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请 登录注册
当前位置:雨枫轩> 原创长篇小说 > 恐怖|科幻 > 悬疑推理小说 > 最从容计划 > 正文 > 第十三章
第十三章



更新日期:2021-07-06 + 放大字体 | - 减小字体 本书总阅读量:

  就职演说典礼,阅兵,宣誓就职仪式结束,奥里弗渴望着开始任期。华盛顿d。c。可能是唯一一个完全投身于政治,沉迷于政治的城市,是世界权力网络中心,奥里弗。拉塞尔又是这网络中心的中心。似乎人人都行在一条道上,或者与另一个同盟政府牵联着。在华盛顿都市区域,有一万五千个说客和超过五千个新闻记者,他们都在悉心看护着政府妈妈的奶。奥里弗。拉塞尔一直记得约翰。肯尼迪诡诈的讽刺:“华盛顿d。c。是一个南方效率北方魅力的城市。”

  上任的第一天,奥里弗和珍漫步白宫,他们熟知这些统计数据:132个房间,32间盥洗室,29个壁炉,3个电梯,一个游泳池,高尔夫球轻击场,网球场,慢跑场,锻炼室,掷马蹄铁游戏池,保龄球道,电影院,以及十八英亩美丽的管护地面。当然,这里面实际居住的只是一部分,正在被重新装饰。

  “多像是个梦,不是吗?”珍触动感慨。

  奥里弗牵着她的手:“我很高兴我们在分享,亲爱的。”他的话表明,珍已经成了他极好的伴侣。她一直在拥护他,支持他,同情他,他越来越感觉到自己在享受与她的相处。

  奥里弗回到总统办公室,彼得。塔吉正等着见他。奥里弗的第一项委任,就是让塔吉做了他的参谋长。

  奥里弗说:“我仍然不能相信,彼得!”

  彼得。塔吉笑道:“人民相信,他们选举了你,总统先生。”

  奥里弗诚挚地注视着他:“仍然是奥里弗。”

  “对,在我们单处的时候。不过,你必须认识到,从那一时刻起,你做的任何事都可能影响整个世界,你说的任何话都可能震动经济或者使环球上百个国家受到冲击,你比世界上任何人都有更大的权力。”

  内部通信电话响起来:“总统先生,参议员戴维斯到。”

  “送他进来,希瑟。”

  塔吉叹息了一声:“我最好还是走吧,桌子上文件堆积如山。”

  门开了,托德。戴维斯走进来。“彼得……”

  “参议员……”两个人握握手。

  塔吉告别说:“我以后再见你,总统先生。”

  参议员戴维斯走近奥里弗的书桌,点点头:“这书桌十分适合你,奥里弗,我都无法告诉你,看见你坐在这里,我有多么真的震动。”

  “谢谢你,托德,我还要试着去使用它,我的意思是——亚当斯在这里坐……还有林肯……罗斯福……”

  参议员戴维斯放声大笑:“别让那个吓着你,在他们染上传奇色彩之前,他们也只是像你一样的人,坐在这里,试着去做正确的事情。一开始,他们的屁股放在这个椅子上,也会使他们受惊吓。我刚刚离开珍,她正在七重天上呢,就要做伟大的第一夫人了。”

  “我明白,她已经是了。”

  “顺便说说,我这里有少许名单,不得不要和你讨论一下,总统先生。”重音“总统先生”是快活的。

  “当然,托德。”

  参议员戴维斯把名单轻轻放在桌子上。

  “这是什么?”

  “只是我对你的内阁的几个提议。”

  “噢,好,我已经决定——”

  “我认为,你可能想先看一遍!”

  “不过,那不表明——”

  “看一遍,奥里弗,”参议员的声音变得冷酷而严厉。

  奥里弗把头微偏着,眼睛迷起来看他:“托德……”

  参议员戴维斯断然地举起一只手把他拦回去:“奥里弗,我不希望你有一点点想法,以为我试图把我的意愿施加给你,那样你就错了。我把这个名单整理出来,是因为我认为,他们是可以帮助你,为你的国家服务的最好的人。我是个爱国者,奥里弗,我并不为此羞愧。这个国家每样东西对我都很重要,”在他的声音里,有一种因激动而产生的哽噎,“每样东西。如果你以为我帮你进驻这个办公室只是因为你是我的女婿,你就大错特错了。我作战到底,确保你能到达这里,是因为我坚信,你是最适合这项工作的人。这才是我最关心的。”他在那张纸片上轻叩手指:“这些人能帮助你做工作。”

  奥里弗坐在那儿,沉默不语。

  “我在这个城市待了许多年,奥里弗,你知道,我听到过什么?没有什么比一个一任总统更悲哀的了,你知道为什么吗?因为在第一个四年里,对能做什么可使这个国家更好,他刚刚开始获得一个概念,他所有那些有待实现的梦想,刚刚准备去做——刚刚准备去真正地做得不同凡响——”他暂停了一下,用一种仿佛遗憾的目光,扫视了一眼办公室,“——就有其他人搬进来,而那些梦只能销声匿迹,成为悲哀地回想。不是吗?所有那些伴有豪华梦幻却只能服务一个任期的人,你知道吗,自从1897年麦金利就职,跟着就有超过半数的总统是一个任期?不过,你,奥里弗——我将会看到,你是一个两任总统。我希望你能够圆满你所有的梦。我将看到你再选。”

  参议员戴维斯看看表,站起来:“我必须走了,我们有一次法定人数上访参议院。我会在今天晚餐时见你。”他走出门去。

  奥里弗久久地目送着他,然后,伸出手拿起他留下的名单。

  在梦里,米里亚姆。弗里德兰德醒来了,坐在床上,一个警察站在她床边,低头看着她说:“现在,你可以告诉我们,是谁对你做了这些事。”

  “好。”

  他从惊吓中醒来,浸透一身冷汗。

  第二天一早,奥里弗就打电话给米里亚姆所在的医院。

  “我恐怕没有变化,总统先生,”院长告诉他,“坦白地说,看上去还不太好。”

  奥里弗吞吞吐吐地说:“她没有家,如果你不认为她将要成家,那样做会不会更人道——让她取消生命支持系统?”

  “我认为我们应该稍微再等待一段时间,看看会不会发生什么,”医生说,“有时候,也会出现奇迹。”

  首席礼宾司长杰伊。伯金斯正在向总统作扼要说明:“在华盛顿,有一百四十七个外交使团,总统先生。蓝皮书——外交名单——列出了每个外国政府的代表及其配偶姓名。绿皮书——社交名单——列出顶级外交官,华盛顿常驻者,和众议院议员姓名。”

  他递给奥里弗几张纸:“这是你可能将要接见的外国大使名单。”

  奥里弗低头看着名单,找到意大利大使和他的妻子:阿提里约。毕可和森娃。“森娃,”奥里弗心里想着,率直地问:“他们要带妻子来吗?”

  “不,妻子们将在稍后才引见。我建议你先尽可能快地考虑候选人。”

  “好。”

  伯金斯说:“我会试着安排在下星期六。所有外国大使将予以授权。你可能想要考虑用一次白宫宴会向他们致意。”

  “好主意。”奥里弗又瞥了一眼桌上的名单,阿提里约和森娃。毕可。

  星期六晚上,“国宴厅”装饰着前来的各个外交使节代表国的国家旗帜。近两天,在阿提里约。毕可呈递国书时,奥里弗已经和他谈过话。

  “毕可夫人好吗?”奥里弗问。

  他隔了一下才说:“我妻子很好,谢谢您,总统先生!”

  晚宴进行得很愉快。世界上最显赫的一些人们聚在这个屋子里。奥里弗一张桌子接一张桌子地同来宾畅谈,使他们都着了迷。

  奥里弗。拉塞尔向三位女士走去——她们是社交界的卓著人物,与重要男士有婚姻,不过,在她们自己的权限内她们是吹鼓手,煽动者——“利奥诺……德洛丽丝……卡萝尔……”

  正当奥里弗穿过屋子,森娃。毕可向他走来。她快乐地伸出手:“多好啊,我正在找呢!”她的眼睛熠熠生辉。

  “我,也在,”奥里弗非常轻柔地说。

  “我就知道你将要被选出,”她几乎是在耳语。

  “待会儿我们可以谈谈吗?”

  她毫不犹豫地回答:“当然。”

  宴会后,在豪华的舞厅里,伴着“海军乐队”的音乐有个舞会。奥里弗看着珍的动人舞姿,心想:“多美丽的女人,多曼妙的身材。”

  那晚,无比地成功。

  下一个星期,《华盛顿论坛》首页用大字标题发布:“总统被指控竞选活动诈骗”。

  奥里弗不相信地盯着它,这是可能的最坏限度了。这怎么可能发生?接着,他突然明白,这事怎么会发生,答案就在面前,在报头:“出版发行:莱斯丽。斯图尔特”。

  第二个星期,《华盛顿论坛》首页条目写着:“总统被怀疑伪造肯塔基州所得税申报书”。

  两星期后,又一条新闻出现在《论坛》首页:“前助理计划对拉塞尔总统提起申诉控诉性骚扰”。

  通往总统办公室的门被轻轻推开,珍走了进来:“你看过晨报了吗?”

  “看了,我——”

  “你怎么可以对我们做这种事,奥里弗?你——”

  “等一等!你不明白发生了什么吗,珍?莱斯丽。斯图尔特在背后,我确信,她贿赂了做这件事的女人,她企图报复,因为我为你抛弃了她。的确,她做到了,结束了。”

  参议员戴维斯在电话上说:“奥里弗,过一个小时我要见你。”

  “我会在这里,托德。”

  托德。戴维斯来到时,奥里弗在小藏书室等着。奥里弗站起来向他致意:“早上好!”

  “见鬼的早上好,”参议员戴维斯的声音里充满着怒火,“那个女人要毁了我们!”

  “不,她不会,她只是——”

  “人人都读了那该死的流言蜚语,人们相信他们所读到的。”

  “托德,这将会被淡忘——”

  “那不会被淡忘。你听到‘wte’今天早上的社论了吗?是有关谁将会是我们下一任总统的,你在名单最后。莱斯丽。斯图尔特要把你赶下去。你必须让她停下来。那头条是什么——‘地狱不得不愤怒……’?”

  “有别的寓意,托得,新闻自由,对于这个我们做不了什么。”

  参议员戴维斯老谋深算地盯着奥里弗:“正好相反,有。”

  “你在说什么?”

  “坐下。”两个男人坐着。“显然,那女人依然还爱着你,奥里弗,这是她为你对她所做的而惩罚你的办法。决不要同一个买墨水成吨的人去争辩,我的忠告是讲和。”

  “那我要怎么做?”

  参议员戴维斯看看奥里弗的胯裆:“用用你的脑子。”

  “等一下,托德!你在建议我——?”

  “我在建议的是,你要让她平静下来,让她知道你很抱歉。我是告诉你,她仍然爱着你,要是她没有了,也就不会再做这些了。”

  “确切地说,你期望我做什么?”

  “迷住她,我的儿子,你做过一次,你就还能再做一次,你必须取得她的谅解。这里星期五晚上,你会有一次国宴,去邀请她来。你必须说服她停止她所做的事。”

  “我不知道我要怎么才能——”

  “我不关心你怎么做,也许你可以带她去某个地方,你们能在那里做一次不受干扰地交谈。我在维吉尼亚有一处乡间别墅,那里很隐密。我要到佛罗里达去度周末,我已经安排珍和我一同去。”他取出一张纸和几把钥匙,递给奥里弗:“这是到别墅的路线图和钥匙。”

  奥里弗惊讶地盯着他:“上帝!你都全部计划好了?那,要是莱斯丽不——要是她不感兴趣?要是她拒绝去?”

  参议员戴维斯老谋深算地站起来:“她有兴趣,她会去。我们星期一再见,奥里弗,祝你好运!”

  奥里弗心烦意乱,愣坐了很久,他想:“不,我不能再这样对她,我不应该。”

  那晚,他们正在为晚餐穿戴时,珍说:“奥里弗,父亲要我同他去佛罗里达度周末,他将获得什么授予,我想他是希望能对总统的妻子炫耀一下。如果我去,你会很在意吗?我知道这里星期五有国宴,如果你希望我留下……”

  “不,不,你去吧,我会思念你。”“我将会思念她,”他想,“等我同莱斯丽解决了这个问题,我就会开始把更多的时间留给珍。”

  秘书慌慌忙忙走进来时,莱斯丽正在讲电话。“斯图尔特小姐——”

  “你没有看见我在——”

  “拉塞尔总统在三线。”

  莱斯丽不敢相信地看了她一阵,然后灿开笑妍:“好的。”又对着电话说:“我再给你打。”

  她按下三线键:“你好!”

  “莱斯丽吗?”

  “你好,奥里弗,或者我应该叫你总统先生?”

  “你可以叫我任何你喜欢叫的,”他好轻快地补充,“还有——”一阵心潮澎湃的静寂,然后轻轻地说:“莱斯丽,我想见你!”

  “你确信这是个好主意?”

  “我非常确信。”

  “你是总统,我不能对你说不,我能说吗?”

  “别,如果你是有爱国心的美国人,星期五晚上,在白宫有一个国宴,请你来参加!”

  “什么时间?”

  “八点。”

  “好吧,我会在那里。”

  她看上去极美,穿着长长的,黑色紧身的编织马夹式st。约翰长袍,前边用22k包金的按扣扣紧,衣服左边有一个暴露的十四英寸开缝。

  奥里弗看到她的霎那时,记忆便如洪水般涌现出来。他狂喜地喊:“莱斯丽……”

  “总统先生。”

  他拉起她的手来,是润湿的手。“这是信号,”奥里弗暗自揣度,“可是,意味着什么?紧张?愤怒?陈年的记忆?”

  “你来了我多高兴,莱斯丽!”

  “是啊,我也是。”

  “一会儿我们谈谈。”

  她兴奋地对他微笑:“好啊!”

  距离奥里弗的座位两张桌子远处,是一群阿拉伯外交官,他们中有一个黑黝黝的男人,一副刻板风蚀的外貌特征,那双黑黑的眼睛,像是在专注地凝视着奥里弗。

  奥里弗俯身对着彼得。塔吉,轻轻地朝那个阿拉伯人努努头:“那人是谁?”

  塔吉快速地看了一眼:“阿里。奥。富兰尼,他是一个阿拉伯联合酋长国的秘书。你为什么要问?”

  “没有理由。”奥里弗又去看了一眼,那个人的目光仍然聚焦在他身上。

  奥里弗花了整个晚上在屋子里忙碌,使他的客人们感到舒适。森娃在一张桌子,莱斯丽在另一张。几乎快到整晚结束时,奥里弗才设法和莱斯丽单独待了一会儿。

  “我们必须谈谈,我有许多话要告诉你,我们能在某处见见吗?”

  在她渴望的声音里含有很微弱的踌躇:“奥里弗,也许,那才会更好,如果我们不——”

  “我在维吉尼亚州马纳萨斯镇有一个别墅,离华盛顿大约要一个小时,你会到那里见我吗?”

  这一次,她直视着他的眼睛,不再犹豫:“如果你希望我去!”

  奥里弗仔细描述过别墅的位置,激动地问:“明天晚上八点行吗?”

  渴望和激动使莱斯丽声音嘶哑:“我会在那儿!”

  第二天早上,在国家安全委员会的一个会议上,中央情报局主任詹姆士。弗里希丢下一颗炸弹:

  “总统先生,今天早上我们收到话,利比亚正在从伊朗和中国购买各种原子武器。据强有力的传闻说,这些武器将被用于攻击以色列。消息确认还需要一两天。”

  国务卿卢。沃纳说:“我不认为我们该等,我们现在就抗议,尽可能以最强有力的术语。”

  奥里弗对沃纳说:“留意你能获得的其他消息。”

  会议持续整个上午,一次接一次,奥里弗发现自己在想着和莱斯丽的约会。“迷住她,我的儿子……你必须要取得她的谅解。”

  星期六晚上,奥里弗乘一辆白宫职员用车,由一个可以信赖的“特务机关”工作人员驾驶,前往维吉尼亚州马纳萨斯镇。他被强烈地取消约会的念头吸引着,然而,太迟了,“我的担忧没有理由,或许,她根本就不露面。”

  八点钟,奥里弗留意着窗口,看到莱斯丽的车开进参议员别墅车道。他看着她下了轿车,走向入口。奥里弗打开前门,两人相对而立,看着对方默默无语。不知为什么,时间在他们面前消失得毫无痕迹,仿佛他们从来就没有分离过。

  奥里弗首先找回他的声音:“我的上帝!最近那晚上,当我看见你……我几乎已经忘记你是多么美丽。”奥里弗拉起莱斯丽的手,走进客厅。“你想喝点什么?”

  “我不想要什么,谢谢你。”

  奥里弗紧挨着她在睡椅上坐下:“我不得不问你,莱斯丽,你恨我吗?”

  她晃若隔世地慢慢摇摇头:“是的,我想我恨你。”接着,又轻轻苦笑,“在一定程度上,我推测那是我成功的原因。”

  “我不懂,”他有些傻傻地看着她。

  “我想要你回来,奥里弗,我购买报社,电视台,是为了可以攻击你。你是我曾经爱过的唯一的男人,当你——当你遗弃我,我——我不敢想我可以挺得下去。”她忍着欲流的泪。

  奥里弗伸出手臂把她轻轻搂到怀里:“莱斯丽——”之后,他的嘴唇压着她的,他们激情地亲吻起来。

  “噢,上帝,”她在矛盾的情感中挣扎,“我没期望会这样发生。”他们热烈地拥抱。他拉起她的手,领她走进卧室。他们开始为对方脱去衣服。

  “快点,我亲爱的,”莱斯丽说,“快点……”

  在床上,他们互相拥有,身体在接触,在回忆。做爱温柔,强劲,好像是初次发生。这是一个新的开始。他们两个躺在那儿,幸福,精疲力尽。

  “那多滑稽。”莱斯丽想起什么,不禁笑起来。

  “什么?”

  “我发布的关于你的所有那些可怕的东西,我那样做是为了要引起你的注意。”她紧紧地依偎着他,“我做的,不是吗?”

  他也开心地裂开嘴笑起来:“嘿,我会假定。”

  莱斯丽翻身坐起来,自豪地看着他:“我好为你骄傲,奥里弗,美国总统!”

  “我试图做非常好的那个,那真地对我很重要,我想做得不同凡响。”奥里弗看看表,“恐怕我得回去了。”

  “当然,我要让你先走。”

  “什么时候我会再见到你,莱斯丽?”

  “任何你希望的时候。”

  “我们必须要小心。”

  “我知道,我们会的。”

  莱斯丽继续躺着,梦幻般地看着奥里弗穿衣服。

  奥里弗准备离开时,弯下身来,说:“你是我的奇迹!”

  “你也是我的,你一直都是!”

  他吻着她:“明天我会给你打电话。”

  奥里弗匆忙坐上汽车,驶回华盛顿。“事情变化越多,待在同一点越多,”奥里弗想,“我必须要小心,决不能再伤害着她了。”他拿起汽车电话,拨通佛罗里达参议员戴维斯给他的号码。

  参议员本人回了电话:“你好!”

  “是奥里弗。”

  “你在哪儿?”

  “在回华盛顿的路上。我不过是打电话告诉你一些好消息,我们不必再为那个问题烦恼了,事事都在控制之中。”

  “我无法告诉你听到这个我有多高兴。”参议员的声音中明显有一种摆脱烦恼的语调。

  “我知道你是的,托德。”

  第二天早上,奥里弗穿好衣服,拿起一份《华盛顿论坛》。首页是一幅参议员那个马纳萨斯镇乡间别墅的照片,下面的标题写着:“拉塞尔总统的秘密爱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