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请 登录注册
当前位置:雨枫轩> 原创长篇小说 > 青春|言情 > 都市言情小说 > 致命的温柔 > 正文 > 第25节
第25节



更新日期:2021-07-06 + 放大字体 | - 减小字体 本书总阅读量:

    CAROL坐在JASON的车里,很慌乱,不知道自己这样追着要跟他一起走,他会作何感想。现在连她自己也不知道为什么要追着跟他一起走了,只是那时看见他要走,心一慌,就情不自禁地追上来了。

    JASON发动车之前,问她:“真的要走?不再玩会儿了?明天星期六,今天睡晚点也没什么。你要是担心太晚了没校车,我待会可以来接你跟冯超。”

    “不玩了,没什么意思,我只是想看你跳舞。你走了,就不好玩了。你怎么也不玩了?”

    “这都是你们小孩子喜欢的东西,我这把年纪了,还玩什么?”

    她抓住机会,追问他:“你到底多大一把年纪了?”

    他转过头看看她,笑着说:“你说呢?”

    “可能四十岁左右吧。”

    他开心地笑起来,笑了一会才说:“我看上去这么年轻?你这个小丫头还挺会说话呢,你的高帽子又少了一顶了吧?”

    她诚恳地说:“真的,我这不是给你戴高帽子。说老实话,如果不是你有个上中学的女儿,我可能要猜你才三十多一点。”

    “上中学的女儿?你是说SARA?”他笑得更开心了。

    “你笑什么?我说错什么了吗?SARA不是你的女儿?”她满怀希望地问。

    “谁说不是我的女儿?谁说不是,我跟谁急。”

    她赶快解释说:“我没说她不是你女儿,我是说——”本来她想说我希望她不是你女儿,但忍住没说出口。

    他似乎不想在这个话题上深入下去,发动了车。开了一会,他问:“你饿不饿?要不要吃点东西?不要搞得象上次那样饿过了头,皮肤过敏。”

    “我不饿,”她赶快解释说,“我刚才聚餐的时候吃了东西的,就是很渴,刚喝了一杯可乐还是渴。”

    “那我带你去吃冰激凌吧。”他的话使她又想起他在机场接她的那天,他也是这样温柔地说“我带你”“我带你”的。

    “好啊,哪里有卖冰激凌的地方?”

    “前边就有个卖冰激凌的地方,种类很多,SARA很喜欢吃那里的VANILLA冰激凌。”

    听他提到SARA,她又觉得心一沉,可能他在把我当女儿看待,难道他没注意到我已经很成熟了吗?

    走进那家冰激凌店之前,她故意走在他后面,趁他不注意,把连衣裙上的腰带紧了一把,以便更突出一下丰乳细腰。不过,令她尴尬的是,她想起身上没钱了,$100都竟投拉丁舞王子了。他让她点一个,说:“我请你,你投了那么多钱在我身上,我应该回报一下。”

    她想了想,点了个VANILLA的,他付了钱,两个人又回到车里。她问:“你下学期教什么课?还教这个吗?”

    “我下学期不教课了,做RA。”

    她很失望,他下学期不教课了,那怎么办?下学期不就见不到他了吗?她胡思乱想着,冰激凌还才吃了一点,就到了她的住处了。他停了车,走到她那边,拉开车门。她不肯出来,问他:“你喝不喝咖啡?我有咖啡壶,我可以为你煮一杯咖啡。”

    他摇摇头说:“我是个老土,不喝咖啡,也不喝茶,只喝水。”

    “那就进去喝点水?”

    他又摇摇头:“不早了,我得回去了。我那上中学的女儿一个人在家,很担心她。你早点休息吧。”

    “你WIFE呢?”

    “她不是BLIND吗?”他说完,轻声笑起来。

    她觉得这话一点也不好笑,这段时间,因为都是一些旁证,她一直存着一点希望,希望他是没家室的,是自己在疑神疑鬼,但他今晚把她这最后一个希望也打破了。她很失望地钻出汽车,站在那里,望着他,舍不得让他走,但又想不出什么办法留住他。

    他突然对她说:“把手伸过来。”

    她心一跳,以为他会抓住她的手,猛地一拉,把她拉到他怀里去。她按捺着,伸过一只手去,感到他把一个小纸卷放在她手里。他说:“这是你投的$100,我向学生会要回来了。你刚来,缺钱用,而且你转到D大那边没有奖学金,也用得上这钱。你要实在是用不着,就寄回去给你妈妈用,她一个人养活你不容易,以后不要把钱用在这些无名堂上面了。噢,对了,你知不知道?你圣诞节放假可以回国去看你妈妈,你的签证应该有两次进出,半年有效,你不用再签证就可以回来。你早点订票,订晚了会很贵的。”

    “你圣诞节回不回国?”她急切地问。

    “我不回国,我全家都移民加拿大了,国内没什么人了,我会回加拿大去过圣诞节。我们三个人都回去。好了,我走了,你早点休息吧。”

    说完,他对她挥挥手,走到驾驶室那边,钻进车里,把车倒出DRIVEWAY。CAROL手里拿着那$100,耳边还响着“我们三个人都回去”,脑筋好像一下子转不过来,眼睁睁地看着他开着车消失在黑夜里。

    等冯超回来后,CAROL就问他:“你们学生会还兴把竟投的钱又还给没投中的人?”

    冯超不解地说:“哪有那么好的事?投不中就退钱,那我们还筹集什么资金?”

    她知道那$100肯定是JASON自己的钱,她不明白他为什么要这样做,她也不明白他怎么知道她要转D大,而且没有奖学金,他又怎么知道她是妈妈一个人养活呢?还有,他怎么知道她的签证到圣诞节还有效呢?

    她想了好一会,想不明白。C大有谁对我这么了解呢?莫非是钱波?钱波也只知道她转学的事,因为是校友,她跟他谈过这事,还是他先提起来的。他说他自己曾准备转学,但延误了一年,那边学校把他的入学资格取消了。他建议她尽早转,免得落得他那样的下场。

    至于妈妈一个人养活她,就不知道是谁告诉JASON的了,钱波也不可能知道。可能是冯超,因为她跟冯超讲过她父亲得癌症去世了。

    签证的事,估计只是他推测的。

    躺在床上,她想起转学的事,一想到转到那边就见不到JASON了,就觉得心里好难受。呆在这里,虽然不能跟他发展什么关系,但至少还可以经常看见他,如果转到D大,就意味着这一生都可能见不到他了,一生哪,真的令人害怕,还是不转了吧。

    然后她想到圣诞节的事,他好像特意强调他要回加拿大,而且是三个人一起回去,是不是他看出她的心思,想让她死心?她有点生气,心想,谁管你回不回加拿大?你回去不回去关我什么事?别太把自己当根葱。

    过了一会,她又想,算了,还是买张票回国过圣诞节吧,JASON不在这里了,圣诞节肯定是很无聊的。如果他在这里,我就把他全家请来吃饭,算是我还他一个情,因为他去机场接了我的,那样我可以让他看看我是很能干的,不光会读书,还会做饭。如果我请他全家吃了饭,说不定他的妻子又会请我吃饭,我们就这样请来请去,还可以见不少次面。

    既然他圣诞节不在这里,我呆在这里也没意思了。还是买张票回国去过圣诞节吧。也许回国去玩一段时间,就把他给忘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