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请 登录注册
当前位置:雨枫轩> 原创长篇小说 > 恐怖|科幻 > 悬疑推理小说 > 最从容计划 > 正文 > 第二十五章
第二十五章



更新日期:2021-07-12 + 放大字体 | - 减小字体 本书总阅读量:

  杰夫。康纳斯同达娜在杜勒斯国际机场,等着基尔马的飞机到达。

  “他早该到了,”达娜神经质地解释,“他——他不像其他小孩子,我的意思是说——如果他不流露什么情感,不要惊奇。”她极想让杰夫喜欢基马尔。

  杰夫理解她的忧虑:“别担心,亲爱的,我确信他是个很好的孩子。”

  “那儿,来了!”

  他们抬起头来,看着天空中越来越大的那个小点,直到变成一架闪亮的747。

  达娜紧紧地捏着杰夫的手:“他来了。”

  旅客们正在下飞机。达娜神情不安地看着他们一个接一个走出来:“哪里是——?”

  他在那儿。他穿着那套达娜在萨拉热窝给他买的衣服,脸上精神饱满,慢慢地从舷梯走下来。看见达娜,他停住了。他们两个都那样站着,一动不动,目不转睛地盯着对方。接着,都朝着对方跑起来。达娜拥抱着他,他那只好的臂膀也紧紧地挤压着她。两个人都不禁哭了。

  等达娜找到自己的声音时,她说:“欢迎来到美国,基马尔。”

  他点着头,说不出话来。

  “基马尔,我想要你见见我的朋友,这是杰夫。康纳斯。”

  杰夫朝前倾过身:“你好,基马尔,我已经听到过许多有关你的事情了。”

  基马尔死死地紧贴着达娜。

  “你要来和我一起住,”达娜说,“你喜欢吗?”

  基马尔点点头,他不会放开她。

  达娜盯着他看:“我们必须走了,我要到白宫报道一个演说。”

  这是完美的一天。深沉的天空,湛蓝无垠,清凉的微风从波拖马可河爽面吹拂而来。

  同三打来自各地的电视和报社记者一起,他们静立在“络思公园”。达娜的摄像机聚焦在总统身上,他正站在主席台上,珍站在他旁边。

  奥里弗。拉塞尔总统在说:“我要做一个重要宣告,在这一刻,正进行着阿拉伯联合酋长国的国家首脑会晤,利比亚、伊朗和叙利亚,正在同以色列讨论最终和平协议。今天早上,我已接到消息,会晤将会非常地好,协议将在明后天内签署。有美国国会给予我们的坚定不移地支持,对促进这一伟大的成就是极其重要的。”奥里弗转向站在他旁边的那个人:“参议员托德。戴维斯。”

  参议员戴维斯穿着他标志性的白色套装,戴着白色宽边的麦杆编织草帽,走上麦克风,喜气洋洋地站在人群前:“这是我们伟大祖国的历史上真实的历史性瞬间,多少年来,正如你所知的,我为带来以色列和阿拉伯国家之间的和平而奋斗。那是长期的,艰苦卓绝的努力,而现在,终于,在我们出色的总统的帮助和领导下,我幸福地说,我们的努力终于结出果实了。”他转对着奥里弗:“我们都将祝贺我们伟大的总统,这壮丽的篇章,他帮助我们演奏出这……”

  达娜在想:“一场战争终结了,也许这是一个开始。或许有一天,我们会有一个可以用爱而不是用恨,去成熟地认识整理他们的问题的世界,孩子们可以永远不用听污秽的轰炸和机械炮火声,不再有被不见面的陌生人把身体撕裂分离的恐惧,健康地成长。”她转过身去,看着基马尔,他正在兴奋地与杰夫讲着悄悄话。达娜笑了,杰夫已向她求婚,基马尔将有一个父亲了,他们就要成为一个家庭。“我怎么会这么幸运?”达娜感到惊奇。演讲还在继续着。

  摄像师把镜头从主席台摇向达娜,拉出特写,她正视镜头:

  “这是wte达娜。埃文斯,从华盛顿d。c。报道。”

  篇首

  电话铃声突然响起来。“一定是他的电话,”她的心狂跳起来。

  分别二十多年来,她一直没有停止过对他的思念,但她只当是自己多情的幻想,并早已把他当做黑夜里的北斗和灯塔,当做天上的太阳,为她艰难的人生引导着方向,在她生命垂危的时候,给予她生的意志和勇气。自从他与她联系,知道了他一直深藏的爱,她多么想他,几乎再也无法压抑住自己。她多么想他,特别是今天下午他的妻子来过电话以后。

  “他爱你吗?”

  她感觉不应该回答她这样的问题,眼中满盈着泪,张开嘴大口地呼吸着。风开始有劲,她抬起头,望着天空涌聚的云,感觉他正低头凝望着自己。她入神地紧扑在他的怀抱里,抬着头听他说:“我爱你,我要你,就是要我死了,我也无怨无悔!”

  “喂,你在听吗?”电话里喊。

  “噢,”她回过神来。有哪个女人会愿意自己的丈夫深爱着别人呢。但她知道,自己是坦荡的,无愧于人也无愧于心的,自己的心意可以让她知晓,也应该让她知晓。一切结果,就任由时间来做决定吧。

  “我爱他。”

  “那为什么你们那时候不明确呢?”

  “那时他太羞怯,我也不会主动去表示什么,我们都太年轻,太骄傲,太自尊。”

  她感到冷,冰凉的石壁侵袭着身体。“怎么会躺在冰窖里了?”她的意识渐渐清醒,睁开眼睛。

  原来,刚才晕倒在浴室里了,盥洗台上的水龙还在淌着,水浸漫了一地。

  她站起来,看着壁镜中苍白的那张脸,高贵的,秀丽的,虚弱却温柔的,没有忧伤,没有愤慨。她觉得有哪里不对,可是,想不出来是为什么。她又深深地看了她一眼,回到卧室宽衣躺下。

  一个惊心动魄的梦魇——

  他被悬挂在绞架上,无助地摇晃着。她全力以赴朝他奔去,越过险峰,凫过水滩。他那么爱她,他是她的生命,她不能没有他。

  他掉下来了。她抱着他的头泣不成声。

  哭泣把她惊醒,枕头已经湿了半边。

  “你他妈,我要杀了你!”

  那是什么声音?

  她想起来,自己曾急切地打开手机,“一定是他的电话,”她多么期盼的电话。

  她木然地坐在那里,仿佛一尊雕塑,脸上紧绷出一种奇怪地笑,僵硬而带些狰狞。然后,她想起来,还有衣服没洗。她去洗衣服了。对,想起来了,她觉得有哪里不对。

  她应该恨他,可是,心中只有爱,她不知道为什么要去恨,她深藏的爱都才刚被发掘。他的声音,他的形象,他的温暖,甚至他的心跳,依然是那么鲜活,充满生命力和激情。“不,我没法去恨,我依然爱你,永远爱着你,这份初恋的情愫,这份岁月凝聚的珍藏,永远刻印在生命里。”

  心又开始纠痛,她不由自主地走向窗边,沐浴在微微寒凉的风中。

  淡淡的梅香随风若浮若离,遥远的天边隐隐约约可以听见余音缭绕的短笛,如泣如诉的颤声。一切,带着一种非现实的气氛。

  窗栅上的牵牛亮丽清新,冲淡了细雨迷蒙的虚幻。她的思绪又回到现实中来。雨还在淅沥沥地下,滋润着干涸的大地,草尖透出嫩芽。

  春,充满梦幻,期翼,希望的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