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请 登录注册
当前位置:雨枫轩> 原创长篇小说 > 青春|言情 > 古装言情小说 > 末路相逢 > 正文 > 第9——10章
第9——10章



更新日期:2021-07-02 + 放大字体 | - 减小字体 本书总阅读量:

  喜欢的缘由

  周末的时候举办了一个大型餐会,集团总部以及各个分公司的人都有参加。

  林诺与徐止安便在人群济济的酒店大堂里碰面了。不过,两人并没坐到一处,中间隔了好几张桌子,各自与同事一起,喝酒吃菜,偶尔视线也会在半空中交流,而后便再度神情自然地转开,十分默契。

  事先并没有商量好,只是好像都觉得在最初阶段,公司情侣是个比较张扬的姿态。

  江允正也出席。

  他是半途中才来的,助理跟在后面,显然是刚从别处赶来,但仍旧气定神闲。林诺正好低头喝鱼汤,只听见旁边细小的议论声,一抬头,正看见他一路走来,从她的桌前经过,视线似乎往她这里稍稍偏了一偏。

  而后,便是有些惊艳又小心的声音,林诺看着一些年轻女同事窃窃私语时的笑脸,早已见惯不怪了。

  明星崇拜无处不在,在融江,江允正便是众所瞩目的那个焦点。

  这一点,毋庸置疑。

  可是,这段时间以来,每每听见有女同议论说江总又帅又酷的时候,她总是会忍不住想,工作之外的江允正,根本不是你们口中所说的那个样子呀。

  散场的时候,已经是晚上八点多。

  林诺先去了趟洗手间,出来的时候同事都已经走得差不多,徐止安仍等在门口。

  她笑了笑,迎上去,正讨论是否该继续逛逛,便看见那台颇为熟悉的车子驶过来,恰恰停在两人面前。

  回过头,江允正已经立在了身后,银灰色的修长身躯,双目一如往常的漆黑透亮。

  明月高悬,暖暖的夜风之中,三人衣袂轻轻翻飞。

  开着车的是总裁助理小徐,林诺见状,第一反应就是往旁边迅速一让,同时叫了声:“江总。”而徐止安几乎与她异口同声。

  江允正却只是淡淡点了点头,随即便从二人身边擦过,坐进了车后座。

  黑色的轿车伴着灯光绝尘而去,林诺低头看了看自己挽着徐止安的手,事前哪曾想到,一直秘而不宣的情侣关系,竟然首先在江允正的面前被撞破?

  不过,也只是颇为意外罢了,倒也没有太多感想。之后,该逛街就逛街,该回家就回家,毕竟,她与徐止安的关系,也不是多么见不得人的事。

  高架桥上下车河缓流,路灯与车灯交织成无数个光晕。

  江允正靠在真皮座位里,接了两个电话,开车的小徐见他终于空下来,便问:“江总,直接回家?”

  “不,”江允正想了想,说:“去医院。”

  早已过了探视时间,但院方还是开了绿灯,就像以往无数次一样,似乎已经默许了江允正在任何时刻到来。

  电梯一直上到顶层,偌大的私人病房套间恐怕没有几个人见了不会暗暗咋舌。

  躺在内室的女人已经安睡,因为长期病着的缘故,面容有些苍白憔悴。

  护士恰好刚刚检查完点滴,一抬头看见来人,不由微微一笑,轻声细语道:“江先生放心,江夫人今天情况不错呢。”

  江允正朝她点了点头:“辛苦了。”而后便脱下外套,在床旁的沙发里轻轻坐下。

  病床上的人呼吸轻微沉稳,似乎已经入了一个香甜的梦,风韵犹存的脸上不再有痛苦挣扎的痕迹,双眉也是舒展的。

  隔着两三米的距离,江允正就这么静静地看着自己的母亲,许久,才渐渐发觉自己似乎也累了,阖了眼,就这么随意睡去。

  空气中安静得只余下呼吸声和心电图波动的声音。

  日子一如继往,飞快地溜走。

  林诺很快渡过了实习期,同时也正是利用这三个月的时候,凭着自己一贯的好性格,深得部门上下的喜爱。

  在整个行政部,就数她的年龄最小,加上长相清秀笑容又甜美,几乎人人都愿拿她作自己的小妹妹看待。

  当然,也只是几乎。

  ——日子久了,林诺就发现,丁小君始终与她不对盘。尽管表面上都还客气有礼的,偶尔也会凑在一起嘻嘻哈哈聊些电视电影或者明星八卦,可是,大家同为女性,有些直觉是异常准确的。喜欢谁,不喜欢谁,往往只需要一个小小的眼神或动作,就能被对方敏感地察觉。

  有时候,林诺也觉得自己假,所以曾和许思思感叹:“……以前最讨厌虚伪的人了,没想到自己有一天竟然也会变成这样。”

  换来的却是额头上一个大大的爆栗,“傻瓜!这叫圆滑!”许思思如是说。

  是啊,圆滑。

  恐怕,这真是行走于复杂社会的必要装备之一的吧。

  因此,她继续与丁小君笑脸相迎,尽管心里知道,彼此都把对方嫌恶了千万遍。

  没过多久,林诺请假回学校专心准备她的毕业论文和答辩。

  六月的夏天已经开始炎热,他们在汗水和阳光下举着证书照相,黑色的学士服包裹住一段极至珍贵的回忆,将它永远留在了青葱校园之中。

  转正之后的林诺,更是全身心投入到工作当中,曾经一度对着镜子,看着仍旧年轻的脸庞,幻想着某天真正成为都市白领精英骨干的样子。

  当然,现在就只能是幻想,因为就目前而言,她还只是个主管抄写送递的小丫头。然而也正因此,出入楼上高层办公区域的机会随之增多。

  李经理时常让她送文件去给总裁签字,其实说白了,就是跑腿的。江允正的办公室外还有秘书室,三五个女秘书各自对着一台电脑敲敲打打,她去了,也只是等在外面,等着其中一人将文件拿进去,批阅签字之后再由她带回自己的部门。

  这天,林诺照例乘电梯上楼,刚推门进去,便见这一群人正襟危坐。

  “张姐,”她轻声走到一人面前,笑道:“麻烦你了。”说着,将要签字的东西递过去。

  “你先等等吧。”被她叫到的人伸手虚虚一指,“里面有重要客人,现在不好进去。”

  总裁办公室的门紧闭着,林诺在外间的沙发上坐了一会儿,还是不见动静,于是说:“要不,我先下去,等签好了给我打个电话吧。”

  “行。”张姐笑笑地道:“都关着门谈了一两个小时了,也还真不清楚要持续多久。你看,这桌上一大堆东西等着送进去呢,我也急。”

  “好,那就麻烦了。”林诺一转身打算离开,才迈了两步,身后的门便开了。

  三位客人从里面走出来,一边满脸笑容地连声道:“江总,不用送了……”一边抬手道别往外走。

  这不过是客气话,江允正自然还是跟了出来,面上也带着微笑,将他们送到电梯口,这才回转。

  这时的林诺早已退到一边,江允正侧头朝她看了看,向前走了两步,才又突然停下说:“有事找我?”

  林诺低低“啊”了一声,随即微笑道:“哦,就是送两份文件和几张报销单上来签。”

  “进来吧。”江允正说,而后才看向张秘书,指了指:“其余那些,也都先放在我桌上。”

  林诺立刻将自己带来的那些文件夹重新端起来,跟着一起走进总裁办公室。

  偌大的空间里烟雾缭绕,林诺下意识地皱了皱眉,张姐放了文件就离开了,整个屋子便只剩下他们两人。

  江允正走到窗前,将几扇窗户全都推开来,然后才在皮椅中坐下,看着仍旧立在桌前的她,微微扬了扬下巴,说:“先坐吧。”

  面前就有椅子,很厚重沉实,林诺扶着椅背坐下去,却是软软的,十分舒服。

  面前的文件堆积成小山,江允正却没有立刻去翻开来看,而是从桌上拿起烟盒和打火机,抽了一支出来,凑到唇边点上。

  猩红的光点明灭之间,淡淡的烟雾再次升腾。

  林诺隔着那一层薄雾,有一刹那只能看见那张脸英俊而又模糊的轮廓。

  过了一会儿,似乎察觉到她的目光,江允正才淡淡地道:“不好意思,需要提提神,不介意吧?”

  介意倒是不介意,林诺只是盯着那只已经装满烟头的水晶烟灰缸,小声说:“吸烟有害健康。”话一出口,才想,这算什么啊?她反倒跑到他的地盘上教育起人来了。

  可是江允正却笑了笑,将身子往后一仰,靠在大班椅中,仿佛轻吁了口气,语调很随意地道:“没办法,累的时候,这个就是好东西。”说话间,夹着香烟的手倒是换了一只,离得林诺远远的。

  窗口有微风拂过,这袅袅烟雾便随着那风缓缓升起飘了出去。

  林诺坐在座椅上一时无话。

  他累么?她在想,刚才送客人出门的时候,她在旁边分明看见他神采奕奕的脸,微笑也是那么的恰到好处,身子挺拔步履沉稳,哪有半点累的模样?

  可是现在,半个身体却陷在宽大的皮椅中,有些随意而慵懒,当着她的面,他竟然微微闭了眼睛,指间的烟就这么让它燃着,一点一点在末端聚着长长一截烟灰。他却一动不动,只是静静呼吸,好看的唇角微微抿着,似乎是真的疲惫。

  静了很长一段时间,林诺几乎都在盘算是否该轻轻退出去,让他好好休息片刻,江允正却忽然缓缓开口了。

  他说:“林诺,晚上有没有空?”

  说话的时候,他侧对着桌子坐着,眼睛仍是闭着的,所以林诺有些意外,怔怔地“嗯?”了一声。

  “……带我去你的学校吃饭。”对面的男人轻轻扬起唇角,睁开来并且正看着她的眼睛漆黑明亮。

  林诺看着他,忽然觉得,当日大学校园里的江允正再度回来了。

  不再高高在上,竟是那样的轻松随意,如同最最普通的男生一般。

  两个世界

  他们最终还是没能回到学校吃饭,因为林诺毕业时一道把饭卡给退了,这事也是直到半路上才想起来。

  江允正说:“那就由你挑地点吧,我请客。”

  林诺一手支着脑袋,认真想了想:“嗯……那我是该选最贵的,还是自己最喜欢的?”

  江允正侧头看她,似乎也很认真:“最好是接受刷卡的地方。”

  “不会吧?你身上没现金?”她奇道。

  “嗯,有是有的,但不多。”

  是,是。林诺撇着嘴,有钱人的标志之一——卡多现钞少。

  车子最后在一条不算太整洁的马路边停下,二人一前一后进了一家餐馆。

  江允正环顾四周,突然说:“食欲最终战胜了邪恶。”

  林诺找到位子坐下,不由抬眉:“怎么说?”

  “想杀我一刀的邪恶啊。”江允正在她对面落座,手指轻点并不透亮的玻璃桌面,“这里,显然不是本市最贵的饭店。”

  林诺托着下巴,哈哈大笑,末了才说:“我臣服于自己的味蕾。至于那些高档豪华带来的虚荣感,今天恐怕是无福消受。”微一耸肩,似乎无奈又可惜。

  江允正看着她,笑了笑,伸手翻开简单的菜单。

  菜上齐之后,林诺却忽然说:“倒是你,我总觉得有些不好意思。”

  江允正微微挑眉,停下筷子。

  “不觉得简陋吗?”林诺问:“上次在学校食堂也是一样。你不知道,我寝室同学听说了,眼珠子都快掉下来。”

  江允正却是一脸不以为意,“挺好的。其实我吃饭没别的要求,只要干净卫生就行。”

  林诺想了一想,才点头:“也对。就像我,总觉得这样的地方就不错,高档酒店会所里的东西未必有多好吃呢。”

  所以,过去读书时,每月家里给的零用她总能富余出很多来,一方面也许是因为数额不低,而另一方面也是她并不习惯追求那些名牌和奢侈。

  “想来,我对物质的要求还真是低。”她一手转着茶杯,一边笑道,有些自嘲。

  江允正微微挑着唇角,过了一会儿,才状似无意地说:“那看起来,金钱是难以收买你了。”

  她诚实地点头:“对,没戏。”一抬眼,却撞上对方幽深明亮的视线,里面似是有星点光芒闪过,她略一低头,不知是不是凑巧,就这么避开了。

  桌上摆着的全是家常菜,气泽或许算不上太好,但味道却是够足。

  热气一阵阵升腾上来,江允正有一会儿停了筷子,就这样看着对面的年轻女孩。她的仪态举止倒是很有修养,但也看得出,此刻是真的旁若无人在享受一餐自己眼中的美食,并没有故作姿态地在男性面前刻意维持着形象。

  这其间,他帮她斟了两次水,看到她光洁的额头因为辣椒而冒出细小的汗粒,不知为何,心里竟然十分满足。

  这个林诺,与以前他交往过的女人,似乎全然处在两个世界。

  周末休息,徐止安约林诺逛街。

  林诺讶异,“有什么需要买的吗?”只因为她认识的徐止安,并不是一个愿意将时间耗费在人潮如织的街道和商场里的人。

  直到中午坐在KFC,看见摆在面前的礼物,她才恍然,并带有着实的惊喜。

  “送我的?”虽这样问着,手已经伸出去拆开盒子。

  一块莹白的佩饰,静静地躺在丝绒衬垫上。

  看不出是什么石头,但确实十分漂亮。林诺提着红线拎起来,拇指盖大小的水滴状,阳光仿佛都能够穿透过来,白玉般的光芒淡淡笼罩。

  徐止安并不问喜不喜欢,只看着林诺的笑脸,便已经得到最好的答案。

  他伸出手去,替她挂在颈上。

  时值盛夏,林诺的衣领有些微低,胸前的皮肤光滑白皙,两相映衬之下,无比清爽动人。

  可乐纸杯的外壁上尽是细小的水珠,窗外骄阳似火,而林诺此时此刻的心情竟一点也不比那绚烂的阳光逊色。

  “为什么突然送礼物给我?”

  “这,不需要理由吧。”徐止安反问。

  事实上,只是因为前几个月的工资大多都拿回家贴补了爸妈,而对林诺,心里始终过意不去,如今终于存到一笔数目,于是买下一早选好的挂件。

  现在见她有疑惑,一时也不知该如何解释。

  幸好林诺从来不喜欢追根究底,看他不肯回答,很快便作罢。两人吃了东西,她就把他拖进附近的商场。

  “来来来,投桃报李。”她一时起了兴趣,将他拉到某一专柜前。

  四周幽香盎然,灯光下的各式瓶子璀璨异常。

  立刻有导购小姐迎上来,徐止安不禁问:“你要买香水?”

  “嗯。”她拿起试香纸在鼻端扇了扇,“不过,是买给你的。”

  “我?”徐止安啼笑皆非,“我一个男人,用什么香水?!”伸手就要拉她走。

  这时导购小姐插进话来,笑眯眯地纠正:“这话可不完全正确哦。香水并不是专门为女性设计的,否则为什么我们这里会有这么多国际品牌的男香呢?说起来,如今很多男士都会选择一款适合自己的香水,增加自身魅力的同时,这也是追求生活品质的一种象征……”

  徐止安静静地听着,一时不好走开,但也不表态。

  而林诺却十分配合地一直点头,拿眼睛盯着他,一副赞同的样子,并努力说服道:“其实早就想买一瓶送你了。我觉得有一种香味很好闻,应该很适合你的。”又转向导购小姐那里,回忆着描述:“有一点像青草香,……或者,是草木香之类的……”

  徐止安有些无奈,只得站着,看林诺将试香纸逐一闻过去,末了,又不由得笑道:“以前在学校里挺朴实的,怎么工作没几天,连我这边的主意都打上了?而且看起来,对男士香水都有研究的样子。”

  林诺愣了一下,随口说:“哦,身边有同事在用嘛,我觉得不错。”其实只是江允正。这样夏季里的草木香,只在他一人身上闻过。

  那样淡,却又那样让人难忘。

  也是和他接触之后才知道,原来社会上的年轻成功男人,应该是这副模样。

  所以,是否自己也在不经意中开始向往着徐止安也能成为那样的人?

  最后,拗不过林诺,徐止安无奈收了一份自己并不怎么能接受的礼。

  林诺之前生怕他不同意由她付账,只好说:“反正你生日快到了,就当是生日礼物吧。”让他无可推辞。

  第二天上班,在电梯口恰好碰上江允正。因为只有他们两个人在场,林诺抬头笑着打了声招呼,羊脂白的挂饰垂在颈下,紧紧熨贴着肌肤。

  江允正停住脚步,微微垂下眼睛,不动声色地赞了一句:“玉饰很美。”

  “谢谢,昨天朋友刚送的。”林诺抿着唇,笑得尤为甜蜜。

  这样的笑容落在旁人的眼里,已经明了了七七八八。

  江允正一只手插在裤子口袋里,不再看她,只是可有可无地应了声:“是么。”

  然后,电梯便到了。走出三五个人来,见是老板,纷纷点头致意。其中也有人眼里闪过讶然,只因为江允正从来都搭专用电梯上楼,这会儿在普通电梯外见着,难免让老员工不大习惯。

  而此时的江允正,不再多言,只是已一转身,从林诺的身边擦肩而过,走向数步开外的专用电梯。

  林诺不禁转头去看他,却只捕捉到瘦削挺直的背影。心下有些奇怪,因为就在刚才,她还以为两人是要一同等电梯的。

  当天上午,当林诺照例为琐碎小事忙碌的同时,张秘书正捧着大叠文件,敲开一侧深色的门板,迈着谨慎的步子,行至宽大的桌前。

  江允正以他一贯的姿势,正面对着落地窗打电话,清透明亮的玻璃上隐隐映出他的影子。挺拔的身形不见怎么移动,声音却一反常态,微微低沉。

  张秘书将文件逐一排放好,便想转身离开,虽然,手上的电子记事簿里还有许多事项需要一一汇报。

  人刚到门口,身后传来“啪”的一声,清脆响亮,不由地回身看去,只见那只黑色的手机已经被它的主人弃于桌上。

  她不自觉地一怔。

  整个秘书室里的秘书,就数她资历最老,跟在江允正身边三年,是以他的一举一动,甚至每一个简单的表情和手势,这其中包含的意思,她都一清二楚。

  而此刻,见江允正沉着脸色立于桌边,眉梢眼角尽是冷峻,再看看那只遭受无枉之灾的手机,她便已基本掌握了他的情绪。

  因此,虽然脸上的表情依旧波澜不兴,语气却不禁更加小心谨慎起来:“江总,还有什么吩咐吗?”

  江允正看她一眼,接着就是半晌的沉默。

  其实也不过是十秒不到的时间,空间也足够大,但她还是感到一丝不自在,仿佛低气压蔓延,令人窒息。

  好不容易等到江允正终于坐进椅子里,她却听到他说:“九点五十的会议延期,下午所有的会客全部取消。”

  她边听边拿着笔去点电子记事薄,皱了皱眉:“可是……”声音细微,因为明知无权改变他的决定。

  果然,江允正对她的那两个字置若罔闻,捞起桌上的车钥匙,一边往外走一边说:“下午让小徐打我电话。”

  “几点?”她匆匆跟在后面问。

  “你通知就行了,他知道掌握时间。”

  电梯的门开了又关,秘书室里一众人等面面相觑。

  好半天,才有人问:“张姐,江总今天心情不好?”

  张秘书板起脸,手指点了点:“少说话,多做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