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请 登录注册
当前位置:雨枫轩> 原创长篇小说 > 恐怖|科幻 > 悬疑推理小说 > 禁忌之地 > 正文 > 第041-044章
第041-044章



更新日期:2021-06-25 + 放大字体 | - 减小字体 本书总阅读量:

    第四十一章红色羽绒服

    (45)

    白秋根本没疯,这一切,到底是为了什么!

    张超站在原地,痴痴地思索着,只是任他想破脑袋,也想不出究竟。

    白秋为什么突然提出要分手?为什么要让他和陈蓉一起?又为什么反复告诉他,千万不要去找唱戏的女人。

    白秋肯定见过唱戏的女人。

    但白秋的病,真的是装出来的吗?

    他真想冲到白秋寝室去问个究竟。但大晚上的,如果敢视宿舍管理员为无物,强闯女寝室,那么一定会引来警察,以涉嫌企图强xx进所里呆着了。

    他虽脑中一塌糊涂,但还没到发疯的地步。

    他一个人在寝室楼下痴痴地站了半个多小时,任旁边过往的女生奇怪地看着他,也不以为意。其中还有几个他班里的女生和其他认识的女同学,本来她们看见张超,都准备上去打个招呼,但又看他像个木头人一样杵着,好像是在生气,表情有点要吃人的模样,只好装作不认识,走上楼。

    也不知是哪个认识的女生,给班长吴宇打了电话,半个多小时后,吴宇跟林一昂走了过来,一看到张超这样,林一昂忙上前,把他身体拉过来,关切道:“兄弟,怎么了?”

    吴宇道:“张超,你站着干什么?”

    张超看到吴宇,他平时和这班长接触并不太多,两人相识远未到交心的地步,此时自然也不用告诉他女朋友要和自己分手。只是尴尬地笑笑:“没事。”

    林一昂一看他笑了,刚才关切的表情一扫而光,取而代之的是一头怒骂:“没事你站女寝大门口干嘛!瞪着一副臭表情,你他妈学外星人类啊,还是表演特异功能啊!都他妈快熄灯了,你给老子快点回寝室歇着,别瞎折腾了!”

    吴宇无奈地看着林一昂破口大骂,只好笑笑:“是呀,张超,回寝室休息吧,你最近生病了两次,身体也不好,早点回去好了。”

    张超对他感谢地笑了笑,道:“大班,你先回去吧,我跟老林还有些话说。”

    吴宇显然很明白他们两人的兄弟感情,有些话对着自己不方便说,便笑笑,打招呼回去。

    等吴宇走后,林一昂道:“你小子有什么话跟我说啊!你先说,你在这儿这么站了半小时,是干嘛?”

    张超道:“对了,你和吴宇怎么知道我站这儿的?”

    一说这事,林一昂又是一肚子气:“我他妈刚才在论坛上,看一个女生发帖,说白沙女寝楼下,站了一个很猥琐的男生,不知道干什么的,站了半个小时的,走过旁边觉得挺怕的,谁去看一下。”

    张超又惊又怒:“他妈的,哪个臭婆娘,没鸡爸舔的,闲得慌。”他突然想起一件事,倒吸一口气,道,“难怪他妈的,刚才一来一帮婆娘,在门口看了我一眼,又上去了。我还没想清楚怎么回事,原来是他妈的网络观光团啊!”

    林一昂道:“你怎么说也是我兄弟,你这回,可把我的脸也丢光了。要不是刚才班里女生电话打给吴宇,说你一直站在下面。到现在,我还想不到,我看的那帖子里的猥琐男,居然是你!”

    张超心里真想把那发帖的臭婆娘活埋了,又想到今晚的郁闷事,伸手一拳,重重地打向旁边的一棵树,手指关节都破出了血。

    林一昂看着他,这时也不好再开玩笑,道:“兄弟,到底什么事?”

    张超低头,重叹一口气,道:“白秋要跟我分手。”

    林一昂一听,似乎颇有些不以为意,道:“分手就分手好了,反正你有陈蓉嘛。兄弟,这句我不是开玩笑,是说认真的。”

    张超一看,愤恨道:“怎么你说的,跟白秋的话一模一样!”

    林一昂惊讶道:“怎么,她也让你找陈蓉去?”

    张超道:“就是啊!”

    林一昂思索了一下,道:“那就按着她说的办吧,明天开始,你去追陈蓉。”

    张超道:“你知不知道你在说什么啊!”

    林一昂道:“你也知道白秋的病,这病啊,哎,应该是好不了的。”

    张超道:“她可是你表妹呀!”

    林一昂道:“兄弟,我早跟你说过,她虽是我表妹,可我们只是普通亲戚关系,相比之下,我还是和你关系好些。她病成这样,还是算了,毕竟,精神病就算治好了,也会复发的。”

    张超冷哼了一声,道:“我实话告诉你吧,白秋她根本没有疯!”

    “什么,白秋没有疯?”林一昂脸上写满了惊讶。

    张超果断道:“就算她疯了,她也是我女朋友,以后是我老婆。是兄弟的话,刚才这话,你以后永远不要再说了!”

    林一昂听他这话,张张嘴,似乎想说点什么,最后还是没说。

    张超回到寝室,疲倦地推开门,一抬头,他的写字台上竟然放着一件女人的衣服。

    红色羽绒服!

    再熟悉不过的红色羽绒服,白秋的红色羽绒服。

    白秋的红色羽绒服,不是刚穿在白秋身上吗,怎么会在这里?

    白秋是不是出事了?

    张超大惊,忙叫来林一昂,指着衣服,道:“你看,白秋的衣服,怎么会在这里,谁放的,白秋会不会出事了?”

    林一昂脸上似乎并不是很担心,只是道:“你是看着白秋上楼的?”

    张超道:“当然,而且之后我一直站下面的,哪见白秋重新出来过?”

    林一昂疑惑道:“那衣服怎么会跑到这里呢?”

    张超沉下一口气,道:“坏了,绝对是白秋出事了。”

    林一昂道:“都快半夜了,你别瞎折腾了。”

    张超道:“不行,我要去找她。”

    林一昂道:“你怎么找她,你怎么上女生寝室?”

    张超拿出手机,不甘心地打了白秋手机和寝室电话,自然都接不通。

    林一昂见他这样,道:“你别担心,我找班长商量一下,让他找其他女生去看看,这总行了吧。你在寝室呆着。”

    林一昂走出123室,张超也跟着,林一昂一把把他推回去,道:“你不许出来,我怕你又发神经。”说着,把门一关,去了125寝室。过了5分钟,林一昂回来,道:“班长找女生去过216了,白秋在的,好好的呢,你不用担心了。”

    张超这才松了一口气,只是拿着红色羽绒服,不解道:“那,会是谁,又是为什么放件白秋的衣服到这里呢。”

    林一昂道:“好了,别想了,先到这儿吧,你早点歇着,有事,明天再说。”说着,走了出去。

    第四十二章3幢216

    (46)

    第二天是星期六,起床后,张超再次感到了头晕目眩,四肢无力的症状,整个人真希望能够永远躺在床上,继续睡下去。

    强撑着刷牙洗脸后,实在支撑不住,又躺回床上睡了一个小时。

    再次起床后,精神略微好了一些,但胃口全无,饮食无味,只能勉强喝了一小瓶酸奶。无论怎么样,他今天一定要找白秋谈一下,到底为什么分手,红色羽绒服又是怎么回事。

    下了楼,到了对面女生宿舍,向大厅门口的宿舍管理员那里登记。

    管理员是个四十多岁的中年妇女,见了张超,道:“同学,去哪个寝室,什么事,有和女生预约过了吗?”

    张超编个理由,道:“我们班同学叫我上去修电脑,她人在楼上。”

    中年妇女“哦”了一声,拿出登记的本子,道:“证件拿过来放我这儿,你登记一下。”

    张超拿出学生卡,交给她,又接过登记本,在上面写上了“3幢216,白秋,10点30分,备注:修电脑”,并留下了他的手机电话。

    管理员收了他的学生卡,道:“半个小时内下来,我这里有登记的。”

    张超应了一声,刚走上3幢的台阶没几步,后面的中年妇女叫道:“哎,同学,等一下。”

    张超重新走下来,道:“阿姨,还有什么事?”

    中年妇女指着登记本,道:“你记错寝室号了吧,3幢216没人住,你跟你同学再确认下。”

    “啊,3幢216没人住?”张超一愣,道,“阿姨,你弄错了吧,3幢216怎么会没人住的?”

    中年妇女对张超怀疑她的“权威性”有些不满,道:“不会弄错的,到底你管女寝室,还是我管女寝室啊?”

    旁边路过的女生,听到这话,都不由笑了起来。

    张超微微红了脸,小声道:“可我没记错呀。”

    中年妇女把学生卡还给他,道:“你再跟你同学打电话确认一下吧。”

    张超接回学生卡,悻悻地退出了女寝楼,回到自己寝室,脑子里还是有点发蒙。不知为什么,最近体力和精神越来越差。

    是吃了陈蓉的药的缘故吗?

    药有这么大的副作用吗?可陈蓉说是中成药配方呀。

    还有,管理员说3幢216没人住,是因为白秋治病,所以故意跟管理员交代过的,不要让人打扰她的吗?

    似乎朦胧中有种很不舒服的感觉,却一时间也说不出来。

    他又疲惫地躺回床上,不愿去想事情了,整个人昏昏沉沉的,但要真睡却睡不着,几乎处于那种严重失眠患者的状态,很困,但就是睡不着。

    半睡半醒的趴在床上,过了一个多小时,来了个电话,是陈蓉叫他一起出去吃午饭。

    张超摇了摇头,用水冲了把脸,精神似乎比刚才好了许多,到了食堂见到陈蓉。

    一见面,陈蓉就盯着他的脸色,关切道:“张超,你这到底是怎么了?”

    张超叹了口气,茫然道:“我也不知道,好像自从第一次感冒后,身体一天天变虚弱了,我也不知道怎么回事。”

    陈蓉道:“是不是身体重感冒后,太虚了,要稍微调剂补一下?”

    张超摇摇头:“也许过段时间,休息休息就好了。最近好像也没什么食欲,这种情况下,吃补品不好的。”

    陈蓉点了点头,又道:“你最近睡眠质量怎么样?”

    张超轻微咳嗽了几声,道:“好像你的药,越来越没效果了。刚开始吃,睡得挺好的。最近几天,虽然在吃着,但是想睡,却老是睡不着。我觉得,是不是产生药物惯性了,需要多点安定片,或者换个药吃吃了。”

    陈蓉道:“你每天的用量,还是一天2粒的吗?”

    张超道:“这个从来没变过。”

    陈蓉思索一下,道:“要不我再问问导师,应该给你换种药了。”

    张超疲倦地问道:“不就弄点安定片吗,还用得着问导师啊?”

    陈蓉笑笑:“安定片种类也有许多,给你的这种,主要是中成药的成分,按理说,不应该有药物反应。但看你的睡眠情况,我也不能肯定。西药的话,短期效果是好些,但对身体多少有些副作用。”

    张超无奈地笑笑:“那随便你,看着办吧,只要能让我睡眠好些,白天不那么困又睡不着,吃毒药我都愿意了。”

    陈蓉道:“中午你想吃什么,我请你。”

    张超笑道:“我就去整碗菜泡饭就行了,现在也不知道是不是睡眠不好的缘故,东西也没兴趣吃。倒是我寝室里的贝贝,每天都胃口出奇得好。哎,该不会这小畜生把我胃口都夺走了吧。”

    陈蓉让张超坐在位子上等着,她去买饭菜。过一会儿,她给张超端来一份菜泡饭,她自己来了一碗面条。

    张超用勺子舀着,细嚼慢咽,他实在没胃口,但也知道人不吃总是不行的,只能勉强地吃了半碗。

    吃完饭,陈蓉又道:“我看下午天气晴朗,前面都连着阴了这么多天了,不如出去走走,说不定你运动一下,身体恢复得也快些。”

    张超虽然今天不想运动,但他觉得和陈蓉出去走走,那种感觉真有说不出的舒服。虽然白秋的事,还萦绕在心头,但他见不着白秋,只好想着晚上找班里的女人,去白秋寝室叫她下楼来谈谈。自己有许多事还要问陈蓉,出去散散步,运动一下,多消耗体力,那么胃口也自然而然恢复了。只要胃口一恢复,人身体的大部分不舒服都会烟消云散。

    这么想着,张超便道:“好啊,那我们下去去哪呢?”

    陈蓉道:“不如去北高峰吧,上次不是说,再找那个算命先生问问嘛。”

    张超虽一点也不信那算命先生,不过当成闲逛散心,倒也并无不可,便笑道:“那行,反正那算命先生想骗我的钱的话,我是一分也不会拔的。别看我现在没精打采的,如果遇到骗钞票的,我一定会打起十二分精神了。哈哈。”

    陈蓉笑着道:“我看你现在精神倒很不错嘛。”

    张超深吸一口气,似乎开了个玩笑,精神也好了许多,站起身,道:“走吧,我开车去。”

    “你还开车?”陈蓉笑着皱皱嘴。

    张超见她的表情,笑道:“放心,我开车时精神绝对好得很。”他又突然头压低过来,道,“你嘴唇,挺性感的!”这本是句随便的玩笑话,但他说出口时,自己和陈蓉的脸都不由微微红了下。

    张超忙打岔笑道:“好啦,美女,咱们走!”

    第四十三章上网的算命先生

    (47)

    下午开着车,到了玉泉校区,从玉泉那的老和山上去,走了半个小时,到了北高峰。

    今天下午是最适合爬山等户外休闲运动的天气,天上多云,但又不是阴天,阳光微弱地透过云层,不冷不热,空气中荡漾着舒适,正是踏春的好时节。

    今天北高峰上人也异常得多,大家都是兴高采烈地出来踏春游玩。

    张超的精神比下午也好了许多,尤其是在户外,刚好正舒服的阳光照着,心情也开阔了不少。

    两人一起闲聊着,张超不禁提起昨天白秋的事:“陈蓉,有件事,我感到很奇怪。”

    陈蓉道:“什么事,这么郑重的样子。”

    张超道:“白秋,她没有疯。”

    “啊?”陈蓉似乎颇为惊讶,道,“你怎么知道的?”

    张超道:“白秋昨天和我说的,她其实一早就知道了自己的病,还跟我说,她的病是不会好的。我就觉得奇怪了,精神病人既然知道自己有精神病,那是快好的迹象啊。”

    陈蓉思索了一会儿,道:“她还跟你说了什么吗?”

    张超道:“她又告诫我,不要晚上去医学院了。我问她为什么,她说那里有个唱戏的女人。我当时忍不住问她是不是见过唱戏的女人,她没有说,只是默认了。看来我并没有听错,那里,确实有个唱戏的女人。想起这我就有些担心,你说,这唱戏的女人,到底是人还是鬼?”

    陈蓉笑笑:“鬼唱歌,只有电视里才有,现实里哪有见过呀。”

    张超道:“那你觉得白球是不是故意在装疯?”

    陈蓉思索道:“她说她一直知道自己有病?”

    张超道:“是啊。”

    陈蓉道:“也许,这是她人格分裂后,正常的那个人格所说的话吧。她处于其他人格状态时,并不清楚这一切。”

    张超寻思一下,陈蓉说的好像也有几分道理。人格分裂,不就是同个身体,会出现好几种不同的性格嘛,处于正常情况下的人格分裂者,看起来和正常人没有区别。只有在发病时,出现了完全不同的另个人的情况,才会看得出来。

    不知道白秋发病的时候,是否也知道自己有病的事呢?

    张超想了一下,又重重叹了口气,道:“陈蓉,昨天白秋突然提出要跟我分手。”

    陈蓉脸上似乎闪过一丝莫名的表情,道:“和你分手,为什么?”

    张超道:“她说她的病是治不好的,所以要跟我分手。我想想,也实在想不明白。”

    陈蓉道:“那你答应了吗?”

    张超道:“我自然没有答应了。都快3年感情了,哪这么就能分手啊!”

    陈蓉脸上似乎又闪过一丝失望的神色,但立即又恢复正常,道:“白秋还说了什么吗?”

    张超沉吟了一下,道:“她,她让我来找你。”

    陈蓉脸上有一抹红晕,尴尬地笑笑:“找……找我干什么?”

    张超自然也是很不好意思,吞吞吐吐道:“她,她说你更适合我。”说完,他担心陈蓉误会,以为自己喜欢她,反而假借白秋的话来说,谁也不会真的去问一个精神病人,你是不是说过我更适合张超?他忙解释道,“这……这话是白秋说的,你千万不要误会。”

    陈蓉笑了笑,道:“白秋为什么这么说?”

    张超道:“我也不知道,想了也想不明白。对了,昨天还发生件奇怪的事。昨晚见白秋时,我是看着她穿那件红色羽绒服的,也是看着她回了女寝的楼,结果我回到寝室,发现我寝室里,居然放着白秋的那件红色羽绒服,你说怪不怪?”

    陈蓉疑道:“有这事?你没想过,谁,又为什么要放着吗?”

    张超道:“我当然想过,但想不通。之前放了我送白秋的风铃和一个布偶娃娃,昨天又放了红色羽绒服。我担心白秋出事了,林一昂帮我去联系女生去白秋寝室看看,女生说白秋好好地呆在寝室呢。”

    陈蓉皱着眉,道:“那似乎,还真是奇怪了。你想想,到底有哪些可能的原因,别人要这么做?”

    张超道:“以前半夜敲玻璃,放棺材什么的,我想大不了就是吓唬吓唬我吧。后来我买了摄像头,敲玻璃的好像未卜先知一样,居然聪明地不来了。现在一连三次,放了白秋的东西,白秋又是好好的,我实在想不通那孙子到底想搞什么了。”

    陈蓉道:“你再想想,是不是还有其他可能的原因。”

    张超奇怪地看着陈蓉:“你是不是知道些什么啊?”

    陈蓉笑道:“我能知道什么呀,我知道的,也是你告诉我的。我只是觉得事情挺古怪的,好像也不是有人故意想害你。”

    张超叹口气,这些事,何时是个了结呀。

    两人信步漫走,又来到了北高峰财神庙下面算命的地方。

    陈蓉道:“要不要去算算?”

    张超摇摇头:“还是算了,算命都是骗人的。要是真有这么神,算命先生给他们自己算,趋吉避凶,还用得着靠算命赚钱吗?”

    陈蓉笑笑:“那由你吧。反正我听人都说,那个算命先生挺灵的,而且上次他说了几句,我总觉得他好像有点本事。”

    张超笑道:“既然你相信,那我们过去瞧瞧也好,要是收钱,那就算了。”

    两人走到那家算命馆前面,从外面看进去,那个算命先生居然又在上网玩斗地主。

    张超小声道:“还是算了吧,哪有算命先生天天爱上网的。”

    陈蓉道:“既然走都走到了,进去让他给你瞧瞧气色,如果要收钱,咱们就不算了。”

    张超点头,两人走进去,陈蓉道:“师父,能不能帮他看看气色。”

    算命先生对着电脑,道:“我下午都不看的,要看,明天早上好了。”说完,转过头看了看他们,目光却突然停留在了张超的脸上。

    第四十四章还在的?

    (48)

    算命先生看了张超三、四秒钟,张超被盯得有些不自然。

    算命先生站起身,笑着对站在门口的两人道:“下午我不算命的,你们进来坐下来,稍微聊一下吧。”

    两人走到一张低矮的小圆桌旁,拿了两条小板凳,坐了下来。算命先生拉过椅子坐着,看着张超,用半带杭州腔的普通话道:“后生人,你面色否大好伐。”

    张超心里在说,随便拉个人也看得出我面色不好,这有什么稀奇的。等下一定是说自己装邪,只要掏点钱,让他帮我化个灾。嘴里只好道:“最近生病,人不太舒服。”

    算命先生摇摇头:“你不是生病了。”

    陈蓉似乎脸上并没有太惊讶,道:“师父,那他到底是怎么了?”

    算命先生嘴巴啧了一下,道:“碰到坏东西了。”

    陈蓉似乎知道这个答案一样,继续问道:“师父,是什么坏东西,你能不能看得出来?”

    算命先生喝了口茶,道:“你们是工作的,还是学生?”

    张超一想,果然开口要钱了,忙道:“我们是学生,没工作,也没什么钱。”

    算命先生笑了笑,道:“我不是问你要钞票,我说过的,我下午不算命的,只是随便聊聊。”

    张超心里想着,凡是高级的骗子,都不会直接要钱的,等下看着好了。

    算命先生又问:“你们应该是读大学吧,在哪里读书?”

    陈蓉微笑道:“ZJ大学。”

    “哦,Z大啊,好学校,好学校的。”算命先生连口道,“我侄女也去年考进Z大,现在还是大一学生。”

    张超心里不屑地道:“这也太巧了吧,先说不收钱,再拉关系,接着会怎么样,看着好了。”

    可陈蓉似乎并不像他那样一声不吭,而是热情地和算命先生拉起了家常,又问他侄女是读什么专业的,叫什么名字,或许她学妹认识的,以后也好照顾一下,等等。

    张超心里想着陈蓉年纪大三岁,果然老道许多,一下子就把那算命先生逗得哈哈傻笑。

    等闲聊完了,言归正传,陈蓉又问道:“师父,他身体,到底是怎么一回事体,你能不能解释一下?”

    算命先生道:“你们是大学生,学的是科学,有些话我说了,也怕你们不信的。我们这个,按照说法,都叫迷信嘛,哈哈。”

    陈蓉赶紧道:“呵呵,我也信佛的,对这些还是很相信的。”

    张超一想,这陈蓉哪里会信佛啊,以前跟她说的事,她好像也都似信非信的,现在为了这算命先生分析一下自己到底怎么回事,居然说她信佛了。

    算命先生看了看张超,道:“我记得上次看到你们,我跟你说的,不要去碰不干净的东西。上次我看你气色,还是可以的。现在变成这样,是不是最近去过什么地方了?”

    张超心里想着,最近医学院已经很少去了,哪去过什么地方了,肯定是忽悠错了。便道:“最近我一般都呆寝室,没去过其他地方啊。”

    算命先生道:“那是不是碰到什么人了?”

    张超一想,那就更没了,最近都没碰到陌生人过,便道:“这就更没了。”

    算命先生道:“到底你碰着什么了,那我肯定也说不上来的,回去把家里收拾干净,看看是不是有什么东西妨着你的。”

    陈蓉道:“师父,那他身体,过段时间是不是就会好的?”

    算命先生道:“这话我否好随便说的。”

    陈蓉笑着道:“师父,你就说说看吧。”

    算命先生吐了口气,皱着眉道:“这次,说难听点,是脏东西碰的时间太长了,伤到魂了。”说完这话,忙补上一句,“你们也就听听,不要当真啊。”

    张超脸上似乎没什么惊讶,陈蓉却不禁皱了皱眉头,道:“师父,那该怎么办?”

    张超以为问到怎么办了,算命先生总该收钱了,没想到他居然还是没收,只是道:“住的地方弄干净点,慢慢调养。总要个一两个月的。”

    “一两个月?”张超惊讶道,“我觉得下星期就会好的。”

    算命先生笑笑:“最近你是不是每天没精打采,晚上睡觉,很困,但就是睡不着,经常性头痛,全身用不上力,胃口也差了很多?”

    张超这时才有点相信起来,他的描述和他的症状一模一样,忙道:“是啊,就是这样的。”

    算命先生道:“你回去再好好想想,有没有可能碰到什么脏东西。住的地方一定要弄干净。一个星期是不会这么快好的,你身体素质好一点的,一个月差不多。”

    张超道:“师父,你说的脏东西,指的是什么东西?”

    算命先生道:“比方说死人生前用过的东西,还有一些比阴的地方。”

    张超想起了医学院唱戏的女人,还有那个古装女,突然郑重道:“师父,世上真的有鬼吗?人能看得到?”

    算命先生笑了起来:“这种东西,说给你们大学生听,也不太相信的啦。”

    张超道:“你就说说看吧。”

    算命先生道:“这东西,信则有,不信则无。鬼是分很多种的,大部分说说的鬼,都是指魂,还有些是尸,像僵尸这样的。按照道理说,魂是人看不到的,只有身体太虚的人,才能撞到。”

    张超若有所思,他在想着自己算不算身体太虚弱的人,不过他的虚弱,也是前几天才开始的,上段时间他身体好得很,那么古装女到底是人还是鬼呢?

    这时,算命先生看了看电脑时间,已经下午4点多了,他笑了笑:“我也要下山回家了。你们和我侄女是同校的嘛,还有什么要问的,就说来,我看看能不能帮到你们。呵呵,不用想我会收钱,我说过不收钱的。”

    张超对这算命先生的信任更大了,他又想到白秋,不知道白秋的病能不能治好,不如让他算一下。就道:“师父,我想看下姻缘,不知道你方不方便说。”

    算命先生看了看他们两个,笑道:“看你们两个面相,是挺合的,生辰八字拿来我看下。”

    张超红着脸道:“不是我们两个,是我和另外一个人。”

    算命先生笑了起来,道:“那你把两个人生辰都拿写出来。”

    张超就在纸上写下了他和白秋的出生年月日。算命先生道:“你有没有她的照片,光生日看的话,有时候是说不好的。”

    张超拿出手机,把里面一张比较清晰的白秋照片拿给他看。

    算命先生看着白秋照片,又看着纸上的生辰,眉头微微皱了起来。

    张超道:“师父,是不是有什么问题?”

    算命先生欲言又止,道:“我有句话,说错了,你们不要生气哦。我事先说清楚,算命这事体,也不是一定准的,你们学生读书,更相信科学的嘛。”

    陈蓉道:“师父,你说说。”

    算命先生看着张超,谨慎道:“你这朋友,还在的?”

    “啊!”张超顿时一股冷意冒了上来。一旁的陈蓉听了,顿时间脸色大变。

    张超道:“当然在的了。”

    算命先生道:“那现在是不是生了大病了?”

    张超道:“师父,你太神了,还真是生了大病,你说这病能好吗?”

    算命先生呵呵笑了笑:“这话我说不好,现在医学这么发达,一般病都能治的。算命这行嘛,十个里面肯定有几个不准的,你们是学生,我也直截告诉你们,不用信这么多的。”

    说完,又彼此闲聊几句,算命先生又特意嘱咐张超一句:“正常人身体,都有‘血气’,脏东西不敢靠近。生病的人,‘血气’弱,有些想害人的东西就会贴上来。后生人,你现在的身体情况,很容易招惹不干净的东西,晚上不要一个人去冷僻的地方,住的地方最好人多一些,那过段时间身体肯定恢复了。”

    算命先生收拾店面,准备下山回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