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请 登录注册
当前位置:雨枫轩> 原创长篇小说 > 恐怖|科幻 > 悬疑推理小说 > 禁忌之地 > 正文 > 第077-080章
第077-080章



更新日期:2021-06-28 + 放大字体 | - 减小字体 本书总阅读量:

    第七十七章警告

    (85)

    夜深,明代的古楼中,张超转头之际,猛然发现,地上的影子,并不只是他一个。

    他的影子旁边,出现了另一个黑影。

    披肩的长发,蓬松的长裙,人站在门口,一动不动,但夜风轻微吹动着她的长发和裙摆,带着地上的影子缓缓晃动着。

    “啊!”张超一声大叫,猛地向后跳去,靠在墙壁上,转过头,看向了门口。

    黑衣女生,正站在门槛里,一动不动,脸色白得异常,幽静的眼神,盯着张超。

    张超突然见这么个人站在门口,紧盯着他,不由慌了手脚,颤声道:“你……你干什么?”

    女人沉默不语,依然不动地注视着他。

    张超道:“你……你到底要干什么?”

    这时,女人缓缓说话了,声音有些清脆,又带了些飘渺:“你为什么要跟着我?”

    “我……你是人是鬼?”张超有些思维混乱。

    女人幽幽地冷笑一声:“你猜呢?”

    张超慌道:“你为什么要吓人?”

    女人缓慢道:“你……又……为什么要跟着我呢?”

    张超吞咽道:“我……我看你太古怪了。”

    女人冷哼一声,道:“吓你,只是给你一点警告。”

    此时,张超才感觉到,这女人,应该是个人,不是什么鬼,才慢慢停下恐慌,喘着气道:“给我警告……,给我什么警告,为什么要给我警告?”

    女人道:“让你以后不要再跟着我了,否则,还会有更严厉的警告。”此时,突然厉声喝道,“你怕不怕!”

    一阵回音,响彻在南华园中,张超被她的气势彻底压迫住了,低声道:“医学院停尸房,也是你在说话?”

    女人没有承认,也没有否认,只是道:“以后,不要再跟着我!”

    说完,飘然回转身,向外走去。走了几步,又突然回身,道:“晚上,也不要去医学院。”

    张超急问:“为什么,医学院到底有什么秘密?”

    女人没有回头,只是回答了一句:“希望你不是第三个跳楼的。”说完,一声阴冷的“咯咯”笑起,随后,快步走出了南华园。

    希望我不是第三个跳楼的,难道,这黑衣女人,知道白秋和李伟豪跳楼的背后隐藏的秘密?

    难道,这黑衣女人,就是假扮古装女的人吗?

    但那屋子里传出女人唱戏声,又该如何解释呢?

    叫我不要跟着她,叫我不要去医学院,看来,这女人一定知道许多医学院的事情。

    说不定,说不定,这许多事都跟她有关!

    张超贴着墙壁,寻思着,过了好几分钟,才逐渐平静下来,看着周围黑漆漆,慌得很,忙赶紧逃了出去。

    到了南华园外面,自行车还停在一旁的草地上。

    张超去拿车,趴下头开锁时,眼睛余光一瞥,那是什么东西!

    西南方百米外的草地上,立着一根木头一样的东西。

    张超盯了几秒钟,那木头却突然动了起来,跑得跟狗一样快,飞速朝着西边奔了过去,很快消失在树丛草堆里。

    张超愣了一会儿,寻思着,这是不是就那回遇到的山鬼?

    紫金港难道真的有山鬼?

    那边西面的茂密沼泽田中,是不是还藏了许多不为人知的秘密?——

    第七十八章大变!

    (86)

    张超刚骑上自行车,突然手机响了,拿起来一看,是个一长串的奇怪数字,不是手机的号码。

    估计又是什么骗钱的电话吧。

    接起来一听,里面传出一长串“兹兹”的声音,过了好一会儿,还没听人说话,张超忍不住对着手机吼道:“谁呀!”

    依然是“兹兹”的响声。

    张超骂道:“有话快说,没话我挂了。”

    “咯咯咯咯……”一阵令人毛骨悚然的男声笑了起来。

    张超一惊,觉得对方古怪,道:“你到底是谁啊!干嘛的!”

    电话里,一个惨淡的男声缓缓道:“医学院的秘密,你不想知道了吗?呵呵呵呵……”

    张超怒道:“你到底是谁?”

    男声依旧用他的频率回答道:“白秋,李伟豪,真的会自杀吗?哈哈哈哈……”笑完,就挂了电话。

    张超一听,惊恐交加,忙回拨过去,响起来的,却是电话是空号的声音。

    这男的到底是谁?他怎么知道医学院的事?

    还有白秋和李伟豪,他们的死又有什么秘密?

    现在好像更成一团糨糊了。

    张超仔细地思索着,看来还是先回去,查查这到底是什么号码再说。

    当下,赶紧踏车回宿舍,到了宿舍,站在123的门前,张超突然有了一种说不出的感觉。

    什么感觉?

    总之是压抑,不快乐的一种心境。

    掏出钥匙,犹豫一下,开了门,亮起灯,看了一眼寝室。

    好像,好像有点感觉不对劲。

    几秒钟后,反应过来,对了,黑猫去哪了?

    窗户开着的,没有关,黑猫难道出去大小便了?

    张超走向了窗前,但临近厕所门口时,闻到了一股铁锈的味道。

    铁锈?鼻子再抽了抽,不对,不是铁锈,是血腥味!

    他一步蹿入厕所里,但里面的景象惊得他一动也不能动,身体完全软了下来。

    厕所的小窗户上,那窗户栓上,挂着的,正是黑猫。

    只见黑猫的头被穿在窗户栓上,下面连着的,是黑猫的整张皮,里面的肉已经被人生生剥了下来,不知去向,全是鲜血,顺着墙壁一路流到了下面的地上。

    “喝——”倒吸一口凉气,感到整张背都粘了汗水,张超大口喘息着,随后捏起了拳头,惊怒交加地低吼着:“谁!哪个畜生干的!畜生,畜生啊!”浑身抖动得厉害。

    过了几分钟,忙转头跑出去,叫来林一昂。

    起先林一昂见他古怪的模样,嚷嚷着:“你拉我来干嘛呀,又犯病了啊——”但当他来到厕所,看到这一幕是,也闭上了嘴,心跳急剧加快着,过了半晌,才道,“这……这东西,哪个……狗东西干的?”

    张超摇了摇头,深深吐出一口气,道:“不知道。之前我收到一个电话,我想,可能是电话那头的人干的。”

    林一昂道:“什么电话?”

    张超拿出手机,把那个号码给他看,道:“打过去是空号,可能是什么软件打出来的电话。”

    随后,赶紧打开电脑,搜了一下,知道这电话是用SKYPE之类的这种网络电话打的,打出来后,回拨自然是空号了。而且这种电话许多人专门用来打骚扰、恐吓电话,根本查不到源头是谁打的。

    林一昂道:“这事,报警吧!这事,可不是小事了。”

    张超道:“没用的。对我来说是大事,但在警察看来,不过是死了个猫,就像邻里纠纷一样,最多给我们做个案件登记,根本不会去查的。就算查了,这种网络电话的源头,最多查到IP,如果用的又是虚拟IP,又有什么用呢?”

    林一昂道:“以前半夜我敲你玻璃,是为你治疗的手段。这次这种事情做出来,我觉得大有古怪了。”

    张超道:“实话跟你说吧,我和陈蓉前几天都收到一个快递,里面都是个骨灰盒,盒里写着一个叫李家明的名字。我怀疑今天这事,和那什么的李家明有关。”

    林一昂惊道:“骨灰盒?李家明又是什么人?”

    张超道:“一个新加坡留学生,过去追求陈蓉失败,后来自杀了,但事情都过去好几年了,这个名字突然重新冒出来,哎……我觉得事情越来越乱了。”

    林一昂思索一下,道:“你在医学院遇到的怪事,还有最近的事,莫非,都是和这李家明有关?”

    张超道:“可他实实在在已经死了,除非是他的什么朋友来替他报仇。但他追求陈蓉失败自杀,也不能怪陈蓉啊,这样来报仇,也未免太……”

    林一昂道:“南洋人古怪得很,要小心啊。今天居然把你猫杀死挂在你寝室,我说句难听点的话,最近,你和陈蓉都要提高警惕了。”

    张超道:“你的意思是?”

    林一昂道:“如果需要的话,我建议你们俩,还是避他妈的一避吧。”

    张超道:“你让我们离开学校?可我觉得,学校里总是最安全的吧?保安这么多,谁敢来学校里惹事啊。”

    林一昂道:“这个我也说不好,一般人不敢来学校闹事,可这南洋人就难说了。如果下次遇到古怪的事或者可疑的人,赶紧打电话给我,我也帮你们料理一顿。”

    张超有些感激地看着林一昂:“老林……”

    林一昂淡然笑道:“如果接下去是感性的话,就不要说了。是性感的话,你一个男的说出来,也恶心了,哈哈。”

    第七十九章速度

    (87)

    第二天陈蓉下班,张超将昨天黑衣女人的事跟她说了,但黑猫被人活生生剥皮和接到电话的事,没跟陈蓉提起,怕陈蓉会想着害怕。

    陈蓉听完黑衣女人的事情,非常好奇,道:“你的意思是,白衣古装女,很有可能是那个黑衣女人假扮的?”

    张超点了点头,道:“我看她样子这么古怪,尤其她走路的那种感觉,跟死人一样,估计是演死人演惯了,我看,八成就是她!”

    陈蓉不解道:“那如果真是她,她半夜假扮古装女,吓人有什么意义呢?”

    张超摇头道:“这就不知道了。”

    陈蓉道:“那你问过,她为什么要吓你了吗?”

    张超道:“她说是因为我跟着她,给我一点教训。但我是因为她穿得这么古怪,长得又有点像白……所以才会跟着她的。你说她穿这么古怪,到底是干嘛去的?”

    陈蓉也是摇头:“我也猜不出来。”

    张超道:“她还跟我说,让我晚上不要去医学院。你说,是不是她在搞什么古怪,医学院那边的事,都是跟她有关的?”

    陈蓉叹了口气,道:“这么说起来,好像确实跟她有关。以前的那个古装女,恩,如果能看到保安室的监控录象就好了。”

    张超突然醒悟过来:“你说如果真有古装女时常出没,保安怎么会不知道的?他们每天看着监控录象,一定早就知道了呀!”

    陈蓉道:“学校监控录象这么多,录象室里就几个保安值班,哪会看得过来。况且晚上灯光暗,不注意,不会发现什么古装女之类的。只要不企图盗窃,触发了警报器,就没人关注。不过照你这么说起来,这么长时间,总会有保安应该注意到医学院那块,有个白衣女子经常半夜三更出现才对呀。”

    张超心下一思索,道:“要不我们去保安室,请他们给我们监控录象看吧?”

    陈蓉笑着摇头:“不可能的,监控录象可不会随便提供给学生。”

    张超想了想,又道:“那我们晚上去找医学院附近巡逻的保安,说不定能问出些什么东西。”

    陈蓉似乎有些犹豫:“说实在话,我现在已经不太想晚上去医学院那边了。”

    张超自然明白,那天晚上在地下一层的停尸房外,黑衣女生一声大叫“你们不怕报应吗?”就算是男人,也都差点吓得魂飞魄散了,更何况陈蓉毕竟是个女生。

    张超沉吟片刻,道:“那我去吧。”

    陈蓉笑起来:“好吧好吧,你非得想去,那我也一起去,你一个人去,我也总有些不放心。”

    张超点头笑道:“好,你可真好。我先去买包利群,晚上见了保安,递个烟上去,他自然也会透露些知道的东西。”

    (88)

    到了晚上9点多,张超和陈蓉来到医学院旁,停了自行车,走到外面马路上,想找巡视校园的保安。

    两人站在南北走向的那条马路上,张望了五六分钟,只见了几个轮滑队刷学校的过去了,没见保安的车过来。

    这时,张超手指一点,道:“你快看,又是那贱人。”

    陈蓉顺着他手指看去,医学院外面那条东西走向的马路上,离他们一百多米外,黑衣女人正在快步地走过来,朝着医学院走去。

    张超赶紧把陈蓉拉到一棵树后,他们是在南北方向马路上,黑衣女人是东西方向的路上,隔了又远,所以没被她发现。张超道:“看样子,她还真往教学楼里面去了。”

    陈蓉微微抓紧了张超的胳膊:“这……这么晚了,她……会去做什么?”

    张超迟疑一下,道:“你说,我们要不要过去看看?”

    陈蓉沉吟了一下,微微皱眉,道:“好,本来我是不想再晚上去医学院的,但今天听你这么说起来,好像这女人确实很古怪,我也很想知道她到底是什么人。恩,那我们也跟上去看她到底在干嘛吧?”

    张超握了下拳头,狠声道:“这次她再敢装神弄鬼,我就不当她是女生了,直接拳头上了!”

    陈蓉扑哧一声笑出来:“说不定她也是这里的学生,你打了她,小心被她男朋友揍哦。”

    “怕个屁!”张超一下子感到自己都有睥睨天下的豪气了,干瘦的手掌一握拳,招呼道,“走,我们上去瞧瞧。”

    陈蓉看着他的模样,笑了笑,跟着他,一起朝教学楼走去。

    今晚没带电筒,真是个遗憾。

    这是张超走到教学楼北面楼梯的第一个想法。

    望着乌漆抹黑的楼道,想着黑衣女人说不定又躲在哪里注视着他们,身上不由有些毛骨悚然。

    陈蓉看了看他,轻声道:“走呀,你在干嘛?”

    “唔……”张超犹豫一下,“我在思考这女人会躲在哪里。”

    陈蓉不屑道:“你要不走,那咱们就回去。”

    张超一哼,道:“你跟着我,我会保护你的,不要怕啊。”

    两人一起悄悄走上楼梯,楼梯很暗,他们也走得很慢。张超算是见识过那女人的伎俩,总是躲在最黑的地方,所以每个转角,他都看得非常仔细。

    到了二楼,走出楼梯,到走廊上,朝着远处张望了一下,没有人。

    恰在这时,“咚咚”……“咚咚”,每隔几秒钟,间歇性地响起了那久违的敲门声。

    张超和陈蓉都脸色一变,相互望了一眼。

    空气似乎瞬间凝固起来。

    张超沉思一下,道:“原来古装女果然是那贱人装的,哼!”

    陈蓉点头道:“只是不知道,她到底来干什么。”

    这黑衣女人故意换身破衣服,还经常半夜来敲门,到底是要干什么!

    一定有某种不可告人的秘密。

    张超一咬牙,道:“我们快点上去。”

    陈蓉一点头,两人一口气,一路跑到了五楼。正要继续跑上去,陈蓉拉住张超,道:“要不要直接从南面楼梯上去,兜住她?否则我们从这里上去,再从走廊走过去,一定会被她跑了。”

    张超道:“好,这次一定要抓住她,再送她到保安室,哼哼,到时你们医院再给她一个精神鉴定,说是有危害性的精神病,直接关起来得了!”

    话一说完,两人马上走出楼梯,走到五楼的走廊,向南面跑去。

    可他们刚跑到一半,敲门声却突然停了,两人停下脚步,相互看了眼。

    张超疑道:“我们声音这么轻,不可能被她发现的吧?”

    陈蓉道:“不可能听到的。”

    张超笑了起来:“估计是她装神弄鬼敲累了吧。我们过去抓着她!她要干反抗,嘿嘿,反正是个女人,我一拳过去得了。”

    陈蓉道:“可别打太重了。”显然,对于这古怪的黑衣女人,陈蓉也并不反对张超直接动用“武力”。

    两人继续沿着走廊向南去,在即将走到尽头楼梯之时,却突然,一道白色人影从上方楼梯那里跑了下来,一个拐弯,就向下去了,一个拐弯,就看不到人影。

    张超和陈蓉看到这人突然跑下来时,都愣了一下,过了好几秒,才反应过来,但人影已经不在他们视野内,跑到下面去了。

    第八十章疑踪迷局

    (89)

    两人愣了一下,白衣人影就跑出了视野之外。

    张超和陈蓉走到楼梯口,他看了看楼梯,愤恨地骂了句:“没想到还是被那贱人跑了!恨啊!”

    陈蓉却看着楼梯出神,半晌都没有说话。

    张超奇怪地看了看她,道:“你怎么了?”

    陈蓉嘴巴动了动,似乎声音有些发颤:“这,你说,跑的,有没有太快了一点?”

    张超这时才突然想起,刚才那白色人影下去的速度,还确实有点快得不正常呀。目光呆滞地看着楼梯,许久才说:“好像……好像是太快了?”

    陈蓉道:“一个……女的,能跑这么快吗?”

    张超嘴巴感觉很干,吞了吞口水,缓缓道:“我,也不可能跑这么……快。刚才,刚才好像……不是在跑,好像……是在飘。”

    “你们又跟踪我吗?”一个突如其来的女声,吓得张超和陈蓉都向后退了几步。抬头看去,五楼六楼中间的转角楼梯上,居然站着黑衣女人。

    张超大惊:“你……你不刚刚跑下去了吗?”

    黑衣女人鼻子冷哼了一声,没有说话。

    陈蓉看着她,严肃地问道:“同学,你到底是来做什么的?”

    黑衣女人冷笑一声,缓缓道:“我警告你们好几次了,不要跟着我,你们总是不听,哼哼,如果出了什么事,可别后悔。”

    张超盯着她,道:“你这话什么意思!”

    黑衣女人没有说话,目光犀利地扫视着他们两人,缓缓走下楼梯,朝下面走去。

    “站住!”张超喝道,“刚才跑下去的,到底是谁?”

    黑衣女人停下脚步,缓缓回头,诡异地一笑,道:“你们破坏了我的好事,我还会告诉你们吗?”说着,扭头又继续往下走。

    这时,陈蓉拉拉张超衣袖,贴耳轻声道:“她手里有相机。”

    张超注意一看,这时才发现,女人右手里,拿了个小巧的黑色相机,要不是陈蓉提醒,他还不会注意到。

    这女人拿个相机干什么?该不会来拍古装女的吧?

    刚才她在楼上,古装女也在楼上,说不定,她相机里还真拍下了什么。

    张超当即追了几步下去,叫道:“站住,你相机给我们看一下!”

    黑衣女人头也不回,冷笑道:“你们想抢劫吗?”

    陈蓉道:“你半夜穿成这样,又一个人来这里,到底是干什么!”

    黑衣女人鼻子一哼:“学校里有规定学生晚上不能出去吗?”

    张超惊讶道:“你是学生?”

    黑衣女人道:“你们不用管我是谁,总之,没有规定我该穿什么,该来什么地方。你们如果想抢劫,哼哼,”突然厉声一喝,“敢吗!”

    说不出为什么,这个黑衣女人看起来瘦弱,但语气中有一分咄咄逼人的威胁,很有震慑力。被她这么一喝,张超顿时没了主意,转头看向陈蓉,陈蓉微微摇头,轻声道:“让她走吧。”

    黑衣女人下了楼,到了他们视野之外,传来幽幽的一声:“你们最好以后别来这儿了,出了什么事,可不要怨我。”

    张超和陈蓉依然站在楼上,面面相觑,突然,张超一个箭步冲了下去,快速追到那个黑衣女生,一把拉起她的手,就要夺相机,嘴里骂道:“老子今天就抢劫了,怎么着吧!”

    女生右手相机抓得紧紧的,就是不让他夺走。随后,左手一耍,啪一声,什么东西甩到了他脸上,脸上剧烈疼痛。

    张超抬眼一看,地上掉了一个巴掌大的小笔记本。张超微一思索,赶紧放开女生,冲过去,抢起笔记本,随后快步跑回楼上去。

    女生站在原地,冷喝道:“还给我!”

    张超狠声回骂:“滚吧你,装神弄鬼,早点死死掉算了!”

    女生冷声一哼:“以后出了什么事,我可不会管你们!”说完,似乎很生气地一哼,随后走了下去。

    张超跑回陈蓉面前,陈蓉奇怪道:“你抢了她什么东西?”

    张超拿起那本笔记本,道:“一本小本子,不知道里面写了什么。但看她好像挺紧张的样子,先翻开看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