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请 登录注册
当前位置:雨枫轩> 原创长篇小说 > 青春|言情 > 都市言情小说 > 致命的温柔 > 正文 > 第43节
第43节



更新日期:2021-07-13 + 放大字体 | - 减小字体 本书总阅读量:

    SALLY这次下决心要买车了,她对CAROL说:“再不买不行了,以后JASON毕业走了,静秋也毕业走了,我真不好意思老叫别的人出车。如果我现在开始学车,等到他们走的时候,大概也开得差不多了。”

    SALLY的话也提醒了CAROL,她想,我也应该买车了,如果JASON毕业去了别的州,我就可以开车去看他。如果我不会开车,连去机场都很麻烦,那就等于跟他隔在两个世界了。现在可以趁他还在这里,让他教我开车。

    她来美国大半年了,奖学金也存了一些,妈妈把外婆给的钱也让她带了一些过来,本来准备转到D大后用来做生活费和部分学费的,但既然没转,钱也就放在那里。这些钱用来买一辆二手车是多剩有余了。

    她跟妈妈打了个电话,说想买个车,顺便把没车的痛苦夸张地描述了一下。妈妈听了很理解,对买车本身没意见,只是叫她开车一定一定要小心,下雨不要开,觉没睡好不要开,车多的地方不要去,宁停三分,不抢一秒,等等,凡是一个不懂开车的人想得到的都说了,说话的口气好像恨不得叫她天天拖着车走就好了。

    她想,做妈妈的就是这样,老以为自己的孩子什么都傻呼呼的想不到,都得由做母亲的唠唠叨叨地交待。等我做了妈妈,千万记得不要这么罗唆。

    不知道为什么,她最近经常想到做妈妈的事,而且一想到就仿佛看见一个象极了JASON的小男孩在她身边跑来跑去,跑得满脸是汗,而她对小男孩说:“去,叫你爸爸回来吃饭。”小男孩就奶声奶气地叫:“爸爸,妈妈叫你回来吃饭!”然后JASON就从外面回来了,问:“老婆,今天有什么好吃的呀?”再然后就一家三口坐在桌前吃饭。想到这一幕,她就觉得那样的生活真甜蜜呀,很朴实无华甚至庸俗,但每一个细节,每一件小事都因为有JASON而变得很甜蜜。

    妈妈现在每次电话都要问到JASON,好像比她还急一样,生怕她不够上心,把这么好的人放跑了,搞得她有点不敢跟妈妈打电话了,心总有点亏,似乎是没完成党交给的任务,不好意思向党汇报。

    不过让她放心的是JASON那里似乎从来没有女孩来访,连艾米和方兴都没看见来过。他大多数时候都是呆在家里,他的车一直停在门前。他说有女朋友肯定是骗她的,但她想不出他为什么要这样骗她。唯一的解释就是他有什么难言之隐,怕连累了她,只好躲避。她想,时间会让他认识到无论他有什么难言之隐,她都是爱他的。

    她和SALLY两个人按JASON告诉她们的方法,先在一个网站搜寻“PREOWNED”车的情况,然后查KELLEYBLUEBOOK,对照那上面标的价,看看卖主开的价公平不公平,然后选几家,打电话过去,约好看车试车的时间,再请JASON,静秋或者冯超带着她们过去看车。中意的话,就开到附近的修车行请人做个BUYERCHECK,如果CHECK了没什么大事,就拍板了。

    CAROL跟自己定的价格范围宽一些,所以很快就买到一辆四年新的车,跟JASON那辆一样的颜色。SALLY随后也买了一辆六年新的车。

    买到车后,两个人一门心思就是学开车,逮住谁就叫谁教她们。冯超也被拉了几回壮丁,但冯超爱叨叨,一点不对就大惊小怪地批人,结果只有SALLY可以忍受,CAROL忍受不了他的叨叨,请他教了两次就不要他教了。她本来就希望JASON来教他,只是因为他有时不在家,在家又很忙,才请冯超教,现在他这么烦人,干脆不请他教了。

    冯超见她生气了,就解释说:“你没听说有的夫妻之间教车的,教到后来都离婚了?说明教车就是这样的嘛,师傅不严格是对徒弟不负责任。你这么任性,我真不敢让你开车,不要出什么事。”

    她生气地抢白他:“你尽说破口话,我如果开车出了事,就是你咒的。”说了,她又很后悔。她自己也不知道为什么对冯超这么凶,谁给我这个权力对他这么凶?难道他对我有好感就要这么凶他吗?如果这个理论成立,那JASON应该对我很凶了。

    她又忍耐着,让冯超教了她几次。看得出来,冯超是尽力注意不要叨叨她,但可能是太担心她了,总是不知不觉地又叨叨起来了。搞到最后,每次冯超教她开车,都把她叨烦了,所以教了车,冯超还要来向她陪不是,哄着她下次再让他教。

    她也请JASON教过她两次,但她觉得JASON不叨叨,他坐在旁边,不怎么说话,让她自己开,关键地方讲两句,大多数时候都是说“开得好,很直”“这个弯转得好”“这车PA得俏皮”,听得她心花怒放,信心十足。她想,这是不是因为“亲者严,疏者宽”?冯超把我当很亲近的人,所以特别担心特别严格,而JASON只把我当一个学车的人,所以就比较不在乎?

    等她请静秋教过两次后,就改变了这个想法,因为静秋也象JASON一样,鼓励为主,讲东西讲得很清楚很简洁,讲了,就行了,以练习为主,不叨叨。她想,也许静秋跟JASON天生就是当老师的料子,他们两人都知道讲精讲透,深入浅出,示范要领,鼓励为主,而不是控制不住地碎嘴叨叨。

    从教车的事情来看,冯超不可能是楚天,因为楚天至少是JASON和静秋这个级别的,他们的共同特点就是明智,事情做得有分寸,说话说得有道理,不仅用心良好,而且实现用心的方式也是理智而效率高的。不明智的关心和爱,有时不是一种幸福,反而是一种负担,就像那头熊,为了替主人赶走脸上的蚊子,一巴掌把主人拍死了。

    考上驾照后,CAROL就想开车到远一点的地方去跑跑,至少上上限速65英哩的高速公路,她现在只在限速40的公路上跑过,那也叫高速?她最怵的就是换道,好像总看不清要换的道上有没有车一样。最后她跟SALLY请了JASON和冯超两个人帮忙,准备她们一人开一辆车,而他们俩一人跟一辆车,开到三、四十英里外的一个OUTLETMALL里去。为安全期间,SALLY连多多都没带,托付给静秋了。

    JASON说:“冯超,你跟CAROL的车,我跟SALLY的。”

    冯超说:“还是你跟CAROL的车吧,她脾气大,我招架不住,看人家SALLY多好,车又开得好,又没脾气。”

    她很生气地说:“什么意思呀?把我当个排球推来推去?你们谁也不用跟我车,我自己开。”说着,就钻进车里,把车发动了。

    JASON紧赶两步,也钻进车里,笑着说:“WOW,好大脾气,如果汽车不烧汽油烧气愤,那你就大发了。不要开赌气车啊,我的命很值钱,你陪不起的。”

    她扑哧一笑:“有什么陪不起?大不了殉情。不能同年同月同日生,来个同年同月同日死也不错嘛。”

    “乱说,打嘴!”他开玩笑说,“今天上高速,说这种话?如果我奶奶在这里,肯定给你一个耳刮子。我就不跟你计较了。童言无忌,童言无忌。”

    她特意穿了她学车时一贯穿的那双鞋,因为她换双鞋,就有点找不到踩煞车和踩油门的感觉了。开车时,她也只能坐得笔直,连腰都不敢弯一下,更不能放音乐,也不敢跟JASON讲话,只能全神贯注。等开到那个MALL里,背上都汗湿了,而且很酸痛,那时她才比较理解冯超第一次开机场的感受。

    几个人在MALL里逛了逛,似乎没什么可买,主要是没准备买什么,只是想练练开高速。不过MALL里正在搞有奖销售,好些个店子联合起来的,买足二十块钱东西就可以凭收据当场到一个箱子里去抽奖,抽出来的奖券号码如果跟公布的号码一致,就中奖了。头奖是一辆小汽车,牌子不咋的,但总是一辆新车。其他的奖有HD电视什么的,都摆在那里,很吸引人。

    冯超马上对那辆车产生了兴趣,张罗着去买东西了。CAROL和SALLY也动了心,就二十块钱,说不定就抽到一辆汽车,那还不试试?

    JASON对CAROL说,你上次送给我两件T恤,我说好要送你一点东西的,因为不知道你需要什么,一直没送,现在你选好了我来付钱。

    选了一会,才发现没什么东西可买,都不是紧要的东西,不然也不拿来搞有奖销售了。最后SALLY选了一辆自行车,说大是大了一点,但等几年多多就可以骑。冯超买了一个吸尘器,说现在用的是房东的,以后搬了家用得上。CAROL选了一套刀具,她喜欢琳琅满目的东西,有用没用不打紧,关键是要好看,要能看花她的眼,看花她的心,花到她不用去想那东西的实用价值。那套刀具就不知实用不实用,但刀把刀身都做工考究,看得她爱不释手。就是贵了点,要四十多块钱。

    JASON看她爱不释手的样子,就抢着为她付了钱,说:“看样子你是真喜欢,买了吧。如果我奶奶在这里,肯定不让我送刀给你,怕不吉利。你用刀时小心一点啊,别搞得我后悔终生。”

    CAROL说:“你放心,这刀我哪里舍得用?肯定是当个摆设,装饰一下我的小玻璃柜子。”

    三个人都去抽奖,还抽了好几次,但什么也没抽到,让人怀疑中将号码根本就不在箱子里的奖券上面,但大家没有真凭实据,只好瞎猜猜算了。几个人都自我安慰说,没抽到就没抽到,反正这些东西迟早是要买的。

    然后去一家PIZZA点店吃午饭,席间,CAROL把买的刀具拿出来看。每把都有一个硬纸套子套着,她一把一把拿出来,猜猜是干什么用的,这把是切蔬菜的,带着锯齿的可能是切面包的,还有削水果的,切火腿的,等等。但有一把小刀,两面有刃,刀刃刀尖都很锋利的样子,大家都猜不出是干什么的。

    冯超开玩笑地说:“可能是杀人的吧。”

    CAROL说:“这么小的刀杀人?能杀得死人?”

    “怎么杀不死?”冯超老练地说,“如果一刀割在颈动脉上,保证致命。”

    “颈动脉在哪里?谁有那么准?”CAROL笑着说,“还不如说是用来自杀的吧?”说着,就放到自己手腕上比划起来。

    正比划着,突然听到JASON一声断喝:“CAROL!”

    她停住手,抬眼看看他,发现他脸色铁青,眼睛里不知是惧怕还是恼怒的神情,直楞楞地盯着她,吓得她呆在那里,不知道自己怎么冒犯了他。

    突然间,JASON隔着桌子伸过手来,大力抓住她的手腕,把刀夺走了。

    她从来没有看到过他这样,手腕都被他抓疼了,她委屈得眼泪直流。几个人都楞在那里,面面相腼,最后SALLY走到JASON那边,从他手里拿过刀,小声说:“你干什么呀?看把CAROL吓的。她不过是开个玩笑……”

    JASON不依不饶地说:“什么玩笑不好开,开这种玩笑?万一失手了怎么办?我去把这套刀具退掉。”

    冯超说:“退掉不太可能了吧?奖都抽过了,还让退?”

    SALLY把刀放回硬纸套子里,还给CAROL,说:“不退了不退了,退是退不掉的了,留着自己用吧,反正也需要刀具的。”然后象哄小孩一样对大家说,“好了好了,东西也买了,午饭也吃了,该回去了。”她拍拍JASON,说,“放心吧,都是大人了,不会有事的。”

    CAROL被JASON这样一吓,完全没有心思开车了,对他说:“你开回去算了。我现在开肯定要出事的。”

    JASON一声不吭地开车,开了很长一会都没说话。CAROL也不敢说话,有时偷偷看他一眼,觉得他沉默不说话的时候真的让她很害怕,深不可测,不知他在想什么。她想,以后千万要摸清楚哪些事情是他不喜欢的,不然惹毛了他,给你一个不啃声,急都可以把你急死。

    良久,她听他说:“CAROL,对不起,我不该对你发脾气。”

    “你可不可以告诉我,我到底做错了什么?”她小心地问,“你直说出来,我以后也好注意。”

    “没什么,我怕看你们小孩子玩刀子,我晕血,晕刀,你们拿着刀比比划划的,我的腿就发软。”

    “可我不是小孩子呀,你怎么老把我当小孩呢?”她抱怨说,“我都二十五了,还小吗?”

    他没接她的岔,只说:“回去记得把刀放在一个多多够不着的地方,不要让小孩子摸一把在手里,弄出什么事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