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请 登录注册
当前位置:雨枫轩> 原创长篇小说 > 恐怖|科幻 > 悬疑推理小说 > 禁忌之地 > 正文 > 第081-084章
第081-084章



更新日期:2021-06-28 + 放大字体 | - 减小字体 本书总阅读量:

    第八十一章求是会?

    (90)

    张超这辈子第一回做了抢劫的事,想起从这贱人手里虽没抢到相机,但拿了这本子,也有点得意,早忘了脸上还吃了她一巴掌,赶紧翻开了第一页。只见上面第一排个标题“求是会会歌”。

    “求是会会歌?”张超道,“什么求是会,听都没听过,学校有这么个社团?”

    陈蓉摇摇头:“看下去吧。”

    第二排写了“词:马一浮;曲:应尚能”。

    第三排开始,写着如下内容:

    “大不自多,海纳江河。(道)

    惟学无际,际于天地。(器)

    形上谓道兮,形下谓器。(学为器,悟为道)

    礼主别异兮,乐主和同,知其不二兮,尔听斯聪。(所谓阴阳,宇宙之意)

    国有成均,在浙之滨。(浙滨茶楼)

    昔言求是,实启尔求真。(宗旨)

    习坎示教,始见经纶。(八卦衍宇宙)

    无曰己是,无曰遂真。(保密)

    靡革匪因,靡故匪新,何以新之,开物前民。(何以新,陆开物,陈前民)

    嗟尔髦士,尚其有闻。(纪念)

    念哉典学,思睿观通,有文有质,有农有工。(融会贯通)

    兼总条贯,知至知终,成章乃达,若金之在熔。(成功不易)

    尚亨于野,无吝于宗,树我邦国,天下来同。(永远护校)”

    看完这页字,张超奇道:“这不是Z大校歌吗,怎么又是什么求是会的会歌?”

    陈蓉看了,也觉得奇怪:“她在校歌每句后面,用括号注释,又是什么意思?”

    这校歌也就算了,那个叫求是会的社团,把校歌拿来当会歌,也不算稀奇事,怪就怪在,每句校歌后面,还用括号,注释着奇怪的东西。

    像第一句“大不自多,海纳江河”,为什么后面写了个“道”字?

    更奇怪的的,“国有成均,在浙之滨”,本意是中国有所大学,在浙江的海边。她后面注释了一个“浙滨茶楼”,岂不是莫名其妙?

    还有后面一句“何以新之,开物前民”,括号里写着何以新,陆开物,陈前民,这听起来像是三个人名嘛。

    到底是啥意思?

    张超疑道:“你知道有个社团,叫求是会的吗?”

    陈蓉摇摇头:“从来没听说过。”

    张超又将笔记本翻过一页。只见上面就写了一句话:“4月5日,未遇古装女。”

    两人眼睛都为之一亮,异口同声道:“来找古装女的?”

    旁边一页写着:“4月7日,遇古装女,未抓获。”

    两人更是惊讶,张超眼睛都要突出来了:“这女人到底是谁啊,敢来抓古装女!”

    再翻过一页,又写道:“4月10日,医学院六楼调查,并未发现异常,但遇古装女,又被逃脱。”

    再翻其他时,都是空白了,再也没寻到文字。

    张超大惊:“看来古装女的身份,这黑衣女人明显知道啊!她就是冲着古装女来的!”

    陈蓉点点头:“看来这人身份不简单。”

    张超道:“可以确定一点,古装女绝对存在。但古装女到底是人是鬼,她又为什么要抓古装女呢?对了,她刚才是说了句,我们坏了她的好事?”

    陈蓉点点头:“她好像是这么说来着。莫非,就是指她抓古装女的事?”

    张超道:“还有,她总是叫我们晚上不要来这里,而她又来这里抓古装女,这些事,实在太奇怪了,我真的想不明白。”

    陈蓉叹口气,道:“算了,我们还是先回去再说吧。”

    “恩。”张超无奈点了点头,“这事情,光靠我们想,是想不出什么的,看来,下次一定不能让这黑衣女人走了。”

    说完,两人准备下楼。这时,楼梯下,一个缓慢的脚步声,传了过来。

    第八十二章见证

    (90)

    两人正准备下楼,突然,楼下再度传来了脚步声。

    两人相视一眼,拿不定主意,张超想着每次都等待着被人吓,实在太窝囊,这次要先发制人。于是咳嗽了一声,对下面喊了句:“谁啊,这么晚,干嘛呢!”

    这时,下面脚步突然快了起来,张超和陈蓉似乎都有些不安。

    没过多久,楼梯那灯光亮起,一个老头拿着手电筒走了上来。

    居然又是上次赶他们走的那个老头!

    老头看了看他们俩,怒道:“怎么又是你们!以前不是跟你们说过,晚上不许来这里吗!你们偷偷摸摸地在这里干什么!是不是要偷东西,我得把保安叫过来了!”

    张超道:“学校没规定我们不能来这里啊。我们随便逛逛,也没什么问题吧?”

    老头呵斥道:“医学院里面有多少贵重物品,你们不知道吗?学校没规定?学校没规定的地方多了去了,还要一条条列给你看啊。快下去,以后不许来了!”

    张超还想再争辩,陈蓉拉拉他的手,轻声道:“先回去吧,不要说了。”

    张超皱了皱眉头,悻悻得跟着陈蓉下了楼,到了楼下,不满道:“你怎么不让我问清楚点!”

    陈蓉微微皱着眉,道:“这个老师有些古怪的。”

    张超道:“就是呀,这么古怪,还不让我问清楚?”

    陈蓉道:“我在想,这个老师,对这里的事,多多少少知道一些,否则,我们也不会两次都在这里遇到他了。”

    张超道:“那为什么不问?”

    陈蓉道:“看他的样子,他会把知道的告诉我们吗?这些事,我们得重头再想一遍,到时如果需要,再去找他。”

    张超道:“怎么找,哪里找他?总不能天天守这里,等他哪天再出现吧?”

    陈蓉笑了起来:“医学院的老师,一般我也都见过。但我从没见过他,所以我怀疑,他不是医学院的老师。刚才我看他里面穿的那件衣服,写了人文学院,这老师,应该是人文的。到时只要在网上搜一下,或找人文的学生问问,总能知道他的身份。”

    张超笑起来:“原来你早有打算啊,果然是博士,智商也比我高出一大截。”

    陈蓉得意地笑了一下,这时,他们面前的来路上,一个保安骑着一辆电瓶车,正慢慢沿马路转过来。

    张超一看,忙跑了上去,拦住道:“保安大哥。”

    保安停下车,看了看他们俩,用北方腔应道:“同学,啥事儿?”

    张超忙抽出香烟,递了上去,道:“保安大哥,我们有点事,想问你一下。”

    保安不好意思地摇手,表示不好接受。

    张超硬是塞给他,还帮他点上,笑道:“保安大哥,你经常来这里巡逻吗?”

    保安道:“是啊,我上夜班的,天天要来这里转。你们是学生吧?”

    陈蓉笑了笑,点点头,道:“保安大哥,我们是学生。听说这里晚上经常有个穿白衣服的女人出没,不知道是真是假,所以想来看一下,对了,你见过吗?”

    “啊……”保安张了张嘴,道,“时间不早了,同学先回去吧。”

    张超笑道:“大哥,我瞧您样子,就一定知道情况。您现在忙不,能不能跟我们聊聊?要是忙,咱们明天一起吃个饭?”

    这保安人也挺好的,而且年纪看上去应该比他们俩还小,见他俩这么客气,还被他们一口一个大哥叫着,弄得很不好意思,道:“同学,你问这事干啥呀?”

    张超道:“大哥,我看网上有人在谈论这事儿,我们不也挺好奇的嘛,对这些事也挺有兴趣的,您就给我们讲一下你知道的吧。”

    陈蓉也道:“是啊,大哥,你就跟我们说一下吧。我们刚才来这儿看了一圈,没遇到。等了你好久了呢。”

    保安见他们这么问,吸了口烟,道:“同学,这事儿我可不能乱说,不然被我们班长知道了,要骂的。”

    张超赶紧把整包烟递过去,笑嘻嘻道:“大哥,我们可不会做出卖兄弟的事啊,大哥,我们可好奇着呢,您就给我们透露一下。我一开始看您样子,就一定知道,嘿嘿。——拿着,拿着嘛,别客气呀。”

    俗话说,拿人手短,香烟硬塞到了保安手里,保安也不好意思什么也不说了,想了一下,便道:“那我跟你们说,你们可不要跟人说,是我说的啊。”

    张超举手道:“兄弟,我们决不跟人透露的,你放心吧,况且现在网上也有些人都见过了呢,我们就想知道到底是咋个一回事嘛。要说出去,我们他妈不是人。”

    保安抽了口烟,道:“你们说的这事啊,还真有,说起来还真挺邪门的。按说那边沼泽田你们知道吧?”他手一指西边,那里都是没开发的沼泽水田,杂草乱树丛生。

    张超道:“当然知道。”

    保安道:“我好几个晚上经过这里,都遇到一个白衣服女人,往那边走进去了。说实话,我一个人想想也有点慌。那沼泽田什么地方啊,怎么走得进去啊,我实在是想不通的。”

    张超和陈蓉相视一眼,看来沼泽田里面果然有古怪。张超又道:“大哥,那你有没有看清那女人长啥样?是学生还是什么神经病的?”

    保安摇摇头:“从没看清过,每次都隔得远去了。有回,那女的刚在沼泽田那边,我骑电动车过去看,那女人马上就躲进去了。我估计呀,说不定是哪个神经病,捡破烂的,把家安那边了,那边隔了水,我们也过不去。反正那个疯子也没出来吓人过,所以一直也没去管她。”

    张超想了想,道:“大哥,这疯子,有没有进医学院教学楼那块?”

    保安想了一下,道:“我倒没直接遇上过,但听我们队里的说,他们值班的在监控录象上,有几次看到有个穿白衣服的女人,站在教学楼里。我们怕疯子吓着学生,直接传呼给最近的保安,几次都过去找了,但每次过去,那疯子都已经走了。找不到人。监控录象是装在北边的,那疯子每次出现在南边楼梯口,所以拍不清楚。不过也没听说哪个学生被疯子吓到,所以我们队里领导也没太在乎这事。我们嘛,主要还是抓偷自行车和防别人爬寝室的嘛。”

    张超了解完了关于古装女的事,又问道:“大哥,那你巡逻中,有没有看到大的野生动物?像猴子啊,或者野猪之类的?”

    保安笑笑:“猴子野猪这种不可能的吧,兔子什么的,还是有的。怎么了?”

    张超道:“没事,上次我看到一只好像猴子一样的动物。”

    保安道:“可能狗吧,这里狗啊猫啊还是挺多的。”

    又随便闲聊了几句,张超和陈蓉跟保安道谢,随后两人带着满腹的不解,回去了。

    第八十三章背后的目光

    (91)

    听完了保安的话,陈蓉和张超来到白沙后面的那块草地上,坐了下来。

    张超道:“你现在觉得,整件事,到底是怎么回事?古装女确实存在,并且确实到沼泽田里去了。这沼泽田,怎么走得进去?还有,今天那黑衣女生,又冒出一个求是会。还有一个人文的老头。显然,这两个人都知道医学院的一些事。现在事情越来越糊涂了,我真是彻底搞不明白了。这些事情跟医学院唱戏女人,还有白秋,李伟豪,是不是有关系?隐约感觉,这些都是一件事,但就是串不起来。”

    陈蓉微微皱眉,看着夜色中荡漾着的美丽启真湖,沉吟半晌,道:“我觉得,不管什么事,感觉越来越复杂时,也是即将逐渐清晰的一个过程。”

    张超道:“哦,怎么说?”

    陈蓉道:“我觉得这些事,有些可能现在解释不清楚,到底是人是鬼,也弄不明白。但既然事情已经复杂到一团结了,我们更应该从头回想整件事。”

    张超疑道:“从头想整件事?头在哪?是白秋自杀开始吗?”

    陈蓉摇摇头,道:“这个我也说不清。你觉得你遇到的事情里,哪件最古怪?”

    “好像,每件都挺古怪的。“张超脑中灵光一现,道,“对了,最古怪的,还是我关进七院前,被一个女生拉着,差点拉到湖里去,结果发现是水草。这事,我怎么也想不明白。如果说当时有人把我给催眠了,那这人本事也太大了吧,我难以想象世上有这样的事情。”

    陈蓉皱着眉道:“这事,只有你一个人经历,但听你说起来,确实很奇怪。”

    张超突然冒出一个想法,道:“我以前听人说过,水鬼有找替身的说法。你跟我说过,启真湖04年时,有个女生,第二天要参加唱歌比赛,结果前一天游泳时,淹死了。当时我觉得你说的话,好像逻辑上有些问题,但一时也没想明白。现在我想到了,你说她是游泳淹死的,女生,怎么可能去湖里游泳?不是会走光,被人看到的吗?我从没见过任何女生,会在学校的湖里游泳。”

    陈蓉听了这话,眼睛睁大了,道:“对呀,女生怎么会去湖里游泳呢,就算男生叫着一起去,也不会去的呀。来往学生不是都会看到吗?你的意思是,真有水鬼找替身,而那个女生,是第一个受害人?”

    张超笑了起来:“哈哈,我觉得我们俩今天说的话,想起来还挺滑稽的,跟电视里侦探剧一样,居然都要查04年的旧帐了。哎,也不知道我们想的到底是对是错。可惜这些事,说出来太悬乎,不但警察不会信,连普通人也不会信。”

    陈蓉笑道:“我也彻底傻了,跟着你疯啊,还天天和你一起猜测阴谋论。呵呵,再这么下去,我迟早被医院开除了。”

    张超叹口气:“不管怎么说,这事要是别人遇上,我肯定是当旁观者看待了,哪会深思这么多。但这事发生在自己身上,不想不行啊。”

    陈蓉道:“算了,既然你这么疯狂,我也陪你疯一把了。明天帮你查一下04年湖里淹死的女生资料,到时再看吧。反正我觉得,这事不弄清楚,你也不会甘休的。”

    张超不禁握住了陈蓉的手,道:“你可真好。”

    陈蓉脸微微红起,也不挣脱他的手。

    张超不说话,两人沉默了许久,张超鼓了鼓勇气,低声道:“陈蓉,和你在一起,真的很开心。”

    陈蓉低下头,没有说话。

    张超迟迟道:“你呢?”

    陈蓉抿嘴笑了一下:“我年纪比你大。”

    张超道:“这有什么呀!我是说真的,恩……”

    陈蓉道:“你下星期快考试了,得抓紧复习了。”

    张超笑道:“我都自修这么久了,以前的我,还不会为考试准备这么久呢,这次铁定全过,而且还是高分。”

    两人又不说话了,拉着手,坐在草地上。

    过了一会儿,突然间,张超有种奇怪的感觉,一旁的身侧,好像有人正注视着自己。

    难道是白秋?

    这一个冒出来的想法,让张超顿时感觉不寒而栗。白秋是死了,可是白秋死后,自己明明很长一段时间都看到过白秋。

    最近虽然白秋再也没有出现过,那现在呢?会不会还是白秋?

    张超心跳缓缓加速,看着旁边的陈蓉,以为微眯着眼睛,看着湖面,并没有注意到他此刻脸上的异样。

    难道真是白秋?

    如果她看到我拉着另外一个女人的手,她会怎么想?

    可当时,她对我说,希望我和陈蓉一起生活。到底怎么回事?

    张超缓缓转过头,转了一个九十度直角,往身侧看去。

    并没有站了什么人。他松了一口气,感觉自己是太敏感了。

    恰在这时,他注意到,远处,通往白沙小广场的那条路上,一个人正背对着他们远去。背影看起来,好像是朱晓雨。

    张超不能肯定,况且即便是朱晓雨,自修或者买东西回来,路过这里,看到自己和陈蓉,看了几眼,也再正常不过了。他一时也没放心上,继续回过头,沉浸在和陈蓉的空间里。

    第八十四章淹死的女生

    (92)

    第二天晚上,陈蓉下班打电话约张超,两人又来到白沙后的湖边草地,坐下来。

    陈蓉的脸色,似乎有些激动。

    张超道:“怎么了?”

    陈蓉道:“我查了04年在湖里淹死女生的资料了,还询问了几个现在在学校工作的老同学,拿到了更详细的资料。”

    张超急道:“快说说。”

    陈蓉道:“那个女生和我同姓,叫陈许,是建工学院水资源与海洋工程04级学生,她爸爸姓陈,她妈妈姓许,所以叫这个名字。她是当时建工学院的美女,歌唱得特别好听。那时大学开学不久,还是9月份,有个学校文艺社团组织的唱歌比赛,她报名参加了。结果在比赛的前一天晚上,有五六个路过西区教学楼的学生看到,她正在往湖里游去。当时学生看到时,水已经到她脖子了,没多久,就发现她在水里挣扎。那几个学生都不会游泳,只好留几个看着,另几个跑去找保安,等保安来时,她已经淹到水里看不见了。最后打捞上来,人已经死了。由于她不可能会有自杀倾向,又有这么多学生目击,所以最后定性为去湖里玩水,结果不小心淹死。后来,湖旁边,都立了告示牌,严禁下水游泳,就是这么来的。”

    张超思索了一会儿,道:“玩水的话,不应该走得这么深吧?”

    陈蓉点点头:“按照常理,是这样的,况且一个女生,衣服穿得好好的,也不应该下去玩水,更不会走这么深,去游泳了。”

    张超道:“可这事古怪归古怪,毕竟是4年前的了,和现在事也没什么联系。说不定,那个女生是失足滑下去的,结果下面太滑,踩不稳,越滑越下面了。这虽然是小概率事件,但也不是不可能,毕竟还真有人这么淹死的呢。”

    陈蓉笑了笑,道:“放下这个女生淹死的事不管,还有一件事,你一定会惊讶的。”

    张超道:“什么事?”

    陈蓉道:“这个女生叫陈许,她妈妈是高中老师,她爸爸是人文学院的老师,叫陈德茂。这个陈德茂老师,我看了他照片,居然就是医学院我们遇上的,两次赶我们走的。”

    “啊!”张超大惊起来,“原来,那老头,就是这个淹死女生她爹!那他两次来医学院,两次赶我们走,他肯定知道很多秘密!”

    陈蓉点点头,道:“我和你一样,也是这么想的。”

    张超思索一下,道:“看来要搞清楚医学院的事,必须要先找他了解一下情况了。”

    陈蓉道:“我听老同学说,这个陈老师,自从他女儿死后,性格有些古怪的。”

    张超笑道:“他的古怪已经见识过了,再古怪又能怎么样?还怕被他吃了?反正我又不是人文学院的,又不归他管,自然也不会怕他。对了,我看他年纪,退休了吗?”

    陈蓉道:“退休是退休了,但说他对古代汉语很懂,所以他们学院依然聘他来做兼职讲课的老师,上一些古代汉语之类的课。”

    张超道:“那就能查到他在哪个教室上课了。到时候等他下课,拦下来问问就清楚了。”

    陈蓉得意地一笑:“今天晚上就有他的课,也是考试前最后一节课了,在东区,教室我已经在选课网上查到了。”

    张超大喜:“陈蓉,你真是我的女诸葛啊。快,咱们赶紧去找他。”

    “恩。”陈蓉点下头,道,“不过也不用着急,至少过1个小时,他才放课吧。”

    张超道:“考试前最后一堂课,说不定会提前下课了。我们得赶快过去。”

    陈蓉道:“这倒是,我没想到。那我们快走。”

    两人很快走到了东区教学楼外等着。等了半个多小时,晚上的下课铃响了,过了一会儿,许多学生开始收拾东西走出来。再过了几分钟,东区走出了一个老头,确认一下,正是那个陈德茂老师。

    两人赶紧迎了上去,张超忙叫道:“陈老师,我们有些问题,想问一下。”

    “哦?”陈德茂转身,却一看是张超和陈蓉,有些吃惊,马上又脸板了起来,道,“你们来找我干什么!”

    张超开门见山:“陈老师,医学院那里的事,我知道肯定有些故事,你能不能跟我们讲一下?”

    “哼!”陈德茂怒哼一声,道,“不知道,我回家了!”说着,就快步向一辆黑色小轿车走去。

    两人忙追了上去,张超叫道:“陈老师,我知道你肯定知道一些事,否则你也不会装成医学院的老师,来赶我们走了。我们确实非常想知道医学院的事。”

    陈德茂没有理他们,继续走到车前,开启车门,坐了进去。

    陈蓉道:“陈老师,你女儿的事,也和医学院有关,对吗?”

    陈德茂一愣,随后冷声道了句:“我女儿的事,跟那里没有关系。我已经跟你们说过,晚上不要去那里,你们听着就是了。”

    陈蓉追问道:“为什么不能去那里,你跟我们说个明白,否则我们年轻人好奇心重啊。”

    陈德茂没有应她,钥匙插上车,准备要关门。

    张超扳住车门,急道:“陈老师,你也不希望看到还有人和你女儿一样,对吗?”

    一听这话,陈德茂脸色铁青,道:“我女儿的事,不会再发生了的。放手,不然我叫保安了!”

    张超急道:“我也差点淹死在湖里,我求你告诉我们。”

    陈德茂迟疑一下,最后还是用力地把车门关进来,一言不发,发动了车子,开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