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请 登录注册
当前位置:雨枫轩> 原创长篇小说 > 青春|言情 > 古装言情小说 > 末路相逢 > 正文 > 第11——12章
第11——12章



更新日期:2021-07-03 + 放大字体 | - 减小字体 本书总阅读量:

  女朋友

  车子一路开至江畔。

  夏季的正午,烈日当空,毗邻江水空气中却连一丝微风都没有。

  江允正将车窗降下来一些,点了支烟,其实也并没有多么想抽,只是习惯于以此来平复心境。只可惜,一支烟刚刚燃到一半,电话便又催命般地响起来。

  之前那支手机仍旧孤零零地躺在办公桌上,如今响着的这支,是他平时拿来备用的,知道这号码的人没有几个。

  他看了一眼,终于还是接起来。

  那边传来一把吊儿啷当的声音,语调一贯的轻浮:“二哥,在忙什么?”

  江允正将长长的一截烟灰弹掉,面无表情地盯着前方空无一人的广场:“有事直说。”

  “刚才你和老爷子在电话里闹不愉快了?我现在奉他老人家之命,转告你一声,我们后天回国。”

  江允正微微冷笑,效率倒是够高的!

  “哦,对了,除了大哥和我之外,老爷子还要带一个人一同回去……”江家的三公子不怀好意地边笑边说,只是话语未了,电话已经被干脆利落地挂断。

  江允正将手机抛在一边,发动了车子,驶上被阳光照射得滚烫的柏油马路。

  一路疾驰而去。

  下午下班的时候,林诺正在收拾东西,突然被李经理叫住。

  “小林啊,还有小丁,小池,你们今晚都没什么事吧?”李经理开了门走出来问。

  被点名的几个人面面相觑了一会儿,一致摇摇头。

  “那正好,晚上跟我去吃饭。”

  林诺笑道:“经理请客?”

  李经理拿着车钥匙,转过身纠正:“公司请客。”

  就知道,天下没有免费的晚餐。

  走到半路上,听李经理把大致情况一说,林诺连逃跑的心都有了。只是苦于坐在后座正中央,被人一左一右夹着,够不着车门。

  再用余光瞥瞥左边丁小君的脸色,倒是看不出有什么异样,林诺只得在心里呼惨。

  等到抵达酒店包厢,客人到来之前,李经理仍在半开玩笑地说:“今晚就看你们的表现了,等下争取把他们全部灌倒。”

  池锐一向性格外放,此刻一听非但丝毫不在意,反而显出自信满满的样子。丁小君仍旧是没什么表示,只有林诺坐不住了,扬了个笑脸,连忙摆头:“我作不了什么贡献的,让他们二位努力就好。”

  李经理却说:“你也别谦虚,刚进来那天的欢迎宴上,你表现得就不错嘛。现在女孩子里面,像你和小丁这样的,已经算是能喝的了。”

  林诺仍是摇头:“哪里有!”心里却升起寒意一片。

  其实,喝酒她是不怕的,酒量也是有那么一点的,只不过,来到这样的场合并被赋予这种任务,却是头一遭。

  她还不至于到不自量力的地步,况且,她喝酒一向讲求随兴,如今却显然是形势所迫,与平常朋友小聚完全不能相提并论。

  不到五分钟,那些法院的客人便来了,众人刚刚互相介绍完,包厢的门又被人推开。

  林诺应声望去,不由一愣。

  “江总,好久不见!……”章院长笑着伸手出去与刚进门的江允正握了握。

  江允正则淡淡一笑:“不好意思,有点事耽误,来晚了。”然后抬手将客人引入座位。

  林诺事前是一点准备也没有,根本没想到会在今晚这个场合看见江允正。

  他坐主座,她却坐在离门最近的地方,两人几乎隔着整张桌子,这时便听见身旁的池锐低声问:“怎么江总也来了?”

  李经理看他一眼,也是压低了声音:“请市高院的大院长吃饭,单凭我们还不够格。”

  开席之后,林诺听着他们的谈话,再加上之前路上李经理稍微提了两句,知道这次请法院领导吃饭,主要是为着融江前阵子进行房地产开发时所产生的几桩纠纷案。

  随同章院长一起来的,还有两男一女,都是酒中豪杰,举起杯子眼皮都不眨一下。

  林诺他们依照惯例,轮番上阵,依次敬过去。也幸好对方只有四人,通关一轮打下来,四杯兑了冰块的葡萄酒对她来说并不算太吃力。

  江允正的助理小徐也来了,就坐在林诺右手边,不时拿起玻璃酒樽替客人斟酒,并且表现十分活跃,至少在林诺看来,比他们三个身负重责的菜鸟要积极主动得多。

  更何况,人家有战术,而且圆滑得很,酒桌上的智慧在他这里得到了充分的发挥。

  江允正也喝酒,看在林诺眼里,却和旁人有些许不同。也不知该如何形容才好,只是觉得一派从容不迫,既不热络也不疏远,就连举着杯子的样子也分外优雅。

  这其间,她趁着别人在前线火拼的空当,不停地往胃里塞东西。当然,既要做到填饱肚子,动作又要不失礼仪,也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

  她看到有几次小徐起身去倒酒的时候,路过江允正的身边,曾俯下身来低声耳语,而江允正则总是轻微地摇头,面上却永远不着痕迹,转过头,依旧与身侧的章院长谈笑。

  因为这是一次带有某种目的性的酒席,因此持续的时间难免长了些。

  公司的事林诺是插不上话的,只能静静地听,到了最后饮尽“杯中酒”的时候,江允正说:“章院,那这事就麻烦你了。当然,我们也不能让你为难,公事公办就好,只不过是希望能尽快解决。”

  林诺抬眼望去,章院长已经喝得满面通红,拍了拍江允正的肩膀,舌头都有点大了:“客气客气!能帮得上忙的地方,我们会尽力。是吧?”转身又去看他带来的人,那些人自然纷纷点头。

  结完账,一行人步出酒店,又不免握着手寒暄了两句。

  趁着这个空当,小徐凑在林诺身边低语:“江总让你等一下,坐他的车回去。”

  林诺一愣,心想这会不会不太好?尤其是当着李经理以及另外两个同事的面。

  泊车小弟早已将车开了过来,江允正先将章院长四人送上车,目送他们离去,而后才往自己的车子走去。

  林诺站在原地,有些迟疑,便听见李经理问:“我要去XX路,你们谁住在那附近?我可以顺路送一程。”

  池锐立刻嘻嘻笑道:“真不错,有顺风车坐。”还是一贯大大咧咧的性格。

  丁小君却在从包里掏出零钱,摇头:“我家离这边就两站,很近,坐公车就好。”

  李经理又转头问:“那林诺呢?”

  “我……”

  “她坐我的车。”江允正的声音传了过来,适时打断了林诺的话。

  她应声看去,酒店门口明亮的灯光下,他立在车门旁,面目清峻,神情自然而坦荡。

  其余三人俱是一怔,但也只是极短的瞬间,而后便各自离开。虽然总免不了惊讶,但公司之外老板与别人的私交,又哪里容得了他们下属们去作揣度和议论?

  酒店的保安和门童笔直地分立在两侧,光线静静照在他们白色的制服上,有一种清爽自律而又严谨的味道。林诺一步步走上前,隔着线条流畅优美的黑色车子,忽然觉得眼前的江允正似乎也是如此。

  这时小徐跟过去,问:“江总,要不让我来开车吧?”

  江允正拿眼睛看他,“你家不就在这附近?不用再开车兜一圈了,早点回家吧。”

  “可是……”小徐似乎还有些犹豫,却听江允正又说:“行了,我没事,今天也没喝多少。”

  直到车子上了二环,林诺才忍不住说:“徐哥人很好啊。”

  江允正之前一直都没怎么说话,此刻一手搭在方向盘上,随口问:“为什么这么说?”眼睛仍是盯着前方,并没看她。

  “嗯……很尽责嘛。”林诺思索了一下说,“酒量也好。我看晚上数他喝得最多,但还是那么清醒的样子,家就在附近还要开车送你。这样的助理,难道不算好么?”

  江允正淡淡地笑了笑:“小徐是不错。”

  从高架桥上看下去,前方是一片灯火辉煌,城市里的夜生活才刚刚开始。

  空调吹着冷风,江允正伸手将它调小了些,过了一会儿,忽然问:“晚上吃饱了没有?”一边放慢了车速,朝旁边靠去。

  林诺点头,笑起来:“还行,估计全桌就我一人吃得最多吧。”

  “嗯,还挺聪明的。”显然,他也注意到刚才她埋头苦干的样子了。

  这一下,林诺反而有些不好意思,反问:“你呢?我看你们一直在喝酒,菜也没吃多少。”

  江允正看她一眼,笑了笑:“那么,现在陪我吃个宵夜,怎么样?”全市最大的港式茶座已经近在眼前,隔着落地玻璃窗可见里面一派生意兴隆。

  其实所谓的宵夜,她与江允正吃得都不多,到最后买单时,还剩了许多下来。奇怪的是,明明是由他提议的,可是等到那些粤港小吃端上来,他动筷子的次数反而比她还少。

  买完单要去取车的时候,突然听见有人在后面喊:“允正!”

  回过头,五六个人刚从楼梯上下来,很快走到他们面前。

  三男两女,衣着均是光鲜亮丽。其中那个唯一没带女伴的年轻男人笑道:“刚才看背影就觉得像,我还和思远他们说呢,约你晚上出来聚聚你说没时间,结果还是被我们撞上了。”然后看了看林诺,笑意更盛:“看来是佳人有约啊!你女朋友?很可爱嘛。”

  虽然是在夜色之中,但对方目光湛然,偏偏又盯住她不放,那语气和神色分明就是纨绔子弟花花公子之流,林诺不禁有些窘,只听见江允正简单地介绍:“这是林诺。”并不刻意反驳所谓女朋友的说法。

  对方漫不经心抽出手来,伸到林诺面前,姿态却十分绅士:“林小姐,幸会。我是程子非,允正的大学同学。”

  很怪的场面,林诺却无法,只得伸手与他握了握。接下来,其余两个男人也都自我介绍了一番,竟然都是江允正的朋友,而且看得出,关系都是很好的。

  几个人站在外面又聊了两句,他们带来的那两个女伴,十分温顺地贴在各自男友身边,脸上的妆容精致妥贴,听着男人们说话的时候,都只带着安静的微笑。

  临分别时,程子非不忘说:“改天一起出来吃饭。”眼睛看着林诺,带着明显的笑意。

  江允正应下来,道了别,转身的同时伸手往林诺腰后轻轻一揽。

  他的手指已然碰到她的腰际,真真实实的触觉,林诺不禁侧头看他,然而,似乎这也只是一个不经意的动作,停留了不足两秒,他便垂下手臂,与她并肩走向自己的停车位。

  混乱

  一路上气氛正常,可林诺心里始终隐隐觉得怪,到了最后终于还是没忍住,笑着问:“那个程子非该不会真的误以为我是你的女朋友吧?”

  车子刚好开到她家楼下,这边话音刚落,车便停了下来,她看见江允正侧过头,定定地看她。

  一双眼睛黑白分明,清亮之中隐约混合着某些莫名的情绪。

  有那么一刻,林诺的心呯呯乱跳了两下。

  在这样的深夜,困在有限的空间内,被一个异性以如此的目光长时间地看着,要说不尴尬那是骗人的,更何况,对象还是江允正——这个年轻,英俊,事业有成,身上散发着淡淡诱人草木香的男人。

  因此林诺轻咳一声,立刻转过身,伸手去拿扔在后座的手袋,一边说:“我走了,晚安。”或许再给片刻的时间,便能辩明心头那抹模糊的预感,可是,她直觉认为立刻离开才是上选。

  江允正就这么一直静静地看着她的动作,直到她的一只手已经搭在了车门上,他才问:“当我女朋友会很丢人么?”

  林诺一愣,天知道,她分明不是这个意思。

  可江允正继续说:“说不定,我就是想让他们误会呢?”

  他说这话的时候,脸上神色依旧淡淡的,并没有多么郑重,却也真的看不出一丝戏谑。

  车内幽幽的灯光不甚明亮地照下来,说实话,连面孔都有大半是晦暗不清的,可是不知为什么,林诺只觉得咫尺之外那双眼睛分外灼人。

  她微微张着嘴巴,好半天才得以“啊?”了一声,江允正却不再说话,似乎极有耐心,等待她的回应。

  再度仔细看了他的表情,好半晌她才终于呐呐地说:“我不明白你的意思。”同时转开视线,不去看他。

  小区里的灯火星星点点,从车里看去出,衬着黑夜一片安宁静切。

  盛夏的夜晚,想必外面仍旧燥热,可是此刻的林诺却宁愿推开车门走出去,暗自握了握双手,连指尖都有些湿凉。

  仿佛等了很久,才听见江允正轻轻笑了一声,她仍旧垂着视线,看不见他的表情,却总觉得近乎于冷笑,或是嘲讽。

  他是知道的吧。其实大家都心知肚明,又不是不懂事的孩子,已经点到了这一步,除非真是傻子,否则又怎么可能不明白他的意思?

  可是,此时此刻,她却只想做只驼鸟。只因为一切来得突然,连一点准备的时间都没给她。

  “我知道,你是有男朋友的。”江允正也坐正了身子,看着前方灰色的路面,轻描淡写地说:“可是,我并不认为这是什么障碍。”

  “我对你有好感,或许接下来,我还会追求你。就是这么简单。”修长的手指轻轻握在方向盘上,状态安适而随意,一如他的语气和腔调,“徐止安是否存在,根本与此无关。”

  林诺忘记自己是如何一路脚步匆忙地上楼去,只觉得背后一直有人看着,那样的目光清湛,却又迫人心神。

  回到家里,连和爸妈都没打招呼,便一头扎进自己的房里,重重坐在床上。

  心口仍在剧烈跳动,分不清是种怎样的情绪。

  公司里深沉冷静的江允正,私底下温和轻松的江允正,她曾经以为这些就是他的全部面貌。可是直到今天才知道,原来,还有一种样子的他,是她从未见识过的。

  这样的自信和胸有成竹,甚至有些霸道。似乎正如他所说,所有的都不是障碍,甚至是与她真实交往了几年的徐止安,在他的眼里,恐怕都如空气般透明。

  他说要追她,便摆明了车马,随便动一动口,仿佛不过是理所当然的事。

  林诺不明白,怎么事情突然就发展成这样了呢?

  一直都只是朋友,一起吃个饭,偶尔搭他的车,大家说说笑笑并没什么拘束。正如许思思所言,江允正是真正的钻石王老五,而她呢,不过是初出茅庐的小丫头,而且,还是有男朋友的小丫头。

  他怎么就会看上她?甚至,如今更是说得如此直截了当,令人措手不及。

  一时之间,有太多的东西冲进头脑里,混乱成一团。至于为何只见过匆匆一面,江允正便会知晓徐止安的名字,林诺此刻也无暇多想。

  第二天顶着熊猫眼去上班,有同事见了,开起玩笑:“昨天到哪儿鬼混了?”

  林诺只得“嘿嘿”地干笑,直道:“作贼去了。”

  只有丁小君在位置上给小盆栽浇水,转过头来看她了一眼,眼神里有一闪而逝的复杂。

  林诺恰好瞥见,两人视线撞了个正着,犹自发愣的时候,丁小君早已施施然地拎着小水壶走开了。

  自以为是!

  无名火起,林诺将一叠文件夹重重摔在桌上,一屁股坐进椅子里,朝那个远去的背影翻了个白眼。

  幸好公司够大,行政部与总裁室又分属不同楼层,如果不是特殊原因或者刻意安排,通常情况下是见不到江允正的。为此,林诺不知自己是否也暗自舒了一口气。

  倒也不是害怕,只是不知该如何面对。过去在学校里,追求她的男生也是有的,可她当然不会天真地拿他们与他相提并论。

  可是闲暇之余,公司的女同事照例仍会谈及江允正,三言两语之间,总让林诺不自禁地想起他的模样,身形修长挺拔,墨色的眼睛璀璨如暗夜的星子。

  那一晚,他说:“我对你有好感……”表情一派淡然随意。如此镇定自若的表白,竟然是她从未见识过的。

  若说一点点虚荣心都没有,那也是不可能的,毕竟他是那样优秀,在众人眼中甚至高高在上不可触及。而他却曾经在人来人往的女生宿舍楼外等她下来;他特意陪她去吃东西,在不算豪华舒适的餐馆里;她见过他微笑的样子,还有开车时专注的神情……

  如同一场未曾预料的奇遇。

  山顶墓园中匆匆一瞥,以及后来幽暗的KTV走廊上忙不择路慌乱地撞进他的怀里,早在那时,谁又能想到竟然会有这样一天?

  这件事,林诺没向任何人提起,就连一向私交甚笃的许思思也不例外。

  每晚照常会与徐止安通电话,渐渐的,言谈之间也能听出他的些许不顺遂。确实,校园里头如何优秀,并不代表着走入社会也能依旧风光。

  融江人才济济,同事之间真心相待的有之,但可多的却是防备和自保。初出茅庐的新人,哪能个个如此好命,延续学生时代的一帆风顺?

  林诺只觉得乱,工作起来却愈发勤快,并时刻提醒自己半点差错都不能出。

  是直到某天替李经理送报告上去,才再次正式与江允正打了照面。

  总裁办旁边的小型会议室里,烟雾缭绕,她甫一进去,目光便首先落在其中一人身上。

  当天的江允正穿着浅灰色的衬衫,靠在宽大的皮椅中抽烟,神情严肃冷峻。听见敲门声,低低应了句,见来人是林诺,表情并没怎么变化,只是目光不自觉柔和了些,停了两秒,掐灭了指间的烟蒂。

  林诺先看了看他,而后才注意到会议室中的另外两人。

  都是年轻男子,显然是之前的谈话被打断,此时一致看向她。她反倒不方便盯住别人瞧,只是匆匆一瞥,点了个头表示礼貌,随后走上前,将手上的东西递过去。

  江允正接过去随手翻了翻,说了声:“谢谢”声音有些低沉沙哑。

  如此近距离,并且居高临下,林诺这才注意到他脸色不佳,仿佛有掩不住的疲惫,可眉梢眼角却又犀利冷峻,大大有别于往常。

  事情做完,自然不能久留,她轻声说:“不客气,江总,我先出去了。”

  门被掩上之后,江允正才重新从烟盒中抽出一支烟来点上,吸了两口,淡淡地说:“这件事情,你们没有插手的余地。”

  坐了一上午,江允平早已快要耐心耗尽,此时听他一说,不禁冷哼:“大家股份等额,恐怕插不插得进手,还由不得你说了算。”

  江允正却不动怒,慢慢弹了弹烟灰,这才望着自己的大哥:“可目前融江的总裁是我。”

  “那又怎么样?”

  “不怎么样。”他站起身,走到半弧形的落地窗前,目光迎着乌云密布的天空:“既然当初把公司交给我,那么国内的一切事宜都由我作主。就像这些年,我从来不过问你们在海外公司的决策一样。”

  江允平立刻沉了脸,还想开口,却被人从旁拦住。

  江允昊翘着长腿,慢悠悠地说:“二哥,你不是不知道吧,老爷子对你最近的做事手法很不满意。上回你们在电话里吵,我可是一直都在旁边听着。”

  江允正没回身,只是问:“所以呢?”

  “所以,看起来江叶两家的联姻已经是势在必行了。”

  有片刻的沉默,江允正只是面向窗外,任由手指间的香烟静静燃烧。

  “谁当总裁,谁拥有决策权,这些我都不关心。”年轻俊挺的身形立起来,江允昊摊了摊手,看了一眼仍旧处在气恼之中的大哥,笑道:“我只是奉命当说客来的。”接着抬手看表,“抱歉,我还约了人吃饭,你们继续聊。”抬脚便走出会议室。

  江允平也随即起身,在离开之前只是说:“有叶家撑腰也未必就稳如泰山。”语气之间颇为嘲讽。

  江允正却转过身,忽然轻声冷笑。

  整整一上午,他都没有露出过像此刻一般的神情,清峻的眉间尽是轻蔑。

  慢条斯礼地吸了最后一口烟,他才说:“我做任何事,都不需要倚重什么不相干的人。”一手将烟头摁熄在水晶烟缸中,迈开步子率先走出门去。

  直到当日午饭时间,林诺才得知那两位陌生男人的身份。

  并不是刻意打听,只是这种休闲时段总是八卦传播的好契机。只可惜,当时会议室里她不便仔细去看,否则就会发现,虽是同父异母,这三兄弟的眉目间仍有七八分相似。

  傍晚,似乎酝酿了一整天的雷雨终于肆无忌惮地倾泄而出。

  在夏季这样变化莫测的天气里,林诺甚至连一把雨伞都来不及提前预备。走到公司楼下的时候,天地之间已是一片迷蒙,水珠砸在地面上,溅起细碎的晶莹。

  裸露在外的皮肤有些湿粘,林诺搓了搓手臂,正盘算着如何回家,不远处有车灯闪过,片刻便开到面前。

  那辆已是十分熟悉的BMW,堪堪停下,驾驶室的车窗降下来。

  江允正说:“上车。”

  她却摇头笑:“不用了。”

  江允正仿佛没听见,仍是说:“上车。”眉心却微微皱起来。

  她下班算是晚的了,同事倒是全部走光了,只是此时门口还立着保安,虽然面目平静,但总让人觉得是在默默观赏二人的一出戏。

  她无法,只好说:“你有事先忙去吧,我等出租车就行了。”

  话音未落,车门已“咔”地一声打开来,她还没回过神,江允正已经走到面前,一只手伸出来扣住了她的手肘,声音微沉:“我让你上车。”根本不给挣扎的时间,便拉开车后座的门,将她整个人塞了进去。

  车里宽大舒适,空气清凉,她刚刚来得及坐稳,只见江允正也已然入座,并落了车锁。

  她无奈,仿佛一口气噎住喉咙,张了张口想说话,这时才突然注意到,车里还有第三人。

  副驾座上的女人微微转过头,笑了笑,说:“你好。”林诺听见她的声音,礼貌而又悦耳。

  她连忙说:“你好!”有些匆忙的语调。

  对方却已经侧过头去,看向江允正,柔声问:“允正,我们去吃日本菜,好不好?”

  她叫他允正,亲昵自然。至少在相识的这段日子里,林诺从未听哪个人能够这样称呼他。

  坐在后座看过去,那个女人年轻的脸庞弧度美好,一双眼睛乌黑沉静,确实是美丽异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