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请 登录注册
当前位置:雨枫轩> 原创长篇小说 > 恐怖|科幻 > 悬疑推理小说 > 禁忌之地 > 正文 > 第073-076章
第073-076章



更新日期:2021-06-28 + 放大字体 | - 减小字体 本书总阅读量:

    第七十三章神秘的礼物

    (79)

    第二天中午,张超收到一个电话,是送快递的,让他去下面拿。

    他回想一下,没人给自己发快递呀,怎么回事?

    他来到白沙小广场,快递交给他一个包裹,让他签收了。拿到手里后,感觉挺沉,看大小,似乎和前几天陈蓉收到的骨灰盒差不多大,心下起了一种不好的预感。

    再看包装上的地址,发件地上海,寄件人名字还是写着“风水师”!

    张超大惊,慌忙回了寝室,拿出刀来,把外面的纸板盒切开,见鬼,真是骨灰盒!

    张超气得浑身发抖,到底是谁在搞鬼!

    不知哪个畜生,送陈蓉一个骨灰盒,里面是一张写着“李家明”的人形纸片。

    今天,张超也收到一个骨灰盒,里面又会是什么?

    他拿起盖子,一看,空无一物。

    再看,盒中最底下,似乎是用刀,歪歪扭扭地刻着三个字:“李家明。”

    又是李家明!李家明到底是谁?

    陈蓉说是她以前的一个病人,一年前已经死了。

    那现在又是谁送的骨灰盒,上面刻了死人名字呢?

    想起陈蓉当时的说话,似乎隐瞒了什么。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看来还得找陈蓉,一定要问个清楚。

    一直等到晚上七点多,陈蓉下班回了学校,两人一起在外面吃了饭。最后,张超才吞吞吐吐道:“陈蓉,有件事,我必须问清楚。”

    陈蓉看他严肃的模样,似乎有些慌,道:“什么事?”

    张超沉吟片刻,抬头道:“李家明是谁?”

    一听到“李家明”这三个字,陈蓉脸色白了一下,低下头,沉默不语。

    张超认真地看着她,道:“到底发生过什么事?”

    陈蓉缓缓抬起头,道:“你为什么今天突然想起这个了?”

    张超吸了口气,又缓缓吐了出来,道:“今天,我也收到了一个骨灰盒,里面刻着‘李家明’的名字。”

    陈蓉脸色大惊,急道:“谁送的?”

    张超道:“和你的一样,也是从上海寄出来的,寄件人还是写着‘风水师’。”

    陈蓉眉头皱了起来,沉默着不说话。

    张超道:“是不是有什么不方便说的?”

    陈蓉缓缓摇头,道:“好吧,本来有些事,我不想再提起了。不过现在又找上来了,我看还是直接告诉你吧。”

    张超顿时立起精神,听着她把话讲下去。

    陈蓉缓缓道:“李家明是我的大学同学。他是新加坡人,作为交换留学生的性质,来这里留学一年的。他个子比我还矮一点,长相也不好,到Z大后,分到我们班。平时他比较沉默,我们和留学生基本上都很少说话,他也不太和其他留学生说话。就这样,他总是孤零零的一个人上下课。有一次,我觉得他一个人每天孤零零的,看着有些可怜,就好心找他一起吃了顿午饭,跟他聊了聊。他说起家里情况,他家是新加坡一户富豪人家,不过他父母在他很小的时候,就相继得了怪病死了。其实他性格并不古怪,只是有些内向,不大喜欢跟不熟的人说话罢了。之后,他三天两头叫我一起吃饭,刚开始,我还跟他一起吃饭,到后来,我觉得他似乎有些不对劲,每到吃饭时间点,都会打我电话,叫我到食堂来一起吃。我自然就烦了,让他不要再打电话给我。接着的几天,他确实没打我电话过了。但过了没多久,他又开始天天打电话,叫我一起吃饭。我问他为什么一定要我一起吃,他说他很喜欢我。但我对他实在没有一点感觉,无论他的身高,他的外貌,还是他的性格,都是我接受不了的。当时我就很果断地回绝了他,让他不要再胡思乱想了。我以为事情到这里,就平息了。谁知道,他从那时开始,变本加厉地开始骚扰我。每天打我电话,害我把手机卡都换了3张,还在我网上的空间到处留言,我当时把所有空间都关了。最后,我实在受不了他的折磨,就把他叫出来,跟他说清楚,我再也不想看到你,请你永远不要再骚扰我,永远。他问我是不是不想看到他了,我很果断地说永远不想见了。结果后面的一个多月,他再也没有骚扰我,上课遇到,也不会再看我。我以为事情总算结束了。谁知道,一个多月后,他回了新加坡,半年后,从其他系的留学生那得知,李家明回去不久,就跳海自杀了。”

    张超听完,面色凝重,道:“那是多久前的事了?”

    陈蓉道:“都快4年了。”

    张超道:“那李家明,是不是真的死了?”

    陈蓉点了点头:“当时我也不相信他就这样自杀了,我在网上问了他们同一批的另外几个留学生,他们肯定了这件事,并把李家明家里办丧事,出殡的这些照片都发过来了。当时知道这件事,我也非常震惊,吓了好几天。”

    张超深思片刻,道:“那你说,莫非李家明自杀,是因为当时你拒绝他的缘故吗?”

    陈蓉摇摇头:“我也不知道。”

    张超皱着眉,缓缓道:“该不会他亲戚因为这件事,来报复吧?”

    陈蓉道:“我不清楚。当时听他说,他也没什么亲戚朋友,只有一个爷爷在世。但现在这么看来,似乎也只能说是他亲戚或者朋友,来报复了。”

    张超骂了句:“不管哪个畜生,敢这么搞,一定饶不了他。”又看向陈蓉,坚毅地道,“你放心,有我在,不会让人伤害你的。”

    陈蓉微微一笑,似乎很开心听到这话。张超看着她的表情,也不禁心头一甜,真想扑上去亲一大嘴巴。

    第七十四章我们在天上的父

    (81)

    第二天是周六,吃晚饭时,陈蓉找到张超,道:“等吃完饭,带你去个好地方。”

    张超笑眯眯道:“多好的地方。”

    陈蓉道:“团契。”

    张超一脸不解:“什么团契啊?”

    陈蓉道:“就是上次我跟你提过的杨哥,不是说会解释你为什么能看到那个吗?”

    张超道:“杨哥有空了?”

    陈蓉摇头:“杨哥最近在出差,没回杭州。今天去紫金港的团契。团契的意思就是基督教牧区下面的一个小组的叫法。紫金港团契就在望月公寓那里。”

    望月公寓是位于紫金港后门出去的一个小区,那里是当地农民拆迁分的房子,现在大部分都是出租给学生或者附近上班的人。

    张超对杨哥有兴趣,不过对这基督教的团契还真没兴趣。以前也有人向他传教,别人一说起“我们在天上的父”时,他就毫不客气地说:“你们在天上的父,关我屁事。”传教的人性格都好,自然也不会回嘴骂他,不过见他这样的“货色”,显然是点化不了的妖孽,自然也不会继续跟他宣扬主爱精神了。

    现在让他去参加团契,不知道会不会遇上以前被他骂走的传教人,一时有些犹豫不决。

    陈蓉央求道:“就去吧,教会里的人都特别好,不管你信不信,他们对人都很热情。况且这几天的事,压得心里难受,去那边感受一下《圣经》的力量,加强点信仰,也是好事嘛。”

    张超并不愿去,不过见陈蓉这么坚持,也只好答应下来。

    到了6点多,两人出了学校后门,到了望月公寓。陈蓉带着他,走到一栋单元楼,上了4楼,敲了门。

    门一开,里面走出个圆头方脸,戴眼镜的男子,一见陈蓉,忙热情招呼:“啊,陈蓉来了,快进来,快进来。这位是……”

    陈蓉笑道:“他是慕道友。”

    张超听不动慕道友的意思,只顾着点头:“对对对,我是木刀油,我是木刀油。”

    陈蓉又介绍圆头方脸的男子:“这是陈忠,我们都叫他忠哥的。”

    “哦,忠哥,你好。”张超转头凑着陈蓉耳朵,道,“怎么像黑老大的叫法?”

    陈蓉掩嘴扑哧一笑,陈忠将他们俩迎了进来,里面还有十多个男女同学,一看到,就热情地招呼:“蓉姐,好久不见了,你来啦。”“蓉姐,这位同学你还没介绍一下呢。”……

    陈蓉一一向张超介绍着,反正人挺多的,他也记不住,只记得两个小组长,都是美女,一个是经院的徐海霞,一个是外语的孙静。这两个人都比他大,他只好违心地叫着“海霞姐”、“静姐”。

    心中纳闷,怎么一来这儿,老子见谁都叫哥呀,姐的。该不会还有叔啊,伯的吧。

    大家一起坐了一会儿,随便瞎聊了些,张超渐渐觉得这里的人都特真诚,特热情,仿佛是个亲兄弟姐妹般的大家庭,一种回归组织的感觉油然而生。

    过了一会儿,陈忠走过来,看了看张超,对陈蓉道:“这位弟兄就是杨哥说的,遇上了一些困难的?”

    陈蓉点头道:“恩,是的。”

    陈忠笑着对张超道:“不要怕,没事的。只要主在你心中,任何东西,都有力量战胜。”

    张超尴尬道:“可是我还没信基督啊。”

    陈忠笑了起来:“没事,慕道友嘛,等下你们先聊着,我去给你们烧大盘鸡。等到8点多开吃。”

    学生们都高兴地叫了起来:“忠哥亲自下厨,那味道可怀念类!”

    陈忠笑着走到厨房去,关了门,其他人在大厅里围成一圈坐下。

    孙静道:“咱们先做祷告吧。”

    随后,大家都闭上眼,低下头,口中念着:“我们在天上的父,愿人都尊你的名为圣,……”

    张超木然地坐着,陈蓉看了他一眼,赶紧拉他一下,让他也低下头,别傻立着。

    祷告了几分钟,大家抬起头,张超惊讶地看着几个女生都眼眶红红的,显然是祷告时感动得哭了,心中不由惊叹:“这信仰的力量可真够大呀。要给我这么强大的力量,什么妖魔鬼怪全部灭了。”

    随后,大家一起唱诗歌,反正基督教的歌都很简单,跟着一起唱,唱个几遍就会了。张超虽然也跟着大家唱,但声音明显小到只有他自己听得到,再看别人表情,越唱越开心,最后手舞足蹈站起来跳舞,他实在理解不了,不就唱歌嘛,KTV里都没唱得那么兴奋,现在没配乐,居然还能唱出高xdx潮来。

    唱完之后,又是讲经,讲完经,陈忠拿出大盘鸡,大家一起吃了。过后,众人都回学校,陈忠却把张超叫了下来:“张超,今天还有时间聊聊吗?”

    张超一听,自然知道要聊什么了,他一大堆谜团未搞明白,非常需要一个人来解释,忙道:“有时间。”

    陈忠笑了笑,送走了其他学生,此时房子里,就剩他、陈蓉和张超。陈忠热情地道:“来,坐下吧,来这里就当自己家一样。”

    张超和陈蓉都坐下后,陈忠先开口道:“我听杨哥说,你看到鬼魂了?”

    张超一愣,随即道:“我也不知道是不是鬼魂。但是我女朋友之前已经死了,我不知道为什么,后来失忆了,忘记她已经死的事实。结果接着的几个星期,她几乎天天晚上来找我,我都跟她一起说话。”

    陈忠点点头,道:“唔……我问个不恰当的问题,她有没有害你过?”

    张超一愣,摇头道:“没有啊。对了,基督徒也信鬼神吗?”

    陈忠笑道:“我们只信耶和华,但鬼确实是存在的,这一点,我们基督徒一直以来都是相信的。《圣经》中也记了许多鬼的事情。许多人身体不舒服,或者生病,有些当然是因为细菌、病毒的关系,我们深信科学的,呵呵,不过有些病,是因为鬼的影响。比如说人去了某些阴暗的地方,有些是可能阴暗的地方滋生的细菌病毒多,有些则是鬼的作用。《圣经》里记载的最多的就是古代的麻风病。麻风病在古代很常见,但是主耶酥呵斥鬼怪出来,离开人的身体,很快就能康复了。”

    张超好奇心大起,道:“忠哥,那你说,我见到的是鬼吗?”

    陈忠笑着摇摇头,道:“这我也不清楚,也或许是有人故意这么做吧,呵呵,不过不管是人是鬼,你只要有信心,自然就不会怕,自然就能战胜了。”

    张超道:“有信心,这怎么说?”

    陈忠道:“对我们基督徒来说,战胜魔鬼的信心,来自于主的信仰,因着主的信,而得生。你不是基督徒,但道理是同样的,靠着你的信心。”

    “靠着我的信心?”这话听着这么耳熟,即使这话很容易理解,人只要信心够大,自然什么也不怕,但要做到,也太难了。

    半夜的时候,如果你突然发现后面站了个人,你敢大喊一句“去你马拉戈壁,老子信心大得直接压死你”吗?

    张超自知很难做到,只能转而寻求捷径,问道:“忠哥,如果真是撞邪了或是撞鬼了,你能降妖吗?”

    这话一说,陈蓉和陈忠都扑地笑了出来。陈蓉道:“你当忠哥是法师啊!”

    张超正经地道:“《驱魔人》电影,好像是真事改编的,不就是基督教牧师来驱魔吗?”

    陈忠笑道:“这个我可不行,我自保有余,帮人可没这本事。还是得靠你自己呀。等杨哥回来后,你再和他聊聊。他知道你的原因。”

    张超无奈地点点头。

    两人回去后,走在路上,陈蓉道:“今天感觉怎么样?”

    张超道:“今天算是彻底改观我对基督教会看法了。”

    陈蓉道:“怎么说?”

    张超笑道:“我以前只当是群被洗脑的,跟传销一样,今天才知道,原来是真的信仰。看着他们每个人性格都那么热情真诚的,而且好像都很开心,在一起,跟兄弟姐妹一样,难怪都称呼对方弟兄姊妹的。哎,有信仰倒真是件好事,可惜我没信仰。”

    陈蓉道:“去和他们聚会,我也放松多了。哎,最近怪事多,是该放松一下。”

    第七十五章黑猫回来了

    (82)

    张超回到寝室后,正在盥洗台洗刷,突然,窗外一声“喵”,他被这突如其来的声音吓了一跳,随即转头看出去,空调柜上,正趴着一只黑猫。

    张超忙拉开窗户,激动道:“贝贝,你还活着!”

    黑猫歪头鄙夷地看他一眼,似乎在说:“老子当然活着,你咒老子死啊!”接着一把跳了进来,依然懒洋洋地爬回它原来的窝,趴着地上看着张超。

    张超道:“你饿了吧?”说着,从零食袋里拿了些薯片饼干出来,倒给猫吃。

    黑猫一看到吃的,马上精神起来,趴在碗里很快全部吃完,显然,几个星期的流浪生活过得并不好。

    等黑猫吃完,张超抱了起来,这时,却发现黑猫头上少了一个拇指盖大的毛,上面白肉露着,已经结痂了,他忙把猫全身翻一遍,背上和前抓上,都是已经愈合了的伤口,尤其是脚上,一道三公分长的毛全部没了,黑红的痂印还在。

    张超想起那天晚上,他躺在地上不能动弹,当时听到一个人上来的脚步声,是黑猫跑下去了。后来找不到黑猫,只看到黑猫丢下的毛,他以为黑猫遇难了,没想到黑猫居然能活着,还自己回来了。

    张超忍不住急问:“贝贝,那天晚上你跟谁打架了?”

    黑猫自然没有反应,无辜地看着张超。

    张超看着它,知道它不会说话,只能放弃,爬回床上准备睡觉。

    睡到了半夜,突然,安静的寝室中一声巨大的“喵”叫,张超被惊醒,一把翻身坐了起来,只见黑猫从窗口跳了出去,接着又是几声激烈的猫叫声。

    莫非谁来到外面?

    张超赶紧爬了起来,跑向窗口,趴着张望,但这时,只听到黑猫叫声继续着,却没看到猫。

    从声音判断,黑猫可能已经跑到白沙小广场那块了,他站在寝室后面,自然看不见。

    心中想了几秒,当即以最快速度套了衣服,冲出寝室。

    到了外面,一个人影也没有。

    张超叫了声:“贝贝,贝贝。”也没有回应。

    这里就寝室楼下,虽然是深夜,但旁边这么多学生睡着,不管是人是怪,他都不怕。走出去绕着白沙两圈,没看到人影,黑猫也不知去向。

    思索一下,这样再绕下去,也不是个办法,无奈只好回了寝室。打开门,发现黑猫正趴在窝里。

    张超走过去,随口问了句:“刚才发生什么了?”

    突然,张超一低头,发现黑猫身上都是血迹,黑猫浑身发抖着,一直舔着自己的爪子。

    张超俯下身,仔细一看,大惊失色。黑猫的右前爪,居然一小截没了。血流如柱,染红了前面一块地。

    张超赶紧找出件不要穿的衣服,用剪刀裁下来,抱起猫,把它包扎上。

    此时的黑猫,也分外乖巧,似乎明白主人是为了给它治疗伤口,虽然仍痛得浑身发抖,但非常安顺着配合着。

    等到处理完,张超吐了一口气,看着自己沾满鲜血的手,想到黑猫在外不知被谁伤成这样,一股愤怒和恐惧一起袭来。

    按说,如果有人在外面走过,每天来来往往的人这么多,黑猫从来没有跳出去看过。

    这次黑猫激动到要跳出去,那是不是说,在自己半夜睡觉的时候,有人已经靠近窗户了?

    所以黑猫出于本能保卫地盘,才会冲出去的?

    这个想法一冒出来,他把自己吓了一跳。

    半夜,寝室就他一人,已经熟睡。却还有人,悄悄地靠近了玻璃窗。

    如果不是人呢?是其他东西呢?

    一张苍白的脸,就静静地贴在窗上,一声不响地看着你,看着你睡觉。

    当你惊醒的时候,她却飘然转身离去。

    想到这里,张超忍不住打了个寒战,洗完手快速爬回床上。但今晚躺在床上,再也睡不着了,不时想着床旁是不是站了什么人,没闭多久眼睛,就会睁开来张望一下。尤其是当他每次抬头看向窗外时,心中总有一分莫名其妙的感觉。

    折腾了一晚上,到了黎明才睡着——

    第七十六章古楼幽深

    (83)

    第二天是星期天,张超由于黎明才睡着,一直睡到中午才起床。

    起来后,发现黑猫微闭着眼睛,趴在那里一动不动。

    张超起先还担心死了,过去才发现,黑猫只是在休息调整。受了这么重的伤,一时间恐怕难以恢复。张超将消炎药混合在饼干碎里,用水拌了,给猫吃,猫瘸着腿,走过来,吃了几口,又回去睡觉了。

    张超叹了口气,实在不知道是谁,又为什么把黑猫伤成这样。

    中午跟陈蓉一起吃饭,陈蓉知道了黑猫的事,也是一阵狐疑,一起想了半天,想不出所以然,只能叮嘱张超,以后睡觉关了窗户,宁可让猫拉在宿舍里。

    张超点点头,心中不爽。

    陈蓉下午晚上要和同学一起出去玩,张超只能一个人去东区自修。

    自修到了近10点,张超出了教室,从地下车库拿了车,骑出来,心中不由一想,今天总不会还遇到那倒霉的黑衣女人了吧。骑到马路上,还是忍不住回头朝南看了下,没什么黑衣女人。

    不知道为什么,遇到那黑衣女人,心中有些慌张,但同时,心中似乎又会产生一丝即将接近真相的兴奋感。如今回头,马路上看不到黑衣女人,好像又有那么些许的失落。

    该不该顺着南面的马路骑一圈,看看?

    突然冒出的这个想法,张超心中咯噔了一下。他竭力想把这想法压制下去,但想法就像发了芽的生姜,一直在往上顶。

    人总是这样,好了伤疤忘了痛。就像炒股票,就算亏得再多,一段时间没亏后,又会想着再干一票,说不定下一次就是连续涨停板呢?还有如同学生考试前玩游戏,挂了,下定决心以后好好努力。结果再次临了考试,又忍不住玩游戏,还是挂了。

    循环往复,是人类的天性。

    如果张超此时站在医学院里,他一定想着赶紧出来才是,根本不会有好奇心,寻找什么黑衣女子。

    但现在站在学生回宿舍的马路上,来来往往的人这么多,哪有怕的念头。

    心下决定,当即掉转车头,往南面骑去了。

    一路上遇到几个轮滑队刷校园的学生,心中更加塌实,哪会害怕。

    到了南面马路,虽然一眼望去,人流稀疏,只有个把学生在走,可能是自修回去的,也可能是闲逛的。但毕竟旁边路上都有灯照着,况且他今天骑着车,一旦发生怪事,逃起来更是脚下生烟。

    一直骑了几百米,突然眼前一亮,一百多米外,靠着马路边缘走着的,不是黑衣女人又是谁?

    那句“你们不怕报应吗”估计就是这臭婆娘喊的吧!

    今天非得冲上去,揪着她问个明白了!

    张超一怒之下,当即加快车速。谁知,这时黑衣女人突然回过头来,张超忙停下车,那女人脸色白得异常,隔得远了,也看不清表情,两人对视几秒钟,黑衣女人直接往右拐,不沿马路走,而是从草地上穿了过去。

    张超一愣,随即骑车追了上去。

    到了前面,黑衣女生已经到了通往南华园的路上,张超和她隔了50多米,她就一拐弯,鬼魅般闪进了黑暗的南华园中。

    张超停下车,一时又再踟躇,这女的又去南华园干嘛?

    进不进去?

    一想到那天晚上被她一句“报应”的话差点吓成残废,顿时怒火冲上,骑到南华园门口,把车一停,马上大步踏了进去。

    (84)

    在外面时,好奇和愤怒完全战胜了恐惧感,张超直接大步踏了进去。

    但真的走了几步后,立在环水的廊庭正中,四周高大树木遮住了夜光路灯,一大片黑暗彻底笼罩下来。而且,他能够很明显感觉到,这里温度,比外面低了许多……

    张超不由打了个寒战,脚步也自然放慢下来。

    停步聆听,四下静谧,没有任何声音。

    有时候,有声音会让人觉得害怕。但静得没有一点声音,这种绝对安静带来的压迫感,更容易挑动人的神经。

    张超仔细地盯着里面漆黑一片的环境,深思一下,随即慢慢迈出脚步,继续向里面走去。

    转过廊庭,露出了里面的一个小院子。

    院子不大,大概还不到100平方,但此时一眼望去,空旷得让人心慌。院子中间,夜光照着,惨白一片,而四周的每个角落,都黑得看不见五指。

    黑衣女人去哪了?

    会不会躲在某个黑暗的角落,一直静静地注视着自己?

    或者趁自己最放松警惕的时候,突然出现在身侧,对着耳朵尖锐地一声长鸣?

    心中不由一惊,轻声地吸了一口气,又踏出了几步,凝望着四周,细心找寻着。

    但毕竟是近百平方的院子,除了中间一块亮的,其他地方都黑得不见五指。

    还有前面立着的两幢明代的古建筑,幽深,静谧。

    两座建筑的瓦尖上,都分别挂着两只红灯笼,虽然此时灯笼里没有亮着灯,但更添了一分诡异。

    偶尔的夜风吹动,四盏红灯笼一齐轻轻摇曳着,摇曳着……呼嘘,呼嘘……

    张超心中暗骂一句:“哪个傻比想出来的,会把红灯笼挂在这!”

    其实白天来这里,看到红灯笼,倒也不会觉得怪,反而有些喜气洋洋的感觉。尤其有时候南华园搞一些参观活动,红灯笼亮着,更增加古色古香的味道。但如今已经夜晚,空无一人,孤寂的四盏灯笼,仿佛将人带到了荒村古宅的场景前。

    怎么办,黑衣女人不在,究竟会去哪里了?

    这南华园就一个出口,旁边都是沼泽,她总不会游泳出去吧。

    心下一沉,还是决定找到她,问个究竟。脚步沿着园子四周,缓缓绕去,眼睛牢牢盯着身旁的景物,精神提起一百二十分的敏锐。

    走过每个黑暗的角落,心中都不由紧紧纠起,似乎黑暗中,总是会有一双眼睛,静静地看着自己。

    走了一圈后,整个院子里,都没有看到黑衣女人的身影。

    张超把目光移向了身旁的两座明代建筑。

    会不会在这里面?

    脚步停下不动,目光紧紧盯着面前的这座古楼。

    木质的雕花门板,微微虚掩着,透过老式的木格子窗棂,缓缓看了进去。

    目光看了屋子里一圈,最后落到屋子最深处的一块黑暗处。

    那块黑暗直接贴着墙,缩在阴影里,一动不动。

    是柱子,还是雕塑?

    正当这样想时,那块阴影,突然,动了一下!

    张超本能地向后一跳,心扑扑狂跳着,再去看时,那片阴影已经不知去向,墙还是墙。

    黑衣女人果然在里面吗?

    张超拼命压制奔腾而上的血液,咬了咬牙齿,缓缓走上前,站在门口,思量再三,最后,轻轻推开门。

    咯吱……

    一声悠扬,门缓缓开启,夜光透过门,照亮了前面的一方地板,他的影子,被拉得巨长,拖在地板上。

    张超朝屋子里张望一下,没有看到黑衣女人。

    他缓缓走了三四步,转向右边看了一圈,没有。

    可正当他要转向左边看时,猛然发现,此刻,正前方地上的影子,并不只是他一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