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请 登录注册
当前位置:雨枫轩> 原创长篇小说 > 青春|言情 > 古装言情小说 > 追爱症候群 > 正文 > 第八十三章
第八十三章



更新日期:2021-07-11 + 放大字体 | - 减小字体 本书总阅读量:

    『MoltoVivace……』

    ……

    『MoltoVivace……!』

    ……

    『你在搞什么啊,韩道京!』

    『……』

    『你今天到底是怎么回事?!』

    ※※※

    AM11:50

    希望最后的瞬间能在家里度过的张梦泽……

    从他回到家到现在,已经过了两个月的时间。

    现在在我眼前代替他的,是一台我熟悉的钢琴,以及跟认识这台钢琴一样久的两个女人。

    『离公演只剩下三天了!就剩下三天!你满脑子到底在想什么东西呀?!你到底是在弹钢琴还是摧毁钢琴啊?!』

    『……』

    『你知道大家多期待这一场演奏会吗?就因为我跟媒体公布,说你是我正在培育的弟子,所以大家把现在都关注焦点放在不是主奏者的你身上,你到底知不知道!』

    听完这段话,大家应该已经知道,现在在我面前咆哮的这位,就是那著名的钢琴家金贞瑛女士。

    『既然你被选上了,就要懂得好好珍惜机会呀!我真的很搞不懂你耶!』

    崔丹英咬了几口手上的苹果,一屁股坐在沙发上。

    『你倒是给我说个明白!你今天到底为什么会这样?是不是发生了什么让你感到不舒服的事情?』

    『因为下雨……』

    『什么……?』

    『因为雨……下得太大了……』

    这是我像傻瓜般的答案。

    钢琴家金贞瑛……不!现在应该说是我的老师金贞瑛,叹了一大口气之后,轮流望了望窗外的雨跟我。

    『唉……你不要老说一些奇怪的话了,快点给我专心再弹一次。』

    『对不起,老师……』

    『干嘛?』

    『我可不可以打开手机一下下?』

    『你不知道离下课还有三十分钟吗?』

    知道啊……我当然知道啦……!为了这一天的来临,过去两个月我也一直非常努力地在练习啊……

    『可是……今天的雨真的下得太大了……』

    『……』

    那家伙曾经说过,他就像是个堕落的天使,会在下大雨的日子死去……偏偏,今天的雨下得这么大……

    『老师…』

    『随便你啦!』

    『……』

    『不过,下一次上课的时间要加长为三小时喔!』

    『是!』

    老师无奈地摇了摇头。相对地,崔丹英却突然从沙发上站了起来。

    『多上三个小时?那不是对她更好吗?以前如果是我这样的话,您不就叫我以后都别想再弹钢琴了吗?』

    我也不管崔丹英在旁边鬼叫些什么,立即打开了手机的电源,然后急忙检查手机中有没有收到什么简讯……

    哔哔哔……

    『你老弟在考试的时候,偷偷剥核桃吃。一不小心把核桃壳弹到了老师头上,结果你老弟的头被打成跟仙人掌一样。啧啧,真可怜!-你的天-』

    …………

    ……哔哔哔……

    『哈哈!姊姊的老公在上课中发简讯,被我们老师逮到了。老师要他在没收手机和唱忍者龟当中二选一,结果他宁愿去当乌龟!某某某的老公还真是个大笨蛋呢!-韩太阳-』

    =_=……

    哔哔哔……

    『嘿嘿嘿!我们今天来了一位新的体育老师,长得跟姊姊真的好象喔。不过我想告诉你的是……我们的体育老师是个长了一脸落腮胡的大男人!哈哈哈!-勺子疤痕-』

    我要研究一个同时可以宰了这三个家伙的办法……

    『手机里有传来什么重要的讯息吗?』

    『……』

    当我正在检阅着简讯的时候,一直把我当成眼中钉的崔丹英靠近我,然后开口问了我。

    『喔……嗯嗯……之率他感冒了,今天一早起来就不舒服……不过看样子现在好很多了……哈哈哈!』

    我随便编造了一个理由,却忽略了站在我面前的这两个女人并不是那么容易上当的简单人物。

    『哈哈哈!没事了!没事我们就继续上课吧!剩下的三十分钟,我一定会让两位女士感到非常满意!』

    我说完之后,正打算按下手机的电源键关机时……

    哔哔哔。

    收到了一封让我心情一沉的简讯。

    这次的感觉不一样……跟之前收到的感觉很不一样……

    『……』

    宽大的客厅里突然静了下来,搭配着窗外的雨声,让我感到分外地阴沉。

    这种虚无飘缈的感觉,让我心里直发慌……

    『这次又是谁呀……?』

    在老师问话的同时,我已经飞快地打开了玄关的门……

    『喂!韩道京!』

    崔丹英在我身后吼着,而路上的行人看到我全都自动闪开了。

    呼……呼……

    我不断地奔跑着……

    不管别人怎么看我,我只顾着奔跑……

    我朝着那个方向,气也不喘地奔跑……

    命中了……

    这是真的命中了……

    早上心里那个不祥的预感真的命中了……

    『麻烦您开到中洞!』

    『什么?』

    『大叔,麻烦你开快一点!』

    既然如此,我为什么一睁开眼就要去崔丹英家呢?明明一起床就看到那么大的雨从空中落下来……明明梦泽之前说过的那句话,我都深植在心中……

    ※※※

    PM11:21

    啪哒,啪哒,啪哒。

    这两个月以来,由于常常走这条巷子,所以几乎比回自己家都要熟悉了。

    『你的手机关着呢。如果你看到简讯,麻烦你跟我联络一下。梦泽今天感到很不舒服。你的老板-』

    现在,我的脑海里只有大婶传来的那封简讯!

    『梦泽!』

    那封简讯,让我急得来不及敲门,就长驱直入地进到了他家。

    『啊……』

    当我看到眼前的景象之后,我整个人都僵住了……

    『嘘……!』

    正当我要尖叫出来的时候,大婶把食指放在嘴上发声制止了我。

    『可……可是……』

    这次,她干脆把整颗头挡在我的眼前摇了摇头。

    我看到的人,竟然是绿色希特勒……

    梦泽依然躺在床上,喉咙插着一根导管……而在他旁边穿着外套站着的,竟然是绿色希特勒……

    可是他为什么……他有什么脸站在这里呢……?

    『嗯……是不是道京姊姊来了……?』

    正当我以狠毒的眼神望向绿色希特勒的时候,梦泽以非常虚弱的声音问出了这句话。

    『是啊……我来了……是姊姊啦……』

    反应快的人应该会发现,刚刚梦泽说的话『是不是道京姊姊来了……?』

    也就是说,这小子从四十三天前,已经完全失明了……

    部分麻痹!

    视觉障碍!

    智能降低!

    性格障碍……!

    该死的脑肿瘤后遗症,开始一一占据梦泽的身体……

    『你来得正是时候呢……』

    『……』

    不过有一项,这小子死也不会让『性格障碍』占据他的身体。

    『……』

    『爸爸……!这是跟我最要好的朋友韩太阳的姊姊……您记不记得有个眉毛浓浓的、长得很帅,但是脾气却很坏的……您看桌上的照片里面,站在最中间的那个……现在总算跟单恋已久的女孩子交往的一个伤脑筋的家伙……』

    『是吗……?』

    『嘿嘿……他的拿翘战术成功,终于打动了那个女孩子的心……不管怎样,这位姊姊就是那个家伙的亲姊姊……跟我也很要好……她还是我们的将军喔……』

    ……等一下!你刚刚说什么?梦泽……!

    你刚刚叫谁爸爸呀……?

    『你好……很高兴见到你……!』

    『你……!』

    更让我无法相信的是,绿色希特勒还故意压低他的声音……就像是第一次见到我似的,还向我问候了一声……

    『你这个人是在搞什么东西呀?』

    『什么你这个人啦……!姊姊你不要这样说话啦……!他是我爸爸耶……!他为了来看我,还特别从阴城赶上来的呢……』

    『真的很对不起……我之前犯下了不可饶恕的罪……』

    ……大婶……这该不会……

    『我之前真的不晓得他是这么乖巧的孩子……竟然不知道他这么善解人意……一直遗弃着他……现在我总算知道了……真的很对不起……过去都是我的错,我真该死……』

    『……啊……』

    『我知道你们不会饶恕我……所以我一直也在苦恼。我之所以会鼓起勇气找过来……是因为我想……一定要在他死之前见他一面……因为我一定要获得他的饶恕……所以我就厚着脸皮找过来了……』

    『……』

    『我真的没想到他这么乖……我真的没想到他这么善解人意……过去都是我的错……我知道得真的太晚了……对不起……』

    这是我认识他以来,第一次听到他用这种语气说话。当他说到这里之后,突然就在我跟大婶的面前跪了下来……!

    这下子,我当场吓得忘了我该讲的话……!

    大婶则是毫无表情地抓住了梦泽的手……

    就在绿色希特勒滴下眼泪的同时,他的头也低低的垂了下去……

    我真的不知道该怎么饶恕他……

    因为我根本还没有那个资格……

    他背对着梦泽,抽搐着肩膀,静静地哭了好久好久……他似乎要跟空中的雨滴比赛一样……

    让充满药味的房间更加充满了湿气……

    『我也拿他没有办法……他就这么硬着头皮冲了进来……』

    『……』

    大婶看到我一脸茫然的表情,把我拉到厨房之后小声对我说。

    『可是,他怎么可以说这种谎呢……?』

    『我想,在他死之前,总是要见见他的亲生爸爸……这样他才可以安心地闭上眼睛走啊……』

    『但那个男人不是梦泽的爸爸呀……!』

    『……』

    『不可以因为他看不见就骗他呀……!虽然那家伙以前爱吹牛……可是对他说这种谎话是不对的呀……!』

    『就因为马上就要死了……』

    『……』

    『所以什么事都可以允许的啊……!就因为他是个马上就要死的孩子,对他来说,不需要认清事情的真相,只要满足于眼前的幸福就可以了……!』

    『但是……』

    『嘘……!』

    『梦泽出来了……』

    哈……

    大婶才刚说完,梦泽就坐在轮椅上,被他的『假爸爸』推着出现在我眼前……

    毫无力气的梦泽就坐在那个轮椅上……

    『姊姊,我们去找他们吧……』

    梦泽突然笑容灿烂地说着。

    『什……?什么……?』

    听到我的回答,梦泽做出要我安静下来的手势,然后继续对我说。

    『我该去跟他们打招呼了。^-^』

    『打……招呼……?那是什么意思……?』

    我发现我的声音在颤抖……

    然后喉咙也慢慢地灼热了起来……

    我眼前的这家伙也慢慢地朦胧了起来……

    『海俊……太阳……之率……我想现在马上去见见他们……』

    『……』

    『既然已经看到爸爸,也看到了姊姊、妈妈……我现在好想去看看他们喔……有些话,我一定要对他们说……我一定要马上把这些话告诉他们……』

    就在我的眼泪狂泄的同时,我看到了绿色希特勒也背对着我们抽搐,而一旁的大婶也开始掩面哭泣……

    道京啊……我们就答应他最后的愿望吧……

    我们就来达成他想在所有人的欢笑声中离去的愿望吧……

    这世间真的有些事情,是再怎么哭泣、再怎么耍赖都无法挽回的……现在,就是那件事情要发生的时刻……

    这是活生生地呈现在我们眼前的事实……

    这孩子,已经到了该走的时候……

    任何人,都没办法阻止他……

    那么,我们就让他安心地走吧……!

    就给他最后一份幸福的礼物吧……!

    ……马的……

    ……

    『姊姊……』

    『……』

    『我想见见他们……我好想见见他们…虽然我已经看不见了,但是好想摸摸他们…我已经忘了他们的手有多温暖了……』

    ……

    我想起了第一次在便利商店见到的梦泽的脸……

    也想起了他们四个人并排走在路上的背影……

    但是,却再也无法回到当时的回忆里了……

    MoltoVivace……

    在寂静的操场上空响亮地爆开的烟火声……

    骑着机车飞驰在路上吶喊的感动……

    现在再也无法回到当时的回忆里了……

    MoltoVivace……

    『好害怕……!我好害怕就这么走掉……!我真的好害怕在没有他们呼吸声的地方就这么走掉……!』

    『……』

    『道京姊姊……!我……感觉越来越害怕了……!』

    『MoltoVivace……!』

    『……』

    『这是我们老师今天对我说很多次的钢琴用语……』

    『……那是什么意思啊……?』

    『用尽可能最快的速度!』

    『用尽可能最快的速度……!』

    『准备好了吗……?』

    『……』

    我紧紧地咬住牙齿。

    我藏住了我的眼泪。

    我傻傻地露出微笑。

    『准备好了吗?我的部下!』

    『……嗯!报告!我已经准备好了!!』

    MoltoVivace……!

    我们就这样一起快速地冲了出去。

    朝向那些家伙所在的地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