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请 登录注册
当前位置:雨枫轩> 原创长篇小说 > 青春|言情 > 青春校园小说 > 向日葵里的爱情乐章 > 正文 > 第九章 向日葵恋人
第九章 向日葵恋人



更新日期:2021-07-07 + 放大字体 | - 减小字体 本书总阅读量:

    序:黄昏正美,嘘,你听到了吗,向日葵恋人的耳语情话。

    (1)

    从那以后,我便住回了家。

    我不再称他为夏家,而称之为家。仅仅省去一个字,就多了那么多温暖和归属感。

    奈茶和夏已醒的婚礼定在今日举行,之前我们四处奔波,购置了许多婚礼必备的用品。当这一切都将尘埃落定的时候,心情自然是无比喜悦。

    此刻我正在奈茶的卧室里给她上妆,面容甜美的混血儿新娘喜欢紫色,因此她高贵的发簪上插满了紫色的熏衣草,淡紫色稍微透明的婚纱裙上翻滚着圈圈粉紫色的蕾丝波浪。

    「啊,我要和醒结婚了吗?你知道吗,向葵,我一直暗恋着醒呢!」奈茶开心地提起裙摆转了一个优雅的圈。

    我不禁弯起眉眼想笑,可门外首先传来了轻轻的笑声。

    「啊,原来你一直都暗恋我哥哥啊,亏他说追你追的好辛苦,原来是你装出来的,女人呀。」爵啧啧的摇头叹息。

    「喂,你不准告诉醒!你你你——哈哈哈!」奈茶面红耳赤的「你」了好半天,最后自己也忍不住放声大笑起来。

    我和爵对望了一眼,也忍不住笑了。

    自从和好后,爵变得开朗多了,他几乎已卸下了所有的骄傲和伪装,笑容暖暖的,没有丝毫冰冷与犀利的感觉。

    而我,即使只是这么望着他,也会觉得如此温暖和踏实。

    「真是的,夫妻俩欺负我一个,等会儿把醒叫过来,教训你们这两个早恋的小孩!」

    爵听了奈茶的「夫妻俩」三个字,小孩子一般得意的笑了:「就是夫妻俩啦,怎么样拉怎么样啦?」

    得意且微微羞涩。

    可爱的夏已爵。

    突然,他转过头来对我说:「差点忘记了,有人找你,在楼下。」

    我有些疑惑,但没有多问,点了点头下楼。

    苏站在楼下不安地看着我。

    她变了,长长的头发修剪得只及肩膀。她站在风中,眼睛微微瞇起,及膝的淡蓝色小裙子可爱地随风摆动。

    居然是她找我。

    我想对她微笑,可是有些局促不安。

    我们站在风中一动不动,犹如两尊雕塑静默无语。

    我发现她没有化妆,身上也已没有了任何手饰——抬起头除了手指上那枚淡绿色的风琴草戒指。

    「今天是你的生日……祝你生日快乐。」良久,她低下头小声说道,像羞涩的小女孩,丝毫没有平日的傲气。

    我哑然:「我的生日已经过去一个星期了。」

    「什么?」她猛地抬起头,「已经过去了?」随后,她锁起了眉,「对不起,我记错了你的生日。」

    「没关系。」我有些结巴地说。

    「那么,迟到的祝福,生日快乐。」她的手从后面伸出来,将一个精致的粉红色蕾丝礼盒放到我手中,脸微微泛红,像乖巧的小猫。

    「我为曾经给你的伤害道歉。」她朝我走近,深呼吸了一口,慢慢地朝我鞠了一个躬。

    她软软的发丝在风中轻微地扬起,抚过我的脸。

    我的眼睛突然湿润了,望着近在咫尺的她,突然觉得我们的距离如此亲近,再也不是如天涯海角般遥远。

    我情不自禁地抱住她。

    记忆中和她的,第一个拥抱,带着温和的类似水果的芬芳。

    学着渐渐宽容去爱的苏,我的表姐,不再骄傲,不再盛气凌人,不再嚣张跋扈。

    苏没有挣扎,像乖巧的小猫温顺地任由我拥抱,声音低柔:「我……曾经做错过很多很多,你会原谅我吗?」她抬起头,苍白的脸颊布满了泪,「对不起。」

    「没关系。」

    没关系,我真的一点儿也不在意。苏,从过去到现在,我一直很爱你。

    我摸了摸她褪去了傲气、温柔而安静的脸:「你永远是我的表姐。」

    「谢谢你,你真的很宽容,相比之下,曾经的我,真的好不堪。」苏哭着道谢,转身跑掉。

    我望着她逃离的背影,无意识的伸出手指触摸空气,有淡淡的温暖和幸福驻留在半空中,很久都不曾消散。

    我微笑了,泪水从眸中分离出去,一串串静默的滴落。

    嗯,很幸福。

    我打开礼盒,里面是一条手链,一朵朵向日葵在黑色的链子上明亮地微笑,伴随着银色铃铛清脆的声响,可爱极了。

    我将它戴在手上,背对阳光抬起手,逆光看去。向日葵绽放着微笑,宛如幸福的使者在阳光下撒播温馨无比的爱恋。

    「我爱你们。」我对着它们可爱的脸庞喃喃。

    客人已经陆续来了。

    我在奈茶的房间为她补了最后一次妆,奈茶突然变得紧张,于是她撇开我,第N次朝厕所冲去。

    啊,婚前恐惧症吗?我忍不住笑了。

    就在这时,有人拉住了我的手,手心蓄起温暖。

    「爵?你怎么不在楼下?」

    爵抱住我,轻柔而绅士:「喂,我们私奔吧。」

    「啊?」我故意瞪大眼睛去探了探他的额头,他打掉我的手,温柔的凝视着我,「离开婚宴去别的地方好不好?」

    「可是……我们是伴娘和伴郎啊。」我有点为难。

    「没关系,哥哥不在乎这些。走啦。」他不由分说的拉起我的手,我跟随着他的步伐悄悄离开了别墅。

    「喂,伴娘伴郎,干吗去?」就在这时,夏已醒「从天而降」,身穿熏衣草色的礼服,俊美而温文尔雅,绅士极了。

    我慌张的瘪了瘪嘴,说不出话来。

    「哥哥!」爵故作乖巧的喊道。

    夏已醒无奈的笑了:「就知道要你们做伴娘伴郎不牢靠,算了,这会放过你们!还好有请候补伴娘伴郎,哼。」

    「谢谢哥哥。」爵笑了,将我一拽,我们头也不回的离开了夏家。

    他牵着我的手,奔跑,在明亮晴朗的日子里,有一种幸福得会飞起来的感觉。

    少年在奔跑,呼吸微微紊乱,我感受到他身上淡漠而温暖的香气,制造出整个梦幻天堂:有樱桃色的云朵鼓胀,花朵蘸着蜜汁,高贵的六翼天神拨弄着水晶色的琴弦,上面悬着各种各样的甜言蜜语。我和向日葵恋人贴着彼此笨拙的花盘,傻傻地起舞。

    「到了。」夏已爵说。我从沉迷的幻境中挣出来,望向远方,不由愣神了。

    这才是,梦幻天堂吗?

    柔软的褐色土地上,向日葵绵阳不尽,向日葵一望无际,向日葵翩翩起舞。

    鲜嫩浓绿的向日葵叶子衬托着葵花巨大而笨拙的脑袋,深蓝色的葵花子排列有序,犹如千千万万颗温暖的心脏甜美的跳动。蜜蜂在花盘上嗡嗡私语,幸福的声音震得桃红色云朵混沌分离,均匀地涂抹在向日葵上方的天空。白亮的光线从桃红色云朵的罅隙里照射下来,每一缕光线尾端都悬着晶莹的露水。

    向日葵花田。

    向日葵花田。

    是向日葵花田。

    我怔了很长时间,然后望着一大片向日葵田开心地尖叫起来:「爵,你是怎么找到这里的?」

    「偶然而已。」他抿嘴笑,「以前没有这么好看啦,不过我一直找人打理,才会变得这么美哦。」

    「谢谢。」我故作可爱地皱着鼻子扑向他,「我爱你!我爱你!我爱你!」

    「小傻瓜!」他揉乱我额前的刘海,忍不住微笑了,「那么,我是说如果,将来的将来,我们也可以像哥哥和奈茶那样吗?」

    我眨巴着眼睛凝视着他的脸,重重地点了一下头。

    爵笑着拥我入怀,声音温柔而小心翼翼:「向葵,你和裴凛蓝微笑拥抱,和凉初菲形影不离,可我总是看见你不快乐的笑容。虽然是笑着,但总是有一点苦涩。我知道谁都不能带给你幸福,只有我可以。所以我,一定会在你身边,给你幸福。」

    「自恋狂。」三个字轻轻地落在半空,夏已爵已向我伸出了手。

    阳光蓄在他白皙的手掌,满满的、亮堂堂的、金灿灿的温暖。

    「向葵,将来的将来,我们都到了法定结婚年龄,你愿意嫁给我吗?」

    夏已爵,你在向我求婚吗……

    「不管我生老病死,不管我贫穷富贵,都会和我一生一世,不离不弃?」

    当他说出那句话时,我的眼眶湿润了,一种奇妙而青涩我i比的感觉传遍全身。

    「我愿意。」我笃定地将手放进他温暖的掌心,「那么你愿意也这样陪着哦吗?」

    因为今天穿了正式的礼服,我们看上去简直是一对真正的新人。

    「当然,小妻子。」夏已爵绅士地吻了吻我的手背,从口袋里掏出一样东西戴在我的手指上。

    我大吃一惊,只见戒指上镶嵌着一朵银白色的向日葵,玲珑小巧,精致无比。银色向日葵花瓣映出阳光的影子,花盘中心镶嵌着颗颗晶莹的水钻,俨然是当初日夜挂在我耳垂上的向日葵耳坠。

    望着我惊异的眼神,他说:「我把它找回来,交人重新锻造成了戒指。」

    我低下头喃喃地说道:「那天的事对不起。」

    「是我的错。」夏已爵说,「那,你替我戴上另一枚吧?」

    我点点头,从他掌心里拿起另一枚戒指,套进他的手指。

    互戴戒指,是否象征一生一世,不离不弃?夏已爵,只要是和你,我便一千个愿意,一万个愿意,而且永不后悔。

    「这样我们就可以一直在一起了!」

    「嗯。」我点点头,有些羞涩。

    一阵微凉的风轻轻吹过,倒动向日葵的清香,席卷着桃红色云朵的湿润、叶瓣的清香以及蜜蜂的耳语,无比清新。

    我顺势躺在向日葵地里。

    向日葵巨大的花盘从上而下笨拙地睁大眼睛打量我,我朝它做大大的鬼脸。

    「呼,你好傻。」爵忍俊不禁,在我身边躺下。

    「哪有!你才像傻瓜!」我揪了揪含在他嘴里的草叶。他想小狗一样摇摇脑袋,打掉我的手,姿态极其可爱。

    风还在静静地吹着,向日葵在风中微微摇晃。

    我们突然沉默无语,双双闭上了眼睛,享受着这一剎那毫无杂质的悸动。

    向日葵、绿叶、露珠、暖樱色云朵、耳语、爱情……一切的美好词汇组合珍惜爱一起,世界突然变得好温暖。

    闭上眼睛,我在脑海里想象着爵瘦长的轮廓。

    嗯,他今天穿了一件纯白色的礼服,烫金的玫瑰躲在他洁白的西装袋子里,真丝的白色衬衫微微露出做工精致繁复的领子,还有精致光滑的淡紫色领带……

    「向葵,我在想象你的样子。」

    「啊?」我忍不住蔓延开一个甜丝丝的笑。

    向日葵恋人,我们多么想。

    「要把你被一天的样子都刻在心里。」他说。

    我笑了,双手如同梦游般穿过阻挡着我们的向日葵,紧紧地抱住了他的脖子,将脸埋在他的锁骨间,呼吸着他身上淡淡的香气。

    「喂,你说这个夏天会过去吗?」我紧紧搂着他问。

    「嗯,已经快过去了。」

    「不!」我的眼里染上一层悲郁的色彩,「我不想让它离开。」

    「为什么?」

    「不知道,好像会失去很重要的东西。」我有些不安的嗫嚅,又将他抱得紧一点儿。

    「不会的……不要想太多。」他拍拍我的脑袋,犹如在拍向日葵笨笨的花盘。

    我们又默默无语地听了很久风的声音,然后我突发奇想:「爵,我想把这个夏天染成向日葵色。」

    他似乎快要睡着了,漆黑的睫毛微微合拢:「为什么?」

    「那样,夏天就不会褪色。」

    「为什么?」

    「用爱作染剂,怎么会褪色?」我露出一个天真的笑容,憧憬地说。

    「哦……」他迷迷糊糊地应了一声,估计并没有听懂我在说什么,在风的催促下眼睛闭起,渐渐地睡着了。

    他的头枕着在我大腿,皮肤如月光一般晶莹无暇,一双长长的睫毛美丽得过分,在向日葵花盘的衬托下,俊美安静,犹如王子。

    我轻轻地笑了,小心翼翼地吻了吻他的眼睛,正欲去向日葵地肆意奔跑一番,却发现他紧紧地抓着我的手,抓得那样紧,无比依赖的样子。

    「你在以我,对不对?」我望着他美丽的睡颜低语,「我也很在意你。」

    亲爱的夏已爵,我的向日葵。

    睡吧!一觉醒来,你会发现,我依旧在你身边。

    (2)清晨,无雾。

    这里的天空色泽总是变幻莫测。

    桃红色,比粉红色略路鲜润一点儿,比大红色略路柔美一点儿。

    我依旧习惯性地踢掉拖鞋坐在窗沿上,微瞇着眼睛仰望清晨的天空。

    jessicabookshelf

    我大口呼吸着清新的空气,心情无比惬意。就在这时,有短信来了的提示音响起。

    我打开手机,查看消息,吓了一跳——

    「我希望你去死!」

    过了一会儿,我静下心来,看着刺眼的短信故作冷静地回复:「你是谁?」

    「你抢走我的夏已爵!伤了我哥哥的心!我要你去死!」

    是……裴牧牧?

    「你会遭报应的!我要毁了你!毁了你的一切!」

    「你去死!你去死!你去死!你去死!你去死!你去死!你去死!」

    一字一句,冰冷而愤怒,飞快地发到我手机上,我皱了皱眉——毫不客气地回复:「有病。」然后干脆摁了关机键。

    简直是疯子。我感叹,但心还是忍不住不安地跳动。裴牧牧说的一切话我都可以不在意,唯有那一句「伤了我哥哥的心」,让我无比悲伤起来。

    自从那一天,我残忍地对裴凛蓝说,我离不开的,是对夏已爵的依赖后,他与我便再也没有任何联系。视线里捕捉不到他好看的身影,耳朵边也没有他故作可爱的感叹和嚷嚷。

    这一切都是让人那么不习惯。

    可即使是这样的感觉,也仅为空荡荡的难过,而不是锥心的想念与撕心裂肺的悲伤。我知道,我对他,终究不是爱情。

    我的确是伤了裴凛蓝的心啊。我对他的喜欢,笨就不是爱情,可我需要依赖,需要一块浮木来拯救即将溺水的自己。我卑鄙无耻地利用了他对我的喜欢,以驱走自己的孤单与悲伤。

    我,真的好卑劣。

    我深吸了一口气,强忍住眼泪的冲动,睁大眼睛望着桃红色的天空。

    裴凛蓝,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

    可我要怎么样才可以亲口对你说,而你又是否会原谅我?

    从过去到现在,我突然发现自己变了好多,不再那么悲观,不再那么冷漠,也不再对任何事都无动于衷。

    或许,那扇紧密不开的心门,早已经羞涩地微微开了一条缝,于是所有的感情,悲伤、快乐、幸福、孤独、由于……曾经不曾拥有的东西全部一股脑儿涌进了心烦,将那片冰冷的世界解冻。于是,那片冰封的世界慢慢温暖起来。

    剎那,阳光普照,风和日丽。

    是这样的吗?

    是这样的吧!

    敲门声扰乱了我的思绪。

    我回过头,爵已经站在我身后。

    「你哭了吗?」夏已爵皱着眉头凝视着我。

    「呼——没有。」我下意识地将手机藏进口袋,微笑着,「是打了一个哈欠啦!」

    夏已爵点了点头,牵起我的手:「那我带你去一个地方。」

    「去一个地方?去哪里?」

    他的眼眸中有悲伤的水波涌动:「去……会见故人。」

    我和他上了一座山。巍峨的树木中间断断续续地可以看见一排排的坟墓,砌成乳白色,孤独而整齐地停留在原地。

    夏已爵牵着我的手,带着我缓慢地爬上了上坡,在山腰的地方站定。他将我的手越抓越紧,脸色突然间变得煞白。

    我看到他奇怪的反应,下意识地顺着他的视线看去。

    安静的乳白色墓地,雕刻者乳白色的小天使和玫瑰,中间是张放大了的黑白照片。照片中的少女长长的发丝柔顺地垂在腰间,眼睛澄净而略显倔强,笑容则有一丝淡淡的忧郁。

    是初夏。

    原来他是带我来看初夏的墓地!

    她淡淡地微笑,就可以让人心驰神往。

    她默默地张望,彷佛永远存在于温暖的初夏时节。

    我亲爱的初夏,今天是你的生日,你在云端看我们吗?

    爵望着她的黑白照片,抿着唇一言不发,握紧了手里的香水百合。我慢慢地捏紧爵的手,然松开他的手指,拿过他手里的香水百合。

    爵略微诧异地看着我,我默默地将香水百合放在她的墓地前。她的黑白照片在香水百合的团簇下,愈显洁白和纯净不染。

    我伸出手指抚摸着石碑上初夏的名字,微涩的感觉传递到指腹间。就在接触到她名字的那一剎那,我的眼泪突然掉了下来。

    也因为车祸失去了父母的她,并没有封闭自己,佯装自己有多坚强,而是在默默地努力,默默地成长,始终是善良单纯、温暖坚毅的女孩子。而我呢?自以为有多可怜,有多悲伤,觉得自己的一个没人要的小孩,是被上帝遗弃的人,讨厌幸福,厌恶快乐,将自己缩成一团,圆圆逃离一切美好的东西。

    我从回忆中挣脱出来,轻轻叹了一口气。

    「向葵,你……不记恨她了吗?」爵站在我身边问我。

    「我才不会!」我微红着脸争辩。

    他跪在初夏的墓前,也伸出手指唔抚摸石碑上的「初夏」两个字,轻言细语:「你,好吗?」

    我默默地看着爵,将自己的手也迭在他的手上。天边的日光被浓密的树林所遮掩,只有淡淡的光影从树的罅隙疏落流离,落在我们交叉的手指和初夏的墓地上。

    「初夏生前最喜欢香水百合,今天是她的生日,所以我才会到你来这儿看她。她已经死了两年了……」夏已爵漆黑的眸子里有晶莹的泪珠在滚动,映着浅浅的阴影,不可抑制地悲伤。

    我忍不住去吻掉他不知不觉掉落到腮边的泪滴。爵脆弱地看着我,将我抱在怀里,眼泪滴进我的衣领里,顺势流入了我的身体、血管、心脏。我感受到和他一样的悲伤,心酸而无奈。

    「向葵,我真的很对不起她,她曾经给过我那么多幸福,我竟然让她这样死了。」

    「不是你的错呀。」我安慰他,可是心里还是有些不自在。是的,并不是爵造成地过失,而是裴凛蓝,曾经那个花心无比、折磨初夏的裴凛蓝……到了如今,我依旧无法想象他曾经的恶劣。

    「我真的很恨裴凛蓝。」他满腔仇恨地低语,「无论怎么劝诫自己,依旧……很恨他,这样折磨初夏。」

    「我不应该这么随便地让初夏和他出去的,裴凛蓝和我只不过是普通朋友,我对他的了解并不多,就那么放心让初夏赴约,都是我的错!都是我的错!」

    淡淡的日光涂满了乳白色的坟墓,少女的黑白照片呈现出一种圣洁的忧郁和美丽。我抓住了爵的手,轻轻地对初夏说:「初夏,我和夏已爵,现在很幸福,请你在天堂,也一定要幸福。」

    就在这时,又一束娇嫩新鲜的香水百合放在了初夏一尘不染的墓地上。

    「裴凛蓝?」我脱口而出,他没有回应我,在初夏的墓地前跪下,「初夏,生日快乐。」他也用虔诚而温暖的声音说道。

    「不要在这种地方猫哭耗子假慈悲!如果你还怜悯她,就给我滚开,不压侮辱这么纯洁的地方!」夏已爵火了,冲上前去拉住他的衣领。

    「请你让我先拜祭她。」裴凛蓝淡漠地瞥了他一眼,「你就这么想在初夏的墓地前和我动手吗?」

    夏已爵听了,不由自主地放了手,但依旧双眼冒火地盯着他,拳头捏得咯吱作响。

    裴凛蓝重复着与我们一样的动作,伸出修长的手指抚摸着初夏的墓地,笑容静淡而且哀伤无比。他的眼神温柔谦逊,带着涌动的泪花。他不断地抚摸着石碑上初夏的名字,最后贴上去轻轻地吻了吻。

    隐隐约约,我知道,即将到来的事,我已阻止不了。他们之间累积多时的仇恨,终要有个了结。

    过了很久,裴凛蓝终于站了起来,他淡淡地向前走去,说:「过来,我们之间的事,不要让初夏看见。」

    自始至终,他都没有看过我一样。

    光影筛入树叶罅隙抖落的刷刷声,犹如蚕茧羽化成蝶那一刻的震撼与斑斓。偶尔传来几声清脆的鸟鸣,更像是为死亡者独唱的挽歌。

    「初夏不是我害死的,我没有占有她的身体,也没有时她怀孕。」裴凛蓝面无表情的说

    我和爵吃了一惊。

    「你知不知道你在说什么?」夏已爵说

    「我不是花心而且不负责任的男生,如有这样的传闻,也是那些女生主动招惹上我,我并且没有伤害他们的事,更何况是我爱的初夏。」

    「哈,当初明明承认了,现在为什么要狡辩说没有做过那样的事?你不觉得自己很好笑吗?」夏已爵冷冷地嘲笑他。

    「就是因为我爱初夏,所以我当初才会承认她肚子里的孩子是我的。」裴凛蓝依旧是那副冷静的可怕的样子,字字句句都令人惊愕无比,「夏已爵,知不知道,初夏之所以死掉,是因为你的追求者找人强xx了她!她没又被我侮辱,她是被几个人轮奸的」

    我瞪大眼睛抬起头,看到裴凛蓝怒气冲冲的脸,他发疯一般吼道:「如果你不让她假装你的女朋友,她就不会死!她根本不可能会死!她喜欢的人从始至终都是我!她是因为你而葬送生命的!我爱她,我是为了保护她的名声,才会说一切是我做的!你懂不懂?你懂不懂?你

    这个自以为是的神经病!」

    爵的脸已经变得惨白惨白。

    「你说的这些,有证据吗?」望着爵惨白失神的模样,我终于忍不住了,将他推到身后,对裴凛蓝不顾一切的吼道。

    裴凛蓝的眼里闪过一丝惊讶,随后他又恢复了冰冷的样子,嘴边浮起一个自嘲的微笑。我立刻感到一阵内疚,但我依旧绞着衣角,咬着嘴唇看着他。

    裴凛蓝,我知道我对不起你,可是伤害夏已爵,我看不下去。

    「证据……你是要证据吗?」裴凛蓝笑了,用他那双苍穹蓝澄净如水的眼睛望着我,笑容爱上而淡漠,「证据,我当然有。」

    他小心翼翼地从口袋里掏出一本袖珍版的日记本,巴掌大的香水百合形外壳,系着淡蓝色的丝带,精致如新。

    他把它交给爵,说:「这是她的日记,她时候的第二天,快递公司送过来的,是她死前就准备给我的,里面又被隐藏的真相。我本以为可以永远藏着这个日记本,像永远怀念她一样,可是我错了,爱一个早已离开的人,终不可能浪漫到天长地久。」

    他在说最后一句话的时候,别有深意地回头看了我一眼,我看到他蓝色瞳孔里满满的忧伤。

    我该怎么去祈求你的原谅,裴凛蓝?我又开始有流泪的冲动,可是我并没有追上前去向他解释我的任何行动。因为此刻更需要我的人,是夏已爵。

    我已经伤害了你,不愿再伤害夏已爵。

    我飞快地跑到爵的身边,拿起了那个日记本,想要把它扔得远远的。可是爵按住了我的手,脆弱地呓语:「向葵,我应该知道真相。」

    我的心无可抑制地疼痛起来,我弯下腰亲昵地将头抵在他的头顶,他契合哦的发丝散发出安静清新的发香。

    我温柔地说:「那么无论如何,先回家吧,我们一起面对好不好?」

    3)

    回到家,怀着忐忑不安的心情,我和爵打开了初夏的日记本。剎那间,走进了她那段精致泛黄、忧伤而纯情的年华……(ps:小字,不解释。)

    ***初夏的日记***

    TodayIsBeautiful

    那天迷迷糊糊地在飞机上睡着了,睁开眼,就已经来到了这个城市。

    遮天的树木,晴朗的天穹,沉醉的花香,潮湿而颜色多变的云朵,还有笑容甜美得像水果的漂亮女生。

    太喜欢这里啦!

    今天我转到了醒江学校!刚转到这里的第一天,上帝就仁慈地赠与了我一个奇迹。

    上午,我抱着一大堆从教务处领来的新书,走在校园的林荫道上仰望天空。就在这时,身边响起了脚步声,我不经意间回头,然后微笑的弧度凝固了……

    在醒江学校成排的秋樱树下,走来一个消瘦而且修长的美丽少年。

    秋樱淡粉色的花瓣在风中可爱地瑟缩着,轻柔地飘零,旋转出一圈圈妩曼的轻弧,似乎凭空点缀出一个又一个带着七彩花香的泡泡梦境。少年带着似笑非笑的神情行走在秋樱树下。

    更主要的是,他有一双湛蓝色的美丽眼睛!

    呀!

    我该怎么形容他!听着iPod,穿着白色衬衣,有一双湛蓝色眼睛,笑容温暖而美丽少年!

    他简直就是我喜欢的百分百男孩!

    只要看那么一眼,我就确认了,他是我的百分百男孩——并不是花心,并不是贪恋他好看的面容,而是一种感觉,一种无比柔情而熟悉的宿命感。

    我痴痴地望着他里去的背影,发誓:我可以停下不安寻找的步伐了,因为我的百分百男孩,就是你了!

    我爱的爱尔兰

    我喜欢爱尔兰,这国家总让我有莫名的亲切感,彷佛我前辈子就是生活在那里一般。

    我总是暗自祈祷,会有一个笑容温暖的男孩子出现,对我说:「初夏,我们私奔到爱尔兰吧。」

    如果是这样,我一定会说:「嗯,我们现在就出发吧。」

    爱尔兰,那个名为爱尔兰的国家,风景优美,环境安静,牲畜成群,绿草如茵。

    如果可以和亲爱的人在那片土地分享一切快乐,真的是很美好的事情啊。

    MySecret

    我今天才发现,哥哥好有人缘哦!

    每天在校园里遇见他,总会发现他被红着脸的纯情女生围绕。

    我站在原地朝他投去一个幸灾乐祸的笑容,他瞪大眼睛朝我假意扬了扬拳头,可我知道他不会对我动手。因为他连一次脾气都没有对我发过,爵是很好很好的哥哥呢!

    就在这时,一个穿得很俗气很妖艳的女生风情万种地朝哥哥走去。她花了好浓的妆,虽然不难看,可我就是不喜欢这样的女生。

    「爵,你带我去游乐场玩好不好?人家想去游乐场玩嘛!」那个做作的女生用连我也要恶心的语气对夏已爵说。我这才认出来她是那个缠了哥哥很久的高三学姐。真是的,都高三了,还打高一美少年的主意,太可恶啦!

    哥哥也是一脸无可奈何的郁闷表情,突然,他甩开高三学姐的手,冷漠无比地说道:「喂,我有女朋友!你别缠着我了。」

    「爵,你有女朋友?是在和我开玩笑吗?」学姐睁大眼睛娇气地说。

    「谁有空和你开玩笑?我说的是真的。」夏已爵径直向我走来,拉起我的手,笑容淡淡,「我的女朋友,初夏。」

    那个时候,并没有人知道我们是表兄妹关系。

    我有些诧异地望着他的举动,本想甩掉他的手,但觉得哥哥被这样的女生缠住真是太可怜了。算了,我就姑且原谅他拿我当挡箭牌吧!

    高三的学姐惊奇地看着我们,表示不相信。

    哥哥转过头来吻我,这在法国很常见,不过是好朋友的亲昵举动,我与他亲昵地吻了吻,还贴了贴彼此的脸颊。

    高三的学姐看着我们暧昧的举动哭着跑了,临走的时候还不忘狠狠地瞪我一眼,简直要把我吃了似的。

    哥哥走了以后,我郁闷又百般无聊地走在秋樱树下,想念着我的百分百男孩,忍不住扑哧一声笑了。

    就因为这么心不在焉地走路,我和一个人不小心撞在了一起,然后我毫无防备地摔在了地上。

    好不容易缓过神勉强站起来,我差点惊叫出声!啊啊啊,居然是我的百分百男孩啊!

    他正瞪着小鹿斑比般澄净的蓝色眼睛望着我,长长卷卷的睫毛储蓄着春天细小的花粉,随着他睫毛轻盈的眨动弥散开来。好看极了!

    但我不能在他面前失态或者露出花痴女生的表情,我故作生气地说:「喂,你看什么看?」

    他依旧很诧异地瞪着我,然后露出一个超级好看的笑容:「好漂亮的蓝丝带!」他伸出手指温柔而礼貌得拉了拉我扎在头发上的蓝丝带,最后笑盈盈地补上一句,「还有,你长得也好好看,所以我才会这么惊为天人地看着你哦,不好意思啦。」

    我剎那间因他大胆的花语羞涩得红了脸,但我依旧捏着小小的拳头故作生气:「耍流氓!」

    不太粗鲁又不是很温柔的三个字。

    随后,我匆匆地走了,但我装作不经意般丢下了印着我的名字与班级的学生卡,希望他下次能找得到我!

    我捏了捏自己的脸,居然滚烫得要命。

    已醒哥哥总在我脸红的时候叫我小蘑菇,已爵哥哥则说我脸红的时候丑得可爱。

    啊呀呀,莫非我给百分百男孩的印象,仅仅是:一直凶巴巴的丑丑小蘑菇吗?

    简直是太失败了啊!

    EverythingIsGonnaBeAlright

    我知道啦,我的百分百男生叫裴凛蓝,他也是高一的新生哦!

    他捡起我的学生卡后第二日便来教室找我了,从那以后他开始对我发起猛烈的追求攻势,颇有点死缠烂打的意味,可我一点儿也部讨厌这样的死缠烂打,因为他是我喜欢的人啊。

    朋友说这样的感情来的太快了,有点不真实的感觉,可我不相信,我只相信自己的直觉。裴凛蓝之所以喜欢我,就是因为我一是他的百分百女孩,而我之所以喜欢他,也是这个原因!

    或许我们上辈子就是恋人,在岁月的洪流中被迫分手,所以这辈子都在忙碌不安地寻找前生丢失的恋人,而如今不偏不倚地碰面了,自然是无比真切而快速地喜欢上了对方。

    我又开始臆想了,天!

    LoveMe,LoveYou

    今天是周末也是我的生日,裴凛蓝陪着我去了海上乐园,喝了咖啡,还逛遍了所有商场。我买了一条白丝带和一条蓝丝带,当然,最后还是被他抢先付账了。

    晚上,已醒哥哥不在家,已爵哥哥破天荒为我准备了生日蛋糕。我把白色的丝带送给了他(其实有一点点舍不得,毕竟是我的百分百送给我的,但已爵哥哥真的对我很好很好,做人是不可以自私的哦)。哥哥陪着我过生日,我们还拍照留念了,照片里的我们被涂满了奶油,好傻。

    EveryDay,EveryLove

    我又在傻傻地像裴凛蓝了,我真的好喜欢他。

    可是我最害怕的就是已爵哥哥的暧昧眼神了。他总是一脸「小猫,你偷腥」的可爱神情看着我,我只好窘迫地说我不喜欢裴凛蓝,只是把他当作普通朋友。

    不过想想我对已爵哥哥说的「我一点儿也不喜欢裴凛蓝啦,真的没有任何感觉」「我要好好读书,不会去想这些乱七八糟的事情!我是一个好女孩哦」之类违心的话,我就好过意不去啊!哥哥,我不是故意要骗你的,可就是说不出真心话!

    不知不觉就已经到圣诞节了,我对裴凛蓝的喜欢也越来越深。

    这几个月,他一直都在我身边,逗我笑,陪我玩,和我说俏皮的话,一切都让我觉得无比快乐。

    等会儿我要和他见面,我决定向他表白心意,我不要再这么模糊混沌下去了。

    裴凛蓝,你是我百分百男孩,永远永远!

    如果可以,能不能就这样死掉

    我要去死。

    我要去死。

    我要去死。

    我要去死。

    我恐怖地望着我貌似微微隆起的小腹,神经质地大叫,我痛苦得要发疯,痛苦得像马上死掉!

    我不要相信,我不要相信!

    我怀孕了!我怀孕了!有一个肮脏的生命在我的肚子里等待诞生!

    最近我月事停止,老是呕吐,还变的食欲不振,恶心晕眩,这一切的症状都让我害怕。我买了测孕纸,最后,这一切都被证实了:我,怀孕了。

    这个肮脏的孩子,留着几个肮脏男人的血!

    我哭了,眼泪瞬间淹没了我的脸孔,我绝望地在房间里嘶喊,望着纯白的天花板……上帝你在哪里?你为什么不给我救赎?你为什么要这样折磨我?

    记忆又倒退回了两个月前,那个恐怖的,阴暗的圣诞节……

    那一天,蓝有事没有赴约,我只好闷闷不乐地回家。走在小巷的时候,几个打扮得不伦不类的流氓从小巷里经过。我皱着眉头想要躲开,这是,其中的一个女生大叫道:「靠,你是初夏?」

    我疑惑地望着她,她化了很浓的妆,穿低胸的性感衣服。我努力地想,总算想起她就是那个被已爵哥哥拒绝的高三学姐。

    我还没开口,她便打了我一巴掌,恶狠狠地说:「臭女人,居然敢抢我的夏已爵,你找死吗?」

    我被打得愣在原地,就在这时,一个流氓走上来,轻佻地摸了摸我的脸,说:「这小妞挺嫩的,如果我们兄弟想……你不会介意吧?」

    那个学姐哈哈地笑了,从包包里拿出相机:「哈哈,你们做,我来拍。」

    ……

    我不要会再回忆,我不要!我不要!我不要!我大声地吼:「我不是夏已爵的女朋友!」可是没有人听到,他们用黑布蒙住了我的眼睛,我拚命地想要逃跑,拚命地哭喊,却全部淹没在他们不怀好意的笑声中。

    那个可恶的学姐好像在一边不断地拍照,不知道折腾了多久,他们总算停了下来,笑着跑了。

    我痛苦地靠在昏暗的路灯下,那群流氓,占有了我的第一次……可是我,居然不知道他们长什么样子。

    我脏了,不干净了……

    将这一段往事写在日记本上,我的手指麻木无力,眼泪又开始掉了下来……怎么办,我要去打掉这个孩子吗?

    就算是打掉,我也不能抹灭昔日的记忆,我被占有了,我被侮辱了,就这样毫无预兆地从天堂掉入了地狱!

    幸福地过渡,居然是灾难?我究竟做错了什么?为什么要遭受到这样的惩罚?

    我不怪已爵哥哥,虽然如果不是他,那个学姐就不会来找我麻烦……

    因为i这一切都是我的错,我一定做错了什么,一定是,上帝在惩罚我了,上帝不再爱我了呃,我必须接受惩罚,堕入黑暗的洪荒。

    死神是不是在召唤我?我是不是应该去地狱了?

    这两个月我都没有和蓝联系,而如今,我更要放手了。

    我不会容忍一个不干不净的自己存在,我不会容忍肮脏的自己肮脏地活在这个世界上。

    我更不会容忍,一个不知道谁是爸爸的孩子,连声叫我妈妈。

    我真的已经绝望了,我的美好世界已经被现实击得粉碎,我要去死。

    亲爱的大家,永别了。

    最后的信

    蓝,我之所以把这本日记寄给你,就是想要告诉你事情的真相。

    我也希望在你眼里,我是永远纯洁的初夏。

    可事实是我已经不是了,我无法忍受我的肮脏和不纯洁,所以我要离开,去另外一个世界,哪里或许有我所丢失的纯洁与美好。

    蓝,请你幸福,我爱你。

    你是我的百分百男孩,永远永远。

    我走了,永别了。

    看完这短短的几篇日记,我的心脏开始剧烈地疼痛起来。

    我可以感受到初夏的悲伤,她潦草的字迹里发疯一般的痛苦。

    她自杀了……

    初夏,初夏,初夏……

    初夏,你怎么会如此呢……

    爵颓废地笑了,漆黑的眼眸中是我从未见过的空洞:「杀人凶手……从始至终都是我。我杀死了她……从头至尾,都是我的错……如果不是我,她不会被侮辱,不会怀孕,不会死……这一切,都是因为我……」

    我抱住了他,感觉到他身体在颤抖。他像一个做错事的孩子,焦急、慌张、脆弱得无法自拔。

    夏已爵,我突然,不知道怎么安慰你。

    夏已爵,我突然,不知道怎么靠近你。

    夏已爵,我突然,不知道该怎么分担你的忧伤。

    夏已爵,我突然,也开始不知所措地恐慌……

    「爵,不要这样,答应我,不要这样。」我踮起脚尖靠近他的耳朵,一遍又一遍地说。

    「那么我应该怎么办?」夏已爵的声音像绝望的冷凌,一点点刺进我的心里,升华为最最悲伤和冰冷的雾气。

    「我们可以一起努力的……我们可以勇敢地面对明天!」我语无伦次,断断续续地说道,而后将他搂得更紧。

    夏已爵依旧在我怀里轻轻地颤抖:「可是我感受不到,你的温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