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请 登录注册
当前位置:雨枫轩> 原创长篇小说 > 青春|言情 > 古装言情小说 > 末路相逢 > 正文 > 第33——34章
第33——34章



更新日期:2021-07-07 + 放大字体 | - 减小字体 本书总阅读量:

  爱情角力

  因为上周末加了班,于是林诺挑了一天调休,留在家里陪许妙声看影牒。两个人窝在沙发上一整天,连午餐都是直接叫了外卖进来,披萨的盒子敞开来摆在茶几上,许妙声心满意足地叹道:“真希望天天都过这样的日子……”

  屏幕里正缓缓出着片尾字幕,林诺的手机响起来,原来是修车厂通知她去拿车。

  许妙声说:“这个时间?加班加点的,效率还挺高嘛。”

  林诺换了衣服,窗外早已是夜幕低垂,便问:“和我一起去?顺便在外面吃饭吧。”

  等到两人都已经出了门进了电梯,许妙声却突然接到单位通知,需要临时替班。结果,林诺只好自己打车去了修理厂。

  车子就停在那里,已经完全看不出曾经碰撞过的痕迹。

  她道谢,修车的老师傅拿布擦了手,走过来说:“下次开车要小心啊。”又将钥匙交给她,“你开着在附近转两圈,看看还有没有需要调整的。”

  她点头,刚刚拉开车门,不远处却忽然有灯光闪了闪。

  是明亮的车灯。

  原来那里还停着一辆车,她刚才过来的时候并没有太注意,这时才终于看清楚了,不禁停下所有的动作。

  可是,随后从那车上下来的人却只有徐助理,远远就朝她招呼:“钥匙给我,我来试。”

  她握住门把手,问:“为什么?”想了想,觉得不对,于是又问:“这么巧,你怎么也在这里?”

  徐助理不敢直说自己专程在这里等她,前两回几乎次次都是不欢而散,虽然江允正明里不说,可他心情不好却也是不争的事实,沉着一张脸若有所思的样子,仿佛能将周围的空气一并凝固起来。

  林诺却也不等他回答,自顾自就打开门坐进去,车窗降下来,她一摆手:“你回去吧。”心里明镜似的清晰,才愈发觉得无奈,同时又有一些慌乱,实在不明白江允正想干什么。

  徐助理像是早有所料,叹了口气拿出手机,摁了两个键递过去,说:“别让我为难了,你还是自己和他说吧。”

  长长的等待音响了很久,久到林诺几乎就要以为电话无法接通的时候,才终于听到那头传来低低的一声:“喂。”

  那样清晰,尾音仿佛在耳边回荡了很久却仍旧散不开。她不禁停了一下,才说:“是我。”

  那边不说话,似乎没想到会是她,听筒里只余下略微粗重不稳的呼吸声。

  她又说:“车子的事情,谢谢你的帮忙。但是现在还是让徐助理回去吧。”

  修车厂的后院宽敞平整,四周的角上各立着高高的一杆照明灯,也许是时间长了,其中一盏已经有些坏了,时亮时暗的不停闪烁,可灯罩边仍然围绕着不少夏季夜晚的小飞虫和蛾子。

  有那么一下子,正好电话里也没有别的声音,林诺便似乎盯着那里出了神。

  这些扑火的小生命,只为了那一点点不切实际的温暖与光亮,究竟是愚蠢抑或是勇敢?又或者,只怪诱惑太大,使它们无法拒绝。

  过了一会儿,她垂下眼睛,说:“以后你都不要管我了,好不好?让我们就像过去的两年里一样,好不好?”

  她以为自己这样说他会生气,可是并没有,江允正只是说:“让小徐听电话。”

  她依言将手机递回去,然后发动了车子,一踩油门,驶出了停车的后院。

  师傅将动平衡做得很好,一路开起来非常顺手,甚至好像比刚买来时更加好开。在附近绕了两圈,路况恰好不错,不过三四分钟她便将车开了回来。

  夏季的夜晚,从前灯里射出来的两道光束明亮而又清晰,几乎能够看见细小的灰尘在光里浮动。

  她却盯着院子的中心突然眯起眼睛,以为自己看错了,脚下下意识地松了油门去踩刹车。车子猛地停下来,带起零星尘土。

  她解开安全带,两三个人已经迎了上来,其中一人一把将车门打开,修长的手指握住她的手臂,指尖和掌心都有一些凉,微微施了力道将她拖出来。

  江允正一言不发地拉着她,直到将她塞进自己的车子里,才说:“你的车待会儿让小徐开回去,就停你家楼下,现在我有话跟你说。”

  林诺没想到他竟然会过来,还在犹自发愣也压根没想到抵抗,偏偏他的动作又极快,挂了挡踩了油门,车子便扬尘而去,自己的那台车只能在后视镜里缩成一个红色的小点。

  一路疾驰,两边的街景飞快地从视线中掠过。

  江允正开来的是辆跑车,底盘极低,速度快起来,仿佛是贴着地在飞驶。林诺过去从没见过这车,也不太习惯这种车速,莫名有些害怕,下意识地将安全带抓得紧紧的。

  好不容易在江边停下来,她这才松了口气,江允正已经收了顶篷降下车窗,微醺的夜风袭来仿佛还夹杂着隐隐的水气,十分凉爽。

  隔岸是绚烂的辉煌灯火,偶尔有轮船从江上缓缓驶过,悠长的汽笛声飘过来,在水面上久久回荡。

  这样的夜晚宁静美好,林诺忽然暂时忘记了初衷,忍不住仰起头去看天上的星星。

  平时城市的中心高楼林立,连天空都是灰色的,鲜少有今天这样的景象。头顶上便是深黑无边的夜幕,嵌于其上的万千星子密密麻麻,奇异的璀璨夺目。

  她想找银河,因为小时候常听人说起,自己却一次都没有真正看到过。可是今夜的星光太密,密到仿佛整个天空就是一整片的银河,浩荡得无边无际。

  直到脖子有些酸了,她才低下头来,却不期然地对上江允正的目光。就着路灯,可以看见他眼底细小的血丝,她想起之前电话里浊重的呼吸声,便问:“你喝酒了?”

  他说:“嗯,刚才有个应酬。”

  “那怎么还能开车?而且还开得这么快!”

  他觉得好笑,轻轻地抬起唇角,“这话应该我说你才对。你的车是谁买了送你的,居然也不练熟了再上路。听说是为了躲避行人而被追尾?开车注意力不集中怎么行?我看你以后还是坐出租更安全。”

  他的声音因为微薄的酒意而变得更加低沉醇厚,仿似从胸腔里发出来,嗡嗡地震动人心。林诺胸口一紧,出事故的时候自己确实精神涣散,只因为满眼都是他的影子。

  她勉强笑了一下,转过头不再看他,只是说:“以后我会注意的。可是,不能因噎废食啊,如果不去练习,恐怕这辈子都不会开车。”停了一下,她的语调缓下来,一双乌黑的眼睛里映着灯光,闪烁着微亮的光彩:“就像我和你。当初那样被你宠着,我也曾经以为就离不开你了。可是后来呢?事实证明,没有你我也是可以的。最初离开你的那段时间,虽然也很难过,但一切总是会好起来的。你原来说分手后再也不要见面,我现在才发现你的决定是对的——好像你所有的决定都是对的一样——两年多的时间,不见面、也没有任何联系,是真的可以让人渐渐地习惯一种新的生活,可以……”她歪了歪头,思索着后面的话,所以停了停。

  其实只有那么几秒钟,又或者更加短暂,她却在自己重新开口之前听见他说:“回到我身边吧。”声音那样低,仿佛被风一吹就散了。

  她一愣,转过脸去,看见他微微抿住的嘴角,线条那么清晰,还有那双眼睛,漆黑明亮而又平静,一丝波澜都没有,里面倒映着她小小的影像。

  他刚才是不是说了什么?她努力地想。甚至怀疑是否是自己的幻觉。

  怎么可能?江允正怎么可能说出这样的话?从来斩钉截铁的他,从来不曾回头的他。

  所以,一定是她的幻觉……因为过于沉浸在自己的思绪里,所以才会产生的幻觉。

  她暗自笑了一下,若无其事地重新转过身去看江面上粼粼的波光。

  只是下一刻,下巴便被扳住,迫使她不得不与他四目相对。就在那一瞬间,她仿佛看见他眼底一闪而过的恼怒和难堪。

  “你到底有没有听见我说的话?”江允正是真的有点咬牙切齿,看着那张无辜的脸,几乎想要一把掐死她。

  她这才完完全全地怔住了。

  原来,不是幻觉。

  她摇摇头,像是突然醒悟过来,才又再咬住嘴唇点头。

  扣住她下巴的手指微微松了些。

  “听见了。”她停了停,“可是,不要。”

  他一皱眉:“你说什么?”

  她笑了一下。明明说出来的话像是利刃,在割着自己的心,可她还是笑着说:“我不要回到你的身边。”

  因为他的陡然用力,下巴上微微吃痛,她觉就快要支撑不住,眼中酸涩难当,最终还是颓然地放任自己的泪水涌上来,薄薄地覆盖住视线,连他的脸都变得模糊起来。

  在朦胧的泪光中,两个人都安静下来,可她却突然开始后悔。这份悔意起先只如一线游丝,与自己的理智相互缠绕,后来却渐渐汹涌起来,几乎势无可挡,只是忽然想要抓住些什么,挽回些什么,于是不禁问:“如果我同意呢?如果我同意,你又愿意给我什么?”

  “你想要的一切,”他停顿了一下,漆如点墨的眼睛微微闪了闪,她的心却慢慢下沉,替他把话接下去:“除了婚姻,对吗?”

  仿佛方才涌上来的希望又全部轰然退下,来得快,消失得更快,整个世界空虚得只剩下一直以来的清醒。

  她隔着泪光看他,只觉得他残忍,又觉得心酸,忽然不想再装得多么成熟冷静,而只是想要任性狂妄一次。她拨开他的手,明明气极却强自笑道:“也就是说,你要我做你的情人?”

  江允正皱眉,显然不喜欢听见她这样形容自己。

  她扬着眉梢,倒像是有些许得意,继续说:“看来,你是真的爱我了?!说实话,我是真没想到竟然会有这么一天,你也会要求一个已经成为过去时的女人重新回到你身边。爱情就是这样,谁先低头谁就输了,至少现在证明,相比起来,似乎是你更加需要我。可是,我是有条件的,如果你不肯为我做出改变,那么我永远都不会答应你。”

  她说完便推开车门下了车。江边风大,她不禁微微瑟缩了一下,倒不是因为冷,而是因为接触到江允正的目光。

  那样沉冷的眼神,仿佛有寒意渗出来。

  其实心里明白,那一番话和自己的高姿态应该已经激怒了他。可是,他却突然笑了一下,轻轻的,更像是无限嘲讽,下一刻,银色的跑车快速启动,挟着特有的引擎轰鸣声,绝尘而去。

  最终林诺还是拦了辆出租车回家,又从公寓管理员那里拿回了车钥匙。许妙声还没回来,屋子里黑漆漆的,她摸索着直接回到卧室去打电话。

  今天恰好是许思思学成回国的前夜,她好像终于抓住一个可以倾诉的人,将事情完完整整地说了一遍。

  许思思听完,惊讶:“江允正是什么反应?”

  她愣了一下,笑:“气坏了呗。”不禁又想起他临走时那个讽刺意味极浓的笑容,心里竟然微微刺痛。

  许思思说:“也对。你以那样的态度对他,恐怕是前所未有。但凡骄傲一点的男人,都会受不了的。”停了停却又问:“可是你现在,感觉怎么样?”

  “很糟。”她几乎不假思索便说:“……思思,只怕现在我已经有点后悔了。刚才我竟然还在江边等了一小会儿,明知他不大可能回头,可还是想要等一等。你说,我这样子是不是在自找苦吃?”

  电话那端传来低不可闻的叹气声,过了一下才问:“接下来打算怎么办呢?”

  “不知道。”她用手指绕着电话线,一下一下,心里真是的难受。明明那样爱却又不敢接近,只因为看不见希望和归宿——一个或许旁人看来无所谓,但她却一个坚信的归宿。

  她从来不是太理智的人,但也总还是明白,江允正怕是不会再来找她了,却也正因为如此,所以才会不禁去想,如果当时就那么答应了呢?

  其实一直在动摇。

  如果刚才他再将车开回来,结局又会是怎样,竟然连她自己也不能肯定。

  挂电话之前,门口正好传来响动,林诺说:“你堂姐回来了。”话刚落音,果然便听见许妙声在叫:“要不要去宵夜?”

  她与许思思道了再见,又约好到时候去接机,这才走出房间。

  两个人去喝粥,正宗的潮汕砂锅粥店,生意鼎沸,居然到了要拼桌的地步。

  林诺正自东张西望,便听见有人叫她,顺着声音方向只见一个人扬着手,脸上笑意盎然潇洒。

  她微讶,随即携同了许妙声一道走过去。

  池锐亲自站起来为她们拉开椅子,一边笑道:“最近都在忙些什么呢?也没想到叫一班老同事出来聚聚!”

  许妙声最爱鲜虾粥,于是点了整整一大锅,转头正要问林诺的意见,却见她表情有些奇怪。

  “我们以前是不是见过?”林诺问,却是对着池锐身边的女孩子说话。

  “师姐。”对方脆生生地叫道,脸颊上显出深深的酒窝。

  林诺立刻就记起来了,竟然是当年去Z大招生时遇见的小师妹。只是后来这个女生的面试流程由建筑公司的人事部门直接负责,自己也就无从得知她最终是否得以进入融江工作。

  “哦!对了,你们还是校友吧。真是巧得很!”池锐讶异之余也不由笑着介绍:“林诺,这是赵佳,我女朋友。”

  女朋友……林诺细细看着赵佳,其实仍记得当年在Z大,她是怎样表达对徐止安的崇拜之情的。

  那是一个小女生,对高高在上的仰望的对象,毫不掩示的倾慕。

  可如今单论性格而言,池锐与徐止安,却又完全是两个世界的人。

  眼见前面这两人不自觉地表现出甜蜜与亲近,她在心里不免喟叹,笑道:“做公司情侣的感觉是不是很好?”

  池锐却说:“我们可是很低调的,虽说公司没有明令禁止员工内部恋爱,但广而告之也没什么意义不是?况且,平时上班隔了十万八千里,也只有这个时候才能出来一起吃点东西。”

  可是林诺想,这种事情又怎么瞒得住呢?再如何刻意小心,也总会露出蛛丝马迹来。就比如当年自己和徐止安,在酒店门口牵着手便正好被江允正看见。

  倒是后来与江允正在一起了,她也有心不公开,怕影响不好,可他却仿佛不在乎,当着众人的面亲自开车接送,态度明朗得令她心生甜蜜。

  赵佳性格爽朗,许妙声也不差,四个人坐在一起很快便熟起来。

  闲聊之间,池锐随口问:“丁小君你还记得吧?”

  “当然记得。”

  “听说她找了男朋友,快要结婚了。”

  “听说?”林诺奇怪道,“你们不都在同一个部门里上班?”

  池锐摇头,“早调走了。就在你辞职之后没多久,她也被派到外省分公司去了。”

  林诺露出漫不经心的样子,喝着粥说:“哦,我都不知道。”

  “当然啦,你们原来就不怎么对盘嘛。”

  她抬起眼睛,不禁笑起来:“胡说!你怎么知道的?”

  “女人之间的暗潮汹涌太明显。我们其实都知道吧,只是不愿说出来罢了。”

  这时赵佳插进话来:“那个丁小君我倒只见过一两次,没什么印象,但是给人的感觉就不怎么样。”她还是小孩子心性,由于对林诺颇有好感,于是下意识地偏帮她。可是很快脸上便被捏了捏,只见池锐在一旁哂道:“自相矛盾!既然没印象,那还谈什么感觉?不许说人坏话!”

  她倒是很配合地嘟起嘴点头,十分无辜的样子,眼睛圆圆的真仿佛洋娃娃一般,大家都被她逗得笑起来,过了好一会儿池锐才又说:“据说她那男朋友也是我们公司的。”

  这倒是大出意料之外,林诺也不免好奇起来:“谁?我认识的?”

  “不知道。只是听说罢了,我也没见过。上回听有人提起名字来,我也给忘了。”

  在座的三个女人不约而同一起露出无趣而可惜的神色,很明显,又少了一条勉强可以算作八卦的谈资。

  岁月的力量

  过了几天,竟然接到徐止安的电话。

  他说:“一起出来聚聚。”他的号码早就换了,是外地的,落在屏幕上只是一长串陌生的数字。

  可他显然仍旧保留着她的号。

  林诺想了想,只觉得这样主动的态度与上一次碰面之时大相径庭,但她终究还是同意了,当下就约定了时间和地点。

  也只是单纯心思地想,分手之后总还是可以做朋友的吧。无论如何,毕竟是曾经珍贵的东西,而现在,她也仍然珍惜它。

  当天,她特意比约定的时间早到了一会儿,但是刚进门,却见徐止安已然坐在了位子上,闲闲地摆弄着手机。

  她走过去坐下说:“我迟到了吗?”

  徐止安这才抬起头来,英俊的脸上划过极淡的笑容,“没有,是我早了。”一切如常。没有讥讽,也没有冷语相向,平静得好像从来不曾发生过什么。

  其实以前在学校里也是这样,尽管其他事情多半是林诺在迁就着他,但凡是约会,他总是会比她早到一些。

  那时他惯穿白色的衣服,身材又高挑,等在约会的地点十分引人注目,确实算得上玉树临风。

  晚餐吃的是日本料理,城中招牌最响的店。

  过去他们从没一起来过这种地方,所以徐止安并不知道,其实林诺很不喜欢芥末的味道。倒是他自己,仿佛一切都是那样的熟稔,举止得当得几乎无可挑剔。

  和室里,灯就悬在头顶,是温暖而柔和的黄,照在他上衣胸前小小的土星标志上,她不自觉地停下来看他。

  这样的徐止安,只让人觉得熟悉却又陌生。

  过了一下,他才仿佛终于察觉到她的注视,微微抬眉问:“怎么了?”

  她飞快地摇头,若无其事地笑了笑,只是问:“以后都不走了么?”

  “明天回杭州。”他看她一眼,为她斟满酒杯。

  原来是辞行。

  小小的青绿色瓷杯,她举起来,因为酒很满,所以不得不略带着一点小心翼翼。液体还是轻轻地晃动了几下,灯光映在其中破碎迷离。

  他看着她,一饮而尽。

  一切都恍如隔世。

  曾经也热恋过甜蜜过,如今却只是面对面坐着,如同店内萦绕着的丝竹音乐一般,不温不火的平静,只是聊些无关痛痒的话题。

  即使有过隐痛,也仿佛是真的都已经过去了。

  其实两个人的酒量都不错,这样的清酒自是不在话下,喝得多了也不至于醉倒。

  最后从店里走出来,林诺的心情颇佳,夜里起了一点点风,极轻地吹在脸上,这才发觉自己的双颊已有些发热。

  扭过头去看徐止安,他喝得比她多,此时不过眼角眉梢添了几分酒意春色。

  今夜林诺是真的高兴。毕竟曾是那么亲密的彼此,倘若最终成为陌路,留下的恐怕也只有唏嘘叹喟。

  可是,现在这个问题似乎不存在了。尽管大家十分有默契地对于那段往事避而不谈,但终归是和平而友好的,她几乎已经要忘记那日去理发时碰面的场景,那样疏离客套只仿佛当她是陌生人的徐止安,明明与眼前和自己并肩走着的年轻男人完全两样。

  而她宁愿相信,现在的他,才是真正的他。

  徐止安一路将她送回家,到了楼下,她说:“明天路上小心,代我向徐伯母问好。”其实还有一些话要说,只是没有时间,也没有机会。能够做到这一步的相处,她应该心满意足。时间的力量总是伟大的,在不经意之间慢慢地将一切磨平。当年他目光冰冷拂袖而去,如今不也能够重新温和地谈笑了吗?

  所以她想,以后会更加好吧。这个她至今仍很珍惜着的人,她终于不至于彻底失去他。

  他们就站在大厦近旁的路灯下,因为喝了酒的缘故,愈发称得林诺一双眼睛乌黑明亮,眼波欲流。

  徐止安突然不作声,慢慢上前一步,只是盯着她。

  他高她半个头,站在面前姿态闲适,可她却陡然觉得怪异起来。只因为两人的距离太近,近到似乎彼此的呼吸都在空气里交织。

  还有他此时的眼神,晦暗幽深,即使隔了这么久,她也不可能忘得掉,那几乎是一种本能,一眼便能看透它背后的含义。

  心里犹自一惊,可面上还是若无其事地笑了笑,稍稍往后退了一小步,她朝他摆手:“回去吧,晚安。”

  徐止安仍不动,过了好一会儿,才露出一个极轻的微笑,看在林诺眼里竟像带了些许玩世不恭的味道。

  她一怔,那种陌生的感觉又回来了,却听见他说:“晚安。”然后便头也不回地拦车离去。

  直到回到家里,林诺仍处在困扰之中。

  许妙声早已从阳台上走进来,迎面就问:“老实交待,那个男人是谁?”

  她这才回过神来,坦然答:“以前的男朋友。”一边转进卧室去拿换洗衣服准备洗澡。

  许妙声却不依不饶地追问:“难道他就是你说的那个曾经很爱的人?”

  曾经很爱的人……

  她在门边停了一下,几乎没有多想便点了头。

  确实,在徐止安之前,她并没有爱上过任何一个男生。他,是真正意义上的第一个。

  两个人一道,走过了青春岁月中几乎是最美好的一段旅途。

  尽管那个时候多半是自己在一径地主动追逐和靠近,尽管有过挫败和受伤的感觉,可回想起来仍觉得幸福满足,似乎真的是痛并快乐着。

  那时候,心里仿佛笃定了一个好的结局,又或许根本没去考虑结局的问题,只是凭着一股少年时的热情和冲动,勇往直前。

  然而轮到江允正,情形却截然相反——越是贴近和深入,便越觉得惶惶不安,好像因为太珍贵,所以总害怕最终还是会失去。

  今夜,她终于还是将所有的事情一一说了出来,真像讲故事一样。

  许妙声听完后过了半晌才说:“可是,和徐止安的初恋不也一样很珍贵吗?那个时候的你,怎么就不知道担忧呢?”

  林诺思索半天,仍是得不到答案。

  最终她想,或许,这就是江允正和徐止安的区别吧。

  许妙声从此便知道了林诺的故事,自然也就对故事中的两个男主角兴趣盎然。她在电台做一档情感类谈话节目,与政界商界并无太多交往,只觉得隐约听过江允正的名字,有些耳熟,却又一时想不起是在哪里听到的。

  对于这种堪称旺盛的好奇心,林诺也不以为意,知道她与许思思是堂姐妹,性格上也颇为相似,同样的爽郎利落,从来不习惯掩饰情绪。

  她喜欢与这种性格的女人交往,又恰逢许思思最近也终于回了国,三个人便更是常常凑在一起,消磨空闲时光,日子过得飞快。

  徐止安乘飞机离开的那天,林诺没有去机场送行。其实前一晚的气氛一直都很好,只除了公寓楼下他突然流露出来的暧昧眼神。

  只有短暂的几秒钟,随后便又一切恢复如常,所以林诺选择相信那只不过是酒后一时的不清醒罢了。

  徐止安是上午九点半的飞机,当时公司里正在开行政会议,她关了手机,会后又要接待前来观察的某部门领导,跟进跟出,忙得团团转。

  一直等到下午时分,才终于在公共休息区的小沙发上坐下来歇口气,这时前台的小姑娘直直冲她走过来,笑靥如花,后头还跟着一个人。

  那个穿蓝色衬衣的年轻男孩怀里倒真的抱着一捧花,如雪的洁白几乎将半个身子淹没,穿过长长的过道一路行来,犹如一片移动的云。

  起初林诺没在意,直到来人在前面站定,她才怔了怔。

  负责前台接待的玲玲已经笑嘻嘻地说:“林副经理,花店送花来了。”

  其实平时公司里的气氛轻松活跃,一帮年轻的女同事之间又相处得十分融洽,彼此都只称呼对方的英文名字,充分贯彻了平等随性的管理理念,也只有在玩笑调侃的时候,才会这样故作正经地将职位一并叫出来。

  而林诺能走到今天这一步,倒确实时常感念在融江工作的那段经历——曾经融江集团的人事主管,那便是一张畅通无阻的通行证,当初来这里面试的时候也一样,几乎被当场拍板签下来。

  而此刻,玲玲的脸上带着明显的笑意,往旁边一让,花店的员工便将花递上前去。周围的同事早已一齐看过来,林诺草草签了个名,就去找卡片。

  可是,没有!除了花,其他什么信息都没有。

  倒是那个送花来的员工不大好意思地说:“林小姐,实在很抱歉。原本是客人一大早订了就吩咐送过来的,可是登记的时候出了点差错,现在才给您送来,我们感到非常抱歉。为了弥补我们店里的过失,送您一张店长亲自发放的贵宾卡,今后您来买花,一率八折优惠。”说完,将一张金灿灿的卡交到林诺手上。

  林诺不禁问:“是哪位客人?”

  “对不起,客户的资料是保密的。”对方善意地笑了笑。

  “……没关系,谢谢。”她微微皱起眉,那人跟着玲玲走出门去,旁边已经有同事围过来,只听有人问:“这是什么花啊?”

  “海芋。”她答。

  一个年轻的文员拍了拍手,指着叫道:“啊!对了!我记得以前有一部韩剧,里面女主角喜欢的就是这种花,对不对?”

  林诺点点头,旁边立刻有人接道:“倒也挺新鲜的,一般都是玫瑰百合之类,以前还真没见人送过这么一大捧海芋的。”又问:“是不是男朋友送的?”

  她笑了一下:“恐怕是哪个朋友和我开玩笑呢吧。看,连名卡都没留,存心让我猜谜。”话虽这样说,其实心里已经猜到八九分,只是不能肯定。

  恰逢休息时段,一束花引来无数个话题,女士们更是从韩剧谈到男朋友,再延伸至各种花的花语,林诺抽了一些出来分给同事,然后才抱着剩余的回到自己的桌前。

  她拿出手机,想了想,还是给对方发了一条信息,问:平安抵达了吗?

  过了不到半分钟,信息便回传过来,简短的一行字:嗯。喜欢吗?

  谢谢,她说。然后便清空了信箱,将手机丢回抽屉里。

  许思思听说之后便问:“他是不是想要重修旧好?”

  “不知道。”她摇摇头,是真的不知道。

  恋爱开始的时候,说不清究竟是谁先追的谁,而接下来的时间里,他也从没送过一束花给她。这种浪漫,似乎原本就与他的天性相排斥。

  所以,林诺一时之间也有些懵了,这样的行为模式,她太不熟悉,故而无从猜测他的态度和动机。

  只是有一点终于能够更加的肯定,那便是,现在徐止安真的已经不是当年的徐止安了。

  许妙声为此特意上网搜索了一番,并将结果公布出来:白色的海芋是送给朋友的,花语象征着青春活力。

  她看了半天,突然说:“他该不会只是想暗示你注意一下自己的黑眼圈吧?如果我看见旧情人有未老先衰的征兆,也一定会提醒他,毕竟也曾经代表了自己的眼光啊……”话没说完,林诺已经恶狠狠地扔了个抱枕过去,她笑嘻嘻地接住,顺手垫在腰后,上网搜寻最新大片去了,身后还传来无力的辩解声:“我只是最近比较忙,睡得少。”

  确实,平时的生活工作已经足够忙碌充实,并没有给林诺太多的闲暇心情去不断思索这个得不出结果的问题。

  况且,那之后的徐止安,也没有更多的表示,仿佛一切又回到之前的状态,在两个城市,过两种生活,互不相扰。

  虽说日子一天天过去,可C城的炎热气候却不曾稍变,立了秋之后仍是艳阳高照,酷热难当。

  许妙声的单位组织了一次消暑活动,大家都笑称这个提议来得有些晚了,可是有总胜于无,而且允许携带“家属”以活络气氛,于是几乎所有人都十分踊跃,兴致昂然。

  活动时间定在周末,许妙声拉了林诺和许思思,三人一道整装出发。

  坐在大巴车里,有人问:“咦,怎么没见着王婧?”

  “是啊,她这个最初发起人这时候倒不见踪影了。”

  林诺转过头小声问:“就是那个主持人王婧?”

  “对。”许妙声戴着太阳镜,从包里摸出MP3,一边摆弄耳机线一边说:“倒还真是她一个人争取来的福利呢,也算很了不起了。据内幕消息称,这次活动由外单位全程赞助,台里一分钱都不用出,也就拿自己的车来回接送两趟,我们台长自然乐得做个现成的顺水人情。”

  许思思顺口问:“什么单位这么好?”又看了看行程安排表,笑道:“她的面子可够大的!是公司赞助吧?”

  许妙声“嗯”了一声,“具体是谁,那可就不知道了。”

  说话间,车子缓缓启动。

  王婧平时在屏幕上露脸的频率很高,所以林诺虽没见过真人,但总还能记住她的脸,可是此时前后看了一圈,却似乎没有看见她的身影。

  车在市区里绕了小半圈,终于开上高速,窗外阳光刺眼,林诺拉了窗帘闭目休息,不知不觉竟然睡过去。可在车上究竟睡得不是很好,迷迷糊糊之间听见有人说话,像是在讨论晚上的安排,其中一个声音说:“篝火晚会的联谊……”

  她实在觉得困,朝一旁侧过头去,只想睡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