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请 登录注册
当前位置:雨枫轩> 原创长篇小说 > 青春|言情 > 都市言情小说 > 致命的温柔 > 正文 > 第39节
第39节



更新日期:2021-07-11 + 放大字体 | - 减小字体 本书总阅读量:

    三月的一天,SALLY打来一个电话,告诉CAROL她的ROOMMATE搬走了,问CAROL还愿意不愿意搬她那里去。CAROL几乎是不假思索地就回答“愿意”。她完全没去想自己这边是有租房合同的,她只怕SALLY把那个房间又租给了别人。

    SALLY有点不好意思地说:“不过有件事我要先给你说清楚,免得你以后觉得我骗了你。我那个ROOMMATE要搬走,是因为有两个夜晚,多多都喘上了,没办法,只好送医院。然后又半夜三更地跑回来。我ROOMMATE觉轻,她给这样吵醒几趟,就再也睡不着了。刚好第二天她有考试,搞得她没考好。所以她要搬走,我也没话可说。你可要想清楚了,我不想影响你学习。”

    CAROL斩钉截铁地说:“没问题,我觉沉,一般吵不醒我,即使吵醒了,我也很快能睡着。”这倒是实情。

    SALLY那边听得出也很高兴,马上就约她过去看看房间,说我这什么都有,床是现成的,电脑桌也有,椅子什么的也有,我还有全套炊具,你过来只需要把你的箱子搬来就行了。

    CAROL听了很高兴,马上坐校车到SALLY那边去看房间。路上她一直在想,不知道JASON住哪边?是大间还是小间?希望他是住的小间,那样我就跟他住在同一边,如果我把床放在他放床的那个位置,那我们差不多是头挨头地睡觉的啦,只不过隔着一堵墙。

    CAROL看了看房间,还挺好的,收拾得干干净净,虽然没地毯,但地上有合成地板一样的东西,看上去也不错。小房间靠着R栋的后面,对着那个草坪,她知道JASON一定是住的小房间了。她好开心,恨不得马上就搬进来。

    SALLY告诉她:“因为我带孩子,又住的是大间,我多出$100块钱。我这个人不爱占人便宜,不象隔壁JASON的那个ROOMMATE,住大间,但房租却跟JASON平分,这完全没道理嘛。JASON这人好欺负,换了我——”

    CAROL现在不在乎房租公平不公平,她一心只想早日搬进来,就问:“我什么时候可以搬进来。”

    “你现在想搬进来都行,反正从搬进来的那天开始算房租,不多收你一天,你看好不好?”

    “要不要签合同?”她随便问了一下,其实她并不关心这个。

    “不用了吧。你要真的嫌多多吵,你什么时候想搬走就什么时候搬走吧。学校是不让把房间租给别人的,我们这也是私下交易,你最好不要告诉太多的人。”

    “我不会的。”

    CAROL坐车回去的时候,才想起冯超那边还没谈呢,不知道二房东让不让她搬,她刚来时因为想着转D大,就只跟他签了半年的合同,后来没转D大,本来应该续签,但那时两个人已经很熟了,也就没有签书面合同,只是口头上说了一下,再住半年。但既然是君子协定,大家就应该象个君子,不能因为没签书面合同就赖帐吧?

    到了这个时候,她才想到这话很难开口。不说冯超一直那么殷勤地跟着她,两个人又一起开伙,就算是没有这一层,中途退租也是不行的吧?如果她退了租,而他又找不到人合住,那怎么办?最后她横下一条心,了不起我每个月仍然付他房租就是了,也没几个月了,还有三个月,合同就到期了。

    她回到家,冯超还没从学校回来。她破天荒地自己做准备工作,洗菜淘米,把饭做上,又拿出一些鱼呀,虾呀,鸡呀,肉呀什么的,用微波炉解了冻,一样一样地做起来。她不知道自己这算什么,是想贿赂一下冯超好解除合同呢,还是在准备一个告别宴会,或者是二者兼而有之。

    冯超回来时,她已经做得差不多了。他看见她做了这么多菜,又不等他来做准备工作,好像觉出了什么,问她:“今天怎么啦?请了客人?是不是你的生日?如果是,那赶快放下,让我来做,寿星老休息。”

    她有点尴尬地说:“不是我的生日,是我要搬走了,搬到学校的房子里去,那边方便一些。”她知道自己在撒谎,因为她现在住的地方也在校车线上。冯超也不是不知道学校的房子在哪里。

    “你想搬到哪一栋?”

    “R栋,205。”

    冯超沉默了一会,小声问:“是不是JASON住的那栋?”

    “是的,在他隔壁。”她说出了这些,觉得心里轻松多了,好像已经做了必死的准备,现在要杀要剐由你了。她想,不错,是签了合同,但合同上说的也就是损失一个月的房租,并没说不能搬走呀,我愿意出剩下三个月的房租,你还能把我怎么样?

    冯超笑了一下,在她看来好像笑得有点惨一样,他说:“只怪我这个名字起得不好,CIAO,拜拜。”

    “CIAO是拜拜的意思,我都不知道呢。”她故作轻松地说,希望他把话题扯到别处去。

    “实际上CIAO是意大利语,意思是I-myourslave,见面或者告别都可以用,不过好像用在告别上更多。”

    她没想到冯超还这么博学多才,连意大利语都知道,赶快夸他一句:“哇,你懂这么多!”

    冯超看着她,有一会没开口,然后说,“也许搬到那边也没什么用,像我一样,住在你对面,又有什么用?”

    她想了一会,才明白他这话的意思,她的脸红了又白,白了又红。她没想到他什么都看出来了,她老觉得冯超是个小孩,没有烦恼,没有忧愁。她根本没仔细想过他的感受,好像他还没成熟到为爱受苦的地步一样。

    “不是你想的那样——”她想解释一下。

    但冯超做了个手势,意思是不必说下去了。然后他说:“你搬走吧,不用管合同的事了,我可以再去找一个人合住。”他见她瞪着眼,不解地看他,便说,“你以为我是小孩,什么都不懂?我比你大六岁呢,我怎么会不懂?”他开玩笑地说,“等这边合同满了,我也搬R栋去,跟踪追击,把R栋挤翻,嘿嘿。”

    他看她没有响应他的笑,也笑不出来了,轻声问:“你想什么时候搬走?”

    “今天就搬,行不行?”她试探地问,这种尴尬场面越快结束越好。

    “哪天都行,我会把这个月剩的房租退给你。”

    “不用不用,”她赶快说,“你没罚我款,就不错了,这个月房租你收着吧,不用退我了。”

    晚饭吃得没精打采,大多数菜都没吃动,两个人随便吃了几口,就都放了筷子,冯超仍象平时一样,抢着去收拾碗筷。她想了想,决定给JASON打了个电话,问他可不可以帮她搬一下家,她实在不好意思叫冯超帮她搬家,感觉有点象一个妻子要搬到情人那里去,却叫丈夫送她一样。但JASON那边没人接电话,她又想,可以叫钱波帮个忙,不过平时跟钱波接触不多,现在要帮忙就想到人家了,好像不大好一样。

    看来只好请冯超帮忙了,她正在犹犹豫豫地不好开口,冯超自己跑过来了,说:“我已经把厨房用具给你装好了,锅子什么的你带去,只把你那个围裙留给我,我挺喜欢的,以后就是我自己扎着那围裙自己炒菜了。”感叹了一阵,又问,“你这边收拾得怎么样了?我来帮你吧。”

    她不敢看他,只低着头说:“锅子什么的不用带,SALLY那边都有,你留着用吧。我自己来收拾,你去休息一下,你待会用车帮我搬一下就行了。”

    冯超嘻嘻笑着说:“算我嫁姑娘还不行吗?”

    她没什么东西,就两个大箱子,来的时候带来的。她把东西又塞回箱子,塞不进去的就用洗衣服的筐子装上。挂着的衣服干脆就不装,待会直接连衣架一起放到车上去,到了那边再挂起来。

    两个人把东西搬到冯超车里,一车就把东西全搬过去了。冯超和SALLY帮她把东西搬到205她房间里放好,看看没什么事了,冯超说:“差不多了,我回去了。以后你要用车记得给我打电话。SALLY,你也一样啊,要带儿子上游乐场什么的,我可以用车送你们去,说不定我比多多还爱上游乐场呢。”

    CAROL送他下楼,来到他车跟前,她见他一声不啃,担心地问:“你没事吧?”

    冯超说:“我没事,只是担心你。”

    “担心我什么?”她不解地问。

    “只是一种感觉,觉得你在他心目中的位置就像我在你心目中的位置一样。你没有感觉到我的存在,可能他也没感觉到你的存在。也许我们自己也没感觉到自己的存在,因为我们的心被一个人占满了。”

    她楞在那里,突然想到,冯超原来这么富有哲理富有诗意,莫非他就是楚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