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请 登录注册
当前位置:雨枫轩> 原创长篇小说 > 恐怖|科幻 > 悬疑推理小说 > 最从容计划 > 正文 > 第二章
第二章



更新日期:2021-07-03 + 放大字体 | - 减小字体 本书总阅读量:

  参议员托德。戴维斯为奥里弗。拉塞尔和他女儿安排缔结连理。

  托德。戴维斯是个鳏夫,有数十亿资产。这个参议员在俄克拉荷马州和阿拉斯加州拥有烟草种植园,煤矿矿山,油田,还有世界级的赛马场。作为参议院过半数的领导者身份,他是华盛顿最有权势的人,正在第五届任上。他是一个率直达观的人:决不会忘记宠爱,决不宽恕细枝末节。他得意于在方针和策略两方面都取得了优胜,并且及早就发现了新来者奥里弗。拉塞尔。事实上,奥里弗能与他的女儿结婚,是未曾预料到的利益。当然,珍一直傻傻地要放弃。当参议员听说奥里弗。拉塞尔和莱斯丽将要结婚的消息时,他感到烦躁,非常烦躁。

  参议员戴维斯首次遇见奥里弗。拉塞尔,是在奥里弗为他办理一项法律事务时,给参议员戴维斯留下了深刻印象。奥里弗有才智,英俊,表达能力强,有股孩子气般迷人的魅力吸引人靠近。参议员以正规标准安排与奥里弗共进午餐,使奥里弗没法判断他自己是被如何评价的。

  会见奥里弗一个月以后,参议员戴维斯派人去叫来彼得。塔吉,欣喜地对他说:“我想,我们已经找到我们的下一任州长了。”

  塔吉是个认真的人,成长自虔诚的家庭,父亲是历史教师,母亲是家庭主妇,他们是虔敬的教徒。彼得。塔吉十一岁时,在一次与双亲和弟弟的出车旅行中,因刹车失控,导致了致命事故,仅有一人幸存,就是彼得,也失去了一只眼睛。

  彼得相信,上帝宽恕他,使他能够传布他的话。

  参议员戴维斯遇见他时,彼得。塔吉领悟的政治动态比任何人都要透彻。彼得。塔吉清楚应该在哪里投票,怎样获得投票,对公众想听什么,什么已经听得疲劳,他都有离奇的预见性。不过,对于参议员戴维斯来说,更为看重的,实际上是彼得。塔吉是一个能予以信赖的人,一个诚实的人,人们喜欢他,他戴着的黑眼罩更赋予他一副精锐的气概。而塔吉,他看重家庭,在他眼中,家庭甚至比世界上任何事都更要紧,参议员从没有见过一个男人如此深地为自己的妻子和孩子感到骄傲和自豪的。

  当参议员戴维斯第一次遇见他时,彼得。塔吉正在企图进这个部门。

  “那么,很多人需要帮助,参议员,我想做我能做的事。”

  可是,参议员戴维斯劝告他打消这个念头:“以为你能在美国参议院靠为我工作而帮助更多的人啊!”结果,做出了妥当而慎重地选择。塔吉知道怎样找到事情做。

  “那个,竞选州长,使我上心的人是奥里弗。拉塞尔。”

  “那个律师?”

  “对,他是个天才。我有预感,倘若我们在背后支持他,他一定不会失败。”

  “听上去很有趣,参议员。”

  他们两个开始讨论。

  参议员戴维斯对珍讲起奥里弗。拉塞尔:“这个男孩有热火的未来,甜心。”

  “他也有热辣的过去,父亲,他是城里最大的色狼。”

  “现在,亲爱的,你别去听闲话,我已经邀请奥里弗星期五来和我们共进晚餐。”

  星期五的晚餐进展很好。奥里弗在施展魔法,并没因她而停止。珍发现自己对他热情起来。参议员坐在自己的位置上观察着他们,提一些问题来引导出奥里弗最好的一面。

  那晚,到了最后,珍邀请奥里弗参加下星期六的晚宴:“我会很高兴你来!”

  自从那一晚,他们开始只去看对方了。

  “他们不久就会结婚,”参议员对彼得。塔吉预言,“我们启动奥里弗的竞选活动只是时间问题。”

  奥里弗被叫到参议员戴维斯办公室与他们会面。

  “我想问你一个问题,”参议员说:“你怎么会想到要做肯塔基州长的?”

  奥里弗诧异地看着他:“我——我没有想到过那个。”

  “喔,彼得。塔吉和我想过。明年有一次选举,我们有足够的时间把你树起来,让人们知道你是谁。有我们在后面支持你,你不会失败。”

  奥里弗明白那是真地。参议员戴维斯是个有权势的人,控制着耗油的政治机器,一部既可以创造神话又可以毁灭卷入它的路线的任何东西的机器。

  “你必须完全接受制约,”参议员警告他。

  “我会的。”

  “我甚至有更好的消息要告诉你,儿子,我所关注的,这才是第一步。你先以州长身份服务一任或两任,我许诺你,我们会让你迁居白宫。”

  奥里弗紧张得吞咽,傻傻地问:“你——你是严肃地?”

  “对这种事,我不开玩笑。我不必告诉你这是电视时代,你有一些钱买不到的东西——超凡的感召力,人们被你吸引,你真诚地喜欢人们,并展示出来,那是杰克。肯尼迪所具有的一样的品质。”

  “我——我不知道要说什么,托德!”

  “你不必说什么,明天我必须返回华盛顿,不过,在我回来时,我们就干起来。”

  几星期以后,州长竞选活动办公室产生。有奥里弗照片的布告栏充满整个州。他出现在电视,集会,政治研讨会。彼得。塔吉有他自己个人的投票记录,显示奥里弗每周声望值的上升情况。

  “他高过其他人五个点,”他告诉参议员,“仅仅在州长后面十个点,我们还剩许多充裕的时间。到往后几个星期,他们将会并驾齐驱。”

  参议员戴维斯点点头:“奥里弗会赢,关于这点没有问题。”

  托德。戴维斯和珍正在用早餐:“我们的男孩已经向你求婚了吗?”

  珍羞涩地笑一笑:“他没有来明白地问过我,不过,从旁暗示过。”

  “喔,别让他暗示得太久,我想要你们在他成为州长之前就结婚。如果州长有妻子,那会进展得更好。”

  珍用胳膊挽着父亲,亲昵地说:“我多么高兴,你把他带进了我的生活,我都对他着迷了。”

  参议员眉开眼笑:“只要他使你快乐,我就快乐。”

  样样事都会是完美的。

  接下来有个晚上,参议员戴维斯回到家,看见珍正在房间里包东西,脸上沾着泪痕。

  他关切地看着她:“发生什么事啦,宝贝儿?”

  “我要离开这里,只要我活着,就决不想再看见奥里弗了!”

  “喔!等一下,你在说什么?”

  她转对着他:“我在说奥里弗。”她的声音是痛苦的,“昨天晚上他用了一整晚与我最要好的朋友待在汽车旅馆。她等不及电话,就告诉了我,说他是一个极好的情人。”

  参议员震惊地站在那里:“她不会是只凭——?”

  “不,我给奥里弗打了电话,他——他不可以否认,我已经决定离开,我要去巴黎。”

  “你确信你要——?”

  “我肯定。”

  第二天早上,珍走了。

  参议员召来奥里弗:“我对你很失望,儿子。”

  奥里弗深深地呼吸了一下:“对发生过的事我很抱歉,托德,那是——那只是那些事中的一件。我喝了些酒,那个女人来对我——喔,那难以说不。”

  “那个我能懂,”参议员同情地说,“毕竟,你是个男人,不是吗?”

  奥里弗宽慰而嘻皮笑脸起来:“是的。那不会再发生了,我可以担保——”

  “那也太糟了点,尽管,你将会成为一个杰出的州长。”

  血涌到奥里弗脸上:“什么——你在说什么,托德?”

  “喔,奥里弗,如果我现在支持了你,那就不会看到真地了,不是吗?我的意思是说,你考虑到珍的感受了吗?”

  “做州长必须得与珍——?”

  “我告诉每个有好机会的人,下一任州长将会是我的女婿。不过,你既然不会做我的女婿,喔,我只好不得不做新的计划了,不是吗?”

  “是合理,托德,你不能——”

  参议员戴维斯浮在脸上的笑顿时褪去:“决不要告诉我我能或者不能做什么,奥里弗,我能做成你,也能毁灭你!”他转而又笑了:“不过,不要误解我,别苦苦地摸索,我愿你是最好的。”

  奥里弗坐在那儿,沉默了一阵。“我明白了,”他站起来,“我——我很抱歉,对所有发生的这些。”

  “我也是,奥里弗,我真地是。”

  等奥里弗离开,参议员叫来彼得。塔吉:“我们中断竞选活动。”

  “中断?为什么?那已是在囊中,最后的投票——”

  “照我说的去做,删除奥里弗所有的露面,直到我们受到关注,否则他没有成功的可能。”

  两个星期后,奥里弗的投票率开始显示跌落,宣传栏开始消失,电台、电视宣传已被取消。

  “阿狄森州长的投票率正在迅速上升,如果我们要找到一个新的候选人,最好赶快,”彼得。塔吉说。

  参议员深思着:“还有许多时间,让我们玩到底。”

  几天以后,奥里弗。拉塞尔去到“贝利和汤姆”代理公司,请他们运作他的竞选活动。基姆。贝利带他去向莱斯丽引介,奥里弗立刻被她迷住了。她不仅漂亮,聪慧,敏感,对他又那么信赖。有时候,他感觉毫无疑问地对珍有一种超然的态度,但是他并没有注意到。和莱斯丽在一起,真是完全地不同,她是温柔的,敏感的,很自然地他就与她坠入爱河。有时候,奥里弗会想,是不是失去了什么:“……这才是第一步。你先以州长身份服务一任或两任,我许诺你,我们会让你迁居白宫。”

  “那是伴随着地狱的,没有任何那些东西我也能快乐,”奥里弗劝诫自己,不过偶尔,他也不能控制住自己去想那有可能实现的好事。

  随着奥里弗的婚礼即将来临,参议员戴维斯叫来塔吉。

  “彼得,我们有个问题,我们不能让奥里弗。拉塞尔用与什么人结婚而把他的事业扔掉了。”

  彼得。塔吉皱着眉:“对这个,我不知道现在你还能做什么,参议员,婚礼都已经布置好了。”

  参议员戴维斯深思了一会儿:“竞赛还没有开始,不是吗?”

  他打电话给在巴黎的女儿:“珍,我有一些非常糟糕的消息告诉你,奥里弗要结婚了。”

  跟着长长的一阵静默之后,她终于说:“我——我听见了。”

  “悲哀的情况是,他不爱那个女人。他告诉我,他与她结婚,是由于他遭到你离弃的反弹行为,他仍然爱着你。”

  “奥里弗那样说么?”

  “绝对是。那是他对自己做的最坏的事情了。在某种意义上,是你导致他做的,宝贝儿,你离开了他,他可能感到失落。”

  “父亲,我——我没有主意。”

  “我从未见到过一个更不幸的人了。”

  “我不知道要说什么。”

  “你还爱他吗?”

  “我会一直爱他,是我犯了很坏的过错。”

  “喔,那么,可能还不算太晚。”

  “可是,他都要结婚了。”

  “甜心,我们为什么不等着看看会发生什么呢?也许他会恢复判断力。”

  等参议员戴维斯挂断电话,彼得。塔吉说:“你要等着看什么,参议员?”

  “我?”参议员戴维斯假装天真无邪地说,“没什么,只不过放了几片后备的,她们适合那样。我想,我同奥里弗会有一小段对话。”

  那天下午,奥里弗。拉塞尔来到参议员戴维斯办公室。

  “很高兴见到你,奥里弗,感谢你的降临,你看上去不错啊!”

  “谢谢,托德,你也是。”

  “喔,我正在变老,只是在做力所能及最好的。”

  “你要见我吗,托德?”

  “是的,奥里弗,坐下。”

  奥里弗取了座。

  “我想让你帮我处理一个法律问题,我在巴黎的一个公司遇到麻烦,有一个股东会议提议,我希望你为这事去一趟。”

  “我会很乐意去。会议在什么时候?我查对一下日程,再——”

  “恐怕你必须在今天下午就动身。”

  奥里弗张大眼睛盯着他:“今天下午?”

  “我讨厌给你如此紧促的通知,可是,我也是才听说那件事。我的飞机等在机场。你能对付吗?那对我非常重要。”

  奥里弗暗自思忖:“不知为什么,我会力图去解决。”

  “我很感激,奥里弗,我知道,可以指望你。”他似乎已经看穿他的心思,意味深长地探过身去:“对将要发生在你身上的,我真地感到不幸。你看到最后的投票了吗?”他叹息,“我担心你掉得远了。”

  “我知道。”

  “我不该管那么多,不过……”说着,他又停住。

  “不过——?”

  “你会成为一个优秀的州长,事实上,你的未来不能再更辉煌了。你会很有钱……有权力。我来告诉你一些有关钱和权力的事,奥里弗,钱不在乎谁拥有它,一个流浪者可以在抽奖赢彩中获得它,一个傻瓜能够继承它,要么,有人能靠劫持银行获得它,但是,权力——这个有些不同,拥有权力就等于拥有世界。如果你是这个州的州长,你就能影响每个居住在这里的人的生活。你可以通过将要帮助的那些人获得钞票,你有权力否决可能会损害他们的法案。我曾经许诺过你,有一天你可以是美国总统。喔,我的意思是,你可以成为。想想,那权力,奥里弗,是世界上最重要的人,操纵着世界上最强大的国家。那是一些有价值的梦,不是吗?仅仅是想想,嚯!”他慢慢地重复着:“世界上最有权力的人。”

  奥里弗惊讶地听着,很奇怪这通议论是从哪里引发出来的。

  好象在对奥里弗未说出口的问题做解答,参议员又遗憾地说:“你让所有的都飞了,只为了一片阴户。我还以为你应该更聪明的,儿子。”

  奥里弗静静地听着,等着。

  参议员戴维斯随便地口气:“今天早上我和珍谈过——她在巴黎,在‘里兹大饭店’——当我告诉她你要结婚了,噢,她哭成那样,简直是垮了。”

  “我——我很抱歉,托德,我真地很抱歉。”

  参议员叹息:“你们两个不能再走到一起,简直是羞耻。”

  “托德,我就要结婚了,在下个星期。”

  “我知道。我不干涉世界上任何事,我估计我就是一个老感伤主义者,不过,对我来说,婚姻是地球上最庄重的事情。你有我的祝福,奥里弗。”

  “我很感激。”

  “我知道你的,”参议员看看表,“噢,你要回家去拿东西了。会议背景和详细情况我会通过传真到巴黎交给你。”

  奥里弗站起身:“好,别担心,我会在那里把事情处理好。”

  “我相信你会。顺便告诉你,我已经为你在‘里兹大饭店’登记了。”

  在参议员戴维斯奢华的“挑战者”上直飞巴黎,奥里弗想着和参议员的谈话:“你会成为一个优秀的州长,事实上,你的未来不能再更辉煌了……我来告诉你一些有关钱和权力的事,奥里弗……拥有权力就等于拥有世界。如果你是这个州的州长,你就能影响每个居住在这里的人的生活。你可以通过将要帮助的那些人获得钞票,你有权力否决可能会损害他们的法案。”

  “不过,我不必要那权力,”奥里弗打消自己的疑虑,“是的,我就要同一个极好的女人结婚了,我们会让对方幸福,非常幸福。”

  当奥里弗抵达巴黎勒。布尔格特“惴率喷气机”基地机场,已有一辆豪华轿车等着他。

  “去哪里,拉塞尔先生?”司机问。

  “顺便告诉你,我已经为你在‘里兹大饭店’登记了”。珍就住在那个“里兹大饭店”。

  “要是我去住其他旅馆——‘旁睐让。雅典娜’或者‘暮奈斯’,”奥里弗想,“——那才是聪明的。”

  司机期待地看着他。

  “‘里兹’,”奥里弗说,至少,可以向珍道歉。

  他从旅馆大厅给她打电话:“是奥里弗,我在巴黎。”

  “我知道,”珍说,“父亲告诉我了。”

  “我在楼下,我想向你问好,如果你——”

  “上来吧。”

  奥里弗走进珍的套房,可还没有想好要说什么。

  珍正在门边等着他,她站在那儿已有一阵了。她微笑着,接着,猛然伸出胳膊搂住他,紧紧地抱着他:“父亲告诉我,你正在来这里,我多高兴啊!”

  奥里弗迷迷糊糊地站着。他必须得告诉她有关莱斯丽的事,不过他首先得找到正确的词汇,诸如:“我很抱歉,发生在我们……我决不想要损害你……我同其他人坠入爱河……但是我会永远……”

  “我——我必须要告诉你一些事情,”他口齿笨拙,“事实上……”然而,看着珍,即刻就想起她父亲的话:“我曾经许诺过你,有一天你可以是美国总统。噢,我的意思是……想想那权力,奥里弗,是世界上最重要的人,操纵着世界上最强大的国家。那是一些有价值的梦,不是吗?”

  “什么,亲爱的?”

  涌出口的话,就好像他们已经拥有过一生了:“我犯了极大的过失,珍,我是一个该死的傻瓜。我爱你,我想和你结婚。”

  “奥里弗!”

  “你会和我结婚吗?”

  没有丝毫犹豫:“是的,哦,我亲爱的!”

  他抱起她,走进卧室。片刻后,他们已在床上,赤裸着,珍说:“你不知道我有多想你,亲爱的。”

  “我必须放弃我的心……”奥里弗有些凄凉地想。

  珍压紧他裸露的身体呻吟着:“噢!这感觉如此奇妙。”

  “因为我们彼此相属,”奥里弗坐起来,“我们来告诉你父亲这个消息。”

  她惊奇地看着他:“现在?”

  “是啊。”

  “我将不得不去告诉莱斯丽。”

  十五分钟后,珍与他父亲通话:“奥里弗和我要结婚了!”

  “真是令人愉快的消息,珍,我不能比这更惊奇更惊讶了。顺便说一句,巴黎市长是我的一个老朋友,他正期待着你们的电话。他要在那里为你们主持婚礼,我会落实每件事的安排。”

  “可是——”

  “让奥里弗听。”

  “只能一小会儿,父亲。”珍把电话递给奥里弗:“他要和你讲。”

  奥里弗拿起电话:“托德?”

  “喔,我的儿子,你使我非常地快乐,你做了正确的事。”

  “谢谢你,我也有相同的感觉。”

  “我安排你和珍在巴黎结婚,等你们回到家,还会在这里举行一个大型的教堂婚礼,在卡瓦利教堂。”

  奥里弗蹙起眉:“卡瓦利教堂?我——我不以为那是好主意,托德,那是莱斯丽和我……为什么我们不——?”

  参议员戴维斯的声音立刻变得冰冷:“你使我女儿不舒服,奥里弗,我相信你想对此做出弥补,对吗?”

  经过一段长长的暂停,奥里弗终于说:“对,托德,那当然了。”

  “谢谢,奥里弗,我期待着过几天见到你们。我们有很多要谈的,有关……州长……”

  巴黎婚礼是市长办公室里的一个简短的礼仪性典礼。仪式过后,珍看着奥里弗说:“父亲想给我们一个教堂婚礼,在卡瓦利教堂。”

  奥里弗犹豫不决,想着莱斯丽和将要对她做出的事。然而,他走得太远了,已经回不去了。“不管她怎么想了。”

  奥里弗没法让莱斯丽离开他的心,她没做过什么应遭受他对她做那些事。“我会打电话向她解释。”可是每次,他一拿起电话就会想:“我能作何解释?我又能告诉她什么?”他得不到答案。最终,还是鼓起勇气给了她电话,而首先给她造成的压力,却使他接下来感到更糟。

  在奥里弗和珍回到列克星敦之后那天,奥里弗的选举竞选活动回升至高档。彼得。塔吉安置了所有车轮运转,电视,电台,报纸,奥里弗又变得无处不在。他在“肯塔基王国惧栗公园”,对庞大的人群讲话,在乔治敦“丰田汽车厂”主持汽车拉力赛,在兰喀斯特两千平方英尺的购物场讲话。这些仅仅是开始。

  彼得。塔吉为竞选活动安排了交通车,载着奥里弗满州转。公交车从乔治敦向下,游历到斯坦福,在法兰克福……凡尔赛斯……温切斯特……路易斯维尔停留。奥里弗在肯塔基游乐场和博览中心讲话。作为对奥里弗的礼遇,他们招待他燕麦牛奶粥,和用鸡肉、小牛肉、牛肉、小羊肉、猪肉和各种时鲜蔬菜煮成的肯塔基传统炖火锅。

  奥里弗的竞争速率保持着上升,竞选活动中仅有的中断就是在奥里弗的婚礼过程。他在教堂后边看到莱斯丽了,涌出一阵心神不安的感觉。他把这个对彼得。塔吉说了。

  “你认为莱斯丽会不会企图做些损害我的事,你看?”

  “当然不会,即使她想做,她又能做得了什么呢?忘了她。”

  奥里弗知道塔吉是对的,事情在向着极好的方向发展,没有理由去烦恼。现在,没有什么能阻挡他,什么都不能。

  在选举之夜,莱斯丽。斯图尔特独自坐在公寓里,在电视机前看重播。一个选区又一个选区,奥里弗保持着高峰领先。终于,午夜前五分钟,州长阿狄森出现在电视上,做让步演说。莱斯丽关掉电视,站起来,做了个深呼吸。

  “眼泪不再流,我的女士!”

  “噢,今天,眼泪不再流!”

  “我们要唱一首歌,为肯塔基老家。”

  “为肯塔基老家,永远……”

  时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