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请 登录注册
当前位置:雨枫轩> 原创长篇小说 > 青春|言情 > 古装言情小说 > 追爱症候群 > 正文 > 第八十章
第八十章



更新日期:2021-07-10 + 放大字体 | - 减小字体 本书总阅读量:

    『给伤脑筋的家伙们:』

    『这是什么啊……?』

    『是正厚哥的笔迹耶……』

    『上面写些什么……?』

    ……

    一大清早7点整。

    全世界最会赖床的这些家伙们,因为担心梦泽的病情,一大早不约而同地都醒了过来。

    然后,大家在病房的门口发现了正厚哥写的一封信,以及一张薄薄的月历。

    ※※※

    宇星医院。

    『正如月历所示,今天是二○○六年八月二十四日。有很多事情,是过了今天就做不成的,相信现在梦泽的心情就是如此。所以,我希望你们记起今天这个日子,以后看到这个日子的时候,就可以回想起梦泽这个孩子……』

    ※※※

    『哪有这种的……!太没江湖道义了!不打声招呼就这么消失……!』

    『这个老头子,还真是个来无影去无踪、让人来不及准备的神秘主义者……』

    ※※※

    『在梦泽死之前,他有三件想要实现的愿望。第一、希望在他走的那瞬间能看到你们的笑脸。第二、希望能听到道京帅气的钢琴演奏。第三、希望能跟你们一起坐着SuzukiHayabusa的机车,飞驰在道路上……如果连这几点都做不到,你们就干脆去集体自杀算了!P.S.我把秀娟绑架到泰国去了,一个月之后我会自动把她放回来,到时候如果看到她的肚子变大了,也希望你们不要惊吓过度!诚信建设工地现场-032-664-24XX』

    ※※※

    啪塔……

    然后正厚哥的信就这么掉在地上。

    『绑架秀娟姊的事就不跟他计较了……但是,这个工地现场的电话号码又是什么意思呢……?』

    搞不清楚状况的勺子疤痕,拿起挂在门上的月历,说出了这句话……

    太阳跟海俊发出了会心的微笑之后,分别翘起他们的下巴,嘲笑似地瞄了瞄勺子疤痕……

    『什么呀?你们这两个臭小子!别摆出一副自以为是的样子,快点告诉我答案啦!』

    『念秀一高中的人还真优秀呢!』

    『你们干麻要在这种时候说我的学校啊?!』

    『你这个傻瓜!你自己看清楚!信里面写的第三个愿望是什么?』

    『乘着SuzukiHayabusa的机车……飞驰在道路上啊……!』

    『那请问你,在我们这群人当中,谁有那么豪华的机车呢?』

    勺子疤痕似乎对太阳迂回的解释方式不甚明白,因此猛力地摇了摇头。

    『好吧!先不说谁有那么豪华的机车了。请问一下,要租一台Hayabusa的机车,大概要花多少钱呢?』

    『这个嘛……我记得好象是十八万圆左右……』

    『那请问你,我们这几个人到工地现场还能做什么?』

    『做……苦工……?!』

    『然后我们可以得到什么呢?』

    『租机车的……钱……?!』

    最后,在我眼前的这六颗眼珠子,开始发出了炯炯有神的光芒。

    这种眼神跟昨天晚上我见到的哀怨的眼神完全不同!他们就像是发现了宝藏似的,全都亮了起来。

    『好!那我们现在就出发吧!』

    『之率那小子怎么办啊?!』

    『如果带那小子过去,不到十分钟我们就会被赶出来了!再说,看他陪着梦泽也比较好一点。』

    『可是……』

    『快点快点!再晚可能就来不及了!在放假期间,找工作可不是一件容易的事呢!』

    那我……我该做什么呢……?

    『姊姊也有事情要忙啊!』

    『……啊……?』

    『梦泽的第二个愿望,只有姊姊可以帮他实现啊!』

    『……可是我……!』

    『有很多事情,是过了今天就做不成的!』

    『……』

    这是海俊在我眼前消失之前,丢下的一句话。

    在其他人面前会故意叫我『姊姊』的这小子,用很兴奋的表情丢下这句话之后就消失了。

    『希望能听到……道京帅气的……钢琴演奏……』

    我看着掉在地上的信,自言自语地说出了这句话……

    哈……!好吧……!

    『我就来做做看吧!!』

    我用力握紧双手大喊了一声。

    在离开医院之前,我打开房门偷瞄了一下那两个家伙熟睡的表情,然后就像是充饱了电般地冲出医院。

    『什么……?我看你是疯得不轻啊……!』

    从这句话可以听得出来,迎接我的这个人并不是那么地友善……-_-

    当然!在这种情况下,任何人都不会给我好脸色看的啦……

    ※※※

    AM9:00

    『啊……!你好……!你家真的很棒耶……!没想到在富川还有这种房子耶……』

    『你是怎么知道我们家的?』

    『太阳告诉我的呀…….,-』

    在太阳喷口水的详细解说下,我从这个非常豪华的住宅区内,找到了其中围墙最高的一户。

    『你到我们家来干什么?』

    崔丹英说话的方式依旧那么冷漠,但是已经和以前有很大的不同了。面对着这样的她,我傻傻地笑了出来。

    『干麻啊?为什么那样奇怪地看着我笑啊……?』

    『我想要进去你们家一下下……!嘿嘿……』

    『哈……!谁说可以进来的啦……!』

    『韩道京说的呀……』

    『很显然的,你误以为那天在公园的洗手间里面发生那样的事情之后,我们的关系就变得比较亲密了……可是,韩道京…!我并不希望什么人都可以随随便便地进到我家来……』

    『我想借用一下你的钢琴。』

    『……』

    听到我说出『钢琴』两个字之后,崔丹英的表情整个僵住了。

    说实在的……在我自己说出口之后,也稍微迟疑了一下……但是,现在也只能硬着头皮去做啰……

    『你也知道,秘密基地里面的钢琴早就毁啦……』

    『……』

    『而且……我也必须要帮梦泽弹一首曲子……再过不久……这家伙马上就要离开我们了……』

    『你能不能说得明白一点啊……?』

    『他希望在死之前能听到我的钢琴演奏……』

    『……』

    『所以我拜托你……就借我十分钟……不!我想五分钟就可以了……!』

    砰……

    这是闪闪发亮的铁门关上的声音……刚刚只开启了三分之一的大门,被崔丹英用力地关上了……

    『其实你是一个非常乖巧的女孩子耶!TTOTT』

    『你少来!不要碰我!』

    也就是说,在崔丹英关上大门之前,我已经闪过她进到了屋内。

    『什么事啊……?一大早就有朋友来找你吗?』

    坐在客厅里面说话的,是一张我非常熟悉的面孔。

    当我看到这张面孔之后,我真的很后悔为什么偏偏选在这个时间来到崔丹英的家,更何况,我现在的目的是向她借钢琴。

    『她说想要借钢琴弹一下。没关系吗,老师?』

    晕……晕……晕……

    在我进入半昏迷状态的时候,崔丹英经过我的身边,走向了坐在客厅里的人。

    『喔,没关系呀,当然没关系啰!怎么……?她是你学校的朋友吗……?』

    眼前的这位女士非常有兴趣地打量着我……而我只能像是海边的望夫石,两眼直楞楞地望着摆在客厅中央的钢琴。

    黑色的史坦威钢琴……

    ……花钱向来不吝啬的我老妈,也会左思右想烦恼许久,然后买不下手的超高级钢琴……

    『反正上课时间也结束了,我是没什么关系啦……不过能一大早就跑到别人家来借钢琴,可见她是非常喜欢钢琴啰……?^-^』

    对我说这些话的是著名的钢琴家金贞瑛……

    ……我自小就非常崇拜的偶像……现在让我一步也动不了的金贞瑛……

    『没……没想到……您也在敎别人弹钢琴……』

    『喔……!我跟他妈妈以前就是朋友啦……咦?你认得我呀……?』

    『我小的时候有听过您的演奏会……虽然您不久之前演奏会我没能参加……』

    『哈哈……』

    拜托呀……!TTOTT……我的老天爷……菩萨、土地公……!TTOTT请各位务必显灵,让莫扎特或肖邦的灵魂进入到我的体内……TTOTT如果真的可以这样,等我死了以后,一定会做个任凭各位使唤的小喽啰……!TTOTT

    『干嘛啊?你不是要弹钢琴吗?』

    崔丹英走到我的面前,看着一脸苍白、全身发抖的我,从容地露出了一个微笑,然后对着我说。

    『啊……是……是要弹啊……』

    这个臭小子张梦泽!TTOTT要我骑骆驼跳火圈也就算了,偏偏要我弹什么钢琴……!TTOTT

    『那我就期待一下啰,天才钢琴家!』

    『啊哈……!她是天才呀?』

    『听说她小时候是这样,现在就不知道啰。我也从来没听她弹过钢琴呢!』

    这个讨人厌的崔丹英,竟然说出这么刻薄的话!

    接着,她就双手抱胸坐在沙发上,好整以暇地看着我。

    现在我是莫扎特……

    现在我是贝多芬……

    现在我是海登……

    那就天下太平了……!TTOTT

    现在的我就像是被逼到墙角的小老鼠,在已经濒临半昏迷的状态下,伸开我的十根手指,深深地吐了一口气之后,坐上了黑色钢琴椅。

    啪啪啪啪啪!

    我听到金贞瑛给我的掌声之后,干涩地吞了口口水,然后把手机拿了出来。

    哔!

    为了要录给梦泽看,所以在按下手机的录像键后,我再度深深地吸了一口气。

    好安静喔……

    真希望从报时的咕咕钟里面可以跑出一只小鸟,来缓和一下现在的气氛……

    但是,在这宽敞的客厅里,除了我们三个人的呼吸声之外,就听不到其他半点声音了……

    我的视线慢慢地扩散开来,眼前的键盘们又开始跳起了舞……

    现在我的眼前没有乐谱……也没有海俊……

    现在陪着我的,只有这世界上最恐怖的两名观众,还有我僵直的十根手指……

    『什么嘛!该不会是来看看钢琴的吧?』

    『……』

    感觉好没有自信……!

    感觉我真的做不来……

    我真的好怕在铁皮屋里犯下的错误会再度出现……!

    我真的很怕连一个键都没法弹就这么结束了……!

    ……在金贞瑛的前面……

    ……在我连梦中都一直那么尊敬的金贞瑛前面……

    『哈啊……你的朋友好象还没有准备好呢……?』

    『……』

    不久后,我听到了金贞瑛因为感到有些无聊而的一个哈欠,她似乎也没有耐心再等下去的样子,然后我发现,不知道什么时候,我已经闭上了眼睛。

    接着,我看到了被钢琴布蒙着眼睛,一边流着眼泪,一边弹着钢琴,弹到自己的手指都快断掉的可怜的小女孩……

    那个现在还没从阴影里跑出来的胆小鬼韩道京……

    『看来你朋友根本没有要弹的意思……!既然这样,我就先走啦!而且我今天的时间也不是那么宽裕……』

    到最后,她终于站了起来……

    ……耐不住无聊的钢琴家金贞瑛,就这么从沙发上站了起来……

    怎么办……?现在怎么办呢?韩道京……!

    你打算一辈子都当个失败者吗……?

    我按下录像按键已经过了十分钟……

    也就是说,你已经离开了梦泽的愿望十分钟……

    『老师要走了吗?』

    『嗯!下星期的早上八点我再来。我先走了,对不起喔!』

    『老师,对不起。』

    『没有啦!^-^反正我本来也没打算听什么钢琴演奏。』

    『有很多事情,是过了今天就做不成的……』

    就在这个时候,正厚哥在信中提到的那句话,突然从我的心底冒了上来。

    然后,有一股振奋的、强烈的力量注入了我的心里。

    『等一下!』

    正在玄关穿鞋子的钢琴家金贞瑛,在听到我的喊叫声之后,愣了一下。

    『肖邦(NocturneNo.20inCsharpminor)。』

    『……』

    『这是我一直想弹给梦泽听的曲子,虽然那家伙跟乐谱都不在我眼前,但我现在想弹一次。』

    我,韩道京。

    说完话之后,我在嘴角露出了一丝微笑,然后拿起一旁的红色钢琴布,把眼睛给遮了起来。

    这下子我什么也看不见了……

    ……连一丝丝的光线都无法穿透……

    『你该不会是想在这种情形下弹钢琴吧?』

    『……』

    『喂,同学,钢琴演奏可不是开玩笑的耶!』

    『我现在一点开玩笑的心情也没有。』

    『……』

    『哈哈……!可是,我现在必须要这么做才能脱离……否则我将会成为一辈子的失败者……』

    『可是这未免……』

    『对我来说,如果我现在不这么做,那就一辈子都做不成了。^-^』

    『哈……!看样子,你是下了很大的决心呢……!』

    『虽然我非常地尊敬老师,但是我要演奏的对象是一个像傻瓜般的家伙,而不是老师。因此如果听到一半听不下去的话,老师也可以中间离席。』

    『……』

    ……好吧……!那我们就开始吧!韩道京……

    虽然你不是什么莫扎特、肖邦,或者是贝多芬……

    『那就拜托了,张梦泽!』

    但你却是唯一可以达成梦泽第二个愿望的人!

    也是唯一一个可以满足他的钢琴演奏者。

    哔……!

    我再度按下录像键之后……

    我的十根手指就开始飞快地游走在黑白相间的琴键上。