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请 登录注册
当前位置:雨枫轩> 原创长篇小说 > 玄幻|武侠 > 传统武侠小说 > 幽灵门 > 正文 > 第十四章 剑会少林
第十四章 剑会少林



更新日期:2021-07-09 + 放大字体 | - 减小字体 本书总阅读量:

“玉面侠”说王文青是“取剑受拜”之人,心头不由一惊,脱口而问:“取剑受拜?”

“玉面侠”道:“大凡灵物,均会择主而居,‘神剑’为上古所传之物,已通灵性,它自是也能择主,无福之人纵得此剑,亦必大祸临身……”

“这是实话,但何谓‘取剑受拜’。”

“‘神剑’为家师兵刃,万方敬仰,视剑如见家师其人,如得剑之人仗剑闯荡,各方人物虽然惊惧,但内心并不服!”

“这也是实话!”

“所以,家师在信中已言明,此剑必公开受拜,如能拜得此剑离鞘三寸,便是神剑得主!”

王文青问道:“这岂不是要开一个拜剑之会?”

“正是,否则,各方人物,岂肯敬服?”

王文青颔了-颔首,又问道:“你说得此剑者应为一对夫妻?”

“不错,‘神剑’又名‘情剑’,据我所知,除了-男一女膜拜,否则难于出鞘,而这两人都有得剑之缘!”

“如此说来,佛,道中之人,都是得剑无望。”

“不错。”

“此事江湖人物知道么?”

“知道之人不多,但也有人知道。”

王文青问道:“那么,我带为什么是‘取剑受拜’之人?”

“先师指定你将此剑离开此地,带到一个地方,受各方拜它!”

“什么地方?”

“少林寺,因为少林为江湖一大门派,又为佛家圣地,此地最宜,如你有得剑之心,当可参加拜剑。”

王文青道:“拜剑之会,什么时候可以举行?”

“随时可以举行。”

“你呢?”

“我是护剑之神……”

“‘神’字应改为人……”

“不错,我是护剑之人,直到此剑被人得去为止。”

“你跟我到少林寺?”

“当然!”

“那么,我们是否即刻行事!”

“很好,你来取剑!”

王文青向大殿之上走了过去,这时,他才看清了这“玉面侠”的真面目。

他年约四旬,长得玉面朱唇,虽已年居不惑,但亦俊伟不凡,这“玉面侠”之名,果是称得恰当。

王文青走到了石案前,对剑一拜,然后,伸手把那柄三尺长的“神剑”取了起来。

此剑与普通之剑在王文青看来,并无分别,王文青不由大感疑惑,难道此剑真已通神?

他右手取剑,左手取装着剑谱的铁盒,缓缓步下了大殿,目光落在了“玉面侠”的脸上,道:“前辈,我们可以走了?”

“是的,可以走了。”

王文青握着“神剑”,将剑谱纳入怀中,当先向洞外行去,“玉面侠”紧随其后。

出了“无情洞”,王文青忍不住又问道:“前辈,我有事要问你!”

“什么事?”

“这洞中有三又路,除了右边一条之外,其余两条通往何处?”

“死路——是一个迷魂阵。”

王文青哦了一声,“玉面侠”于忠又问道:“我与令尊已投在‘黑魔影’门下,他年纪比我年轻,为我师弟,你以后应称师伯!”

“是,师伯。”

“师侄,我问你一件事,你见过我女儿?”

“是的,她叫于菁!”

“她美么?”

“很美,但很忧郁。”

“你知道她住在那里么?”

“不知道。”

“玉面侠”皱了一皱眉头,道:“在这洞内二十多年,我每天无不以她们母女为念,如果因此造下了误会,如何是好?”

“不会的,我会向她说明。”

当下两人弹身奔去,王文青似想到了什么,不由又开口问道:“师伯,我再问你一件奇怪的事!”

“什么事。”

“你说此剑必在夫妇奉拜之下,才能出鞘?”

“不错,而且,这两人均须福份甚大之人!”

“假如没有妻子呢?”

“此剑会牵成这段姻缘。”

“怎么说!”

“当拜剑之时,均可与任何女人奉拜,说不一定这女人就是对方妻子,一经拜剑出鞘,就是一对,就是一对夫妇。”

王文青愕一愕,道:“随便拉一个女人拜剑?”

“不错!”

“假如我与一个四十岁女人拜剑时,这剑出鞘呢?”

“这决不会。”

“不会?”

“不错,这万万不可能之事,你别怀疑此剑威力,而且在这剑下结成的夫妇,十分美满。”

王文青虽然感到有些奇怪,但事情既是如此,他也不便再说什么,当下颔首道:“事情真象,也只好等以后再看了。”

一行两人,如电地射去,这日,已来到了嵩山少林寺,王文青向“玉面侠”道:“师伯,我们如何进寺?”

“传掌门人接见‘神剑’!”

“有些威力?”

“你试试就知道了。”

王文青黯了一黯头,当下到少林寺之外,抬头上望,但见少林寺三个斗大金字,闪烁耀人的光彩。

王文青正待进入院内,突闻一声沉喝之声传来:“谁?”

王文青把脚步停了下来,抬眼一望,但见一个古稀僧人,已到了门口。

那老僧一望王文青及“玉面侠”,说道:“二位施主莅临本寺,不知有何见教。”

王文青高举“神剑”道:“‘神剑’到此,请贵掌门人接见。”

“‘神剑’?”

那僧人显然吃了一惊,王文青沉声道:“不错,当年‘黑魔影’所持神剑到此!”

那老僧一听“黑魔影”三字,脸色为之一变,忙道:“请‘神剑’稍候,容老僧通报掌门人接剑。”

“快去!”

“是!”

那老僧应了一声是,如飞而去,王文青目睹此情,也不由暗暗吃了一惊,想不到“神剑”果是名不虚传。

不久数条人影,泻落在少林寺外,当首一人,是一个白眉老僧,他望了王文青手中高举的“神剑”,忙稽首一礼,道:“贫僧法海,不知神剑莅临,有失远迎,祈恕罪。”

王文青愕了一愕,一时茫然不知所答。

“玉面侠”问道:“你就是少林派掌门人?”

“老僧正是,少林派掌门人,不知持剑人有何吩咐?”

“家师‘黑魔影’遗言要在贵寺拜剑……”他将原因告诉了少林派门人一遍!

法海忙道:“这等荣幸之事,老僧焉有答应之理,请护剑至‘达摩院’便了。”

当下在法海恭领之下,到了“达摩院”,王文青将“神剑”及剑谱置于大殿案上,又退了下来。

法海突向“玉面侠”问道:“请恕老僧唐突,施主是当年的‘玉面侠’?”

“正是!”

“据传当年施主与王世烈一齐在江湖失踪?”

“不错……”“玉面侠”将经过告诉了“法海”一遍,“法海”才明白过来。

这时,有一个僧人在法海的耳际低语一遍,法海的目光骤然落在了王文青的脸上。

骇人间道:“请问这位施主是王文青?”

“正是!”

“‘鬼琴书生’徒弟?”

王文青应道:“不错,掌门人是不是要问六大门派六部经典?”

“正是,六大门派六部经典被令师所盗,迄未追问,而施主又杀死六大门派数十个人……”

“这是六大门派迫我……”

法海道:“虽事出有因,但六大门派很难原谅施主所为……”

“以掌门人之意如何?”

“施主必须将六部经典交出。”

“可是经典不在我身上……不错,我知道下落,我发誓有一天终必将六部经典交还给六大门派!”

“不知六部经典现在何处?”

“‘闪电门’门主之手!”

“什么?”法海吃了一惊,骇然而问:“在‘闪电门’门主之手?”

“正是!”

“这……这如何是好!”

“掌门人放心,我一定能追回来。”

法海凝重地颔了一颔首,皱眉不语。

“玉面侠”说道:“掌门人,我有一事烦您代劳……”

“何事敬请吩咐!”

“玉面侠”说道:“请你敬告江湖朋友,说本月二十日午时三刻为拜剑之时!”

“老纳当令门人转告,施主敬请放心!”

“另外还有几件事一并转告江湖朋友,说到此拜剑之人,不得存有仇杀之心,对‘神剑’不敬者,当遭惨毙!”

“是!”

“玉面陕”对王文青道:“王师侄,你也可以走了,你有情人了吧?”

王文青点了点头,这件事给了他一个难题,他不但有了情人,也有了妻子,但在这几个之中,那一个才真正是他的妻子?

这件事的确令他困惑,如弄得不好,事情岂不要遭?

王文青想到这里,不由皱了一皱眉头,“玉面侠”问道:“你怎么了?”

“我……不但有了情人,也有了妻子……”他将自己之事,告诉了“玉面侠”一遍。

“玉面侠”闻言之后,也不由大皱眉头,道:“这倒是一个难题,不过,到时候自会化解……”

“假如她们一齐来呢?”

“你说蓝淑玲,‘飞魔帮’帮主、‘地狱魔花’全到这里之后,该怎么办?”

“不错。”

“这个你放心,‘神剑’虽应由一位夫妻所得,而你是不是得剑之人,尚是一件不可预料之事,当拜剑之时,你可以一个一个来。”

王文青颔了一颔首,凡正事情只好这么办了,他既有得剑之心,当然只好等到事情发展之后再说了。

王文青想了一想,道:“那么,愚侄告辞了!”

“请!”

王文青当下也向少林派掌门人告辞,下了少林寺,他不知该何去何从!

突然间,他想到了“太极真君”及“魔鬼圣剑”彭北文两人在“闪电门”不知下落何往?

想到这里,他不由心急如焚,他必须先把这件事查明,可是这一件事对他也有困难,“闪电门”他能再去么?

自然,以他的功力,还不是“闪电门”门主周丽丽之敌,他自不能冒然成行,只有暗中探访。

想到这里,他弹身飞奔而去。

不说王文青去查访,“太极真君”与彭北文的下落,再说“拜剑之会”很快地传开了江湖。

“黑魔影”之神剑出现江湖,的确使武林激起了一片狂潮,任何一个人无不有得剑之心。

四月二十日——

少林寺便来了武林高手,准备参与“拜剑之会”,但见少林寺的大门之口,站了四个僧人!

问明来意之后,这些武林高手便由一僧人率领,进了少林寺之中!

少林寺之中,风云乍聚!

“神剑”为江湖人物梦寐以求之物,它会不会造成了一场争夺,当然还是一个问题。

少林派掌门人法海及四个高僧,分别站在达摩院门口,来人分别向掌门人见过礼之后,才进入了“达摩院”大殿之内。

殿内,“玉面侠”站在了案侧,他保护“神剑”,不让任何一个人对它有不敬行为之发生!

倏然——

外面传来了一阵朗声:

“‘闪电门’门主率门人驾到!”

“闪电门”门主五字一出,使站在门口的少林派掌门人及大殿中的武林高手,齐为之吃了一惊。

抬眼瞧去,但见一披白衣蒙面人,领着两个蒙面人,到了“达摩院”外,法海掌门人急步上前,稽首一礼,道:“‘闪电门’门主,老衲有礼了”

“闪电门”门主冷冷一笑,道:“掌门人不必多礼!”

“门主大驾也是到此拜剑?”

“不错,请问掌门人,‘神剑’为何落在贵派?”

法海掌门人沉声应道:“‘黑魔影’遗书交待,令‘护剑之神’将‘神剑’带到本派来受拜。”

“谁是‘护剑之神’?”

“当年的‘玉面侠’?”

“什么?是‘玉面侠’?”

“不错!”

“闪电门”门主正待进入“达摩院”,法海掌门人一个箭步欺了过去,截住了去路,说道:“门主请了……”

“干什么?”

“‘护剑之神’曾说,到此拜剑之人,必须心地光明磊落,以真正面目示人,否则对‘神剑’即是不敬!”

“闪电门”门主周丽丽冷冷一笑,道:“不敬又怎么样!”

“必遭惨死!”

“闪电门”门主冷冷一笑,道:“我倒要看看我如何惨死,掌门人请让路吧!”

法海掌门人淡淡一笑,闪身让过了去路,“闪电门”门主周丽丽傲然仰首,走了过去。

“玉面侠”对于“闪电门”门主,特别注意,因为他已经知道“四海狂客”王世烈就是死于此人之手。

周丽丽进入了大殿之后,冷冷一笑,道:“这真是一场盛会呀!”

其言轻蔑,其态傲蔑,“玉面侠”不由涌起了一股怒火!

“闪电门”门主周丽丽到了大殿之后,并没有把脚步停了下来,她向放着“神剑”的案前,走了过去。

所有大殿的武林高手,脸色齐为之一变。

这当儿——

“闪电门”门主已经到了案前一丈之处,她依旧一步一步向案前走去,“玉面侠”突喝道:“站住!”

“闪电门”门主闻喝,下意识把脚步停了下来,冷冷又问道:“干什么?”

“你又干什么?”

“看看‘神剑’!”

“拜剑时刻未到!”

“我想先看看,这‘神剑’是真假!”

“玉面侠”脸色一变,喝道:“‘闪电门’门主,你敢蔑视这柄‘神剑’?”

“这是实话……”

“闪电门”门主话犹未落,突然,门外朗喝之声传来:

“飞魔帮帮主驾到!”

紧接着朗喝声中,一声叱喝之声,突然响起,白衣人彩一闪,周丽正面突欺身向“神剑”射去。

“闪电门”门主周丽丽欺身一射,其势如电,“玉面侠”大喝一声:

“你敢!”

黑影乍旋,骤然闪开。

这只是像闪电般一闪,但见“闪电门”门主退了七八步,方才拿桩站稳,

“玉面侠”冷冷喝道:“‘闪电门’门主,你如果敢再出手,当心我要先废了你!”

这时,“飞魔帮”代帮主“金罗刹”领着副帮主“银罗刹”已步入了大殿之内。

“闪电门”门主周丽丽冷冷一笑,道:“阁下武功果然惊人,也好,我就等拜剑!”

话落,闪过一傍!

这时,朗喝声不断传来:

“夜蝙蝠到……”

“‘提灯客’到……”

“蓝淑玲到……”

“‘地狱魔花’到……”

“‘长生老人’与‘玄衣女侠’到……”

“于菁到……”

于菁两字出唇,使“玉面侠”于忠心头一震,因为这就是他与“凌波仙子”所有的女儿呀。

但于菁却不知这护剑之人,就是她所要找的父亲,她与“长生老人”、“玄衣女侠”与“地狱魔花”寒喧了一阵之后,站过一傍。

这时的“达摩院”大殿之内,已聚集了大江南北百名高手,但有一个门派,却受人注意未到——那是“幽灵门”。

时届中午,拜剑之时已近!

殿中之人,议论纷纷,于菁目光一扫之后,不由向“长生老人”问道:“为何不见王文青?”

“长生老人”摇了摇头,道:“不知道,不过,我想他一定会到。”

他语锋略为一顿,道:“于姑娘,你道站在殿内案侧的是谁?”

“谁?”

“你父亲!”

“什么?”

于菁闻言,脱口而叫,这一声惊叫,使无数之人,暗为之吃一惊,目光,齐落在了于菁的脸上。

她镇定了一下情绪,道:“您说他……是‘玉面侠’?”

“不错。”

于菁此时有说不出的激动,她找她父亲“玉面侠”已久,想不到他依旧还活着,当下纷腮一变,突向“玉面侠”走了过去。

“长生老人”冷冷喝道:“于姑娘,你干什么?”

“我要问他为什么不回来看我们母女……”

“此中必有原委,你不妨等拜剑之后再说!”

于菁望了“玉面侠”一眼,颔了一颔首,又退了回来。

倏然——

门外传来了一声朗喝:“王文青到……”

在朗喝声中使所有之人,脸色齐为之一变,目光,齐扫向了门口,但见王文青昂首阔步走了进来。

王文青目光一扫殿中之人,向“提灯客”“夜蝙蝠”见过礼,然后向“长生老人”立身处走了过来。

他向“长生老人”一礼,道:“晚辈参拜老前辈金安!”

“王少侠不必多礼。”

当下王文青向“玄衣女侠”见过了礼之后,目光一转,但见两双幽怨的眸子,正在注视着他。

那正是“地狱魔花”与蓝淑玲。

王文青心头一震,于菁急向王文青问道:“王少侠,那护剑之人是谁!”

“你父亲!”

“这是真的?”

“不错。”

“他为什么二十年不回来看我们母女?”

“这是有原因的……”王文青将“玉面侠”进入“无情洞”之事,讲诉了一遍,于菁闻言之后,说道:“原来如此。”

她语锋略为一顿道:“你不是要找陈凤凤么?”

“是的!”

王文青话落,已向“地狱魔花”走了过去,他走到了“地狱魔花”面前三尺之处,不由把脚步停了下来。

他凝视着她激动地叫着:“陈姑娘……”

“地狱魔花”脸色一变,道:“难道你王文青还认得我么?”

王文青心里一阵难过,道:“陈姑娘,我……错怪了你……你为我王文青牺牲太大了……你为什么会为我……如此牺牲自己?……”

王文青说到这里喉中一阵梗塞,以下的话再也说不了口。

“地狱魔花”亦为之神伤,不管王文青是不是侮辱过她,她终是爱他的,深深地爱他。

她凝视着他,黯然欲泣,道:“你已经知道了!”

“是的……你为了什么?”

“爱?”

王文青全身走了一阵战栗,道:“你为了爱我?”

“是的……”她的眼眶里泪水在滚动着,在众目睽睽之下,她尽量不让泪水掉下来。

王文青悲绝道:“但王文青何以为报!”

“地狱魔花”切切道:“如果我要你报答,也就不会为你做那件事了……”她终于忍不住含在眼眶里的泪水,让它滚下来。

王文青恨不得拥抱着她,吻她一百次……一千次……一万次,可是在众目睽睽之下,他终于忍住了。

他缓缓垂首道:“你给我太多了!”

“只要你了解就好了,我们不必再谈了!”

是的,他们不必再谈了,他们之间,除了留下了一场残酷的事实之外,再也没有什么好谈的了。

王文青黯然颔首,道:“但我要告诉你,‘血海浪子’已经死在了我手里!”

“死了?”

她混身像触电般地一震,不管怎么样,他毕竟是第一个夺去她处女贞操之人。

王文青黯然应道:“是的,他死了,你不怪我吧?”

她摇了摇头,她以无言的黯然之情,代替了她的回答,是的,她该怪他么?不!

但对于一个夺她处女贞操之人的死亡,不管她是否爱或恨他,她终会感到一丝怆然的意味。

王文青明白她的心情,他移步向蓝淑玲走了过去,他不愿再与她说什么,多说只是增加彼此之间的痛苦罢了。

但他心里明白,他要爱她,他要娶她!把真正的爱情献给她,使她忘记那一场可怕的往事与创伤。

他走到了蓝淑玲的面前,道:“蓝姑娘!”

蓝淑玲幽幽一叹,道:“有什么事么?”

王文青黯然道:“我发觉我对不起你,欠你太多……”

“没有什么……那也是我愿意的,不过,我有一件事要告诉你,虽然我们还没有夫妻之名,但我已有了孩子……”

“什么?”

王文青全身一颤,脱口叫了起来!

蓝淑玲幽幽道:“是真的,我有了孩子!”

王文青说不出这是喜还是悲,他曾经希望有个后代在他死后替他报仇。

然而,他并没有死亡。

他与蓝淑玲之间,并没有真正的感情存在,现在他不希望会有孩子,可是,错终于造成了。

王文青想到这里,不由暗暗吃惊,道:“你真的有了孩子?”

“是的,你不会否认吧?”

“不,我不会否认。”

“你会喜欢么?”

王文青苦笑了一下,道:“我会喜欢的。”

“你承认我是你的妻子!”

“承认,但我有些事必须说!”

“你说好了!”

“除了你之外,我还有其他女友!”

“我知道,我不会怪你的!”

“我感谢你……”

王文青话犹未落,突然,一声冷笑之声响起,“闪电门”门主冷冷说道:“王文青,想不到你的命会这么长!”

王文青闻言,抬眼一瞧,脸色不由为之一变,道:“是你?”

“不错!”

“‘闪电门’门主,我正要找你!”

“找我干什么?”

“‘太极真君’与‘魔鬼圣剑’彭北文呢?”

“闪电门”门主冷冷一笑,道:“他们可能已到阎罗殿报到多日了。”

“什么?”

“你吃惊什么,他们已被我与你同时打下了万丈深壑了……”

王文青脸色大变,喝道:“这话当真?”

“不错!”

“我宰了你!”

王文青大喝一声,愤怒填膺之下,他一个弹身,向“闪电门”门主射了过去,一掌攻去。

王文青甫自弹身,倏感一声冷喝:“住手!”

王文青被喝,不由把身子停了下来,放眼一瞧,发话之人,赫然是“玉面侠”于忠!

“玉面侠”冷冷喝道:“王文青,这是什么地方,你敢放肆么?”

王文青闻言,为之一怔,他明白“玉面侠”这句话之意,这是拜剑会场,任何人均不得有蔑视“神剑”之举。

“玉面侠”又冷冷道:“王文青,如果你敢再出手,我就先毙了你!”

王文青狠狠瞪了“闪电门”门主一眼,冷冷道:“周丽丽,我不会放过你!”

“闪电门”门主脱口问道:“你……怎么知道我……叫周丽丽?”

“这何足为奇!”

话落,他移步走了回来。

“飞魔帮”“金罗刹”突说道:“王文青,还记得我么!”

王文青看了她一眼,苦笑了一下,退了回来,他与“金罗刹”虽有夫妻之议,可是,他并不爱她。

他走回到原来之处,站立着,他在思考很多事情,他如何选择那气个女人拜剑?

此时,届拜剑之时已近,大殿之内,一片死寂。

蓦然,门外传来一声朗喝:

“关淑琴到!”

随着朗喝之声甫落,一个白衣少女已走了进来,除了王文青之外,没有一个人认识这关淑琴是谁。

王文青目光一扫,与关淑琴四目相触,他心头不由-震,但见关淑琴向他走了过来。

关淑琴走到了王文青面前,道:“王少侠,别来可好?”

“托福,你很好?”

“好!”

她幽声一笑,道:“你想不到我会来找你吧?”

“是的,这出乎了我意料之外,不知有什么事么?”

“没有,我只是来看看你,你不高兴么?”

“那里,你父母还好吧?”

“好,他们感谢你!”

“那里!”

“王少侠,听说这里是什么‘拜剑之会’?”

“是的,你怎么会知道。”

“因为我想念你,所以在你走后,便出来找你,可是到处找不到你,有人告诉我你可能在这里。”

“哦!你只是为看我而找我?”

“是的,现在我要走了!”

“走了?为什么这么急?”

“我已经看到了你,所以,我安心走了!”

这话里,有她的关怀与全部爱情,听得王文青心头-震,他苦笑了一下,道:“我们何不等拜完了剑再走?”

“你留我?”

“是的。”

“也好。”

“长生老人”向王文青问道:“王少侠,这位姑娘是谁?”

“好……”王文青把要说的话咽了回去,道:“等拜完了剑之后,再告诉你好了。”

“长生老人”颔了一颔首,沉默不语。

此时——

但闻“玉面侠”沉声问道:“此时什么时刻?”

殿中有人应道:“午时三刻已到!”

“界时,拜剑开始。”他语锋略为一顿,又道:“在‘拜剑’开始之前,我有话奉告各位!”

大殿之中,一片死寂。

“玉面侠”又道:“在下于忠当年与王世烈幸运进入‘无情洞’,得拜一代奇人‘黑魔影’为师……”

人群中人间道:“难道‘黑魔影’大侠尚在人世么?”

“不,在我们投在他门下之时,他死亡已久,留有遗书,要我们投在门下。

届指算来,我投其门下已有数十年之久,家师对武林造福之举,有耳皆闻,他所留‘神剑’自不能长埋九泉。

他遗言今日移剑到佛家圣地少林寺受拜,凡能拜得剑出主剑鞘三寸,即是‘神剑’得主。

家师并留言交待各位,此‘神剑’亦名‘情人剑’,凡是一对夫妇,才能拜得剑离剑鞘戋……”

有人间道:“假如还没有结婚之人呢?”

“两人一男一女,不管谁与谁,只要拜得剑离剑鞘,在‘神剑’面前是一对夫妻……”

又有人问道:“你的意思凡到此与会之人,均可以找一男一女拜剑?”

“不错。”

“闪电门”门主冷冷一笑道:“这倒是一个别开生面的‘拜剑之会’。”“家师留言如此,信不信由各位。现在开始吧!”

于是拜剑之会开始了!……

夫妇同到者先拜,大约有十来对夫妇参与盛会,可是均无人拜得剑离剑鞘三寸。

失望的人走了……

约一个时辰之后,大殿之内,剩下了数十名武林人物,自然,这些走的人有的找不到“另一半”而离开现场。

也有不少人因一人拜剑,因剑不离鞘而离去。

这时,“闪电门”门主突欺身上前,她在欺身之时,已拉着一个门人,可是却无法拜得剑离剑鞘。

她冷冷一笑,又退了回来。

在“闪电门”门主周丽丽退回来之际,再没有一个人上前拜剑,“长生老人”望了王文青一眼,道:“王少侠,你可以去试试了!”

“我?”王文青反问了一句。

“长生老人”道:“你不是来拜剑的么?”

“不错。”

“那么,你何不上去拜看看呢?”

王文青皱了一皱眉头,道:“可是……可是我该与谁去拜剑!”

“你最爱谁就先跟谁去拜!”

王文青咬丁一咬钢牙,望了“地狱魔花”陈凤风一眼,道:“陈姑娘,你愿意跟我拜剑么?”

“我?”

“是的!”

“地狱魔花”虽然感到绝大的意外,因为王文青在这些女人之间,他还是最爱她的。

一时之间,她怔立当场,她不知道心目中所存在的是喜还是悲哀!……是爱还是恨。

良久,她才颔了一颔首与王文青走了过去,他们两人走到了神案前,恭恭敬敬地拜了下去!

他们均十分紧张,这“神剑”在他们一拜之下,是不是之离鞘?当他们站起来目光一扫,脸色为之齐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