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请 登录注册
当前位置:雨枫轩> 原创长篇小说 > 恐怖|科幻 > 悬疑推理小说 > 资本对决 > 正文 > 第十四章 习惯
第十四章 习惯



更新日期:2021-07-06 + 放大字体 | - 减小字体 本书总阅读量:

    一间会议室里,坐着陈笑云、聂露和林大同。聂露正在气愤地讲述昨天的遭遇,陈笑云一脸微笑地听着。

    聂露讲完后,林大同愤怒地一拍桌子,道:“洛闻就这么当着你的面,把你带去的人手里的相机全部拿走了?”

    聂露愤恨地点了点头。陈笑云笑着宽慰道:“算了,遇到洛闻来管闲事,只怪我们运气差。”

    “岂有此理!”林大同道,“洛闻这畜生总是和我们红岭过不去,我非得教训他一下不可!”

    陈笑云道:“你想干什么?”

    林大同瞳孔缩了缩,道:“我会找机会把他处理掉的。”

    陈笑云笑着道:“恐怕你这辈子都找不到机会。”

    聂露道:“不错,如果有机会,老陈一定早就动手了。可事实是,洛闻还是活得好好的。”

    陈笑云道:“想处理掉洛闻的根本不只你一个,可是洛闻至今还是当着他的洛大老板。老林,我要你保证,绝对不能乱来。一是你根本没机会处理掉洛闻。二是如果你在没处理掉他之前,被洛闻知道你想处理他,那你就会有大麻烦了。即使洛闻从来不会自己出手报复别人,他借刀杀人也一向是出名的,他的那些资深客户绝对不会放过你。洛大老板一旦被人处理了,会断了很大一批消息买卖双方的消息,你也知道,他的客户里除了部分商界人士外,还有上面的人,你绝对惹不起。三是我们的目标是赚钱,有许多事情等着我们去处理,没有必要再把洛闻这样的麻烦人物扯进我们的计划中。所以老林,处理洛闻这个想法,你最好连想都不要去想。”

    林大同的眼神闪烁了一下,只不过这个细微的眼神并未引起陈笑云的注意,却被聂露看在了眼里。林大同随即又道:“但是老陈,你有没有发觉,洛闻非常热衷于做关于新城区的消息交易。本来这些生意他楼下的公司就可以做,可这些日子都是他亲自处理这些生意。”

    陈笑云笑着道:“关于这点,你不必担心,你还不够了解洛闻,他对于自己感兴趣的生意,或者大生意,都会亲自处理。这次是夏远躲起来和我们玩游戏,而且玩的又是上千亿的地产游戏,洛闻是一定会感兴趣的。何况他在我们这场游戏中,能从双方手里赚到很多手续费,他何乐而不为呢?洛闻最大的一个优点是他只做消息生意,自己从来不参与游戏。他公司最赚钱的生意就是股市上的内幕消息交易了,但他自己从不利用这些消息买卖股票赚钱。正因为他有这样的信用,所以消息买卖双方都对他的公司放心。而且他是个消息中间人,他永远中立,不会帮助任何一方。即便是他讨厌我们红岭集团,但有一点可以放心,他卖给我们的消息绝对是真的。只不过,呵呵,他对我们的收费可能比别人高一些。”

    聂露点了点头,道:“不错,洛闻永远中立,这一点我们大可放心。唯一不放心的,就是夏远到底在玩什么花样。”

    林大同想了想,又道:“照你说的昨天的情况看,洛闻既然有夏远的电话,又怎么可能不知道夏远在哪里呢?”

    聂露道:“这电话一定是夏远打给他时,他约好让夏远打一个电话给我。洛闻自己是没法联系到夏远的。”

    陈笑云深表认同地点了点头,道:“夏远是个绝对小心谨慎的人,除了顾余笑、小徐哥这两个他交情最深的朋友外,他从不相信任何人。不过现在至少知道了夏远还在杭州。聂露,你需要在杭州再多找一找了。”

    聂露道:“在杭州找?怎么找?我又没有见过夏远,就算他从我面前走过,我都认不出他来。”

    陈笑云笑着拿出一支笔,一张纸,写下了两个字:“习惯。”

    “习惯?”聂露惊讶地道。

    陈笑云点点头,继续说道:“每个人多多少少都会有一些生活上的习惯。我在前几年和夏远的接触过程中,对他个人有很深的了解,他这个人生活习惯性非常强。夏远对生活质量的要求很高,衣食住行都非常讲究。尤其是出门在外时,他住的,一定是星级酒店的豪华套房。”

    聂露道:“可他现在是故意躲起来让别人找不到,他还住星级酒店就太显眼了吧?”

    陈笑云道:“夏远和许多资本大亨不同。许多资本大亨都是过苦日子,一路打拼过来的。夏远出生就有钱。当然,他成为金融街一代投资天才不只因为他的聪明和显赫的家庭背景,那时比他有钱的人多得是,比他背景更深的也多得是,但最后只有他成了金融街天才级人物,这主要是因为他的勤奋。据说他从十几岁开始就涉足资本市场,出名之前非常勤奋,每天研究市场到深夜,至今平均每天睡觉不超过五个小时,这样的人不成功都难。正因为他的家庭和他后天的努力,使得他从来没有穷过。一个从来没有穷过的人,无论什么时候,生活质量要求都不会差的。所以我至少有九成以上的把握断定他现在还是住在星级酒店里。杭州够得上档次的星级酒店大概有几十家。你多花点钱,多想些办法调查一遍。当然,尤其要查清楚顾余笑开的那家纳兰大酒店。”

    聂露笑着道:“看来老陈你对夏远不但了解,还不是一般的欣赏。”

    陈笑云笑着道:“不欣赏的人,又怎会放在眼里呢?其实不光是夏远,顾余笑、小徐哥,哪个有钱之前不努力?顾余笑和小徐哥没夏远那样的家庭背景,完全是通过自己年轻时的努力,成长为投资高手。幸运的是,顾余笑、小徐哥并没在金融街上拥有着夏远这样的重要职务,性格和志向也都和夏远不同,对我们还构成不了威胁。否则,我们的对手还要多出很多。”

    聂露道:“那小徐哥那边的情况还查不查?”

    陈笑云道:“我个人感觉是,夏远打给小徐哥的那五分钟电话,也许真的像小徐哥自己说的那样,莫名其妙地谈了五分钟的天气。夏远的目的或许只是想扰乱我们的视线。只是我现在还不知道夏远手中的底牌到底是什么,也或许他手中根本没有底牌,自知无力阻止我们的计划,因而故意躲起来不见我们。”

    陈笑云对林大同道:“如果你有空,也去趟杭州帮忙找夏远。毕竟现在游戏才刚开始,上海还有许多细节等待我处理。而且我们现在的首要目标并非找到夏远,不过,提防着他做一些小动作也是必要的。毕竟,这次的投资实在太大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