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请 登录注册
当前位置:雨枫轩> 原创长篇小说 > 青春|言情 > 都市言情小说 > 致命的温柔 > 正文 > 第33节
第33节



更新日期:2021-07-09 + 放大字体 | - 减小字体 本书总阅读量:

    但董老师好像着了魔一样,不停地来找她,约她去他那里,他抄英语诗给她,录英语歌曲给她,打电话找她,写信给她,诉说他是多么想念她。他上课的时候魂不守舍,总是出错,很多时间是在盯着她看。他的人愈见消瘦,眼睛布满血丝,好像夜不能寐一样。在他这种强劲的攻势下,她又心软了,毕竟他是爱我的,而且我们还才试了那么两次,也许以后就越来越好了。

    她又回到他那间屋子里去,在那里过夜,他的技术似乎在不断提高,或者说他的激动在不断地降低,他再不会还没入港就抛锚了。但她总是那么干燥,她自己也不知道是为什么。她跟他在一起时没什么激动的感觉,她对他的拥抱接吻没有渴求,反而越来越觉得他的嘴里有一股味道,他的头上有很多头皮屑,他的手指又粗又短,连他的那个东西都是形像丑陋,面目狰狞。总而言之,是一切都不合她心意。

    而他又总是那么急于求成,她还没出现反应,他就在攻城了。几次下来,她越来越没兴趣。到最后,每次做完,她那个地方都是又红又肿,又痒又麻,有时连走路都不方便。

    她责怪他:“你一点WARMINGUP都没有。”

    他也不快地说:“怎么没有呢?今天不是带你去外面吃饭,还看过电影了?是你自己有问题,我以前的几个女朋友都不是你这样的。”

    她忘了为他以前有过“几个女朋友”吃醋,反而追问:“那她们是怎样的呢?”她想,如果别人都不是这样的,那就是她的问题了。

    “她们都很——WATERY的呀,这是你们女性的特点嘛,从来没见过你这样的——”

    她被他说得羞愧难当,如果不是想到他很可能是为了推卸责任在撒谎,她简直要挖个坑把脸藏到里面去了。

    她把这事对寝室的几个色姐妹说了,沈雁呵呵笑着说:“你再不自己主动坦白你跟董生的事,我就要拷问你了。这一向就想问你呢,都是被玲玲管着不让问。你看你看,不依靠群众的智慧办不成大事了吧?”然后很严肃地说,“你这是精液过敏,知道不?很危险的呢,搞得不好可以致命的。”

    她一听“过敏”二字就害怕,恐惧地问:“你听谁说的?”

    “书上看来的,有的女性会对某个男人的精液过敏,症状就是你说的,又疼又痒。不过不碍事,戴套子就行了。问题是以后想要小孩的时候,就比较麻烦了。”

    CAROL听她说是从书上看来的,就懒得听她的了,说:“你别跟我掉书袋,你只如实地告诉我,你是不是这样的。”

    “我当然不是啦,我是水淹七军的嘛。”

    CAROL不知道她是在说真话还是开玩笑,转而问另外两个。小丽说:“我——呃,还行,好像没这种问题。”

    沈雁抬杠说:“我看你是根本没试过,跟着瞎起哄。”

    眼看两个人要把话题扯到别处去,CAROL赶快制止她俩:“算了,别扯远了。”然后她问玲玲,“你是权威,你说呢?是不是我有问题?”

    玲玲安慰说:“你不用问这个问那个了,这是因人而异的。有的人就是水漫金山型的,有没有WARMINGUP,都是WATERY。有的人就是个撒哈拉沙漠——”她见CAROL脸上暗了下去,就解释说,“不过你不用烦恼,你遇到你心爱的哥哥,你就会从撒哈拉沙漠变成——嘿嘿,即使不水漫金山,也是一片绿洲了。”

    CAROL觉得玲玲说得有道理,可能还是因为自己并不爱董老师。于是下一次见面的时候,她就对他说:“我们还是分开吧,我觉得我并不爱你。”

    他仿佛被人打了一耳光一样,浑身一震,坚定地说:“你在撒谎,如果你不爱我,为什么你会跟我上床。”

    她被这个“上床”刺得一激凌,原来在你看来我们做的事就是个“上床”?她懒懒地说:“那是因为跟你上——床——之前我以为我是爱你的。”

    “那你的意思是说我在床上表现不令你满意?我——”

    她知道他又要把以前的“几个女朋友”搬出来证明他床上功夫高强了,赶快打个暂停的手势:“好了,好了,不用把你那几个虚拟语气搬出来了,我知道你跟我是第一次,我也是,虽然没见到落红,但我可以向党发誓,我跟你是第一次。我们不要谈这些技术性的问题了,好不好?”

    “那你总要说出个原因来嘛?”他沮丧地说,“总不能说吹就吹了。”

    她不明白为什么他不能接受她已经给的理由,一定要她再“说出个原因”来。她只好再说一遍:“原因就是我不爱你。”

    “你在撒谎,如果你不爱我——”

    她看他又要绕回到起点上去了,感到头疼欲裂,抢过话头说:“那我为什么要跟你上床?我已经跟你说过了,那是因为上床之前我不知道我不爱你,你到底要问多少遍?”

    她看见他脸色阴沉下去,满脸是痛苦而又不解的表情。他咕咕哝哝地说:“我觉得你这不是理由,难道你不跟人上床就不知道自己爱不爱一个人?”

    她无话可说,想起赵玲玲说过的一句话:“吹一个哥哥比泡一个哥哥难十倍。”那时她总以为是赵玲玲在那里王婆卖瓜,自卖自夸,现在看来是确有其事。当你对一个哥哥说你爱他的时候,他不会去问为什么,他全盘接受了。但当你对他说你不爱他的时候,他却难以接受,一定要你拿出十个八个理由来说服他。

    这好像跟女孩的作风完全相反。当一个男孩对一个女孩说“我爱你”的时候,女孩往往不敢相信,她要他说出令她信服的理由来。“你为什么会爱我呢?”“你爱我哪一点呢?”他今天说了他的理由,她今天笑了,满意了,但她明天又会拿出来问,一直到把这个男孩问烦了,烦得不爱她了为止。那时她就开始问他另一个问题:“为什么你现在不爱我了呢?”

    在分手这个问题上,男女的做法倒是非常一致,被甩的一方总是要苦思苦想,苦追苦问:“为什么你现在不爱我了呢?到底是我哪一点做得不好呢?”也许他们这样问的目的是想说:“你告诉我,你告诉我,我知道了,我会改的。”

    其实,不爱不用理由,不爱了,就是不爱了,问出个为什么也无济于事,而且问的结果往往是逼着对方说出一些伤人的话来,到最后是问的人被伤得太重,重到满心怨恨了,才不再发问。所以分手总是要搞到两败俱伤、翻脸无情才分得了的。

    等他再问她为什么不爱他的时候,她就口无遮拦地乱说了一气,真的理由假的理由,想到什么说什么,一直说到他叫她“滚出去”为止。她如释重负地“滚”了出去,再也不去想她和他的事了。

    那一学期,她的英语得了个85,那是她若干年来第一个低于90的成绩。但她没有去找他理论,她在心里说:我们两清了。

    她想到她对JASON的那种感觉,觉得赵玲玲的话是对的。我不是永远的撒哈拉沙漠,在JASON面前,我是一片绿洲,我是一条小溪,因为我爱他,爱是小溪的源头,爱是绿洲下面的水层。

    她想,里面的柳青,一定也是这样的,她也不是水漫金山型的,但等她遇到她真心爱慕的人,她会变成一块绿洲,一条小溪。

    她想跟个贴,表达一下自己的支持和鼓励,但她知道现在跟个贴在那集后面已经没用了,因为作者一般不会跑回去看以前贴子的跟贴。不过提供一个网友互相交流的工具,叫做“耳边语”,注了册的网友可以通过“耳边语”给彼此发信件。

    她注册了一个ID,叫做“冷眼”,取冷眼旁观的意思。她知道自己算不上冷眼旁观,但她觉得楚天说故事的口气是一个旁观者的口气,而旁观者看到的世界比较全面客观,她很欣赏,也很敬佩,她也想这样旁观地看世界看人生。

    她没把自己跟董浩的故事直接写下来,但她写了一点感受,再加几句鼓励欣赏的话,用“耳边语”发给了楚天。她知道楚天有很多粉丝,肯定没时间和精力来回答她,她只想让他知道他写的东西对她的帮助有多大。出乎意料的是,楚天很快就给她回了“耳边语”,虽然只有简简单单的几句话,感谢她的鼓励和信任,但这是她欣赏崇拜的作者给她回的“耳边语”,她仍然高兴了很久。

    她决定把她自己的另一段经历写给他,因为那一直是她心头的一个重负,但又没人可以诉说。她觉得楚天就像一个专门为人排忧解难的人一样,凡是不好意思开口对亲戚朋友讲的隐秘都可以对他讲,因为他写的东西表明他能够理解你,而且跟他之间隔着一个网,他看不见我,我看不见他,说错了也不担心被他看见脸红,了不起把那个ID废了,换一个ID,又是一条好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