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请 登录注册
当前位置:雨枫轩> 原创长篇小说 > 恐怖|科幻 > 悬疑推理小说 > 最从容计划 > 正文 > 第十四章
第十四章



更新日期:2021-07-07 + 放大字体 | - 减小字体 本书总阅读量:

  奥里弗震惊地盯着报纸,不相信自己的眼睛。她怎么可以这样做?他想着床上充满激情的她,他完全看错了,那是一股充满恨的激情,不是爱。“我永远不可能有办法阻止她了,”他绝望地想。

  参议员托德。戴维斯惊愕地看着首页新闻。他懂得新闻的力量,知道有多少这样的深仇,要付出怎样的代价。“我必须要亲自去阻止她,”参议员戴维斯下定决心。

  等他到了参议员办公室,即刻就打电话给莱斯丽。“很久了啊,”参议员戴维斯热烈地说,“太久了,我常想起你,斯图尔特小姐。”

  “我也常想起你,参议员戴维斯,顺便说一下,我的每件事都要归功于你哟。”

  他吃吃吃笑起来:“没什么了,在你有难题时,我是很高兴能够帮助你的。”

  “有什么事我能为你做的吗,参议员?”

  “没有,斯图尔特小姐,只是,我想为你做些事。你知道,我是一个你忠实的读者,我认为《论坛》是一份真正杰出的报纸。我刚刚了解到,我们还没有在上面做过广告,我想弥补一下。我被卷进几个大公司里去,他们需要做许多广告,我的意思是‘许多’广告。我认为,当中好的部分,应该到像《论坛》这样杰出的报纸做。”

  “听到这个我好高兴,参议员。我们总是能利用更多的广告。那么,我要让我的广告经理跟谁谈呢?”

  “噢,在他与什么人谈以前,我想,你和我之间有少许问题应该先澄清一下。”

  “是什么啊?”莱斯丽问。

  “牵涉到拉塞尔总统的。”

  “是吗?”

  “这是个相当微妙的问题,斯图尔特小姐,刚才你说过,你把你所有的事都归功于我。现在,我就向你要一份小礼物罗。”

  “我会很高兴给的,只要我能做到。”

  “我用我的小办法,帮助总统当选,进了办公室。”

  “我知道。”

  “他在很好地做着工作,当然,在他被像《论坛》这样一份有能量的报纸抨击时,每次他都会晕头转向,他就会做得更艰难。”

  “那么,你要我做什么呢,参议员?”

  “噢,如果那些抨击会停止,我将非常感激。”

  “作为交换,我能指望从你的一些公司获得广告吧?”

  “大量的广告,斯图尔特小姐。”

  “谢谢你,参议员,你怎么不在有更多出价时再拷我回电呢?”

  接着线路挂断。

  在《华盛顿论坛》马特。贝克尔办公室里,马特。贝克尔正在读有关拉塞尔总统隐秘爱巢这则新闻。

  “该死的,是谁批准发布这个的?”他呵斥助手。

  “那个来自‘白塔’的。”

  “讨厌的,她是不想办报纸了,我——”他气愤地说,接着,又小声地叨叨:“我是怎么了,该死地要容忍她?”他对自己感到惊讶,这已经不是第一次了。“一年三十五万美元加上奖金和股权,”他表情冷漠地自言自语。每次他准备要辞职,她就用更多的钱和更多的权利来说服他。而且,他不得不承认,为一个世界上最有影响力的女人工作的确是令人着迷的。她的有些事,他从未弄明白过。

  在当初买到《论坛》时,莱斯丽就对马特说:“有一个占星家,我希望你雇请他,他的名字叫儒泰儿。”

  “可是,他是在与我们相竞争的辛迪加联合。”

  “我不管,雇用他。”

  那天之后,马特。贝克尔告诉她:“我查了儒泰儿的情况,要是出钱使他放弃原有契约会太贵了。”

  “买下来。”

  第二个星期,儒泰儿——马特获悉的真名是大卫。匣唔得——来为《华盛顿论坛》工作了。他有五十岁,小个儿,皮肤黝黑,待人热情。

  马特一直很纳闷,似乎莱斯丽不像是会喜欢把兴趣放在占星术上的那种妇女。最后,他终于弄明白,莱斯丽和大卫。匣唔得之间的确没有什么关系。

  可他不知道,怎么只要莱斯丽一有重大决定需要制定,匣唔得就会去她家里拜访。

  第一天,马特把莱斯丽的名字放在报头:“出版发行:莱斯丽。钱伯斯”。她瞥了一眼,说:“改掉,是莱斯丽。斯图尔特。”

  “这个自大自负的夫人,”马特那样想。不过,他错了。莱斯丽决定回归使用未婚时的姓名,是因为她想要奥里弗。拉塞尔确切地明白,是谁,在为将要对他做出的事情负责。

  莱斯丽接管报纸以后,有一天,她说:“我们要购买一份健康杂志。”

  马特好奇地看着她:“为什么?”

  “因为,健康是个勃发领域。”

  事实证明,她是正确的,杂志立马获得成功。

  “我们要开始扩张,”莱斯丽告诉贝克尔,“我们要赢得那些想看海外出版物的读者。”

  “好啊!”

  “有太多胖人围在这里,裁掉那些不减体重的记者。”

  “莱斯丽——”

  “我想要年轻,有渴望,有抱负的记者。”

  当某个经理主管的位置成为空缺,莱斯丽执意要待在那儿做面试,她要亲自聆听求职者,然后,总要问一个问题:“你的高尔夫得分多少?”工作常常会依赖于这个问题的回答。

  “那是一种什么该死的问题嘛?”马特。贝克尔在第一次听到那个时,问她:“高尔夫得分会构成什么差异?”

  “我不想要这里的人致力于高尔夫球,如果他们在这里工作,他们应该要致力于《华盛顿论坛》。”她说。

  莱斯丽。斯图尔特的私人生活是以无休止地讨论《论坛》为条件的。她漂亮,独身,任谁都知道,她不接触任何男人,没有私生活。她是首都的一个卓越的女主人,重要的人们争着获得她的宴会派缔邀请。不过,人们揣测,当所有客人离开后,她是孤独的。有传闻说,她是个失眠症患者,整夜地工作,为斯图尔特帝国筹划新方案。

  还有其他传闻,更加逗人发笑,不过没有办法证实。

  莱斯丽潜心于做她的每件事:编辑,新闻故事,广告。有一天,她问广告部经理:“我们为什么不获取一些来自‘格利森’的广告呢?”那是乔治敦一个迎合高层次消费者的商店。

  “我已经试过,不过——”

  “我认识那个业主,我来给他拷个电话。”

  她拷给他,说:“艾伦,你不在《论坛》做广告,为什么啊?”

  他大笑,说:“哈,莱斯丽,你的读者是我们商店的扒手。”

  在莱斯丽每次走进咨商会以前,她都要研读每一个将到这里的人,了解他们各人的弱点和实力。她是一个坚韧的谈判者。

  “有些时候你可能太强硬了,”马特。贝克尔警示她,“有时候,你必须要让着他们些,莱斯丽。”

  “忘了那个,我相信焦土政策。”

  第二年,“《华盛顿论坛》社”在澳大利亚获得一个报社和电台,在丹佛获得一个电视台,在印地安那州哈蒙德获得一个报社。无论哪里成为那个新的猎获物,那些雇员们都会对降临的将来感到恐惧。莱斯丽无情的名声日渐增长。

  莱斯丽。斯图尔特非常妒嫉凯瑟琳。格雷厄姆。

  “她只不过是幸运吧了,”她说,“而且,她还有母狗的名声。”

  马特。贝克尔试探着想问莱斯丽,她以为她自己的名声是什么,不过,又决定不问了。

  有一天早晨,莱斯丽到办公室,发现有人在她的桌上放了一个小木块和两个厚皮皮球。

  马特。贝克尔被弄得心烦意乱。“我很抱歉,”他说,“我会拿——”

  “别,留着。”

  “可是——”

  “留下。”

  “马特尔,过来一下。”当莱斯丽的声音通过内部通讯系统传来时,马特。贝克尔正在办公室里开着讨论会。

  不说“请”,也不说“早上好”,“这会是个惹毛的日子,”马特。贝克尔想着,神情阴沉忧郁,“冰公主心情不好了。”

  “现在啊?”马特说。

  他离开办公室,走过走廊。那里,可以见到数百个职员正在忙碌地工作。他乘电梯上到“白塔”,走进奢华的发行人办公室。已经有半打编辑聚集在屋子里了。

  莱斯丽。斯图尔特坐在庞大的桌子后面,等马特。贝克尔进来,她抬起眼睛,说:“那我们就开始。”

  她曾召集过一次编辑会议,马特。贝克尔还记得她说:“将由你们来管理报社,我不干预。”他倒是认为那样更好了,她没有权利召集这样的会议,这是他的职责。至于其他权力,她是《华盛顿论坛》的发行人和拥有者,她尽可以尽情去做任何高兴做的事。

  马特。贝克尔说:“我想跟你谈谈关于拉塞尔总统在维吉尼亚的爱巢那则新闻。”

  “那个没有什么可谈的。”莱斯丽说着,举起一份竞争对手的《华盛顿邮》,问:“你看过这个吗?”

  马特已经看过。“看过,那只是——”

  “在过去的日子里,这被称着是独家新闻,马特,当《邮》在获得这则新闻时,你在哪里,你的记者在哪里?”

  《华盛顿邮》的大字标题写着:“又一个说客因向国防部大臣馈赠违法礼物而被指控”。

  “为什么我们就得不到这个新闻?”

  “因为那还不是官方的。我核查过,那只是——”

  “我不喜欢成为独家新闻。”莱斯丽讽刺地接口。

  马特。贝克尔含混不清地叹息着,坐回椅子上,暴风雨就要开庭了。

  “我们,要么是第一,要么不是,”莱斯丽。斯图尔特赫然向全体宣告,“如果我们不是,那么这里就没有任何工作可以给谁做的了,还会有吗?”

  莱斯丽转向《星期日》版面编辑阿尼。科恩:“人们在星期天早晨醒来时,我们想要他们读版面,我们不想把读者放回去睡觉。上个星期天的新闻令人厌烦。”

  他不服气地在心里想:“要是你是个男人,我就——”可在嘴里他嘟咙:“对不起,下次我会试图做得更好。”

  莱斯丽转向运动编辑杰夫。康纳斯,他是个俊俏模样的男人,三十多岁,运动型体格,高个儿,金发,一双灰色眼睛显示出聪明伶俐。他举止大方,是那种知道自己做得优秀的人。马特听到过莱斯丽对他开玩笑,但遭到他的拒绝。

  “你写菲尔丁将要被对换到派尔利特。”

  “我是说——”

  “你说错了!出版从未发生过的事情,《论坛》是有罪的。”

  “我是从他的经理那里获得的,”杰夫。康纳斯泰然自若地说,“他告诉我——”

  “下次核查好你的新闻,然后再核查他们的。”

  莱斯丽转身指着一幅画框,墙上挂着的是发黄的报纸文章,那是《芝加哥论坛》首页,标注着日期一九四八年十一月三日,通栏大字标题写着:“杜威挫败杜鲁门”。

  “一份报纸所做的最差劲的事,”莱斯丽说,“就是把事实弄错了。在我们所处的行业,你必须得保持准确。”

  她瞥了一眼表:“现在,就这样吧,我期待你们都做出更多更好的。”他们站起来离开时,莱斯丽对马特。贝克尔说:“我想要你等一下。”

  “好,”他瘫回椅子上,看着其他人离开。

  “我对他们粗暴了吗?”她问。

  “你得到你想要的了,他们都是自找的。”

  “我们不是在这儿交朋友,我们是在这儿办报纸。”她又抬头看看墙上的首页画框:“你能想象那个报纸的发行人,在那则新闻冲击街道和杜鲁门是总统之后,一定会有的感觉吗?我决不想有那种感觉,马特,决不想。”

  “谈到弄错,”马特说,“那则有关拉塞尔总统的首页新闻更是适合作为廉价小报发表,怎么你要保留,要给它机会?”

  莱斯丽神秘莫测地说:“我给过他他的机会。”她站起来,开始慢慢踱步:“我得到一个秘密消息,拉塞尔将要否决新的通讯议案,那意味着我们将不得不对‘圣地亚哥’台和‘奥马哈’台的交易叫停。”

  “至于那样,没有什么是我们可以做的。”

  “噢,有,有的,我想要他解散他的办公室,马特,我们要扶持白宫的其他人,知道自己在做什么的人。”

  马特没有意料到已同莱斯丽。斯图尔特进入另一个有关总统的论题,她所狂热的主题。

  “他不适合在那个办公室,我要尽我所能做每件事,确使他在下一届选举中失败。”

  “wte”首席通讯记者菲利普。科尔,匆忙走进马特。贝克尔办公室,此时,马特正准备离开。他脸上的表情焦虑不安:“我们有个问题,马特!”

  “能等到明天吗?我都迟到一——”

  “是关于达娜。埃文斯的。”

  马特尖声叫起来:“有关她什么?”

  “她被逮捕了。”

  “逮捕?”马特疑惑不解地问,“为什么?”

  “间谍,你想我去——?”

  “不,我来处理。”

  马特。贝克尔匆忙回到桌前,拨通国务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