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请 登录注册
当前位置:雨枫轩> 原创长篇小说 > 青春|言情 > 古装言情小说 > 追爱症候群 > 正文 > 第八十二章
第八十二章



更新日期:2021-07-11 + 放大字体 | - 减小字体 本书总阅读量:

    『哇塞!这就是所谓的哈啦不杀隼不隼型的机车吗?』

    『听不见啊,大婶!』

    『我问你,这一台是不是梦泽一直想搭的那个很贵的哈啦不杀隼型的机车啦!』

    『嗯……你这个问题还真的让人很难回答耶……』

    『…………』

    『哈哈哈哈!哈啦不杀!哈哈哈哈!哈啦不杀!』

    这小子现在是怎样?我讲的话真的有那么好笑吗……?!

    ※※※

    PM11:14

    前后行驶在马路上三台不同颜色的机车,如果依序把他们的颜色说出来,那就是红色、黑色、再来还是黑色。

    由于梦泽一屁股跳上了海俊的车子,我只好跑来跟勺子疤痕挤一台车,而且是落在最后面跟着……

    可是再怎么看,他们骑的车子真的很不像是什么Hayabusa隼型的机车……

    说得更白一点,这些车子看起来就像是一般餐馆在送外卖用的那种车……

    『喂喂!我们要骑到哪里呀?!』

    『中洞交流道!从那边往北的方向上去,就会看到唯一可以前往仁川机场的标示!』

    前往仁川机场……?这是什么莫名其妙的对话呀……?!

    『收到!那我就先发动了!』

    噗呜嗡嗡。

    噗呜嗡嗡。

    韩太阳听完勺子疤痕的话之后,摆出了一个OK的手势,一下子往前面冲了出去。

    坐在太阳后面的,是到现在还没完全清醒过来、一直在呕吐的之率。

    『这臭小子是在向我挑衅是不是……?』

    『…………』

    我靠着勺子疤痕,看到太阳冲了出去之后,像是燃起了他的好胜心似的,突然加足油门追了上去。

    『勺子大人!救命啊!TTOTT』

    噗呜嗡嗡嗡。

    噗呜嗡嗡嗡嗡。

    噗呜嗡嗡嗡嗡嗡。

    就在我感觉到我的屁股有点升空的同时,我在的机车已比S形还要惊险的Z形,开始疯狂地穿梭在马路上。

    叭叭!叭叭叭!

    虽然路上的车子不算很多,但这已经足以影响到其他驾驶人,因此也传来了一些抗议的喇叭声;然后很快的、也传来了我不希望听到的警笛声。

    『马的!我已经好久没享受这种感觉了!这真的是这世上最棒的感觉啦!TTOTT』

    我敢说,现在绝对没有任何人可以阻止他们,就算是总统亲临现场,也不可能拦住他们。

    『你们在搞什么?!全都疯了是不是?!』

    『啊哈!这位大叔真的很会看人呢!是啊!我们这伙人正在集体疯狂中呢!』

    就在安守贤向陌生的驾驶人回了莫名其妙的答案后,我们的车子瞬间就把他抛到了后头。

    迎着风,我闻到了从海俊身上飘来的淡淡体香,以及这些疯子穿梭在其他车子之前时传来的鬼叫声。

    我们这样也没关系是吧……?

    我们这样大声欢笑也没关系是吧……?

    我们这样尽情地享受也没关系是吧……?

    『嘿嘿……你说对了……!看样子,真的没有事情可以瞒得住姊姊……』

    『……』

    『我们现在骑的,可不是什么Hayabusa,真的是别人送外卖用的速可达喔!嘿嘿嘿嘿!』

    我现在把这家伙给宰了也没关系是吧……?

    ※※※

    仁川机场。

    花了二十分钟左右,我们抵达了仁川机场。

    我面无表情地站着,在我面前的勺子疤痕则是很不好意思的一直搔着头。

    『我们也是千百个不愿意呀!这全都是姊姊的男朋友搞砸的啦……闲着没事,把租车店的职员痛殴了一顿,结果我们当苦力赚来的钱,大部分都付给店员当医药费了!』

    我就说他们骑来的机车怎么感觉一点都不拉风,而且在他们每个人的脸上都挂着一些来路不明的伤痕呢……

    『然后呢?!然后要到这里来的理由又是什么?!』

    听到她这么说之后,我也只好强忍要发作的脾气,以沙哑的声音问向了勺子疤痕。

    『……』

    没想到,本来要骑Hayabusa却逼不得已骑着速可达载我到机场来的勺子疤痕,反倒一愣一楞地看着我。

    难道没有什么特别的理由……?

    难道只是随便租几台机车,随便飙飚车而已……?!

    『嘿嘿嘿,讲起来虽然有点不好意思,但应该只是想要近一点看飞机吧!』

    看到咧着嘴、害羞地讲出答案的安守贤,我只能张大了嘴巴看着他。

    『不对!答案绝对没这么简单!』

    『呵呵……**』

    『在这个节骨眼选择来机场,一定有原因的嘛!不然大老远跑来机场做什么?』

    『不过话说回来也真奇怪,这些家伙怎么搞的还不来呀……?就算用爬的也早该爬到了……』

    『要看飞机,我们在富川也可以看得很清楚啊!如果真要看飞机,在医院的顶楼每隔几分钟就可以看到一架呀!』

    『你干麻老是冲着我来呀!』

    就在我越来越兴奋地乱吼乱叫的同时……

    这小子像是好不容易可以喘一口气似的,从他的口袋里拿出了正在响的手机。

    『喂!你们这几个臭小子在干什么!为什么要我一个人面对发狂的面包超人大婶?!』

    『……』

    『什么……?你说什么?』

    看到守贤讲电话的表情,我的心情一下子跌到了谷底。

    『怎……怎么了……?刚才打电话来的人是谁……?』

    『……姊姊……』

    『……怎么了……?』

    『……』

    『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啪……

    听到我的吼声,守贤手中的手机无力地掉了下来……

    我的视线也随着他的手机,一起无力地垂到了地上……

    『梦泽他……梦泽他……』

    『……』

    『本来好好的坐在海俊后面……突然,海俊感觉不到后面有人……也没听到任何声音……』

    我的天啊……不要……!!

    『姊姊……我们现在该怎么办啊……?』

    『……』

    『我们……到底该……怎么办啊……?』

    就在这个时候……

    一架什么都不知道的飞机,朝向空中飞了上去……载着满机幸福的人们,慢慢地飞了上去……朝向跟我们心境完全不同的世界,翱翔到一个完全不知名的目的地……

    ※※※

    宇星医院。

    『你们真的疯了!你们真的全都疯了!』

    穿着白袍的主治医师,此刻正在失了魂的我们面前,一边踱着步,一边气愤地对着我们指指点点。

    『你们没看到他刚才呕吐的样子吗?!你们难道不知道病患处于极度虚弱的状态吗?!你们还用机车载着他去兜风?』

    『……』

    『就算再怎么鲁莽的人也没这么笨吧?!我再次跟你们说清楚,这一次可不是我们医院方面的责任!既然是你们自己惹出来的,这一次的事件就请你们自行负责!』

    『……』

    『也不知道他能不能活得了一个月……就算智商只有个位数的昆虫,也不会笨到去做这种傻事!』

    梦泽一直隐瞒着病情;海俊则完全被他所骗。

    海俊只顾着狂催速度;梦泽却再也没力扶住。

    事情就是这样而已……

    这就是事情的全部……

    我们现在所知道的,这就是事情的全部……

    『海俊,这不干你的事……』

    『……』

    『不要觉得歉疚……这不是你们的错……』

    接着……说完这句话的梦泽妈妈,慢慢地走向了呆呆靠在墙上的申海俊。

    『我真的没办法面对他……』

    『……』

    『我真的没有信心在直视他的眼眸……本来答应他一直笑下去的……但是我现在真的没信心坦然地面对他……』

    『你别害怕……再怎么说,你也是梦泽心目中最洒脱的家伙……』

    『我之前虽然也有想过……但没想到遇到的时候,我真的没办法假装没事……我再怎么装……就是没有信心能对着他笑……』

    『……』

    『如果他真的死掉了怎么办……?现在我都已经受不了了……要是这小子真的消失了,我该怎么办……?』

    这是我第一次见到海俊这样哭泣……

    一向感觉很坚强的……一向感觉很剽悍的他……

    没想到竟然像个傻瓜似的,只会躲在一旁哭泣……

    ……

    『梦泽说……他现在很想跟你们牵牵手……』

    大婶简短的这句话,一下子让我们所有的人打起了精神,走向加护病房。

    也就是说,在听到大婶这么说之后,我们每个人用自己的方法,急忙止住了脸上的眼泪,一起走进了加护病房。

    啪哒,啪哒,啪哒。

    前往地狱的步伐有没有这么重呢……?

    啪哒……啪哒……啪哒……

    被带往刑场的死刑犯的步伐有没有这么重呢……?

    ※※※

    『嘿嘿……』

    当我们一走进加护病房,马上就找到了躺在病床上对着我们傻笑的梦泽。

    『你们……来了……』

    ……

    梦泽这猴崽子……

    在躺着七、八个人的加护病房里面,只有他还那么不正经……

    『你这个疯子……』

    听到太阳关切的责骂声之后,他的嘴角露出了浅浅的微笑,虚弱地吐出了一口气……然后,像是要大家不要担心似的,举起了左手轻轻地摇了摇……

    『对……对不起……』

    然后海俊说出了这句话。

    海俊紧紧地握着梦泽的手,硬咽着说出了这句话。

    『你……干嘛……要说……对不起呀……』

    『因为我不知道你有那么痛……因为我没发现你掉下来……因为你的这个朋友,比昆虫还要笨……』

    『是我……自己……要……放手的……』

    『……』

    『说实话……当时我还有力气……捉得住你。但是……我并不想……就这样……闷死在病床上……我想在……我这辈子……最幸福的瞬间……死掉!我想……跟你们一起……在马路上……奔驰的瞬间……幸福地死去,因此……我才会放手。就是因为这样,我才会……从车上掉下来……』

    包扎在头上的绷带,还有血水渗出来的痕迹;在他的喉咙里面,还插着看起来就让人极度不舒服的导管……但是这家伙,竟然还笑得出来……

    为了不让我们哭泣,他先向我们采取了行动……

    为了不让我们崩溃,他先对我们露出了微笑……

    『神经……你是想害海俊犯下杀人未遂罪是不是……?要死以后自己静静地去死……不要害我老姊变成有案底人士的妻子!』

    『要是海俊真的留下案底,那不是很杀吗……?』

    太阳本来想要继续说下去,却紧紧地咬住嘴唇,把头别了过去……

    『我……好想听你唱歌……之率……』

    『……』

    『我现在真的好想听你唱歌……道京姊已经弹钢琴给我听了……现在该轮到听你唱歌了……』

    此时,这小子又把苗头转向了在一旁哭得最伤心的之率,做出了这么强人所难的要求……

    ……到底该说他卑鄙好呢?还是该说他单纯好呢……?

    『拜托你呢之率……你就唱个歌给我听……我好想听着你唱的歌慢慢入睡……』

    『……』

    梦泽费力地把手伸了出来,捉住了将头别向一旁的之率的衣襟。

    『你……想听……什么歌……?』

    『什么都行……只要是你唱的,我什么都喜欢……』

    从之率的语气中可以得知,他现在是极力忍住心中的伤痛在跟梦泽说话。

    『这可是你说的喔……我会用很大的声音来唱歌,到时候你别后悔喔……』

    『嗯……那就拜托你了……』

    然后梦泽笑了……他露出很幸福的表情笑了……

    『就在纪元之前两年,你有听过症候群吗……?职业登记为暴走族,胜利就是那座右铭……』

    『臭小子……再……大声一点……我听不见啦……』

    『人气直教红颜薄命……富川上下家喻户晓……』

    『……这哪是症候群的歌呀……?唱那么小声,根本就没办法表现症候群的精神……』

    『只要听到我们出现……哭闹中的小孩也会~嘎……!只要我们走过之后,凡是女孩都会发出~哗……!』

    这下子,所有人的视线都转向了我们……

    不只吓到的医生跟护士跑了进来……连躺在床上观察中的病患们也都用尚未恢复焦距的眼神望了过来……

    在干什么呀……

    这些臭小子到底在搞什么东西呀……

    在这许多人跟死神拔河的小房间里面……

    这几个傻蛋到底在乐些什么?!竟然还可以在这个节骨眼上唱歌……?!

    『请你们安静!难道你们不知道这里是加护病房吗?!而且要进入加护病房探病,一次也只能进来一位亲友,你们怎么可以一下子进来那么多人呢!』

    『把他们全都赶出去!这些人已经无法无天惯了!』

    『哈哈……哈哈哈……』

    在一旁偷偷留着眼泪的海俊跟太阳,这下子突然忍不住笑了出来……而之率则是紧紧地闭上了布满血丝的眼睛,提高嗓门继续唱他的歌。

    像是故意要跟赶我们出去的医师和护士对抗似的……

    像是要跟那些与死神搏斗的病患打最后的招呼似的……

    ……不断地……

    逐渐提高嗓门……

    就像是着了魔似的……

    就像是发泄心中的郁闷似的……

    就像是冲着什么都不懂的医师和护士故意挑衅似的……

    『这应该要怎么形容,搞得大家神魂颠倒!』

    『没听到我叫你们马上出去吗?!』

    『答案再也简单不过,世界最强的症候群!!』

    『喂!』

    『没听到我叫你们马上出去吗?!』

    『时光逐渐慢慢流逝……喧哗声也划为沉寂……历史突然被人篡改……惊声尖叫到处乱舞……有一天,突然发现,超人站在我们身边……有一天,猛然觉醒,症候群也早已瓦解……还没开始发挥力量,就被天外飞拳修理……』

    『你们到底要在这里胡闹到什么时候啊!你们这些人到底有没有一点智商啊!我们这里可不是精神病患收容所!』

    『你们越是要赶我们出去,我们越是要捉着他的手唱歌给他听!我们还打算继续用机车载他出去兜风,一直到他死掉为止!』

    『什么……?!』

    『因为我们是他最好的朋友!我们的义务就是要想办法让他感到幸福、快乐!而不是像你们医护人员一样,只会让他痛苦地活着!』

    我们梦想中的传说,也就这么划下句点……

    我们梦想中的传说,也就这么划下句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