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请 登录注册
当前位置:雨枫轩> 原创长篇小说 > 恐怖|科幻 > 悬疑推理小说 > 禁忌之地 > 正文 > 第085-088章
第085-088章



更新日期:2021-06-28 + 放大字体 | - 减小字体 本书总阅读量:

    第八十五章计划

    (93)

    看着陈德茂就这样开着车走了,张超和陈蓉相视一眼,张超叹口气:“他好像不肯说,怎么办?”

    陈蓉摇摇头,道:“我也没办法。”

    张超思索一下,道:“看来,只有去他家了,堵在他家里,总会问出些什么。”

    陈蓉点点头,道:“他家好像是住在天目山路那个山水人家的小区里,就在我们七院对面,具体地址,还要再问一下的。”

    张超道:“对了,忘了问你了,求是会是个啥东西,你有问过吗?”

    陈蓉摇了摇头,道:“问了几个校友,都说从没听说过,可能是个社团吧,没跟学校注册过。不过这黑衣女人到底想干嘛,我实在是想不出来。”

    张超道:“我觉得,要理清已有的这些事,需要列个计划。首先,我还是想从那个陈德茂的老头那,问出点东西来。第二,下次再遇到那黑衣女生,我一定要强迫她说出古装女的秘密。第三嘛,遇到的这些不能解释的问题,恩……我也不知道找谁来问问。到底有没有所谓的脏东西,谁能给个解释呢?”

    他思索片刻,眼睛一亮,道:“你爷爷!”

    “我爷爷?”陈蓉觉得不可思议地笑笑,“我爷爷只是个农村里讲讲的法师,其实他到底知道多少东西,还是他拿来骗人赚点小钱的,我一直都不知道。”

    张超道:“我听你说起你爷爷的事,我觉得他老人家可能懂一些这方面的。说实话吧,现在我心里,更倾向相信有脏东西的存在。要不然,水鬼找替身,是最说不过去的一件事了。”

    陈蓉突然想起来,道:“你有没有记得陈德茂说过,湖里淹死人的事,不会再发生了。但当你说你差点被淹死时,他很惊讶?”

    张超也回忆起他当时的神态举止,他当时确实犹豫了一下,好像正准备把事情告诉他们,但最后,也不知什么原因,就没说了。想了一下,张超也道:“不错,这确实是个疑点。看来,事情虽然复杂,但逐渐也开始有了些眉目。只要调查清楚陈德茂和黑衣女生,再搞清楚脏东西的事,所有的事情都串到一起了。”

    陈蓉道:“你真打算要去找我爷爷?”

    张超道:“当然了,你不也说好几年没回老家了吗?下星期春学期考试完,刚好连着五一,一起放春假,到时,一起去你老家,找你爷爷问问,你看怎么样?”

    陈蓉犹豫道:“你是学生,自然能放假,可我还要上班的。”

    张超道:“能请假吗?”

    陈蓉皱皱眉头,道:“只能把年假拿出来,放到五一一起,请个一个星期假了。”

    张超笑道:“好,那就这么定了。这星期周末,我们去陈德茂家堵着。等下星期考试完了,再去你爷爷家。就算你爷爷不知道,看看他老人家,顺便欣赏一下你们那山区的风景,也是不错的。你说怎么样?”

    陈蓉微微笑着:“你决定了,那就这样吧。”

    张超满足地大笑起来。

    第八十六章意外发现

    (94)

    到了星期六,张超开着车,和陈蓉一起来到天目山路上的山水人家小区。陈蓉早已通过同学网,把陈德茂家住几幢几单元打探清楚了。

    两人到了门口,敲了敲门。

    门开了,是个五十来岁的戴眼睛女人开的门,一见他们俩,疑道:“两位是?”

    陈蓉笑眯眯道:“阿姨,请问陈老师,是住这里吗?”

    “啊,对,你们是?”阿姨问道。

    陈蓉笑道:“我们是陈老师的学生,来找陈老师问些问题。”

    “原来是老陈的学生,请进,快请进。”阿姨张开门,打量了一下他们,忙欢迎两人进来。

    两人进来后,发现这小区虽然是在黄金路段,但里面装修倒显得很简单,想必是以前房价低时,他们买的。家具基本上都是些老房子里搬过来的木质家具,墙上也是简单刷了一下而已,地上也只铺了很简单的瓷砖。

    张超很有礼貌地问道:“阿姨,我们有些古汉语的问题,想找陈老师解答一下,下周我们就要考试了嘛。对了,陈老师呢?”

    阿姨对他们的话丝毫没有怀疑,道:“老陈早上出去买东西了,对了,你们直接打他手机吧。”

    张超和陈蓉相视一眼,心下都在说着,真是粗心大意,居然忘了把手机号记下。陈蓉只好道:“上次陈老师告诉同学的手机号,我弄丢了。”

    张超忙道:“我忘带手机了,哎,粗心大意啊。”

    阿姨居然没有去想两个人不知道手机号码,怎么还会记得家庭住址的。只是道:“那你们两位小朋友先坐,我给你们倒茶,再打老陈电话。”

    “阿姨,不用麻烦了。”陈蓉道。

    “要的,要的。”阿姨很热情,“强行”把陈蓉按回椅子里坐下,随后去厨房倒茶。

    张超和陈蓉两人坐着,也没事,只能四处张望下。

    张超用手悄悄指了指墙上,墙上,挂着一幅字,里面写的,正是Z大的校歌。

    陈蓉轻声笑道:“看来这陈老师,还真爱校啊,家里都挂校歌,呵呵。”

    张超也道:“以后我家也要挂校歌,这校歌全文言文的,味道很好,别人看了,一定说我品位高。”

    陈蓉不屑地皱嘴笑笑。

    过了一会儿,阿姨走回客厅,手里捧了两杯茶,笑道:“刚才我跟老陈说了,他现在正在超市,估计要过个半小时才能回来。要不,你们先看看电视?”

    陈蓉眼珠一转,笑道:“不用了,阿姨,我们就先坐着等吧。对了,陈老师的书房我们可以看看吗,我们就看看陈老师藏了哪些书,也许对我们有用,不会乱动的。”

    阿姨笑道:“那有什么关系,老陈又不像其他做学问的人,书房不让人进的,你们来看好了,要是想看哪本书,直接拿,老陈很愿意把书借给学生的呢。”

    陈蓉笑起来:“真的啊,陈老师知道这么多,我一直在奇怪,陈老师怎么会懂这么多的,看的是哪些书,要是有一天,我们能像陈老师知道那么多,那我们也可以当人文的讲师了呢。”

    阿姨道:“你们是本科生还是研究生呐?”

    陈蓉道:“我们都是研究生,希望以后能到陈老师门下读博士。但听说陈老师已经退休了,不能当导师。不过能多听听陈老师的教导,也挺好的呢。”

    阿姨听她嘴这么甜,更加开心了,道:“老陈对学生啊,比对谁都好。来来,带你们去他书房看看。”

    说着,就带着他们来到书房。书房很大,有近20个平方,三个大书架上,书都放满了,还有一张大写字台,上面还有许多稿纸。

    陈蓉惊叹道:“陈老师居然有这么多书啊!真是大开眼界了!”

    阿姨笑道:“那你们留这里看,我去烧菜,中午一起吃吧。”

    陈蓉客气了几句,阿姨走出书房,留下他和张超两人。

    张超盯着她看了半天,终于忍不住偷偷笑了出来:“你演技也太好了吧。对了,你故意引阿姨带我们到书房,该不会……你想搜一下书房?”

    陈蓉轻声道:“既然这陈老师肯定知道一些事,那么说不定他会在书房里留下些什么,读书人一般有什么秘密,都会放书房的。”

    张超赞道:“聪明。那我们偷偷看一下。”

    陈蓉点点头:“动静小一些,注意点哦。”

    张超点点头,就来到一个书架前,看了起来。但满目都是什么古汉语,文学类的,看得他头都大了。

    正当他在书架前找了半天,没发现任何古怪东西。旁边陈蓉叫了一声:“你过来看。”

    张超走过去,只见陈蓉翻开了写字台上一本有些年月的日记本,上面的扉页上,赫然写着“求是会会歌”,接下去的内容,与黑衣女生那笔记本上,竟然一模一样!

    第八十七章替身

    (95)

    张超大吃一惊,轻声道:“求是会?怎么又是求是会?下面校歌后的注释,也一模一样,到底是什么意思?”

    陈蓉把日记本往后翻了几页,发黄的纸张上,都是一片片的空白,再也没有写着其他内容。

    合上日记本,张超一看,原来是本红皮的旧本子,边角都开裂起毛了,一看就是几十年前的那种本子。陈蓉把本子往写字台上一堆书最下面塞进去,道:“我是在这些书最底下找到的,看来这本子藏得还挺秘密的。”

    张超思索半晌,道:“这求是会应该是个组织名字,你说这陈老师,和那黑衣女生,是不是一伙的?”

    陈蓉点头,道:“应该是的。只是想不通,校歌后面那几句奇怪的话,到底是什么意思。”

    张超道:“今天非跟他问个水落石出不可。”

    两人在书房里又呆了几十分钟,这时,外面开门声响起,接着传来阿姨的声音:“老陈,你两个学生在书房里等着呢。”

    “哦,我就去看看。”陈德茂应了一声,往书房里走进来。进来一看,脸上顿时惊怒交加,转头看了一眼,他老婆还在厨房,他忙把门关上,压低声音怒喝:“你们两个居然找到我家来了!你们骚扰我家,我要打110了!”

    陈蓉微笑道:“陈老师,你不要急,我们只是想来问你一些事的。”

    陈德茂果断道:“你们出去,以后永远别来我家!”

    张超道:“陈老师,我们知道你一定掌握了许多秘密,今天我们既然来了,肯定要跟你问清楚,才能走。”

    陈德茂低沉的嗓子咕噜道:“你们两个怎么这么烦,回学校好好读书去,不要管这么多事情!”

    张超见他这么不肯配合,一气之下,直接道:“我都差点被水鬼害死了,你让我怎么好好读书!被哪个水鬼害死,就是被你女儿啊!”

    “什么!”陈德茂顿时脸色铁青,眼珠都要突出来,凶狠地瞪着张超。

    张超和陈蓉都被他盯得心中发怵,缓缓倒退了几步。

    可陈德茂却一步步逼近上来,咄咄逼人的目光盯得张超极不自在,甚至担心他会发疯打人。过了片刻,陈德茂似乎脸色缓和下来,道:“你说的,是不可能的。”

    张超和陈蓉看了一眼,张超道:“陈老师,我也跟你说实话,如果不是因为你女儿落水,找替身,差点我是下一个的话,我们也不会查到你就是陈许的父亲。”

    陈德茂愣了一下,缓和下来,吐了口气,道:“你们想干什么就说吧。在我家,不要让我夫人听到我们女儿的事情,她身体不太好。”

    张超道:“陈老师,我们就是想问一些事情,你一定知道的事情。”

    陈德茂一摆手,道:“坐吧,既然你们话说得这么明了,今天我也只能把知道的都告诉你们了。”

    三个人都坐了下来,张超道:“陈老师,你女儿究竟是怎么死的?”

    陈德茂脸色一沉,似乎重回过去的哀伤,过了好久,才缓缓道:“看来你们了解过我女儿的事了。她到底怎么死的,说实话,我也不清楚,但她肯定不会是自杀。同时有这么多学生目击着她一个人在湖里游泳,也不可能是被人谋杀的。”

    张超道:“那你的意思,真的是老话里说的,水鬼找替身,害死的?”

    陈德茂无奈点了点头:“按我看来,只能这么解释了。”

    张超道:“难道真有水鬼?那为什么最近这几年,都没出过事?”

    陈德茂道:“到底有没有水鬼,已经超过了科学上的说法了,一般人也都不会信的。我女儿死后,她既不是被人害死,我也不相信会是自杀,我和太太特地找了一位高僧问了这事,高僧说,有可能是被水鬼找替身害死的。后来高僧分析原因,说是……说是风水不正气。”

    “风水不正气?”张超和陈蓉都奇怪地相视一眼,陈蓉道,“陈老师,原来你也相信风水的说法?”

    陈德茂道:“我不是理科老师,风水的说法,在我看来,还是有一定根据的。”

    陈蓉道:“我爷爷在农村,也会帮人看风水,我对这个也知道一点。按说,学校里,人这么多,风水应该很正才对呀。”

    陈德茂道:“按说风水应该很正,但学校这块,过去都是沼泽湿地,按风水上的说法,阴气重,而且有几块地方是老底子的坟场,六十年代这块地方武斗还死了一些人。虽然造的过程中,设计里考虑了风水因素,但许多事,我也不太明白。有件事,不知道你们有没有注意到,有一段时间,启真湖的水很臭?”

    第八十八章湖水恶臭的秘密

    (96)

    张超和陈蓉相视一眼,都互相点了点头,想起学校的启真湖,去年的时候,水非常臭,许多同学都跟校长信箱反映过了,据说是外面小饭店里的脏水直接排进来了,很多鱼虾都死了浮上来,经过太阳一照,变得更加臭。

    别说走到湖边了。在有风的日子里,就算骑车从外面的马路上经过,都能闻到扑面而来的恶臭。

    当时大家都以为是水被污染了,细菌大量繁殖,造成水中含氧量下降,鱼虾大量死亡,结果引发更严重的污染。这在书本上,叫“水华”,水里有机物含量太多造成的一种污染。

    但现在听陈德茂讲起来,似乎那段时间湖水恶臭背后,还另有隐情。

    张超奇道:“陈老师,有段时间确实湖水发臭,难道不是外面小餐馆,把脏水直接排进来的缘故?”

    陈德茂摇了摇头,道:“外面那些小餐馆,没几家会直接把脏水排到湖里来,否则早被工商查了。况且,这么大一个湖,几家餐馆的废水排进来,都不够鱼吃的,怎么会污染得这么厉害呢?”

    陈蓉点了点头,道:“陈老师,那到底是什么原因?”

    陈德茂道:“是学校里的人故意的。”

    “啊,不会吧?”张超不解道,“把自己水弄脏是干什么,也没人从中拿到好处啊。”

    陈德茂道:“其实这事跟我女儿的死也有关。我女儿死后,虽然高僧说我女儿,是因为被脏东西拖下走了,但我也没全信,毕竟这说出去,根本不靠谱的。但后来我听说,有几个很说得上话的老校友,也跟学校提了,说湖里可能有不太干净的东西,怕出事情。而对付不干净的东西,最好的就是用最污秽的东西克死。最污秽的东西,当然是人畜的粪便了,在那几个老校友的坚持下,总算争取到了污染启真湖的决定。后来,他们安排,在半夜的时候,找了些人往湖里倾倒大量粪便,因为湖太大了,前后弄了一个星期,才把整个湖变臭。湖变臭了,要靠它自身净化,自然过了个把月,才恢复了干净,之后又放了许多鱼苗下去养着。”

    张超和陈蓉听了,都大为惊讶,原来湖水变臭,是为了学生好。

    陈德茂又接着道:“那次以后,湖旁边不管白天晚上,再没出过事,也没人再见过湖里的古怪东西了。几位老校友觉得,虽然这次比较彻底,但说不定脏东西没全克死,因为地下水是通到西边那片沼泽的,所以每隔一段时间,总会找人半夜投一些粪便,不过没像第一次那么厉害了。毕竟搞了个把月,影响也不小。”

    张超和陈蓉听了,恍然大误,难怪湖水每隔几个月,总会小臭一下,不过臭得不算厉害,过个几天又干净了。原来还有这故事。但一想到,以前夏天还在湖里洗脚,真觉得不是一般的恶心啊。

    张超道:“陈老师,那湖里为什么会有脏东西,和风水又有什么关系,我还是不太明白。”

    陈德茂道:“风水学上说,阴湿的地方,最容易惹来脏东西躲着。所以造房子,讲究背阴抱阳,门前忌大树遮荫,就是这个道理。紫金港原是个沼泽田,阴湿太重了,容易招惹不干净的东西。学校建造中,也极力避免这方面的影响。所以整个建筑的布局,都是按照五行八卦,引阳制阴的格局来建造的。学生活动中心位于启真湖靠西侧,四面临水,楼层较低,为极阴。圆心处的高耸灯柱为阴中之阳。剧场前的台阶步步入水,为阴中之阴。湖东行政中心,楼层最高,为阳中之阳,又与计算机中心和图书馆(阳中之阴)呼应,二者成八卦态势。还有其他的各个建筑,都是在整块的大八卦中,再按各自所在区域的小五行来排布的。而七个学园的建造和命名,是其中最关键的地方。七学园分别对应天地金木水火土。如紫云指天,

    蓝田指地,碧峰的峰与锋利的锋同音,暗指金,翠柏指木,青溪指水,丹阳指火,白沙指土。学校所有的建筑和名字合到一起,构成了一个天罡缚魔阵,能够镇住地下所有的阴气。这些,我也是听我请教的那位高僧说的,他实地看过了所有的布置,说设计这个学校的,有高人。”

    张超和陈蓉是第一次听到这种说法,顿时都很吃惊。

    张超想了一下,道:“那既然高人参与了设计,还布置成了这么一个大阵,为什么湖里还会有脏东西?”

    陈德茂道:“这事我也请教过高僧,他说按照这阵法,就算湖底连到了西面沼泽,脏东西也不敢过来。除非是西面那片没动过的沼泽里,还有什么很厉害的东西,可能是个极大的凶物,妨着整个大阵了。”

    张超一听西面沼泽,急道:“什么厉害的东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