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请 登录注册
当前位置:雨枫轩> 原创长篇小说 > 恐怖|科幻 > 悬疑推理小说 > 禁忌之地 > 正文 > 第093-096章
第093-096章



更新日期:2021-06-29 + 放大字体 | - 减小字体 本书总阅读量:

    第九十三章在路上

    (102)

    春学期的考试顺利结束,有个小假期,加上五一的长假,总共凑了个10天左右。陈蓉也向单位里请了年假,加上五一长假,也是差不多。

    要去陈蓉老家,自然得买些礼物去。张超去超市里买了一堆的保健品,酒,香烟,准备给她爷爷和亲戚。

    陈蓉老家在丽水遂昌一个听上去像“矮口乡”的地方,村子是一个叫“葛陈村”的自然村。听这名字,张超也猜想得出,这村里估计一半人姓葛,一半人姓陈吧。

    他们是中午才开车出发的。原本按着陈蓉说的,上高速走,3个半小时就能到遂昌,无奈张超驾驶经验有限,平时很少开车,上高速不敢狂奔,结果一路上的货车都把他追过去。花了近5个小时,才算开到遂昌。

    到了遂昌,天色已经开始暗下来了。张超和陈蓉在县城吃了些东西,又开车赶往那“矮口乡”。

    从县城到乡里,经验老练的出租车司机,也要开40分钟。张超不认路,都是陈蓉指的。结果离开县城,一上山脚的公路,张超就彻底傻眼了。

    他开车的经验本来就不足,可做梦也没想到,世上居然真有这样的公路。

    路开在两侧的山中间,水泥铺的,两个车道,路虽平坦,但转弯实在大得恐怖。180度角的大转弯,一个连一个,中间还没有过渡,几十个下来,开得头都晕了。

    这不是赛车的路,这是真实的山区公路。

    天色已经黑下来,尤其是在山区,天不但黑得早,而且一旦黑下来,是伸手不见五指的那种黑,和城市里的晚上截然不同。

    张超打着前后车灯,用2档的速度,慢慢转过一个个弯,每次转弯时,心中都担心万一前面来个喝醉酒开车的,突然冒出来,那真是躲都没地躲。

    好在一路过来,居然没遇到一辆汽车,只有几辆摩托车开过。

    开了1个小时,车经过了一个大路口,旁边像是个旅游区,陈蓉指着道:“这里就是神龙谷了,也算遂昌最著名的旅游景点了,上面有个大瀑布,里面还有漂流的项目。浙江其他地方还有上海那边游客,一到天气热,都会过来,很有名的。”

    张超无奈道:“没听说过,我对玩也不感兴趣,你爷爷家究竟在哪呀,怎么到现在还没影子。”

    陈蓉笑道:“继续往前开,以你的速度,再开个30分钟,就到一个路口,我爷爷家就在路口上面。不过嘛,到路口后,我怕你不敢上去。”

    张超道:“为什么?”

    陈蓉笑道:“因为你开车技术差,我怕你不敢开上去。”

    “啊,不会吧。”张超道,“我连这种一直S形的车道,都过来了,你爷爷家难道比这更恐怖?”

    陈蓉笑着说:“你去了就知道了。这里的路,虽然弯,但好歹宽,而且都水泥铺好的,那边呀,都是黄泥路,以前山上人家自己开挖出来,好让拖拉机上去运毛竹,不过那拖拉机装毛竹,都是上万斤的,路一下就被压坏了。不但坑坑洼洼,而且就比车宽个两米吧,盘山上去的,另一侧掉下去就挂了哦。我好几年没回去了,不知道现在怎么样。我猜路比以前更差了。”

    张超道:“为什么?这几年应该有钱了,修一下路才对。”

    陈蓉道:“山上就1个村,村里人都搬走了,只剩几户老人住住,谁会修呀。”

    张超道:“你们村有多少人啊?”

    陈蓉道:“我们是自然村,人本来就少,以前也才二十几户,现在都搬到外面去了,估计就剩个六七户人家了。山下的行政村那里人多一些,有几百个人,以前我小学就在行政村里上的。三个老师教六个年级,合起来也就几十个学生。”

    张超摇摇头,感觉有些不可思议,这里毕竟是浙江,陈蓉说的情况,他印象中只有西部落后地区才有。没想到浙江也会有这样的山区农村。

    张超看着周围一个个黑突突的山头,还有面前只看得清十来米的山区公路,心里莫名有些发慌,忍不住问道:“你们这晚上开车,会不会有什么鬼啊之类的故事?”

    陈蓉笑起来:“有啊,跟你说了你可不要怕呀。前面有个急转弯的路口,据说好多晚上运货的司机,经常看到转弯的公路防护栏上,站着一个穿红衣服的女人哦……”

    张超心里被她吓了一小跳,再看陈蓉正在笑,知道是骗自己的,哼了一声,继续向前开。不过自此之后,他一路都提心吊胆的,每次转弯目光都忍不住去看防护栏,深怕真站着什么人。

    结果一路平安,什么也没遇上,很快,来到了陈蓉说的那个上山路口。

    张超停下车,走上去看了下,这路全是坑坑洼洼的黄泥路,只比车宽个一两米,上去后,另一面就是斜下来的山坡,一个不留神,车子滚下去那就铁定挂了。思索一下,不敢开,只能把车停在路口下来的转角处,从后车厢里拿出烟、酒、保健品,叫满脸带着轻蔑笑容的陈蓉下车,一起走上去。

    第九十四章山村的夜晚

    (103)

    上山的路一片漆黑,没有路灯,也没有别人家中的灯火。幸亏陈蓉想得周到,早让张超带上了手电筒,两人一路说着话,上山。

    走到半山腰,路分成两条,一条往下,一条往上。陈蓉看了下时间,道:“现在才7点半呢,我们要不先去趟我叔叔家,说不定我爷爷在他那里。”

    张超道:“这里你是地头蛇,你要咋整,我也只能陪着你呀。”

    陈蓉笑了一下,带着张超朝着往下的那条路走去。走了五分钟,面前出现一户人家,亮着灯,在这漆黑的山区里显得格外珍贵。

    陈蓉手一指,道:“这就我叔叔家了。”

    张超一看,前面是座大房子,老式的斜屋顶,分两层,合起来至少300多个平方呢。笑道:“你叔叔家可真大啊,这么大面积,得几个人住呐,这要放杭州,不发财了嘛!”

    陈蓉道:“你见识可真少,我们这山区农村里,不管人多少,家家房子都这么大。我爷爷一个人住,也是这么大。山上地又不用钱,自然造得大了。”

    离房子还有50来米,两条土狗就从屋子里跑了出来,对着他们汪汪汪直叫。很快,屋子里就走出个男的,看着陈蓉。

    陈蓉一辨认,就用他们的土话喊了起来:“阿叔,我陈蓉啊!”。张超虽不是全部能听懂他们土话,也能知道个大概。

    中年男人看到陈蓉,很激动,忙呵斥着两条狗进去。随后,又走出一个女人和一个10岁左右的孩子,等走上前,叔叔和婶婶看了看张超,对着他憨厚地点头,笑了笑,忙拉过陈蓉,用土话跟她说了起来。

    张超用普通话打招呼,“叔叔,婶婶”地叫着,他们也都是热情地笑着回应。

    看着陈蓉跟他们聊,张超走到房子旁,拍了拍外面看起来是黄泥糊的房子,这房子外面看上去,似乎黄泥都开裂了,实际上异常结实。这种农村房子,都是用泥土、香灰、草茎,混合成三合土,加上石头、木材,做起来的,几百年都不会塌,比城市里的钢筋混凝土还厉害着呢。

    聊了一些,婶婶拿出红糖水,让两人喝,又招呼两人进去坐。陈蓉道:“不进去了,爷爷在上面吗?我们早点上去了。”

    叔叔摇摇头:“你爷爷去山下村里给人做头七去了,要过两天才回来。你们晚上住这里吧?”

    陈蓉笑着摇头,道:“不用了,那我直接去爷爷家,收拾一下住好了。”

    又邀请几次,又推辞几次,后来他叔叔没办法,就说送他们一起上去。

    陈蓉笑道:“我路又没忘记,不用客气的。”

    接着,陈蓉让张超把酒和烟拿出来,给叔叔,又把零食给小孩吃,还从包里拿了一千块钱,硬塞给叔叔。

    陈蓉和张超跟他们打了下招呼,陈蓉从叔叔家拿了爷爷家的钥匙,正准备掉头走,叔叔似乎突然想起什么,跑过来道:“陈蓉,晚上还是住我们这里吧。”随后,他拉过陈蓉,低声说了一些话。

    陈蓉脸色似乎也变了一下,不过最后,还是摇了摇头,说“没关系的”之类的话,和张超一同掉头走了。

    走在路上,张超道:“你爷爷家里没人,你干嘛不住你叔叔家啊,我们饭都没得吃了。”

    陈蓉笑了起来:“饭我会烧的,你怕什么呀,又不会把你饿死。我叔叔和婶婶白天都要出去干活的,小孩刚好周末,待家里,事情也多。你不怕麻烦别人,我可怕麻烦别人的。我还是喜欢自己来。”

    张超想想,也有道理,亲戚归亲戚,住别人家还确实挺麻烦的。他又想起刚才,不由问道:“你叔叔最后跟你说了什么,我看你神色有点不大对嘛。”

    陈蓉眼神一晃,道:“跟你说了也不懂,就是农村里的小事,你知道了也没用。”

    张超道:“你就说嘛,我最不喜欢不肯告诉我了。”

    陈蓉笑了笑,道:“你这么想知道,回去后再告诉你,现在,不说!”

    张超无奈地摇了摇头。

    第九十五章茅房的故事

    (104)

    两人重新走回分叉路口,朝向上的一条路走去。走了二十分钟,又出现一条向上,一条向下的路。

    顺着那条向下的路,走了几分钟,就来到了一间大房子前,也是和他叔叔家差不多的构造。

    陈蓉道:“好了,到我爷爷家了。”拿钥匙开了门,进去打开灯,虽是农村,用的也是白色的节能灯。

    张超忙把东西放了下来,找条椅子坐下,直喊累。

    陈蓉笑着道:“第一次来山区吧,你是该锻炼锻炼,你先等着,我先去上个厕所。”说着,拿过手电筒,正要出去。

    张超道:“你去哪上厕所啊?”

    陈蓉道:“当然是外面茅房了,农村哪有卫生间啊。这些都是肥料,哎,一看你就是从小没吃过苦的了,早知道不来好了。”

    张超不满道:“这有什么!这有什么!不就是个茅房嘛,你先去,快点,我也憋着呢。”

    陈蓉走出房子,顺着门前沿山坡的一条小路,走到20多米外的茅房。张超闲着无事,也来到屋外,望着山下。

    现在是晚上,一片黑乎乎的,眼前是片竹林,屋子里的灯光,照不了几米远,整个望下去是空旷的漆黑。隐约听到风吹林动,沙沙的树叶交杂声,此起彼伏,除此以外,一片寂静。

    这么一座大山,山上不到20口人,彼此相距都很远,即便是别人家的狗叫声,传到这里也早听不见了。

    过了五分钟,陈蓉打着手电筒回来,把手电筒给张超,笑道:“要不要我带你去?”

    张超没拉过茅房,犹豫一下,还是不好意思地笑了笑:“好。”

    张超打着电筒,跟在陈蓉后面,沿着门前小路向另一边走去。

    这条小路,一面是山坡一侧,另一面是个几十米高的斜坡,斜坡下面看上去像是梯田,看不真切,不过小路就半米宽,像张超这么没走过山路的,看着右手边空旷的斜坡,心里还是纠结了一下。

    他实在很难想象,农村里的那些老人,每次上厕所,都要沿这么窄的小路走几十米,万一来个心脑血管疾病,这后果不用多说了。

    走出20多米,就是茅房,木头搭的,大概三个平方左右,顶上是挡雨的,下面一圈木版围着,也就到腰这么高,里面地上也是铺了可拿起来的木板,中间两块木板间,空了10公分距离,自然是让人拉时对准,粪尿往这里掉下去。

    张超原本以为茅房会很臭,其实也不臭,毕竟是完全通风的。

    他拉开茅房的小门,走了进去,看了陈蓉一眼,尴尬道:“纸有吗?”

    陈蓉笑着把纸给他,道:“你就呆着吧,我去烧火煮点热水。”

    张超道:“手电筒给你吧。”

    陈蓉笑道:“我都走过这么多年的山路了,闭着眼睛都能走,哪像你呀。你拿着吧,免得你等下走回来时,看不准路,滚下面去了。”

    张超郁闷地嘟嚷一句:“我有那么龊吗?”陈蓉笑笑,转身走人。张超也脱下裤子来解决他的事情。

    此时接近5月,虽然杭州已经开始热起来了,但山区,尤其是晚上,温度还是比较低的。张超手里拿着手电,蹲了一会儿,感觉衣服穿得单薄了些,不由打了寒战。

    这时,听到茅房前的小路上,传来一个缓慢的脚步声。

    第九十六章午夜寿衣

    (105)

    张超正蹲在茅房里拉屎,突然间,外面的这条小路上,传来了一个人的脚步声。

    “啪”……“咚”……“趴”……“咚”……

    极其缓慢的节奏,每一下脚落地后,发出一声“啪”,过了一会儿,才传来像是拐杖拄地的一声“咚”。

    每两个音节之间,间隔都很缓,仿佛是个行动很迟暮的人,正在慢慢朝着这边走过来。

    张超一开始以为是陈蓉,就叫了一句:“陈蓉,你在干嘛?”

    没有听到回应,但那“啪”……“咚”的声音,却突然变得快了起来,仿佛是朝着这边跑来。

    没过几秒,那声音节奏,又变成了刚才一样的缓慢。

    但张超听得出,声音,确实是在向着他靠近,慢慢地靠近,靠近着……

    张超心中一沉,加大了嗓门喊了句:“陈蓉,你在干嘛呀!”

    过几秒钟,依然没有回应。

    张超抬头,视线越过茅房只有腰那么高的木板门,朝外边看去。

    几秒钟后,他终身不忘的记忆,出现在了他的面前。

    一个长发披肩、杂乱的女人,全着一身皂黑色的长袍子,右手拄了一根拐杖,只有一条腿,一条左腿,右腿到膝盖的地方都没了,左手提着一根枝条,枝条上面挂了一盏破旧白纸包着的灯笼,灯笼里点了根蜡烛,一步,一步沿着小路,低着头,缓缓走过来。

    “啪”……“咚”……“趴”……“咚”……

    节奏始终如一。

    张超再一细看,顿时吓得彻底面无人色。

    女人身上的皂黑色衣裳,好像……分明是一件寿衣!

    张超吓得一口气吞回肚子里,忙把手电筒关了,全身退到茅房的最里面角落,哪管地上脏,只一个劲蜷缩着身体躲进最黑的角落阴影中,一口气都不敢出,生怕被发现。

    披肩的杂乱黑色长发,盖住了女人面容,女人似乎并没有发现他,头也没转动,愣愣地看着眼前的地面,按着刚才的节奏,拄一下拐杖,往前走进一步。

    张超极度惊悚地瞪直了眼睛,愣愣地看着眼前女人。此刻他脑子里一片空白,什么也没有想。

    眼看女人就快走到茅房前了,张超本能地赶紧趴下头,把自己和角落的黑暗彻底融成一体。

    “啪”……“咚”……“啪”……“咚”……

    女人依旧以同样的节奏,缓缓走着,逐渐,走过了茅房。

    等了很久,很久……那女人……那女人脚步声好像没了,过去了?

    张超埋头,趴了许久,再也没听到女人的脚步声了,他抬起头,正要站起身来,突然,茅房木板门上方,一道锐利的目光与他四目相对。

    寿衣女人!

    一张布满褶皱的干脸,搭在门上,咄咄逼人的目光盯着他看。

    张超的牙齿,肌肉,全部在剧烈颤动着。

    寿衣女人盯着他,缓缓举起左手,把那盏白纸包着的、还有几个洞的破旧灯笼伸了进来,似乎是要看清张超的面目。

    眼看白灯笼就要举到他面前了。

    “啊!”再也忍受不住了,张超以最大的嗓门喊起来:“陈蓉!陈蓉!救命啊!”

    声音虽大,但马上消失在空旷的山区中。

    不到五六秒钟,小路上就传来陈蓉的跑步声,一到茅房前,陈蓉一看,愣了一下,随后对着那寿衣女人用土话破口大骂起来。

    寿衣女人一愣,拿起灯笼,缓慢转过身,微微举高灯笼,盯着陈蓉看了几眼,随后,“嘿嘿”地怪笑了两声。

    陈蓉伸手拿过旁边墙上放着的一根木棒,击打着地面,呵斥着寿衣女人,听起来似乎是叫她快滚的意思。

    寿衣女人白了陈蓉一眼,随后转过身,继续拄着拐杖,缓缓往路的另一头走去了。

    直到寿衣女人走后,张超依然大口喘着粗气,脑中一片空白。

    陈蓉走上前,急着叫了几声,过了好久,张超才回过神来,依然脑子转不过弯:“刚才……刚才……是山村老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