得!”

程英一愕,“太极真君”将情形告诉了他一遍!

再说王文青经过一阵疯狂之后,药力已去,巫山云收,狂潮已退……

他像一个大病初愈之人,躺在了地上!

他闭着眼睛,在回忆着那发生的事……突然,他的耳际,飘过来了一阵切切哭声……

他吓了一跳!

他终于发觉自己赤裸着身子,他的身边,一个一丝不挂的女人,在痛声哭泣!

王文青打了一个冷颤,他尽量在思索那已经发生的事……终于他脱口叫了起来……

他咽了一口痰水,喝道:“你……是谁2”

他还以为这女子是周丽丽!

那女子停止了哭声!

王文青又栗声喝道:“你……是谁?”

那女子放开了双手,抬起头来,充满泪水的眸子,落在了王文青脸上。

王文青目光过处,“啊”的一声,叫了起来,他脑海似被重重击一下,他眩惑了!

蓦闻他喃喃说道:“是你?……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