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请 登录注册
当前位置:雨枫轩> 原创长篇小说 > 恐怖|科幻 > 悬疑推理小说 > 最从容计划 > 正文 > 第三章
第三章



更新日期:2021-07-03 + 放大字体 | - 减小字体 本书总阅读量:

  参议员托德。戴维斯有一个忙碌的早晨。为了这一天,他从首都飞到路易斯维尔,参加良种出售会。

  “你必须要维持血统,”他对彼得。塔吉说。此时,他们正坐在看台上,观看模样极好的马匹在宽大的竞技场被领进领出。“那是多么有价值,彼得。”

  一匹漂亮的母马正在被领进场地中央。“那是‘远航’,”参议员戴维斯兴奋地喊,“我想要她!”

  出价被热炒起来,不过,十分钟后,敲定,“远航”属于参议员戴维斯。

  手机响起来,彼得。塔吉接听:“喂?”他听了一会儿,转问参议员:“你想与莱斯丽。斯图尔特讲讲吗?”

  参议员戴维斯皱皱眉,迟疑了一阵,然后,从塔吉手里接过电话。

  “斯图尔特小姐吗?”

  “我很抱歉打扰您,参议员戴维斯,但是,我想知道,是否我可以见您?我想要一份礼物。”

  “哦,今天晚上我就要飞回华盛顿,因此——”

  “我可以过来见您,那真地很重要。”

  参议员戴维斯犹豫不决:“喔,如果是那么重要的话,我当然可以为你提供,年轻女士。过几分钟我就要去我的农场,你愿意到那里去见我吗?”

  “那就太好了!”

  “我过一个小时见你。”

  “谢谢您!”

  戴维斯按下“结束”键,转向塔吉:“我错看她了,我以为她会更聪明。她应该在珍和奥里弗结婚之前就问我要钱的。”他思索了一阵,之后,突然张开嘴,脸上迟缓地现出一种奸笑:“我将是一个婊子养的。”

  “什么事,参议员?”

  “我才发现,原来这紧迫的事都是因为那个,斯图尔特小姐发现她怀上奥里弗的宝宝了,她需要一小笔经费的帮助。哼,那种世界上最老套的骗钱法术。”

  一小时后,莱斯丽开车到了参议员农场的“火冒山庄”地面。一个保安正等在主楼外:“是斯图尔特小姐吗?”

  “是的。”

  “参议员戴维斯正等着你,请这边走。”

  他把莱斯丽领进去,沿着一条宽敞的走廊,来到一个巨大的装满书籍的嵌板式藏书室。参议员戴维斯坐在书桌前,正在用拇指翻着一本卷册。莱斯丽进来时,他起眼看看,抬起头。

  “见到你很高兴,亲爱的,请坐。”

  莱斯丽就座。

  参议员举起书:“真令人着迷,列出了从首次到最末一次的每个肯塔基德比马赛赢家。你知道第一个肯塔基德比马赛赢家是谁吗?”

  “不知道。”

  “阿瑞斯塔,在1875年。不过,我确信你不会到这里来讨论马。”他放下书:“你说,你想要一件礼物?”

  他想像着她将要出口的措辞:“我刚刚发现,我要有奥里弗的孩子了,我不知道要怎么办……我不想引起丑闻,但是……我要养孩子,然而我没有足够的钱……”

  “您认识亨利。钱伯斯吗?”莱斯丽问。

  参议员戴维斯弄糊涂了,完全失去戒备:“我——亨利?是的,我认识,怎么?”

  “如果您愿意帮我向他引介,我将非常感激。”

  参议员戴维斯看着她,急速地改组着思想,嘴里问:“是这种礼物吗?你想见亨利。钱伯斯?”

  “是的。”

  “我恐怕他不会再在这儿了,斯图尔特小姐,他住在亚利桑那州菲尼克斯。”

  “我知道。早上我就要去菲尼克斯,我想,如果我认识那里的某个人,会很好。”

  参议员戴维斯打量她一阵,本能告诉他,正在发生一些他弄不懂的事。

  他谨慎地说出下一个问题:“你知道有关亨利。钱伯斯的什么事吗?”

  “不,只知道他出自肯塔基。”

  他坐在那儿,整理着盲目的意识。“她是个漂亮女士,”他想,“亨利将要欠我一份人情了。”“那我就打个电话,”他说。

  五分钟后,他已在和亨利。钱伯斯交谈。

  “亨利,是托德。若是知道今天早上我买了‘远航’,你可要后悔了。我知道你也在瞄着她呢。”他听对方讲了一阵,哈哈大笑:“我敢和你打赌。我听说你最近又离婚了,太糟了,我喜欢杰西卡。”

  莱斯丽听着,谈话继续了好几分钟,然后,参议员戴维斯说:“亨利,我要带给你一个好机会,明天早上我的一个朋友要去菲尼克斯,那里的人她一个都不认识,如果你愿意放一只眼睛在她身上,我将很感激……她的外表嘛?”他审视莱斯丽一下,笑了:“不太难看,只是有些拿不定主意。”

  他听了一阵,转问莱斯丽:“你的飞机什么时候到达?”

  “两点五十,德耳塔159航班。”

  参议员对电话重复了信息:“她的名字是莱斯丽。斯图尔特。你要为这个感谢我喔。那么,你当心,亨利,我要挂了。”他放回话筒。

  “谢谢您,”莱斯丽说。

  “还有什么我能为你做的?”

  “没有了,我就需要这些。”

  “为什么?该死的,莱斯丽。斯图尔特想同亨利。钱伯斯做什么?”他在心里嘀咕。

  与奥里弗。拉塞尔在公众面前的凄惨结果,竟然比莱斯丽所能想象的任何情况都要更糟一百倍,那是永无休止的恶梦。无论莱斯丽去到那里,都有飒飒地低语:“她是唯一的一个,他几乎是在圣坛前把她遗弃……”

  “我还保存着婚礼请柬,当作纪念品……”

  “我很好奇,她要拿她的婚礼长袍做什么用?……”

  公众的闲言碎语刺激起莱斯丽心里的痛和无法忍受的耻辱,她决不再信赖任何一个男人。决不。不知为何,她仅有的安慰就是,终会有一天,她要让奥里弗。拉塞尔偿还他对她犯下的不可饶恕的罪过。现在,她还没有主意,有参议员戴维斯在背后支持,奥里弗会有钱,有势力。“那么,我必须找到一种方法,有更多的钱,有更大的势力,”莱斯丽想,“可是,要怎样去获得?怎么获得?”

  就职典礼在法兰克福州议会大厦花园举行,靠近精美的三十四英尺花钟。

  珍站在奥里弗旁边,骄傲地观看着她英俊的丈夫在作为肯塔基州长作宣誓。

  “如果奥里弗让自己守规矩,下一站就是白宫,”她父亲曾武断地对她讲过。珍打算着要做她有权做的每件事,留意着没有什么出错,没有什么。

  典礼后,奥里弗和他岳父就坐于富丽堂皇的州长官邸藏书室里。那是一幢漂亮的模仿裴帝。翠诺的建筑,玛丽。安托瓦内特的别墅靠近这幢“凡尔赛”宫殿。

  参议员托德。戴维斯环视着豪华的房间,满意地点点头:“你将会在这里做得极好,儿子,就是极好。”

  “都应归功于你,”奥里弗热情洋溢地说,“我不会忘记。”

  参议员戴维斯屈尊地摇摇手:“别去想着,奥里弗,你在这里是因为你应该得。噢,或许我帮做了极小的一点点奋力向前的事情。不过,这才是开始。我在政界已经有一段长时间了,儿子,听到过不少事。”

  他向奥里弗看过去,等待他的反应。奥里弗恭顺地说:“我爱听那些,托德。”

  “你看,人们出错——不是你知道的人,”参议员戴维斯解释,“是有关你知道的人的事——人人都会有一些埋藏于某处的丑骸,所有那些你必须要做的事,就是去挖掘。你将会感到惊讶,多么振奋,他们将会用无论你需要的什么来帮助你,嚯。我偶然知道,有一个在华盛顿的国会议员一次消磨了一年的时间在心理机构,在针对偷窃的感化学校,一个从北方服役期上来的典型。噢,你可以看到,如果总是把话泄露出去,对他们的事业将意味着什么。不过,那倒是适宜做我们面粉厂的谷物。”

  参议员打开一个昂贵的皮制公文包,取出一札纸递给奥里弗:“这些是你在肯塔基要打交道的人,他们是些有权势的男人和女人们,不过,他们都有‘阿基里斯的脚后跟’。”他奸笑,露出牙来:“市长就有一个高高的阿基里斯的脚后跟——他是一个易装癖者。”

  奥里弗浏览着那些纸,震惊得张大眼睛。

  “你保存好这些收藏,听到了吗?这可是纯金。”

  “别担心,托德,我会当心。”

  “还有,儿子,当你需要从这些人那里取些东西时,别给他们施加太多的压力。不要把他们弄折了——只肖叫他们稍稍屈服一点就行。”他打量了奥里弗一会儿:“你和珍生活得怎么样?”

  “好极了,”奥里弗很快地说。在某种意义上,这是真地。至于奥里弗所关心的,是婚姻带来的便利,他小心堤防着不去做什么把它破坏了,他决不会忘记早期那几乎损害了他的轻率。

  “那很好,珍的幸福对我非常重要,”这显然是警告。

  “对我,也是一样,”奥里弗说。

  “顺便说说,你喜欢彼得。塔吉吗?”

  奥里弗热情地说:“我很喜欢他,他极大地帮助了我。”

  参议员戴维斯点点头:“我很高兴听到这个,你找不到任何比他更好的人了,我要把他借给你,奥里弗,他能为你调顺很多路径。”

  奥里弗爽快地裂开嘴笑:“好极了,我真地很感激。”

  参议员戴维斯站起来:“好吧,我必须回华盛顿去了,你如果需要什么,就让我知道。”

  “谢谢,托德,我会的。”

  在与参议员戴维斯会面后的星期天,奥里弗去找彼得。塔吉。

  “他在礼拜堂,州长。”

  “是啊,我怎么忘了,明天我再见他。”

  彼得。塔吉每个星期天都同家人去礼拜堂,参加每星期三次每次两小时的祈祷会。在一定程度上,奥里弗羡慕他,“在我认识的人中,他或许是唯一真正幸福的男人,”他想。

  星期一早上,塔吉走进奥里弗办公室:“你想见我吗,奥里弗?”

  “我需要一样东西,私人的。”

  彼得点点头:“无论什么,只要我能做到就行。”

  “我需要一间公寓。”

  塔吉环视了一眼这大大的房间,疑惑又嘲弄地说:“这个地方对你还小吗,州长?”

  “不,”奥里弗的目光直射塔吉的一只好眼睛:“有时候我在夜里有私人会议,不得不需要慎重。你知道我的意思吗?”

  有一阵不安地停顿:“知道。”

  “我想在远离城中心的某个地方,你可以为我办理吗?”

  “我想可以。”

  “这件事只用你我知道就行了,当然。”

  彼得。塔吉怏怏不悦地点点头。

  一小时后,塔吉打电话给华盛顿的参议员戴维斯。

  “奥里弗要求我租一间公寓给他,参议员,说有些需要慎重的事。”

  “他现在?噢,他正在学,彼得,他正在学,给他吧,就该死地确保珍不会听说这事吧。”参议员思索了一会儿:“给他在‘印第安山坡’找个地方,在某处有秘密入口的。”

  “可是,那不对,为了他——”

  “彼得——去办就行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