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请 登录注册
当前位置:雨枫轩> 原创长篇小说 > 青春|言情 > 都市言情小说 > 致命的温柔 > 正文 > 第41节
第41节



更新日期:2021-07-12 + 放大字体 | - 减小字体 本书总阅读量:

    虽然住在JASON隔壁了,但CAROL并没有多少机会跟他在一起。他好像很忙,而她又没什么借口去找他,两个人又都有ROOMMATE,所以常常是要到了周末才有机会跟他在一起呆一会。周末的时候他会用车带多多和SALLY去学校的运动中心游泳,那里只在周末才对学生家属开放。SALLY说JASON老劝她买车,说有孩子的人没车不方便,但SALLY总是信心不足,觉得自己肯定学不会开车,所以只好麻烦JASON。

    CAROL现在才明白JASON常说的“我带你”是什么意思,根本不是她所理解的象父兄或情人一样地带你去哪里,而是用车载你去哪里的意思,因为不管谁让他出车,他都是说“我带你”“我带你”的。

    JASON载多多他们去运动中心的时候,也问CAROL去不去,那还用问,她肯定要去,所以他们四个人就一起去。到了那里,SALLY带多多去游泳,也就是去泡泡水,因为他们两个都不会游。JASON就去健身房健身,或者去打打乒乓球羽毛球什么的,然后再到游泳池游泳。最后大家各自到男女洗澡间冲澡,干干净净回家。

    CAROL以前也跟同学来过运动中心,对这里不陌生。她在国内时就学会游泳了,游得不好,但几个基本姿势都会。她不想让JASON知道她会游泳,她想让JASON教她游,那样他就得扶着她,托着她。两个人穿得少少的,在水里肌肤相亲,小说里头很多男女都是教游泳教成情人的。

    学校运动中心有好几个游泳池,设备比较好,州里很多比赛都是在这里举行,不过周末开放的一般是那个50米的泳池,两头水不太深,可以站在水里,但中间就比较深一些,脚够不着底。CAROL先去了一下健身房,见很多人在那里健身,她不大会用那些健身器材,又不好意思站在那里看JASON,只好先到游泳池来。她下了水,也不游,就一直在游泳池里玩水等JASON。

    过了一会,她看见艾米和方兴也来了,两个人跟她和SALLY打过招呼,就各占一条泳道游了起来,看上去两个人都会游,而且姿势比她正规。她觉得她们两个人这时出现在这里,绝不可能是巧合,肯定是知道JASON会来,才选了这个时候跑来的。

    好像等了一百年一样,JASON才到游泳池来,她几乎认不出他来了,因为她是第一次看到不穿衣服的他,当然衣服在这里指的是上半身穿的那东西,下面还是穿了的,是一条紧身有弹力的游泳裤,不过挺长的,不是那种象三角裤的游泳裤。他头上戴了游泳帽,把头发全都埋进去了,还戴了深蓝色镜片的GOGGLES,他走到她左边的泳道,但如果不是他跟她打招呼,她根本看不出是他。

    她很喜欢看他这个样子,觉得他虽然很有肌肉,但层次分明,详略得当,不象那些职业游泳选手,情节臃肿,堆砌辞藻,搞得头跟身子比例失调,所以游泳选手看上去都象乌龟一样,头小小的,背却大大的。JASON只是一些精当的肌肉,倒三角的背部很有看头。可惜的是他前胸后背上都有一些长条的疤痕样的东西,可能时间比较长了,颜色已经跟皮肤颜色差不多了,但仍然看得出来,好像谁用鞭子抽打过他留下来的一样,平白无故地给他添了一点黑社会的风采。

    JASON走到游泳池旁,活动了一下,就象那些专业比赛的人一样,头朝下,嗖地跳进水里,很快就游到很远的地方去了。她看见他游到五十米的尽头,就象那些游泳比赛的人一样在水下转个头,游了回来。她很佩服,因为她不会那样转头。他游回到这边尽头,又那样一转身,游过去了。他就这样不停歇地游过来游过去,过一会换一个姿势。

    她想他可能有个什么既定目标,这会可能在记数,不好打搅他,就一直看他游,觉得他好像有使不完的劲一样。她自己以前也游过,能不歇气地从这边游到那边就不错了,像他这样游这么多个来回,她早就累死了。不知道为什么,看他这样游泳,她就想,他好有耐力啊,他做起爱来,肯定是马拉松对付你,那还不把你爱得死去活来?她觉得自己好像很热燥一样,赶快往自己脸上胸上浇了几把水。

    等他游够了,就爬上岸去了。她看他要走的样子,就着急地叫他:“JASON,你能不能教我游?”

    “你不会游?”他很吃惊地说,“我以为你会游呢。”

    “我不会游,你教我吧。”

    他走到她那条泳道,跳下水,对她说:“真不会游?一点也不会游?那先从憋气学起吧。你憋住气,把头埋到水里,能憋多久憋多久。”

    她无可奈何地照办,心想今天完蛋了,他要是叫我憋一晚上的气那怎么办?她决定给他憋个青出于蓝而胜于蓝,于是猛吸一口气,把头埋进水里,一直憋得小脸发青了才抬起头来,喘着气,得意地看着他,心想看你还有什么招可支。

    “憋得够长了吧?”她喘息着说,“不用再练憋气了吧?教我游泳吧。”

    他跑去找了一块泡沫的游泳板,让她抱在手里学两腿打水,说:“抱好了,把腿绷直了打打水。”

    她看他完全没有扶着她托着她教她游泳的意思,连碰都不敢碰她,没好气地说:“算了,你这个破老师,不要你教了。”就自顾自地游走了。

    隔壁道上的艾米和方兴哈哈大笑:“JASON,你被人涮了!”

    JASON也跟着笑,说:“总是上你们这些小丫头的当。”但CAROL觉得他其实是心如明镜,揣着明白装糊涂。

    艾米笑着说:“JASON,你这癞蛤蟆不用再健身了,你的目的达到了,你已经改写了那个成语了,现在不是癞蛤蟆想吃天鹅肉,是天鹅想吃癞蛤蟆肉了!”

    “噢,我说呢,原来是癞蛤蟆误闯天鹅湖,”他笑着对她俩说:“你们再玩会,我们癞蛤蟆爬得慢,爬先一步。”然后对SALLY和CAROL说一声,“我先出去,在外面等你们。别让多多游太久,当心感冒。”就率先离开了游泳池。

    艾米和方兴从泳道的标志绳下面钻过来,来到CAROL的那条泳道。艾米说:“阴谋没有得逞吧?”

    “什么阴谋?”CAROL硬着头皮说。

    “别装正经了,这都是我们玩过的小伎俩了。他不会上当的,不如我们几个人联合起来,把他绑架了,想怎么整他就怎么整他,好不好?”

    “怎么整他?我没想过要整他。”

    方兴说:“算了,艾米,别把CAROL带坏了,还是等她自己慢慢去摸索成功的概率吧。”

    艾米不听她劝,很严肃地问CAROL:“你是不是爱上他了?”见CAROL红了脸但不说话,艾米又说,“小妹妹,我是好心劝你,趁早别做那个梦了,免得把自己搞得心碎了无痕。”

    “他是不是GAY?”CAROL大着胆子问。

    “嘿嘿嘿嘿,”艾米和方兴两个人都肆无忌惮地大笑起来,“知道你要这样问的。他不是GAY,如果他是GAY,他会不敢碰你吗?GAY们你还不知道?他们就是抱着你,都不会有事的。不过JASON比GAY还难弄,他患有一种病,叫‘重症爱无力’综合症。注意啊,我说‘重症爱无力’,我没说‘重症性无能’。”

    方兴说:“算了,你别吓唬小妹妹了,说不定他那‘重症爱无力’综合症到了这个小妹妹这里就给治好了。”

    艾米撇撇嘴说:“你算了吧,我从十八岁就认识他,到现在快十年了,我不比你了解他?”

    “哼,还好意思说,立案十年,追踪万里,从中国到美国,都没能把他绳之以法,让他到现在还逍遥法外,你也真够呛。”

    艾米笑骂道:“说人前,落人后,落到后来无药救。你这么能干,又教了他一学期统计课,怎么也搞不定他?如果是我,站在这么有利的位置上,早把他灭了,只要把他叫到你的办公室,问他从不从,不从就给他一个F,让他的STRAIGHTA一垮到底。”

    “早知这样,我把位置让给你,你灭给我看。”方兴开始用水乱浇艾米,两个人在水里笑闹打架去了。

    CAROL没心思再玩了,对SALLY说:“我们洗了澡回去吧,不要让JASON等久了。”但多多赖着不肯走,她只好陪着再等一会。转头看时,艾米和方兴早已不在泳池里了。

    在洗澡间冲澡的时候,CAROL问隔壁的SALLY:“这个艾米和方兴究竟是两个什么人?好像跟JASON很熟一样,艾米还说她认识JASON快十年了。”

    SALLY说:“方兴我不是太了解,但艾米我还比较熟悉,因为我在J大读过书,艾米的父母都是那里的教授,她父亲还挺有名气的,JASON是她父亲的硕士研究生。艾米是他们的独生女,掌上明珠。小姑娘肯定是从JASON做她父亲研究生时就开始喜欢他了。这两个丫头都挺不错的,艾米是统计硕士,方兴是统计博士,都是还没毕业就把工作找好了。统计专业这段时间还比较好找工作,不像我们这个专业,还不知道工作在哪方,读得都没精神了。”

    “艾米人也长得挺好的,又追了近十年了,JASON为什么不答应呢?”

    SALLY含含糊糊地说:“那我就不知道了。爱情这东西,有时真是说不清楚的。”

    CAROL不解地说:“艾米还说方兴教过JASON一学期。”

    “噢,JASON也有个统计硕士学位。统计加电脑,很不错的,他两个专业都找到工作了,有统计方面的JOBOFFER,也有电脑方面的,不过他还没决定去哪里。”

    她觉得心一沉,赶快问:“JASON要毕业了?那他不是拿上就要离开C大了?”

    “嗯,差不多了吧,他倒不一定离开C大,因为C大的MIS系那边给了他一个FACULTY的OFFER。”

    她在心里希望他就留在C大,不要到别处去了,不然她就见不到他了。

    她想了想,又问:“照说方兴跟艾米应该是情敌,怎么她俩看上去倒挺友谊的?”

    “你们小姑娘的事,我真的搞不懂。我们那时候没有这么大胆放肆,不要说这样嘻嘻哈哈地调戏男生,跟男生在游泳池碰上都要捂着胸跑掉。”

    等她们收拾停当走出运动中心,看见JASON站在那里抽烟。SALLY抱歉地说:“多多不肯走,只好多呆了一会,把你等得不耐烦了吧?”

    “没有,只把头发等干了,还没等白,”他笑着说完,又担心地说,“我就怕游太久了,多多会感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