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请 登录注册
当前位置:雨枫轩> 原创长篇小说 > 青春|言情 > 古装言情小说 > 末路相逢 > 正文 > 第13——14章
第13——14章



更新日期:2021-07-03 + 放大字体 | - 减小字体 本书总阅读量:

  求不得?

  虽然还不清楚他们二人的关系,但女性的直觉总是有的,林诺突然觉得自己就是个多余的人,后座位置宽敞,她却如坐针毡。

  窗外雨势一直不见小,雨刮器匀速来回摆动着。

  叶希央侧着脸,只听见江允正说:“抱歉,我今晚有别的安排,改天吧。”

  “哦,没关系。”她大方地笑了笑,随即坐正了身子,似乎不以为意:“是我不好,没事先通知就跑来公司找你。那么,等下你先送我回家,可以吗?”

  “嗯。”江允正应了声,车子在十字路口向右拐去。

  很显然,叶希央住的地方和林诺家是两个截然相反的方向。林诺看了看时间,在这样的下班高峰期,一来一回穿过大半个城市,恐怕比她自己等车回家还要耗时。

  可是既然已经坐了进来,便不好再说什么,况且,似乎今天江允正的心情并不算太好,此时此刻沉默才是最好的选择。

  没多久,便接到徐止安发来的短信,问:你在哪儿?

  林诺低着头,迅速摁着按键:回家的路上。

  不一会,铃音又响起来,在安静的空间内显得格外响亮。江允正从后视镜里瞥了一眼,林诺连忙先将手机调成震动,只见仍是徐止安,短短的一行字:带伞了吗?有没有淋湿?

  她轻轻笑了笑,索性靠在座椅里,与他聊起来。

  途中遇到短暂的堵车,二十多分钟后叶希央到了家,友好地向林诺道别,而后便迈着从容优雅的步子款款走入电梯。中途还回过一次身,隔着车窗向江允正微笑,笑容格外甜美柔和。

  这是一片市区内最高档的住宅区,房价在年初时已经飚升到令人咋舌的地步。林诺放下手机,侧头看了看那高高耸立着的建筑,雨雾蒙蒙,灰白得不甚清晰。

  如今车里剩她与江允正两人,这还是自从那晚之后第一次坐他的车,气氛安静得甚至有些凝滞。

  开了一段路之后,她忽然笑笑:“女朋友吗?很漂亮啊。”不过是没话找话,可不知为什么,就一口认定了她和他的亲密关系。

  可是,想要后悔已经来不及。江允正这边立刻沉了脸色,并不说话,手指却在方向盘上渐渐收紧。

  她坐在后座,看不见他的表情,却也察觉到不对劲,因此更加尴尬,半晌才有些讷讷地说:“你等下还有事是吗?前面路口让我下车吧,我自己回家。”雨终于小了些,偶尔也有空的计程车从街边驶过。

  江允正仍旧沉默,脚下油门却踩得更重,几乎只一瞬便从交叉的十字路口穿过,将闪烁的红绿灯远远抛在车后。

  林诺这才有些害怕,也更加能够确定,今天的江允正情绪十分有问题。

  也不知过了多久,才终于听见他开口,声音微微低哑,如同上午在会议室中一般。

  他盯着前方,问:“是我那天的话吓到你了?”

  她一怔,抿着唇:“没有。”当时更多的只是惊讶和混乱。

  “那为什么想要躲着我?”

  “……嗯?”

  “我开车送送你又怎么了?有必要三番两次推脱吗?”江允正仿佛真的动了气,语气却愈加低缓,将车开上通往她家的马路,才又低低冷笑道:“还有,谁告诉你她是我的女朋友了?”

  “……不是就不是嘛。”她突然觉得委屈,可转念一想,或许当时真的是在自作聪明,那样枉自猜测,恐怕只是潜意识里想要与他立时撇清关系罢。

  直到此时,江允正才再次从后视镜里望过来,只见林诺坐在角落,身体小小的,脸上的表情有些惭愧,又似乎很苦恼。往日飞扬自在的神情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心事重重的若有所思。

  终究还是暗自叹了口气,也不知今天是怎么了,早在办公楼下林诺微笑着拒绝上他车的时候,他就已经开始莫名气恼。

  渐渐松了油门,将车靠在一边,他的声音似乎有些疲倦:“到了。”

  林诺这才回过神来,原来竟然已经身在她家楼下。

  临走之前,她忍不住回头看了一眼,隔着暗沉沉的车膜,隐约只能看见车内那个模糊的人影。

  上楼进了门,林母正好摆菜上桌,见了微微惊讶:“今天不是周六?没和小徐一起吃饭?”

  “他有事。”手机还捏在手里,这次很好,没有再将它落在江允正的车上,又问:“爸爸呢?”

  林母一边盛饭一边说:“本来说好回家吃,结果刚才又打电话来,有应酬,走不开。”也许是因为习惯,早已不再抱怨。

  林诺嘻嘻一笑,蹭过去:“妈,嫁给一个成功的男人,究竟幸不幸福呢?”

  有好吃好穿,从来不用为金钱发愁,可连一家人坐下简单吃饭的机会都不常有。不知怎么的,忽然就想到刚才坐在江允正车上的那位美女,就算并非男女朋友,但也总该是关系很好的吧,可是偏偏江允正晚上有安排,佳人只得倍受冷落。

  “小丫头,脑子里在想什么呢?”林母轻嗤,斜她一眼,并不当真。

  林诺耸耸肩,将碗接过去,继续说:“如果换作是我,有饭局时就跟在爸爸身边,一个人在家,多无聊啊。”

  “嗯。”林母敷衍应道:“看你以后的本事,能不能天天做人家小徐的跟屁虫。”

  徐止安会成功的吧。看来就连林母心里都这样默认了,可是林诺自己却不太在意。方才在短信里他说晚上要加班,颇为辛苦的样子,她又怎会不了解他的性格?一向都那样好强,恐怕心里只念着有朝一日出人头地。

  可是她是真的不在乎,如果能够平稳快乐地过一辈子,那是亿万家产都换不来的。

  简单吃了晚饭,林诺去洗碗。厨房的窗户开了一条细缝,下雨时溅进一些水来,想必林母并没注意到。她拿抹布擦了擦,又去关窗。

  愣了愣,两秒之后,不禁重新将窗户拉得大开,风雨夹杂着飘进来,她却一时顾不上,只是定睛往下看。

  家里住七楼,并不算太高,下面的情形一览无余,并且非常清楚。

  江允正的车仍旧停在楼下,仿佛从来就不曾离开过。因为天气的原因,路灯已经提前亮起,照在黑色光亮的车身上,甚至可以看见前窗的雨刮器在缓缓摆动。

  下了楼,车子还在,林诺也不知怎么的,似乎松了口气,然而下一秒,一颗心却又不禁往上提了提。

  犹豫一下,终究还是绕到驾驶室一侧,伸手敲了敲车窗。

  江允正也完全没想到她还会下来,抬起脸来,降下车窗看她。

  微风细雨之中,她撑着一把轻巧的伞立在车门旁,路灯斜斜照在身上,昏黄暧昧的光影,脸上有掩饰不住的困惑。

  “你怎么还没走?”

  江允正眉峰微动,不语,之前前倾着的身体向后靠了靠。只是这一瞬间的舒展,却不禁令脸色微变。

  林诺看着半掩在阴影里的他,一时之间也不知还该说些什么,过了一会儿,却听见他低低地说:“我要走了,你回去。”说着不再看她,干脆利落地挂了档,脚下油门一踩,车子便缓缓滑了出去。

  倒车镜里,那个小小的身影有些单薄,立在路旁仍是一副忡怔的样子,十几米的距离足以让面目逐渐模糊起来。他再度皱了皱眉,将方向盘向右一打,车轮带着些许水渍向两侧溅开,划出凌乱的弧线,扬长而去。

  到了医院,又在车里坐了一会儿,江允正这才乘电梯上到顶楼。

  专属护士正在外间倒水,一见他,笑意盈盈:“江夫人醒着呢,今天胃口也不错。”

  江允正三两步走进去,只见章云茹半躺在床头,望着他微笑。

  他叫了声:“妈。”接过护士递来的水杯,转递过去。

  在床边坐下之后,母子俩说了会儿话,章云茹才说:“你爸上午来过。”

  江允正表情没太大变化,只是沉默地等着下文。

  果然,章云茹叹了口气,脸上有些为难,斟酌着说:“和希央的婚事,你的意见是什么?”

  几乎这段时间以来,家里人的话题似乎总不免绕到这上面来,就算忍耐力再好,此时的江允正也难免动了气,于是缓缓站起来,沉声道:“你身体才刚刚好一点,这种事情就别操心了。”

  章云茹微微仰头问:“怎么?就要走了?”

  “我出去抽根烟。”往外走两步之后却又被唤住,章云茹在身后说:“允正,你吃饭了没有?脸色比我这个病人还差,是不是胃又不舒服了?”说着也不等回答便按了铃,当着他的面让护士帮助准备饭菜,末了还特别叮嘱:“……不要放辣椒。”

  江允正只好再度走回来,修长的身体靠在窗边的沙发里,也不再遮掩,伸出一只手不轻不重地覆在胃部,只听见章云茹絮絮地说:“平时很辛苦吗?那些应酬,能少去就少去吧。要注意饮食规律,还有酒,千万别再喝了。”然后叹了口气,又说:“我说这些反正你也听不进去,现在偏偏我在这医院里头,平时又照顾不到你。”

  江允正换了个姿势,不以为意:“我没事。”

  章云茹忽又笑了笑:“如果你实在不满意希央那孩子,我也无话可说。你爸当然是想让我做你的工作,但是在我看来,只要是你自己喜欢的就好了。老婆是娶给你的,和我又没太大关系,犯不着为了这件事和我唯一的儿子闹得不愉快。你呢,以后再要是觉得不耐烦,也别找什么抽烟的借口,刻意躲开我。”

  “我怎么会烦你?别乱想。”这么说着,江允正终于还是轻笑了一下,几乎沉郁了一整天的眉眼这才真正舒展开来。

  看着江允正吃饭的时候,章云茹随口说:“怎么赶在这个时间过来?连饭也来不及吃。”

  江允正想了想,才说:“送一个朋友回家,耽误了时间。”

  “女的?”

  “嗯。”他并不隐瞒,过了一下,忽然淡淡地说:“我喜欢看她单纯的样子。”筷子还拿在手上,唇角却微微向上挑起。

  章可茹难免惊讶,没想到自己只是随意一问,竟然带出这么一段来,不由得问:“她是怎么样的一个人?”

  是什么样的人?江允正也不知如何去描述,印象中只余一张清新自然的面孔,还有那双眼睛,心思透明的样子,却在困难的时候微微流露出倔强的神采。

  感情的由来,有时就是这样,根本毫无道理可言,需要的只是那么一瞬间。比如他看到她,就只得缘于那次雨天里的小事故。

  其实他也讶异,竟然就这么轻易地将林诺的存在告知给了母亲。而事实上,她不过是一个自己认识不到一年的小丫头,而且……

  他轻笑一声,或许带了些自嘲的意味,被章云茹捕捉到了,不禁奇道:“是她不够优秀?还是说,她并不把你放在眼里?”

  恐怕真是后者。江允正微微抬眉,心里却知道,这不过只是开端罢了。

  仿佛一切都自有预感,所以才会这样笃定。

  耳边只听章云茹缓缓笑道:“从小到大,怎么真还有你得不到的……”

  暗涌

  电视上在播心理咨询谈话节目,主持人与嘉宾对答,林母坐在沙发上看得津津有味。

  林诺走出房间,随意一瞥,有些不屑:“爱情既然已经消失,还有挽回的可能吗?”见林母转过脸来,又说:“一昧的纠缠,恐怕只会被对方更加看轻吧。”

  “你看得倒很开。”林母不禁笑起来。母女俩,一向如朋友般交谈。

  “顺其自然吧。”她坐下,神色是真的淡然,“总觉得有些事情是勉强不来的。”仿佛很少这样正经地说话,话一出口,连自己都觉得惊讶。林母更甚,奇道:“小毛丫头,哪来这么大感慨。”

  林诺抿着嘴唇嘻嘻一笑,其实心里也奇怪,好像走出校门这一年,突然就长大了许多。

  就比如徐止安,过去在学校里,同他一天见数次面也从不嫌多,手扣着手走在路上都是甜如蜜糖,可如今渐渐的,也了解到各有各的世界,即使每天有空下来的时间,也并非非要见面不可。

  她和他,以各自为圆心,发展了两个圈,只是偶尔有交集,却不再是对方的全部。

  曾经许思思也好奇,问:“同在一个城市,却反而聚少离多,会不会寂寞?感情呢?有没有变得更淡些?”

  对此,林诺也不知该如何回答才好。也许自己从来都是能融入热闹之中的人,所以有时少了他,并不会觉得怎样。至于二人的感情,当然没了最初的那份热烈,可在她看来,沉淀下来,反而更好,这是一种爱情与亲情融合的感觉。

  如同周遭的亲朋早已默认两人的未来一样,林诺也觉得,是可以天长地久走下去的。

  所以,当她轻描淡写地说,一切随缘不可强求时,是真的没有预料到有一天电视里上演着的变故也会发生在自己的身上。

  多么可笑。或许真的只有事不关己时,才能说得那样轻松。

  第二天上班才知道老板出差,于是一连几日,林诺都没见着江允正的面。倒是江允昊,也就是江允正的弟弟,偶尔会上来溜达一圈。

  原本林诺并不认识他,在电梯里见到,也只是觉得眼熟,反倒是他先说出来:“你是上回送东西去会议室的人?”

  林诺心里奇怪,却还是点头,不禁想,这人的记忆力倒还真不错。

  谁知对方已经伸出一只手来,笑道:“我叫江允昊。你呢?”

  林诺看着他,他几乎和江允正一样高,身材也很像,颀长瘦削的,天生的衣架子,就连面孔都有六七分相似。可是,明明是这样相象的兄弟,林诺却又觉得他们是如此的不同。

  江允昊在她面前笑得颇有些玩世不恭,修长的手指轻轻握了握她被动的手,她竟然就忽然想起了他的哥哥。

  江允正,明明很多时候疏离冷淡高高在上,可是偶尔又能那样温和地对她微笑,不带一丝挑逗或者轻浮的意味,只是单纯的温暖和亲近,仿佛在他眼中,她就是个令人愉快的小女生。

  出了电梯,林诺匆匆疾行,将江允昊丢在身后,根本不顾他的身份或地位。直到坐回位子上,一旁的池锐才从淡蓝色的挡板旁探出头来,仔细瞧了瞧,“咦”了一声。

  林诺喘口气,瞟他:“怎么了?”

  “外头很热吗?怎么脸上红扑扑的?”

  她一摸自己的脸颊,低低地嘟囔一声,开始埋头做事。

  中午,电视里播了一段江允正的采访。

  大家正坐在员工餐厅里,林诺举着筷子微微仰着头,只见他姿态放松地坐在主持人对面,面容清俊,说话之前偶尔会凝神思考一阵,一双眼睛在镜头前尤显得幽黑深亮。

  照例是同事们讨论的焦点,林诺看着看着却默默低下头吃饭,突然觉得自豪,在座的所有人之中,恐怕只有她,得以见到他的另一面。

  可是之后,她又想,或许只是虚荣心在作祟吧。

  几日后,徐止安打电话来:“我在你们行政部的门口。”

  林诺听了吃惊,等跑出去见到他的人,不禁笑道:“你怎么来了?”

  彼时徐止安白衣灰裤,正立在葱绿的大盆景旁,转过头来也是微微扬眉一笑,一贯淡然的表情。

  恰好有女同事经过,见了他俩,仿佛不经意地侧目,随即高跟鞋踩在大理石地面上的声音再度逐渐远去。

  “刚才上工地,正好经理要绕过来开会,所以就跟来了。”两人在外面找了个角落站定,徐止安才解释。

  “开会?”林诺倒是想起来,今天一早会议室的门便被打开,众人忙进忙出,正是为了准备上午一个重要的内部会议。就连江允正,似乎也乘班机赶了回来。

  她抬腕看了看表,“不是九点就开始了吗?怎么你这个时间才到?”

  “在外面随便逛了一圈,买了几本书。”

  “噢。那要不要进去看看我的座位?”忙了一上午,这时她才觉得有些开心:“中午留下来吃饭?”

  徐止安居高临下看着她的笑脸,“不进去了,搞得像参观一样,多不好。至于中午,当然是要陪你一起吃的。”

  幸好此时已经接近下班,进去做完手头上几件小事,再打了卡,林诺便领着徐止安去楼下员工餐厅吃饭。

  “呵。”一进去,徐止安便笑,“不愧是总部,环境比我们那儿好太多。”

  林诺排着队,随意调侃,“如果不嫌麻烦,以后天天来我们这里吃。”当然只是玩笑话,并且脸上还有得意引诱之色,徐止安端着餐盘站在她的身后,不禁腾出一只手来不着痕迹地在那纤细的腰间轻轻碰了一下。

  明知她怕痒,可此时却不好太过放纵。前后都是相熟的同事,林诺只好回过身瞪他,嘴角却含着笑意。

  餐厅大得很,容纳下所有员工都还绰绰有余。两人特意拣了个安静的角落,面对面,可坐下来还没五分钟,便有人匆匆忙忙走了过来。

  林诺讶异地挑着眉:“徐哥?!有什么事么?”

  总裁助理先是看了看坐在她对面的年轻男人,然后才说:“江总让你们坐过去吃饭。”声音虽是刻意放低了的,可这样近的距离,徐止安还是听见了,拿着筷子的手顿了一下,目光微闪,下一刻便转到林诺的脸上。

  斜后方靠窗的位置上,江允正与另一名中年男子相对而坐。也许是因为身份的缘故,在他的周围并没有其他的人用餐。林诺在心里不禁更加吃惊,进公司这么久,倒是从没见他来过员工餐厅。

  最终还是端了餐盘坐过去,直到徐止安叫了声:“张经理。”林诺这才知道,原来那个中年男人便是建筑公司的负责人。

  剩下两个空位,林诺微一犹豫,还是坐到了江允正的身边,几乎是同一时间,只见他微微侧过脸来看她一眼。

  她下意识一低头,与江徐二人同处一地,总还是有些尴尬的。

  这时只听见张经理说:“江总,这就是我跟你提过的小徐,徐止安。”

  江允正淡淡点了点头,清湛的目光望过去,然而,却没料到对方竟然半点回避都没有地同样直视过来,并且那眼神中似乎还隐含的一丝别的意味。他眉头都未动,只是不着痕迹的轻笑一下,动了动摆在桌边的烟盒,然后才问:“听说,你是Z大毕业的?”

  “是的。”徐止安的声音仍是一贯的低稳。

  张经理又插进话来:“后生可畏啊。他们这一批新人里,我最看好的就是他,聪明好学,又肯吃苦。这段时间,进步很大。”说起来,脸上便显出赞许之色,毫无隐藏,看来是真的当作爱将来看待。

  徐止安微笑起来,连忙说:“我们这些后辈,吃苦也是应该的。主要是进了公司,学到很多东西,是真的受益匪浅。”一番话说得很谦逊得体,林诺却不禁抬起头来看他,忽然之间只觉得陌生,过去是从未见他这样讲话的。

  其实也算是很轻松的一餐饭,间或聊聊工作上的事。言谈之间,林诺发觉这个张经理似乎和江允正的关系不错,至少工作之外,并不会仍旧维持着上下级的姿态。

  她的话不多,身边隐隐飘过淡淡的古龙水的气味,她知道,那是属于江允正的。尽管,曾经也送过同样一瓶给徐止安,可却从没见他用过。

  张经理说,听说集团员工餐厅的红烧肉是一绝,所以才会趁机来试试,顺便拉了江允正一起。由此也可以看出,他们果然是私底下的朋友。

  午餐快要结束的时候,江允正停了筷子,像是忽然想到一般,有些漫不经心地问:“建筑公司明年公派出国进修的人员定了没有?”

  其实现在还是夏季,再晚两个月决定都不迟。张经理心里虽然疑惑,却也没有过多的想法,见他这样问了,便说:“那两个名额还没最后敲定,不过我自己心里倒是已经有了一个人选。”边说边朝徐止安看了看。这一下,明眼人几乎都能明白他的意思。

  江允正微一低眉,脸上没什么表情,也没有立刻说话。林诺这边却一惊,没想到徐止安真的这样受器重,进公司不足一年,竟然就得到这种难得的机会。然而同时,这也就意味着,很有可能明年初他们就要真正分隔两地了。

  他们吃饭比较慢,这时其余员工早已走得差不多。过了一会儿,江允正站起来,点点头,“你的眼光一向准,属意什么人,到时候把名单报上来就是了。”末了,才又低下头朝林诺看了一眼,说:“你们慢吃,我还有事先走了。”也是整个中午以来,与她说的第一句话。

  送徐止安他们离开的时候,趁着张经理去取车,林诺说:“看来,你很有机会出国学习了。”

  徐止安却望着前方精心修剪过的大片草坪,状似不经意地问:“你和江总,很熟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