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请 登录注册
当前位置:雨枫轩> 原创长篇小说 > 青春|言情 > 古装言情小说 > 追爱症候群 > 正文 > 第八十一章
第八十一章



更新日期:2021-07-10 + 放大字体 | - 减小字体 本书总阅读量:

    『呜哇啊……呜哇啊啊……』

    『怎……怎样……?弹得……还可以吗……?』

    『感动到让人掉眼泪耶,姊姊……』

    『哪有那么夸张啊……』

    『……』

    『什么呀……?!你该不会真的掉眼泪了吧……?』

    『……』

    『梦泽猴崽子!你真的掉眼泪了吗……?!』

    ※※※

    宇星医院。

    被温暖的阳光照得眼睛有点睁不开的现在,酒还没醒的之率依然躺在病床上,头埋在消防官的帽子里安祥地睡着;而在他躺的床旁边,梦泽哭啼啼地坐在那里。

    『你看旁边的崔丹英跟那位阿姨,吃惊到嘴巴根本就闭不起来的样子……嘿嘿……我真的以姊姊为荣耶……你真的好帅喔……我本来以为你只是长得丑而已,没想到你的钢琴竟然可以弹得这么好听……』

    『……-_-……』

    『可是,遮住眼睛怎么可能还弹得那么棒呢……?你是不是有从钢琴布的下面偷看键盘啊……?』

    也不知道是称赞还是怀疑,哭到一半的梦泽,用带着泪水的眼光偷偷地忘了我一眼。

    『没有啦……其实……是在演奏之前我有特别拜托我的手指……然后等我弹完之后,我才看到她们瞪大了眼睛、一副不可置信的表情……嘻嘻……当时的感觉真的超爽的,嘻……』

    『这真的是我最棒的礼物……』

    『……』

    『比起喜欢我的那些女中学生折给我的一万只纸鹤还要棒……!』

    ……-_-……

    在这么令人感动的时刻,爱吹牛的这位少年,依然在改不了他的坏习惯……

    『唉啊……好痛……我的肠胃都在烧……好象有一股电流要从我的肚子里冲出来了……』

    ……-_-……

    这是把眼泪擦干之后恢复正常的梦泽,正把储存在我手机里的影像传输到他手机时发出的声音。

    『呜啊啊啊啊!』

    『……-_-……』

    『……咦……?医院病床……?陌生男人的气息?昨天晚上我该不会是跟你抱在一起睡着了吧……?』

    这时,突然有一个不识相的人介入了我们的谈话-

    _-^这个伸着懒腰介入我们的人,就是本来像蚕蛹般蜷曲在床上睡着的金之率。

    『你这个没用的家伙!昨天晚上你喝得酩酊大醉,是海俊把你背来这里的!你还一直喊着道京姊的名字,然后朝着我的鼻孔乱亲一通!你真的很变态耶,臭小子!!』

    ……

    根本就不知道昨天晚上发生过什么事的张梦泽,竟然喊出了这么令人尴尬的话。

    『……啊……』

    好象总算想起一些事情的金之率,用手扶着额头,呆呆地望向了床角。

    『还有,这顶消防官的帽子是哪里弄来的呀?!你们昨天晚上到底去做了什么好事?!』

    『……』

    看着放在膝盖上的帽子,之率的脸色变得越来越苍白。

    『你……你的胃没问题吧……?』

    好歹也要说些话的我,在挤出这句话之后,有点尴尬地望向了他。

    『我要去上学了!已经很晚了!』

    『…………』

    讲完这句话的金之率,迅速地从病床上爬起来之后,就匆匆忙忙地朝门口冲了出去!

    砰当叮当!砰叮当咚当!

    之率昨天晚上喝的酒似乎还没有完全醒过来一样,他经过的时候,把周边所有的东西统统碰到了地上……-_-

    同时,也把正好要开门进来的护士姊姊,粗鲁地撞倒在地板上了……

    『我看他的酒还没有完全醒……放假还去什么学校啊……』

    『哎育!你们的病房真的没有一天是安静的!』

    然后,跟之率交替而出现在我们眼前的,是皱着恐怖的海鸥眉毛的护士姊姊。

    『今天为什么又是阿姨来呀!TTOTT』

    『你以为我很想来这里呀?!还有,你叫谁阿姨呀!到底要告诉你几次,我今年才二十四岁!』

    她一边这么说着,一边以非常纯熟的手法抓起梦泽的手腕来,把插在手背上的点滴针头慢慢地拔了出来。

    『唉啊……』

    梦泽露出了有点痛苦的表情。

    看到他的表情,我也感到有点难受地将头别向了窗外。

    其他的那些家伙现在到底在干嘛呀……该不会又去闯什么祸了吧……想着那些扬起一阵灰尘前往工地的家伙,我长长地叹了一口气……

    『……』

    这时,在一片混乱中登场的海鸥眉毛护士姊姊,突然屏息沉默了起来,看着她严肃的表情,我的心情也开始跟着沉到谷底。

    『怎……怎么了……?』

    量完梦泽的血压之后,护士姊姊很严肃地在病历表上记下了一些东西。

    『姊姊……怎么了……?是不是有什么不对劲……?』

    令人窒息的沉默……

    失去焦点的视线……

    紧紧闭上的嘴唇……

    『对不起,我先离开一下……』

    丢下这句令人紧张的话之后,海鸥眉毛护士姊姊就这么走出了病房。不过,我确信我有看到她的眼神很不寻常地在晃动……她看着梦泽的眼神,很紧张地晃动了好几下……

    『姊姊……你怎么了……?』

    『……』

    『道京姊姊……你怎么了……?』

    梦泽抓着我紧握着拳头的肩膀,小心翼翼地轻轻摇了一摇。好象他自己一点问题都没有,反倒是我这个当姊姊的有问题一样……好象他自己好好地挺在那里,反倒是我这个当姊姊的快要挺不住了一样……

    『梦泽呀……你还好吧……?』

    『你在说什么呀……?』

    『你真的没问题吧?你并不是在强颜欢笑吧?我眼中的你,并不是因为怕我担心而强忍着痛苦吧?』

    『那当然啦,你到底在说些什么呀?!』

    『……』

    『那个海鸥眉毛本来就很夸张啦!我一点问题也没有啊!我刚刚才欣赏完姊姊超棒的钢琴演奏,还觉得全身充满元气呢!』

    『……』

    『对了!姊姊!我们去吃饭好不好?!这家医院餐厅里面卖的豆腐锅真的超好吃的!跟姊姊的妈妈上次煮给我们吃的一样好吃!』

    『……』

    『走!我们立刻就去!之率这家伙一定也在那里吃早餐!我们现在去堵他,狠狠地敲他一顿!快起来啦!』

    梦泽说完之后,硬是把我从椅子上拖了起来,还露出沉寂了一星期之久的灿烂微笑,这也让我放宽了心。

    『哎育……他们真是一对很恩爱的情侣呀……』

    『就是说呀……他们就像我们年轻的时候,住在隔壁村子种马铃薯的德九夫妻他们……』-

    _-……

    看到我们拉拉扯扯的模样,对面病床的一对老夫妻,微笑地对着我们这么说。

    『老爷爷、老奶奶,如果老是这样羞辱人的话,不容易长寿喔!』

    对他们的微笑,我们则是以充满杀气的表情回应,还跟梦泽很有默契地故意一前一后走出了病房。

    ※※※

    『金之率!你不是说要去学校上课吗?!难道你是在这里上怎样吃泡菜锅才好吃的课吗?!』

    正如梦泽所说,当我们抵达餐厅的时候,看到了正皱着眉头趴在桌上吃早餐的金之率。『喂!你这臭小子竟然想开溜!你给我站住!!』

    然后,在人潮涌挤的餐厅里面,张梦泽跟金之率两个人就展开了追逐游戏……

    『^-^……』

    看到他们两个滑稽的模样之后,我立刻把刚才不安的情绪抛在脑后,露出了开心的微笑……『医院最近被他们几个弄得很吵呢……』

    『可是这样也很热闹啊,本来无聊得要命,有了他们几个之后,每天都有好戏看,哈哈!』

    『不过这样也会吵到别人啊!不是骑机车出车祸,就是打群架受伤住院,也不知道他们到底在乐些什么……』

    看起来什么都不懂的一个女人,对着另一个像是她朋友的女人说了这句话,接着就慢慢地从椅子上站了起来。

    砰当叮当……!砰当咚当……!

    她们看着餐厅里面追逐的这两个家伙,也不知道是受不了还是羡慕,只看到这两个女人露出了令人疑惑的微笑后,便走出餐厅。

    渐渐散开的阳光……

    慢慢变淡的场景……

    越跑越远的这两个家伙的背影……

    然后,在过了七个小时之后的晚上十点左右,证实了梦泽其实一直都在说谎瞒着我们……

    ※※※

    『唉……唉啊……啊呀……』

    『梦泽!你怎么了……』

    『唉啊……啊唉啊……啊呀……』

    『张梦泽……!』

    『……唉……哈唉……唉啊唉……』

    『张梦泽!!』

    ※※※

    PM10:20

    颤抖的手指,痛苦的呻吟。

    这时,从病房外传来了一阵嘈杂的跑步声。

    『姊姊,梦泽他怎么了……?盲肠炎发作就会像他这样想吐是不是……?本来就会这样是不是……?』

    什么都不知道的金之率紧张地这么说着,而痛苦的张梦泽则是一边呻吟一边猛烈地摇着头。

    『唉啊……啊唉啊……唉啊啊……啊唉……』

    不知道该说什么的我,只能手足无措地看着眼前呻吟的梦泽,他似乎非常不希望我说出真相,一直用力地摇着头。

    梦泽在他的病床上吐出了晚餐时吃的食物以及黄色的黏液,但仍然不希望我公布任何病情似的,以垦求的眼神痛苦地望着我。

    『喂……』

    『大婶……您现在在什么地方……?』

    『我回来拿一些梦泽的东西……』

    『怎么办……?我该怎么办……?』

    『发生什么事了……?』

    『我到底该怎么办……?』

    『……』

    就这样……我们结束了短暂的通话……

    都……都……都……都……

    然后,从手机里传来了挂上电话之后的讯号声……

    『请所有的家属先离开病房!』

    『……』

    『你们一直待在病房里,病患就无法静下心来休息!』

    『姊姊,我不会有事……所以你就别再哭了……拜托你别再露出那种眼神……千万不要那样无助地看着我……』

    梦泽越来越无力地摇着头,用眼神传来了他的想法……而突然出现在我们眼前两个穿着白袍的人,则是奋力地把我们推出了病房……

    『为什么只有我被蒙在鼓里……?』

    『……』

    『为什么没有人告诉我……?』

    现在我的身边只剩下一直问着我的之率,但而我也只能用双手遮住我的脸,靠着门慢慢地滑了下去……

    『算了!反正也不是会死人的病……对不对……?』

    『……』

    『嘿嘿……一定是啦……只要不会死人,知不知道也就不是那么重要了啦……』

    『之率呀……』

    『我去问一下主治医师好不好?』

    『不要……』

    『为什么……?』

    『……』

    『为什么不要?为什么我不可以去问主治医师……?』

    『……』

    碰碰碰!碰碰碰碰碰!碰碰碰碰碰!

    拜托……拜托你,之率……

    你别这样……

    梦泽他已经够辛苦了……为了向周遭的人隐瞒病情,他已经很难过,也很痛苦了……所以,拜托你就放过他吧……

    『医师!梦泽他不会死吧?!』

    『……』

    『我的朋友不会死吧?!他只要打个针、开个刀,就可以跟正常人一样出院了吧?!』

    我的视线渐渐模糊……

    之率的拳头开始抓狂……

    白色的病房大门却紧紧地关闭着……

    『为什么不回答我!快回答我的问题呀!我知道你们都已经听到了,为什么还不回答我的问题!』

    这下子,我的视线更加模糊了……

    ……之率的拳头也更加暴烈了……

    ……但是,病房的大门却依然一动也不动……

    『马的!快开门,你们这些王X蛋!把我的朋友还给我!!快点还给我!!』

    那之后的几个钟头,我真的不知道自己是怎么过的……我就像是失了魂的人般……就算大婶匆匆忙忙地赶来……就算之率像个疯子一样大吼大叫地辱骂病房内的医师……

    我真的完全记不起来了……而且也没做任何的反应……

    ※※※

    『嘿嘿……你这个低级的家伙,怎么可以那样骂我的医师啊……?』

    『……』

    『如果因为你的缘故,害我被驱逐出医院的话,你要负责是不是……?如果惹火医师之后,他们故意要帮我打很痛的针的话,你要帮我挨是不是……?』

    现在这一刻,对我们最重要的人,就是躺在我们前面还会呼吸的张梦泽,就是还会微笑着说话的张梦泽。

    因为这一刻,我们最珍惜的就是这家伙。

    『别哭了……』

    『……』

    『我拜托你……真的别再哭了……如果你哭……我妈妈也哭……再加上那些没大脑的家伙们也跟着一起哭……那我可能会整整哭上一个晚上……哭到最后连气都没办法喘了。之率呀……我也想活久一点……所以我求你,最起码让我好好地活着好不好……?』

    人世间的事情真的很奇怪……知道自己快要死去的人,通常都会快快乐乐地活上好长的一段时间……而健健康康地活着的人,却要强忍着心里的伤痛……慢慢死去……

    命运似乎跟人的好坏一点关系都没有……不会做坏事的人,通常都是弱者……而越是弱者,就越不会去做坏事……

    『嘿嘿……不过话说回来……这几个家伙都跑到哪里去了呢……?』

    『……』

    『也不知道去哪里鬼混了……该不会是他们几个自己跑去打架了吧……?!』

    ……

    梦泽轻抚着守在他床边哭泣的之率的头,望着窗外轻轻地这么说。

    『辛苦你了,你还真的很能忍啊……』

    这事,本来静静地守候在一旁的大婶,同样把目光转向窗外,讲出了这句话。

    而唯一知道整件事情来龙去脉的我,只能憋住心中的秘密看着梦泽的脸。

    就在我正看着比七个小时前憔悴许多的梦泽时……

    噗嗡嗡嗡!噗嗡嗡嗡嗡!

    窗外突然传来了一阵巨大又充满力量的声响。

    哈哈……说曹操曹操就到……!这几个家伙未免也太会抓时间了……

    『喂!猴崽子!听到我们的呼叫就快点出来!』

    『你的几个大哥已经没力再喊了!麻烦你在我们倒数十秒之前快点出来!』

    不过你们也应该早点出现才是啊……不骑机车出现也好……在梦泽发病之前出现该有多好……

    这……几个臭家伙……

    『张梦泽!』

    『啊……?』

    『你想去哪里?你疯了是不是?!』

    『他们……不是要我在十秒之内出去吗……?』

    十!

    九!

    梦泽听到窗外传来的倒数计时声,不顾我的阻止,就朝着病房的门口走了过去。

    『可是现在的情况不允许呀!你也知道这太勉强啦!』

    『我没问题的啦……我还撑得住啦……』

    『是啊,道京……你就陪着他走一趟吧……』

    什么……?可是……可是这未免……大婶……

    『换作是你,如果你的生命只剩下几小时……你是希望无力地躺在病床上看着天花板,还是在死前去做一些自己想做的事呢?』

    『……』

    『我儿子的想法也是跟你一样的……^-^』

    然后,从病房里面走出来的脚步声,一下子从两个增加为六个。

    『绝对不可以哭!』

    『拿出精神向前冲!』

    『给他好好玩个痛快!』

    梦泽、之率、还有我。

    我们看到那几个伤脑筋的傻蛋之后,像是事先排练过似地轮流说了一句。

    『哇靠!总算出现了!刚好在倒数结束之前赶上!』

    『喂!看看你老哥们的成果!是不是很帅……?>O<』

    哈哈……这些家伙,也不知道去做了多久的苦工,每个人身上都沾满了汗水和灰尘……不过话说回来,这是我认识他们这么久以来,第一次觉得他们长得这么帅……更正确地说,我还觉得他们有些耀眼……

    『好,那么就出发啰!!』

    既然如此,我也要来呼个口号了,为了不输给这些家伙,我也要大声地吶喊一下。

    绝对不可以哭!拿出精神向前冲!给他好好玩个痛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