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请 登录注册
当前位置:雨枫轩> 原创长篇小说 > 恐怖|科幻 > 悬疑推理小说 > 禁忌之地 > 正文 > 第105-108章
第105-108章



更新日期:2021-06-30 + 放大字体 | - 减小字体 本书总阅读量:

    第一百零五章阿宝的死因

    (114)

    三人继续向山上走着,不多时,就看见那幢已经塌了一半的屋子,屋子外面,并没站着那个疯婆。

    爷爷张望一下,指着屋子旁边的一处斜坡,道:“她儿子的坟就在那里,我去捣了它。”

    陈蓉眉头微微皱着,道:“阿公,捣了那个坟,就行了吗?”

    爷爷点点头:“坟是鬼住的房,捣了坟,没地方住,自然就散了。”

    张超对这些并不懂,只知道捣人家的坟,那是最缺德的事,不过想到那个疯婆曾经在茅房吓得他半死,也不管什么缺德事了。此时阳光正盛,四周明亮,人胆也自然大,提个锄头,自告奋勇要当先锋。

    没想到,陈蓉这时却犹豫起来,道:“阿公,我看……我看这事就算了吧。捣了坟,总是……总是不好的。”

    张超果断摇头:“有什么不好!那疯婆吓人,都把我魂吓跑了,也没见她说什么不好。今天我把她鬼儿子给捣了,哼哼,也算报复一把了。”

    陈蓉道:“她毕竟是疯了,你也已经好了,不如……不如就算了。”

    张超奇怪道:“你现在又是怎么了,突然改变主意了?”

    陈蓉眼神闪烁地摇摇头:“没……我……我只是觉得,这样不太好。”

    张超笑道:“又不是捣人家祖坟,怕什么。”

    爷爷叹口气,道:“捣坟嘛,说起来总是不太好的,损阴德。但那个疯婆的儿子,不要入轮回,呆山上也不是个事,说不定以后会吓到小孩。人住的地方,这种脏东西还是不要的好。等下我来捣吧,我年纪大了,损阴德嘛,呵呵,也没关系。”

    说着,爷爷从张超手里拿过锄头,快步朝那个斜坡上走去。

    张超和陈蓉相视一眼,也跟了上去。

    三人来到一个小坟包前,坟前的石板上,写着“爱儿葛宝”,爷爷放下装大便的桶,拿着锄头,就开始刨。

    没一会儿,上面的坟顶已经挖平了,正当他们要继续挖下去时,外面一声大喝,只见那疯婆,穿着寿衣,拄着拐杖,灯笼不知去哪了,一跌一撞疯狂往这边跑来,一边跑一边叫骂着。

    此时虽是白天,张超过去没见过这种农村里的疯子,此时见到她,仍然感觉有点慌。虽然明知一个残疾人,根本伤害不了人,但就像正常人面对疯子时,本能心中会有点怕。

    爷爷停下锄头,转头看着疯婆,骂道:“过来干什么!回去,不然打你了!”

    疯婆平时都怕村里人的打骂,现在,好像突然变了个人,不但没有退缩,反而口齿清楚地用土话说:“你们干嘛挖阿宝的坟?”

    爷爷道:“你儿子不肯入轮回,躲在山上,算个什么事!”

    疯婆冷哼一声:“阿宝没死,阿宝没死,要入什么轮回!”

    爷爷不想理她,骂了句疯子,继续要开始挖。

    疯婆走上前,边走边哭,喊叫起来:“阿宝死了,阿宝是被你家陈蓉害死的,你现在还要挖阿宝的坟啊!呜呜呜……”声音凄切。

    阿宝是被陈蓉害死的?张超不由一愣。

    陈蓉脸上,却是突然变色。

    爷爷转过头,怒骂道:“疯子,乱说什么!再乱说,我过来打你了!”

    疯婆继续哭着:“阿宝不是摔下去的,是陈蓉推的,我看到的,我看到的!你们陈家作孽啊,作孽啊!……”

    爷爷冷哼一声,没理她,继续快速挖着,很快,看到了一个小坛子,爷爷二话不说,一锄头砸了下去,砰一声,坛子碎了。

    疯婆突然停下了哭,出神地望着。

    爷爷丝毫没有停顿,从旁边拎过粪便,一把浇了上去。随后快速把周围的土拢过来,填回坟包。

    全部的动作,疯婆只是愣愣地看着,一声不响。

    张超一直注意着疯婆,心里说不出是什么滋味。

    过了一会儿,爷爷弄好了,让张超拿着锄头,三人一起走下去。到了斜坡下的小路上,疯婆站在路中间,一动不动地立着。爷爷上前呵斥着:“快点走开!”

    疯婆冷笑了一声,突然大喊道:“陈家害死了阿宝,陈家害死了阿宝!”说着,居然用单脚一把跳了过去,双手纠住爷爷,两人直接朝下面的斜坡摔了下去。

    “爷爷!”张超刚要去抓住爷爷,但反应不够快,已经滚下去了。

    “阿公!”陈蓉惊恐地叫着,却眼睁睁看着疯婆拉拽着爷爷,一同滚下了斜坡。

    斜坡高几十米,下面是另一条小山路,两人滚到下面山路时,又滚了出去,继续往下摔着,一直摔到最底下的梯田里。

    陈蓉和张超都愣了一下,随即赶紧直接顺斜坡,往下面跑去。

    第一百零六章凶手

    (115)

    爷爷死了!跟疯婆一起摔死了!

    梯田里,张超立着,愣愣地看着趴在地上哭泣的陈蓉。

    哭完,陈蓉打电话给叔叔,跟叔叔说了情况,找人一起处理后事。

    这样的结局,是张超万万想不到的。

    他心中总觉得爷爷的意外,都是他突然到来造成的。如果他没要去山上,自然不会遇到疯婆,爷爷也不会去捣坟,之后的所有事也不会发生。心中难受。

    陈蓉知道他的心思,安慰了一阵,又让张超开车去县城,她取了两万块钱,回到山上,已经是晚上,叔叔找了十多个人,一起帮忙搭棚,处理后事。

    陈蓉把钱硬塞给叔叔,又问了疯婆怎么处理。叔叔说乡政府的人会来解决的。

    两人心中都压抑,吃了点东西,一起守夜。

    到了晚上9点半,张超手机响了,拿起来一看,原来是林一昂,张超站起身,接过手机,没好气地道:“干嘛!”

    林一昂压着声音,道:“你在哪?”

    张超道:“陈蓉老家,什么事?”

    林一昂道:“你怎么跑那去了!”

    张超不爽道:“关你屁事,有事赶紧说,我这忙着。”

    林一昂轻声道:“陈蓉在你旁边吗?”

    张超道:“对啊,怎么说?”

    电话那头,林一昂沉默了一下,道:“你现在离她远一点,我有话跟你说。”

    张超不耐烦道:“你直接说就得了,干嘛呀!”

    林一昂道:“这事关于她的,你赶紧出来,我偷偷跟你说,非常非常重要!”

    张超看了眼陈蓉,陈蓉正在那低着头,似乎还在哀思。说了句“知道了”,便起身离开了棚子,走到外面,道:“好了,我在外面了,你跟我说,到底怎么回事。”

    林一昂吐了口气,急切道:“我跟你说,你赶紧回学校,不要呆她们老家了。陈蓉,可能有严重的精神病,而且,可能……可能杀过人。”

    张超一愣,正经道:“什么意思?”

    林一昂道:“我得到的情况,陈蓉小时候,在村子里跟人玩,把一个小孩推下山,摔死了。——”

    “什么!”张超大惊,他以为那小孩是自己捉迷藏摔死的,至于疯婆说是被陈蓉推下去的,他哪里会信一个疯子的话。可这事,这事林一昂怎么会知道!

    张超顿时急问,“你快说下去。”

    林一昂道:“陈蓉读小学5年级时,班级出去春游,在一个山坡上,陈蓉把另一名女同学,推下山去了,结果还是摔死。陈蓉初2时,路过遇到个孩子,在水库堤坝上钓鱼,她又悄悄走到背后,推了一把,小孩掉下去后,幸亏会游泳,后来活着回来,但小孩不知道是谁推的。陈蓉高中时,遇到一个小孩,趴在水井上想钓鱼,结果她又偷偷上去,推了一把,小孩淹死在井里。你知道为什么陈蓉这么多年还没谈恋爱?”

    张超心中一想,也顿时觉得奇怪,他过去一直以为陈蓉虽然现在没男朋友,但以前肯定谈过恋爱,人长得中上,身材很不错,又高学历,怎么可能没谈过恋爱。

    但前天晚上和陈蓉发生关系时,陈蓉居然是“处”,他还是吃惊了一下。现在林一昂这一顿雷霆霹雳般的话一说,他更是惊讶到了极点,忙问:“为什么?”

    林一昂道:“陈蓉一直以来,都知道自己有这方面的精神病,在别人站在危险地方时,会抑制不住心中的欲望,想要推一把。这种属于极端人格分裂的症状,她自己完全清楚,所以才不找男朋友,怕抑制不住心中推一把的欲望,害了人。估计也正是这个原因,她才会去读心理学的。”

    张超怀疑道:“那你怎么知道这些事的?”

    林一昂道:“心理医生如果自己有病,一定会丢了饭碗的。陈蓉曾经化名去北京的大医院治疗过,我手里拿着的,正是她催眠的治疗报告!”

    张超急问:“你哪里拿的?”

    林一昂道:“这事说来复杂,你快点回来,这些事你不要跟陈蓉提到,怕对你有危险。你一定要装成什么都不知道,尤其和她单独相处时,更要保持警惕,不要站到任何危险的地方去。赶紧回来,学校才安全,否则一旦出了事,这种情况连警察都没证据是谋杀!”

    张超心中翻江倒海,不知道该不该相信林一昂的话,挂了电话,回到屋子里,看着脸上都是哀愁和疲倦的陈蓉,她,真的会是凶手吗?

    第一百零七章回到学校

    (116)

    自从和林一昂通完电话后,张超心中就很不是滋味。

    陈蓉难道真的杀了这么多人?想到这里,张超感到全身都一阵阴冷。

    如果林一昂说的是假的,那陈蓉小时候山上发生的事,他又怎么会知道?

    如果林一昂说的是真的,那陈蓉为什么又和我在一起?

    她平时看起来一切正常,不像一个以前杀过人的样子。如果她真的是极端的人格分裂,抑制不住杀人的欲望,那么,白秋、李伟豪……这又该如何解释?

    接着的几天,张超虽然装成和往常一样,但对陈蓉的态度,似乎经意不经意间,显得生淡了几分。陈蓉一直沉浸在爷爷意外的悲痛中,并没觉察这么多。

    张超一个外人,其实和陈蓉也远没到定下来的程度,陪在旁边,总是显得不尴不尬的。

    一起过了几日,头七还没做完,张超和陈蓉因为要回校,就和叔叔告别了。陈蓉之前给了叔叔两万块钱,对于农村丧葬来说,已经足够了,剩下只是麻烦叔叔处理这些事情。

    两人回到学校,已经7点,陈蓉先去了自己寝室,张超也回到白沙123室,短短1个星期时间,寝室里也蒙了一层灰,想起之前的黑猫,还有一系列的变故,总觉得身心疲惫。但此刻,他最着急的,就是林一昂的话,到底真假。

    忙跑到隔壁寝室,叫出林一昂,赶紧拉到自己寝室,关上门,急道:“你电话里说的,到底是真的还是假的?”

    林一昂正色道:“这事,我也不能肯定真假。”

    张超怒道:“那你怎么知道这么多的!”

    林一昂忙安慰他,道:“别急,我给你看个东西。”说着,跑回自己寝室,过了一会儿,拿了个大信封,走回来,关上门,把信封交给张超,道,“你自己看吧,我收到这么一封信,里面就是陈蓉的治疗报告和其他一些情况。”

    “谁寄的?”张超拿过信封,正准备掏出来看。

    林一昂道:“信封上写着名字是李家明,我好像听到过这名字,一下子想不起来了。”

    “李家明!”张超一惊,倒退了两步,才稳住身形,再看信封上面,寄件人一栏写着“李家明”。

    林一昂一拍脑袋,激动道:“对了,我想起来了,李家明这名字,就是你跟我说的,上次那个骨灰盒里写着就是李家明呀!”

    张超深深了吸了几口气,沉默不语,仔细看了一圈信封外面,除了收件人是林一昂,寄件人写了李家明外,并没什么其他特殊的地方。随后,仔细拿出里面装着的东西,是一叠资料,资料前,还附了一张纸,纸上写着:

    “陈蓉是个极端危险的人,她患有极端的人格分裂症状,每当她遇到有人站在危险地方时,都会忍不住上去推一把,期待看着人掉下去的场面。这种情况,在她一生中,至少发生了4次。这种病症并不算罕见,但许多人虽然有虐杀的冲动,到了真实场景中,往往能够用理智克制住心中的好奇和虐杀的欲望。陈蓉显然很难克制住自己,心中的虐杀欲望太过强烈,手里害了多条人命。

    她对自己的情况非常了解,但到关键时刻,总是控制不了自己。她大学报了心理系,与她的病有很大关系。她从来没交过男朋友,也是因为担心自己的病会害了男友。她成为医生后,心理医生如果被人知道有严重精神疾病,前途就彻底中断。所以她从来没有向人透露过她的病,平时表现也全部正常。

    事实上,任何心理医生,都有心理疾病。接触的精神病人多了,压力自然更大,需要另外的渠道释放。而陈蓉成为医生后,压力越来越大,但理智也一直克制着她自己,可能终有一天,会崩溃。

    去年她去北京一家外资的心理医院,化名陈芳芳进行治疗,以下是她在催眠情况下的治疗记录。

    不需要问我为什么能拿到这份记录,也不需要问我和陈蓉到底什么关系,你们也永远联系不到我。若对信中内容有任何怀疑,可以找陈蓉进行试探。

    记住,这一切是为了你们好,绝对不可以单独与陈蓉去危险的地方,尤其是高山、湖泊水库。”

    落款还是写着“李家明”。

    后面的一些资料,就是心理医院对陈蓉进行催眠治疗时,医生的提问和陈蓉口述的内容,基本上和林一昂电话里讲的差不多,只是详细得多。

    全部看完,张超愣了一会儿,感觉整个身体都像触电般,不能动弹。

    林一昂道:“这事我也不知道真假,但看信里说的,还有资料的纸张,是正规的装订打印纸。我想,如果是别人故意诋毁,恶作剧,那么这样做完全没有意义,更是浪费这么多精力。想想没人会这么无聊,编出这么大的一个荒唐故事。所以我就担心万一是真的,那你和陈蓉一起去她老家山上,不是危险了吗,就赶紧打电话给你,让你提防一些。现在你安全回来了,我也算放心了。对了,你觉得这信里说的,是真是假?”

    张超思索了一会儿,沉重地吐出一句话:“其他事情我不知道,陈蓉小时侯,可能真的把村里一个小孩推下去,摔死了!”

    当!林一昂也是一愣,随后缓缓道:“难道……难道都是真的?”

    张超道:“这封信,为什么会给你的?”

    林一昂道:“我也想不明白啊,刚开始我只觉得这李家明很熟悉,一直想不起来是谁,你回来,刚才才突然想起是那个骨灰盒里的名字。不对!我听你说过,不是说这人已经死了吗,怎么会是他寄的!”

    张超摇摇头,叹口气,道:“我也不知道。如果这事是真的,那么陈蓉讲的话,也未必可靠了。……不,陈蓉不会骗我的,绝对不会骗我的!”

    他越发感到很难过,很压抑。毕竟,这些日子里,他和陈蓉的关系,已经不只是普通朋友了,如果陡然得知,自己的女朋友,竟然是个严重精神病人,并且杀过好几个人,换成谁,都接受不了。

    两人都沉默了很久,林一昂拍了拍张超的肩,安慰他一下,思索片刻,道:“我觉得,这信内容,不一定是真的。你想啊,如果陈蓉真杀了好几个人,那警察不管她?她还一路考大学,当了博士,还当心理医生?如果她真有这么严重心理疾病,当医生时,难道没人察觉?这总不可能吧。”

    张超叹口气,道:“这个不是重点。没人看到的情况下,背后推一下人,结果摔死了,谁也没证据,只能说是失足掉下去的。如果陈蓉真的做过,她和被害者又不相识,又没有关系瓜葛,不管警察还是旁人,都不会怀疑到她。平时都如正常人一样,谁也不会想到,正常的背后,还有秘密的事情。”

    林一昂道:“那这治疗记录,是怎么被人拿出来的?对了,如果这一切是真的,医院给她做催眠,发现这些事,怎么不报警?”

    张超道:“催眠说的话,不可能当证据。有个问题很奇怪,心理医院的治疗记录,都是病人的秘密,绝对的隐私。没有非常大本事的,根本不可能拿出来的。如果是真的,那这寄件人,到底是谁!呜……我脑子很乱,需要静一下,我……我不相信这些是真的。我没法相信!”

    林一昂担心地看着他,道:“张超,你……你还行吧?”

    张超点点头,叹口气,道:“这事,我自己会调查清楚的,也会处理好的,你不要担心了。”

    林一昂皱眉点点头,道:“其实我给你打完电话后,我又仔细想想,我可能太着急了。还没确认过事情的真假,就打你电话。如果这信是假的,老张,那我……我真对不起了,害你们……”

    张超拍了拍他,道:“不用多说了,这事不管真假,肯定不简单。如果我是你,也会这么做的。你是为了我好,兄弟,别多想了,我自己会处理好的。”

    林一昂关切道:“你要怎么处理?”

    张超道:“不管怎么样,陈蓉现在已经是我女朋友了,我不能对她一点也不信任。我会找机会,旁敲侧击试探一下。如果是假的,那就皆大欢喜,

    第一百零八章试探

    (117)

    接着的几天,张超一直在思考着,如何向陈蓉问清楚。他想知道究竟,又害怕知道究竟。

    如果陈蓉真的杀过人,该……该怎么办?

    张超很犹豫。

    中间跟陈蓉一起吃过几次饭,但没有一起自修过,张超说考试刚结束,想放松下,借口在寝室玩游戏。

    但这样下去终究是个心结,5月9号,是星期五,晚上6点,张超约陈蓉一起吃饭。吃完后,两人在校园里闲逛。

    走到启真湖西面的临湖草地上时,张超想了想,指着东面的学校图书馆,故意道:“你说这图书馆后面的行政楼,建了几十层高,学校要那么多办公室干嘛,太铺张浪费了吧。”

    陈蓉不以为意道:“官僚机构嘛,都这样的,别人政府的大楼,更加高了,也没见里面有几个人。”

    张超道:“行政楼顶上这么高,不知道能不能爬到上面天台上看看,那里风景肯定很爽。我从没去过行政楼呢。”

    陈蓉笑了笑:“我也没去过,听说电梯能通上去,不过说是上面天台封住了,怕学生跳楼。”

    “哈哈,有人在上面跳楼过吗?”张超问道。

    陈蓉摇了摇头:“要在上面跳楼,那也太缺德了,下面就是图书馆,还不吓坏一大帮学生啊。”

    张超转过头,看向陈蓉,随口道:“如果我看到别人站在上面跳楼,我真会忍不住上去推一把。哈哈。”

    听到这,陈蓉脸色微微变了一变,没有说话。

    但所有的神情没有逃过张超的眼睛,他突然话题一转,直接问道:“疯婆为什么说阿宝是你推下去摔死的?”

    陈蓉脸上一愣,微微咬了咬嘴唇,沉默了片刻,道:“我觉得你今天有点怪。”

    张超摇了摇头,道:“没,我只是随便问问,我感觉,疯婆好像有时候也不疯。”

    陈蓉犹豫了许久,过了会儿,道:“你相信疯婆说的,阿宝是我推下去的?”

    张超没有点头,也没有摇头,只是冷静地看着陈蓉。

    陈蓉深吸了一口气,缓缓道:“不错,阿宝,是我推下去的。”

    张超虽然已有怀疑,但陈蓉真的承认了,还是让他突然一震。

    其实他内心中,一直在呼求着,陈蓉,你一定要挺住,绝对不要承认啊。

    但是,陈蓉,就是这样承认了。

    张超咬了咬嘴唇,轻声问道:“你为什么要把他推下去?”

    陈蓉低下头,过了很久,痛苦地道:“你不要问了,行吗?”

    张超摇了摇头,继续道:“你小学5年级的时候,是不是还把一个女生推下悬崖?”

    陈蓉脸刷一下,全白了。

    张超冷声道:“初2,把一个小孩推下水库,差点淹死。高中,把一个小孩推下水井,淹死,是不是?”

    陈蓉脸色铁青,咬着嘴唇,痛苦道:“你……你怎么知道?”

    张超道:“你一直知道自己有这病,只要看到人在危险场地,会忍不住把人推下去。你去年还去北京化名做过治疗,进行催眠,对不对?正因为你知道自己的病,才从来没有谈过男朋友,也因为害怕自己的病被人知道,所以平时强装正常的样子?”

    陈蓉声音颤抖地哭着:“是,我是有病,骗你,是我错了,是我错了……”

    张超冷漠地道:“白秋,李伟豪,是不是你用了什么办法,害死他们的?”

    陈蓉声音颤抖地哭着:“是,我是有病,骗你,是我错了,是我错了……”

    张超冷漠地道:“白秋,李伟豪,是不是你用了什么办法,害死他们的?”

    陈蓉摇晃着头,哭道:“不,他们是自杀,他们是自杀!”

    “自杀?”张超一点也不信,道,“他们不可能自杀!你为什么前面要骗我?你还想骗我多久?”

    陈蓉哭着:“他们真的是自杀,我根本不认识他们,不信,你可以问林一昂,这两件事他都知道。”

    什么,林一昂知道!难道这两件事背后,还有什么我不知道的?

    难道陈蓉对我有隐瞒,林一昂也骗着我什么吗?

    张超大惊,问道:“林一昂知道什么?”

    陈蓉摇头道:“他不知道,都是我错了,我不该欺骗你的。”

    张超一脸的痛苦:“陈蓉!陈蓉!我对你那么信任,你却接连欺骗我!你杀了人,你……你会心安的吗!”

    陈蓉愣在那里,缓缓道:“我一直不心安,我一直知道自己的病。过去,我一直没法控制自己,或许是小时侯推下阿宝的心理阴影,后来,我总是克制不住自己,又害了人。所以我才读心理学,所以,我才不敢交男朋友。但我去北京治疗了,此后,我已经好了,完全好了,心理阴影消失了。所以,我认识你之后,才会自私地和你谈朋友。是的,是我太自私了,我不该隐瞒自己的过去,以为从此以后就可以正常生活。我有阴暗的过去,我有肮脏的过去,我不该的,我真的不该和你一起的,更不该骗你的。是我错了,是我错了……”

    看着陈蓉语无伦次的哭泣,张超心中,忍不住泛起了想跑上去,抱住她安慰的冲动。

    但他实在接受不了,根本接受不了,自己的女朋友,过去会有这样的心理疾病,还害死过好几个人。

    他一狠心,继续问道:“你说你不认识白秋和李伟豪,他们的自杀与你无关。那么李家明呢?”

    “李家明?”陈蓉一愣,道,“他是死了,但他不是被我推下去的,他的事,我一点也没有骗你!”

    张超摇了摇头,道:“李家明,未必就真的死了。你说的话,也未必就可靠。”

    “什么!”陈蓉脸上大惊,“李家明还活着?”

    张超道:“我不知道你说的话,到底是真是假。李家明到底是不是活着,我也不知道。你问我怎么知道你这些事的,是因为有人把你在北京治疗的记录,给了我,寄给我的人,写着就是李家明!”

    陈蓉踉跄着向后倒退几步,道:“李家明,真的没死!他,回来了。原来,这一切,他跟踪我,调查我,报复我,原来这一切,都是他搞的鬼!”

    张超道:“你不用再把事情推到别人身上了,不管他是谁,有什么目的,他把资料寄给我,而且资料上是真的,那就足以……足以让我,让我对你彻底失去想法了!”

    陈蓉深深到闭上眼睛,吐了一口气,收起眼中泪珠,过了许久,缓缓道:“张超,我确实太自私了,隐瞒自己的过去,欺骗你,以为病好之后,会是另外一个新生活的开始。其实,时间是无法返回的,做过的事,永远都不会改变。是我错了,是我太自私了。对不起。”

    张超冷淡道:“不用了,事情已经过去。你放心吧,这些事我不会向其他人透露,况且透露了,也没法拿来当警察的证据。你放心,我不会说,其他人也不会知道,你还是可以重新开始你的生活,继续当你的医生。”

    陈蓉摇了摇头,缓缓道:“是我错了,无论你怎么做,我都不会怪你,你都是应该的。只是,如果李家明真的活着,你一定要当心他。他爷爷,是南洋的降头师。”

    张超冷笑一声,不以为意,道:“又是什么邪术的法师,我已经见得够多了,再厉害又怎样?刀枪不入?超人?摔下梯田,不也摔死了嘛。”

    “你……”陈蓉知道这句话,是讽刺她爷爷,她缓缓摇了摇头,道,“是我错了,对不起,希望你以后能快乐。”说着,慢慢转过身,朝着去宿舍的路,离去。

    张超站在启真湖边,痴痴地望着夜色中的湖面,这几天,发生的事情,实在太多了。

    太意外了。

    陈蓉一直骗着自己,一个杀人凶手,却想通过自己,开始新的生活。

    那我又算什么,被她利用了吗?

    林一昂,他又知道些什么呢?

    周围的人,谁才是可信任的?

    这一天,是2008年5月9日,星期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