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请 登录注册
当前位置:雨枫轩> 原创长篇小说 > 青春|言情 > 都市言情小说 > 致命的温柔 > 正文 > 第4节
第4节



更新日期:2021-07-01 + 放大字体 | - 减小字体 本书总阅读量:

    高考后的那个暑假可能是一个最特殊的暑假。突然一下,不用再看书学习了,几年来绷得紧紧的弦一下子放松了,无所事事得令人难受。刚开始还为分数啊录取啊什么的发愁,等到录取通知书拿到手了,看了多遍,的确是被B大录取了,心里突然一下空空洞洞起来。那时候才发现心里装满了一个人,好像以前是硬性地把他塞进了心里的一个角落,关了门,上了锁,不让有关他的思绪有一丝逃逸。现在这把锁一下子被砸开了,峰的形像便充溢了整个心胸。

    CAROL知道峰被J大录取了,是省里的一所非重点院校,就在本市。她希望峰会来跟她联系,她有很多话想对他说,但峰一直没有跟她联系。有很多次,她都想给峰打个电话,约他出去走走,但老是鼓不起这个勇气,毕竟有些事女孩是不好太主动的。最后在一个同学的庆祝宴会上,她遇到了峰,刚想上去跟他说话,就看到一个女孩为他端来一杯饮料,递到他手里,然后很自然地拉着他的手,一起走到一个沙发前坐了下来。

    那个女孩看见CAROL,开心地跟她打招呼:“嗨,B大的高才生,你不认识我吧?可我们都认识你,你是我们学校的光荣。我叫静。”

    CAROL镇定了一下自己的情绪,走过去。

    静说:“这是峰,你应该认识的,他以前在你们班。”

    CAROL故作轻松地笑着:“哇,你们——,这是什么时候的事?没被你们班主任抓住狠批一顿?”

    静甜蜜地笑着:“我们班主任才不管这些呢,她知道管也是管不住的。”静说着话,眼睛却时不时地回过去看峰,“从高三上就开始了,他那时候因为失恋,萎靡不振,成绩垮得很厉害,从你们一班被贬到我们五班。嘿嘿,你没看见他那样子,好像地球就要停转了一样,他那忧郁的眼神杀伤了多少女孩啊……”静格格地笑着,很开心。

    CAROL看了看峰,他跟她对望了一下,很快把眼神转到一边去,低声说:“太夸张了,我没说过我失恋啊,我只说我暗恋一个女孩,可她突然不理我了。你这样说,让她听到,还以为我造谣说她曾经是我的女朋友呢……”

    那次聚会之后,CAROL一直想找个机会跟峰谈一谈,但她不知道现在还能谈什么,谈了又会是什么结果。

    也许是夏季里的气候特别引起躁动不安,也许闲暇无事助长了寂寞思念的疯长,这一份淡淡的忧伤竟变得越来越难以忍受。CAROL回想那一切,不由自主地对“那个男人”又加深了几分痛恨。如果不是他,班主任怎么会找她谈那番话?如果不是那番话,自己又怎么会跟所有男孩绝交?如果不跟所有男孩绝交,峰怎么会黯然神伤,成绩滑坡?现在他落到这步田地,进了这样一个不配他才华的学校,而自己也眼睁睁地看着他成了别人的男朋友,不都是“那个男人”的过错吗?

    到B大之后,再没有人提起过“那个男人”和他的那些丑事,所以她基本上忘了自己生活中还曾有过这么一个人。直到有一天,她从系里回到寝室,惊异地发现“那个男人”坐在她寝室里等她。虽然这么多年没见面,但她一眼就认出了他。反而是他,在听到同寝室的小丽说了:“这就是你要找的成成”之后,还难以置信地打量了她好一阵才说:“成成,你长大了!”

    她不知道他跟小丽说了些什么,平时大家谈起来,她都是说父亲生癌死掉了,她很不希望他现在来戳穿她的谎言。她对他说:“你到外面等我一下,我换个衣服,我们出去走走。”

    “那个男人”乖乖地站起来,走到外面去了。小丽笑着悄声问她:“这人是谁呀?”

    CAROL知道“那个男人”没有暴露身份,觉得松了口气:“一个亲戚。”

    “还以为是你的干爸爸呢,”小丽笑着说,“正在想,成成什么时候也赶起这潮流来了?别人找干爸爸是看钱的,成成找干爸爸是看貌的。你这个亲戚看样子不象大款,不过年轻时一定很帅。眼睛里那份天生的忧郁,就是现在都还能迷倒人。”

    “你迷倒了?”CAROL淡淡地说。

    “如果知道只是你的亲戚,肯定义无反顾地被他迷倒了。”

    “如果你知道他是教音乐的,会弹钢琴拉提琴呢?”

    小丽“哇”了一声:“那肯定前赴后继地被他迷倒了。”

    CAROL磨磨蹭蹭了一会才出去,她来到走廊上,看见“那个男人”还老老实实地在那等着,于是没好气地说:“走吧。”

    “那个男人”跟在她后面,说:“你吃饭了没有?我带你去找个餐馆吃饭吧。”

    她不置可否,问:“你怎么找到这里来的?”问完,她就知道答案了,肯定是妈妈告诉他的。于是她不等他回答又问:“你找我干什么?”

    “那个男人”解嘲地苦笑了一下说:“没想到你还是这么恨我。我想来看看你,在我——死之前。”他说得很平静,以致她以为他这个“死”是用的什么比喻意,比如精神上的死,感情上的死之类。但她看看他消瘦的脸庞,有点意识到这是真正意义上的死。

    “你怎么啦?”

    “我生了癌。”

    CAROL觉得头脑里什么地方有一道强光一闪,仿佛上天在昭示什么,但她情急之中抓不住那道光或那光所昭示的东西,只诧异地看着他,无意识地重复道:“你生了癌?这不可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