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请 登录注册
当前位置:雨枫轩> 原创长篇小说 > 玄幻|武侠 > 传统武侠小说 > 幽灵门 > 正文 > 第四章 提灯怪客
第四章 提灯怪客



更新日期:2021-07-05 + 放大字体 | - 减小字体 本书总阅读量:

邵惠雯要把蔡淑娥秘密底牌抖出来,使蔡淑娥吃惊叫了起来,王文青的目光骤现杀机,逼视在蔡淑娥的睑上

邵惠雯这一句话的确令王文青感到无比的震惊,因为蔡淑娥难道还有什么告不得别人的事?

他的目光,由蔡淑娥的脸上,转移到邵惠雯的脸上,冷冷道:“道!她有什么见不得人的事。”

邵惠雯冷冷道:“蔡淑娥,你说是不说?”

蔡淑娥的睑上,骤现悚然之色,道:“我有什么底牌你抖出来好了。”

“这么说来,你是不承认了?”

“不错,邵惠雯,你抖出来好了。”

邵惠雯冷冷一笑,道:“你真要我说?”

王文青再也忍耐不住,喝道:“你快说好了。”

邵惠雯冷冷一笑,道:“蔡淑娥,在你嫁给‘四海狂客’之前,你是不是还有一个恋人叫彭北文,外号叫‘魔鬼圣剑’?”

这句话说得蔡淑娥粉腮大变,悚然之色,溢于言表。

王文青睑上骤现杀机,喝问道:“这话当真?”

“不错!”蔡淑娥惨然道:“这是真的,我有一个恋人叫彭北文,可是我既嫁给‘四海狂客’,我应该爱‘四海狂客’,不管这爱情是不是给我牺牲太大,我要把残余的爱情,交给‘四海狂客’……”

邵惠雯冷冷道:“你与‘四海狂客’结婚之后,不是还跟他来往么?”

“啊!……”

蔡淑娥惊叫着!

王文青脸色一变,喝道:“你是不是藕断丝连,瞒着我父亲做出那不可告人之事?”

“我……没有……”蔡淑娥惊叫着,全身起了一阵抖颤,神情显得极为可怖。

王文青冷冷一笑,道:“那么,你们暗地来往,互道衷肠?”

“我们没有……”

她嘶声地叫着,状极悲切,一时之间,她忍不住掩面痛哭起来。

她为何而哭?为什么而泣?-

一这恐怕只她本人才知道了。

王文青冷冷喝道:“你不必哭了,如果事情属实,有了一个可能,那便是事先下手,杀我父亲的是你,因为你除去了我父亲之后,便可以与彭北文厮守……”

“不……”蔡淑娥疯狂地叫着!

王文青喝道:“你不必否认,这是事实……”

“不,不,这不是事实!”

“你现在承不承认?”

“我没有做害你父亲之事!”

王文青脸色一变,喝道:“你还不承认么?”

“天啊……”她疯狂大叫:“我没……有做这件事呀……”

“你再不承认我就杀了你!”

王文青这一句话说得充满了杀机,闻来令人心寒,但见他目射精光,直视在蔡淑娥的脸上。

蔡淑娥痛哭失声。

王文青一步一步向她欺了过去,喝道:“你再不承认?”

蔡淑娥的哭声,嘎然而止,她的脸上抖露了骇人的光彩,喝道:“你……你……杀我好了……死在你手里,总比死在别人手里好!”

她喝叫着,那神情可怕极了。

这情形反使王文青一愕,当下冷冷道:“你装得很像,我再问你一句……”

“你出手好了。”

王文青的满腹杀机,再也忍不住,一场厉喝:“如此别怪我了……”

他喝声未落,出手一掌,猛向蔡淑娥劈去。

蔡淑娥动也不动地站在那里,对于王文青的出掌,好像一无所睹,眼看王文青的掌力击到,她还木然站在那里。

砰!

王文青掌力结结实实地打在她的陶膛上,她口血狂飞,身躯如电栽了出去叭达一声摔在地上。

王文青一个弹身,射了过去,把她的身子,抓了起来,此时蔡淑娥已奄奄一息,面临死亡边缘了。

王文青厉声而:“你到底承不承认你先下手害了我父亲?”

蔡淑娥双目泪水滚滚而落……

王文青的右手,缓缓举了起来,如果蔡淑娥不说,他可能真的会杀了她!

空气在悲惨的气氛中,充满了杀机。

王文青喝道:“你说是不说?”

蔡淑娥依旧没有答腔,王文青再也忍耐不住,大喝一场:“我杀了你!”

右手猝然拍下!

就在王文青右手猝然拍下之际,倏然——

一声冷喝之声,猝然破空传来:“住手!”

喝声未落,光亮一闪,王文青收手望去,但见三丈之后,站立着一个长长的黑影,手提着一盏灯笼!

王文青冷冷喝道:“谁!”

“‘提灯客’……”

“你要干什么?”

“提灯客”淡淡一笑,问道:“你是‘四海狂客’的儿子?”

“不错。”

“对你们刚才所为一切,我已目睹,你不是想证明你是谁生的么?”

“不错!”

“你能断定蔡淑娥不是你母亲?”

“因为她不是母亲的成份较大!”

“那么,你还是不能断定呀!”

王文青一想不错,他还是不能断定蔡淑娥不是他母亲,当下愕了半晌,应道:“不能!”

“假如她是你母亲呢?”

邵惠雯激声,而喝:“她不是!”

“提灯客?”道:“你们两人之中,有一个是这位阁下的母亲,是一件不可否认自勺事实,然而谁是这位阁下的母亲,就是一件尚待证明之事了……”

“难道你能证明?”

“我倒有一个办法去证明!”

“什么办法?”

“第一,‘鬼琴书生’能证明这一件事,因为‘鬼琴书生’当初杀了你父亲之后,曾返身入屋把你劫走是不是?”

“不错!”

“这两个女人均说——他们追出屋外被‘鬼琴书生’打伤,那么,这其中自然有一个人是假的!”

“不错,‘鬼琴书生’可以证明!”

“提灯客”又道:“第二是另外一个人也能证明你到底是什么人所生!……”

“他是谁!”

“这人就是数十年前,江湖一代怪杰——‘血海骑客’,据闻此人与令尊有八拜之交,但自你父亲死后,他便下落不明,如能找到此人,这生母之迷,便迎刃而解了。”

王文青问道:“他叫血海骑客?”

“不错,‘血海骑客’古少纲,此人每次出现,均骑着一匹红鬃烈马,身着红袍,蒙着红巾,所以江湖人物称他为‘血海骑客’。”

王文青颔了一颔首。

“提灯客”又道:“除这两人之外,大约没有一个人能证明你是何人所生,所以,你必须找这两人的其中一人,要不然,说不一定你杀的就是你母亲。”

王文青想了一想,道:“很好,我就暂时放了她。”他语锋略为一顿,目光落在蔡淑娥险上,喝道:“蔡淑娥,你别寻死,等我证明这一件事之后,我会杀你。”

话落,把蔡淑娥掷落地上。

“孩子,这一件事终有水落石出之日,多谈无益,跟我回去吧!”

“去那里?”

“神女谷!”

王文青黯然摇了摇头,道:“不!”

“为什么?”

“我要去找‘魔鬼剑手’报仇!”

“什么?你要去找‘魔鬼剑手’报仇?”

“是的!”

“你……不要去!”

“我非去不可!”

“你可能不是他的敌手!”

“我会杀他的!”

“非去不可?”

“是的,非去不可!”

“唉……那么,你小心了!……”

对于邵惠雯的关心,王文青感到无限的温暖,道:“我会的,你回去吧!”

“好,我走了!”

邵惠雯移动了脚步,黯然行去!……

倏然,她又把脚步停下了,道:“孩子,我有一件事问你!”

“你说吧!”

“你是不是有了女朋友?”

邵惠雯这一问,反把个王文青问得怔住了,他不知道邵惠雯为什么有此一问。

怔了良久,他才应道:“娘,我有了……”

“那么,好好爱你的女朋友,世界上很多事都在用情不专之下发生的。”

王文青感激地看了邵惠雯一眼,她像任何一个慈母关心她子女的成家立业一样。

王文青颔首道:“我会的。”

邵惠雯感喟地叹了一口气,移动脚步,黯然行去,刹时,她的身子已消失在“伏虎峰”之外。

王文青木然站在那里!

这当儿——

黄衣少女已扶起了蔡淑娥,向木屋之内行去,她狠狠瞪了王文青一眼,切齿道:“你会得到报应的。”

王文青望了黄主有少女一眼,冷冷地笑了一下,这冷笑之容是凄苦的也是悲哀的。

生母之迷,依旧未解——

也就是说,他放了他杀父仇人,这令他黯然,也令他伤心,然而,他必须用最大的毅力,去承挡这打击。

他要找到“鬼琴书生”与“血海骑客”的其中一人,除了他们两人之处,没有人可以解开此迷了。

想到这里,他不由长长一叹!

王文青的叹息之声,依旧表示出他悲观的岁月,黯然的人生,他不曾在他的人生生命中,得到了一件如意之事。

他移动脚步,慢慢向前走去!

“提灯客”突说道:“阁下,你去那里?”

“虎关!”

“逞血气之勇,成事不足,败事有余,阁下请三思而行……”

“多谢关心!”

“阁下,很多事的确发生得扑逆迷离,不过,不出数月,一场武林浩劫,凶将展现在眼前……”

“什么杀劫?”

“第一个问题我想请教你,令尊当年与我也有几面之识,他的武功,可能真的是天下无双……”

“不,还有一个‘死亡魔姬’!”

“她只是传说中的女人,‘死亡钱’是不是她之所留,也是一种不可预料之事,不过令尊之死,并非为了单纯的情杀……”

“为了什么?”

“可能是为一部奇书!”

“啊!奇书?”

“不错,为了一部奇书,这一部奇书就藏在你的身上!”

“什么?藏在我身上?”

“对了,藏在你身上!”

“不可能的,我身上一无所有——除了一只龙佩之外……难道会在这龙佩上?”

“不大可能,因为她们杀死你父亲,又自称是你母亲,这东西必定在你身上某一部分,否则,她们不必借母亲之名,与你接近,如果是龙佩,她们可以下手杀你,你说是不是?”

“不错,可是我身上一无所有。”

“会有的,只是你未发觉!”

王文青的思索了一下他全身各部分,却始终想不出他身上有什么地方特别,说一部武林奇书藏在他的身上,他岂不会不知之理。

“提灯客”说道:“这问题你不必急于知道,而且另外一个问题更加奇怪!……”

“什么问题?”

“你师父‘鬼琴书生’不是还活于人世么?”

“不错!”

“他既然还活着,又不敢出现与你见面,把杀你父亲的事告诉你,这其中岂不是疑云重重?”

“不错!”

“另外,他为何要杀你父亲而不杀你,这里面就不简单了……”

“不错!”

“再说他再次出现江湖之后,不但蒙着脸孔,而又装了一只假手,其目的只有一个可能……”

“什么可能?”

“他怕一个人知道他还活着,他对‘死亡钱’势在必得,好像这对于他十分重要……他在证明一件事或一个人……”

“这人是谁?”

“这就不知道!不过很多问题,只有他能解决,无论如何,你必须找到他……”

“可是,他不与我见面!”

“只有你用计谋,我想他会再出现一次,只要一次,你便够了!”

王文青中咬了一咬牙,道:“我会找到他的,一定要找到他!”

“那么,我走了下次再见!”

话落身形一飘,灯影一闪,飘然而去!

王文青就想不出这人到底是谁,何来这一身惊人的武功,他那飘身之法,委实快得令人咋舌。

王文青一时怔立在当场,层层难题,团团疑云包围着他,使他又沉入了痛苦的境里。

除了“魔鬼剑手”之外,他开始恨第二个人——“鬼琴书生”,很多事情只有他能解决,可是他却不与自己见面。

他必须找到他——终有一天。

王文青想到这里,深长地又叹了一口气,他回首望了那木屋一眼,转身疾走而去。

当下王文青取道向虎关奔来。

“虎关”在青龙山中,是日,王文青已来到青龙山,倏然——

一声喝声传来:

“前面不是王少侠么?”

王文青闻言,下意识把脚步停了下来,回道望去,但见一条绿衣少女,如飞而至。

来人正是当初在“追风堡”闻王文青弹琴而哭的蓝淑玲。

王文青苦笑了一下,道:“原来是蓝淑玲姑娘,恕王文青当初不告而别。”

蓝淑玲一脸凄色,道:“上次你为什么不告而别?”

“在下不愿打扰姑娘!”

“要走也得告诉我一声呀。”

王文青笑了一笑,他不愿跟她相识,因为相逢是美好的,相识就不一定是幸福。

他一敛笑容,道:“不知你找我有什么事?”

蓝淑玲被问得一怔,随即说道:“没有事就不能找你么?”

“当然可以,只是在下有事在身。”

“听说你要去找虎关关主报仇?”

“不错!”

“你真的也是‘鬼琴书生’的徒弟?”

“不错。”

“现在我发现你更忧郁了,你有什么心事么?”

她像一个情人一般地关心着王文青,这使王文青感到了无比的安慰,爱情对于他是十分重要的。

他苦笑了一下,道:“没有什么……”

“告诉我,免我为你挂念。”

是的,她是多么关心他,这关心不如说爱,是的,她爱王文青,第一眼便爱他!

王文青叹了一口气,道:“说了又有什么用?”

“告诉我,我关心你!”

王文青从蓝淑玲的神情上,他知道她已爱上了自己,然而他对蓝淑玲却不会发生过爱!

他苦笑了一下,道:“你不会了解的!”

“告诉我……”

“你一定要知道?”

“是的,我要知道。”

王文青把自己一切遭遇,告诉了蓝淑玲一遍,蓝淑玲闻言之后,不由皱眉道:“当真有这等事?”

“是的!”

“那么,谁是你母亲?”

“除了‘鬼琴书生’之外,没有一个人可解此迷,可是我师父他不会见我。”

“那么,你师父为什么会蒙着脸,又装着一只假手?其目的是怕人知道他还活着?”

“不错。”

“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我不知道。”他轻轻一叹,又道:“蓝姑娘,我的事全说完了,你该走了!”

“我愿意跟你到‘虎关’,如有什么事情,两个人总比一个人强。”

“不,你请吧,我自己的事我要自己去完成!”

蓝淑玲的眸子里,骤现泪光,一片黯然之色,见之令人凄伤,王文青望了他一眼,转身行去。

蓝淑玲黯然地望着他,久久,她的粉脸上突现异样神情,弹身飞射而去。

再说王文青别过了蓝淑玲,突弹身奔去,刹时,已来到了青龙谷外!

谷口,用巨石雕刻着两只巨大石虎,张牙舞爪,匠工精巧,栩栩如生。

谷口有一牌楼,上写“虎关”。

王文青甫自要弹身进入,突然,一声冷喝之声,破空传来,紧接着十几条人影,飞身截住去路。

王文青略为一惊,兴目望去,但见来人均是身着黄衣,当首之人,是一个年约五旬的虬髯老人。

但见对方手握双环,神采逼人!

王文青晒然一笑,欺身走了过去。

虬髯老人一扬手中双环,冷冷喝道:“阁下可是王文青?”

“不错!”

“杀死本关‘虎骑六鞭’五位门人的可是阁下?”

“不错!”

“阁下果是武林罕见之材,英俊不凡!”

王文青冷冷一笑道:“过奖……”

“不知阁下此为何往?”

“找‘魔鬼剑手’!”

虬髯老人哂然一笑,道:“想找我们关主不难,先过我这一关,老夫‘魔环手’想先领教阁下几招绝学!”

“何必找死!”

“老夫纵能死于阁下之手,亦感荣幸。”

王文青的脸上,骤现杀机,他笑了起来,道:“如此别怪我心黑手辣了。”

王文青一声断喝,身子突然弹进,铁琴一抖,一招猝然扫出。

王文青此时心存杀念,这出手一击之势,挟他毕生功力所发,威力之猛非同小可。

金光一闪,飞环神君右手的巨大铁环,猛向王文青的铁琴迎去,左手巨大铁环,反击王文青的前胸。

“魔环手”这出手之势,十分之猛,而且变化之诡异,委实是令人昨舌。

王文青不由被迫退了一步,铁琴一抢,连攻三招。

这当儿——

就在王文青出手攻出三招之际,其余几个黄衣人,将王文青围在垓中。

如果“魔环手”一有败象,这几个黄衣人必然会挟以全力一击。

倏地,王文青奋起神威,在这刹那之间,攻出了五招,击出了三掌,狂击而出。

“魔环手”被迫得退后了七八步,王文青的一招,以“怒涛拍岸”之势,砸了过来。

“魔环手”见势太疾,闪身已自不能,当下存心拚命,大喝一声,铁环以闪电之势,当暗器向王文青出手击了过去——

铮!

金铁交鸣,火光四溅!

倏地,就在王文青以铁琴挡住了“魔环手”铁环的同一时,“魔环手”的第二只铁环,又掷向王文青。

这下令王文青大大吃了一惊,因为他一只铁琴甫自挡落,第二只铁环又破空击到。

当下他一咬牙,身子一旋,勉强弹了开去。

嘶的一声,他的衣服已被铁环削去了一大块,他也不由吓出了一身冷汗!

铮!的一声,铁环击在了石壁上,火光四溅,碎石纷飞,这威力之猛,惊人无比。

“我宰了你——”

身形如电,向“魔环手”狂射而去,铁琴如电芒,朝对方的脑袋砸去。

“魔环手”此时惊魂未定,王文青这一招攻来他如何闪得了?

倏然——

暴喝声起十几个黄衣人以怒涛骇浪之势,出掌向王文青拍了过去。

这十几个黄衣人出手之势,真是快如闪电,王文青甫自出手,几道掌力,已全部击到。

王文青一声狂吼,他的身子一掠,平空跃起,堪堪避过了这十几个黄衣老人合力一击。

这一来,王文青的杀机顿起,剑眉一扬,厉声喝道:“你们找死么?”

一个黄衣人冷冷道:“只怕未必!”

王文青充满杀机地笑起来,道“那就试试!”

“试”字未落,左手托琴,右手拔动三声琴弦,勾魂夺魄的琴声骤起,有人脱口而喝!

“这是‘勾魂曲’……”

连同“魔环手”在内,所有之人脸色均为之一白!

倏地——

三声琴音甫落,王文青的身子如电射出,在十个黄衣人惊魂未定之刹那,铁琴已经捣出。

惨叫之声骤起——

血花溅处,王文青以闪电之势,铁琴疾挥,刹那之间,十几个人——连同“魔环手”在内,全部惨死。

这出手之快,手段之狠,令人为毛骨悚然。

王文青停下了身子,目光扫了一下十几具尸首,发出了一丝惨酷的冷笑!

他一转身向谷内飞身奔去。

王文青的身子甫自弹出,一声冷叱之声传来。

“站住!”

王文青闻声,下意识把脚步停了下来,但见一个黄衣艳妇,领着十数个黄衣老人,已经到了面前。

黄衣艳妇目光一扫地上十几具尸体,粉脸为之一变,道:“阁下好辣的手段!”

“辣?”王文青冷冷笑了起来,道:“辣的还未上场呢。”

黄衣艳妇脸色一变,喝道:“阁下就是王文青?”

“不错!”

“到此寻仇?”

“对了!”

黄衣艳妇冷冷一笑,道:“你找本关关主?”

“也不错,你也想出手阻止?”

黄衣艳妇沉声道:“本关关主有请,阁下请吧!”

王文青为这一句话略为吃了一惊,他是想不到对方会这么便宜,不出手阻止或动手!

他眉头略为一皱,这里面蕴含了无限杀机。

是的,“虎关”之行,杀机重重,他有随时丧命之可能,然而,这一条路纵是通往阴司地府,他也要走进去——是的,他要向死亡挑战……

“怎么?阁下怕了?”

王文青从思潮中,醒了过来,他冷眼一扫黄衣艳妇,耸了一耸肩膀,昂道阔步,走了过去。

黄衣艳妇紧随其后。

一路行去,但见黑暗中人影蠕动,像有无数的人藏身其中,伺机向王文青下手。

王文青沉着而冷静地,因为他已将生命置之度外了。

刹时,已到了“虎关”的围墙之口,但见围墙大门前两侧站立了数十个黄衣人,每一个人的脸上,均是十分严肃!。

王文青略为顿足,黄衣艳妇冷冷道,“阁下请吧!”

王文青淡笑了一声,举步向围墙之内,走了进去。

走过了围墙,但见一座巨大无比的楼宇已在面前,走过了碎石路,已经到了大门之前。

门前石阶站立着十个黄衣人!

大门两侧,雕伏着两只石虎,气派的确不凡。

王文青到了石阶之前,把脚步停了下来,他皱了一下眉头,似是在考虑着某一重大之事——

黄衣艳妇冷冷道:“阁下请吧!”

王文青冷冷一笑,莫测高深地应了一句:

“请?”

“阁下不是要见我们关主么?”

“不错!”

“那么请呀!”

“你们关主呢?”

“已在大厅恭候阁下多时了!”

“那么请他出来吧!”

黄衣艳妇粉腮一变,道:“是你想找他?还是他要见你?”

“这都没有问题,只是他不是请我来么?”

“不错!”

“既然请我来,主人岂有不迎客之理?”

黄衣艳妇一怔,王文青这一句话使得她没有反驳余地。

王文青心里有他的打算,他不进入大厅自然是说不一定里面机关重重,这一进去,恐凶多吉少。

不进去比进去好!

于是,王文青不进入大厅直接找“魔鬼剑手”!

黄衣艳妇冷冷一笑,道:“如此我进去通报就是了!”

话落,向大殿之内行去。

王文青站在了门口石阶下,十数个黄衣人紧立在他的背后,无形之中存在了一股浓厚的杀机。

不久,一声洪笑之声传自门内,但见一个俊伟的老人——年约六旬,身着黄衣,背后随着两个矮驼老人及黄衣艳妇走了出来。

王文青脸色一变!

当道这老人不问可知是“虎关”关主“魔鬼剑手”了。

“魔鬼剑手”朗笑声中,走到王文青的面前,傲气迫人,狂妄之态溢于言表。

“魔鬼剑手”朗笑道:“阁下是王文青?”

“不错!你就是‘魔鬼剑手’?”

“对了,阁下果是英伟不凡,实是武林罕见之材!”

“恐怕比不上当年家父吧?”

“魔鬼剑手”脸色微微一变,道:“那里,你比令尊有过之而无不及!”

“关主过奖了!”

他们两人的谈话,一点也看不出是一对仇人,实则,他的心扉中,却笼罩了恐怖的杀机阴影!

只是他们均有惊人的毅力与沉着,不将杀机表于言谈之间吧。

“魔鬼剑手”险色略为一变,道:“阁下到此为何?”

“关主难道会不知道么?”

“找我?”

“不错!”

“为了什么?”

“仇!”

“魔鬼剑手”冷冷一笑,道:“你既是找我报仇,杀我门人,就有点不对了!”

王文青冷冷笑道:“可是这些人却是你关主派出追杀我的呀!”

“魔鬼剑手”脸色一变,道:“你找我为了什么仇?”

“‘魔鬼剑手’,你别装蒜了,我父亲之死,难道还不是由你关主一手造成?”

“阁下这话就令人不解了,你父亲是死于‘鬼琴书生’之手,又怎么会牵涉到我的身上?”

王文青脸色一变,心目中的杀机再也忍耐不住,喝道:“‘魔鬼剑手’,你这卑鄙无耻……”

“阁下留点口德……”

“我问你,你当时因武功不及我父亲,所以用‘美人计’想杀害我父亲?”

“这是实话!”

“凭这一点,我就可以杀你!”

“只怕你杀不了。”

王文青冷冷一笑,沉声喝道:“我再问你一件事!”

“请说!”

“我父亲之死,是不是你与‘鬼琴书生’所谋毒计?”

“你说什么?”

王文青冷冷一笑,道:“因为你女儿蔡淑娥没有下手杀我父亲,于是,你拉拢‘鬼琴书生’,许以相当代价,杀我父亲?”

“胡说!”

“魔鬼剑手”狂声一笑,道:“王文青,你放明白一点,我一生之中,从未打过狂语,我如有勇气杀人,就有勇气承认……”

“那么,你为什么不承认?”

“因为我没有做这一件事!”

王文青脸色一变,笑道:“不管你承认或不承认,我均要杀你!”

王文青一语未落,人似闪电一般,欺了过来!

“魔鬼剑手”脸色一变,冷冷一笑,喝道;“你要找死么?”

王文青笑道:“‘魔鬼剑手’,我既然敢到这里,对于生死,就不放在心上……”

“好极了!”“魔鬼剑手”语锋略为一停,回音沉喝道:“取过我的兵刃!”

驼背老人应声而出,道:“青钢剑在此!”

驼背老人双手托剑,“魔鬼剑手”取过了青刚剑,面露寒煞,目光迫视在王文青的脸上!

王文青心念倏起,冷冷问道:“‘魔鬼剑手’,动手的是你一个人?还是包括你的门人在内?”

“魔鬼剑手”狂笑道:“我一个人足够了……”

“假如你的门人再用围攻手段呢?”

“这个阁下放心!”他语锋一停,回首喝道:“吕刑主!”

黄衣艳妇应声而出,恭声应道:“弟子在!”

“我与王文青交手,不准任何一个门人参与!”

“弟子恭尊法谕!”

“我如不幸落败,不得为难王文青,让他出关。”

“是!”

“魔鬼剑手”吩咐既毕,向王文青道:“这样你放心了吧?”

“我既不把生死放在心上,又有什么不放心的?可以动手!”

“可以,不过我们不必在此动手!”

“在什么地方?”

“龙角峰!”

“龙角峰!”

“在什么地方?”

“你敢随我去么?”

王文青朗声笑道:“只要你关主敢去的地方,王文青无不奉陪!”

“那么,随我来!”

话落,弹身向“虎关”后面一座山峰奔去,王文青冷笑一声,紧跟着他的背后射去。

上了山岭,转身向一座峰头奔去,刹时,两人已双双上了峰头,“魔鬼剑手”把脚步停了下来!

王文青目光略为一扫,但见这是一座高峰,方围十丈,下面是一望无底的深壑!

他冷冷一笑,道:“这倒是一个好地方!”

“魔鬼剑手”冷冷一笑,道:“不错,这深壑之下,便是我们两个其中一人的葬身之地!”

王文青断喝道:“‘魔鬼剑手’,亮你的兵刃吧!”

“魔鬼剑手”冷冷一笑,“呛”的一声,寒光骤闪,青钢剑已握在掌上,蓄势待发,口里喝道:“阁下请出手!”

“宾不厌主,关主请!”

“对于你这后生晚辈,我岂可先行出手?你请吧。”

王文青哂然一笑,道:“如此得罪了”

应声甫落,他一个欺身,铁琴疾如电光石火,向“魔鬼剑手”攻了过来,出手十分凌厉。

也在王文青攻出一招之际,“魔鬼剑手”手中青钢剑一抖,寒光乍闪,一剑已攻了过来。

双方出手,同在一个时间之内的事。

人影疾闪之间,王文青的身子不由被迫得退后了三步,这短短的一瞬之间,“魔鬼剑手”已攻出了凌厉的三招。

对方出手之快,剑势变化之妙,委实是剑上名家,这短短的出手三招,王文青已知今日凶多吉少!

传言果然不差,“魔鬼剑手”的武功,高人不少!

“魔鬼剑手”对于王文青的武功,也为之色变,他冷冷一笑,道:“阁下果是身负绝世武学!”

“蔡关主也不差,再接我这招试试!”

喝声未落,出手一招,凌厉攻了过去。

“魔鬼剑手”此时也是心存杀机,在王文青出手一击之下,青钢剑划起了一道剑幕,罩身击向王文青!

一场龙争虎斗,终于开始。

是的,这是一场生命之赌,输的一方,永无生还之望。

刹时之间,两人已各攻出了十招。

琴影剑幕挟着破风之声,威力惊人!

十五招!

二十招!

片刻间五十招已过!

只打得天翻地覆,日月无光!

然而,这刹那之间,王文青已显得不支之状了,他额角汗水如豆,滚滚而落。

而“魔鬼剑手”的剑势,越攻越急,威力好不惊人!

是的,这一战王文青是凶多吉少,丧命只在瞬间的事。

倏地——

这一剑挟以三种不同的变化攻出,其威力猛,非同小可,王文青那敢硬接,闪身弹开——

他的身子还未弹开,“魔鬼剑手”一个箭步欺了过去,左手猝然拍出。

砰!

这一掌结结实实打在了王文青的前胸,他口血狂飞,一个身子栽出了一丈,落在断崖边缘!

“魔鬼剑手”冷冷一笑,道:“凭这一点本事也想报仇,到九泉去找你父亲吧!”

冷笑之声未落,他突然向王文青射了过去,寒光一闪,向王文青当头一剑劈去。

倏地——

就在“魔鬼剑手”准备扑过去时,王文青的身子,突然射起,挟以全部功力,做孤注一掷。

他一个挺身,铁琴突然射出——

这一着委实大出“魔鬼剑手”意料之外,他想闪身已来不及,砰!的一声,“魔鬼剑手”被王文青击中,口血狂飞栽了下去。

而王文青挟以生命毕生功力一击,内腑再受震动,鲜血溢出,人已昏死过去。

这当儿——

“魔鬼剑手”已缓缓站了起来,他抹去了口角鲜血,冷令一笑,探手入怀,摸出了三把亮晶晶的细如柳叶小剑!——

这正是他成名暗器“柳叶剑”!

他一声大喝:“我杀了你!”

他喝声未落,突然,一声嘶叫之声传来:“住手!”

挟着喝话声中,一条人影,泻落场中,“魔鬼剑手”把“柳叶剑”收了回来,目宇一扫,脸色猝变,脱口而喝:

“是……你?……”

来人,正是“魔鬼剑手”的女儿蔡淑娥。

蔡淑娥会突然在此出现,的确大大出人意料之外,但见她脸色一片铁青,厉声喝道:“爹,你不能杀他……”

“魔鬼剑手”厉声喝道:“为什么?”

“你已经杀害了我丈夫……”

“我没有杀他……”

“爹,我知道你已杀了他,现在你难道连我的儿子也要杀死么?”

“他……是你儿子?”

“不错!”

“是跟彭北文所生的!……”

“爹,你不能侮辱我!”

“难道他会是‘四海狂客’王世烈所生?”

“不错。”

“那么,我就不能放过他!”

蔡淑娥脸色一变,嘶声道:“爹……”

“我很早便告诉你,我不承认有你这女儿……”

“好,假如你要杀他,杀我好了!”

“我不杀你!”

“那么,你放过他!”

“不,让开!”

“魔鬼剑手”一声暴喝,向王文青欺身之处,走了过去!

蔡淑娥厉声而喝:“站住,别逼我向你下手!”

蔡淑娥厉声嘶喝,状极骇人,“魔鬼剑手”喝道:“你敢?”

断喝声中,他一剑攻向了蔡淑娥。

蔡淑娥一声惊叫:“爹……”

银箫一抖,向“魔鬼剑手”的青钢剑射去,突然,她又把银箫收了回来,她不敢与她父亲交手。

她一闪身,飘退一尺。

蔡淑娥甫自飘身,目光一闪,“魔鬼剑手”的左手“柳叶剑”,已向王文青脱手掷出!

白光一闪之际,蔡淑娥疯狂而叫:“你——”

她疯狂地向王文青扑去,一声惨叫,最后一把“柳叶剑”已刺进了蔡淑娥的背上。

前面两把“柳叶剑”,已射进了王文青的背上,只剩下了一个白色的小小剑柄,血流了出来!

蔡淑娥倒地之后,又站了起来,她的脸上,现出了骇人光彩,目射凶光,她扶起来昏死的王文青,嘶叫道:“爹,你杀我们呀!”

叫声,恐怖无比!

“魔鬼剑手”像面临了一件极为恐怖之事!木然站立在那里。

倏地——

一声长啸之声传来,独角峰上,突飘上来三条人影,这来人正是黄衣艳妇主两个矮驼怪人!

黄衣艳妇脸色一变,道:“关主没有不妥吧?”

“没有!”

蔡淑娥厉声道:“爹,你再不杀我们,我们要走了!”

“魔鬼剑手”还是木然站在那里!

蔡淑娥咬牙弹身奔去!

突然,黄衣人影一闪,“虎关”刑堂堂主艳妇猝然弹身截住去路,蔡淑娥嘶声而喝:“你要干什么?”

“你们走不了!”

“魔鬼剑手”突喝道:“让他们走!”

“魔鬼剑手”这一喝,不但出乎了蔡淑娥的意料之外,即是黄衣艳妇,也为之一怔!

黄衣艳妇一怔之后,恭声应道:“是!”

“魔鬼剑手”沉声道:“放心,让他们走,三天之内,他们势必毒发而亡,纵是华陀重生,也无法救他们一命不死……”

“魔鬼剑手”话犹未落,一条黄衣人影,射向了峰头,来人是一个老人,但见对方神情慌张!

“魔鬼剑手”沉声问道:“传令堂主,何事如此紧张?”

“传令堂”堂主慌慌张张说道:“禀告关……主……事情……不好了……”

“什么事慢慢说好了。”

“地狱……魔……花……”

“‘地狱魔花’怎么了?”

“她到了本关!”

“干什么?”

“她说如不好好交出王文青,她要杀光本关门人!?”

“魔鬼剑手”脸色一变,道:“她在那里?”

“在谷口!”

“魔鬼剑手”尚未答话,蔡淑娥以毕生功力,挟着王文青,向峰下奔去!

“魔鬼剑手”沉声喝道:“吕刑主!”

“弟子在!”

“打个信号,令本关门人不得阻杀她们。”

“是!”

再说蔡淑娥挟着王文青,向龙角峰下,飞奔去,她不惜身受重伤救王文青,是为了什么?

母爱?或另有目的,当然,这是前者的成份较大,如非亲生母亲,她岂肯为王文青丧命?

慈母之情,在生死存亡之间,表露无遣。

这时,蔡淑娥挟着王文青射向了青龙谷口,一路上,未见门人阻止或迫杀。

然而蔡淑娥身中柳叶毒剑,加之血流过多,终于忍不住一声闷哼,仆倒在谷口。

在蔡淑娥仆身倒地之际,一条人影,射向了她们两人,来人正是“地狱魔花”。

她眸子一扫,粉腮大变,啊的一声,脱口叫了起来。

她似乎不敢相信王文青与蔡淑娥会中了“柳叶剑”,但见鲜红的血,已染红了他们两人的背后衣服!

“地狱魔花”目睹此情,芳心欲碎,她一声娇叱,玉指点出,封住了他们两人的穴道,使鲜血不再流出。

她封住了两人穴道之后,把他们带起,向谷外射去。

出了数里,她才停下了脚步,把他们两人放了下来,望着王文青苍白的脸色,她为之黯然泪下!

王文青虽然已在死亡边缘,但,他的手中依旧紧紧地握着那柄能弹出他生命哀歌的铁琴。

她悲切而黯然地说道:“只怕我晚来一步,情郎呀,情郎……”

袅袅哀叫之声,闻之令人泪下,她当初离开王文青之时,表现她并不关心他,然而,她是多么爱他?

现在王文青受伤了,所中的又是浸过剧毒的“柳叶剑”,三天之内,这她生命中恋人,便将含恨而终。

怎么不令她心痛?怎不叫他心碎?

她从怀中,掏出了一颗丹药,纳入了王文青的口中,再以内家真力,推拿王文青各处穴脉。

不久,主文青已悠悠醒来……

他只感到背上剧痛如割,神智依旧不清,展在他的眼前的,依旧是一片模样的影子。

他张口呐呐,久久说不出一句话!

“地狱魔花”目睹此情,为之惨然泪下,她忍不住叫道:“王弟弟……”

声泪俱下,她轻轻伏在了王文青的怀中,切切哭了起来!

王文青听见了她的叫声,吃力地问道:“你……是……谁?”

“我是‘地狱魔花’!”

“啊……”

他轻轻地叫了起来,随着那意外的惊叫声中,他终于看清了“地狱魔花”……

突然间,他的耳际,滚下了两行泪水。

好像感激“地狱魔花”在他死前突然来临,给于他不幸而尤郁悲观的生命,带来了充实。

他悲惨而又吃力地说;“多谢你来……”

“我来迟了!”

“不……”他的精神,终于好了过来,像爱情给了他无比的力量,使他忘记了背上的剧痛。

他镇定了一下情绪,说道:“是你救我?”

“不!”

“谁?”

“她!”

王文青随着“地狱魔花”所指望去,当他看到蔡淑娥之时,他全身起了抖颤,脱口而叫:

“是她……天啊!她怎么了?”

“地狱魔花”道:“她也中了‘柳叶剑’……”

王文青激动地叫道:“怎么会?……她怎么会?”

“她怎么会救你?”

“是的!”

“她是谁?”

“我……不知道!……”

是的,她无法证明她真的是谁,是他母亲或不是,然而,她会救他,的确是出乎王文青意料之外的。

王文青心时突动,叫道;“救醒她!”

“地狱魔花”颔了一下螓首,她又掏出了一颗丹药,纳入了蔡淑娥的口中,以内家真力为她疗伤。

然而,蔡淑娥在身中“柳叶剑”之下,又运真元,挟王文青一阵狂奔!流血过多,真元受损过多,已面临死亡边缘了。

“地狱魔花”为她一阵疗伤,依旧无法把蔡淑娥弄醒过来,“地狱魔花”叹了一口气,道:“她可能没有希望了!”

“不,一定要弄醒她一次。”

“地狱魔花”无奈,只好再运足真元,为她增加元气,约一个时辰时间,蔡淑娥终于悠悠醒来。

她睁了一下眼皮,又轻轻合上!

神情上一片惨绝,她张口呐呐叫道:“文青呢?……文……青……”

她在醒来的第一句话,便喊王文青,可见她思子之心是多切?

王文青纵是再笨之人,现在她可以断定邵惠雯与蔡淑娥两人之中,谁是他真正的母亲了。

他悲痛欲绝,忏悔的男儿泪水,骤然滚了下来。

一生之中,他第一次承认自己的错误,因为邵惠雯的花言,使他在伏虎峰下,打了他亲生母亲!

他哀痛欲绝,欲哭无声!

蔡淑娥又断断续续地叫道:“文青……文……青……”

慈母死亡前的呼喊,感人泪下!

“地狱魔花”目睹此情,珠泪骤涌,叫道:“王弟弟,她在叫你!”

王文青张着口,他的混身在发抖着,终于他嘶叫出口:

“娘!”

他疯狂一声大叫,向他母亲的怀中,扑了过去,这情景多么感人,这忏悔哀叫,多么令人鼻酸?

蔡淑娥被王文青扑在身上背上的“柳叶剑”已全部没入肉内,她轻哼一声,忍住了悲痛!

她伸出了那发抖而又无力的手,抚摸着王文青的脸庞,好像在她死亡的最后一刻,她要牢记她爱子的轮廓!

王文青的泪水,豆大地滴落在蔡淑娥的手上……脸上……

“孩子,你……哭……了?”

“娘……”

叫声哀绝无以复加。

“孩子,你……承认……我……是你……娘么?”

“娘!原谅我这不孝的儿子……我打了你……骂了你,娘……我……太不孝了……”

蔡淑娥泪水倏滚落耳际……而她的脸上,却浮起了死亡的慰然笑容……

她吃力地说:

“孩子,娘……原谅你……那……不是……你……的……错!”

“娘!”

“娘能为你……死……已心满意……足……”

“娘!”

他哀叫句句,悲不欲生!

“地狱魔花”几曾见过这生离死别的一刻,此时,她已掩面哭泣起来……

蔡淑娥道:“孩子!娘……不行!……了……”

“不,娘!你一定要活!……”

“娘……活……不了……,娘……爱你,只是……我给你太少……”

“不,娘,你已经给我够多了……”

“不,娘没有给你……爱……,也没有好好照顾你成……人,但……我无日不以你……为念,孩子,了解……我……”

“娘!我不怪你!”

“这……样……我……就……安慰了……”

她的声音,细弱得几乎听不清楚,是的,死神已向她招手,她将夺去了她这一生充满坎坷的生命!

她一生之中,一无所得——初恋,像昙花一现,随即幻灭,彭北文与他,只是一场梦!

她在她父亲雄威下,嫁给了王世烈,她将自己残缺的感情献给他,然而,好景不常这个家又发生了惨案。

丈夫死了,儿子失落!

当她碰到她爱子时,又发生了双母争子的事来,使她含屈难伸,痛不欲生。

如果说她得到了什么,不过是她在死前,她儿子承认她是他母亲,除此之外,在她凄凉的生命中,她得到了什么?

王文青嘶声而叫:

“娘,你——定要活……一定要活下去……”

她轻轻摇了一摇头,道:“娘……不行了……如……你不……死……请为……你父亲……报……仇……。”

“仇”字说到一半,她头轻轻一摆,死了!

王文青疯狂地摇着蔡淑娥的尸体,嘶声厉叫:

“娘……”

哀叫之声未落,他承受不住过份悲伤,一口鲜血喷出,他的身子便扑倒在蔡淑娥的身上——

这真是一场人间最惨醒的惨剧!

“地狱魔花”目睹此情,忍不住一声惊叫,哭声嘎然而止。

一切顿呈死寂!

在死寂中,一切又沉于茫茫。

王文青是一个身受重伤之人,岂能忍受打击?他再度昏死一切便不知道了……

“地狱魔花”含泪以九牛二虎之力,终于又使王文青短暂地醒了过来。

王文青失神地,痴痴地问道:“我……娘呢?”

“她……死了!”

“是的……死了……死了……”

他喃喃说着,状极悲绝!

“地狱魔花”哀伤道:“王弟弟,人死不能复生,你……你不必太过悲伤……”

“是的,人的生命,算得什么?生生死死……唉,我……何当不是将死之人?……”

“不,你不会死!”

“我知道我自己……会死,我内腑如焚,背上剧痛如割,神智……也渐……渐不清了……”

“你……不会死的!”

“地狱魔花”哀绝地叫着,然而,她明白,死神真的在向王文青招手,也将夺去他可贵的生命。

王文青突然显得泰然自若,生死对于他,好像已不放在心上,他只是怅然若失地,“……母亲……我们……一家,可以在阴司地府团圆……”

“地狱魔花”叫道:“不要……说下去了……”

王文青惨然一笑道:“在人世间,我已得到了爱。我还有什么苛求的……”他忍不住又流下了死亡前的伤心之泪!

“地狱魔花”泣道:“王弟弟……”

她伏着他身上哭泣着……像哭泣着她的情人已死。

王文青怆声道:“在这充满……凄凉的世……界上,你给我爱……也给我短……暂的欢乐……我感激你……”

“你……不要说了……”

她切切哀泣,其声悲绝无伦……他们相拥而泣,是的,他们在珍惜这最后一刻,过后,将永远不再重临了。

倏然——

“地狱魔花”感到王文青的身子开始无力,眼皮合下,抱着她身子的双手,也垂了下来!

她疯狂嘶声而叫:“王弟弟……”

生命里的呼喊,王文青只是听到,而不会回答了,她伏在他的身上,痛哭起来……

倏然——

一声轻微的步履之声,破空传来,把“地狱魔花”从痛苦的哭泣中,惊醒过来!

她举目望去,但见一个灰衣人影,从林中缓缓走了出来,刹时,已到了他们两人面前!

来人,正是王文青曾经见过的那个长发披肩,神情尤郁,脸色略呈苍白的灰衣少女!

当初他们无语而别,如今在王文青无法说话声中,她又出现。

“地狱魔花”一怔!

灰衣少女的脸上,依旧找不出一丝表情,纵然有,那不过是忧郁与凄凉之色。

她望了“地狱魔花”一眼,启齿说道:“他是你的情人?”

“地狱魔花”略感一怔,黯然点了一下螓首!

她皱了一下黛眉,道:“他还没有死呀!”

“可是快了!”

她似有同感地点了一下首,徐徐说道:“你可以让我看看他是否有救?”

“地狱魔花”精神一振,道:“好,请你快看看!”

灰衣少女玉指扣在了王文青的穴脉一阵,她脸色突寒,“地狱魔花”急急问道:“他是否有救?”

灰衣少女轻轻一叹道:“难了,除非……”

“除非什么?”

“除了‘死亡钱’之外,无人能救他一命不死!”

“地狱魔花”脱口叫道:“什么?‘死亡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