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请 登录注册
当前位置:雨枫轩> 原创长篇小说 > 青春|言情 > 古装言情小说 > 追爱症候群 > 正文 > 第四节
第四节



更新日期:2021-07-14 + 放大字体 | - 减小字体 本书总阅读量:

    〔丹英SAY〕

    第二天,我决定不去学校了。

    也就是从婚礼会场回来的第二天。

    『喀嚓!』

    我生怕会有人打电话到家里来,因此把所有的电话线全都拔了下来,然后就像平日一样穿着校服,一大早就走出了家门。

    我妈妈也在前一天晚上静静地走出家门之后,一直到早上都没有回来,这到也让我省去了向她解释为什么要把头发剪这么短的麻烦。

    ……

    『你们可以告诉我,昨天那个男生是念哪所学校吗?』

    然后,我就直接来到了我昨天被拖去的警察局。当然,由于我跟前一天的打扮完全不同,那些警官全都张大了嘴巴望着我,也把那个二愣子念的学校名称告诉了我……

    照他们完全分不清我就是昨天那个女窃贼的情形来看,他们似乎还要再加强在训练,不过话说回来,这也不干我什么事啦……

    ……

    不论如何,我脸上不带着半点表情,做出了不太像我的举动……我竟然在那二愣子的学校门口,傻傻地站了整整十一分钟。

    『帮我叫一下韩太阳!』

    『你……你跟韩太阳很熟吗?』

    『我等人从来没有超过三十分钟,所以麻烦你叫他快点出来!』

    就从我讲完这句话之后算起,整整过了十一分钟。

    这也是我希望他能够跟别人不同的、不长不短的十一分钟。

    当然,在等待的时间中,也有很多无聊的傻瓜像是看到动物园的猴子般向我围了过来,而我也意气风发地举起了我满是伤疤的右手臂,一一把他们驱离我的身边。

    就像我昨天故意举给我爸爸看的一样……就像我昨天故意吓那个新娘一样……

    ……

    『太……太……太阳他……要我告……告诉你,他……他现在……要赶去跟别……别的女孩子约会……』

    『什么……?』

    『我……我什么也没说……我只是告诉他,你的眼睛跟牛铃一样大……』

    然后,这是我得到的莫名其妙的答案,而我找来帮我传话的这个傻瓜,名字叫做安守贤。

    如果被我妈妈看到,她一定会用手指指着他这张脸,叫我到死都不要跟他往来。

    『怎么办呢……?要不要我帮你拨太阳的手机……?』

    『那倒也不必……』

    在我眼前的这个傻瓜,就像其他人一样,似乎非常在乎我的存在。但是我又不能像平常一样摆出冷漠的态度来面对他,,因为我真的很怕那样之后,我就死掉了。

    我真的不是开玩笑,我生怕我在独自一个人留下来一分钟以上,就会想起我爸爸叫不出我名字的干涩嘴唇,而让我突然窒息。

    『一起走吧。』

    『嗯,啊!什么……?』

    『你不是正准备去什么地方吗?反正我也不是一定要见到那个二愣子。』

    我说完这句话之后,就跟在这个第一次见面的小混混后面,漫无目的地走在路上。

    啪哒啪哒。

    在一个一直回头看着我的傻瓜,毫无感情、毫无感觉地跟了过去。

    『你是……美静没错吧……?』

    这傻瓜突然讲出了一个我完全陌生的名字。

    『什么……?』

    『没啦!我是有听说过一些你的传言啦……哈哈!反正太阳就是这种人啦,你也不用太难过!』

    『……』

    『既然你跟太阳已经玩完了,我也顺便让你知道一下,其实太阳专挑漂亮的妹妹来钓!』

    『是……吗……?』

    『是啊!就算原来的女朋友跟他关系再好,只要被他发现更漂亮的女人,他二话不说马上就变心!他简直就是全天下最风流的负心汉!』

    ……原来如此……搞了半天,这二愣子也跟其他的男人没什么两样……

    『所以呀,交往得越久,受到的伤害也会越深。』

    『我不会受到伤害。』

    『什么?』

    ※※※

    『因为我这辈子绝对不会相信男人,所以我也不会受到伤害。』

    『……这……这样啊……你的人生观倒也挺干脆的……』

    『然后请你不要没话找话来说,像你这种人尽量少跟我说话,才不会有损我的形象。』

    『!!』

    ……

    我们来到的地方,是因为拜我妈妈之赐,我先前常来的一家综合医院。差别在于我妈妈常常去的是精神科,而这个傻瓜要去的是外科……不管怎样,我紧跟着加快脚步的他上了电梯。

    出了电梯之后,他虽然急欲摆脱我似地跑走,但我也很有技巧地盯住了他的行踪。我心想着『我什么时候开始以骚扰别人为乐了?』然后摆出跟平常一样骄傲的表情走向了501号病房。

    『你!想干什么……?』

    突然,一个我没见过的家伙挡住了我的去路……

    『闪开……!』

    『你认识正厚哥吗……?』

    无法看上十秒钟以上、令人感到压迫的眼神。这个挡住我去路的男人,用这样的眼神很狠地盯住了我。

    『虽然不认识,但我想进去看一看。』

    『你的手是怎么了?』

    ……你刚刚说什么……?你刚刚问我这句话,是什么意思……?

    『你把手弄成这副德性,难道就会有人多看你两眼吗?你以为这样就会有人更疼爱你、更关心你吗……?』

    『你……现在……是在说……我的……手吗……?』

    『是啊!还有你的左手腕……』

    『……』

    『如果真的想死,你就割深一点,割到整只手都垂下来为止。』

    『……哈……』

    『如果没有这种勇气,你就干脆不要割,免得帮你遮伤痕的手表看起来可怜。』

    他讲话的语气丝毫不带半点怜悯,而我也知道他并不是因为关心我才这么说的。

    ……

    『谢谢你……谢谢你叫我别再做傻事……』

    但是也不知道为什么,我对这个自我出生以来第一个注意到我手上有伤疤的男人说出了谢谢他的话。

    然后,面对毫无表情地打算要进入病房的他,我一下子把双手扑入了他的怀抱里哭了好久好久。

    ……真希望他能多了解一下我的手……真希望他能多拥抱一下我的手……

    ……在也许我会爱上的这名男子面前……我连同前一天在婚礼会场上都没能哭出来的眼泪,毫无保留地全都倾泻了出来。而且,我也期望我没能从爸爸嘴中听到的名字,能藉由他的嘴巴说出来……

    〔太阳SAY〕

    呼……呼……呼……

    我上气不接下气的抵达了正厚哥的病房。

    然后看到了扑倒在申海俊怀中的她。

    ……

    看样子……她哭得非常伤心……

    看样子……我似乎是来晚了一步……

    ……

    『大姊!请把店里表带最粗的手表拿给我!』

    『是你要戴的吗?』

    『不,不是。是要送给一个女孩子当礼物的!』

    『那为什么要送粗表带的手表呢……?现在的女孩子大多喜欢带细表带的手表啊……』

    『啊……不是为了流行啦……』

    『不是为了流行……?O_O』

    『我发现她的手腕上有疤痕……而她现在带的手表表带又太细了,根本就遮不住……』

    『原来是这样啊!你这个当男朋友的还真细心呢……』

    『哈哈!大姊真是的!我们还没开始交往啦!』

    ……

    ……掉在走廊地板上的礼物……

    看样子……我这个礼物暂时是送不出去了……

    『崔……丹……英……』

    ……要是我能早一点叫她的名字就好了……

    《E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