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请 登录注册
当前位置:雨枫轩> 原创长篇小说 > 玄幻|武侠 > 传统武侠小说 > 幽灵门 > 正文 > 第十五章 神剑觅主
第十五章 神剑觅主



更新日期:2021-07-09 + 放大字体 | - 减小字体 本书总阅读量:

“神剑”并未出鞘!

“地狱魔花”缓和了一下脸上神情,道,“王文青,如果我们有夫妻之缘,就不会发生那一场残酷的事了!”

王文青一阵黯然无语。

“地狱魔花”轻轻地而又感慨地叹了一口气,又退了回来,王文青依旧木然站在那里。

蓝淑玲走了上去,道:“王相公,我与你拜剑,不管我们是不是能拜得剑离剑鞘,我们总是一对夫妻!”

王文青颔了一颔首,与蓝淑玲拜了下去,可是,剑依旧未离鞘分毫。

这一来,王文青不由有些失望了。

难道拜剑离鞘只是欺人之谈?这剑根本不可能会出鞘?

蓝淑玲苦笑了一下,道:“我还没有得这剑福份!”。

话落,她又退了回去。

倏然——

“金罗刹”冷冷一笑,突欺身而上,道:“王文青,你不否认我们两人有夫妻之名份吧?”

王文青闻言,脸色一变,道;“在下并没有悔婚之意。”

“那么,你三番两次拒绝与我成婚,令尊与家父既为我们两人指腹为婚,你为什么不答应?”

“我会娶你的,但不是现在。”

“金罗刹”冷冷一笑,道:“假如我们两人拜得剑离鞘三寸呢?你是不是即刻与我成婚?”

“怎么,你……要跟我拜剑?”

“不错,怎么?不可以吗?”

“当然可以!”

王文青虽然说着,可是心里却十分不愿意,可是“金罗刹”有权要王文青跟她拜剑。

王文青心里暗暗吃惊,假如他与她真的拜得剑离剑鞘三寸之时,又如何是好?

但,他不得不硬着头皮与“金罗刹”对剑拜了下去!

王文青一颗心几乎要跳出口腔来,他缓缓站了起来,目光一扫,剑依旧没有离鞘分毫。

王文青放了一颗心头大石,反唇相讥,冷冷道;“或许我们没有夫妻之缘!”

“金罗刹”一脸通红,缓缓退了回去,王文青口里虽然这么说,但依旧怔立在那里。

他所有的情人都已经拜过了,可是依旧无法拜剑离鞘分毫,这一来,王文青对于得剑之望,为之动摇。

难道他无缘得剑?

这情形亦使“长生老人”为之色变,他目光一扫于菁,道:“于姑娘,你何不上去试试?”

“我?”

“不错!”

“可是……”

“可是什么?”

“我与他并无……”

“说不一定你与王文青有夫妻之缘!”

这一句话说得于菁砰然心动,她并不否认她暗地深爱王文青,可是,她从没有表示出来。

因为她知道自己不配,她的年龄差王文青很大——她整整多他八岁,她已是二十六岁的女人了。

某些时候,她会试图把爱说出来,可是,她始终没有勇气,因为她毕竟与王文青相差太大的岁数。

假如能在拜剑离鞘,她与他便正式成为夫妻!

“长生老人”见她默然不语,又道:“去呀!”

于菁终于颔了一颔首,她移动脚步,向王文青立身之处,走了过去。

王文青为之砰然心惊。

因为在他认识女人之中,只剩了于菁,难道说他跟这忧郁的女子,应有夫妻之份。

他希望不能,因为他爱情之债已经够多了。

这当儿,于菁已去到了王文青身侧,他们凝视了一阵,他们的内心里,彼此均有所思!

假如他们两人拜得剑离鞘三寸,这应该是喜剧还是悲剧?

默立了长久,他们俩人终于深深拜了下去,他们俩人的心上,均有紧张得几乎跳出口腔来之感。

当他们站起来之际,脸色不由为之一变!

“神剑”依旧好好地摆在案上,未动分毫,这一下令所有之人为之色变,因为王文青已与四个女子拜过了剑,此“神剑”却未移动分毫。

难道他无缘得剑?

或者,这些女子之中,没有一个是他真正的妻子?

王文青想到这里,不由深长地叹了一口气,他与于菁同时移动脚步,走了回来!

“闪电门”门主周丽丽冷冷一笑,道:“王文青,想来你也无福得剑吧?”

王文青有些失望而又脸红,他淡淡一笑,退到了“长生老人”身侧,“长生老人”说道:“真是怪事!”

王文青苦笑了一下,道:“因为剑不离鞘?”

“不错。”

“或许我王文青无缘!”

“不,你的另一半还没有找到!”

“可是,我认识的女子只有这些了!”

“不,还有一个!”

“谁?”王文青脱口而问。

“她!”

“长生老人”话落,伸手一指关淑玲,这一下使王文青心头为之一震,因为关淑玲爱他,但他却并不爱她。

她是一个善良的女子,他不忍令她在爱情的领域里,有伤心之处,现在,她是唯一还没有跟自己拜剑之人。

难道说她应该是自己的妻子?

自然,这似乎是一件不大可能之事……王文青沉思中,关淑玲已向他走了过来,道:“王少侠,我问你……”

“什么事!”

“凡拜得剑离鞘三寸的真的便是夫妻?”

“不错!”

“我可以跟你试试?”

“你?”

“是的,我,我本来不是来拜剑的,但现在我却想试试看,说不一定我是你妻子。”

王文青苦笑了一下,他说不出他心头是什么滋味,然而,他不能不答应,他只好咬着牙,走了上去。

关淑玲紧跟着王文青背后行去,两人走到了案前五尺之处,双双把脚步停了下来。

这是王文青最后希望,如果他再无法拜得“神剑”离鞘,他真的无缘得此“神剑”了。

默立良久,他们终于恭恭敬敬地拜了下去。

倏然——

就在他们两人拜下去之际,殿中的武林高手,发出一声惊呼:

“剑离鞘了!”

“真的离鞘三寸……”

“……………………”

人群中,响起了一阵骚动,王文青闻言,脑海如遭锤击,嗡嗡作响,一时竟站不起来。

这是一件太过令他震惊之事,关淑玲与他,真的拜得“神剑”离鞘三寸了!

关淑玲将成为他的妻子——这是一件多么不可思议之事。

王文青不知吃惊还是狂喜,悚然而怔立,良久,他才挺起了身子,目光过境,果见“神剑”离鞘三寸,射出了迫人的光芒!

王文青栗了!

他在数十个武林高手的惊叫声中,感到他真的成为“神剑”主人而吃惊。

关淑玲惊喜叫道:“王少侠,我们真的拜得神剑离鞘了……”

王文青似乎提不起这最大惊喜之后的笑容,他望了她一眼,见她粉腮喜悦无比,他只好报给她一个苦笑。

倏地——

“玉面侠”于忠沉声道:“各位静下!”

骚动的人,静了下去,目光,同时落在了王文青与“玉面侠”的脸上!

“玉面侠”沉声说道:“我很高兴看见家师‘神剑’有了得主,愿它能伏众邪而安天下,造福武林,以完成家师之愿。”

他语锋略为一顿,又道:“在‘神剑’之下,你们是一对名正言顺的夫妻!”

王文青说不出他心目中所存在的是喜或忧。

“玉面侠”拿起了“神剑”,道:“王文青,这位姑娘叫什么?”

“关淑玲!”

“我将家师‘神剑’交与你们,并望你能造福武林,请过来接剑!”

王文青走了上去,“玉面侠”正待把剑交给王文青,倏闻“闪电门”门主冷冷喝道:“慢着!”

“闪电门”门主周丽丽这突然一喝,使所有之人,均为之一怔,所有目光,均落在了“闪电门”门主周丽丽的身上。

“玉面侠”冷冷问道:“不知你们门主还有什么吩咐?”

“闪电门”门主周丽丽冷冷问道:“你说他们俩人是一对夫妻,应得‘神剑’?”

“不错!”

“假如我要求王文青与我再拜一次呢?”

“什么……”——

所有之人,均不约而同地叫了,因为她这一句话说得太出人意料之外了。

但周丽丽却依旧冷冷说道:“我要求王文青与我再拜一次!”

“玉面侠”冷喝道:“周门主,你这话是什么意思?”

“说不一定我与王文青也可能是一对夫妻呢!”

王文青脸上,泛起了一阵极为难看的杀机,喝道:“不要脸,你不配!”

“配与不配,‘神剑’自会做主,假如不这样,怎么叫人心服?”

这“闪电门”门主周丽丽的确无耻到了极点,想不到她是一个绝代淫妇,又年近四十,尚说出这无耻之言。

而令人不满的是,她不但侮辱了王文青,还间接侮辱了“神剑”,这使殿中数十个武林高手,均为之色变。

而王文青更是气得说不出话来。

“闪电门”门主冷冷一笑,道:“怎么,难道你王文青怕了?”

“怕什么?”

“怕‘神剑’将使我们成为一对夫妻?”

王文青厉喝道:“周丽丽,你敢侮辱‘神剑’?”

“这是实话,不是侮辱!”

“周丽丽,当我取得‘神剑’之后,第一个要杀的是你!”

“假如我们成为一对夫妻呢?”

“放屁,这是不可能的!”

“不可能?假如你认为不可能,为什么不敢与我再拜一下!”

王文青气得几乎咬碎了钢牙,道:“好我与你再拜一次!”

王文青的答话,又出乎了任何一个人的意料之外,“玉面侠”更是满脸怒容,把剑又放了回去。

这时,周丽丽已走到了王文青身侧,王文青恨不得一掌毁了周丽丽,方消心头之恨。

但,他没有出手,在“神剑”之前,他不能做出这种事来。

周丽丽冷冷一笑,道:“王文青,我们拜吧!”

王文青咬着牙,与周丽丽又拜了一下,突然间,人群中发出了一阵冷笑!

挺身一看,“神剑”并未离鞘!

王文青冷冷一笑,道:“我们是不是能成为夫妻?”

“玉面侠”冷喝道:“周门主,你服了吧?……”

“玉面侠”话犹未落,倏然——

一声叱喝声起,周丽丽突然欺身,右手双指疾出如电,向王文青身上点去。

周丽丽这一手出得太过毒辣而又出乎任何一个人的意料之外,王文青在毫无防备之下,那里闪得了。

他一声闷哼,已栽了下去。

周丽丽这有计划的行动,快逾电光石火,关淑玲见状,大喝一声:“放人!”右手一扬,一掌已告击出。

关淑玲这猝然出手一击,其势如电,周丽丽想不到关淑玲出手会如此之快,当下忙闪了开去。

周丽丽人影一闪之下,关淑玲的第二掌已再度攻到,出手之快,骇人咋舌。

周丽见闪不了对方第二掌,不由喝道:“你不要王文青的命了?”

右手一封,硬接了关淑玲一击之势,砰!的一声,周丽丽连退七、八步,方才拿桩站稳。

关淑玲也退了五六步!

周丽丽厉声喝道:“你敢再出手,我就也杀了他……”

关淑玲喝道:“你敢?”

“敢与不敢,你出手试试就知道了。”

关淑玲气得娇躯发抖,可是她不敢冒然出手,否则,周丽丽想毁去王文青,并不是一件做不出来的事。

“玉面侠”突然大喝道:“周门主,你敢放肆吗?”

“放肆?”周丽丽疯狂笑了起来,道:“我有什么放肆之举?”

“在‘神剑’面前,你敢动武?”

“有什么不敢?”

“放人!”

周丽丽冷冷一笑,道:“我不呢?”

“杀你!”

周丽丽冷冷一笑,道:“你敢出手,先死的恐怕是得剑人!”

这一句话说得充满了杀机,听来令人不寒而栗,“玉面侠”一时之间,也不敢冒然出手!

周丽丽冷冷——笑,向两个门人道:“我们走吧!”

话落,移步向达摩院外走去。

周丽丽甫自挪动脚步,于菁、蓝淑玲、“地狱魔花”与关淑玲,不约而同地弹身截住了去路。

周丽丽喝道:“你们要干什么?”

于菁冷冷喝道:“周丽丽,你还是放人的好!”

“我不呢?”

“你走不出这里。”

周丽丽冷冷一笑,道:“这个我很放心,王文青在我手里。”

关淑玲厉声喝道:“你真不放人吗?”

“不错……”

“错”字未出,关淑玲一声疾喝,白衣人影一闪,已欺到了周丽丽身前,出手拍出了一掌。

这一掌挟以关淑玲毕生功力所发,其势既猛又快,周丽丽一声叱喝,一掌已告封出。

就在周丽丽出手一击之下,于菁、蓝淑玲与“地狱魔花”同时出手攻出了一掌。

人影翻飞之中,周丽丽“哇”的一声大响,她已中了关淑玲一掌,身子跄踉退了一丈来远。

倏地——

乍闻一声闷哼,紧接着一阵哇哇大响,王文青口血骤溅,“闪电门”门主周丽丽厉声喝道:“你们再出手,我真先杀了他。”

这一下没有人敢再出手,但见王文青喷出一口鲜血之后,双目紧闭,脸色-片苍白。

周丽丽冷喝道:“让路!”

所有之人,无不悚然而又下意识地退了开去。

周丽丽冷冷一笑,挟着王文青,向“达摩院”外,走了过去,倏地,黑衣人影一闪,“玉面侠”突飘身截住去路。

周丽丽冷喝道:“怎么?阁下还想出手吗?”

“玉面侠”右手按着“神剑”剑柄,喝道:“周门主,你真不放人么?”

周丽丽突冷冷一笑,道:“要我放人不难,两个条件!”

“什么条件?说!”

“第一,给我‘神剑’及剑谱!”

“玉面侠”冷冷喝问道:“第二呢?”

“你们在我走出这里之前,不准对我出手。”

“玉面侠”狂笑道:“我办不到呢?”

“拉倒,你敢出手,只要我一用力,王文青就会当场毙命。”

“玉面侠”依旧不敢出手!

关淑玲突说然:“我答应你!”

“什么?”所有之人,均不约而同地叫了起来。

周丽丽几乎不相信自己的耳朵,一时反而怔在当场。

“玉面侠”喝道:“‘神剑’岂可落在她的手里。”

关淑玲冷冷道:“为了王文青的性命,只好如此。”

“玉面侠”道:“可是,我不将‘神剑’交给她。”

关淑玲粉腮一变,道:“老前辈,你别管了,‘神剑’并非属于你之所有,而是由王文青与我所得。”

关淑玲这一句话说得“玉面侠”脸色一变,一时之间,竟答不上话来,不错,这“神剑”已是关淑玲所有,她有权支配。

关淑玲冷冷道:“老前辈,将‘神剑’交给我吧!”

“玉面侠”长长一叹,道:“家师既有神剑令誉,为什么没有料到今日之事,罢了罢了,我将‘神剑’与剑谱交给你吧!”

话落,将“神剑”及剑谱交给了关淑玲。

关淑玲接过了“神剑”与剑谱之后,眸子落在了周丽丽的蒙面纱上,冷冷喝道:“周门主,我交给你这两种东西,你会放了王文青?”

周丽丽得意一笑,道:“不错。”

“那么,你交下王文青吧!”

“先交货,后交人。”

关淑玲道:“假如你失信呢!”

“我以人格保证!”

“假如你周门主还有人格,就不会做出这种事了,你先交下王文青,我决不失信于你……”

关淑玲话犹未落,倏然——

门外传来一声沉喝问道:“请问你们谁是王文青!”

这声音倏然传来,使在场主人,均为之吃了一惊。抬眼望去,但见一个年约二十六七岁的健壮俊美灰衣少年走了进来。

所有之人,均感一怔。

灰衣少年又问道:“请问那位是王文青?”

“玉面侠”冷冷问道:“你阁下找他?”

“不错,他是不是在这里?”

“不错,他已被这位周门主擒下了!”

灰衣少年的目光,骤然落在了周丽丽蒙面纱上,然后,转到了她手中王文青的脸上,问道:“他就是王文青!”

周丽丽冷冷应道:“不错,不知你阁下找他干什么?”

灰衣少年皱一皱眉头,他以在思考什么?或想什么,大殿之内,没有一个人知道这灰衣少年是什么人?找王文青干什么?

周丽丽冷冷道:“这位姑娘,你交不交换条件?”

“当然交换,只要你先交下王文青。”

“这么说来,我们这笔生意是谈不成了,你愿意的话,还是先交东西,我一定交还你王文青!”

关淑玲银牙咬得格格作响,喝道:“也好,我交下这两件东西,你接住!”

话落,将“神剑”及装着剑谱的铁盒,朝周丽丽掷了过去,周丽丽接过了东西之后,关淑玲喝道:“交人呀!”

周丽丽冷冷一笑,道:“我会交人的,但你们别忘了第二个条件!”

话落,将王文青的身子,朝关淑玲掷了过来,周丽丽在掷出王文青的身子之后,已弹身向门外奔去。

倏然——

就在周丽丽弹身向门外射去之际,一声冷笑之声,倏然破空传来,数条人影,已朝大门之内,射了进来。

周丽丽不由把弹出的身子,收了回来,三条灰色的人影,已到了大门之口。

但见当首之人是一个坐在椅子上蓄着八字胡的枯瘦老人,来人,正是“幽灵门”门主“幽灵老人”。

他的背后,站立了“玫瑰血剑”及“副门主”。

“幽灵老人”终于在这里现踪了。

他发出一声冷冷长笑,道:“难道这拜剑之会,本门主来迟了?”

“长生老人”突哈哈一笑,道:“苏门主,还认得老夫吗?”

“幽灵老人”目光落在了“长生老人”的脸上,哈哈一阵狂笑,道:“不错,但你来迟了!”

“幽灵老人”脸色一变,道:“‘神剑’已被人得去了?”

“对了。”

“谁?”

“‘闪电门’门主”

“什么?”“幽灵老人”与关淑玲同时惊叫了起来,一个是意外,一个是震惊,关淑玲直到这时,才知道这“周门主”就是害她父母的“闪电门”门主。

她进来迄今,从无人说周丽丽是“闪电门”门主,这一闻言,使她粉腮骤现杀机,喝道:“你就是‘闪电门’门主?”

“不错!”

“迷我父亲,害我母亲关小秋的是你?”

这一句话说得周丽丽反而吃了一惊,脱口道:“你……是关小秋的女儿?”

“不错……”

“这倒是一件出人意料之事,你现在不能对我动手!”

“幽灵老人”突冷冷一笑,道:“周门主,‘神剑’既是天下神物,我敬慕已久,现在既然到了这里,你应该给我看看到底是什么样子……”

这位恐怖的人物“幽灵老人”之出现,已令“达摩院”中所有之人,为之震栗,他自然是为“神剑”而来了。

以口气看来,他好像非得“神剑”不可。

周丽丽冷冷一笑道:“阁下就是‘幽灵门’门主‘幽灵老人’?”

“对了,想必你门主愿意借剑一看?”

周丽丽冷冷笑了笑,道:“假如我不借给你看呢?”

“我想你们周门主不会这么不通人情。”

“可是我就不借。”

“不借?”

“对了,不借。”

“幽灵老人”阴恻恻一笑,那笑声极为可怖,“闪电门”门主周丽丽已在这极快的一瞬之间运功疗伤已毕,准备与“幽灵老人”一拚。

场内情势,充满了一片杀机。

“幽灵老人”一敛笑容,道:“这么说来,你们门主是要我亲自动手了?”

“不错。”

“这又何必呢?彼此伤了和气,对你我均不是一件好事……”

“如你不想伤和气,滚吧!”

“幽灵老人”嘿嘿一阵阴笑,道:“周门主,那么,你也别怪我心黑手辣了!”

“幽灵老人”一语甫落,黑影一闪,身子连同坐椅子飞起,朝周丽丽砸卷过来。

“幽灵老人”这出手之势,快逾电光石火,周丽丽在“幽灵老人”出手一击之下,迅厉攻出了一招。

双方出手,均极快速,人影一闪之下,周丽丽的身子已退了回来,“幽灵老人”却再度欺身攻招。

“幽灵老人”虽然是一个瘫痪之人,可是其身手之快,竞不亚于周丽丽,刹那间,已攻出了三招。

“长生老人”从搏斗的场中,收回了视线,目光落在了王文青的脸上,但见他已奄奄一息,分明已中了周丽丽的重法。

他咬了一咬钢牙,目光又落在了场中,他认为让周丽丽与“幽灵老人”拚个你死我活,对他们未尝不是一件有益之事。

倏地——

一声暴喝声起,但见人影乍闪,两条人影乍然而分。

“幽灵老人”冷冷一笑,道:“周门主的武功,果然令人敬佩!”

周丽丽冷然道:“苏门主的武功,也是天下无比。”

“幽灵老人”冷冷道:“周门主,你我真要拚个你死我活吗?”

“不错,除非你即刻离开。”

“幽灵老人”发出了一阵嘿嘿的阴笑,道:“这是办不到……”

“既然办不到,只好动手……”

“手”字未出,“幽灵老人”一个弹身,已向周丽丽射了过来,阴风砸地,再度凌厉攻出了一招。

周丽丽此时也有拚命之心,在“幽灵老人”出手一击之下,她旋身之际,已当先攻出了两掌。

双方出手,均是奇快无伦。

他们心里均有数,如果不速战速决的话,他们不但神剑得不到,而且还要落得两败俱伤。

不说场中“幽灵老人”与周丽丽正在拚个你死我活,再说于菁在“玉面侠”飘身下了神殿之后,目光一瞬不瞬地注视着他。

当下走到了他的面前,道:“爹!”

这一声爹叫得“玉面侠”心头一震,他悚然而惊喜地注视着她,心头涌起了一阵无铭感触,突为之黯然泪下。

他切切问道:“你娘还好吧?”

“她?……她还好,只是她每天想念你……”

“我对不起她……”

“爹,这不能怪你。”

“你大了……二十多年了……”

他激动地把他的女儿搂在怀中,于菁也忍不住为之哭泣起来。

这当儿——

“长生老人”向那站在一侧沉思的灰衣少年走了过去,拱手一礼道:“小哥儿请了!”

灰衣少年忙还礼道:“老前辈。”

“你找王文青?”

“正是!”

“不知有什么事吗?”

“没有,我只是受托而来!”

“受托!”

“是的!”

“不知你小哥儿受何人之托?”

“太极真君”

“什么?‘太极真君’?他们……他们未死吗?”

“是的,他们未死!”

“为什么?他们在那里?”

“据他们俩人所说,当初他们两人与王文青同到‘闪电门’,与王文青同被‘闪电门’门主打下了万丈深壑之下……”

“那怎么会没有死?”

“深壑之下,有一条小河,使他们不死,漂流到下岸被我救起,他们伤势十分之重,无法出现江湖打听王文青消息,所以托我出来打听王文青是不是还活在人世。”

“长生老人”道:“他们没有大碍吧!”

“再休息一个时期就会好的!”

“不知小哥儿叫什么?”

“晚辈程英!”

“不知师承何人?”

“家师十年前已去世,他叫什么,我也不知道!”

“想来令师必是武林异人了?”

“这就不知道了。”灰衣少年语锋略为一顿,又问道:“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长生老人”一愕道:“你指他们俩人为什么会动手?”

“不错。”

“为了‘神剑’!”

“当年一代奇人‘黑魔影’所持兵刃?”

“不错!”

“关于‘神剑’之事,我也听家师谈起,但不知原因为了什么?”

“长生老人”只好把“神剑”之事,告诉了程英一遍,程英闻言之后,脸色一变,道:“那么,这‘神剑’应是王文青所得?”

“不错。”

“这‘闪电门’门主向王文青突施辣手?”

“对了!”

“该杀!”

这“该杀”两字,说得充满了杀机,闻来令人心寒!

这时,关淑玲已将王文青置于地上,双手不断地推拿着他的穴脉,想使王文青活动筋血……

倏然——

一声暴喝之声,破空传来,但见“幽灵老人”在暴喝之下,身形如电疾攻两掌。

这时,两人已动手了数十招,可是依旧无法分出胜负,“幽灵老人”大有用毒一拚之势。

他攻出了两掌之后,一退一进,在退身之下,已准备施毒了。

倏地——

就在“幽灵老人”一退一进之际,猛闻一声大喝:“住手!”

这一声大喝,犹似炸雷一般,使所有之人,耳鼓嗡嗡作响,一条灰衣人影,泻在了周丽丽的面前。

来人,正是灰衣少年程英。

他目射精光,迫视在周丽丽的蒙面纱上,冷冷喝道:“你就是‘闪电门’门主?”

周丽丽看了程英一眼,道:“不错。”

“把剑交下!”

周丽丽冷冷笑了起来,道:“凭什么?”

灰衣少年程英脸色一变,厉声喝道;“你不交下吗?”

“不错!”

“找死!”

程英一声厉喝,身子猝然射向了周丽丽,出手一掌拂去。

程英这出手一拂之势,真是有电光石火,骇人无比,周丽丽右手一拂,封出了一掌。

周丽丽这封招之势,不能说不快,可是程英比她更快,人影一闪之下,第二掌已再度攻到。

这一下令周丽丽大大吃了一惊,她忙闪身弹了开去,想闪过程英这凌厉的攻势。

可是晓她身法再快,也慢了一步。

程英排山倒海的掌力,已如电地攻了过来,当下她一咬银牙,硬封了一掌。

砰!

巨爆声中,周丽丽的身子一个拿桩不稳,连退了七八步。而程英却分毫未动!

程英一声厉喝:“再接这一掌试试。”

大喝声中,再度射身而上,连攻两掌。

程英的武功,的确令人咋舌,他只在一个瞬眼之间,便攻出了凌厉的两招。

倏地-一

就在程英再度出手攻向周丽丽之际,“幽灵老人”也掠身而起,向两人扑了过去,一掌拍去。

这一掌分击了击丽丽与程英,出手十分快速,但见人影一闪之下,他又退了回来。

周丽丽与程英对拆了两掌之后,倏闻“幽灵老人”喝道:“二位住手!”

紧接着喝话声中,两人不由把身子收了回来,回首望去,但见“幽灵老人”的脸上,泛起了一阵阴笑。

周丽丽冷冷一笑,道:“干什么!”

“幽灵老人”得意而又可怖地一笑,道:“二位不必再打了,你们均已中毒!”

“什么?…………”

周丽丽脱口喊出,脸色大变。

“幽灵老人”阴恻恻一笑,道:“二位均中了‘裂心之毒’,不过,凭二位的功力,如不再动手,想把毒迫出体外,当不是一件困难之事,否则,必定毒发而死。”

这一句话说得所有之人打了一个寒栗,“幽灵老人”手段之毒,的确令人毛骨悚然。

周丽丽喝道:“此话当真?”

“你门主如不信,不妨再运气试试。”

周丽丽忙一运气,果觉内心疼痛欲裂,她散去了功力,银牙咬得格格作响……

“幽灵老人”得意一笑,道:“周门主,现在你相信了吧?”

“苏门主,你果不愧是一个心黑手辣之人!”

“幽灵老人”哈哈一笑,道:“周门主变口气了,彼此彼此!”

周丽丽冷冷道:“你这无形之毒果是厉害……”

“献丑,周门主,你还是把那个件宝物放下吧。”

周丽丽是何等之人,她纵是利欲醺心,也不会不要命的道理,好汉不吃眼前亏,只要留得一口气在,还怕报仇没有机会?

心念疾转下,道:“很好,我就将这两件东西交给你!”

话落,“神剑”与剑谱的铁盒,朝“幽灵老人”掷了过去——

倏地——

人影乍闪,就在周丽丽掷出这两件宝物之际,程英突掠身而起,向两件宝物抓去。

程英这一着大大出人意料之外,他不是已身中剧毒之人,岂能再次出手?

“幽灵老人”也为之一怔。

程英这一抓,正好把这两件宝物抓在掌中。

“幽灵老人”陡然大喝一声,身子连同坐椅飞射而起,向程英砸卷而来!

程英不由被“幽灵老人”这一掌迫退了七八步,他一个反身,右手一掌,狂然扫出。

“幽灵老人”突飘退一丈,喝道:“阁下还不放下宝物?”

程英冷冷一笑,道:“凭什么?”

“阁下难道不要命了?你已经中毒了!”

程英冷冷一笑,道:“放心,这区区之毒,还伤不了在下!”

“幽灵老人”脸色一变,道:“难道你没有感觉中毒现象?”

“一点也没有感觉。”

“幽灵老人”认为这是不可能的,他所施无形之毒,有发必中,“闪电门”门主尚且中毒,程英岂能例外?

可是,看情形,程英真的没有中毒现象。

他脸色一变,道:“那就再试试!”

“幽灵老人”一语甫落,身子再度射进,猛攻程英,出手攻出了两掌,程英也击出了两掌。

再说关叔玲给王文青一阵推穴拿宫之后,王文青始终没有好转过来!

此时关淑玲已累得满头大汗,当下坐地调息。

“玉面侠”见状,忙推开了于菁,走到了王文青的身侧,分拿了王文青的几处穴道之后,不由怔住了。

于菁骇然问道:“爹!他怎么了?”

“玉面侠”沉重地摇了一下首,道:“他看来无救了。”

“什么?”所有之人均脱口叫出。

“玉面侠”道:“他被封死了三阴绝脉,除非天下奇药,很难打通!”

“什么奇药?”

“一时还想不出来。”

“他……还能活多久?”

“最多三天!”

“什么?三天?纵是能想到奇药之处,三天之内,也无法取到,这不等于死亡?”

“不错。”

所有之人的脸,不由为这一句话绷得紧紧地,“三阴绝脉”人生死脉,一经被人拍中,决无活命之理——除非有灵药能活动筋血。

但天下奇药是可遇不可求之物,到什么地方去找药?

倏然——

一声暴喝之声,破空传来,但见程英与“幽灵老人”双双分开,哇的一声大响,“幽灵老人”的口中已喷出了一口鲜血。

而程英也脸色为之一白。

“幽灵老人”缓和了一下脸上神情,道:“阁下的武功,真是令人敬佩,苏某就此告辞了。”

话落,身形一飘,飞射而去,副门主,“玫瑰血神”紧跟随其后奔去。

紧接着周丽丽与两个护法也走了。

倏地——

哇哇之声大响,惨叫之声,不绝于耳,但见七八个武林高手,仰身裁倒,七孔溢血而亡。

有人叫道:“这室中有毒!”

所有之人,均为之色变,人影乍闪,所有之人,均向“达摩院”射了出去,好像面临了一场极为可怖之事。

刹那间,达摩院内变成了一处死地,除了七八具尸首之外,再也见不到一个人影。

所有之人退出“达摩院”之后,无不余悸犹存,机冷冷地打了数个冷战。

蓦地里——

哇哇哇……

一连五声惨叫,又有五个人应声栽于地上,这些人均是功力较浅,而又不及时疗毒,致使毒气攻心而死。

这一幕是栗人的!

这倒下之人,无不怕已身中毒气,坐地疗伤起来,一时之间,场面笼罩了一股骇人的阴影。

有的人站起来了,有的人却脸色雪白地坐在地上。

“长生老人”目光一扫问道:“还有谁中毒?”

“我!……”

有四人应话——“提灯客”、于菁、“地狱魔花”跟一个黑衣老人。

“长生老人”分别交给他们一颗丹药,道:“你们服下此药试试!”

这些人服药之后,又坐地迫毒。

这时——

程英向王文青躺身之处走了过来。问道:“他怎么了?”

“玉面侠”摇了摇头,惨然道:“他看来无救了。”

“为什么?”

“他被周丽丽封住‘三阴绝脉’,除非人间仙品,他已我活望!”

程英之一无中毒现象,使所有之人,均为之心骇,他真是一个奇怪少年,为什么他不怕“幽灵老人”之无形之毒?

这的确是一件不可思议之事,难道他不怕毒?不可能的,他也是血肉之躯呀!

“长生老人”问道:“程小哥,你真的没有中毒?”

“不错。”

“这怎么会?”

“怎么不会!”

“我从小巧服异草,致不怕任何剧毒!”

“原来如此!”

“玉面侠”道:“今日如非程少侠出现,后果不堪设想,老夫仅代表恩师,向程少侠致万分谢意!”

“区区之事,何足为念?”

“地狱魔花”向“玄衣女侠”及于菁告辞要走了,于菁不由说道:“你何必急在一走?不看看王文青!”

“看他?……”“地狱魔花”的脸上,泛起了一丝凄楚的笑容,道:“这看来不必了……”

“为什么?”

“那只是增加伤感吧?”

“你不关心他吗?”

自然,她是关心他的,比任何一个人关心他,于是,她黯然地又把移动的脚步,停了下来。

程英问道:“老前辈,王文青真的无救了?”

“是的!”

望着王文青苍白的脸色,紧咬着牙关,使几个深深爱他的少女,均为之黯然泪下。

关淑玲含泪问道:“难道他不能醒来了?”

“玉面侠”道:“要他醒来倒容易,也好,我就叫他醒来,或许,他有话要说。”

话落,他功运双掌,分扣了王文青数次大穴,缓缓推出了内力修为,为王文青增加真元。

约半个时辰时间,王文青悠悠醒了过来,他目光一扫,展在他眼前的,是一片模糊的人影?……

他的理智依旧是模糊的,他记不起往事,想不出现在,他只是茫然地!……错愕地!……

他的耳际,飘过来“王哥哥……”的叫声……于是,一个意念掠过了他的脑际:“我还没有死吗?……”

经过半盏茶的时间,他终于看清了眼前景物……他张口呐呐,良久才道:“我……没有……死么?”

关淑玲道:“是的,王哥哥,你……没有死………”

王文青终于记起来那发生的事……他脸色一变,道:“周丽丽呢?”

“走了!”

“神剑及剑谱呢?”

程英忙道:“在这里!”

他将“神剑”与铁盒递给王文青,王文青愕了一愕,他不认识程英是谁,一时不由怔怔地望着他,道:“你是谁?”

“在下程英!”

“玉面侠”叹道:“今日多亏程少侠,否则后果不堪设想……”他将经过,告诉了王文青一遍。

王文青闻言之后,感激说道:“程兄夺回‘神物’之恩,王文青不知如何感激,你说‘太极真君’与彭北文两位老前辈均在你处?”

“是的,请王兄台放心!”

王文青叹道:“小弟不知如何感恩……”

“王兄台说那儿话,两件神物请接过!”

王文青长长一叹,道:“小弟将死之人,此物就交由兄台,此神物由兄台得回理应交与兄台,请你收下………”

程英忙道:“这怎么可以……这怎么可以……”

“我意已决,程兄请收下!”

“此事万万不可,灵物择主而居,‘神剑’既是兄台之物,我岂可占有?请收下!”

王文青无奈,只好将“神剑”飞铁盒收下,他又长长一叹,道:“我已是将死之人,这神物对我何用………”

关淑玲声泪俱下,道:“王哥哥,你不会死的!”

王文青悲绝地说道:“我知道我被点中了‘三阴绝脉’,三天之内,必死无疑,不过,生死对于我,我并不放在心上,但是有几件事我不能不说………”

“你说吧!”

王文青的目光,扫了所有之人一遍,道:“‘神剑’虽指定我与关姑娘是一对夫妇,但,我还深爱几个女人,也欠过几个女人的债——尤其是陈凤凤!”

说到这里,他喉中梗塞,泪下无语。

“地狱魔花”珠泪骤滚,王文青念念不忘于她,他的确是深深爱她的,这怎么不令她感动?

她纵然为他牺牲,又算得了什么?红颜有一死酬知己之德,自己之牺牲,亦能得到王文青全部爱情,这该是一件令她激动之事了。

她切切而泣,道:“王弟弟,我……算不了什么!”

“不,我久你太多……一生一世,永无法偿还!”

“…………”除了泪水交流之外,她又能说些什么?

王文青悲切地说道:“陈姊姊,但愿来世……我能报答今生之债……陈姊姊,你知道我最爱你吗?”

“我……知道……”她哭了……哭得悲切无伦。

王文青抑制了悲伤情绪道:“只要你能了解就好,陈姊姊,你可以走了!”

“为什么?”

“难道你要看我死亡吗?”

“不……你不会死的……”

王文青悲切地笑了起来,他的目光,落在了蓝淑玲的脸上,道:“蓝姑娘……”

“王相公……”语未出唇,已先泪下。

王文青想到蓝淑玲对自己,对自己一片真情厚爱,她宁愿在自己将死之时,把身子献给自己,在这些女子之中,她该是爱一个最切的一个。

王文青心念中,说道:“蓝姑娘,你是我第一个妻子——你已经将你的一切给了我,当初我是将死之人,现在也是将死之人……”

“你不会死的!”

“我知道我自己将死之人,但你为我牺牲太多,也给我太多,你的怀中,不是有了我的骨肉了?”

“是的。”

“你会好好养育他?”

“我会的,你放心。”

王文青颔了一颔首,在他即将死亡的心扉里,产生了一股慰然之色,是的,这是他唯一欣慰之事。

王文青似是要在死前,把他的事情,一一交待清楚,否则,难于安心长眠九泉。

他用目光一扫,叫道:“‘金罗刹’,我可以跟你说几句话吗?”

“飞魔帮”代帮主“金罗刹”被王文青这一叫,略感一征,她的粉腮之上,掠过了一丝异样的情愫,缓缓走到了王文青面前。

她沉声问道:“不知你王文青要跟我谈什么?”

王文青脸上抽动了几下,道:“你芳名叫什么?”

王文青这突然一问,使“金罗刹”突感一怔,随即说善:“我叫古碧华!”

“古姑娘,令尊与家父,为一生死至交,从小给我们指腹为婚,我王文青不是想懒婚,但你要了解,我王文青不是要在你这种方式下,与你成婚……”

“我了解!”

“你有你的手段与目的,但你的行为令我王文青痛恨……”

“你痛恨我什么?”

“你不惜用可怕的手段,造下了武林一场浩劫,现在又使华山、雪山、点苍三脉归你门下……”

“这还不是为了你……”

“我说过我不要在你的方式下成婚,我有我的自尊,在我死前,我愿意你好自为之。”

“好自为之?”

“是的,你的手段已经够了!应该造福武林,否则,当有人灭你之时。”

“金罗刹”冷冷道:“不知你还要谈什么?”

“没有了,你可以走了。”

“金罗刹”投给了王文青最后一瞥,然后一扫“银罗刹”,两人双双弹身奔去,瞬已消失不见。

王文青怔了一怔,目光转落在了关小秋的脸上,他望着她,良久无语,不知说什么才好。

王文青久久才说道:“关姑娘,你可以走了!”

“不,我不走!”

王文青长长一叹,道:“我已是垂死之人,你们都走吧……都离开我……”

他的声音几乎哀求,是的,他希望这些女人离开他,他不希望她们看见他死亡,那只是增加彼此间的痛苦。

可是,谁也没有一走之心。

王文青倏向“玉面侠”说道:“师伯,这两件神物,你还是带回原地吧。”

事情看来也只好如此了,“玉面侠”颔了一颔首,取过了“神剑”,将铁盒纳入了怀中。

倏然——

“长生老人”说道:“不对……”

“长生老人”这一句话使所有人心头,齐为之一震,目光,不由齐落在了“长生老人”脸上。

“玉面侠”沉声问道:“前辈,什么不对?”

“令师既是一代圣人,当不会不知道今日之事,否则,就不会有拜剑之事发生!……”

“以前悲之意……”

“我们不妨看看铁盒中的剑谱,假如这铁盒装的只是剑谱,他大可不必装在铁盒之中,说不一定这铁盒中,另装有解药!”

真是一语惊醒梦中人,不错,这是有绝对可能的,假如光是一部剑谱,何必装在铁盒之中?

这铁盒中装有解药,是绝对可能的。

“玉面侠”忙取出了铁盒,掀开盖子,“玉面侠”目光一扫,为之怔住,但见铁盒之中,整齐地放着一本已呈淡黄的小册子及一封信。

信上赫然写着:

“信留

王文青

黑魔影留”

“玉面侠”脱口说道:“果然有信!”

“信!”所有之人,均为之脱口叫了起来,每一个人的心头,无不重重地被击了一下,感到了一阵跳跃。

“玉面侠”将信取了出来,交给了王文青,王文青看了信之后,不由得为之脱口叫了起来:

“黑魔影真是一代神人呀,他竟能知道我之存在。”

他的内心,涌起了一股求生的欲望,说不一定这信中将告诉他解药何处可寻。

他握信的手,有点发抖,当下撕信,举目一看,但见上面写着:

“字示文青:

你见信之时,必是已遭毒手,生命垂危,我已算知你该有此难,信中另装灵药一包,服下之后,再以内力打通之后,即可复元。

你父与于忠虽在我门下,但均无福得此‘神剑’,你机缘和天独厚,是‘神剑’真正得主。

愿你得剑学成剑招之后,造福武林,并创立‘神剑门’一派,招立门徒,伸张武林正义

黑魔影留言”

王文青见信之后,惊喜而叫!

“我有救了!”

“真的。”所有之人,均不约而同地脱口而叫,王文青颔了一颔首,把信封倒过,嚓的一包红色的纸包掉落在地上。

王文青把那红纸包药拿起时,将信交给了“玉面侠”过目,“玉面侠”看完信之后,亦不由大喜。

当下忙道:“你把药服下我替你疗伤吧!”

王文青点头称好,当下把药服下,但觉此药既不清香,也不可口,而是苦涩无比。

在王文青服药之后,“玉面侠”已功运双掌,按在了王文青的穴道上,推出了一股极强的内力修为!……

“玉面侠”的雄厚内力,配合着药力,缓缓地打通了被封死的“三阴绝脉”……这一阵疗伤打穴,足足用了一个时辰的时间。

王文青再略一运气之后,但觉内腑之中的三阴绝脉畅通无阻,当下缓缓站了起来,目光一扫,突脱口问道:“‘地狱魔花’陈凤凤呢?”

“走了!”

“走了?”

“是的。”于菁说道:“她在你疗伤之时便走了!”

王文青的内心,涌起了一股依依之念,他怀念她——怀念这个为自己牺牲的女人。

他苦笑了一下道:“想不到我王文青会没有死……”

“长生老人”笑道:“大难不死,必有洪福,‘黑魔影’要你创立‘神剑门’,老夫第一个愿意加入门下!”

王文青心头大喜,道:“老前辈这话当真?”

“不止是我,在场之人,亦全愿加入门下!”

王文青亦惊亦喜,惊的是他不知是否能担得了这门主大任,喜的是这些武林高手,将全部加入在他门下。

当下王文青说道:“现在我要去‘无情洞’练剑,功成之后,再正式开派,不知各位有意见没有?”

“长生老人”沉思了一下,道:“也好,那么,我们可以走了。”

当下“长生老人”与“玄衣女侠”向诸人告辞走了。

接着于忠与于菁也要去看“凌波仙子”而离开此地。

“提灯客”、“夜蝙蝠”也相继离去……

现场中只剩下了“金罗刹”与程英,关淑玲、王文青注视着蓝淑玲,良久不知所语。

久久,蓝淑玲才深深一叹,道:“王相公,我们怎么办?”

怎么办?王文青怎么知道?最低限度目前他无法与她结婚,他苦笑了一下,道:“我会娶你的!”

蓝淑玲黯然一叹,道:“但不是现在是不是?”

“是的,请你谅解我。”

“我会谅解的,但请你不要忘了我就行了。”

“我永不会忘你!”

“那么,我走了!关姑娘,请你好好待王相公。”

关淑玲黯然道:“我会的!你放心好了!”

那么我走了!她带着悲伤而断肠的思潮黯然离去了!

她的命中,似注定多-,她深爱一个人,但却得不到一刻的欢愉,然而,她没有怨言,临去,依旧好言相勉。

关淑玲叹道:“王哥哥,她真是一个可怜的女人啊!”

王文青颔了一颔首,道:“我会补尝她的”

程英向王文青道:“王兄台请了!”

“程兄请!”

“不知你是不是去看看‘太极真君’与‘魔鬼圣剑’?”

王文青想了一想,道:“我要练剑,暂时不打算走了,程兄能否将我的情形,告诉他们两人?并代为谢罪!”

“也好,那么,兄台就此告辞了。”

“程兄请!”

程英弹身奔去,瞬已出了少林寺。

当下王文青与关淑玲也向少林派掌门人法海致最深的谢意,才双双奔下山。

路上,王文青向关淑玲问道:“关姑娘,你去那里?”

“我只是出来看看你,现在我要回家,你呢?”

“去‘无情洞’练剑。”

当下两人同赴“无情洞”而来,到了天魔山下,关淑玲才向王文青告辞了。

两人依依分别,重求相会之期。

王文青进入了“无情洞”之后,不由感到了一阵寂寞,若大的厅殿,只有他一个人的存在。

他开始在这里住了下来,取出剑谱,抽出了“神剑”练着剑谱中的剑招……

时间,在飞逝中过去………

七式剑招,王文青费了不少时间,才学会了,每一式拿出,光寒迫人,威力委实不同凡响。

王文青一想,我应该出这里了。

想走就走,他步出了“无情洞”,心里一阵自忖:“我应该先去那里?对,先找杀父母的仇人周丽丽。”

他要以一人之力,手灭亲仇。

心念打妥,他弹身向“天魔峡”飞奔而来,他没有去告诉关淑玲,单人匹马,狂闯“天魔峡”。

穿过了石峰林立,到了“天魔峡”之前,王文青一个弹身,飞射而内!

倏地一声冷喝之声传来:

“站住!”

人影乍闪,数个闪电人已弹身截住了去路。

王文青并没有把脚步停下,他一声狂哼,已掠身而至,手掌挥处,惨叫之声,应声而起。

在惨叫之声未落之际,王文青掠过了“天魔峡”,蓦然,白影连闪,数十个“闪电人”再度截住了去路。

王文青一声断喝:“让路!”

挟着喝声中,他的掌力已经扫出。

王文青这猝然发动攻势,奇快无伦,数十个“闪电人”也猝然发动攻势。

掌力甫出,王文青的身子已退了回来。

他目光一扫,杀机骤起,厉声喝道:“你们不让路吗?”

“不错!”

“呛”的一声,王文青的“神剑”已经出鞘,寒芒耀眼,令人心寒,人群中有人脱口而叫:

“是‘神剑’!”

王文青充满杀机地喝道:“不错,这是‘神剑’,你们再不让路,当心我要杀了你们。”

有人冷冷一笑,道:“我们倒要看看‘神剑’有什么威力!”

“找死。”

王文青一声狂吼,“神剑”猝然扬起,寒光乍闪,挟着清吟之声,凌厉攻出。

惨叫应声而起!

剑锋未至,光芒已先致人死命,四个“闪电人”应声而死,王文青在惨叫声中,已掠身向“闪电门”的古堡式的楼宇射去。

王文青这掠身之法,是何等之快,人影一闪,已到了“闪电门”的大门之口。

人影突闪,数十个人突飞身截住去路。

王文青脸色一变,喝道:“让路!”

人群中,闪出了一个“闪电人”,冷冷问道:“干什么?”

“找你们门主!”

王文青话犹未落,突然,一声娇滴滴声音来:

“一别月余,你王文青想必已学得‘神剑’绝学?”

随着声音甫落,大门之内,已缓缓走出了“闪电门”门主周丽丽!

王文青的脸上,杀机更浓了。

他厉声一笑,道:“周丽丽,当初蒙你青睐突施辣手,今日特来一并奉还!”

周丽丽冷冷一笑,道:“王文青,你有了‘神剑’,我未必就怕你!”

王文青狂笑道:“我并没有说你门主怕我!”

“王文青你要怎么报仇,不防划上道来!”

王文青冷冷一笑,道:“想不到你周门主倒是这么一个干脆的人,我王文青客随主便。”

“很好,我们何不再到断崖上去动手?”

“好极了,周门主请!”

周丽丽弹身奔去,向后山的断崖奔去,王文青一个掠身,紧随而去。

两人站在断崖上对峙着。

王文青切齿道:“周丽丽,我要将你劈成三断,再丢下断崖……”

周丽丽冷冷一笑,道:“王文青,我们尚未动手,鹿死谁手,尚无法预料,你何必说得太早?”

周丽丽不知是自忖必死,怕也没有用,还是有恃无恐,对于王文青之寻仇,一点也不放在心上。

王文青冷冷喝道:“周丽丽,我要出手了!”

“请!”

王文青此时怒火填膺,当下大喝一声,人已射身而上,向周丽丽扑过去。

王文青这扑身之势,挟以他毕生功力所发,寒光乍闪之下,他的右手“神剑”已经出手攻出。

“神剑”威力无伦,青芒一卷,迫向了周丽丽的当胸,像一道电光似的,其势太过惊人。

周丽丽一声叱喝,身形一转,已闪了开去。

在她一闪身之下,王文青第二剑又告击出,其势之快,骇人咋舌。

神物毕竟不凡,剑光如电,能致人于死命,周丽丽几乎被剑芒罩在当中,无法脱身。

原先周丽丽并不把“神剑”放在心上,她可以骇了,她一声叱喝,疾攻两掌。

两掌出手,血花骤溅,她的左臂,已被“神剑”划破了三寸来长的血口,鲜血泊泊溢出。

王文青向周丽丽迫了过去,狂笑道:“周丽丽,今日就是你血债血还之日!”

周丽丽冷冷一笑,道:“不一定!”

王文青突喝道:“周丽丽?撕不你的面具,我要看看你这淫妇是什么样子。”

周丽丽冷笑道:“有本事你撕下好了。”

随着王文青的迫进,周丽丽一步一步向断崖右角退去……八尺……五尺……三尺……她终把脚步停了下来。

王文青阴恻恻一笑,道:“周丽丽,你逃不了的!……”

“的”字未出,王文青身子猝然射起,寒光一闪,“神剑”已向周丽丽攻了过去。

就在王文青出手之际,倏地——

周丽丽封出了一掌,娇躯一弹,突向断崖之下跃落,这一下不由大出王文青意料之外。

想不到周丽丽宁愿跳崖自尽,而不死于王文青剑下!

一时,王文青不由怔住了。

他为周丽丽之突然跳崖而震憾,想不到血仇将报,周丽丽却来这一手,怎不令他后悔大意?

不知经过多久,王文青嗅到一股异样的药味,他全身一颤,脱口而叫:

“这是火线燃烧味,……这里埋有炸药!”

“药”字未出,已传来了一声惊天巨爆,这一声巨爆,震憾了整个山岳。

王文青脸色大变!

紧接着轰然之声,不绝于耳,火光冲天,岩石纷飞,惊天动地,骇人无比。

火药爆炸,由远而近,通路已被堵死!

轰!

巨爆声中,无数乱石,向他射了过来,王文青这一来真是惊栗了,他一掌封退了飞来乱石,可是第二次爆炸的乱石又告击到。

出去无可能!

后退是断崖!

在两者之中,他必须选择其一!

这时,多数爆飞的乱石打在了他的身上,血溢了出来,几乎变成血人,他咬了一咬牙,提最后口真气,向断崖之下跃落——

“呀”!

他发出了一声本能的惊叫,身子笔直地垂了下去……终于,他昏了过去……

卟通一声,他掉落在断崖下的大河!

他的身子,随着河水,流了下去……

不知流了多远,王文青终于悠悠醒了过来,他目光一扫,自己不知什么时候,抓住了一块木头开始缓缓向下流漂去。

倏然——

他看见了河中低凹之外,飘浮着十数具尸首,王文青这一看,不由暗吃一惊!——

这河何来这十来具尸体?

王文青心念中,他的身子已随河水往下流去,流到了一处分水岭之间,被水一荡,往左流去!

河中,石峰林立,经过一阵震荡之后,王文青几乎又要被震伤内腑而昏迷。

水,越流越急!

河,愈来愈窄!

王文青此时全身受伤,几无动荡之力,他生死只好听天由命了。

倏然——

王文青脱口叫了起来,但见这河水流入了一个岩洞之中,王文青暗道:“我命休矣!”

蓦然——

一阵疾流,王文青及所伏身的木材,已被卷了进去,轰然一声巨爆,木材击撞岩壁,王文青的内腑再受震动,一口鲜血飞出,人已随急流朝岩洞中卷去——

于是,他一切便失去了知觉……

不知经过多久,他才又醒了过来,他全身发痛得厉害,伸手一摸,他躺身之下还有水!

眼前是一片漆黑!

他默默自问:“难道我没有死吗?……”当这意念升起之时,他不由打了一个冷战。

当他的目光触及闪闪发光的“神剑”时,他证明他还活着!

想到过去的一幕,他机伶伶地打了一个冷战。

“这是什么地方?……”

他茫然自问,他不知道这是什么地方,经一阵运功疗伤之后,他内伤已复。

他依稀可以看见这是一个洞!

他站了起来,开始向前走去,倏然,他的脚底下似踢到了什么,低头一看,他便失口叫了起来。

但见地上白骨无数!

王文青不由打了一个冷战,下意识退了两三步!

他感到这一刻十分恐怖,因为这里既是白骨累累,自然有人因流到这里而丧命!

“这真是一个鬼地方……”王文青暗叫着!

他小心翼翼地向洞中走去!

这水洞很长,王文青行约三丈,依旧不见底,下意识地,王文青感到了这洞中有了一股极为阴森的感觉。

好像他再度面临死亡一般。

这感觉是他以前从未有过的,现在,他感觉到了,再行约两丈,王文青倏发觉他来到一扇大门之口。

他伸手一推,门“呀”然而开,王文青带着一份骇然的心情,走了进去,目光过处,但见这是一间巨大的石室。

石室之内,一片漆黑,靠在岩凹之处,王文青看见了一团黑影,似人似兽,使王文青打了一个冷战。

他厉声喝问:“谁!”

那黑影动也不动。

王文青的内心,不由泛起一股寒意,他手中紧握“神剑”,向那黑影一步一步走了过去……

沙沙沙的脚步声,在这室内传了起来,有些骇人。

这时,王文青已走到了那团黑影一丈之处,他看清了那是一个人,他长发散乱,状极骇人。

王文青倒吸了一口凉气,下意识退了一步。

王文青定了一定神之后,又喝问道:“你是谁?”

对方闻也未闻,动也未动。

王文青暗忖,“莫非对方已经死了……”心念中,他不由又走前几步,目光一望之下,但见此人并未死去,而是正在运功!

此人年约五旬,虽长发散乱,但依稀可以看得出来他长像不凡,此人默运禅功,似在苦练一种绝学。

王文青看了他半天,发觉对方似某处无法打通,他同情之心,油然而生,不由走了上去,右手正待按在了对方的命门穴,突然,他又把手缩了回来!

他脑海掠过了一个念头:“那些已死的白骨,莫非全部死了此人之手?假如是的话,我岂不是造就了一个武林凶人?”

心念中,他不由犹豫不决,不知如何是好。

终于,他心念一动,右手按在了对方的“命门穴”上,推出了他毕生内力修为!

王文青的雄厚真元,无疑给这怪人火上加油,他全身一震,两股真元汇成的巨流,直冲某处禅关……

王文青帮助对方打通了禅关之后,把手缩了回来,“擦”的一声,“神剑”已压在了对方的胫子上。

他问明原因之后,可以断定杀不杀他。

约半个时辰时间,对方才挪动了一下身子,缓缓睁开了双目,他似乎感到能打通某处禅关是一个奇迹。

王文青喝道:“你是谁?说!”

王文青这突然一喝,反使对方吃了一惊,他悚然道:“怎么回事?”

“我问你是谁?”

“你阁下又是谁?”

“在下王文青,请问你,那些白骨可是死于你手之人?”

“是呢?”

“我的手只要一用力,你便要身手分家。”

“不是呢?”

“这自当别论。”

“你不怕我撒谎?”

“撒谎?”

“不错,撒谎这些人不是我杀的?”

王文青冷冷一笑,道:“我这个人生平最相信于人,只要你说一句是与不是!”

对方淡淡一笑道:“那帮我打通‘天禅神关’的是阁下?”

“不错。”

“你既然帮了我,为什么还要杀我?”

“只要你是好人,我并不杀你。”

“你阁下很特别,不过,告诉你吧,那些人不是死于我手,而是流入洞中之后死亡。”

“真的?”

“阁下不是最相信于人吗?”

王文青被说得一怔,当下笑了笑,把神剑收了回来,还剑入鞘,道:“我相信你。”

“你为什么会到这里?”

“被流水冲进来。”

“没有死?”

“废话,假如死了,我还能到此跟你说话?”

对方朗声一笑,道:“不错,这是废话,不过,截至目前,流进那漩涡,再飘到那洞中,从无一人活命,除阁下之外!”

“你呢?………”

“我并不是从那里进来……噫!”话犹未落,他突噫的一声,目光骤然落在了王文青手中“神剑”上。

他的双目之中,骤现精光,脱口而问:

“你手中是‘神剑’?……”

“不错!”

“错”字未出,对方突掠身而起,疾如电光石火,向王文青的手中“神剑”抓去。

这一手大大出乎了王文青的意料之外,他估不到对方会突然出手夺剑,他左手封出,人已退了出去。

王文青之出手,不能说不快,可是对方出手更快,就在王文青身子还没有退出之际,对方第二抓又告抓到。

这第二抓之势比刚才那一招更快,王文青喝道:“你找死吗?”

左手再度封出。

对方再度欺身,喝道:“把‘神剑’给我。”

对方像一个饥饿的厉鬼一般,疯狂地扑击着尸首,王文青大惊,他发觉对方太过可怖了。

倏然——

他右手一麻,“神剑”已脱手飞出,对方已飘退了一丈来远,王文青这一惊真是非同小可,对方武功之高,存心之狠,使他震骇了。

对方喜极而叫:“果是‘神剑’呀…”

王文青突然惊醒过来,喝道:“把剑还我!”

他一个弹身,射了过去,右手一封之下,已出手攻出了一掌,王文青猝然发动攻势,其势不能说不快。

但对方身影一飘,已闪出了两丈,喝道:“你从那里得来?”

王文青冷冷道:“阁下这夺剑之法很不高明!”

“我问你剑从那里得来?”

“‘黑魔影’。”

“什么?”

“我说‘神剑’是‘黑魔影’交给我的。”

“胡说!”

“我为什么胡说?”

“你说黑魔影还活着?”

“这个你不用问,你把剑还我!”

“你说这神剑为什么会落在你手里?”

王文青脸色一变,喝道:“你交不交回神剑?”

对方望了王文青满脸杀机,悉悉敬敬地将神剑呈到了王文青面前,这一下大大出乎了王文青的意料之外。

一时之间,王文青竟没有伸手接过“神剑”,他只是注视着这个令他感到莫测高深之人。

对方恭敬地说道:“阁下请收回神剑。”

王文青木然接过了“神剑”之后,对方依旧问道:“不知此剑何以会落在阁下之手?”

王文青见对方既无夺剑之心,当下将“拜剑”之事告诉了对方一遍,对方闻言之后,说道:“原来‘神剑’得主有人……”

“你怎么知道这是‘神剑’?”

“我曾到过‘无情洞’!”

“什么?你到过‘无情洞’?”

“不错,那是将近三十年前的事了,那时候我只有二十岁,进入了无情洞,但‘黑魔影’留信给我,说我非‘神剑’得主。”他语锋略为一顿,问道:“阁下在江湖上听过‘北极龙’陈绿吗?”

王文青摇了摇头,道:“恕晚辈拙笨,并未曾听过这名号……难道这是你?”

对方点了点头,苦笑了一笑,又问道:“你在江湖上,是不是还听过‘北极神魔’这个人?”

王文青闻言,主头一震,“北极神魔”不正是“幽灵老人”吗?王文青一阵错愕之后,应道:“我听过这个人,也见过这个人……”

“他是我朋友……”

“什么?‘北极神魔’是你朋友?”

“不错,不过,这是二十多年前的事!”他苦笑了一下,仰首一阵默笑,似是在回忆着一些往事……

久久,他的目光,落在了王文青的脸上,问道:“你要知道我的事?”

“愿闻其详!”

陈绿惨然一笑,道:“二十多年前,在我进入无情洞之后,我娶妻‘雪海一狐’,婚后数年,生下一女!

本来,这家庭应该是幸福的,可是我妻子却姘上了‘北极神魔’,我愤怒之下,杀了我妻子!”

“你女儿呢?”

“我当时在极为愤怒与伤心之下,我没有去注意我女儿的生死,经过几天之后,我才发觉我做了什么事,我本想找‘北极神魔’报夺妻之仇,可是我功力不是他的敌手。”

我在心灰意冷之下,想到了“黑魔影”要我到此,这里藏有一部“天禅神书”,要我苦练,日后自有报仇机会,并要我扶“神剑”主人,共伸武林主义。

王文青听完了经过,皱眉道:“于是,你在这里一住二十多年从没有出去过?”

“是的!”

“你记得你女儿叫什么?”

“当时她已三岁,我记得她叫陈凤凤!”

“什么?”

王文青脱口大叫,陈凤凤不正是“地狱魔花”么?“地狱魔花”会是这人的女儿?

这是正确的,当初在“幽灵门”之外,陈凤凤也告诉过“玄衣女侠”,她能向“幽灵老人”取得解药,是因为她母亲与“北极神魔”有染,她父亲杀了她母亲之后,便下落不明!

想不到王文青正好飘到这里来见了陈凤风的父亲。

陈绿被王文青这一声惊骇了一跳,道:“有什么不对?”

王文青缓和了一下神情,道:“你说你女儿叫陈凤凤?”

“是的!”

“我见过她!”

“什么?”陈绿激动地叫着:“你见过她?……她还活在人世?”

“是的,我认识一个叫陈凤凤的姑娘,但是不是她,我就不知道了!”

陈绿的脸上肌肉抽动了几下,道:“只要我见了你所说的陈凤凤,我便可以认得出来她是不是我女儿,因为她很像她母亲。”

王文青问道:“现在你禅功是否已经练就?”

“已经练就,我们走吧!”

话落,当先行去。

王文青紧随其后,但见对方朝一个阴暗角落行去,岩角之下,有一小门,两人穿了过去。

穿过了小门,向一条遂道之中走去,这遂道小得只容一人出入,不久,他们已出了洞。

洞口葛藤蔓生,如非极为注意,根本看不出来那里还有一个山洞,更不知道里面别有一番天地。

两人站在山岭,对面正是那条大河,王文青的目光,又触及那飘浮在河上的可怖尸体!

他下意识打了一个冷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