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请 登录注册
当前位置:雨枫轩> 原创长篇小说 > 社会|历史 > 历史军事小说 > 恩怨江湖 > 正文 > 02、徒弟与师娘

02、徒弟与师娘




更新日期:2021-07-01 + 放大字体 | - 减小字体 本书总阅读量:

  说起来也是孙祥太帮中的纠纷。他有三房妻小,发妻住在嘉兴,两个小太太,分住山东济宁和浙江石门;在石门的这个小太太,有了处遇,情夫不是外人,是孙祥太的一个徒弟李小毛。

  这在帮中是十恶不赦之罪,犯了十大帮规的第一条“欺师灭祖”;第四条“奸盗淫邪”;十戒的第一戒“万恶淫乱”;十条家法的第二条“逆伦”,照规矩不是捆在铁锚上烧死,就是活埋。

  当时孙祥太的同参弟兄,多主张开香堂、请家法,问明白了该怎么办怎么办。然而孙祥太为人有些“窝囊”;经他小太太哭哭啼啼,否认其事,竟隐忍不言。俗语道的是,“捉贼捉赃,捉奸捉双”,官法如此,帮规亦不例外;孙祥太的小师弟,也就是他“前人”的“开山门弟子”,替他清理门户,派人守伺,终于有一天发现李小毛进人他“师娘”的卧室;但是,捉奸必须本夫下手,而且等闲也不能进入妇人内室,所以一面堵住出路,一面派人通知孙祥太来提奸。

  孙祥太的小太太已发觉不妙,挺身而出,表示她一定让李小毛到香堂投到,该杀该剐,任凭处置;但要为她,也为孙祥太留点颜面,这样团团围住,引得左邻右舍,探望不绝,大家的面子都不好看。

  帮中行事,讲究说一是一,说二是二;又说“光棍只打九九,不打加一”,孙祥太的小师弟当时便答应了她,将大部分的人撤走,只留下两个守着。哪知等孙祥太赶到,李小毛已经越后窗逃走,屋里床栏杆上吊着一具尸首;孙祥太的小太太是拿性命换来了这条“撤围”的缓兵之计。

  这一来,连孙祥太也罚了咒,非捉住李小毛,依家法处治不可;帮中动了公愤,大家都替他明查暗访,查出李小毛逃到杭州,投在长毛那里,当了一个头目,身上经常佩着两把洋枪,防范甚严。

  孙祥太来到杭州就专为处理此事。但时世不同,清帮的势力处处受到压制,竟无法依照帮规,将李小毛弄到手。有人便提议,不必开香堂,想法子暗底下“做掉他”算了。孙祥太不肯,认为这样罪大恶极的逆徒,不能“明正典刑”,自己如何再做一帮的当家?所以坚持要照家法处理。

  就在这时候,孙祥太遇见了小张;他们本是旧识,彼此都很投缘。孙祥太看他父亲张秀才,办理地方善后,各方面都很吃得开,决定要借助他的势力。

  这本是犯忌的事,因为泄漏帮中的秘密,也就等于“爬灰倒笼”,自己先犯了帮规;但情形特殊,关系重大,在两害相权取其轻的考虑之下,孙祥太征得同门的谅解,正式拜托小张帮忙,将李小毛诱捕到手。

  一来是激于义愤,二来是有些受宠若惊,小张对此事非常热心,一诺无辞。

  小张跟李小毛不认识,但不要紧;一切都由帮中筹划妥当,只不过要请小张出面,也可以说是“担肩肿”;万一有事,只要他挺身而出,比较可以大事化小,小事化无。

  这套诱捕李小毛的策划,就是针对他的“毛病”下手的。先安排一个场面,让小张跟李小毛交成朋友;小张本是浮华子弟,好热闹、手面阔,加以有心亲近,很快地成了臭味相投的酒肉朋友;经常在一起喝酒赌钱,形影不离。

  不过十几天的工夫,两个人便几乎无话不谈:当然不是什么正经话。李小毛自己承认,平生的毛病,就是见不得漂亮女人;小张却表示好赌不好色,这条路上走不到一起。但又表示,李小毛如果看中了什么人,他一定帮忙,玉成好事。

  就在这说这话的第三天,两人一起去赶一场赌;赌场设在一家“破落户”人家,房子甚大,大厅上还挂着些泥金剥落的匾,上面有嘉庆几年“御笔”的字样,可以猜想得到,这家人家的祖先戴过红顶子。子孙大概已分了家,虽同在一所大宅子中,从外表去看,境况好坏不等;有些地方花木扶疏,房舍整洁;有些地方一团糟,走出来的孩子,其脏无比。其中有一家住的是花厅;由一道小小的腰门出入,小张领着李小毛便在这里敲门。

  开出门来,教李小毛惊心动魄,十八九岁一个绝色女子,看一眼真个一辈子都忘不了。

  其实,他也只看得一眼,因为那女子一看是两个陌生男人,极快地又将门关上了。小张隔着门问:“这里是不是‘双鹤斋’?”

  “在后面。”那女子厌恶地说。

  “后面哪里?”小张急忙问道,“府上房子太大,不好找。”

  “‘碰鼻头转弯’,你就晓得了。”

  再问便无声息,小张便沿着夹弄一直往后走;走到碰壁之处,只听人声喧哗,向右转弯,很容易地寻到了双鹤斋,也就是赌场。

  这天玩得不久,因为李小毛赌得不起劲;而小张带的钱不多,输光了自然走路。

  “小毛哥,”走在路上,小张问道:“怎么搞的,你好像有心事?”

  李小毛看了他一眼,站住脚问:“小张,你以前说过的话,算不算数?”

  “哪句话?”

  “你说,只要我看上了什么人,你一定替我想办法弄到手?”

  “怎么不算数?算数!”

  “那末,刚才那个,你替我想想办法。”

  “刚才那个?”小张愣了一会,突然想起,“你是说架子好大,问她话不理的那个?”

  “是的。”

  “这——”小张踌躇着,“这就不敢说了。”

  “是不是!”李小毛爽然若失地,“我就知道你不过说说而已。”

  “什么?”小张顿时神色严重,倒像受了莫大冤屈似的,“你说这话就不够意思了。你当我说大话?你也要想想,人家虽然是破落户,到底上代做过大官,你没有看见他家的房子,什么‘双鹤斋’、‘晚晴轩’,完全花园的格局,你看中的那个,不管怎么样是小姐的身份,一不能拐骗、二不能恐吓,寻条路子踏进门都不大容易,别的还说啥?而况,我也不是说不想办法;不过难而已——”

  “对不起,对不起!”李小毛见风使舵,一躬到地,“我错怪你了。”

  “原是错怪了。”小张攒眉咂嘴,装模作样地苦思了一会说道:“路子倒想到一条,成不成功就不知道了。”

  事有转机,李小毛又兴奋了。只为刚才一句话不小心,惹得小张大光其火,此时不敢怠慢;低声下气地表示,谋事在人,成事在天,不论成与不成,对小张的这番情义,他总是感激的。然后才探问一声,是怎样的一条路子?

  “那家人家姓赵,子孙很多,好坏不一;好的在外头做官,坏的在家里吃老米饭。”小张提到住双鹤斋的那个朋友:“我那个朋友叫赵正涛,他是四房里的,原来也是大少爷,坐吃山空,一份家当败得光光。为人除了吃喝嫖赌以外,‘文不能当誊录生,武不能当救火兵’,啥本事也没有;又吃不来苦,一件长衫也剥不下来,低三下四的事还不肯做,那就只好靠抽头聚赌过日子。这种行当找麻烦的人很多,所以他不能不戤我的牌头,买我的帐。我的路子就是这一条,问问他看,有没有什么脑筋好动?”

  “一定有的,一定有的。凭你的面子,人家当然要巴结。”

  “巴结是不错,不过人家到底只开赌场,不开‘台基’。这样,”小张想了一下说,“明天来不及,后天下午碰头听回音。”

  回音有了,出乎意外,但合情理。

  那绝色女子是赵正涛的堂房侄女,百劫余生,境况艰窘。如果李小毛愿意娶她,倒不妨谈谈。

  “那好啊!”李小毛心想,自己大小也做了“官”;再能娶这样一房妻室,真正是祖上有德了,“怎么个谈法;要多少聘金?”

  “慢来,慢来!”小张摇着手说,“你不要太高兴!你看中人家;人家看得中你,看不中你,还不晓得。你先不要看得太远,只往近处看。”

  “怎么叫往近处看?”

  “这你还不懂?”小张放低了声音说,“你无非想拿她弄上手;那倒有办法。我跟赵正涛约好,挑个他家没有场头的日子,我们到他那里去玩;他拿他侄女儿弄了来,让你们先见个面这是第一步。”

  “第二步呢?”

  “第二步就要看你了,一混熟了,就下手。闯出祸来有我。”

  “闯祸?”李小毛惊愕地,似乎一时想不出是怎么样的一场祸。

  “怎么不要闯祸?”小张答道,“告到当官是不敢的;只怕她一根绳子上了吊。”

  提到上吊,李小毛想起石门的小师娘,不由得打了个寒噤。

  “我的把握,第一,有道是‘家丑不可外扬’,这种人家最要面子,天大的亏也是哑巴亏——”小张故意停住,要看他是何态度。

  “嗯,嗯。这话倒也是。不过,”李小毛是只求“成其好事”,不惜迁就的态度,“事情总要摆平了好。”

  “当然要摆平。那都由我来,大不了多花几两银子。其实,照我想根本也不会闯祸。”小张重重地在李小毛的背上拍了一下,做个鬼脸,“等一上了手,还不是服帖得一塌糊涂?”

  就凭这一句话,李小毛便越想越兴奋;只嘻开嘴笑着。

  “走、走!”小张鲁莽地拉着他,“寻个地方,好好谈这桩事。”

  找一处地方是小张不大喜欢的所在,西湖边上带卖酒的茶座。他喜爱繁华,不耐领略情趣,只是为了要静悄悄说私话,所以挑选此处。李小毛自然信之不疑。

  促膝低语,谈“下手”的途径,无非水浒上王婆所发明的“十分光”。这些话谈起来容易,就怕露马脚:一句话说得不切实际便知是外行吹牛,即令是真话也就不易为外人所信。小张是行家,自然丝丝入扣,娓娓动听:李小毛倾倒得相见恨晚。

  “俗语说:‘千肯万肯,就怕嘴巴不紧。’这话你懂不懂?”

  “怎么不懂?就怕男的瞎说。”

  “对!”小张答道:“所以又有句俗语:‘偷荤的猫儿不叫。’这个道理很容易明白,做起来不容易,好多成双搭对的好事搞坏,就坏在这句话上。”

  “这——”李小毛说:“我倒不大懂了。你说说看。”

  “我一说你就懂。”小张很起劲地说,“你我都是在外头跑跑的;你倒想,搭着一个得意的,是不是唯恐人家不知道,到处要吹?”

  想一想果然,的确有这种自炫之心,不能不佩服小张看得深、看得透。

  等他深深点头,小张便知这一计施行得非常顺利,那就不如早早了事,因而又摆出神秘郑重的神态:“总而言之一句话,这件事包在我身上。不但免祸,而且有福;不过,你一定要答应我一句话。”

  “你说,”李小毛答道:“你说啥就是啥。”

  “只有一句话,这件事天知地知,你知我知:四知以外,再就是赵正涛,也还只晓得一半。我告诉你,这种事闹出来,你不在乎,我不好做人;赵正涛更加不得了,说不定他们族里会‘开祠堂’,拿他赶出来,关系太重。我话先要说清楚:答应不答应在你,不过你答应我了,不能做半吊子。”

  “你放心,小张!你这样子待我,我做半吊子还算是人?你如果不相信,我罚咒。”

  “咒倒不必罚。我相信你。”小张说道:“现在我们这样子约定,那方面我去接头,一有消息,我马上通知你。到了那天。你要到那里,什么人也不必告诉,只换了便衣,到约定的地方来,我带你一淘去。”

  他说一句,李小毛应一句。三天以后,李小毛得到消息;说已经安排妥当,约定黄昏见面,到赵家吃饭。

  李小毛喜不可言,吃过午饭,孵在澡堂里,洗澡带剃头;然后早早回家,从里换到外,打扮一新,坐在堂屋里眼睁睁等太阳下山。

  黄昏在约定的地方见了面,是一家李小毛所从未去过的茶馆;遇到这种地方,他特别当心,深怕遇见帮里的人,所以只在对街遥望。看来看去,不见小张的踪影,心里倒有些七上八下,定不下心。

  冬日昼短,天很快地黑了下来,正当踌躇不定,不知道是等下去好,还是设法去找小张,或者径自闯到赵家的当儿,蓦地里发现小张的影子;这一喜非同小可,三脚两步迎了上去,埋怨着说:“你怎么到这时候才来?”

  小张是有意如此,为了天色不明,就不容易让人发现他跟李小毛曾在一起,当然也料到他会这样问,早就想好了答语。

  “我从赵家来。赵正涛说他那个侄女儿,有些不大愿意来的样子;我不放心,要等在那里看个究竟,所以晚了。”

  这一说,李小毛的怨气全消,只有感激;“那末,”他问,“到底来了没有呢?”

  “来了!我们快走。”

  天色已晚,路不好走,李小毛买了一盏灯笼照着,一前一后,走到赵家,直到双鹤斋,灯火悄悄,不像个邀客人小酌的样子。

  “小张大爷!”有个听差模样的中年汉子说:“我家少爷在后头,请两位里面坐。”

  “喔,”小张问道:“人都来了?”

  “来齐了。”

  李小毛不明白究竟,心中生疑,便即问道:“是什么人?”

  “约了打牌,没有你的分。”小张诡秘地笑道:“你另外有地方去。”

  另外地方是哪里?李小毛想入非非,以为安引得有密室,今夜就可一亲香泽;顿觉神魂飘荡,路都有些走不稳了。

  于是听差擎灯引路;这种灯名为“手照”,光焰不大,加以年深日久的房子,一片黝黑,看上去阴森森地,令人害怕。但李小毛却不这么样想,只觉得神秘兴奋。

  穿过一层院落,到了一处空旷的园子;三面极高的风火围墙;只有西北角孤零零的一座平房;灯火在纸窗中现出一片黄晕,却看不见人影,李小毛心里有点发毛了。

  “怎么。在这里?”他说,“这么冷的天!”

  这确是一个疑问。冬天自然宜在重帏深屋;如何在这一座孤单单不聚风的所在款客?小张知他心内已经起疑,但到了这里又何愁他会脱出手掌?所以从容答道:“里面暖和舒服得很,你一进去就知道了。”

  这时前面引路的听差,让开一步;由小张带头,到了门口也不敲门,也不问话,一伸手就推开门跨了进去。李小毛接着跟进;脚刚踏进门槛,“砰”地一声,后面的门已经关上。

  李小毛不免一惊;回头看了一下,那才真的受了惊吓,吓得魂不附体。

  门背后有个人,是他的师父孙祥太。

  “你来了!”孙祥太的声音比西北风还要冷。

  “师父!”

  李小毛才嗫嚅着喊得一声,便听孙样太一声断喝:“哪个是你师父?欺师灭祖,狗彘不食的东西,你也有今天?”

  说着便一掌劈到脸上。孙祥太练的是外家功夫,那一掌下来,李小毛满嘴喷血,半边脸立刻红肿。接着,里面又出来两个人;是李小毛的“同参”,当然也不会再念任何香火之情,绳捆索绑,将他缚得结结实实,嘴里又塞一个麻核桃;一脚将他踢翻在地。

  “老弟台!”孙祥太向小张一躬到地,“你帮的这个忙,不光是帮我;是帮我们一帮。”

  “好说,好说!”小张学他们帮里谦虚的口吻——帮中遇到盘问,回答正文之前,照例先加“好说”二字。

  “老弟台,光棍做事不可害朋友。我想先请问,你把这个畜生骗来的时候,有没有落到人家眼里?”

  “我想没有。”

  “那就再好不过。”孙样太说,“朋友不是交一天,过一天我再跟老弟台你细叙;此刻我先要把这个畜生弄走。”

  “捆成这个样子,怎么样拿他弄走?你们路上要当心!”

  “不要紧!早就预备好了。”

  那座园子有道门,开出去就是一条河;“河埠头”上早就停着一只乌篷船,是专为了偷运李小毛用的。

  要防备的就是出门上船这一段路,总共不过十来步的距离;纵令如此,也还是非常小心,找到一个大萝筐,将李小毛硬揿在里面,上面覆一块草席,两个人抬着,踏过跳板,进入船舱;揭开舱板,将李小毛隐藏在里面。

  小张的大功告成了;不过他却有几句话要问:“老孙,你拿他弄到哪里?”

  “先找个地方关起来。”孙样太答道:“照家法处置。”

  “是不是要开香堂?”

  “当然。”

  “什么时候开?”

  “还有些日子。”孙样太解释原因:“像他这种情形,在我们帮里少有出现;我不但要拿他的‘引见师’、‘传道师’邀请到场,还要请几位有名的‘前人’来公议。所以要些日子。”

  “老孙,我为啥要问你这些话呢?因为我虽是空子,你们门槛里的规矩,我也懂得两三分;像他这样,不要说是你们帮里的家法,就是朝廷的王法也不容。不过,受了死罪,不能再受活罪;这件事我总算插脚在里头,他的日子短。我不必多说:既然日子还长,他吃苦头,我良心上过不去。”

  孙祥太到底是江湖人物,过节上极其明白,听小张说到后来,连连点头,“老弟台,你该当有这番交代;我当然亦不敢不从命,你请放心好了。这段日子,我决不难为他,好酒好肉养他;他如果脑筋清楚,就会晓得,迟早逃不出家法;倒是幸亏遇到你,总算临死以前还有几天好日子过。”他又说,“凭你这番意思,照道理我现在就应该拿这个畜生的绳子解开。不过沿途还有几道关卡;就怕我们做光棍,他倒做了半吊子,惊官动府,牵出你老弟台来,教我们怎么交代?”

  “我知道,我知道。”小张放心了,拱拱手说:“你请吧!我上岸了。”

  相送出舱,孙样太亲自扶他过跳板,等踏上岸,他又拉住小张说道:“我一时还不走;住在拱宸桥,过几天我再来看你,老弟台,你还有啥吩咐?”

  小张一愣,不知道他问这话是何用意;想一想才明白,是问小张索何报酬?

  “没有别的;有件事不知道能说不能说?”

  “笑话!你尽管说。”

  “你们帮里的各种规矩花样,好不好详详细细讲给我听听?”小张紧接着解释:“我没有别的意思,只不过好奇。”

  “这一层——”孙祥太沉吟着——小张装糊涂不作声;逼得他只能答允:“照规矩,这就算‘爬灰倒笼’,不过老弟台帮我们清理门户,情形不同。这样,过两三天,我来邀你吃杯酒细谈。”

  小张所以对清帮的底细了解得如此之深,就是这个缘故。然而刘不才此时所感兴趣的,却还是李小毛。

  “李小毛这件事,我还没有弄明白。”刘不才问道:“那个赵正涛是什么人?”

  “是孙祥太的徒弟。”

  “这就不对了!既然是李小毛的同门,没有不认识的道理;怎么会去上这样子一个大当?”

  “这话问得有道理。不过其中有个说法。赵正涛是孙祥太新收的徒弟,头一天递‘小条子’;第二天就‘开小香堂’,说起来还是‘带毛僧’——”

  “慢来,慢来!你讲的这些名堂,是啥意思?先说给我听听。”

  递“小条子”是帮中的俗称,正式名称为“投小帖”,是清帮中从师的第一步;介绍人代投小帖,经本师同意,选定吉日“开小香堂”,录为“记名弟子”,叫做“带毛僧”,好比和尚尚未剃度,留着头发,称为头陀或行者,是一样的意思。

  小张解释过后,接着又说:“照道理,这种情形在帮里是瞒不住人的;就因为李小毛勾搭师娘这种事,做得太绝,动了公愤,都不愿意理他。孙样太已经通知各帮,有这样一个忤逆徒弟,已不算安清;所以也没有人肯违帮规,倒笼放水去告诉他。”

  刘不才听他这段话,大有感慨,“这倒是恶人的一个榜样。凡事总要留几分余地,一走绝了,人人不理,等于睁眼瞎子。”他停了一下又问,“以后呢?拿李小毛怎么处置?”

  “那倒不晓得。我跟孙样太有十天没有碰头了,只晓得他还住在拱宸桥。你喜欢打听这件事等我明天问他。”

  这一夜刘不才跟小张谈到天亮才睡;约好吃过午饭,专程去访孙祥太。

  孙样太的外表跟松江老大大不相同。松江老大短小精悍;孙祥太仪观甚伟,一张向红脸,白胡子,眉目口鼻似乎都是大一号的,腰板笔直,声音宏亮。手里捏一枝五尺长的镔铁旱烟袋;烟锅有一个银洋那么大——刘不才不由得想起了“儿女英雄传”上的邓九公。

  小张确是很够面子。这从孙祥太对素昧平生的刘不才,特别恭敬这一点上,看得出来,“十八句”客套话说过,提到松江老大,孙祥太在尊敬之中又显得亲切了,“这是个好朋友。”他说,“刘三爷不是外人,我亦不妨说说:我们同辈,嘉白跟他们松江与武九帮,因为大家靠得近的缘故,感情更加不同。刘三爷既是松江老大的好朋友,以后还要多多亲近。”

  刘不才看了小张一眼,开始道明来意,话由小张提个头,刘不才细说究竟。最后又由小张提出要求,请孙祥太无论如何要将朱大器全家送到上海。

  孙祥太听完不响,脸上什么表情也没有,只是抽烟眨眼,显然在作盘算。息了好一会,他向刘不才说:“刘三爷,我告个罪;我跟我这位张老弟台,有一番下情要诉。”

  “好!”小张先站起身,“请过来!”

  两个人在屋角窗下,促膝低语,孙祥太首先就表示,既是小张的委托,又有松江老大的关系,这件事他无论如何不能推倭;不但不推诿,而且非要办到不可。

  “朱家大小,有个人伤了一根汗毛,就算我对不起你。”他说,“所以非要我亲自护送不可。不过,老弟台,你晓得的,我那件事还没有了结。”

  “对了!”小张想起刘不才在打听这件事,便即问道:“还没有开过香堂?”

  “还没有。只为那个富生的引见师到安徽去了,一定要等他赶到才能‘开香堂’,日子还不能预定,如果派一个‘小角色’去办,我实在不能放心。”孙样太说,“现在不比从前了!”

  这自然是实话,小张不能强人所难;只有这样问他:“虽说不能预定,大致总有个日子吧?”

  “当然。我想有十天工夫,一定可以料理清楚了。”

  “那就只好等。”

  “真是对不起!”孙祥太歉意溢于言表,“老弟台第一次交下来的事情,我就没法子说做就做,心里很难过。”

  “老大哥,老大哥!”小张赶紧拱拱手,“你这样子说法,变成我心里要难过了。”

  于是重新回到原处。当着孙祥太,小张不便细说究竟;只简简单单告诉刘不才,十天以后,孙祥太亲自护送朱大器全家到上海。

  一桩大事,居然顺顺利利地有了结果,刘不才喜不可言;连连称谢,满意而归。

  到了城里,小张才说明孙样太所以要十天以后才能分身的缘故。刘不才又起了好奇心,向小张问起,孙祥太开香堂,用家法处治恶徒,能不能想办法让他开一开眼界?

  “这——”小张大摇其头,“恐怕不成功。”

  “你倒探探口气看。”

  小张倒真够朋友。为此第二天又去了一趟拱宸桥,但是见到了孙祥太却几次三番开不得口;这种出乎情理、触犯忌讳的要求,确是难以启齿。

  孙样太是“光棍眼、赛夹剪”,岂有看不出来的道理?“老弟台,”他说,“自己弟兄,你有啥话不好意思说?是不是输得多了?三五百两银子,我是随时都有的。”

  “不是,不是!我要钱用会跟你要;这件事倒真是不好意思说。‘开口洋盘闭口相’,我要开出口来,你心里一定会笑我洋盘。”

  “没有这话,你尽管说。”

  “你们开香堂外人可以不可以在场?”

  这像是明知故问,其实是一种试探。孙祥太心里明白,小张着实不是洋盘,难开口的话,说来极有分寸;自己只要答一句“照规矩决不可以”,他就不会再说下去了。

  然而交情到底不同,这话他不肯说,只是沉吟着。

  小张料知他拒受两难。交朋友何苦老叫人“穿小鞋”,所以摇着手说:“算了,算了!我那个朋友样样落槛,就这桩事情太没有道理。不理他了!”

  “你不要慌,等我来动个脑筋。”孙祥太说,“帮里的规矩,也不是一成不变的;有的帮规不可犯,“有的可以通融。像开香堂不准外人参与,原是防着有奸细来窃盗帮里秘密,或者引进些公门差役,惹出麻烦;再不然空子不懂,到处去瞎说,也不大妥当。像你老弟台跟你那位令友,都是落门落槛的人,看看开香堂也不要紧。何况这次开香堂你也是有关系的人;别人真要问到,我自有话说。至于你那位令友是啥人,我已经猜到,不过我要装糊涂;我不问,你也不必告诉我。”

  “好!”小张笑道:“‘光棍好做,过门难逃’,你的不问,我的不说,也就是一个过门。不过,我那个朋友怎么进去呢?”

  “这要弄个障眼法。”孙祥太说:“清理‘准允不准赖’,你那个朋友不会冒充槛里的人来‘赶香堂’?”

  小张恍然大悟,知道这是孙祥太的默许。到了开香那天,孙祥太既是“主香”,香堂执事自然都听他的;他也一定会暗中关照,只要刘不才冒充得像,不露马脚,就决不会有人来查问。

  “多谢你指点!”小张笑嘻嘻地说道:“我就等你的信了。”

  “好的。不过有几句话,我先要关照。第一,行家请的香堂跟‘孝祖’的香堂是一样的,都是‘大香堂’;这次的香堂,我预备在半夜里开。一出通知,你要早点来,等在那里。”

  “我晓得。”

  “第二,香堂的规矩。我跟你谈过,你恐怕记不全了?”

  “大致还记得。”

  “这错不得一点。不然会拆穿西洋镜,我对同道,不好交代。等我再跟你说一遍。”

  于是孙祥太—一细讲,小张紧记在心;回去转告了刘不才,他怕记不住,都用笔写了下来。

  到第七天上,通知来了,”这天晚上子正二刻开香。孙样太告诉小张,带着他的“朋友”,在拱宸桥利源客栈休息,到时候他会派人来引领到堂。

  刘不才大为兴奋。但是“香堂规范”第一讲究的就是神态静穆,切忌飞扬浮躁,因而不得不静下心来;早早吃了晚饭,上床先睡一觉,自然没有睡着,只不过闭目养神。到了自鸣钟刚打十下,孙祥太派来引领的人到了。

  子正二刻是十二点半;十点钟就来迎接,似乎太早了些。问起来才知道香堂在深山之中,要走一个多钟头才能到。

  “怎么样?”小张问道:“我看免了吧?”

  “没有这个道理。”刘不才说,“天上下小刀子都要去。”

  于是刘不才首先检点衣饰,不能穿马褂,也不能戴帽。最要紧的是,将那张自己笔录下来的“香堂规范”带在身上,必要时,可以悄悄“对证古本”,免得错了规矩。

  那天雨雪载途,又湿又冷,半夜里提一盏灯笼走泥泞坎坷的长路,实在是一件绝大苦事;同时还要为小张陪着受苦而增加一份浓重的歉厌之意,更觉得多一事不如少一事了。

  越走越荒凉,也越走越吃力,一脚下去,烂泥没到靴帮子上,拔出脚来,十分费劲,因而走得很慢,这样一步捱一步,好不容易发见远处有隐隐的光亮,忍不住问道:“快到了吧?”

  “是的。”带路的人说,“前面就是。”

  这句话就如仙丹,刘不才顿觉精神大振;余下的这段路,走起来就轻松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