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请 登录注册
当前位置:雨枫轩> 原创长篇小说 > 恐怖|科幻 > 悬疑推理小说 > 最从容计划 > 正文 > 第二十二章
第二十二章



更新日期:2021-07-10 + 放大字体 | - 减小字体 本书总阅读量:

  透过办公室的墙壁,他可以听到白宫外边宾夕法尼亚大街上交通的声音,对所处环境又恢复了意识。他回顾着发生的每一件事,对自己的安全感到满意。奥里弗。拉塞尔就要因为他没有干过的谋杀被逮捕,副总统梅尔维尔。维克斯将变成总统,参议员戴维斯控制维克斯副总统将不成问题。“没有任何谋杀的事会联系到我,”塔吉想。

  晚上有个祈祷会,彼得。塔吉正在期待着,人们很享受听他讲的有关宗教和权力的事。

  彼得。塔吉在十四岁时,开始对女孩子们产生兴趣。上帝给了他一股格外强壮的性冲动。彼得曾以为,眼睛的丧失将会使他不吸引异性注意,可反而是,女孩子们发现他戴着眼罩很有魅力。上帝又额外地把一份说服力赋予他做礼物,使他有能力魅惑羞怯的年轻女孩陶醉在汽车后座上,仓房里,还有床上。不幸地是,他使她们中的一个怀孕了,只好被迫与她结婚,她给他生了两个孩子。他的家庭可能已经变成一个繁重的负担,把他束缚了,不过,结果却是不可思议地取替了他的业余生活。他当真很想进政府部门,而另一方面,他又遇见了参议员托德。戴维斯,他的生命也因此而改变了,他发现了一片崭新的更加广阔的天地——政治。

  一开始,他的秘密浪漫关系没有出现问题。之后,一个朋友给了他一种叫做“狂喜”的药物。彼得同利萨。伯内特——一个在法兰克福的同伴,教会成员——分享它,可什么弄错了,她死了。人们在肯塔基河里发现了她的尸体。

  第二次不幸的事变发生在米里亚姆。弗里德兰德——奥里弗。拉塞尔的秘书——身上,产生了很糟的反应,她堕入昏迷之中。“不是我的错,”彼得。塔吉想,那又没有损害他,显然是米里亚姆用了太多的其他药物所致。

  之后,当然,是可怜的克洛伊。休斯顿。他在白宫走廊里遇到她,她正在那里寻找卫生间。

  她即刻就认出他来,留下深刻印象:“你是彼得。塔吉!我一直在电视上看你呢。”

  “噢,我很高兴,有什么事我可以帮助你的吗?”

  “我在找一个卫生间。”她年轻而可爱。

  “在白宫没有公用卫生间,姑娘。”

  “噢,天哪!”

  他不怀好意地说:“我想,我可以帮助你解决,同我来。”他领着她上楼到了私人盥洗室,在外边等着她。等她出来,他问:“你只在华盛顿游览吗?”

  “是的。”

  “为什么你不让我带你看看真正的华盛顿呢?你愿意吗?”他可以感觉到她被他吸引了。

  “我——我当然想——要是不太麻烦。”

  “还有人像你一样可爱吗?没问题,我们就从今天的晚餐开始吧。”

  她笑了:“听起来令人兴奋哦!”

  “我保证你会的,现在,你不必告诉任何人我们要会面,这是我们的秘密。”

  “我不会讲,我保证。”

  “今天晚上,我在门罗。阿姆斯旅馆同俄国政府有一个高层会晤,”他能看出来她已留下了深刻印象,“接下来,我们可以在皇帝套房那里用晚餐,为什么你不在那里见我呢,七点钟?”

  她看着他,兴奋地点点头:“好啊!”

  他向她说明,她必须去套房里边。“没有任何问题,只是拷我电话,让我知道你在那里就行了。”

  她答应。

  一开始,克洛伊。休斯顿很勉强,彼得把她拉进怀里时,她说:“不要,我——我是处女。”

  那使他更加兴奋。“我不想你做任何你不愿意做的事,”他向她保证,“我们只是坐坐谈谈。”

  “你失望了吗?”

  他轻轻地揉着她的手:“没关系,亲爱的!”

  他拿出一瓶狂喜液,倒了一些在两个玻璃杯里。

  “那是什么?”克洛伊问。

  “是一种能量促进剂,干杯。”他抬起他的杯子干了,又看着她干了她杯子里的液体。

  “不错,”克洛伊说。

  他们花了半小时交谈,彼得等着药性开始发作。终于,他走到克洛伊身边,伸出手臂去搂她,这次没有遇到抵抗。

  “脱掉衣服,”他轻轻说。

  “好。”

  彼得的眼睛紧跟着她进到浴室,他开始脱衣。几分钟后,克洛伊赤条条走出来。看着眼前她那年轻的发育成熟的身体,他变得兴奋异常。她是漂亮的。克洛伊上床到他的身边,他们做爱。她缺乏经验,不过,事实是,她是个处女,给了彼得所必须的特别地刺激。

  在那当中,克洛伊在床上坐起来,突然感到晕眩。

  “你还好吗,亲爱的?”

  “我——我很好,我只是感觉有点儿——”她在床边稳了一阵,“我应该回去了。”

  她站起来,彼得观察着她,克洛伊踉踉跄跄倒了下去,在尖利的铁桌子角上撞碎了头。

  “克洛伊!”他从床上飞跃起来,匆忙赶到她身边,“克洛伊!”

  他摸不到她的脉搏了。“噢,上帝,”他想,“你怎么可以这样对我?不是我的错,是她滑倒了。”

  他朝四周看看:“他们不一定会在这个套房追踪到我。”他很快穿上衣服,走进浴室,把毛巾弄湿,开始擦拭每一处他可能触摸过的表面。他捡起克洛伊的钱包,向四周看看,确信没有迹象会表明他来过这里,然后乘电梯下到车库。他最后做的事就是擦掉电梯按钮上的指纹。当保罗。耶贝作为威胁浮出表面时,塔吉用关系解决了他。没有任何情形可以把他与克洛伊的死联系在一起。

  后来,来了勒索信,是旅馆职员卡尔。戈曼看到他了。彼得派西默去摆脱了戈曼,只对他说是保护总统。

  那就该是问题的尾声了。

  可是,弗兰克。沦念忌着手过问,必然是要除去的。现在,又有其他多事的记者牵涉进来。

  那么,只有两个威胁存在:玛丽安。戈曼和达娜。埃文斯。

  西默正在去杀她们两个的路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