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请 登录注册
当前位置:雨枫轩> 原创长篇小说 > 青春|言情 > 都市言情小说 > 致命的温柔 > 正文 > 第49节
第49节



更新日期:2021-07-17 + 放大字体 | - 减小字体 本书总阅读量:

    CAROL的担心很快就变成了现实。六月的一天,冯超专门找上门来告诉她,说JASON要回国去工作了。冯超是从他系里的一个叫钟建的博士生那里得知的,因为MIS系通知钟建,说因为JASON要回中国,原来给JASON的那个JOB给了钟建了。冯超说,我问过JASON,他承认了。

    CAROL一听就慌了,撇下冯超就到隔壁去找JASON,想说服他。他开了门,堵在门口跟她说话,没有让她进去的意思。她刚一开劝,他就说他很忙,而且不想跟任何人讨论回国的事,他开玩笑说:“连我父母打电话来劝说我,都被我三言两语挂了电话,你不会是我奶奶吧?”

    她怏怏地回到家,又叫SALLY去劝JASON。SALLY说:“我已经试过了,没用。RUTH的父亲前不久中风,瘫痪在床了。老两口都是快七十的人了,没个儿女在身边,也是挺惨的。六月十九日是RUTH的生日,她妈妈跟JASON通电话时肯定把这事告诉了他,所以JASON突然决定要回国。”

    CAROL又去找静秋,说:“JASON跟你谈得来,你劝他别回国吧。RUTH又不是他老婆,为什么要他回去照顾她父母?他寄钱让他们去请人照顾不行吗?他留在美国还可以赚更多的钱,寄更多的钱。”

    静秋说:“他也没说回国是为了照顾RUTH的父母,就我所知,RUTH的父母住在J市,他要去的是T市的一所大学,并不在一个城市。你说他跟我谈得来,那时因为我相信他的决定是有道理的,如果我跑去劝他,他肯定就跟我谈不来了。你们也别去劝他了吧,他是个大人,知道自己在干什么。”

    CAROL急得要命,恨不得哭,正想要不要叫艾米出面劝劝JASON,艾米跟她打电话来了,说请她去参加一个“三国四方会议”,讨论有关JASON回国事宜。

    到了艾米那里,才知道所谓“三国”就是艾米,方兴,唐小琳,现在加上她,就“四方”了。这四个人,从某种意义上讲,是竞争对手,但碰到一个象JASON这样的竞争对象,就没什么可竞争的了,所以大家好像都没有什么敌意,反正谁也没打败谁,与其说是情敌,还不如说是情友,至少说明大家审爱观是一致的。

    方兴说:“我们得想个办法留住JASON,他那样的人,在中国目前这种情况下,是很难过得顺心的。他不会搞关系,又不会巴结领导,没后台,没关系网,他能适应那种环境吗?我看他回去真是找死,要不了三天就会后悔,而那时他已经回不来了。”

    唐小琳想了想说:“留住他,很简单,你们每人凑点钱给我买房子,买了房子就好办了。”其他三个人都问:“为什么?”

    “那我们就可以把他杀了,埋在我家后院里呀?现在我没后院,杀了他埋哪儿?”

    几个人都哭笑不得,说我们在说正经的,你尽开玩笑。唐小琳说:“那你们说有什么办法?”

    艾米说:“这么帅的GG,一刀杀死太可惜了,应该做到人尽其才,物尽其用。不如我们把他绑架了,关起来,好酒好饭养着他,我们每天轮流摧残他,一直到这个‘温柔公害’被我们折磨致死,既是为民除害,也解了我们身心两方面的恨。”

    几个人又异口同声地嚷嚷:“你也就会乱开玩笑,还是说点正经的吧。”

    艾米分析说:“RUTH的父亲中风只是最后一根稻草,他肯定早就在准备回国了,因为上次我问他会不会留C大时,他就说过‘我自己都不知道我会到哪里去’。我看他是老毛病又犯了,我说过他是职业逃犯的嘛。”

    “这就是你们的不是了,”唐小琳指指点点地说,“知道他是这样的人,还这么成群结队地恋他,不是明摆着把他赶跑吗?你看我,身先士卒,找个男朋友,牺牲自己,成全你们。如果你们三个当中有两个像我这么高风亮节,他早就结了婚,儿子都会打酱油了。他只有等到ONLY一个人恋他了,他才能安下心来生儿育女,传宗接代。”

    方兴没好气地说:“还好意思说,男朋友换了几届了,还没搞定,过两天就来骚扰一下JASON。你比我们还糟糕,我们试过一次就罢休了,你试了不知多少次了。”

    唐小琳硬着嘴说:“我那不是抓不到真正的JOHNNY,抓个JASON来顶替吗?我又没说要嫁给他,他至于那么古板吗?什么年代了?在一起HAPPY一下还要拿爱情婚姻来垫底?我就不信灭不了他。”

    艾米没接岔,很干脆地说:“那这样吧,我们都把退堂鼓打响一点,让CAROL一个人去把他搞定。唐小琳一直就有男朋友,我和方兴找个机会告诉他我们也有了男朋友了,那他就知道我们三个人都GETOVERHIM了。现在就看CAROL的了,只剩你一个了,还留不住他,那就是你的问题了。”

    CAROL急了:“你们怎么可以这样说呢?我——”。她从内心深处希望自己能留得住JASON,但她不知道自己有没有这个本事。

    第二天,她躺在床上,想来想去,想了很多套方法,都没有什么用,现在用什么借口去看他或者约他出来,他都会推脱。她甚至想到拍两张自己的裸体照,用EMAIL传给他。但她很快就否定了,那没用的,最多让他自己DEBUG自己一下。

    她就一直躺在床上胡思乱想,连午饭都忘了吃,一直到胃里有点不舒服了,才想起来,再不吃饭就会皮肤过敏了。想到皮肤过敏,她灵机一动,干脆不吃饭,饿着,再饿一会,就会真的过敏了,那时再叫JASON来送我去医院,我做晕倒状,他就得抱着我,一旦把他勾进温柔乡了,他还会舍得回国?

    说干就干,但一直饿到下午三点了,身上还没出现多少风疹团,胃里也没到火烧火燎的地步,她想,这真是出了鬼了。平时稍稍一饿过头,风疹团就风起云涌地冒出来了,上吐下泄不亦乐乎,有时喉头都水肿了。俗话说,养兵千日,用兵一时,我养着这过敏这么多年了,现在用得上它的时候,它偏偏不来了。她想,再不能等了,再等一会SALLY回来了,煮包方便面给我,那我的计划就真的泡了汤了。于是她给JASON打了个电话,奄奄一息地说:“JASON,我——过——过敏很厉害,你——”。

    她听到他说:“我马上过来。”她赶紧跑去把门虚掩了,又找出钱包、医疗卡,放在身边,想了想,又把上衣钮扣松开几颗,仿佛喉头喘不过气时扯开的一样,这样就让两个小宝贝犹抱琵琶半遮面,欲说还休地在那里探头探脑。然后躺在床上,闭上眼,等JASON来“发现”她人事不省。她在心里说,千万不要叫救护车,就用你的车送我,最好是看到两个小宝贝后兽性大发,乘人之危,医院也不送了……

    她听见有人敲门,知道是JASON来了,但她躺着不动,能动的话,还能赚得他抱她下去?她知道自己不算太重,担抱下楼还是有点累的,如果他抱得太累的话,她就做挣扎状,做踉踉跄跄状,自己走下去算了。

    JASON敲了两下门,没人应,知道情况紧急,也不做君子了,推开门就直闯进来,进了CAROL的卧室,摇摇她,问:“CAROL,怎么啦?”

    她指指自己的喉头,嗓音嘶哑地说:“过——敏——,很——难受……”然后就无力地闭上眼睛。她感到JASON抱起了她,往外面走,她不敢睁眼,任凭他抱着她下楼,她第一次躺在他怀里,心里又激动又紧张。她感觉到他下楼后有点喘气,可能自己太重了点,也可能他现在很着急,她想到他这样看重她的生命,这样心疼她,就很感动,又想到自己只有用这种方法才能骗来片刻的亲近,又很伤感,不知不觉地眼泪就涌了上来,止都止不住。

    “CAROL,别怕,不会有事的,”她听见他有点喘息地说,“我们马上就到医院去。”她听到他这样轻声温柔地安慰她,眼泪更多了,如果每一颗都是断了线的珍珠,那她就大发了。她感到他已经把她抱到车跟前了,把她放了下来,一只手搂着她,让她靠在他身上,另一只手开了车门,把她抱进去,调整好座椅,为她系上安全带,顺手把她松开的几颗钮扣扣上了。她有点欣喜,心想他既然为我扣钮扣,说明他注意到那里了。现在只是因为救人要紧,他不能心猿意马。她恨不得对他说,不用那么急,做完爱再送医院也来得及的。

    因为是下午,路上有不少车辆,他没敢开太快。CAROL希望他就这样慢慢开,开一辈子不到医院都没问题。她担心呆会到了医院,如果医生不问青红皂白地就割开她的气管帮她疏通疏通,那就糟糕了。如果医生发现她是在装病,告诉了JASON,那也糟糕了,他肯定会从此把她当作一个撒谎的人来看待。她有点后悔撒了这个谎,但现在更正也来不及了。好在皮肤过敏是个谁也说不清原因的事,她以前也有过‘来也匆匆,去也匆匆’式的发作,有时满身满脸都是风疹块,等跑到医院,又全都不见了,连SHOW给医生看一下都不可能了。

    还好,医院这一关没露馅,折腾了一个多小时,什么也没诊断出来。可能医生也是见多识广的人,看见过这种转瞬即逝的皮肤过敏。不知医生们对她的“HUSBAND”讲了什么,但JASON看上去也没起疑心,见她安然无恙,也很高兴,问她想吃什么,她说想吃麦当劳,他就带她去吃了麦当劳,又为她买了一些零食,两个人就开车回来了。现在不好意思叫他把她抱上楼了,不过她还是做弱不禁风状,赚得他扶着她上了楼。

    回到她的卧室,他扶她躺到床上,把几袋零食放在她床头的一个桌子上,对她说:“以后饿了,如果饭还没做好,就先吃点零食吧,不要把自己饿成这样。你们女孩不是爱吃零食吗?不要怕长胖,身体要紧。你好好休息,我过去了。”

    她着急了,这不什么都没办成吗?勾引的勾字还没写出一撇,他就这么过去了?一急,就口不择言地说:“你先别走,我有话跟你说。”他站在她床边,等她说话。她指指一把椅子,说,“你坐下,不是三言两语说得完的。”

    他笑了,说:“怎么?准备搞讲座呀?您老人家身子骨好利索了?”说着,就把椅子搬过来,在她床边坐下,摆出一付洗耳恭听的架势。

    现在她才想起她实际上没什么话说,或者说她想说的话有点说不出口,但她知道如果她没话说,他坐一下就会告辞,只好硬着头皮说:“我老人家其实过敏并没有那么厉害。”见他只笑着不说话,就索性摊开了说,“而且我老人家是故意不吃饭的,想饿得过敏。”

    “我知道。”

    她猛地从床上坐起来,睁大眼睛望着他:“你知道还送我去医院?”

    他看着她,好一会才说:“你过敏是个事实嘛,当然要送你上医院,而且你饿那么久,饿得那么难受,不就是为了这吗?”

    她只傻傻地望着他,不知道说什么好。如果他现在过来抱住她,她一定要用拳头狠狠擂他的胸脯,骂他,你这个坏蛋,你知道为什么不说,害得我做那些丑恶表演?

    但他没动,只柔声说,“CAROL,你不要这样,我不值得你这样的。”

    他一声“CAROL”叫得她心都发颤了,痴痴地问:“为什么?”

    “我——象艾米说的那样,是DAMAGEDGOODS,说性格扭曲也不过分……我现在一点都不READY,我自己都不知道我自己要什么,我需要一点时间,”他很快又解释说,“我不是叫你等我的意思,我的意思是——,我自己也不知道我的意思是什么了。”

    “你是不是怕艾米她们难受伤心?”她急切地说,“她们都退出了,真的,她们说已经GETOVER你了,我现在是唯一一个想GETUNDER你的人了,所以你不必担心这个担心那个了。”

    他象看个小孩一样看了她一会,笑了,说:“你真是个孩子。我跟你说过的,我有女朋友,而且我要回国去了。过一段时间,你就会忘了这事的。好好休息吧,明天我在C城TECH那边还要教课,要去准备一下。”他说着,就站了起来。

    就在他转身离去的那一刻,CAROL好像被人推了一掌一样,从床上跳起来,追上他,从后面抱住了他的腰,把身体紧紧地贴在他背上。她感到他浑身一震,人仿佛僵硬了一样。过了片刻,他开始掰她的手,一边掰,一边轻声说:“CAROL,松开手,我会把你的手弄疼的。”

    她十指交叉地合着两手,搂在他腰上,紧紧的,心想,你就是把我手指掰断了我也不放。他掰不开,停止了无谓的努力,默默地站在那里。她感到他有点抖,呼吸也不太平稳了,她想他肯定是起了反应了。于是她抽出一只手,慢慢地向下探去,她触到了他的那个部位,像她想的那样,已经变硬了。她干脆用手握住,轻轻地抚弄起来。

    她忘了现在她的两手已经分开了,所以被他轻易掰开,他把她牵到椅子跟前,让她坐下,说:“CAROL,不要这样,你告诉过我,你妈妈说过,男人在这种时候,是很容易做他清醒的时候不会做不敢做的事的,但是等他清醒了——”

    她生气地嚷道:“你还记得我妈妈的话?那你记不记得我妈妈还说过没有哪个男人能坐怀不乱,除非他从心底里憎恨这个女人、鄙视这个女人。你憎恨我鄙视我?那你就滚出去!”

    他解释说:“你不要这样乱猜,坐怀不动可能是因为憎恨和鄙视,但坐怀不乱只是因为尊重你,爱——护你。动而不乱,是完全可以——”

    她用一种连她自己都觉得惨不忍闻的声音说:“JASON,我只想要你给我一个BABY,真的,我不会缠着你的——”

    “那又是为什么?你只要想想你自己这些年对你父亲的憎恨,你就不会——”

    她绝望地叫道:“滚出去!滚出去!”

    他叹了口气,说:“我走了,你好好休息。”

    她倒在床上,想哭,但是没眼泪,想叫,但叫不出声。脑筋一片混乱,象有无数个人同时在里面大喊大叫一样。她捂住耳朵,还是可以听见那些声音。她开始大声哭泣,想以闹制闹,把那些声音压下去。

    电话铃响了,她知道是JASON打来的,如果他对她说:“刚才是我不好,你现在过来吧。”那她就立即跑到他那里去,什么也不说,只叫他爱死她,就这一次也行。但当她拿起电话的时候,她听见他很关切地问:“YOUOK?”她砰地挂上了电话。

    她走到厨房里,找来一个凳子,踩在上面,打开抽油烟机上方的那个柜子,从里面拿出那套刀具,挑出那把说不出用途的小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