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请 登录注册
当前位置:雨枫轩> 原创长篇小说 > 恐怖|科幻 > 悬疑推理小说 > 资本对决 > 正文 > 第十五章 棋子的秘密
第十五章 棋子的秘密



更新日期:2021-07-06 + 放大字体 | - 减小字体 本书总阅读量:

    晨影酒吧还是像往常一样,生意很清淡,只有服务员,没有几个顾客。似乎晨影酒吧一点也没变。——这是小徐哥刚踏进晨影酒吧的感觉。但在下一秒钟,他就感觉到了酒吧里似乎少了些什么。对了,洛小老板不在酒吧里。

    小徐哥走向吧台,对一个大堂经理模样的人道:“洛小老板呢?”

    大堂经理道:“不知道。”

    小徐哥又道:“那洛大老板呢?”

    大堂经理道:“在里面,不过大老板今天不亲自做生意。”

    小徐哥诧异道:“为什么,今天是什么日子?”

    大堂经理道:“不知道,大老板今天一步也没走出过办公室。”

    小徐哥道:“那我可以进去见他吗?”

    大堂经理道:“大老板今天没说阻止客户进去找他,不过还是建议您不要进去,大老板脾气不是很好。”

    小徐哥没理大堂经理,走到了洛闻办公室门口,敲了敲门。里面传出洛闻的声音:“进来。”小徐哥推开门,走了进去。

    整间办公室都拉上了厚重的窗帘,外面的阳光半点也透不进来。办公室里也没有开灯,而是在桌上点着几支蜡烛,是那种烛光晚餐用的蜡烛。房间音响里传出大提琴演奏的略带浪漫而忧伤的乐章。烛光印衬出桌上一瓶葡萄酒,已经喝了半瓶。纯金打造的国际象棋棋子在烛光中闪动着点点金色。

    办公桌后正坐着洛闻,他手里夹着一支雪茄,望着小徐哥,目光深邃又显得不可捉摸。小徐哥显然没想到办公室里会突然冒出这么一幅景象,他尴尬地站着,想退出办公室,却又对今天的洛闻显得特别好奇。

    洛闻略带疑惑地看了一眼小徐哥,道:“你来干什么?”

    小徐哥想了想,道:“我来谢谢洛大老板昨天救了我。”

    洛闻忍不住笑了起来,道:“你这话实在是假得恶心了。如果小徐哥会真心为了对我说一句‘谢谢’而来找我,我愿意把整根雪茄吞下去。”

    小徐哥大笑了起来,道:“洛大老板不愧是洛大老板,好吧,实话告诉你,我今天是来向你问清楚几件事的。”

    洛闻摇头道:“今天我不亲自做生意,外面的人难道没跟你说过吗?”

    小徐哥道:“说过,但你只说了今天你不亲自做生意,没让他们一定要阻止客户进来。”

    洛闻道:“这是我表达上的失误。好吧,既然你已经进来了,我就和你聊几句,快点打发你走吧。我说过今天我不做生意,所以今天你也用不着给钱。不给钱的生意就只是聊天,不是生意了。”

    小徐哥笑着道:“如果洛大老板每天都能这么大方,那么就没有人会说你脾气不好了。”

    洛闻道:“你想问清楚几件事?”

    小徐哥道:“刚才是两件,现在是四件。”

    洛闻苦笑道:“你难道因为今天我不收钱,所以要多问几件?”

    小徐哥道:“不错,我知道洛大老板从来不说谎话,那么既然刚才你答应过我了,你一定会做到的。”

    洛闻叹了口气,道:“好吧,可以开始我们的聊天了。”

    小徐哥道:“我问的第一件事,你妹妹去了哪里,怎么她今天不在酒吧?”

    洛闻无奈道:“你管的也真够多的,我妹妹去了哪里,和你有什么关系?”

    小徐哥一脸正色道:“当然有关!你妹妹注定是我未来的女朋友,她去了哪里,我当然要知道。”

    洛闻无奈地回答道:“她去找顾余笑了,因为顾余笑向我买了条消息。我今天没空出去,所以她代我去见顾余笑了。”

    小徐哥道:“顾余笑又向你买了什么消息?”

    洛闻道:“你可以去问顾余笑自己,好了,该问第二件事了。”

    小徐哥道:“好,第二件事,既然昨天晚上你有夏远的电话,你怎么可能查不到夏远具体在哪里?”

    洛闻道:“我并没有夏远的电话,而是夏远有我的电话。他每一次打我电话都会换一张手机卡,我怎么可能查得出他在哪里?昨天下午,夏远打了我一个电话,他出钱让我送一个消息给你和顾余笑。夏远打来电话时,我顺便告诉他,聂露想买他的一个电话,他答应了。所以昨天晚上聂露接的那个电话,是事先约好的,让夏远在差不多的时间打过来。”

    小徐哥惊讶道:“夏远出钱让你送我和顾余笑一个消息?”

    洛闻点头道:“是的。”

    小徐哥道:“那是什么消息?”

    洛闻道:“不要急,明天下午在顾余笑家,我也会去,到时我会告诉你们的。现在你可以问第三件事了。”

    小徐哥道:“第三件事,昨天,你怎么知道我中了聂露的圈套?”

    洛闻笑着道:“这些天,你每时每刻,都没出过我的视线。”

    小徐哥惊讶道:“你派人跟踪我?”

    洛闻道:“不,准确地说,是派人保护你。因为上一次我耍了你,欠你一个人情,所以一定要还给你。这世上最难还的债,就是人情债。欠你的一定会还你。你接了夏远最后一个电话,红岭的人迟早要找上你的,所以我才派了几个人保护你。好了,你可以问最后一个问题了。”

    “好!”小徐哥笑了起来,指着桌上的蜡烛,道,“最后一个问题,你今天是在干什么?”

    洛闻皱眉道:“你非得说我妹妹是你未来的女朋友,她的事你要管,那也算了。我一个男人,在干什么,关你什么事?”

    小徐哥道:“理由很简单,一是我对你今天在干什么很好奇;二是你妹妹是我未来的女朋友,也就是说你是我未来大舅子,你的事,我当然也要管!”

    洛闻无奈道:“好,告诉你。每年的今天,我都会怀念一个人。”

    小徐哥道:“我猜想,洛大老板怀念的,一定是个女人。”

    洛闻看着小徐哥,不怀好意地笑着道:“只有杜小园才会怀念男人。”

    小徐哥气得脸色发白,狠声道:“你怀念的肯定是个死人!要不然你也用不着点蜡烛。”

    小徐哥以为洛闻会生气,谁知洛闻并没有生气,依旧是微笑着道:“如果你还乱说,也许你很快就会变成死人。”

    小徐哥识相地没继续说了,只是道:“你是不是很爱这个女人?”

    洛闻道:“不错。”

    小徐哥道:“那你为什么不去找她?我相信凭洛大老板的魅力,没有几个女人会拒绝的。”

    洛闻道:“我找不到她,况且我也不知道她现在是否已经结婚了。”

    小徐哥笑着道:“以洛大老板的消息面,还有找不到的人吗?是你不想去找,还是不敢找?”

    洛闻淡淡地笑了起来,并没有说话。

    小徐哥又道:“那今天是什么日子?”

    洛闻道:“我和她分手的日子。”

    小徐哥道:“于是你只能每年的这一天一个人坐着,怀念和她在一起的日子?”

    洛闻神色略显得不耐烦,道:“今天你已经问得够多了,我真后悔答应同你聊天。”

    小徐哥笑了起来,突然,他目光无意中注意到那国际象棋的棋子并不是普通的棋子,棋子是刻成的人形。“国王”自然是洛闻,因为“国王”正一手拿着一杯酒,一手夹着一支雪茄。那“皇后”呢?只能看出是一个女人,面孔太小了,看不出是谁。小徐哥带着一肚子的好奇,离开了洛闻的办公室。

    洛闻的劳斯莱斯开进了顾余笑的别墅,可车上下来的,不是洛大老板,而是洛小老板。洛小老板径直向顾余笑的别墅里走去。

    大厅里,顾余笑正坐在一张大办公桌前办公。顾余笑看见洛小老板进来,略带好奇地道:“我以为来的是洛大老板,怎么只有你洛小老板?”

    洛小老板微笑道:“我哥今天有事,所以让我过来了。”

    顾余笑点点头,道:“洛大老板这么大的一家公司,确实每天有很多事情需要处理。”

    洛小老板道:“我哥今天在做的不是公事,而是他的私事。他每年的今天都会一个人在房间里怀念同另一个人在一起的时光。因为今天是我哥同那个人分手的日子。那个人是我哥还没成为洛大老板之前的女朋友,那个人并不漂亮,那个人也并不爱我哥,而且她后来为了自己的前途毅然选择了出国。我也想不明白,这么多漂亮的女人爱我哥,我哥为什么偏偏对那样一个人念念不忘。”

    顾余笑道:“每个人都有属于自己的感情故事,感情从来不需要别人的认同和理解,感情只属于每个人自己。怀念,或许是因为过去的时光太美好,也或许是因为现在的时光太枯燥。”

    洛小老板闪烁的眼神里充满了欣赏,道:“难怪我哥会认为你和别人不一样,你知道我为什么告诉你关于我哥这么私人的感情问题吗?”

    顾余笑道:“因为你也认为我和别人不一样。”

    洛小老板笑着道:“我现在确实认为你和别人不一样了,呵呵,你充满了智慧,而且是感性的智慧。我现在也能明白为什么我哥会对你另眼相看了。你和别人最大的不一样是,你能真正理解每一个人。难怪连我哥都希望成为你的朋友。”

    顾余笑笑了起来。

    洛小老板看了一眼顾余笑桌上的办公文件,道:“你怎么不在酒店里办公,而选择在家里?”

    顾余笑道:“家里比较舒服。”

    洛小老板眼珠转了一下,略带神秘感地笑着道:“我记得我和我哥第一次找你,向你买‘夏远到底爱不爱姚琴’这个消息时,是在你酒店里见到你的。当时你正在酒店办公,我还记得你说过,有时候酒店事情多了,你就直接住酒店里了。可是今天你却在家办公,而且这几次都是在你家里见到你。我猜想,你酒店里是不是住了其他人,所以你不方便去呢?”

    顾余笑笑着道:“你想说的是,夏远住在我酒店里?”

    洛小老板道:“当然,你待在家里还有另外一种可能。夏远不是住在你酒店里,而是住在你家里。所以你就一直住在家里,防止别人偷偷来找他。说不定,现在夏远正在楼上上网呢。”

    顾余笑又笑了起来,道:“我觉得洛小老板你的想象力真的很有趣。当然,我不介意你现在上楼,或者过会儿我带你去我酒店查一查。”

    洛小老板笑着道:“当然,这是我的个人猜测。我哥和陈笑云他们才不会注意到你以前大部分时候都住酒店,现在却一直住在家里的细节。只有女人,才有足够的细心发现夏远失踪前和失踪后顾余笑生活上的一点小变化。你放心吧,我不会告诉别人我这个发现的,甚至对我哥,我也不会说。”

    顾余笑笑着看着她,道:“你说的很对,很多事情,只有女人才有足够的细心发现一些细节。只可惜,以你的年纪,你还只是个女孩子,算不上女人。”

    洛小老板生气地冷哼了一声,继续道:“你又能比我大几岁?反正我是好心提醒你,夏远躲在哪里可与我无关,我不会在你家里找,也不会去你酒店查,不过其他人,说不定很快就会这么做了。”

    顾余笑微笑着道:“谢谢洛小老板提醒我。我也知道红岭的人迟早都是要来的,不过即使来了也是要失望地离开的。”

    洛小老板笑了一下,从包里拿出一份文件,放到顾余笑桌上,道:“这是你要的关于红岭集团此次资金来源和目前新城区资产收购进度的材料。红岭集团此次的资金规模达三百亿美元,其中五十亿美元是红岭集团自己的资金,其他的钱大多是日本和美国的一些大型投资集团在红岭这次新城区计划上的投资,还有部分资金是通过银行和信托机构筹集到的。目前红岭集团仍然在向其他地产公司手中收购新城区的土地,已经花了他们几十亿美元了。因为许多房地产公司认准新城区未来建成后更值钱,所以手中握着的地块开出的转让价都高得离谱。红岭手中的大部分现金都没用过,这些钱大概都是准备直接从第一投资手中收购新城区资产的。如果他们收购成功了,那几年后红岭的资产规模将会翻几倍。具体的数据资料都在文件里,你可以慢慢看。”

    顾余笑随手翻了几页文件,笑了起来,道:“洛大老板的资源真是丰富,这么详细的数据资料都能被他收集齐全。”

    洛小老板笑着道:“这些东西来得很容易,只要我哥说句话,公司自有相关部门的员工去通过各种渠道收集齐全。只是我想不明白,你要这些资料有什么用?”

    顾余笑笑着道:“好像洛大老板是不管客户买消息后的用途的。”

    洛小老板轻松一笑,道:“算了,我也不是非想知道不可。好了,我们明天再见!”

    “明天见?”顾余笑略显诧异地道,“明天你还来?”

    洛小老板神秘一笑,道:“明天我哥要来,我也会来。我哥有一件重要的事找你,我也有一件重要的事找你。不过我现在不能告诉你,让你自己去猜。”

    顾余笑苦笑道:“不愧是洛大老板的妹妹,你和你哥一样,都喜欢把话说到一半,让别人去猜。这个习惯可不好。”

    洛小老板得意地一笑,向顾余笑招了招手,离开了。她总是想把自己扮成成熟的女人,可她的一颦一笑,不管从哪方面看,都还只是个女孩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