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请 登录注册
当前位置:雨枫轩> 原创长篇小说 > 青春|言情 > 都市言情小说 > 致命的温柔 > 正文 > 第37节
第37节



更新日期:2021-07-10 + 放大字体 | - 减小字体 本书总阅读量:

    一天傍晚,CAROL正在忙活一个作业,突然听到有人在按门铃。她有点不耐烦地想,是谁?在这个时候跑来,我的作业明天就DUE了,现在还没弄完。

    她打开大门,发现是SARA和一个美国男孩。SARA介绍说那个男孩叫NICK,是她的朋友。两个人手里都提着一个大塑料袋。

    “Carol,we-erraisingfundforourorchestratrip.Seeifyou-dliketobuysomething.”SARA说着,就拿出一件T恤,放下手中的塑料袋,两手抖开那件T恤,放在自己身上比划,又放到CAROL身上比划,“cool,right?”

    经SARA解释,CAROL才知道他们在搞FUNDRAISING,就是推销一些学校滞留下来的校服T恤什么的,也推销某些厂家请他们学校帮忙推销的商品,为他们乐队的春季出游筹集资金。她问了一下,发现价格都不菲。一盒20粒的巧克力要卖$7块多钱,一件T恤要卖$12块钱,一个COUPONBOOK要卖$10块钱。

    SARA竭力向她推荐几件T恤,说她穿着要多COOL有多COOL。CAROL接过来仔细看了一下,发现每件上面都印着字,象什么“ProudMom”,“ProudDad”,“Mybabymadetotheprincipal-shonorroll”等等。

    她推辞说:“这个我用不上,这样的T恤我怎么穿?”

    SARA瞪大眼,问:“Youdon-tknowhowtoputiton?Letmeshowyou.”

    CAROL知道她又理解错了,赶快解释说:“不是我不知道怎么把它穿身上去,而是这不适合我穿。你看,这上面印着爸爸妈妈什么的,我穿着象什么呢?我又不是谁的爸爸妈妈,我穿了别人要笑话的。”

    SARA说:“Whowilllaughatyou?NobodycaresaboutthewordsonaT-shirt.JasonwearsthiskindofT-shirtsallthetime.Nobodyeverlaughedathim,I-msure.”

    “可JASON是你爸爸呀,他当然可以穿这样的T-SHIRT。”

    SARA睁圆了眼望着她:“What?Jasonismydad?Areyoucrazyorwhat?”然后又嘻嘻笑着告诉NICK:“ShethoughtJason-smydad.”

    不等CAROL回过神,SARA指着她说:“Youdimwit!Jason-sjustover30,howcanhehavea14-yearolddaughterlikeme?”

    NICK似乎一直在想什么,听到这句就很胸有成竹地说:“Ithinkhecan.Amalecanmakeafemalepregnantassoonashecanejaculate.Andboysbegintoejaculateat9or10,Ithink.AtleastIhadmyfirstwhenIwas10.SoifJasonhadhisat10,hecouldhavemadeababy20yearsago.”

    CAROL不知道这个ejaculate是什么意思,但在这个上下文里面也猜出个八、九不离十,心想美国小孩也真是性知识丰富,而且又敢说。她懒得管他们究竟什么时候开始ejaculate的,她只想着一件事:SARA不是JASON的孩子!

    “那你爸爸是谁?”她问了,又觉得有点唐突,不过估计SARA听不出来,她改口问,“你爸爸在哪?”

    SARA说在F州的G市。

    “JASON结婚了吗?”她急切地问。

    “Idon-tthinkso.”

    “那他有女朋友吗?”她又问。

    “Idon-tthinkso.”SARA得意地说,“Youknowwhat,he-swaitingformetogrowup.”说完,回到她关心的话题,“Doyouwanttobuyanything?Theyareallgoodstuff。”

    CAROL只觉得心情愉快,人都象要飘起来了一样。她连声说:“我买,我当然要买!”她一口气买了两件T恤,一件上面印着ProudDad,另一件上面是Mybabymadetotheprincipal-shonorroll.她也不知道买了这干嘛,就算没有这几个字,她也不可能穿这两件T恤,都大垮垮的。

    SARA还想向她推销巧克力,她突然想起了什么,拉着SARA来到冯超的房门口,把冯超叫出来,让他也买点什么。“他们在FUNDRAISING,你也帮帮忙,买点什么吧!”

    冯超把那些东西看了一下,搔搔头,犹豫着说:“我买什么呢?我不需要T恤,又不爱吃巧克力,COUPONBOOK也用不上。”他看了一眼CAROL,发现她满脸都是急切的表情,马上改口说,“对对对,我买盒巧克力吧。算我送你的。”说着,就掏钱出来付帐,而且马上就把那盒巧克力送给了CAROL。她接过去,就从里面拿出几粒,请在场的各位吃了。

    做完了这些,CAROL似乎还意犹未尽,总觉得这点东西不能表达她对SARA带来这个好消息的感激之情,于是又自告奋勇地说:“我带你们去我的同学那里,我要他们买,他们肯定会买的。”

    她带着SARA和NICK跑到离得近的同学家,连哄带逼地让系里几个男生买了几盒巧克力,还有一个有家的同学买了一本COOPONBOOK。她一下就帮SARA推销了八样东西,SARA和NICK高兴得不得了,她自己也象一下子进入了天堂一样,不知道今天星期几,也忘记了明天还有作业DUE。

    等他们回到她的住处,已经天黑了,她不放心让两个孩子自己走去坐校车,就提议陪他们到校车站。SARA说,不用了,我借你的电话用一下,给JASON打个电话,他会来接我们的,因为NICK不住在校内,我们还得送他回去。

    SARA开玩笑说:“Mymomisblindagain.”

    SARA打了电话,说JASON马上就来,最多十分钟,几个人坐着等他开车过来。CAROL不知道呆会应该跟他说什么,这么久了,都是把他当SARA的爸爸来对待的,现在突然发现他不是SARA的爸爸,不光未婚,可能连女朋友都没有,她觉得自己好像高兴得糊里糊涂了一样,生怕自己呆会控制不住扑到他怀里去。

    也许就那么几分钟,但CAROL觉得等了好长好长时间,桌子上的钟似乎都没走了,她不知道望了多少次钟,才听见有车开进DRIVEWAY的声音。她不等JASON按门铃,就跑过去开了门,望着他一个劲地笑。他好像也注意到她今天的反常,微笑着问她:“什么事这么高兴?”

    “没什么事,我帮他们卖掉了八样东西。”

    “真的?那可得好好谢谢你了,”JASON也很开心地笑着说,“他们没逼着你买吧?SARA一心要推销,有时就耍赖,不买不让你吃饭,或者不买不让你干活。”他仍然在讲SARA的典故,但这次在CAROL听来,就不是父母吹子女了,而是一个和蔼的叔叔在讲一个侄女辈的趣事。

    “没有没有,他们没逼我,都是我自己想买的,需要的。”她说到这里,突然想起了什么,“我买了两件T恤,不过都挺大的,给你穿吧。”

    他笑了起来:“还说没逼着你买,这不买下了没用的东西了吧?”他对SARA做了个要敲她头的样子,SARA不怕,反而跳过来要擂他一拳。他灵活地躲开了,对CAROL说,“把你那两件T恤衫拿来给我吧,我可以穿,你留着没用,我把钱付给你。”然后又笑着警告SARA,“以后别逼着人买东西。”

    SARA和CAROL两个人同时申辩起来,一个说她没逼着人买东西,另一个说她是心甘情愿要买的。最后JASON只好捂住耳朵,笑着说:“好了好了,我知道了,耳朵都被你们吵聋了。”

    CAROL把两件T恤都给了JASON,但坚决不肯收钱。JASON坚持了一会,见她一定不肯收,只好说:“那这样吧,以后我买点什么送给你。”

    等他们都走了,她还觉得激动不已,恨不得挨家挨户地去宣传一下这个喜讯。她跑到冯超屋子里,兴奋地对他说:“你知道不知道呀,SARA不是JASON的女儿!”

    冯超无动于衷地看着她,耸耸肩:“SO?”

    “JASON也没结婚!”

    冯超说:“噢,看你那表情,我还以为你中了MEGAMILLION头奖呢。”

    她看他完全没有一点吃惊的样子,似乎明白了什么:“你早就知道?”

    “这是什么国家机密么?”

    “那你为什么不告诉我?”她生气地说。

    “你又没问我,我怎么知道你消息这么闭塞呢?这种事,就像中国的万里长城一样,SUPPOSE是人人都知道的。”

    她看出来跟冯超分享这个喜讯是个大大的错误,赶快回到自己房间,给妈妈打电话,告诉她这个喜讯。妈妈也很高兴,笑着说:“你这个鬼丫头,看把你高兴的,这下更不肯转到D大去了吧?”

    “我先知先觉吧?”她自吹自擂地说,“我早就知道他不是SARA的父亲。”

    妈妈也说:“我那时就纳闷,怎么这么年轻的小伙子会有这么大的女儿呢?我看了他的照片就告诉你这一点了,可你还不相信。”

    两母女象两个“三年早知道”一样,你一个“我早知道”,我一个“我早就说了”地讲了半天电话,一直到CAROL想起作业的事:“哎呀,我不能跟你讲电话了,我还有作业要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