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请 登录注册
当前位置:雨枫轩> 原创长篇小说 > 青春|言情 > 古装言情小说 > 末路相逢 > 正文 > 第5——6章
第5——6章



更新日期:2021-07-02 + 放大字体 | - 减小字体 本书总阅读量:

  赌博

  回到包厢之前,林诺不禁再次回头望去,这时的江允正已然走远,只留下幽暗灯光里的半个侧面——清俊,又微微有些冷漠,似乎那是与生俱来的气质,与态度无关。

  林诺却怔忡,只因为这样一道瘦削修长的背影好像在哪里见过,带着莫名的熟悉感,然而,大脑还来不及运转,扑面而来的喧闹声已经打散了薄如蝉翼的一点回忆。

  那个属于清冷肃杀的墓地里的回忆。

  可是,那样一双眼睛,却早已深深印在她的记忆里。在日后很多次回想起来,都忍不住惊艳。

  第二天,徐止安终于出现了。

  当时林诺正拎着两瓶水走出开水房,忽然只觉得手上一轻,回过头,不知何时徐止安已经站在身侧。

  她扭过脖子,直视前方不说话,昨日的主动示好被拒绝,实在是一件伤人而又没面子的事,因此,此刻她不打算再服软。

  而一开始,徐止安也沉默,只是替她拎着开水瓶,两人一路走,就像过去一样,在外人看来就是一对普通的校园情侣。

  又走了一段距离,他才开口:“今晚我们宿舍聚餐,你一起参加?”

  林诺几乎没多想,便说:“不去。”语气刻板。然后才恍然醒悟过来,这是多么好的一个台阶,却被硬生生错过!可是,一切只是下意识,便作了回应。

  果然,徐止安拿眼睛瞟了瞟她,便不再说话。

  林诺在心里也不知是后悔还是忿然,等到了宿舍楼下,才微一跺脚,有些赌气地说:“你以后再这样,就真不理你了。”

  再哪样?是指医院的事,还是昨天打电话的事?其实连她自己都说不清。可是徐止安沉默了一下,微微点了点头,见她神情稍霁,才又放缓声音问道:“那晚上还和不和我去吃饭?”

  正值中午时间,宿舍楼下人来人往,一位同学从旁边经过,见了他俩,笑嘻嘻地打了个招呼,林诺接过水瓶胡乱点了个头算是应允了,便抓着那位同学一起上楼去。

  走着走着,突然就想起以前许思思说的一句话。

  她说:林诺,怎么总感觉你迁就徐止安的时候多一点?

  说这句话的时候,林诺听得出其中心疼的意味。可是,她好像已经习惯了。就比如现在,两人算是合好如初,可是却对争吵的缘由讳莫如深。虽然她不认为自己在这件事上到底有什么错,可是同时她也清楚,徐止安也必然不觉得那是他的错。既然如此,恐怕再提起,无非不过是再一次陷入僵局罢了。

  这一次,就当作,她在忍让吧。

  周末回家的时候,老妈边烧菜边和她聊天。说到柴米油盐,自然而然引出将来生活的话题。

  林母随口问:“徐止安会不会做家事?”

  林诺正在偷菜吃,手指不小心被烫了一下,吹着气含糊应道:“嗯。”

  “那还好办些。”林母笑笑:“否则娶了你这个十指不沾阳春水的女孩子,男方又不懂做家事,将来你们的家里要怎么打理才好?总不能一毕业就请个保姆在家吧……”

  林诺再次嗯了声,端着菜退出厨房。

  像这样偶尔聊到将来的规划,也不是一次两次了,可是,这却是她头一回不想深谈下去。

  当现实越离越近,某些不安的、躁动的因子,仿佛也在渐渐苏醒。

  再次见到江允正,是在周一的面试之前。连林诺自己也没想到,在偌大的城市里,竟然还有相见的机会。

  当时,她与许思思正携伴站在融江集团办公楼的一楼大厅里,和一众面试者一道等着电梯。

  然后,便看见了他。

  他穿着黑色的西装,被五六个人簇拥着,穿过玻璃门从外面走进来,大楼里走动着的员工纷纷停下点头问好,他一一回应,一双眼睛在充足的光线下更显得漆黑明亮。

  有一刹那,那道深邃的视线仿佛扫了过来,却也只在这众多年轻生涩的少男少女们中间停留了片刻,便转开去。

  林诺有些呆,眼见着他和他身边的人一同进了不远处另一部电梯,这时许思思才从后面顶了顶她的肩膀:“看什么?”

  “没有。”她摇头,收回视线,随着众人的脚步,走进狭小的空间。

  方才,她听得真切,那些员工毕恭毕敬地称他“江总”,再加上一路走来的气势,他的身份,几乎已经不言而喻。

  原来,世界还真挺小的,不是么?

  其实,连江允正也没想到,那个倘且不知道名字的女生会在这里出现。即使只是很短很随意的一瞥,他还是一眼便看见了她,眼神很清亮,嘴角照样有些倔强地微抿着,处在那些因为陌生而模糊的面孔之间,显然格外引人注目。

  不,或许,只是格外吸引他的目光。

  很快,他便在应聘者的简历中翻到了她的那一份。

  那上面关于她的信息十分详尽,他拿起来迅速地扫了一遍,然后什么都没说地将它放回原处。然而,也许是他在不经意之间流露出若有所思的神态,人事部主管抱着简历出门的时候,心下便已经了然,有些自作主张地,暗暗记下了那上面的名字。

  面试程序,在二十分钟后准时开始。

  照例先是自我介绍,然后便是团队合作,最后再来回答不尽相同的提问,临场发挥自己的口才和能力,每个人都在尽力完美地解决出给自己的问题。

  林诺所在的五人小组,很不凑巧的,竟然只有她一个人是Z大的学生,于是在紧张的情绪下,孤军奋战的感觉油然而生。然而奇怪的是,紧张归紧张,她发现自己竟然还有闲心去观察其他四个竞争者的情况。

  其中有个女生,叫作丁小君,是隔壁学校F大的工管系学生,在林诺看来是实力最强的一个。而很显然,面试官们的看法也和她差不多,她发现,每当轮到丁小君表现时,坐在前面排成一排的公司主管们,总是流露出更多的关注和兴趣。

  完了。她暗地里有些泄气,只有两个名额的职位,恐怕是很难落到自己的头上了。

  也许正是由于有了这种想法,言行上反而更加放得开了,轮到林诺时,坐在最中间的中年男士问:“请林小姐谈谈自己近五年内的规划和目标。”很简单、却也是比较难回答的一个问题,过于谦卑或太过张扬,都将留下不好的印象。

  林诺认出那个提问的人,正是当日去学校主持宣讲的人事部李经理,微微有些发胖,面目和蔼的男人。

  她想了想,突然说:“我用英语来回答,可不可以?”

  并非自信满满,反而带着一点点羞涩的笑容,却让负责面试的众人眼前一亮,有人立刻笑着说:“好啊,难得有人主动要求。看来,英语是林小姐的强项啊。”

  “不是的。”她也笑,语气似乎很轻松:“只是正好之前稍微准备了一下,不说多可惜。”小小地撒了谎,事实上,也就是孤注一掷,希望能给自己加些印象分。

  当那些单词连成的句子从嘴里跳出来时,有一段时间连林诺也不清楚自己说了些什么,仿佛只是凭着本能,也顾不得句式的规范和用词的精确。可是,也只是懵了那么一下,待看到对面坐着的那些人,他们脸上并没有嘲笑和不耐,她的思绪也渐渐清晰起来。

  一切,都在逐步进入有条不紊的状态。

  直到最后一句话结束,林诺眼尖地瞥到其中不只一人微微点了点头,这才彻底松了口气,心里暗自感谢大学四年天天拉着她练口语的李梦。

  “很好。”最后有人说,眼里带着赞许。

  走出门去,许思思迎上来,直问情况。她还没来得及回答,却意外收到一抹复杂的目光,转过头,正好和丁小君对视上。

  她笑了笑,大概知道对方心里是怎样想的,可是却并不在乎。

  的确,她就是大胆地赌了一次,而且,看起来似乎竟然收到了不错的成效。

  毕竟,结局还是未知数,每个人都有争取和努力的权力。

  只不过,当与许思思携伴走出融江集团的时候,林诺并没想到会在几天之后再见到江允正。

  而即使和他再见面之后,她也不知道,原来有时候只是一个临时起意的言语和举动,便会将人生推向另一个全新的轨道。

  相交

  接到李经理亲自打来的电话时,林诺正窝在寝室里看动画片。

  时间滑入十一月,已经明显冷了起来,透过窗户可以看见外面的树丫,在风中不停摇摆。因此虽然时值中午,大家仍是不愿出门,很统一地逃了上午两节不大紧要的理论课,对着电脑玩得不亦乐乎。

  挂上电话,林诺愣了两秒,才突然语调平静地宣布:“我被录取了。”

  最先有反应的是离她最近的李梦,只见那一双乌黑的大眼睛猛地一亮,接着人影便凑近来,伴着惊喜的声音,倒像是比林诺本人还高兴。

  可是很快,林诺便似乎反应过来,转头去看许思思,后者照样也是欣喜的,半点难过都不露。

  “别看我,这有什么大不了。”一向豪爽的女生一挥手,像是早在预料之中:“早就说了,那天的表现烂死了,他们录取我那才奇怪呢!”

  话虽如此,林诺仍旧难免觉得不太好意思,毕竟两人的关系一向是最好的,更何况又是一路携伴走来,最终的结果却不尽如人意。

  许思思却仍是大大咧咧地笑着嚷嚷:“请客!请客!”

  众人对改善伙食一向热衷,一听之下,无不立刻响应。

  最终是林父在电话里说:“……去个好一点的地方,买了单拿回来找我报销!”

  “谢谢老爸,那我就不手下留情了啊。”知道他高兴,林诺也开起玩笑。

  那边立刻传来冷哼:“我也不指望你留情。”

  林诺捧着电话,又是一阵大笑。

  中午是来不及了,于是便订在晚上庆祝。

  林诺下午三点多有两节选修课,毕业在即正在努力赚课外学分,加上老师是出了名的苛刻,所以不敢逃课。徐止安则是连续做了两年多的家教,今天恰好是最后一次,从学生家里赶回来至少也得一个多小时的车程,而寝室其余几人都各有各的安排。所有的事仿佛都凑到了一起,所以大家说好分头行动,晚上六点准时在正大广场八楼的港式时尚餐厅见面。

  接下来的一整个下午,等到林诺真正静下来,才又觉得有些不可思议。

  原本以为没什么胜算的她,竟然好运气地能够被融江签下,而且未来的顶头上司,也就是人事部的李经理,看起来又是个那样随和的人。

  第一次正式找工作,就如此顺利而美妙,怎能不令人兴奋?

  好不容易挨到公选课结束,林诺背着包走出去,这才发现不知何时下起了小雨。

  周围同学哀声一片,显然谁都没想到今年秋天的雨水会这么多,没带伞又不想耗时间的,就只能冲出去。

  林诺倒不太在意,或许是心情缘故,此刻仿佛连冰凉的雨水都格外可爱。所幸校门离教学楼只数百米之遥,她拿了本书遮在头上,慢悠悠地晃过去。

  出了校门便是车站。正值下班高峰期,公车上挤满了人,远远开过来,衬着灰蒙蒙的雨雾,只觉得黑压压一片。

  林诺等了一会儿,决定坐的士。

  照样要和人挨个儿排队,好不容易轮到她时,司机师傅又说赶着交班,不往市中心里开。这时的雨势逐渐大起来,落在皮肤裸露在外的部位,湿湿冷冷的,饶是再好的心情,也抵挡不住一阵郁闷。

  林诺一手遮在头顶,一边犹自在雨中微微跺脚左顾右盼,只听见身侧陡然传来长长的喇叭声。她转头,不过是下意识的动作,却正好看见黑色的豪华轿车停在身边。

  雨刮器阻挡了视线,她还在努力辨认里面的人影,门却突然开了。

  她一怔,因为看见了那张不知道能不能算作熟悉的脸。

  江允正一手撑在车门边,朝她点头道:“上车,我送你。”明明是两个只见过一两次面的人,可奇怪的是,这样一句话从他嘴里说出来,却不显得突兀。

  林诺仍旧有些呆愣,他也只是站着并不催促,照旧是一身黑色合体的西装,在晦涩昏暗的雨幕中,越发衬得眉目清俊异常。

  坐进车里,林诺才搓了搓冰冷的手,微微笑道:“麻烦你了,不好意思。”

  江允正没说什么,只是伸手摁了个按钮,徐徐暖风便送了出来。

  林诺微一抿唇,总觉得这个时候应该再说点什么,不能就这样冷场了吧!可是,其实现在的她还有些搞不清状态。上一次在昏暗的KTV里不过是短短几分钟的相处,今天他却停下车来载她,而她,竟然也就这样上了他的车?!

  识时务者为俊杰。很快,林诺望着车窗外的大雨,这么评价自己的举动。可是他呢?相比之下,他更吃亏吧,连她的名字都还不知道呢,此刻就当了车夫。

  思及此处,她立刻说:“我叫林诺。”

  侧边开着车的人淡淡地瞟了她一眼,微一点头:“江允正。”

  林诺却笑:“我知道的。”网络发达的今天,融江总裁的名字,又怎么会查不到?

  “上次在公司,我看见你了。”她又说。

  “我也看见你了。”江允正不急不缓地接道,无视林诺瞬间讶异的表情,只是停在红灯的十字路口,问:“去哪?”

  “……啊?!哦,正大广场。”她转过头,只瞧见对方的侧面,以及云淡风轻的表情,鼻端飘过若有若无的古龙水的香味,像是夏天雨后的草木香。

  某些景象微微重叠,有那么一刻,电光石火的瞬间,她终于想起第一次在墓地相见的情形。

  原来是他。她转开视线,暗想。

  多么奇妙,原来,他们的相遇,比想像中的更早。

  抵达目的地之前,林诺打了个电话,得知众人早在餐厅里等候,只得一叠声地道歉:“……再等五分钟,很快就到,要不你们先点菜吧……”

  等她收了线,江允正才稍稍转过脸来,问:“聚会?”语气随意。

  “呃,算是吧。”林诺这才想起,这次请客的由头和他也有莫大关联,毕竟她是在庆祝进入他的公司呵。

  车子很快便停在了正大广场楼下,林诺道了声谢,江允正极淡地笑了笑,漆黑的眼睛看着她:“玩得开心点。”

  “嗯!”扬起笑脸,林诺拎着上课用的大布包,下了车。

  向前走了几步,她不忘再次转身挥手致意,只可惜,隔着暗沉的夜色,看不清车内人的表情。

  林诺的背影消失不见之后,江允正才淡淡地收回视线。

  外面的雨虽下得大,车内却并不冷,反而因为空调里一直吹着暖风,而显得有些躁热。那个冷得不自觉搓手的女孩子已经下了车,因此他随手关掉了空调,看了看倒车镜,调转方向,在车灯微闪之间,缓缓离去。

  是直到开出很远,江允正才在一个等红灯的当口无意瞥见座位上的物体。

  那只银色小巧的翻盖手机,就这么静静躺在之前林诺坐过的地方,准确地说,是恰好卡在座位和置物盒之间。

  伸出修长的手指将它拾起来,他不自禁地笑了笑,那上面还贴着小小的大头贴,林诺的笑容温暖,眼神却仿佛依旧倔强而坚强——一如半个月前,初次在雨中的相见。

  那天,他隔着车窗,意外地看到她。

  其实那时,玻璃窗被雨水冲刷而变得有些模糊,可他却又似乎可以无限清晰地看见她的表情。明明转身离去时一瘸一拐得那样明显,然而那个小小的女生却始终维持着一副不示弱的样子,就连背影也是挺直的。

  在那一刹那,他便记住了她。

  又仿佛总是这样,要记住一个人一件事,并不需要太多理由,只看是否是在对的时间和对的地点。

  而林诺,就恰好这样出现了。

  城市里的雨夜,交通格外拥堵。在漫长的等待中,江允正将手机收入口袋。

  而林诺则是在第二天早上才发现丢了重要的通讯工具。

  前一晚除了吃饭,一伙人还跑去唱歌,就连一向不怎么喜欢这种活动的徐止安,也陪着一起去了。

  整个晚上,大家谈及最多的话题便是:双宿双栖。而处在话题中心的二人,自然免不了被灌得七荤八素。打的回学校的时候,林诺几度都要吐出来,只好靠在徐止安的肩头,闭着眼睛一声不吭。

  徐止安本来就不胜酒力,此时显然也喝多了,呼出的气息里带着挥之不去的酒气。

  林诺回到寝室,草草洗漱了一下,便直接爬上床睡觉去了,直到上午头疼着醒过来,习惯性地去摸手机看时间,却摸了个空。

  宿舍里其他人都上课去了,留了一份早餐在桌上,已经凉透。林诺下床在包包里翻了一通,这才发现手机彻底不见了,可又一时想不起到底丢在哪儿了,心里一阵焦急,可是面对既成的事实,更多的则是沮丧。

  因为喝了酒的缘故,双眼有些浮肿,脸上仍是一副无精打采的样子,她看着镜中的自己,最终无奈地决定,不去上课。

  在寝室里耗到中午,这才拿着饭卡去吃饭,刚到楼下,便见管理员阿姨朝她喊:“林诺,有人找,我正想上去叫你呢。”

  她顺着阿姨的手势往外一看,宽大的门廊外,正立着一道修长的身影。此时的雨早已停了,正午的阳光从云层中钻出来,照在他的身上,分明是细细碎碎的,却仿佛灿烂夺目。

  她着实意外,脚步却主动迎上去:“嗨!”打了招呼,挑起眉:“你找我?”

  江允正低眉看她,目光清湛,手从裤子口袋里抽出来,带出一道银色的弧线。

  她眼前一亮,没想到会失而复得,而且,途径竟是这样奇妙。

  “怎么会在你这儿?”从他平摊着的手掌里取过手机,她笑得开心。

  江允正却一扬眉,极淡地笑:“难道你不应该更加关心为什么我会知道你住在这里?”

  “嗯?”她一愣,继而恍然点头,“对啊,你是怎么找到这儿的?”突然间觉得,在他面前,她似乎总是显得慢半拍。

  江允正给了两个字:“简历。”薄薄的嘴唇微扬,带着轻缓的笑意。

  这个时候,上午没有课的同学都陆续走出宿舍,只为赶在下课高峰期之前去食堂吃饭,见了江允正,众女生不由得纷纷侧目。

  其实林诺也注意到了,今天的江允正,穿了一件黑色的V领毛衣,外面套着休闲的薄风衣,比正装时候的他显得更加年轻。不只那些女生,就连她,此刻也不由得在心里暗叹,这样的身材样貌和气质,恐怕千百个人里也难再挑出一个来。

  两人就站在门口,有挡路的嫌疑,而江允正似乎也察觉到周围人的注视和议论,微微动了动眉峰,低着头看林诺,问:“准备去吃饭了?”

  “嗯。”林诺顺势往前走,两人并排下了台阶,她又说:“谢谢你,居然特意送手机过来。”在她的想像中,他应该是非常忙的那种人,不该为这种小事跑这一趟。

  “不用客气。”江允正的语气依旧淡淡的,“今天正好没什么事,权当出来兜风。”

  两人并行了一段,很快便到了食堂门口,林诺停下来,转身面对江允正,突然说:“为了表示感谢,我请你吃饭吧。”顿了顿,又补充,“当然,前提是你不嫌弃而又有时间的话。”

  她对面的男子只是稍稍一怔,便轻笑了起来,英俊的眉目舒朗开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