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请 登录注册
当前位置:雨枫轩> 原创长篇小说 > 恐怖|科幻 > 悬疑推理小说 > 禁忌之地 > 正文 > 第049-052章
第049-052章



更新日期:2021-06-26 + 放大字体 | - 减小字体 本书总阅读量:

    第四十九章浴缸

    (54)

    张超提起胆,对着波浪型卷着的窗帘,悄声问了句:“白秋,是……是你吗?”

    他声音很轻,但这深夜中,任何轻微的响声,都显得异常清亮,似乎音波迟迟徘徊在房间里,不肯离去。

    说完后,没有任何回应,一切,又再度陷入了寂静中。

    张超原地站着,注视着波浪型的窗帘,仿佛能听见自己的心跳。

    他脑里突然崩出一个想法,总觉得窗帘下面,会露出一双雪白的脚,眼睛不由自主盯着下方。

    黑猫的喉咙像是含了颗石子,咕噜噜地响着,身体继续保持成弓形,盯着窗帘。

    张超原地站了几分钟,这样僵持着也不是个办法,我就不信了,世上难道还真有鬼!

    深深地吸了一口气,咬咬牙齿,正要冲上去,突然,上方的灯光啪啪闪烁了起来,忽明忽暗,整个房间里一亮一黑,伴随着心跳的急剧加速。

    张超慌地一把倒退坐倒在床上,正要爬到床头去按一下开关,目光一扫而过,隐约中,余光瞥到床的另一侧,似乎正静静地坐着一个人。在闪烁的灯光中,忽明忽暗。

    “啊!”他不由一呼,吓得身体直接弹了过去,按掉开关,重新开了起来。

    室内,再度恢复光明。床的另一侧,也没有坐着人。但张超的心跳,依然在剧烈震荡着。黑猫,还是盯着窗帘一角。

    张超尽力压制恐惧,大声喊了句:“谁躲后面,快滚出来!否则不客气了!”

    没有回应。

    张超深吸一口气,缓缓站起身,随后迟疑几秒,几步冲了上去,一把拉开厚重的窗帘。

    什么也没有!

    原来是虚惊一场。刚刚应该恰好灯泡不稳定吧。

    这时,黑猫似乎也恢复了正常的模样,背也没有拱了,只是头在房间里来回转,似乎还在找寻着什么。

    张超紧张的神经一旦松弛了下来,突然间感觉全身像被抽光了血液,彻底筋疲力尽。对着黑猫骂了句:“以后别跟我疑神疑鬼的!”

    说着,就走进了厕所,开了灯。

    他这间客房相当于其他房间的两倍大小,足足有三十个平方。卫生间也比其他客房大了不少。

    其他客房的卫生间,都只有两三个平方,里面就一个马桶,一个盥洗台,一个莲蓬头。

    他这间卫生间,大概有六个平方,走进去右手边还有个浴缸,厕所最里面是马桶,马桶前还用个布帘分隔开来。

    张超看着这布帘,心里总是感觉怪怪的。

    现在的他,对于任何的遮挡物,都本能地产生了敏感,希望房间里没有任何能遮挡或者藏东西的。

    皱了皱眉头,他走上前,把布帘拉到了一边,看了眼浴缸,想着现在这么疲惫,不如躺里面,好好洗个热水澡。

    学校里没条件躺在浴缸里洗澡,反正住宾馆,热水又不用钱。

    水放好后,他脱了个干净,躺进浴缸里,仰起头,闭上了眼睛。

    最近这几个星期,事情实在发生得太多了。

    白秋为什么也跟李伟豪一样,会从那里跳楼?

    我又为什么会彻底丧失了那段记忆呢?

    我在寝室的时候,除了林一昂搞的鬼外,那半夜跟我应答的声音,又是怎么回事?李伟豪和白秋的声音都出现过,都是叫我不要去医学院。

    难道他们显灵?这总不可能吧。

    还有医学院唱戏的女人,古装女,奇怪动物,看陈蓉的笔记,这些显然不是他们治疗过程的一部分,她也想不明白,那是不是真有灵异。

    对了,我身体怎么会变成现在这样的!

    莫非真像算命先生所的,我是不干净东西接触多了,伤了魂!

    可是在医学院,没并有直接接触那些古怪的东西。

    最近一直在接触的“不干净”东西,只有……白秋!

    算命先生说,重病人才能看到所谓的鬼魂。如果白秋真的是鬼魂,我当初身体好好的,怎么会看到她?最后她为什么又要跟我分手?

    一系列的谜团,围绕在张超的心头,以至于他并没有感到,浴缸中的水,已经悄悄冷了。

    第五十章赤脚

    (55)

    张超一个人住宾馆,洗澡自然也没必要把厕所门关上。

    正当他闭着眼睛,舒服地躺在浴缸里,听到“喵”一声,黑猫走进了厕所。

    张超睁开眼,往旁边一瞧,黑猫站在厕所门口,全身拱成一张弓,头上的毛发全部立了起来,眼睛碧绿,盯着厕所上方。

    又他妈要来捣蛋啊!

    张超正想开口大骂,但还没出口,下一秒,他彻底闭上了嘴巴。

    因为他眼睛余光瞟到他身前的水面上,近在咫尺的水面上,有团黑黑的东西。

    一团影子!晃动着的影子!

    啊!张超倒吸一口凉气,嘴角忍不住微微抽搐起来,缓缓地,一点点转过头,看向了那团影子。

    有一个女人,穿着一件白色睡衣,长发笔直垂挂下来,盖住脸庞,影子漂浮在水面上,轻轻荡漾着。

    脑中瞬间醍醐灌顶,完全清晰过来。

    天花板上,挂着一个女人!

    瞬间,他心跳几乎停止了,但下一秒钟,心跳扑通扑通,几乎要震出来了。

    沉默几秒,张超再也忍受不了恐惧的压迫,“啊”一声大叫,手把水全部泼了出来,抬头往上看去,上面只是亮着白色的节能灯,没有任何女人。

    这时,他再看浴缸的水面,什么也没有了。

    幻觉?真的只是幻觉吗?

    老子他妈的活了二十好几了,怎么就最近遇到古怪呢?

    他正疑惑不解时,却突然注意到,旁边的黑猫,似乎一点也没有停止攻击的迹象。

    只是黑猫的眼睛,没有盯向上面的天花板,而是盯向了浴缸前面的布帘。

    布帘?

    布帘刚才已经被他拉到一旁了,但刚好留下能藏一个人的宽度。

    张超的目光,再次盯到了布帘上,影影幢幢,布帘后,似乎,真的藏了什么东西。

    一念之间,心中再次回想起刚才倒映水上的女人影子,全身寒毛立了起来。

    他一把从浴缸里爬出,顺手摘下旁边浴巾,围在身上,然后,缓缓一步步,朝厕所门口倒退着。

    而黑猫,则是从厕所门外,一步步走进来,挡在了他的前面。

    他现在大气都不敢喘一声,只能愣愣地看着布帘。

    突然间,他似乎感到了布帘稍微动了一下。室内没有一点风,布帘怎么会动?

    是我看错了吗?

    但接下来视角余光的一幕,让他后背凉到了骨子里。

    布帘下,露出了一双脚,一双赤裸的女人的脚,没有穿鞋子。

    这双脚,是不是白得有点太过奇特了?

    当!

    他吓得慌退了几步,背撞到了外面的墙上,整个人紧紧贴着墙,一动也不敢动。

    同一时间,黑猫“喵”地大叫了一声,朝着布帘扑了过去。

    下一秒,张超只感到好像有一阵阴风呼得吹了出来。全身阴冷得发慌。

    顿时,他感到脑子发昏,即将站立不稳,随后眼睛一闭,昏了过去。

    等到他醒来,已经是第二天,是门外清洁工敲门声把他惊醒的。

    清洁工问里面有没有人,张超应了句有的。

    清洁工又问要不要打扫一下房间,张超看了看自己身上只围了块浴巾,除此一丝不挂,忙对外面道:“不用了。”

    他站起身,摇了摇头,感到身体似乎比昨天更加虚弱了,虽然睡了一觉,但精神更加差,像是严重发烧的病人,一点力气都提不出。

    昨天的一切是不是真的发生过?

    他不知道,在房间里看了一圈,黑猫正趴在地上睡觉。再去看那布帘,也完好无损,并没有被黑猫抓扯过的痕迹。

    这一切,居然真的是梦?

    可我是昏倒在地的,这个梦,也未免太真实了吧。

    看着黑猫懒洋洋的眼神,一切都完好无损,他才基本放心下来。

    但愿这真的只是一场梦吧。

    不过这家旅馆,他再也不敢继续住了。

    第五十一章短信

    (56)

    就算是梦,也梦得太真实了。这间旅馆肯定是不能住了,那又该住哪呢?

    这几天也不能回寝室,张超实在不想看见这些原本那么熟悉,如今又那么陌生的人脸。

    思考一下,装好东西,带上黑猫,下楼退房,结清房钱。

    他带着黑猫去楼下的沙县小吃,吃了碗馄饨,到下午时,和黑猫一起去学校西区,在启真湖旁草地上,找了一块隐蔽的大石头后面坐了下来。

    也许,他们正在找我吧?找到我后呢,会不会把我关进七院(杭州精神病院)?

    现在也无处可去,只能先在这里呆上一下午了。

    天气还好,是晴天,草地旁的蘑菇喇叭里,正在悠扬地放着校歌:“大不自多,海纳江河。惟学无际,际于天地。……昔言求是,实启尔求真。……”

    “昔言求是,实启尔求真?”听到这句,张超突然愣了一下,头脑里似乎冒出了一些想法。

    Z大校歌歌词是著名国学大师马一孚在半个多世纪前写的,通篇都是文言文,非常难理解。张超过去大学军训时,天天都要唱这歌,每个学生都对校歌倒背如流,歌词的意思自然也都是知道的。

    若是在平时,听到校歌,只会觉得再正常不过。但现在张超脑袋有些晕眩感,听到这校歌,突然想到那时新文化运动也过去几十年了,为什么还要用文言文写校歌呢?

    难道不觉得奇怪吗?

    昔言求是,实启尔求真。这话是不是还藏了别的意思?

    到底是什么,他也说不上来,反正就只是那么一种感觉。

    他也没有多想,听着悠扬的曲调,心情也稍微舒畅了些,拿出本书,看了起来。旁边黑猫乖巧地趴着晒太阳。

    要是一直就这样了,那也不错的。

    可是太多的事情,没有弄个水落石出,心里怎么能安稳。

    以后的生活又该怎么过?

    他想了很久,最后想出一个让他都感觉荒唐、惊讶的想法:晚上再去医学院!

    无论是唱歌女人,还是白衣女鬼,奇怪动物,都一起来吧,看个究竟,我就不信,人的自身意志能被外界所影响,我就是要夜闯医学院。要是真有鬼怪,那鬼怪也都是怕人的,否则,世上人岂不都被所谓的鬼怪害死了吗?我就不信,鬼怪还真能让我跳楼!

    至之死地而后生,人遇到了极端,往往会更加坚强。

    这么想着,他反而心安起来。

    有时候,等待恐惧的到来,往往比恐惧更可怕。

    直接面对恐惧时,或许也就是这样了。

    一直坐到了黄昏,他把黑猫装回了书包,为了不让认识的人发现自己,一个人低着头,悄悄去了其他学园的小超市,以最快的速度买好面包和牛奶,继续回到刚才的草地上,等待夜幕的降临。

    他没开手机,看看天色,应该才5点来钟,还要再过4个多小时才好。闲着无聊,打开手机看一下。结果开机没几分钟,跃入眼睛的是几十个电话。其中一半是陈蓉的,还有他爸妈的,林一昂的,刘老师的,吴宇的,朱晓雨的,还有一些其他同学的。

    张超摇了摇头,苦笑一下:“你们都把我当神经病,我病还没好,怎么能见你们呢?”

    接着,又是几十条短信,大部分也是陈蓉发的,还有一些是爸妈、林一昂等其他同学发的,基本上是问他在哪里,快点回来,大家都急坏了之类。

    而面对陈蓉的名字,他一时不敢点开短信。他对陈蓉最为信任,可她却一直视自己为治疗的对象。

    哈哈,突然发现自己那么滑稽。

    沉思许久,张超最后还是打开了陈蓉的短信。前面那些都是问他在哪,叫他快点回来之类的。后面说她不是成心欺骗他的,希望他能好好想一想,快点回去。翻到了最后,陈蓉一条几百字的长短信引起了他的注意:“张超,我不是有心骗你的,我知道你现在心里很难过,我也一样。确实,刚开始我只是把你当成我的病人,进行治疗,还欺骗你,让你服用精神病药物。但我渐渐发现,你的事情并不那么简单。有些东西,很难用精神方面知识来解释。所以我才会联想到,你可能并不是得了精神病,而是像我爷爷以前说的那样,撞邪了。所以我也迷信了一回,带你去北高峰,找那位很灵的算命先生。到现在,我也没弄清楚你到底是怎么了。但你一定要相信我。即使你这几天不肯回学校,你也一定要答应我,千万不要一个人再去冷僻的地方了。这些事情我说不好,但我现在越来越感觉这样很危险。此外,我还有另一个感觉,这些事或许是有人在背后搞鬼,短信里说不完,希望你能当面听我说。我已经一夜没睡了,如果你看到这条短信,一定要回复我,行吗,求求你了?”

    张超嘴角冷哼一下:“到现在还想骗我,一夜没睡,不是担心我,是因为病人丢了,哼,医院和领导一定会严厉惩罚罢。你们都不相信我,看来只有我自己查到真相,才能证明了!哼哼,不管是真的有鬼,还是你说的有人在搞鬼,我一定会查到水落石出的。”

    第五十二章官人好比天上月

    (57)

    手机开了一会儿,他就把手机卡给拔了,这样既能当手表看时间,又不会受人电话骚扰。

    时间终于熬到了晚上10点,张超疲倦地站起身,把黑猫放进背上的书包,趁着夜色浓郁,向着医学院走去。

    走了十多分钟,终于,又来到了这幢既熟悉得要命,又陌生得要命的教学楼下。

    抬头看了一眼,上面所有窗口,都没有站着人。

    张超迈起脚步,直接从最南面的楼梯走了上去。

    寂静无声,惟有他一个人的脚步声,不急不缓地响彻在楼道里。

    没有敲门声,也没女人唱戏声。

    寂寞的路灯通过走廊上的窗户洒落进来,一切似乎都很正常。

    一路没有悬念地来到了六楼,张超四处张望一下,最后,还是站到了那间屋子的门前。

    这时,“喵,喵”,黑猫叫了起来,似乎很焦急,爪子在他书包里乱蹬,好像非常想跳出来。

    要小便吗?这种关节眼上小便,真是畜生啊!

    无奈,张超只好把书包袋拿下,黑猫“喵”一声蹦了出去,可接着,黑猫的样子看起来,并没有要大小便,而是冲到了铁门前,然后爪子拼命地抓着面前的铁门。

    黑猫这是怎么了?

    据说黑猫能看到一些人类看不见的东西。莫非,莫非,秘密真的在这扇门后面?

    张超没有动,只是冷静地看着面前这扇门。

    黑猫猛抓了一阵,这铁门自然是完好无损,于是悻悻地停了下来,但全身拱成一张弓,瞪着门,喉咙里低沉地鸣嚎着。

    张超立在原地,还是静静地看着这扇门。

    门后,到底藏了什么呢?

    不如试试……

    他思考了一会儿,最后,大着胆子,走上前几步,轻轻敲了几下门。

    “咚咚咚”。声音不大,但响彻走廊。

    “喵——”黑猫似乎突然变得更加愤怒了。

    张超看了眼黑猫的状态,心头不由紧紧皱了起来。

    正在这时,不知何处,似乎遥远,又似乎很近,但辨不清方向,一个飘渺的唱戏女声,再次响了起来。

    张超一听,全身血液都沸腾了,心跳急剧加快,强镇定住,对着空气喊了一句:“哪个狗东西在唱!”

    一声呵斥,随后,周围一片静寂,似乎那女声也跟着彻底消失了。

    等了好久,再也没有听到回应,正当张超怀疑刚才那声音是不是真的存在时,突然,张超感到脖子一凉。

    什么东西?

    冰凉如水。

    好像有点滑,缓缓贴着他的脖子根,慢慢蠕动着,像要顺着他的后背,伸进他的衣服中。

    虫子吗?

    这是他心中闪过的第一个念头。

    但下一秒钟,他的牙齿开始打架,嘴巴微微抽搐着。

    这感觉……这感觉……绝对不是虫子。

    好像是……好像人的手指,湿滑的手指!

    脑中不知所已地冒出一个荒唐的想法,这,这是被福尔马林泡过的手指。

    当!

    头脑仿佛遭受重击,全身屏息立住,根本不敢动弹。眼珠缓缓向右侧转动,余光撇向了一侧。

    这时,脖子上的冰凉触觉消失。

    张超趁此时候,猛地一转身,面前的,是走廊的玻璃窗,没有任何东西。

    怎么会这样?刚才到底是什么?

    等一下!

    刚才我转过身时,楼梯那,是不是……是不是还站着一个女人?

    越来越强烈的感觉,身后,有一道目光,正在静静地注视着自己。

    他慢慢低下头,想悄悄转过去看一眼。

    这时,他突然发现了一个问题,身后的影子,为什么这么暗呢?

    当!脑中顿时清晰起来。

    身后,有人紧紧贴着自己的背,站着!一动不动地站着。

    下一秒,整个人都几乎完全窒息,本能地向前一扑,靠在墙上,转过身来。

    还是什么也没有,再向楼梯那望去,并没有站着什么女人。

    但黑猫,却站在楼梯口,背对着他,紧紧地盯着楼梯下面。

    难道刚才楼梯口的女人,确实是站着的,现在,走下去了吗?

    正在这时,面前这间教室里,传出一个断断续续的唱戏女声:“官人好比天上月……”

    一句呜咽的唱腔,隐约响彻在楼道里。但声音就唱了一句,又恢复了一片寂静。

    这次,终于是听清了,果然是唱戏声,而且是越剧!

    如果他懂越剧,还会知道,这段曲子叫“盘夫”,是越剧中的名段,唱腔非常凄凉。

    但此时的他,哪里管得了什么天上月,整个人瘫坐在地上,看着面前正对这扇铁门,不敢再想下去了,也不敢再留下去了,只想快点离开这里。

    正当他想爬起来,准备逃离此地,谁知站在楼梯口的黑猫,扑的一下跳了出去,朝下面跑去了。

    接着,从楼梯下传上来的,是黑猫的鸣嗷和疯狂的抓咬声,到最后,黑猫的叫声似乎变得声嘶力竭,还带着那几许尖锐。

    过了片刻,声音逐渐远去,很快,听不到任何声音。

    直到声音完全消失,张超一慌,急忙爬起来,把书包往肩上一背,得赶紧离开这鬼地方。

    刚跑到五楼时,借着窗外照进来的月光,张超发现了地上一件东西。是一块巴掌大的碎布,张超捡起碎布,仔细看了看,这布原本是白色的,只是沾了很多的泥尘。而且,这布薄得跟纸一样,似乎有些年月了。

    莫非,刚才站在楼梯口,注视着自己的,就是那个古装女?而这块布,是黑猫追打她时,抓下来的?

    张超想把这块布扔掉,觉得脏手,最后想想,这或许是个证据,于是往包里放了进去。

    下到四楼时,张超看到地上有几滴血迹,血迹旁,还有黑猫的一撮毛。

    黑猫死了?为了救我,黑猫死了吗?

    他心下大为着急,忙跑了下去,寻找黑猫,在一楼时,又看到了几滴血迹和一些根猫毛,但没有寻到黑猫的尸体。

    他在下面找寻了半个小时,再也没发现其他的血迹和猫毛。

    黑猫去哪了?黑猫是不是真的死了?它刚才是跟谁在打?

    张超只感到今夜有太多的恐怖和古怪,他再也无心也无力去搞明白这一切了。他真的好累,实在不想烦这些事了。

    也许,该回寝室了,以后好好地生活,再也不来这里,那总没事了吧。算命先生也说过,不要去冷僻地方,休息休息就会好的。

    生活,还是快点走上正轨吧。

    心中突然对所有的事,沮丧到了极点。不是我不想,实在是我无力了。

    他想大哭一场,彻底地发泄压抑。

    立在原地,思索了很久,最后决定,还是回寝室吧,不管怎么样,事情总归该告一段落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