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请 登录注册
当前位置:雨枫轩> 原创长篇小说 > 恐怖|科幻 > 悬疑推理小说 > 禁忌之地 > 正文 > 第009-012章
第009-012章



更新日期:2021-06-23 + 放大字体 | - 减小字体 本书总阅读量:

    第九章寂静的敲门声

    (12)

    吃完饭,陈蓉联系到张超,张超书包里装着个很大的突起物,陈蓉惊讶道:“你包里装了什么?”

    张超拍拍书包,道:“超大功率充电手电筒,30瓦的。”

    陈蓉不解道:“你自修带个手电筒干什么?”

    张超嘿嘿一笑:“校园古装女知道吗?”

    陈蓉道:“网上看到过,听说是个神经病女人,怎么了,该不会你要去找她吧?”

    张超道:“真聪明,果然是学心理的。”

    陈蓉道:“你找她干什么?”

    张超道:“把那个神经病抓出来,供你心理辅导,省得你烦我。”

    陈蓉道:“你真要去找古装女?”

    “哈哈,你怕啦?”张超露出得意笑容,他可不打算把前天晚上自己被古装女吓得半死的事告诉她。

    陈蓉依然不解:“这神经病女人,跟你有什么关系,你好端端地去找她做什么?”

    张超道:“李伟豪死的那天,录……”他赶紧闭上嘴,知道警察和老刘都说过,这话不能乱讲。

    陈蓉道:“路?你在路上见过她?”

    张超道:“是啊,你要是怕了,就别跟着我。”

    陈蓉不相信地道:“你不怕?胆子有那么大?”

    张超笑道:“没有金刚钻,怎么敢揽瓷器活。手电筒只是照明工具,我还有其他装备呢!”

    陈蓉无语地摇摇头,骑上自行车,跟他一起去自修。

    可车子骑到食堂西区那边,张超并没停下来,反而继续往南的马路上骑去。

    陈蓉迷惑道:“你不是去自修吗?”

    张超道:“我去医学院的图书馆自修。”

    陈蓉道:“去那自修干什么?都没几个人的。”

    张超神秘一笑,道:“因为只有在那一块,才能找到古装女。这回我非揪出这神经病。”

    陈蓉道:“你为什么非要找她?”

    张超要找他,一个是因为他心里始终对李伟豪监控录象里的那双脚耿耿于怀,另一方面,这鬼东西前天吓了他一跳,作为理科生,他并不相信世上有鬼,非得搞个明白不可。况且他买了装备,至少现在是不怕了的。

    两人从西区沿着启真湖一路向前骑,现在还是早春,太阳下山早,此刻余辉未尽,照得启真湖波光粼粼,甚是好看。

    骑着着,张超信口道:“英雄美女,倒霉男才找心理女。”

    陈蓉微微一笑,淡定地当他放了个屁。

    很快放好了自行车,走出来,此刻天空还是亮着的,张超抬头看了眼上面的教学楼,还有教室亮着灯,显然还没下课,自然找不到那古装女踪迹。

    两人进了图书馆,今天图书馆里人更少得可怜,只有廖廖十余个学生,相信不少人都听说了大前天的事,暂时不来这自修了。张超和陈蓉自修到了9点,他今天本意是想找古装女,也无心自修下去,就喊陈蓉走。

    两人走到后面的教学楼,张超并没打算去拿车,抬头看了看上面黑乎乎一片的教室,深深吸了口气,并没古装女的身影。

    陈蓉道:“你真要找那神经病?”

    张超点了点头。

    陈蓉无奈道:“可神经病也不是天天都出现啊,你怎么找得到?”

    张超道:“碰碰运气吧,你敢不敢跟我上教学楼?”

    陈蓉笑道:“呵呵,你们生科的,做的都是动物实验,应该是在西区科技楼那里吧?我们心理学,虽然是理学院的,但有些课程和医学院的一样,我来这儿都不知多少次了呢。”

    张超点头,笑道:“那老陈,咱们就上去吧?”

    陈蓉显然对他喊自己“老陈”很不爽,皱皱嘴巴望了眼这学弟,跟着他一起上去。

    张超从包里拿出了那个手提的大功率电筒,又拿出一根短棒一样的东西。

    陈蓉奇怪道:“这是什么?”

    张超笑道:“电击棒,2000伏。”

    “你疯了!”陈蓉大叫起来,“就算别人是个神经病,你把人电死了,怎么办?”

    张超道:“我有分寸,你放心好了。这是安全电击棒,虽说电压高,但死不了人。再说了,这只是以防万一的,我可不会随便用。”

    陈蓉命令道:“你先收起来,我再跟你上去。”

    张超看了她一眼,她用不容质疑的口吻道:“必须!”

    张超无奈,只好将这600多块咬牙切齿才狠心买下来的电击棒放回书包。不过他拉链一端开着个缝,以防万一能快速拿出来。

    两人走上了二楼,周围一片寂静,楼道里黑乎乎的,只有外面的路灯微弱地照进光芒,但走廊两端的南北楼梯,都是一片漆黑。远处马路另一面,是还未开发的茫茫沼泽田,荒芜一片,要是凝神盯着那看,总会让人有一丝寒意。

    陈蓉紧紧跟着张超,张超并没打开手电筒,怕打草惊蛇。

    这时,陈蓉微微拉了一下张超的袖子,张超惊得一跳,随即压低声音,狠狠地道:“大姐,你要死啊!”

    陈蓉笑了起来,道:“你胆子挺小的嘛,呵呵。”

    张超愤恨道:“别扯其他的,声音小点,脚步轻点,跟着我保你没事。”突然,张超凝神起来,低声道,“什么声音?”

    陈蓉见他不像开玩笑,也屏息听着,过了片刻,道:“什么声音也没有啊。”

    张超深吸一口气,道:“好像又没了。”

    陈蓉笑道:“可能是外面建筑工地吧,瞧你那样,还敢找古装女呢。”

    张超不理他,站在走廊一头,快速打开手电筒,往另一头一照,空空旷旷,什么也没有。

    “走。”张超招呼一声,继续向三楼走去。

    还没走上三楼,张超又突然停下来,低声道:“快听,什么声音?”

    “勃勃”,“勃勃”每隔了三四秒钟,都会响起两声“勃勃”的声音,在这寂静黑暗的楼道里,显得格外恐怖。

    这一回,陈蓉也听到了:“好像……好像是在敲门。”

    “是在上面!你跟牢我。”张超压低身子,悄悄向上走去,走到了四楼,声音还在响着,走到了五楼,声音依然在响着。

    毫无疑问,声音来自于六楼。

    六楼,又是六楼!

    张超面容上,忍不住紧张起来。

    第十章你照到我影子了吗?

    (13)

    他们两人站在五楼,一声不吭地听着上面传来的断断续续的“勃勃”声。张超和陈蓉都不由微微变色。

    张超使劲咬了咬牙,低声抱怨:“都怪你是个女人,要是林一昂在,我们早就一南一北两边跑上去堵住上面的人了。”

    陈蓉笑了笑:“你怎么知道上面一定有人?”

    张超道:“不是人,谁会在敲门啊。”

    陈蓉道:“说不定,是什么东西在响呢。或者也不一定是上面,可能其他地方。声音这么轻,也听不明白。再说了,你要真敢和林一昂一北一南跑上去堵着,那你现在就到南边的楼梯上去呀,我还是在这边兜着,不就行了吗?”

    “我,”张超想到自己一个人走到另一头楼梯,跑上去堵着,他还真没这胆。虽说陈蓉是个女人,真要遇上什么危险,也不顶用,但是个人在身旁,就能大大的壮胆。要让他一个人上去,还是洗洗睡了吧。犹豫了片刻,道:“我们一起上去吧。”

    陈蓉得意起来:“你是在求我吗?”

    张超不愿承认,道:“废话别说了,咱们快上去瞧瞧。”

    两人当即再小心翼翼地向上走去,可刚走到五层半的楼梯时,声音戛然而止。张超犹豫了几秒钟,道:“快上来!”

    他一口气跑上了最后几级楼梯,却没有直接跑到走廊里,而是脑袋缩在墙后,对着陈蓉做个手势,让她快过来。

    陈蓉笑了笑,跟着走了上去。

    有人就在身侧,他放心多了,手中紧紧握着电筒的开关,突然身体跳出,站到走廊中间,打开开关,顺着走廊照了过去。

    走廊里,空空如也,他长嘘了一口气。

    突然,电筒灯光所及的最远端,走廊另一头白色的墙体上,一道身影转身朝楼下走去了。安安静静,走得没发出一点声音。而且那身影本来就贴在走廊最尽头的墙上,转头走时,张超只感到白影一晃,视线里唯一看清的,就是那身影后抬的那只脚。

    黑鞋子!

    张超慌得退后两步。

    “怎么了。”陈蓉好奇地走过来,看着整个走廊,空无一物。

    张超有点结巴:“你……你有没有看见?”

    “看见什么?”陈蓉一脸的不解。

    张超气喘吁吁:“白衣服,黑鞋。女人。走过去了。”

    “白衣服,黑鞋,女人?”陈蓉又看了看,还抬头望下面看了看,哪有什么人影,转身道,“你看错了吧?”

    张超道:“不可能的,绝对不可能!”他是没看清那人身影,但后抬那只脚上,分明穿了只黑鞋子,他是理科生,不会相信视觉幻觉之类的,真真切切,头脑分明。

    陈蓉表示对他所说的难以理解。

    张超沉思了一会儿,道:“我们……要不过去看看?”

    陈蓉道:“我随便你,反正我是不怕的。我更不相信什么鬼怪之类的东西。”

    张超真想仰望苍天感谢一声,原来,无知的女生更可爱啊!

    他和陈蓉一道,一起沿着空寂的长长走廊,向前走去。这走廊足足有60米长,中间是三间最大规格的那种教室,不过那教室都是铁门铁窗锁起来的。

    张超不禁问道:“对了,你不来这上过很多次课吗?这三间是干嘛的?”

    陈蓉笑道:“说出来怕吓到你。”

    张超一想,当即明白:“医学院放尸体的?”

    陈蓉点了点头,又道:“不过最那边一间我倒不清楚,以前听上课的同学开玩笑说,自从医学院从湖滨校区搬到紫金港,医学院的大楼都造好后,尸体库也搬到这里了,不过一般的实验,都是从这两间房里拿标本的,有人开玩笑,说从没见过最那边那间教室开门过,还说那房间晚上会传出女人唱歌。呵呵,如果是其他系的女生,估计一定会吓到了,不过学医的女生,都敢对着尸体吃饭,哪会在意这种鬼故事。”

    可张超听完,却脸沉了下来,道:“女人唱歌?”

    陈蓉看着他,笑道:“你比女生还没用。”

    张超摇头道:“不是,你不知道,李伟豪那天,他……他就一直说听到女人唱歌。”

    陈蓉看着他,似乎并不能理解这么玄的事。

    张超又缓缓道:“其实第二天晚上,我……我也听到了女人唱歌。”

    陈蓉还是不解地摇了摇头,道:“哎,看样子,我对你以后的心理辅导,还要加强呀。”

    张超知道她没经历过,难以理解,就像他没经历过时,也难以理解女人唱歌。凡事,惟有真正经历了,才能体会到那一种情绪。

    陈蓉笑着道:“你说刚才看到人影了,你是要继续追下去呢,还是回去了呢?”

    张超看了眼楼下,也没见什么白衣服女人的身影,又看看这被电筒照得通透的走廊,显然再无人影了。有些失望,也有些庆幸地望了眼楼道尽头,道:“我们还是先回去吧,等些时间我再来看看。不过,刚才那敲门声到底怎么回事?”

    陈蓉笑道:“我说,一定是其他地方的声音,隔了远了,听起来像楼上传来的,巧合罢了,走吧。”

    张超点点头,和她一起下楼回去了。

    一路上,没有过中间启真湖的那条路,而是从西区最西边的那条马路上经过。他一边骑车,一边心不在焉地望着西面树影班驳的沼泽田,想要寻一下古装女的身影,但最后还是毫无所得。

    他也觉得自己其实是叶公好龙,想弄究竟古装女到底是谁,和李伟豪的死到底有什么关系?因为他怎么都不能相信,李伟豪是自杀的。但监控录象上只有李伟豪一人,除了之后的那双脚。莫非,真有什么神秘的东西埋藏在这片土地的下面?

    (14)

    回到了寝室,现在还是10点多,寝室没有熄灯,其他各个寝室都是吵声一片,惟独他一个人住的123寝室里,安安静静。他简单梳洗了一遍,想早点睡觉,毕竟这几天神经绷得太紧了。

    这时,只听窗户外有声音叫着:“张超。”

    张超一听,正是白秋声音,趴到窗户口上,看着下面站在草地上的白秋,道:“秋,你找我有事?”

    白秋道:“你是不是又去医学院那了?”

    张超嘿嘿一笑:“你怎么知道?”

    白秋道:“下午有个叫陈蓉的女博士来找过我,说要给你心理辅导,还说要跟着你一起自修。”

    张超连忙辩解:“哎,是学院一定要给我安排的,你要不喜欢,那我明天强制要她别跟着我,这总行了吧?”

    白秋细眉一皱,道:“我不是说这个。她说你要去医学院图书馆那里自修,是不是?”

    张超暗骂一句这九头鹦鹉嘴可真够多的,跟白秋说这些干什么。他记起白秋说过,叫他别去那自修,现在谎话当面被戳穿,也只好打同情牌:“秋,那里自修人少,安静,效率高嘛。你就原谅我这次吧?”

    白秋簇着秀眉,道:“你就是不肯听我的!”

    张超笑嘻嘻的:“要不,明天你和我一起去自修吧,那就可以摆脱那个臭婆娘了。”

    白秋想了一下,道:“好,明天晚上6点半,到东1的505吧。”

    张超道:“去505啊,这么高。”

    白球娇哼了一声,道:“你不是要人少吗,那里人也挺少的。爱来不爱,随便你!”

    张超忙道:“好好好,我的姑奶奶,我一定来。”

    白秋脸上泛起得意的笑容,女生被男生宠着时,总是会有这种笑容。

    张超又道:“秋,后天星期六,我们一起买手机去吧。总联系不到你,麻烦。”

    白秋低着头道:“不用了。”

    张超心里一想,瞬时明白过来,道:“是不是有哪个猥琐男一直缠着你,所以你才不敢用手机啊,怕他骚扰。”

    白秋没说话,低头叹了口气。

    张超恨恨道:“你说出来嘛,我去料理他。”

    白秋摇了摇头,道:“算了,过段时间就好了,你别弄那么多事了。”

    张超这下可以肯定了,果然有猥琐男缠着她,那么,那只破棺材,就是那孙子半夜放的了。狗日的,他真想活活用新买的电击棒伺候那孙子,让他一声声昏过去,再用冷水泼醒。醒来后呢,再电一次!

    白秋看了看张超愤怒的脸,道:“你别担心了,我会处理好的,我先回去了。对我,你就放心吧。”

    最后一句才是重点,张超心中虽有不甘,但听了最后一句,还是装成满意地点点头,道:“那你快点回去睡吧。”

    “恩。”白秋点点头,转身离开草地,朝宿舍方向走去。

    张超爬上床,关了灯,闭上眼睛,心里想到某个猥琐男骚扰白秋,就恨不打一处来。居然还在李伟豪跳楼后,半夜放个棺材吓唬他,这种缺德事都干得出。

    那么,半夜两次应答他的声音呢?

    为什么是李伟豪的声音?

    一想到这,不免再次毛骨悚然起来。赶紧分散注意力,好让自己睡着。

    又是一个夜半三更,寂静无声的寝室里,再次响起“的的、的的”的响声。张超没有睡透,听了几次这响声,一把坐了起来,仔细再听了一会儿,果然又是敲厕所透气玻璃的声音。

    “这孙子还没完没了了。老子今夜可不怕你!”张超轻声爬下床,不敢发出大声音,怕吓走那人。他悄悄挪动身体,慢慢朝窗户那移去。

    正当他向两三步跑到窗户时,突然,他脚步停住了。

    窗外的月光和微弱的路灯,从窗户外照进来,落下了一地暗影班驳。

    厕所的门是向里开的,光线从透风窗进来时,自然会把门的影子拉到外面。

    按理说,厕所门拉出来的影子,是直的。可是现在却不是!

    从厕所里出来的影子,是一个人形。身体和躯干的影子弯弯曲曲地露在地上,而身体下侧又是笔直的。

    这说明什么?

    有人躲在门后面!

    只是上半身探出,下半身依然站在门后,才会有这样的影子。

    怎么可能!厕所的透气窗很小,是不可能爬进来的。盥洗台旁的窗户,如果爬进来,动静自然很大,自己不可能没发觉。

    唯一的解释,自从自己回到寝室后,那人一直躲在寝室里!

    谁会一直躲在寝室里,自己来来回回居然都没有发现!张超整个人都凉了。小心翼翼地一步一步向后退去,惊恐地盯着地上的人影,悄悄拿起床缘的手机,走到门口,轻轻地开启门锁,微微合上门,没有发出声音,转身来到了走廊里。

    他站在自己寝室对面的寝室门前,眼睛牢牢盯着自己寝室的门,谨慎地听着里面的声音。然后拿出手机,以最快速度写下“千万不要发出声音,开门,出来,我在外面”,赶紧按发送键,发给了隔壁寝室的林一昂。

    他细心聆听,隔壁寝室传来滴答一声短信声,过了一分多钟,只见121寝室门轻轻开启,林一昂猫着腰走出来,还穿着睡衣,看见张超略微发白的脸,低骂一句:“畜生,叫醒我干嘛?”

    张超赶紧做一个嘘声的动作,以最轻的声音,道:“我寝室里有人。”

    林一昂惊讶地看了眼面前虚掩的寝室门,睡意顿时一扫而光,道:“小偷?”

    张超道:“不知道,就藏在厕所里面。”

    林一昂道:“可,可没家伙啊。”

    张超道:“我们一起进去,我有个电击棒,还没用过。两个人肯定拿得下他。”

    林一昂一点头,两人轻轻推开门,张超一指地上影子,果然,人影还在。

    林一昂吸了口气,微微握了下拳头,然后一个箭步冲了过去,正要对着厕所门一脚,突然停住,转头骂道:“畜生,你自己来看!”

    他一把按开厕所的灯,张超走了过去,一看,原来厕所门框上,挂了件衣服,难怪影子看起来像是一个人躲在后面。

    张超正要长嘘一口气,突然,他倒吸一口冷气,指着衣服,道:“这……这是李伟豪的衣服!”

    第十二章失约的等候

    (15)

    门上挂着的那件外套,居然是李伟豪的衣服,这让张超和林一昂一时间都瞠目结舌,两人都没说话,过了好久,张超才开口:“前几天李伟豪父母收拾走衣物,回来我也仔细看过了,所有没带走的,全部由清洁阿姨收拾掉了,不可能还会留下一件衣服。”

    林一昂道:“该不会是收拾时丢下的,没注意,一直挂在这儿的吧?”

    张超否认地摇摇头:“不可能的,如果还有这件衣服挂着,这么些天,我肯定早发现了。况且昨天晚上并没有这衣服。”

    林一昂道:“你的意思是,有人故意挂着的?”

    张超点头:“只有这个可能了。”

    林一昂道:“那是在你睡之后挂上的,还是睡前就有了。”

    张超仔细地回忆了一下,却实在想不起来。他回来后,就是简单洗漱了一下,只去过一趟厕所,就小了个便,当时厕所门是贴墙开着的,他也没注意。到了临睡觉时,他怕厕所臭味出来,只是和往常一样,随便地顺手拉了一下门,哪里会注意到门上是不是挂了件衣服。况且,人总是有个习惯性的思维,虽然李伟豪已经不在了,但周边人的生活习惯也不会一时改过来,即便真挂了件他的衣服,走过时不去细想,也不会觉得哪里不对。再说了,他睡觉前还没熄灯,厕所里没有影子出来,他自然不会注意那么多。

    张超只能茫然地摇摇头。

    林一昂捏了下拳头,道:“我怕是哪个兔崽子故意搞你的吧。”

    张超点点头,想起某个猥琐男要骚扰白秋,怒火又冲上心头。

    林一昂道:“要不你换个寝室吧?”

    此时的张超,其实也想换个寝室了,毕竟这寝室连续几个晚上闹出这么多事,睡得自然不安心。但他一直以来有轻微的神经衰弱,睡眠质量不好,只有很安静的环境下,才容易睡着。大家都知道,男生寝室一般都很吵闹,即便熄灯了,大家也会用笔记本再玩个一两小时电脑,或者看看电影,才会睡觉。他不喜欢做夜猫子,但大家都是成年人,也不好意思叫别人不要吵,早点睡。现在他一个人住寝室,至少这种麻烦是没的,而且空间非常自由。

    张超思考再三,最后还是拒绝了。两人一时间也商量不出个所以然来,只能各自回去睡觉。

    (16)

    第二天中午,陈蓉又来找张超,到了123寝室,刚好林一昂也坐着,他一看,就笑意昂然起来:“怎么,陈博士又来找张公子啊,心理辅导小心被辅导哦。”

    张超打了他一拳,骂道:“滚远点!”

    陈蓉倒没太在意,只是对张超说:“你晚上还去自修吗?”

    张超摇头:“你又要找我一起去?”

    陈蓉有些显得不好意思起来,这话问得好似她非要缠着张超。

    张超笑着道:“我是要去自修,但今晚我跟我女朋友一起去。”

    “哦,白秋?”陈蓉问了一句。林一昂听到这话,似乎表情有些不自然,悄悄走了。

    张超没注意,只是道:“是啊,你听到这话,该不会很失望吧?”

    陈蓉脸上确实流露出那么些许的失落模样。张超一看,乐在心里,想着自己什么时候这么有魅力了,连女博士都对他倾心啊。

    陈蓉继续问道:“你们什么时候约的啊?”

    张超道:“昨晚她来找我的。”

    陈蓉奇怪道:“昨晚,你回来不是挺晚了吗?”

    张超道:“是啊,这又怎么了?”

    陈蓉摇了摇头:“没事,那你们自修到什么时候?”

    张超道:“这就不知道了,哎,学姐,你就别打我主意了,我对你没兴趣。”

    陈蓉脸上一红,也不知该说些什么,转身就走出去。

    张超一看,急着追了出去,道:“陈蓉,我跟你开玩笑的,你别哭呀!”

    陈蓉勉强笑了一下:“没事,我这也有些事,先走了。”说着,扭头就走。

    张超也不勉强,偶尔冒出个心理辅导员,长得也可以,是男人当然都想搞个齐人之福,但白秋向来小心眼,他连这想法想都不敢想。

    很快到了晚上,昨天白秋和张超约好6点半在东1的505见,张超6点就坐那等着了。505是间大教室,但毕竟楼层高,别人懒得爬,还没空调,所以总共也就不到十个人,张超坐在那随便看了会儿书,一晃到了6点半,不见白秋身影。

    左等右等,熬到了7点半,还是不见白秋。他心里不禁有些急,虽说白秋跟他说,不要打电话给朱晓雨,他还是忍不住走出教室,打了朱晓雨手机。

    一接通电话,张超就问道:“晓雨,是我,不好意思啊,我问一下,白秋在吗?”

    “不在,什么事?”朱晓雨回答似乎很坚决果断,还真是闹了矛盾的样子。

    张超只好笑笑:“那你知道她去哪了吗?”

    朱晓雨干脆道:“否晓得,以后别打我电话!”说着就直接挂断。

    张超低声骂了句:“娘西皮的,装什么大便!”无奈回到教室,又自修到了8点。

    这时,手机响了起来,张超一看,是陈蓉打来的,张超赶紧到了教室外,接通电话,问道:“陈蓉,又有啥事呀?”

    陈蓉道:“你在和白秋一起自修吗?”

    张超不满,心想有没有自修关你屁事啊,但想着毕竟是个女人这么关心自己在哪,心里不免有些得意,便道:“没呀,约好6点半的,我都等她到8点了,还没来。寝室人也不在。”

    “哦,”陈蓉声音里似乎有那么些高兴,“那你快回来吧,我有事跟你说。”

    张超道:“什么事?”

    陈蓉犹豫了一下,道:“是关于白秋的。”

    张超神色一紧,道:“白秋什么事!”

    陈蓉道:“说来话长,你快点回来。”

    张超急问:“到底什么事,你倒是快说啊!”

    陈蓉道:“你回来就告诉你,我和林一昂都在等你。”

    “林一昂?”张超心里大惊,这大舅子也在等他,莫非白秋出了什么事了!他最后狠声说了句:“陈蓉,我现在马上回来,要是你敢忽悠我,我就不当你是个女人也要——”他没挂电话,陈蓉却聪明地先挂了电话。张超赶紧回教室拿了书包,匆匆跑下楼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