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请 登录注册
当前位置:雨枫轩> 原创长篇小说 > 青春|言情 > 都市言情小说 > 致命的温柔 > 正文 > 第31节
第31节



更新日期:2021-07-08 + 放大字体 | - 减小字体 本书总阅读量:

    新的一年,新的一学期,在CAROL看来,完全是无聊加无味。没有JASON的课可以修了,周末买菜也都是冯超出车了,学生会也不开晚会了,上学期使她飘飘欲仙的几件事一件都没有了。

    她的物质世界里已经没有JASON了,她见不到他,听不到他,他仿佛已经完完全全退到她的精神世界里去了。现在能做的就是躺在床上,“反刍”上学期的那些日子,从JASON接机开始,每一个场景,每一个细节都反反复复想上很多遍,他说了什么,他是怎样说的,说完他又是怎样笑的,一点一滴,都烂熟于心。她想,如果我把这份心思花在记单词上,恐怕一本韦氏辞典都倒背如流了。

    她常常有一种感慨,也许命运就是用这样的办法让我们理解那些我们最亲近但又最不理解的人的。比如妈妈,我曾经是那样瞧不起她的“情商”,觉得她爱上“那个男人”是她一生中所犯的最愚蠢的错误,我曾经自豪地认为自己绝对不会犯这种错误。但命运让我碰到一个JASON,于是我开始重复妈妈犯过的错误,并从这种重复中理解妈妈。应该说还不止理解,更准确的说法应该是“体会”或者“感受”。理解只需要大脑参与,但体会和感受是要整个身心都参与的。

    她现在可以很容易地感受到妈妈当年是怎样迷恋“那个男人”的,妈妈一定像她现在一样,明知这样是没有好结果的,还是忍不住要飞蛾扑火一般地投向他的怀抱。她甚至羡慕妈妈比她运气好,因为“那个男人”没有把自己拴在他前妻的裤腰带上、目不斜视。他斜视了,为妈妈动了心,虽然克制了一下,但最终把持不住自己,跟飞身扑来的蛾拥作一团,双双烧死于爱火之中。

    她想,妈妈以前说的第一个教训是不准确的。妈妈说“一个已婚男人,不论他多么优秀,都不要对他多看一眼。爱上已婚男人的后果,是苦涩不堪的”。但妈妈多看了一眼,就得到了他,这跟那些传统的爱上已婚男人的故事是大相径庭的。那种故事通常是一个未婚的女孩,偏偏爱上一个已婚的男人,那男人贪恋女孩年轻的肉体,跟她有了不正当的关系,女孩全心全意地爱上了那个已婚男人,而那个男人由于种种原因却不愿离婚,最后这个女孩要么心甘情愿做二奶,要么就带着一颗破碎的心离开他。

    她觉得妈妈的不幸并不是因为爱上已婚男人造成的,而是爱上一个意志不坚定的男人造成的。一个意志不坚定的男人,不管你遇到他时他是不是已婚,他都有可能被其他人诱惑。“那个男人”太容易受到诱惑,所以才会有那个秀珍的故事。但她发现这样一想,就想进死胡同里去了。如果“那个男人”不容易受到诱惑,他就不会被妈妈诱惑;如果他容易被诱惑,那他就有可能被妈妈以外的女人诱惑。

    把这个道理用在JASON身上也一样,如果JASON能被她诱惑,那他以后就有可能被别的女孩诱惑;如果他是一个经得起诱惑的人,他就不会被她诱惑。

    她异想天开地问自己,难道我就不能做一个“诱惑终结者”?让JASON被我诱惑,但从此以后就不再被别的女孩诱惑了?让诱惑起于我,终于我,前无古人,后无来者。从这种意义上讲,秀珍不就是一个“诱惑终结者”吗?“那个男人”在跟她结婚后似乎就没再闹出什么风流韵事,至少没再结婚。也许是因为“那个男人”老了,也许是因为秀珍一直守在旁边,盯得紧紧的,也许是因为那个小县城再没谁能诱惑“那个男人”了。

    她想,做JASON的“诱惑终结者”可不是那么容易的。首先是怎样才能做“诱惑者”?他好像很忠实于他的家庭,他又老躲着我,我也不能闯上门去诱惑他,因为那样的话,只会给他一个很坏的印象,变成诱而不惑。更糟糕的是,他还年轻,他比“那个男人”帅,他又在美国,不是在那个小县城里,就算得到他了,又怎样才能保证他不被别人诱惑呢?这个任务起头难,坚持难,想善始善终是难上加难。

    她现在非常理解那些吸毒上瘾的人,你以为他们不知道吸毒的危害吗?你以为他们不想戒掉吗?当然想,决心也一定是下了一次又一次,但毒瘾一上来,所有的决心都化为乌有,除非有什么解药可以与之抗衡。

    以前曾经想过用冯超做付解药,看来冯超这幅解药只是一杯水,水喝下去,没解掉毒,反而使毒在体内扩散开来,惹下了额外的麻烦。爱情可不是由你说了算的,爱情有它自己的小脑瓜,它有它自己的主见,它不爱谁的时候,你打死它都没用。现在可好了,她没能因为冯超忘掉JASON,反而把冯超也陪进去了。冯超已经毫无疑问地陷了进去,把她当成了女朋友,每天陪得紧紧的。真是有心栽花花不发,无意插柳柳成荫。

    不知道世界上有没有解药可以解得了JASON这毒?她想应该是有的,所谓一物降一物,有一个JASON,就必然有一个ANTI-JASON。只不知道这位ANTI-JASON在什么地方,如何才能找得到他。而且她知道但凡解药,必然也是剧毒的,不以毒攻毒是解不了毒的。所以很有可能解了一毒,却染上另一毒;或者更不幸,一毒未解,还染上另一毒。最后两毒并发,死路一条。

    她审视她认识的人,好像没有一个具有ANTI-JASON的功效,正当她几乎绝望的时候,她看到了一线希望。但这个ANTI-JASON既不存在于她的物质世界里,又不是存在于她的精神世界里,而是存在于一个半物质半精神,非物质非精神,超物质超精神的世界里,那就是网络世界。

    开学不久,CAROL发现LAB里那个从中国来的王洁心特爱用靠窗的那台电脑,每次洁心一来就占了那台电脑。刚开始她以为是因为那台电脑新,速度快,有天晚上洁心不在,她就用了一下,发现并不比别的电脑快,令她非常好奇,忍不住找个机会问了洁心。洁心告诉她是因为那台电脑上装有中文软件,可以看中文写中文,洁心住的地方不能上网,所以要抢LAB里这台电脑。

    就这个原因?她实在看不出有什么必要抢占那台电脑。自从来到美国后,她就基本上是用英文读写,平时跟中国同学说话可以用中文,但上课、讨论、写作业、做PRESENTATION都是用英文。在LAB里面的时候,如果在场的有非中国学生,哪怕你是跟中国同学讲话,你也要讲英文,不然有人会告你歧视MINORITY,因为她那个LAB里的学生大多是中国人。

    LAB里的电脑是大家共用的,基本上都没有中文软件,学生也没有权力安装任何软件,所以她早就习惯于没中文的LAB了。现在看见洁心在那台电脑上看中文,觉得很新奇,问她在看什么,为什么每天都这么兢兢业业地抢这台电脑。

    洁心见LAB没人,就指着电脑让她看。原来洁心上的是一个叫的中文网站,她正在看一篇题目为的长篇连载,是一个叫“楚天”的人写的。洁心指着一段话叫她看,说:“这段话完全是对我说的,我差不多都能背下来了。”说完,就真的背了起来:

    “原来以为结了婚了,就有了一个二人世界,就有一个人同自己朝夕相伴,卿卿我我,快乐无穷。哪里知道结了婚,反而觉得更孤独了。以前的孤独,是独翔于天空的鸟的孤独,没有陪伴,但可以自由自在的飞翔;现在的孤独,是困在沙滩上的鱼的孤独,身后是海,但已无法退回;面前是山,攀上也是死路一条;左右望去,除了沙滩,还是沙滩。”

    她想,看来洁心的婚姻生活并不幸福,难怪她老是一个人呆在LAB里面。她自己被另一段吸引了:

    “追求是要追到死打烂缠的地步才算追出了境界的,当然这个死打烂缠不好听,有‘纠缠’的味道,换做‘爱我所爱,无怨无悔’对追求者来说比较公平一点,对被追求者来说也显得高雅一点。但其实质是一样的,用什么词只是反映说话人对你的追求持什么态度。说你是痴心不改的,是喜欢你死打烂缠的人;说你死打烂缠的,是不喜欢你痴心不改的人。”

    她心一惊,觉得这段话好像是专为她写的一样。她被这段话吸引了,赶紧抄下了网址,等晚上回到家再慢慢看。

    晚上吃完饭,做完作业,她就找到那个网站,仔细研究了一下,发现是以小说连载为主,也有其他体裁的,只要注个册,就可以在那里发贴子,也可以在别人的贴子后面跟贴。她流览了一会,就被那种热闹的气氛吸引了。一个贴子出来,立即就有很多人跟贴,捧的捧,砸的砸,吆喝的吆喝,搞笑的搞笑,看得她目不暇接。

    她成了的常客,每天都上那个网站去逛几趟,不过她真正感兴趣的是和它的作者楚天,从ID后面的记号来看,楚天是一个男的。她觉得这个楚天至少有四十多岁了,因为他对人情世故婚姻爱情都有一些很旁观的看法,说得也很中肯,有些道理她似乎也懂,但还没上升到理论的高度,经他说出来,感到很有共鸣。

    不知是什么原因,她一读楚天的东西,脑子里就浮现出路伟的形像。那些人生感悟,那种宽厚深情,那些格言诗歌一般的语言,好像只有路伟才写得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